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娃契 全封3  

 

書名:人娃契(上卷) 幻.虛.真1(普通版)
作者:御我
繪者:九月紫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3/03/27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50元
ISBN書碼:9789861858364

隨書附贈:九月紫原畫L夾 

 

打開盒子給我光明,吹口氣給我生命,抱著我聲聲愛我……最後忘了我。
主人,我想你。
主人,我也愛你。
主人,你還記得嗎?
我還躺在盒子裡等你,一直等你再次打開盒子,然後說愛我。 

一回到家,家裡的小女孩從一隻變成兩隻,
而全家竟然沒有人發現異狀! 

姜子牙擁有一隻古怪的左眼,總是看見不該看的東西。
平時他一向把視若無睹當作最高原則,
但不該出現的東西卻直接出現在他家裡,
這一次,再也沒有辦法裝作看不見,但他又該怎麼辦? 

這個世界從不曾平靜,
有些東西,光是「看見」就危險萬分。
面對未知,你是否願意選擇看見──真實?

打開盒子給我光明,吹口氣給我生命,抱著我聲聲愛我……最後忘了我。

主人,我想你。
主人,我也愛你。
主人,你還記得嗎?
我還躺在盒子裡等你,一直等你再次打開盒子,然後說愛我。


【楔子】


看著訂購的網頁,我最後按下了確定付款的按鈕,一筆不小的金額就這樣落在別人的口袋裡。
巨大的哀號聲……不是我,而是從旁邊的金髮男子嘴裡發出來。
「反正妳就是故意的啦!」金髮男子氣得低吼完,然後扭頭消失不見。
我撇撇嘴:「這麼孩子氣,真是!」
另一名黑髮的男人站在一旁,帶著溫和的微笑,他的表情看起來像是母親看著一對小孩子在鬧脾氣……真是胡鬧了!我才是母親,你是「小孩子」好嗎?
不過,說一個身高將近一百八十公分的成熟男人是「小孩子」,實在連自己都說服不了,畢竟我連一百六都沒有,站在人家面前只看得見他胸口的紅領結。
回到正題,剛才訂購的東西叫做Ball-jointed doll,簡稱BJD,中文名稱叫做球體關節人形,是種可以高度模擬人體動作的娃娃,最近很流行。能夠傳到我耳裡的東西都絕對是很流行了。
網頁上顯示的娃娃帶著溫和的微笑,模樣看起來和我面前的黑髮男人很像,加上我又選了和他一模一樣的假髮,給娃娃戴上以後一定會更像。
「喜歡嗎?」我明知故問。
果然,黑髮男人笑著回答:「非常喜歡,真是感謝您。」
雖然對方看起來好像很高興,不過我卻一點成就感也沒有,因為這黑髮男人的身分是管家,盡責的管家先生是從來都不會違抗主人的,哪怕我定了一尊豐胸細腰的芭比娃娃來給他,他的嘴角照樣會上揚吧?
這真讓人有點失落,如果是買金髮的那尊娃,金髮男子的興高采烈會讓人有成就感得多吧?
不不,我想金髮男子也不見得會有多高興,他想要的東西始終不是一尊娃而是真正的身體,之所以會氣得跑掉,也不過是又爭輸管家先生,所以終於鬧脾氣了而已。(不過是說人家管家先生根本沒跟他爭過任何東西。)
其實多訂一尊娃給金髮男也是沒多大差別,最近正好發薪水嘛!
故意不訂他的份也只是要稍微懲罰一下他而已,那個卑鄙無恥的金髮男都不知道用了多少卑鄙無恥的方法,就是想要我呼喚他的名,幸好老娘我實在太了解他了(我生的嘛),對他的防備足足有太平洋那麼深,才沒讓他得逞。
什麼?呼喚名字有什麼關係?開什麼玩笑,他們的名字可不能隨便呼喚,名字有種魔力,尤其是當著他們的面呼喚他們的名字。
喚名一次成幻,喚名兩次成虛,喚名三次終成真。
金髮男和黑髮管家都已經是「幻」了,接下來要更小心,不可以隨便呼喚他們的名字才是,要是不小心又升級,事情可就大條了。
「你們還真是麻煩的東西!」說完卻一眼瞄見旁邊還站著黑髮管家,連忙亡羊補牢的說:「你例外!」
管家仍舊保持微笑,也不知道相信不相信,不過反正我講的也是實話,因為管家真的是太好用了,雖然不敢讓他成「真」,甚至連成「虛」都不敢,不過還是忍不住幫他找個東西居住,最近很流行的球關節娃娃真是再合適不過了……除了價錢很不合適,實在貴到我都肉痛了。
但只要管家先生在這裡有東西可以住,那不用我呼喚他,他也可以自己出來幫我打掃房間、煮飯和洗衣服,比什麼全自動洗衣機或者吸塵器都好用得多了,這樣一想,那尊娃的價錢也就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
唯一比較麻煩的是垃圾還是要自己去倒,只是「幻」的管家先生並沒有能力可以走到巷口去倒垃圾而不會引起一陣尖叫……畢竟他的大腿以下都是透明的。
之前寒流來的時候,我差點為了不想出門倒垃圾而再次呼喚管家的名字,幸好垃圾一周只需要倒一次,勉強可以忍耐下來。
「有娃娃給你居住的話,你有辦法弄出腳來嗎?」我試圖想要連一週去倒一次垃圾都省掉。
「短時間應該可以的,而且這個……」管家先生看著訂購網頁,讚嘆:「這娃娃真是太像人了,可以讓偽裝變得更容易。」
「是呀,真像人。」我瞥了網頁上的娃娃一眼。
可不是嗎?身體的肌肉無一不像,肌肉上頭甚至還刻畫出血管,真的,太像人了。


