三日月家的消息

FW024-聖賢3-單  

 

書名:聖賢神書03 神書的絕對領域
作者:玥映璃
繪者:希月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3/03/20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8319

 

 

勇者基準法度第三條:裝病要自然、裝死是尋常、逃訓是正當!

加柏爾.利德賽斯VS尼可納.蒙德的戰鬥,開始!

本著吃花生、看好戲的精神的脆弱人類陳小剛,原以為事不關己,落得清閒。

卻沒想到自己也捲入事件中,更再一次被逼接受加柏爾那群後宮美女的『特訓』!

本以為只要繼續裝病,便能逃過一劫,卻沒想到反被加柏爾將了一軍……

早上跑步,中午打坐,下午特訓,晚上打坐……

再繼續下去,他能不能指望自己練成靖哥哥,申請傷退除役後,也撈個蓉妹妹光榮返鄉啊?

 

 

第一章──尼可納的邀請

 

深夜時分,寧靜的街道上響起了一陣馬蹄聲。

馬車飛快地滑過了街角,在與學院還有些距離、偏僻的外牆停下。片刻後,一名少年從馬車裡走出來,腳步不緊不慢地穿過學院大門,朝著學院宿舍的方向前進。

他的房間,就在靠走道內側。

可他沒有再繼續往前走,而是在前一間房間停下來,敲著並不屬於自己的那房間的門。房門拉開了一條細縫──

「噢,加柏爾,歡迎回來。」似乎是早有準備的班尼輕輕打了聲招呼,然後,讓門外的少年走進去。

「商談得如何?」

「亞迪說會全力支持我。」加柏爾脫下圍巾,將手上的酒瓶放在桌上,走到臨窗旁的沙發坐了下來。

「這是什麼?」班尼拿起酒瓶,打量了一眼。

「亞迪從人界帶過來,聽說產量少、很昂貴。」

班尼微挑了下眉,轉身從玻璃櫥裡拿了兩個紅酒專用的水晶杯出來,分別倒了兩杯酒給自己和加柏爾,然後,坐在沙發上露出享受般的神情品酒。

「真好呢,加柏爾!連吸血鬼王也被你收服了。」

「還不是多虧了你的情報。」加柏爾目光幽幽地盯著手上的水晶杯,輕輕搖晃了幾下,仰頭喝了一口。「說起來,你是怎麼知道亞迪在哪裡的?」

「這個啊……」班尼眨了眨眼,笑得一臉神秘,「當然是秘密。」

加柏爾無所謂的放下酒杯,托著腮幫子說:「你在背後搞那麼多小動作,你爺爺到底是真的沒發現,還是裝作不知道?」

班尼蹺起二郎腿,瞇著眼、愜意地搖晃著手上的酒杯,「在他斷定我是個沒用的米蟲時,他就不再管我了。」

「史芙特公爵還真是個老糊塗。」加柏爾冷笑道:「枉他生存了那麼多年,經歷了那麼多的事,竟然還會將狼當成羊。」

「倒不如說他對自己的直覺太有信心吧!他只要認為那個人是廢柴,便會一輩子也認定他是廢柴,無論對方有多努力,也不會改變他的看法,甚至覺得他們的後代同樣都是廢柴。」

目光閃動了一下,班尼朝身旁的友伴眨眨眼,「老實說,其實我很希望能快點看到他那驚訝又後悔的樣子,不過我會好好忍耐,我父親都能忍上個幾十年了,我也不介意再多忍幾個月。」

加柏爾頭枕在椅背上,用指腹輕輕摩擦著酒杯,「看來,我要重新評估一下史芙特公爵的智商了。連我這個利德賽斯家的小公子也能一眼看穿你,可他卻看不出來,應該要重新學習一下了。我不介意推薦他從幼稚園開始學起。」

