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家的消息

FW025-鬼目之子-單  

書名:鬼目之子01
作者:大山羊
繪者:Vofan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3/04/17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8388

 

 

清原雙子,一對擁有奇異眼瞳的雙胞胎,是來自獄泉山的年輕靈能者

而今,他們要面對的委託,是被惡鬼威嚇而舉行殘酷儀式的村莊。
至今還有活人獻祭的村落「四柱村」,在全村商討是否要廢除儀式時,出現封印柱斷裂的恐怖現象,於是拜託靈能者前去處理。
待清原雙子與前輩竹中琉璃虎一同來到這座村莊時,卻發現活人獻祭的真相似乎並不單純……

 

有些地方,大人總告誡說「不要過去」。

有些事情,就算沒有大人的告知也會留下傳說,讓人盡量避免去觸犯。

但,若是有無論如何都非要去觸犯的人,又該怎麼辦?

 

 

節之零

 

 

 


「為了你們的安全,我認為你們還是快點離開比較好。」

 

穿著連身帽T的男人,站在鄉間的產業道路旁,面無表情地看著掩沒在荒煙蔓草下、破落的忠藏祠堂說道。

 

他身後,只餘一盞燈光照耀的道路旁投射出兩道不協調的影子。兩名拖著過長學生服,嘴裡還叼著香菸的不良少年停下潛近的動作,怔愣地看著他。

 

他的臉孔被拉起的衣帽整個蓋住,看不太清楚。

 

然而他的眼睛……眼珠亮得偏向金色,乍看之下好像發著光芒,在那張純粹東方的臉孔上,很奇特。

 

輕輕地說了這句話以後,他就這麼平靜地望著忠藏祠。

 

被徹底無視了的兩名不良少年面面相覷。

 

「他就是那個從外地來、叫清原的傢伙?」燙著飛機頭、留著小鬍子的帶頭老大,小聲地向身旁的暴牙跟班確認。

 

「就是他……眼睛的顏色有點恐怖……」小暴牙嚥了下口水,刻意站成了八字步,晃抖著腳說道:「這傢伙一來就很囂張,山田跟三井那幫人全都跟他幹架過,結果,所有人都被他給幹倒了。」

 

說白了,他們就是來搶地盤的。

 

這鄉下小地方,夜晚並沒有什麼娛樂。

 

沒有撞球館、沒有電子遊樂場,九點以後,只有便利商店的燈是亮的。這個小鎮和諧、安寧,每個人都安分守己的工作,雖然不像大城市那麼繁華熱鬧,但也因此沒變成複雜、險惡之地。

 

會鬧事的,也只有那一票遊手好閒的不良少年。

 

而這座小小的祠堂,就是被他們劃歸聚集的地盤。

 

據說,這祠堂是為了紀念這地區的某隻忠犬而建的,位處於小鎮邊緣,安靜、偏遠剛好是適合聚會的空地。而自從被鎮上的不良少年們注意到後,祠堂就一直是被各方爭奪的地盤,經過幾場鬥毆,才輪到小鬍子的手上作為領地。

 

這麼重要的地方,非得好好守住才行。

 

小鬍子冷靜地看著前方的入侵者,突然憤怒地大吼:「小子,你以為你很了不起啊?!我啊,可是人稱一看到就會被折斷骨頭的斷骨加藤……」

 

「別那麼大聲。」那個男人皺起眉。

 

「蛤~你好大的膽子!」小鬍子再踏前了一步,聲音的分貝更加提高了,「居然敢霸占我們的地盤!不要命了嗎?」

 

「不行,已經過來了。」男人拉下衣帽,向後退了一步。

 

「來了……蛤?」小鬍子不滿地應著聲。

 

一瞬間,巨大的咆哮聲陡然炸開,大得讓人不禁遮住雙耳還是被震得站不住腳,緊接著,一股野獸的腥臭味在四周瀰漫開來。

 