01 小雪


姜子牙一直都以為家裡不正常的人只有自己而已。
嗯……或許還有那個把自己兒子取名叫做姜子牙,然後某天說要去拜師成仙而從此失蹤的老爸,不過他們一向當作家裡沒這個人存在。
不過現在這情況看起來似乎……
他的雙胞胎姐姐姜玉正忙著餵一對女兒吃小麥粥,姐夫江其兵一邊吃飯一邊看著手上的報表,三不五時會轉頭跟他說話,問問學校情況怎麼樣,最近成績好不好之類的。
一切看起來貌似都很正常,氣氛相當和樂融融,可以說得上是個溫馨的家庭了。
但是卻有一點讓姜子牙開始懷疑到底是這個美滿的家庭瘋了,還是根本就是自己瘋了?
姜玉明明就只有生一個女兒。
至少今天早上他出門上課前都還是一個,但當他傍晚回家的時候,卻看見一對姐妹花。
他呆愣地看著兩個小孩,兩個小孩還默契十足的說「牙牙哥哥你回來了呀」。
這時,姜玉在廚房忙著煮飯,似乎完全不覺得多了一個小孩,當姐夫江其兵下班回來的時候,甚至還問了其中一個小女孩有沒有乖乖地幫媽媽照顧妹妹。
姜子牙這才開始懷疑是自己瘋了,開始努力回想這個家到底有幾個小女孩。
其中一個肯定是這個家的女兒,他很肯定自己早上泡了牛奶給其中一個喝,然後她打嗝的時候還吐了他一身,害他不得不去洗澡換衣服,免得滿身奶味,結果導致上課遲到,讓教授瞪了一堂課。
但是,另外一個卻很陌生,水汪汪的大眼睛──是藍色的;頭髮是長卷髮帶充滿漂亮的光澤──是銀白色的;皮膚宛如雪一樣白皙,可愛到人見人愛,比電視廣告上的寶寶都還漂亮……不過這是台灣的小孩嗎?
怎麼看都像外國人啊!可是姜玉和江其兵都絕對是土生土長黑髮黑眼的台灣人,生出白髮藍眼小孩的第一件事情應該是驗DNA吧!
「姐……這是隔壁家的小孩嗎?」雖然隔壁只有一個奇怪的女人,幾乎不出門,也沒見過有訪客上門,絕對是傳說中的宅女,別說小孩了,唯一會上她家門的人類恐怕就只有郵差而已。
話一說完,全家的和樂突然靜止了。
姜玉拿著湯匙的手停在半空中,江其兵的笑容也僵在臉上,大人突然地靜止還算正常,但兩個小孩卻也同時靜止了,大大的眼睛眨也不眨,表情凝結在臉上,這時的她們看起來就像一對娃娃,可愛迷人卻沒有生命。
在這靜止之下,她們微微偏了下頭,兩人的動作一致到彷彿是拷貝的畫面,她們好像在看著姜子牙,但眼裡卻又缺乏焦距,就好像是兩個沒有生命的東西在盯著他瞧。
一股寒氣猛地從背脊竄起來,姜子牙差點就要從椅子上跳起來,但這時大家又像沒事般繼續動作,姜玉甚至還瞪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別開玩笑了,你平常不是很喜歡揉小雪的臉頰嗎?現在居然還說她是別人家的小孩,小心她哭給你看喔!」
什麼小雪?他明明就是很喜歡揉另外一個正常的台灣小孩,黑色頭髮黑色眼睛的那個!她的名字也不叫做小雪,明明就叫做江姜。剛取名的時候,這兩夫妻還不知道多高興,說什麼這有兩邊的姓氏,念起來又是重音很可愛什麼的。
哪裡來的小雪?而剛剛兩個小孩的動作完全一樣,江姜難道也有問題?不可能啊!他明明記得江姜,她出生的樣子,她一點一滴地長大……
這時,白髮藍眼的小雪睜著一雙大眼,不解地看著他,出聲喊:「牙牙哥哥,怎麼了嗎?」
實在有夠可愛啊!大眼睛、粉嫩嫩的臉頰和微微嘟起的小嘴,同樣是三歲娃,但她硬是比旁邊的江姜可愛十倍!
但是,姜子牙卻一點都不想揉她的頭或者捏她的臉頰,因為她太漂亮了,看起來就像是海報上的模範寶寶,不,模範寶寶也沒這麼可愛,其實更像是一尊漂亮的洋娃娃,讓人感覺不能輕易碰觸,怕會毀壞她的完美,她該擺在櫥窗裡頭展示才對。
姜子牙試著閉起右眼,單單使用左眼去瞄了下小雪。
他從小就知道自己的左眼有點怪……別誤會,不是陰陽眼,雖然他也懷疑過自己是不是有陰陽眼,不過事情似乎不是那樣,他的左眼確實看得見某些東西,但常常不是鬼……大部分不是。
姜玉帶他去看過醫生,醫生說他有幻視,然後問了他從小到大有沒有受過精神上的創傷,但他從來沒有過什麼創傷,除了老爸把他取名叫做姜子牙,讓他從小被人叫姜太公叫到大。
那時,醫生斬釘截鐵的說這個就是病因,幻視的起因就是這個精神創傷,但他聽到的時候只想把醫生打到有心理創傷!
稍微瞄見一眼,感覺上有點怪異,但這一眼卻又不足以讓他看出什麼異狀,於是他只好稍微撥了撥頭髮遮住右眼,這才把右眼單獨閉起來,免得自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模樣太奇怪,會嚇到姜玉和江其兵。
透過左眼,小雪的臉仍舊可愛得不得了,大得嚇人的水汪雙眼,長長的睫毛,兩條深深的雙眼皮,嘴巴是粉嫩的櫻桃色,非常的小,比一般小女孩的更小……那不是一張真人的臉。
小雪是一個娃娃。