他說「小公子」這三個字時,特別加重了語氣。

班尼失笑,「你還在介意他叫你小公子嗎?」

「當然,我記得第一次他叫我小公子時,那眼神是多麼的輕蔑和鄙夷!」

加柏爾瞇了瞇眼,像是回憶著一件很不美好的事情,「從那時開始,我便很討厭小公子這個稱呼。當然,我並不認為所有人這麼稱呼我也是帶有惡意,這一點,我還是懂得分辨。」

班尼長嘆了一口氣:「我爺爺還真是懂得樹立敵人呢!」

「也許,他只是認為年輕人不會有什麼作為。」加柏爾微微地揚起嘴角,「真是愚蠢至極。」

「我倒是很欣賞他這個優點,希望他能夠繼續保持下去。」班尼微笑,「雖然,我不認為很輕易便能夠和敵人的敵人變成朋友,但至少也不會成為敵人,算是可以減少了一些障礙。」

「……障礙嗎?」加柏爾似是尋思著什麼,沉吟了片刻忽然問:「哥德溫那邊,你調查得怎樣?」

「還是老樣子在家中休養。」班尼搖搖頭,「他一年去學校也不到十次,再下去,可能會被取消繼位人的資格。」

「他總是能令自己不會被取消資格。」加柏爾的目光漸漸沉下來,「究竟是巧合,還是他太聰明?」

「你仍然認為他是裝病?」

「我只是認為他是繼我之後,最有資格坐上帝王之位的人。」加柏爾說:「他有沒有派人找小剛,或者暗裡調查他?」

「暫時也沒有發現他有什麼奇怪的行動,不過聽說他想放棄候選人的資格。」

「不錯!散播這樣的傳言反而對他這個病弱有利。」

加柏爾抿嘴一笑,說:「能得到大家的同情,也能令其他候選人減低對他的防備。當然,我不認為有很多人會相信他,至少幾位候選人和玄武帝也不會相信,所以他這個做法也挺多餘,除非他真的有那樣的打算。」

「我說,如果他真的是裝的話,演技可真一流了!」

「還很有耐性。」加柏爾凝視著酒杯裡色澤明亮的紅色液體,「要一個健康的人假裝生病一直呆在家中一段長時間,卻沒露出任何破綻,若然沒有耐性和意志不夠堅定者是不可能做得到。」

「那你打算怎麼做?」

「先解決尼可納,其他的事以後再說。」

班尼側身面向加柏爾,饒有興味的支頤道:「加柏爾,你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小剛才會挑戰尼可納?」

「你覺得呢?」加柏爾反問。

班尼感嘆:「如果大家知道你挑戰的人是尼可納,一定會以為你是替小剛出頭呢!到時候小剛的名氣便會更大了。」

加柏爾但笑不語。

「被蒙在鼓裡的小剛真的很可憐呢。」班尼這次的感嘆聲更長。

「那你要幫他嗎?善良的鄰居先生。」加柏爾輕哼了哼,口吻帶著淡淡的譏諷。

「我無能為力。」班尼聳了聳肩,說:「有件事我想不明白,為什麼你要亞迪的太太那樣試探小剛?」

加柏爾輕輕閉上眼睛,「如果我說純粹是為了好玩呢?」

「你不會做這麼無聊的事情,我很確定。」班尼笑道。

「你真了解我。」加柏爾嘲笑般地一笑,說:「我想知道他對父母的真正感覺而已。事實證明不如他口中說得那麼沒所謂。」

「他對父母的感覺是怎樣很重要嗎?」

加柏爾眼裡閃過精光,「說不定會對整件事更有幫助,而且很有趣。」

「我反而是想知道那人是怎麼想。」班尼不以為然道。

加柏爾隨即回想起跟那人接觸時的情形,很有信心地微微笑著,「他是怎麼想我還是不太清楚,但應該不會令我失望就是了……」

 

二月份的玄武大陸,已不再常看到白茫茫的雪景,可氣溫依然寒冷。

從小便居住在溫暖潮濕的南方、本身又是個「脆弱的人類」的陳小剛,自然抵抗不住這種天氣,逮到機會便窩在被窩睡覺。

自從能使用魔法書之後,可能是耗用了太多精神力的關係,他時常會覺得疲累。他曾跟加柏爾隨口說起這個問題,但加柏爾認為他想找藉口休息,更狠狠鄙視了他一頓。

陳小剛頓覺無辜。

他說的是事實,但這個死小孩不體諒他也罷,竟還認為他找藉口,若日後他真的能夠坐上帝王之位,豈不是成了昏君?!

幸好他不是這裡的國民,不然生活會苦不堪言!

好吧!現在已有夠苦了!

沒辦法,寄人籬下,凡事也要忍耐的!

雖然並不是他本人自願想來到這個鬼地方!

他每天也在想,究竟自己什麼時候才能回人界,會不會以後也要留在這裡生活?

人界,對他來說雖也不太美好,可至少不會被追殺,而且他的姐姐在那裡,無論如何,他都不能不回去的。可是加柏爾他們堅持不放他走的話,他想自己應該永遠也沒辦法回家!