帶著咀嚼的喘息聲,混雜了透著血腥味的熱氣噴在身上,一滴滴熱熱的液體,落在那頭雕塑成長長法國麵包的捲髮上,原本摀起耳朵、蹲在角落的小鬍子,立刻嚇得睜開緊閉的眼睛,整個人坐倒在水泥地上,全身都冷得發抖。

 

眼前看到是張得開開的血盆大口裡,滴著口水、粗大的黃色獠牙,小鬍子不自覺地傻笑起來,兩腿間一個放鬆,一團溫暖的濕意瀰漫、擴散開來。

 

那、那那……那是什麼到底是什麼啊?怎麼會有這麼大的生物?哪來的這麼恐怖的怪物?

 

呆愣地看著那隻那不知幾層樓高的龐大野獸,用血紅色的眼睛瞪著自己,張開大口彷彿隨時要把自己吞下肚,小鬍子只覺得腦中一片空白。

 

要被吃掉了!會被整個吞下去還是被咬得一段一段?肚子會被咬破,還是活生生地被咬爛內臟?

 

為什麼要睜開眼睛?要是毫不知情不是很好?

 

那野獸抬起巨大的爪子,高高舉起。

 

小鬍子呆呆地看著,別說是跑連發抖都忘記了。

 

而就在這個瞬間,一道銀光劈了下來!

 

「嗚吼──」怪獸發出哀鳴,龐大的身軀跟著後退了好幾步。

 

「都說叫你快滾了,就好好給我滾啊。」一個男人輕輕一躍,擋在小鬍子的面前。

 

小鬍子定睛一看,除了手上突然拿著一把泛著銀光的日本刀,身上沾著噴濺的鮮血,這個人,不就是剛剛那個穿著連身帽T的清原嗎?

 

清原冷冷地掃了他一眼,眼瞳乍看之下還是散發著光芒,卻又有些不太一樣,是銀色的。

 

小鬍子模模糊糊地閃過這個念頭,而後被那一陣迫近的獸吼嚇得回神,驚慌地上下猛點頭,手腳並用地爬竄向水泥牆後。

 

只見清原再次跳躍到怪獸上方,手上的日本刀連續斬擊,在怪獸身上畫出一道長長的銀光。

 

那怪獸一邊哀號一邊後退,身上噴出大量黑色的物體。

 

清原從空中翻落,一個滑步止住落勢後,回頭瞪著那隻怪獸,平舉著日本刀,慢慢地走向它。

 

怪獸血紅的眼中似乎閃過一絲懼意,咬著牙發出嗚嗚哀鳴聲,突然衝向清原。

 

頃刻間,四周以怪獸及清原為中心亮起金色的光芒,只見無數發著光芒的不明物體圍繞著一人一獸,排成完美的正圓形,圓界內,銀色的刀光不斷穿梭閃爍,清原繞著怪獸不停地攻擊。

 

但怪獸非但沒有退縮,反而更加積極地追著那在牠身邊跳來跳去的持刀男子,而就在清原削掉了怪獸的耳朵同時,怪獸一聲怒吼,揮起爪子朝他打了過去!

 

清原被一掌打飛,撞裂了旁邊的水泥牆。

 

……完了、完了,大家都會被怪獸吃掉嗎?

 

抱著跟班、躲在水泥牆後的小鬍子恍神地喃喃道,眼睜睜地看著那大怪獸張開口,對著倒在水泥牆邊的男人準備要撲過去!