小雪是一個娃娃!
他沒傻到跳起來大喊,從小到大不知道因為這樣被同學當神經病幾次了,這個時候最好的作法是停、不看、不聽。
但這次真的有點不一樣,這是他家!他總不能看著一個娃娃從此變成自己的姪女吧?
「小雪,吃飽飯後,哥哥帶你去公園好不好?」可惡!他怎麼覺得自己好像拐帶小孩的怪叔叔?
小江姜立刻抗議:「不公平,江姜也要去!」
姜子牙立刻就屈服了,帶過小孩的都知道,孩子最計較了,一個孩子有另一個沒有的話,另一個肯定會吵翻天!也最好別花時間去勸小孩,因為三歲小孩絕對不會跟你講道理!他連忙說:「好好!妳也去。」
江其兵感到有些奇怪,問:「天色都黑了,去公園不會太晚了點嗎?」
姜子牙只能硬著頭皮說謊:「聽說那邊有小型的夜市……」他靠在姊夫耳邊小聲說:「我帶他們出去玩,姊夫你正好可以跟姊出去看場電影。」
江其兵的眼神一動,快速的低聲說:「謝啦!」
姜子牙只是笑了笑,沒敢像以前一樣說「你欠我一次」或者是趁機說「幫我寫報告」之類的,畢竟他心懷鬼胎,根本不是特地要幫忙。
「兩個男人在說什麼悄悄話?」姜玉故作不滿的說:「女孩子不可以聽嗎?」說話的同時還故意拉上兩個小女娃,三個人大眼汪汪地看著姜子牙和江其兵。
實在有夠可愛……但姜子牙剛剛認出小雪是娃娃,他眼裡的小雪雖然大部分時間是正常,但卻常常不小心露出娃娃的球形關節,如果是從左邊的角度看去,甚至會看見一個完整的洋娃娃……卻在動。
小小的手指抓著叉子,不該動彈的櫻桃嘴巴一閉一合,大得不是正常人類比例的雙眼眨著、眨著……他開始懷疑自己等等真的有種一個人把她……不,是把它帶出去嗎?
雖然從小到大就看過許多莫名奇妙的東西,不過要跟一個突然冒出的洋娃娃手牽手出門……他真的感覺心底發毛還一路毛到頭皮去了。
很不幸的,他沒有反悔的餘地,吃飽飯後,兩夫妻就手牽著手看電影去了,甜蜜到讓他有種想揍親生姊姊和她老公的衝動。
兩個人在那裡放閃光,甜蜜到一個不行,然後留個鬼娃娃給他,這樣對嗎?這樣對嗎?
不管對不對,總之那對閃光夫妻吃完晚飯就迫不及待地出門去了。
「走吧。」姜子牙硬著頭皮……其實他也迫不及待想帶兩個小孩出門,自己一個人和一尊會走路會說話的娃娃待在一個房間裡實在太可怕了!他幾乎不敢看小雪,如果不是江姜在,他早就奪門而出了吧!
總之趕快出去吧!看看時間,垃圾車應該快來了吧?
走出大門時,還記得要鎖好門,姜子牙對於自己能夠鎮定到哪個地步又有了新的認識,這不是個好消息,真的。
「走吧!下樓了。」姜子牙頭也不回的說,然後就要走下階梯。
「你要帶我去哪裡?」
姜子牙一下子立正站好了,剛才小雪的聲音實在不像是一個小孩子的語氣,更重要的是,樓梯間的燈突然熄了,只看得見半層樓梯,更下面黑得不像是有任何階梯,彷彿是一個黑洞,掉下去很可能要尖叫三分鐘才會掉到底。
姜子牙看著黑洞沉默老半天,最後承認他真的沒有勇氣下去。
突然他的短褲褲角被人抓住了,他嚇得差點摔下樓梯,反射性轉頭一看,兩個小女孩正一人抓著一邊褲角。
小雪……如今完全是一個娃娃的模樣,但她仍舊和江姜手牽著手,已經不像是一對姐妹花了,反而像是一個小女孩帶著她的洋娃娃。
但那尊娃娃的神情卻比小女孩還要生動,她的眼睛眨著眨著,塑膠做的眼珠靈動地轉動,小女孩卻如娃娃一般面無表情,但不管是面無表情的小女孩,還是表情生動的娃娃……都他媽的一樣恐怖!
姜子牙完全僵住了,要他下去做不到,要他回去一個人待在家也一樣恐怖,進退兩難的時候,隔壁的門突然打開來,他有一種得救的感覺,連忙扭頭看去,隔壁的奇怪女人雖然也怪,不過絕對比活生生的洋娃娃好上一百倍!