也許很多人會羨慕他能到異世界,但要先明白到一件非常現實的事情──他來這裡不是當英雄,而是當奴隸!還要每天受盡歧視,被言語和眼神攻擊,還沒辦法反抗,因為他只是個「脆弱」的人類!

他也不像小說裡那些穿越異界的主角那樣擁有強大的武器,就只有一本類似是魔法書的東西,可是並不是拿來自保,而是保護那個根本不需要被別人保護的加柏爾!當然他亦沒有什麼後宮美女相伴,就只有被一群屬於別人的後宮美女追殺!

這樣的異界人生,誰想過啊?

慶幸居住環境舒適,就這一點,陳小剛才能努力忍耐下來,不然早就會瘋掉了吧!

他躺在床上,望著比人界看似更高更廣闊的夜空,孤寂的感覺越來越濃烈,心裡希望能夠盡快回到人界,過回平凡安定的生活。

無論是什麼原因也好……

不過,在這之前一定要先看到加柏爾打敗尼可納,還有要看到他坐上帝王之位,這樣才會覺得在玄武族的這段日子沒有白過!

他雖然沒有什麼特殊能力,可至少自己還有雙沒有近視也沒有散光非常健康的眼睛,夠能幫助加柏爾視察周圍的環境,不讓可疑人物接近。

雖然他未必會發現到對方是可疑人物,但他才不想承認自己沒有任何用處!

至少會有一個的!

他開始幻想著尼可納跪地求饒的樣子,充滿鬱結的心漸漸變得舒暢,腦袋一下子輕鬆下來,不知不覺睡過去了。

在學校,陳小剛再度被包圍。

罪魁禍首的加柏爾早已不知所蹤。最近他的行蹤神秘,老是拋下陳小剛一個人行動,不過陳小剛並不在意,認為他是去為跟尼可納的對戰進行準備。

他幾經辛苦終於擺脫了人群,才剛想快點離開學校,身後突然有人跟他打招呼。

「嗨!小剛,你一個人在這裡做什麼?加柏爾呢?」

他剛要轉身,左手忽然被人握著。

低頭一看,是尼歌。

「看來他還真是很喜歡你呢!」尼可納悠悠的走過來。

陳小剛盡量忽略尼歌熾熱的視線,斜視著臉帶笑容的尼可納說:「加柏爾說有事要做,不知去了哪裡,我現在要回宿舍,你想知道他在哪就去問別人。」

「不,我是來找你的。」

陳小剛立刻警惕的瞪著他。

尼可納立刻笑著解釋:「放心,我不是想對你做什麼啦,只是想請你去喝一杯。」

「不用客氣,我要回去睡覺。」

「欸──別那麼冷淡嘛。」尼可納摟住陳小剛的肩膀,一副友好的態度說:「你來了這麼久我也沒有盡地主之誼,今日就盡情補償你。」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陳小剛敢肯定尼可納有所企圖。

「如果是想知道加柏爾要挑戰誰,你應該直接問他。」除了這個,陳小剛想不到尼可納為什麼會突然想討好他。

當然,他也不清楚尼可納是否已經知道加柏爾要挑戰的人就是他,所以,話盡量說得小心。

「嘿嘿……」尼可納笑了幾聲,聲音低沉的說:「你不知道被挑戰的人也會收到通知嗎?」

換句話說,那就是他已經知道了……那他找自己是想幹嘛?

陳小剛挪移肩膀,想脫離尼可納的手。

可肩上的力度卻陡然增強,似乎帶有一點威脅的意味。

「走吧!我們去喝一杯。你會喝酒嗎?看樣子是不會了,那就喝茶吧!這裡的茶比人界的好喝,你別以為我是胡說,小時候我曾在人界居住過短時間,喝過那裡的茶,絕對不能跟這裡作比較的。」

尼可納用著不容他抗拒的力度,帶著他前進。

尼歌一直牽著他的手,默默聽著他們說話。

「你該不會是我抓我做人質吧?」陳小剛不得不這麼懷疑。

「小剛啊……」尼可納笑得挺高興,「該說你自我感覺良好嗎?你認為你有什麼價值做人質?難道加柏爾會為了你跟我談條件?」

「我就是不這麼認為,才想勸你別做蠢事。」

尼可納拍了拍他,「別想太多了,就是去聊聊天喝喝茶而已。」

陳小剛不認為他們關係好得會特地走去茶店裡聊天。

但,他沒有反抗能力。

也許是看出他的不信任,尼可納特意選擇了茶店的露天座位坐下,叫了三杯店長推薦的茶和蛋糕。

眼前人來人往,令陳小剛的戒備心減低了不少,可並不認為自己是真的安全,只是若有什麼危險還是能向路人求助。

雖然不知道這裡的人會否見死不救。

他已經漸漸習慣了這裡的生活,不像一開始被上空飛來飛去的人吸引了眼球,忽略了在街上行走的人們。

不過,他對這個習慣並不感到高興。

習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他怕回到人界會變得不正常。

更怕的是會不捨得離開這裡。

茶和糕點很快送上,尼歌似乎很喜歡這裡的食物,迫不及待般拿起叉子便開始進餐。

陳小剛雖被桌上的茶香吸引,但還是坐著不動,雙目牢牢瞪著尼可納,想知道他帶自己來這裡到底想做什麼。

「放心,這家店的茶點都很好吃,你絕對會喜歡。」尼可納笑道。

陳小剛不以為然的看了眼佈滿奶油草莓的紅茶蛋糕。

「你看,尼歌吃得多高興。」尼可納看了看專心吃蛋糕的尼歌,呵呵的笑了。

……他吃得高興關我屁事!

「不如開門見山。」陳小剛不想再作無謂的猜疑,這樣太疲累了,他又不像尼可納那麼陰險,一點也不大方,乾脆由自己攤開來說吧!

「我真的沒有什麼特別事情想跟你說,純粹想跟你聊天而已。」尼可納露出非常真誠的笑容,就好像不相信他的話是一個十分差勁的行為。

儘管如此,陳小剛還是忠於自己,明確地選擇不相信他。

尼可納無視他拋過來的質疑目光,笑道:「你真的很眼熟。」

陳小剛挑了挑眉。

「第一次看見你便覺得你很像一個人,但怎麼也想不起是誰。我之前應該沒有見過你吧?」

「我怎麼知道。你說過你曾在人界居住過,說不定就是在那時見過面吧?」

尼可納搖搖頭,「應該沒可能,我又不是住在貧窮地區,也沒有去過貧窮地區。」

「……」陳小剛招手叫侍應過來,點了接近十款店裡最貴的茶點。

「你很餓嗎?」尼可納問。

陳小剛沒有回答他,繼續剛剛的話題,「那你有頭緒在哪裡見過我沒?」

「或許不是見過你,只是覺得你跟某人很像。反正人類的樣子很大眾化,人有相似是時常發生的事。」

「……」陳小剛再點了三份午餐。

「你真的很餓?」尼可納再問。

陳小剛仍是沒有回答他的問題,「那你覺得我很眼熟也是正常,反正人類的樣子很大眾化。」

「但你似乎有點不一樣。」尼可納說:「不是說你跟其他人類不一樣,而是覺得你眼熟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大眾化的關係。」

「即是什麼?」陳小剛沒打算深思他的話,太麻煩。

「不知道,所以才想找你坐下來聊天,說不定會想起來你跟誰相似。」尼可納的目光再度散發出真誠的電波。

陳小剛才不相信他的鬼話。

「我是人類、你是玄武,喜好文化完全不同,完全沒有任何話題,有什麼好聊?」

「也不完全沒話題。」尼可納雙手疊在一起,下巴抵在手背上說:「可以聊聊我們共同認識的人。」

「切!到最後還不是想說加柏爾的事情。」陳小剛很鄙視他的拐彎抹角。

「要不我們可以聊聊尼歌?」尼可納大方地表示。

尼歌隨即很配合地抬頭,雙眼滾圓滾圓的看著陳小剛。

「……好吧!你想說什麼?」陳小剛投降似的攤了攤手。

「尼歌真的很喜歡你,這是我第二次看到他那麼喜歡一個人。」

……所以現在真的要談尼歌的事?

「你沒興趣知道第一次是誰嗎?」

「什麼第一次?」陳小剛有些茫然,顯然沒怎麼聽進他的話。

「我第一次見尼歌喜歡人。」

「哦……」

見他的反應異常冷淡,尼可納有一點點著急了。

「你不想知道那個人是誰嗎?」

情報得來的消息明明說陳小剛是個非常八卦、對什麼事也感到好奇又愛湊熱鬧圍觀的人類,可現在怎麼會一點反應也沒有?!

「我為什麼要知道?」陳小剛疑惑,似乎對這件事真的一點興趣也沒有。

尼可納惱怒,既然他不追問下去,那就自己說出來!