但出來的人卻不是個女人,而是一個帥到活像從雜誌封面走下來的男人,他的服飾也像是雜誌上的衣服,穿著白襯衫黑背心還打著紅領結,而且他的手上還提著兩個垃圾袋。
姜子牙不知自己發了什麼瘋,反射性就遮住右眼,單單使用左眼來看。
一個跟垃圾袋一樣高的男娃娃抓著兩個垃圾袋……有點可笑,但可笑完卻是一陣心頭發慌,慌到呼吸困難,慌到頭皮整個發麻。
是他瘋了嗎?難道這個世界其實早就開始用娃娃來代替人類了?
姜子牙放下手,努力只用右眼來看那個男人,問:「隔壁的女、女人在嗎?」
男人露出十分溫和的微笑,笑著說:「主人嗎?是的,她在……」他突然輕呼了一聲,因為樓下傳來熟悉的音樂,他抱歉地笑笑說:「垃圾車來了,抱歉,我得先去倒個垃圾。」
男人說完,立刻急沖沖地衝下樓去了,姜子牙也不敢攔下他,雖然很想開口請他幫忙把小雪娃娃拿去丟,但是對方也是娃娃,他真的不敢開口!
深呼吸好幾口氣,姜子牙轉頭看著小雪和江姜,小雪的娃娃模樣又不見了,兩個小女孩手牽著手,一起抬頭看著姜子牙,看起來就像是感情超好的姐妹花。
「……」
姜子牙一咬牙,扯回自己的褲腳,一把推開小雪,抱起江姜,然後踹開隔壁的大門,衝進去後還把門用力關起來,然後用背抵住大門,希望他想像中的娃娃撞門場景不會真的出現!
緊張之下,他喘著粗氣,卻看見一個女人正坐在客廳,身上穿著寬大的背心和短褲,帶著黑框眼鏡,手上拿著一杯咖啡,還有一本不知道什麼東西的型錄,然後抬頭看著突然闖入的人發愣。
姜子牙快速遮住右眼,用左眼看了一下……上天保佑!她是個人類!
「你是隔壁的?」女人顯然認出了姜子牙,雖然沒啥交集,不過好歹住在隔壁,還是常常見到面,絕大部分是倒垃圾的時候見的面。
「我、我……總之借躲一下啦!」
女人歪了一下頭看江姜,放下手上的咖啡杯,然後拿起一旁茶几上的匕首,這才說:「不是我要說,但是你看起來真的很像誘拐小朋友的怪叔叔,我可以報警嗎?」
哪來的匕首?姜子牙這才看清楚原來那本型錄竟然是武器型錄,上面畫著一堆手槍,這個家……幹!牆壁上掛著兩把交叉的彎刀,電視櫃上頭有日本刀,她身旁的茶几上不但有匕首,甚至還有一把槍,他根本分不出來那是真槍還是假槍,看起來蠻真實的就是了。
這個女人是誰?恐怖份子嗎?出去跟外頭的小雪娃娃待一起會不會反而比較安全呀?
這時,女人拿起電話,貌似真的要報警了。
「不要報警啦!」姜子牙連忙說:「我才沒有誘拐她!她是我姊的小孩啦!就跟我一起住在隔壁啊!」說到這,他突然想起重要的事,連忙問:「對、對了,妳記得我家有幾個小孩嗎?」
女人卻搖頭說:「小孩?不知道。」
姜子牙的臉垮了,這時,他懷中的江姜扭了扭,說:「牙牙哥哥,小雪在外面,她說她也要進來,哥哥,讓小雪進來嘛!讓小雪進來!」
說話的同時,她的臉上還帶著可愛的笑容……這笑容讓姜子牙覺得她像娃娃多過像人,感覺實在很奇怪,他忍不住把江姜放到地上去。
這時,那女人突然冷冷的說:「我沒讓妳進來,滾出去!」
姜子牙愣了下,但江姜卻突然發出震天的尖叫,震得他耳朵發痛,腦袋一片空白,只能捂著耳朵撐過這一段頭痛欲裂,好不容易尖叫聲消失了,他抬眼一看……
江姜不見了!
「江姜呢?」姜子牙完全搞不懂到底怎麼了,但江姜是他姊的女兒!他低吼:「你把江姜怎麼了?快把她還給我!」
沒想到女人比他更加怒氣沖沖,大喊:「你抱著那種東西闖進我家,我都還沒跟你算帳,你倒是先跟我要東西了?」