「那個也是人類來的。」他沒再說下去,顯然是故意想吊陳小剛胃口,想讓他自動追問。

「哦……」陳小剛還是擺出沒什麼興趣的態度。

他知道尼可納是故意勾起他的好奇心,所以絕不能讓他得逞,無論聽到什麼,都要裝出一副冷淡的樣子,絕不能給予太多反應。

「你沒興趣知道是誰?」尼可納開始有點按捺不住了。

「為什麼要有興趣呢?就算你說了那個人是誰,我也不會認識的。」陳小剛和尼可納共同認識的人只有幾個,當中沒有一個是人類。

「……」尼可納像不死心般又說:「我可以跟你詳細講解一下那個人的背景。」

……有這個必要嗎?

桌上放滿陳小剛之前點的茶點,他將一塊蛋糕放在尼歌面前。

尼歌立刻用叉子叉了一小塊,歡喜地放進嘴裡。

真像個小孩子……陳小剛心裡感嘆,有點衝動想摸摸他的頭。

從以前他便一直很想要個弟弟,一同「分享」姐姐的暴力。要知道只有他一人受到暴力是多寂寞的事。

不過若真的有弟弟的話,他覺得自己會竭力保護他不受到傷害,所以最後,還是只有自己寂寞地受到暴力對待。

他叫侍應幫忙將其餘的食物也打包,然後站起來,預備離開。

「你去哪?」尼可納奇怪的看著他。

「當然回去,我們又沒有什麼可以聊了。」

「你……」尼可納看著他兩手拿著的大紙袋,顯得有些不悅地說道:「你不覺得很失禮嗎?」

「我是人類啊。」

「那又怎樣?」尼可納不明白行為失禮跟他是人類有什麼直接關係。

「愚蠢的人類,是不懂得禮儀的!」

尼可納被他的強詞奪理唬了一下,可很快又作出反應,「這些是基本禮貌!人類總該懂吧?」

陳小剛豎起一根手指搖了搖,「要是人類懂得基本禮貌,便不會被說愚蠢了!」

「……」尼可納沒想到他竟然無恥得能夠這麼光明正大地耍賴。

陳小剛將兩手的紙袋提了一提,「感謝你的慷慨,我和加柏爾會在心裡好好感謝你的。」

……怎麼回事?加柏爾有那麼窮嗎?!

尼可納頗有些震驚地忖度,堂堂利德賽斯家的繼承人,竟然要他的搭檔用無賴的手段來給他外帶,難道是利德賽斯家的經濟出現了問題?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挑戰他?

應該要討好他,從而得取利益才對吧!

就在他苦惱思索的期間,陳小剛已經提著外帶離開了。

雖然跟尼可納坐在一起喝茶的感覺很討厭,不過能拿到免費午餐還有晚餐,還有明天的早餐,他便覺得沒所謂了。

很好!又省下一筆錢了!

 

回到宿舍,他有些意外地看到加柏爾坐在沙發上看雜誌。

「你怎麼這麼早回來,不是去練習嗎?」

「誰跟你說我要練習?」加柏爾漫不經心地回了句。

……的確是沒有。

「那你怎麼先走了?」

加柏爾看著他,「我們什麼時候變成了連體嬰?」

「……」也對!什麼時候開始他是那麼理所當然的認為加柏爾凡事也會和他一起行動?

他似乎太依賴加柏爾了!

然而讓他最感到可悲的是,他一個男人竟然習慣依賴另一個男人,尼瑪真是太噁心了!

本來身為男人就不該依賴任何人!該是被人依賴才對!

「那是什麼?」加柏爾目光落到陳小剛雙手提著的紙袋上。

「蛋糕和紅茶飲料,是尼可納請客。」陳小剛將紙袋放在桌上。

加柏爾放下雜誌,眸光閃了閃,「他邀請你一起到茶店進餐?」

「就是想探口風吧!不過我很機靈,他探不出什麼來。」

「嗯,你真的很機靈。」加柏爾口吻明顯帶著嘲諷。

「……」這樣帶著諷刺的讚美,陳小剛真不知道該不該給點反應。

不過捫心自問,他是很不爽跟這死小孩一般見識!

加柏爾逕自走過去,打開放著蛋糕的盒子,各式各樣的蛋糕,非常精緻。

「我記得這家的茶點不便宜,你還帶了這麼多回來,尼可納可真闊綽,不知情者還以為他想追求你。」

剛喝了一口泡沫紅茶的小剛差點被嗆到,「喂、喂──我是男人!」

加柏爾置若罔聞,拿起一塊蛋糕和飲料回到沙發上看電視。

越看越像一個宅男……不過幸好不是毒男!