「那、那種東西?」姜子牙真的慌了:「她是、她是我姊的小孩,那種東西在外頭,小雪才是娃娃……」
女人偏了偏頭,說:「你姊是隔壁的家庭主婦吧?我倒垃圾的時候遇過她,她說過她有一個雙胞胎弟弟,如果看見一個男孩的左眼角膜有一塊是藍色的,那就是你了。」
姜子牙點了點頭,他的左眼不止容易看見怪怪的東西,外表也怪怪的,黑眼珠的左上方有一小塊變色,是藍色的。
「她還說過她很早就結婚了,對象是高中老師,當時事情鬧得很大,她老公還因此丟掉教職,她之後高中畢業就嫁給他了,她真的是很愛說話不是我要說,只是每天等垃圾車的短短時間,我就快要了解她祖宗八代了!」
呃……
女人歪了歪頭,似笑非笑的說:「可是,我不記得你家有小孩耶?」
姜子牙愣住了。
「小孩子應該很吵吧?」女人若有所思的說:「可是我沒有聽過你家有小孩的聲音,倒是聽她說過自己很喜歡小孩,不過被檢查出來子宮很脆弱,很難保住孩子,曾經流產一次,有在考慮要去領養了,不過我想孤兒院應該領養不到剛剛那種東西吧?」
但江姜......
這時,大門開了,這讓姜子牙嚇到跳起來,以為小雪真的撞門進來了,但沒想到卻看見剛才的男人……也是一個娃娃的那個男人!
他瞪大眼,雖想逃跑,不過那男人正好擋住唯一的出入口,往裡面逃的意義好像也不大?
「他他他……他到底是什麼東西呀!」
女人愣了下,她觀察著姜子牙的神色,若有所思的說:「你真的看得出來啊?怎麼會呢?我以為這個管家很完美的。」
姜子牙愣了下,這時那名管家走上前兩步,嚇得他連忙衝到女人的背後,尖叫:「你別過來!」
女人嘆了口氣,帶著無奈的語氣說:「你坐下吧,要茶還是咖啡?我讓管家離開客廳去準備飲料,可以了吧!」
「……可樂。」
「沒有!」
管家一走開,女人就坐下來,還毫無顧忌的把兩條腿都伸到沙發上,一副面前沒有別人的樣子,然後自我介紹說:「我是御書,是一個小說家。」
「御書?聽都沒聽過。」
「……門口在你後方左轉。」
姜子牙連忙改口:「有有!好像有在書局瞄見過,你寫得是那個、那個……哈利波特嘛!」
御書惱怒的低吼:「那是JK羅琳寫的啦!如果那是我寫的,你以為我還會住在你家對面嗎?起碼都住天母去啦!好了,別說我了,說一下你的名字,不然一直你你你的很麻煩!」
姜子牙點頭,然後脫口:「我叫做姜子牙。」
「……門口在你後方左轉。」
「……」看著御書用彷彿看瘋子的眼神看著自己,姜子牙完全無言以對,更可恨的是他還不得不承認如果有人自我介紹說自己叫做孫悟空,他也會跟對方說門口在後方左轉,姜子牙比孫悟空也好不到哪裡去。
這個時候最簡單明瞭的解決辦法就是──遞上自己的身份證。
御書接過身分證一看,姓名欄果然寫著姜子牙三個字,她搔搔臉把身份證還給人家,說:「原來你還真的叫做姜子牙啊……世界真是無奇不有,不好意思啦!」
姜子牙面無表情的點點頭,收回自己的身份證。
「那……姜太公,你來我家幹嘛?」
「老梗!」姜子牙立刻低吼:「我就知道妳要這麼叫我,我從小到大都被人叫做姜太公!哼,你還是不是作家啊?居然這麼沒創意,這麼老的梗你也敢拿出來用!」
「我就是老梗啦!怎樣?」御書卻一點也不在意的說:「我還開了梗的養老院咧!不行啊?姜太公~~有種咬我啊!」
姜子牙恨得真有點牙癢癢,但也不能真的上前咬人啊!尤其對方還有一個不知是人是鬼是娃的管家耶!
但是御書一直笑個不停,讓他實在很不爽……
「嘲笑別人的名字是不對的!你爸媽沒教你嗎?不要以為你有個正常的名字就可以歧視別人的名字!」
「我可沒有歧視別人,只是歧視你而已!」
「妳……」
這時,管家帶著飲料出來了,他溫柔地對姜子牙笑著說:「家裡沒有可樂,但是我用紅茶加上牛奶和冰塊,泡成奶茶,不知道可不可以呢?」
聞言,姜子牙真有點感動,連忙接過奶茶後說謝謝,喝下一口奶茶,他的雙眼立刻瞪大兩倍,又濃又香又醇……這奶茶真的好喝到沒話說啊!比起外面飲料攤的不知道好喝了多少倍!他忍不住一口氣全都喝光光。
「要再來一杯嗎?」管家帶著溫柔的微笑詢問。
姜子牙猛力點頭。
管家給他倒上奶茶時,他也偷偷觀察對方。雖然這管家的真面目是個娃娃,不過其實他看起來一點也不恐怖,長相帥得沒話說,而且十分溫柔,總是帶著微笑,重要的是他還泡得一手好奶茶!
「幹什麼一直盯著我家管家看?」御書冷冷的說:「就算你愛上他了,我也不會把他讓給你,作夢去吧!」
姜子牙立刻回頭低吼:「誰愛上他啦!他如果是女的,我還會考慮一下!」
「不覺得他恐怖了?」御書喝著自己的咖啡,好整以暇的說:「你的接受力還真挺高的。」
姜子牙咕噥:「從小到大都看見一堆莫名奇妙的東西,不高也不行吧?」
御書點頭說:「這就是習慣成自然。」
「沒時間喝奶茶了!」姜子牙再次喝完手上的奶茶,猛然想起自己可不是來喝茶的,猛然跳起來低吼:「我家江姜……」
「你家沒有江姜。」
「胡說八道!」姜子牙立刻低吼:「我還記得江姜出生的樣子,怎麼可能沒有江姜,妳不要胡說八道,快點把她還給我!」
面對暴怒的姜子牙,御書仍舊一副懶洋洋的樣子,甚至還伸個懶腰,這才問:「那你記得你是在什麼情況下收到你姐要生孩子的消息嗎?」
姜子牙一愣,努力思索之下卻發現自己還真的不記得了。
江姜是三歲,如果是三年前,自己還在唸高中,但他好像沒印象自己有在上課中離校或者是下課後直奔醫院,難道是假日?那他應該就會跟著去醫院了吧,但也沒有這個記憶……
「人的記憶是很微妙的東西,其實根本不記得很多事情的細節了,但卻會自然而然的替換上『應該就是這樣的場景』,然後就當成真的是那麼回事了。你記得的事情應該是姐姐躺在病床上,然後護士帶來皺巴巴的新生兒,你小心翼翼的接過來抱……類似這樣的場景吧?這和電視劇中新生兒出生的情況有什麼兩樣?」
聽起來還真沒什麼兩樣。姜子牙皺著眉頭,可卻又不覺得那記憶是假的,明明就真的有啊!
御書懶洋洋的說:「看來你雖然有看穿真實的眼睛,但是卻有著很一般的腦袋。」
什麼意思啊!姜子牙沒好氣的說:「你是說我笨嗎?」
「不是,一般的腦袋就是一般人的腦袋,不要自己亂誤解我的意思!」御書罵完後繼續解釋:「因為你有真實之眼,但只有普通腦袋,所以你沒有懷疑已經成真的江姜,但還是娃娃化身的小雪卻瞞不過你的眼睛。」
「成真?」姜子牙呆愣的問。
喚名一次成幻,喚名兩次成虛,喚名三次終成真。
姜子牙轉頭看著管家,後者剛剛唸出的話讓他滿頭霧水,不懂那到底是什麼意思。
管家微笑說:「我就是被主人喚名一次的『幻』,麻煩請注意看我一下。」
聞言,姜子牙立刻瞪大眼睛看。
管家以一種非常奇怪的移動方式緩緩朝旁邊「飄動」,在他原本站立的地方出現一尊約七十公分高的男娃娃,模樣和穿著都和管家幾乎一樣,管家則站在娃娃的身旁,看起來和剛才沒有兩樣……除了他的大腿以下都沒有東西。
姜子牙的眼睛瞪得比剛才還大了。
管家細心的解釋:「我寄居在娃娃身上,可以在短時間內讓自己看起來像是個人類,這才能幫主人去倒垃圾。」
「原來……你是鬼嗎?」