陳小剛想加柏爾再怎麼宅,單憑他的外表再加上他的異性緣,也不會變成毒男的。而,這些機會……唉,在人界,陳小剛很有信心自己不會變成毒男,但來到這裡之後,這個信心逐漸消失了。

不過也可以往另一方面想,只要他裝作對異性沒太大興趣,便不會令人覺得他是毒男……吧。

他拿著茶杯走到沙發旁邊。

電視正在播放偶像劇的樣子,陳小剛沒看過,也不太肯定是什麼類型,只是畫面拍得很唯美,男、女主角也很漂亮,便擅自將其歸類為偶像劇。

加柏爾看得津津有味,陳小剛也提起了興趣,結果看了一會,畫面依然是五分鐘前的唯美景色,和男、女主角含情脈脈地對望。

……文藝片?

陳小剛承認自己完全沒有內涵,每次看文藝片也會睡著,更是在播放開頭的十五分鐘便已經睡著。

「尼可納說我很眼熟,很像一個人類。」他坐在加柏爾身旁,將茶杯放在茶几上,目光雖在電視上,可已經沒有看進去。

加柏爾挑眉,「誰?」

「不知道,他想要我追問的樣子,但我偏不讓他得逞。」

「他該不會是有什麼陰謀吧?」加柏爾冷冷地笑了一聲,「不過用這麼低級的招數,果然不是做帝王的材料。」

「那你覺得他是胡掰?」

「世面你見得不多,你要相信他,我也不會恥笑你。」

「……」他說到這個分上,陳小剛還敢說自己對尼可納的說話將信將疑嗎?

「我只是想知道他會怎樣胡掰。」

「你要學習?」

「是反面教材。」

「你確定不會受到動搖?」

「當然不會!」陳小剛堅定道。

「如果他說你長得很像一個男人,又或是很像一個女人?」

「哈?什麼意思?」

「然後他加以描述一下,令你懷疑他說的人,是你的父母。」

「不!根本沒可能!我父母早已死了。」如果尼可納真的這麼說,陳小剛只會覺得他在說笑話。

「有時候語言的魔力是很大的,而你……」加柏爾看著他,「雖然父母早已不在,但對他們的感情還是會有的,對吧?」

「即使我對陌生的父母還存在著感情,但我知道父母已經死了,他拿我父母出來說什麼也是沒用的。」

「說起來,你有看過父母的屍體嗎?」

陳小剛一愣,搖搖頭。

這個當然沒有了!誰會讓小孩子見屍體?

「他可以利用這點,誘導你,令你相信他的話。比如說,如果我跟你說,你父母其實沒有死,只是來了玄武族,你會相信嗎?」

陳小剛遲疑地點了下頭,隨即又解釋:「因為那是你說的,我才會相信。」

加柏爾嘴角不著痕跡的往上勾了勾,「但你總會在意吧?即使是其他人說。」

陳小剛沉默,沒有否認。

「然後想得多了,漸漸開始相信他的說話。」加柏爾頓了頓,又補上了句:「也許不能說是相信,該說是希望,你本身的希望。」

陳小剛很想大聲反駁自己才不會那麼笨,去相信尼可納,可心裡知道加柏爾說得沒錯!

他沒看過父母的屍首,連他們死亡的真正原因也不清楚,若然有人跟他說,其實他父母沒有死,只是隱瞞著自己到了別的地方,說不定他真的會相信。

「可是,我父母死了那麼久,而且是在我小時候死的,不排除我對他們根本沒有感覺了。」陳小剛長吁了口氣,有些疑惑地皺著眉,「他利用這一點,不是很冒險嗎?」

「以上只是我的猜測,不過應該八九不離十了。人類對親情的重視程度很高,尤其像你這樣的小家庭,對親人的感覺會更濃烈,再加上尼可納對你不瞭解,什麼方法也會嘗試,從這個方向開始是個不錯的選擇。」

「就算我真的相信他的說話,又能怎麼樣?」陳小剛納悶。

「打好關係,爭取更多接觸機會,從而瞭解你,對你瞭如指掌。」

「然後討好我,博取我的信任,慢慢地誘使我跟他站在同一陣線,一起來對付你?」陳小剛想想又覺得不可能,「我不是傻子,沒見到我的父母,我是不會完全相信他。」

「他可以說帶你去見一見,然後困住你。」

陳小剛吃驚,「他困住我幹嘛?」

加柏爾聳聳肩,「反正有很多事可以做。」

「……」陳小剛不敢作任何猜想。為了自身安全著想,他決定不會相信尼可納的每一句說話。

不,以後如果單獨見到他的話,一定要掉頭走!