「不是啦!」御書沒好氣的說:「簡單來說,他是我幻想出來的人,這樣懂了吧?你家江姜肯定也是某人幻想出來的產物!」
幻想出來的東西怎麼可能真的會出現……姜子牙感覺腦中一片亂七八糟,只有繼續問:「那小雪呢?」
御書若有所思的說:「小雪就有點怪了,你記不記得任何有關娃娃的記憶?」
姜子牙沒好氣的說:「我哪知道啊……等等!」
他一愣,猛然想起他姐姜玉好像真的有一尊娃娃,好像是、是以前父親買給她的生日禮物!
那尊娃娃的模樣是……白髮藍眼的小女孩!
姜子牙尖叫:「所以小雪真的是鬼娃娃?」
「不是啦!」御書有點惱怒的吼:「就跟你說和鬼沒有關係,我家管家可不是哪個人翹掉後才出現的鬼!算了,懶得跟你解釋,你的腦袋真的是太一般了,比起眼睛可差多了。」
現在這個「一般」肯定是罵他笨的意思!姜子牙忿忿不平。
「那妳到底要不要將江姜還來?」姜子牙高喊:「江姜不見了,我怎麼跟我姐和姐夫交代啦!」
「奇怪了,你家江姜難道還會自己走掉嗎?」御書好笑的說:「恐怕你要她走還很難喔!」
聞言,姜子牙感覺有點不妙了,如果江姜真的不是真正的小女孩,那她一直留在家裡恐怕也不是好事。
想到這,他低下頭,努力低聲下氣的懇求:「至少讓我們想起家裡根本沒有這兩個女孩。拜託了,看在好歹是、是鄰居的份上,你也不想隔壁住著兩個鬼娃娃吧?」
「……你是不是忘了我家也有一個『鬼管家』?」
對喔!姜子牙這才又想起來御書家裡都住了個鬼管家,還會幫忙泡茶和倒垃圾咧!隔壁住兩個鬼娃娃又怎樣?
觀察姜子牙又急又不知所措的表情好一會兒,直到確定要把這個表情描述進哪一本小說以後,御書這才開口說:「你家肯定有誰的『喚名能力』很強,尤其你有真實之眼這種能力,其他人出現奇怪能力的可能性也很高,通常這些能力都是家族遺傳。」
「真實之眼到底是什麼?」
姜子牙從來沒遇見可以和自己討論的人,就算是其他據說有陰陽眼的同學也仍舊不行,因為他的眼睛既像是陰陽眼又不像是陰陽眼……雖然偶爾也會看見像是鬼之類的東西,但大多數時間都不是看見那一類東西。
「真實之眼就是……就是能看見真實的眼睛嘛!」御書有點惱怒的解釋完,又好奇的問:「話說回來,你曾經看見過什麼東西?」
「像是、像是會開口唱流行歌的小鳥、黏液怪史萊姆或者是半透明的天使在天上飛,我知道這真的很神經病,常常以為是幻視,醫生說我有精神創傷才會看見這些東西……」
姜子牙硬著頭皮說完後,他就絕望地等著御書哈哈大笑,或者是用看神經病的眼神看他。就他想來,哈哈大笑的機率應該比較高,畢竟這女人在家養了個鬼管家,沒有資格說別人是神經病吧!
沒想到,御書卻是一個揚眉,隨後問了一句風馬牛不相干的話:「你有跟別人說過真實之眼的事情嗎?」
姜子牙愣了一下,說:「我又不知道這叫真實之眼,不過關於眼睛的事情,國小的時候曾經提過幾次,但被老師和同學罵我胡說八道,又被帶去看眼科和精神科,後來就再也不敢說了。」
「很好。」御書一個點頭,出言警告:「如果你想繼續過著正常人的生活,最好永遠都不要承認自己有真實之眼,更不要說你的眼睛看得見什麼東西,懂嗎?」
姜子牙一愣,點了點頭,事實上,他現在就是這麼做的啊!
「好啦!反正真實之眼也不會怎樣,回到你家的小女孩來!總之,你家一定有人有高強的喚名能力,要讓幻想成『真』,那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成功,能喚名成幻的人不少,但要喚名成虛就很難了,更何況是成真!真是太猛了,我都沒敢喚名成真。」