他喝著紅茶,心思全都在尼可納上。過了會兒,他開口問:「為什麼要挑戰尼可納?」

外界雖不知道加柏爾要挑戰誰,但也將每位繼位候選人和加柏爾的關係以及過節,全都搜查出來,再加以分析然後計算機率是多少。

當中以尼可納的機率最高,原因也有好幾個,其中傳得最厲害也被認為最有可能的是──陳小剛被尼可納欺負,心疼著搭檔的加柏爾決定替他出頭,把尼可納狠狠教訓一頓!

心疼?加柏爾的字典裡會有心疼二字嗎?

好吧!對他的家人可能會,但對陳小剛一定不會!

不過有一點他跟大家的想法是一樣──尼可納將會被打得很慘!

很多人相信這個版本,但當事人陳小剛卻不相信。他很清楚自己的斤兩,像加柏爾那種力爭上游、勢要成為王的人是不可能為了他這個小人物去隨便得罪人,即使尼可納的實力不如他也好,可也是繼位候選人之一,聽說家庭背景也不差,為了替自己出頭而挑戰他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你認為呢?」

陳小剛討厭這樣的反問,自己就是完全沒有頭緒才會問他!

「反正一定不會為了我。」陳小剛說。

「這些事,說不定……」加柏爾忽然認真的看著他。

「……」不會吧?真的嗎?假的吧?

「下輩子會有可能。」

「……」很幽默嗎?很風趣嗎??

陳小剛不會承認自己曾有一秒鐘是相信過他!

「純粹是看他不順眼。」

「就這樣?」陳小剛感覺沒那麼簡單。

「還有……」加柏爾手肘抵著沙發,慢悠悠道:「你能使用神書,我想試一下身手而已。」

「……那可以在那個大雪地練習啊!」不過最近已經沒有下雪,那個大雪地可能已變回大草地吧?

「實戰才會認真和盡力。」

陳小剛弱弱的問:「該不會……我也要出戰吧?」

加柏爾掃了他一眼,「不然你留在這裡幹嘛?白吃白住當米蟲?」

陳小剛哀叫,「我是人類啊!」

「對,懂得使用魔法書的人類。」

「……我是脆弱的人類啊!」陳小剛掙扎。

「我知道,你是懂得使用魔法書的脆弱人類。」

陳小剛跳起來,「那個尼可納討厭我!你要我和你一起出戰對付他,他可能趁機幹掉我呀!」

「我會幫你報仇。」

「……」陳小剛臉一下子白得像死人一樣。

加柏爾拍拍他,「不想死,就好好努力練習使用神書,它不易控制的,搞不好會發狂。」

「書也會發狂?」陳小剛聞言一驚。

「書也有生命,自然也有情緒。」

陳小剛瞬間打消回人界時要把書帶回去的念頭。

「我到時該要怎麼做?幫你一起揍尼可納?」

「你只要將神書的力量分給我就行。」

陳小剛一臉迷茫。

加柏爾將茶一口氣喝下去,「我們現在去實踐一次,你應該會明白了。」然後關掉電視機,拖著陳小剛出門。

地點依然是大草地,果然真的變成他們練習的老地方了!

加柏爾拔出劍,朝一棵樹走過去,在他身後的陳小剛也馬上跟上去。他緊瞪著大樹,心中默念著,陳小剛手上的書漸漸發出微弱的光,延伸至他手上的劍身。

陳小剛還在想這是什麼東西的時候,加柏爾忽然一劍斬在樹上,樹幹出現很深的裂縫,一副搖搖欲墜,快要倒下的樣子。

不過這只是視覺上的錯覺,大樹仍然屹立不倒。

他收起劍,轉身瞪著陳小剛。

雖然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但陳小剛卻能感覺到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怒氣。

他沒有什麼得罪他吧?

二人沉默地對望了一兩分鐘,陳小剛忍不住率先開口,循例讚美一番,「真厲害啊!斬一刀就幾乎可以將整棵大樹斬掉,太強了!」

「有人可以一下砸掉整棵大樹。」加柏爾淡淡道。

這麼不科學?!

也對,這裡本來就很不科學。

「誰?」

「尤拉。」

……難怪他會那麼生氣。

最大的敵人做到的事他卻做不到,更何況他心高氣傲,很難接受到這個事實。

接下來自己該不會成為出氣包吧?