姜子牙愣了下,連忙問:「成、成真會怎麼樣嗎?」
御書朝他投去一個複雜的眼神,說:「如果成真的是一個普通小女孩,那應該還不會怎麼樣……應該吧!」
應該吧?姜子牙完全不敢相信不會怎麼樣,御書的表情分明就是事情大條了的意思啊!
「根據出現的東西是『女兒』,我看有喚名能力的人多半是你姐,母親的喚名能力通常比一般人還強,尤其當事情牽扯到兒女的時候。」
聞言,姜子牙愣了一愣,他從沒想過自家姐姐也有奇怪的能力。
「小雪的事情還好解決,把娃娃毀掉就行了,江姜的話就真的沒有辦法解決,她已經成真了,除非你想殺人或者惡意遺棄小女孩。」
姜子牙大驚:「那要怎麼辦?」
「不怎麼辦啊!」御書聳肩說:「反正只要你姐相信江姜是真的,她就是真的,別去懷疑她,就不會發生任何事情。」
「如果懷疑了呢?」
御書斜眼看著他,拍拍他的肩膀說:「盡全力去阻止你姐起疑心吧!」
這是什麼意思?姜子牙瞪大了眼,但這時突然響起門鈴聲,他嚇得轉頭看著著大門,就怕按門鈴的人是那小雪娃娃。
管家看了御書一眼,等後者點了點頭,便面帶微笑去開了門。
門口傳來熟悉的嗓音:「小書……咦?你是誰……小書啊!這是妳男朋友嗎?」
探頭進來的人是姜玉,她興奮得不得了,但一看見她,御書的臉一下子就垮下去,她隨口承認:「嗯,對呀,男朋友兼免錢的管家。」
「哎呀!妳男朋友好帥喔!」姜玉握住管家的手,熱情的自我介紹起來:「你好你好,我是姜玉,就住在對門而已。」
男朋友?姜子牙用萬分懷疑的眼神看著御書,誰家男朋友會穿襯衫背心西裝褲還打著紅色領結來找女朋友啊?又不是來求婚的!
御書狠狠瞪了他一眼,要他閉嘴的意味濃厚。
姜玉開心的笑著說:「很高興小書終於交了男朋友了呢!我本來還很擔心她一直都不出門,這可怎麼辦唷!沒想到悄悄地就交到這麼帥的男朋友了!不知道先生你怎麼稱呼?」
管家仍舊掛著笑容,但卻沒有回答,御書搶過話來就說:「他就叫做管家!」
「呃?」姜玉錯愕的問:「管理家事的那個管家?」
「對!就是那個管和那個家!他姓管名家。」御書認真無比的點頭了。
……妳好歹也認真取個名字!姜子牙替這個被取名為管家的管家感到萬分的悲哀,這名字好像比他的姜子牙還慘一點。
姜玉也不覺得太奇怪,因為她家女兒還叫做江姜呢!「好特殊的名字,管家先生你好你好!」
管家帶著溫和的微笑說:「初次見面,妳好,歡迎進來坐坐。」
聞言,姜玉笑得更開心,連忙說:「不打擾你和小書了,我是來找我家那臭小子的。」
話一說完,她就轉頭看著姜子牙,表情從開心變成險些要噴火出來了,她大吼:「你果然在這裡!你居然拋下江姜和小雪不管!她們的年紀還那麼小,出事了怎麼辦?我告訴你,你姐夫也生氣了,他這次可不會幫你!」
面對像是要吃人的姐姐,姜子牙也只能低頭認錯,畢竟對他姐來說,小雪和江姜可不是什麼喚名成「真」還是娃娃,而是一雙寶貝女兒!
「還不跟我回家去!不要在這裡當電燈泡!」
聞言,姜子牙也只好站起身來,跟著姐姐回家去,臨走之前,還趁著姐姐轉身看不見他的時候,轉頭用求救的眼神看著御書。
御書卻只是用無聲的嘴型說:「燒了娃娃。」
妳說的倒是簡單呀!姜子牙欲哭無淚,但也只有跟姐姐回家……回到那個有兩名小女孩的家。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人娃契(上卷幻.虛.真1》裡,3月27日上市!!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