加柏爾盯著神書,陳小剛也下意識跟他一樣盯著神書看。

過了半晌,加柏爾才慢吞吞道:「其實,我對神書的了解程度不比你多。」

「……呃?」

「這些魔法書是這一屈的帝王候選賽才開始有的,之前一直也沒有出現過,官方對書的解釋並不多,只是說這本書要給我們的搭檔解封和使用,之後的便由我們自己領悟。」

陳小剛驚訝,覺得自己在聽很猛的消息。

「即是這本書對你們沒什麼作用?」

「官方說用作保護和增強力量。」加柏爾說得意味深長。

「你覺得不是?」陳小剛看得出他的不信任。

加柏爾轉身,將掛在腰間的劍拋到地上,有些自暴自棄的坐下來。他的目光凝固在前方,就好像在欣賞什麼美景,可四周只有大樹,沒有任何值得觀賞的景色。

陳小剛猶豫要不要跟他一起坐,便聽到他說:「我原本認為得到這把劍也沒什麼所謂。我有的是實力,就算得不到魔法杖也影響不大,因為那只是權力的象徵,我早晚也會拿回來的。」

陳小剛沒有插話,靜靜地聽他說。

「可是我猜錯了。」加柏爾眼神冷下來,「魔泓杖不只是權力的象徵,更是可以放大自身的力量,相反這把劍是會壓制住我的力量,不能將自身的力量盡情地發揮出來!」

「但這把劍是……」

「是玄武帝給我。在賜魔法杖給其他候選人的時候,他卻賜我這把劍。」加柏爾淡然道:「其含意還真是相當明顯。」

陳小剛之前聽班尼說過,但由於這件事不是由加柏爾本人跟他說,他也不方便表明自己已經知道。

「但比起魔法杖,我更喜歡這把劍。」

陳小剛點頭,正如他玩網遊時也會劍士不會選魔法師,拿劍比拿杖更像個男人。

「用魔法杖是感受不到斬人的快感。」

「……」陳小剛滿頭冷汗,就知道加柏爾有相當嚴重的暴力傾向。

而且非常變態,冷血到不行!

「它壓制住我的力量,可我卻不能丟棄它。」他拿起被丟在地上的劍,輕撫著劍鞘,「我不能接受任何罪名,哪怕只是蔑視帝王這一項無聊之罪。」

陳小剛不懂得安慰,只能默默地聽著他訴苦。

雖然他並不像在訴苦。

「不過就算你只有劍,尼可納也打不贏你。」

這句話,對加柏爾來說顯然起不了任何安慰作用。

「如果連他也打不過,不如死了算!」

「……」那我算什麼?陳小剛心忖。

加柏爾站起來,撥了撥衣服上的草屑,說:「我們再試。」

他對第一次看見尤拉的魔法杖發出強大的光芒時還記憶猶新!

不,是對他那張欠揍的臉記憶猶新!

他微微地甩了甩頭,努力讓自己暫時忘記那個誘人犯罪的片段。

「其實我要翻開神書嗎?」陳小剛懷疑將魔法書闔著是發揮不到什麼力量。

「不關事,有需要的話神書會自動翻開。」

這麼先進?

不,這是魔法書,跟先進無關。

再試一次的結果是,光芒仍然微弱。

「會不會是我的能力不足,才會這樣?」陳小剛聰明地不去懷疑魔法書的品質,而是開始懷疑自己的人品。

加柏爾摸了摸下巴,沉吟起來。

搭檔使用魔法書的最大作用,是當作保護盾,雖然有聽聞魔法書會吸取搭檔本身的能力,轉移到自己身上,但加柏爾對這點還是有保留。尤拉的搭檔太弱,即使能力轉移,也不足以令尤拉能有這麼強大的力量。

當然,他也不認為尤拉本身很強,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懷疑。

至於是什麼原因……他只是運氣好而已!

陳小剛在他沉思期間,無聊地翻開神書。

裡面看似什麼都沒有,卻又覺得紙上是有什麼文字,真是奇怪。他本打算深入研究時,加柏爾說話了。

「今天先這樣。」

陳小剛滿臉問號。

「明天你開始特訓。」

陳小剛嘴巴形成O字,「不會吧!又來?!」

「你也不想被尼可納打個半死吧?」

「……我不是做後援嗎?」陳小剛臉色白了。

「當他發現沒辦法對付我時,說不定會找你來出氣。」

「他現在應該已經發現這個事實吧?」

「所以特訓是必要的。」加柏爾看著他,「明天開始,特訓。」

「……」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聖賢神書03 神書的絕對領域》裡,3月20日上市!!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黑玄
  • 劇情很讚歐歐^^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