 

就在這一瞬間,怪獸突然僵頓在原地。

 

只見無數金色物體飛了出來,卻是一隻隻紙鶴,彷彿活著一般全數繞著怪獸飛舞著,一隻一隻飛到怪獸受傷的地方停下。

 

那怪獸顯得十分困惑地看著不停在身邊飛行、拍動著翅膀的紙鶴,整隻被紙鶴包覆住像是全身發光一樣。

 

短短不過幾分鐘內,那怪獸出乎意料地安靜下來,然後整個身體越縮越小。

 

這時,有個人走到怪獸身旁。

 

「清、清清……」

 

穿著連帽外套的清原,兩手相疊,按在發著金光的怪獸身上。

 

怪獸越縮越小,最後變成一頭大型犬的大小。

 

小鬍子看看這個站在怪獸旁的「清原」,又看看正從水泥牆邊狼狽地爬起的「清原」,一連串超乎他能理解的畫面,終於讓這不良少年兩眼一黑暈了過去。

 

 

「痛死了……」清原揉著自己剛剛撞裂水泥牆的肩膀,拖著日本刀,走到怪獸及另一個「清原」旁邊,手一放,日本刀化為銀光消失在手中,「還真是會給人找麻煩啊!忠藏君。」

 

被稱做「忠藏」的土佐犬趴在地上,嗚鳴幾聲。

 

「多虧你除掉大量的怨氣,牠現在安定下來了喔,小銀。」

 

面孔如出一轍的另一名少年,蹲在發出嗚聲的土佐犬「忠藏」前,伸手輕輕地摸著牠的頭,「居然有辦法把小銀這樣打飛出去,可把我嚇死了!忠藏君,一定是累積了非常多的痛苦吧,真可憐。」

 

閃著金光的紙鶴,紛紛飛進他肩上的背包。

 

「可憐個屁啦,清原金木犀!這傢伙有夠難纏的好不好!剛剛那一下,真是痛死我了!」

 

被喊作「小銀」的少年皺著眉抱怨,轉了轉手臂,好讓肩膀的疼痛能舒緩點,「鬧到連這裡的區公所都要拜託我們來驅魔,沒想到就是隻笨狗幽靈!」

 

「清原」是兩個人。

 

說得更明白點,他們是一對雙胞胎,本名是「清原金木犀」與「銀木犀」。

 

「忠藏君也是因為守護的地方不斷被人侵擾,為了要保護這個地方,才會兇起來把侵入者趕跑啊。」金木犀看著整隻趴下來,顯得無精打采的忠藏。

 

「所以才說是笨狗!已經死了這麼久了還在守著這裡,說什麼想保護主人的領地,搞到現在還不肯升天……」

 

銀木犀抽抽鼻頭。

 

金木犀自覺地抽出的手帕。

 

「你也差不多蠢!我沒哭。」銀木犀抓過手帕用力擤了鼻涕,扔成一團丟向土佐犬,「怎樣?笨狗有打算離世了嗎?」

 

忠藏趴在地上發出嗚嗚聲。

 

「倒沒說你哭呢……」淡定地收回被揉成一團的手帕,掌心燃起一團火焰瞬間灰滅,金木犀伸手摸了摸忠藏的頭,「還是不行,牠還在等主人回來。」

 

退開一步站起來,他從懷裡拿出一串念珠,「果然還是得靠這個方法。」

 

「嗯喔……你慢來。」銀木犀連退了五步,整張臉皺成一團。

 

雙手套入念珠、雙手合掌,金木犀閉上雙眼,口中喃喃地唸著經文。

 

念珠緩緩飄浮起來,只見他身體泛起一陣金色光芒,淺褐色的半長髮輕輕飄了起來,衣服也彷彿失去了重量,整個人微微離開了地面。

 

就這樣過了片刻,等金木犀再度落在地面上時,他的容貌,已經不是原來那俊俏的青年,像是變了個人似地。

 

而原本無精打采地趴在地上的忠藏卻突然爬起,對著金木犀輕輕叫了兩聲,尾巴也搖了起來,快步跑到金木犀面前。

 

金木犀慢慢地睜開眼。

 

「沒有規矩!」看著準備要撲上的忠藏,他突然面露怒色,大聲地喝斥:「忠藏,是臣子就要與主人離一步遠,你忘了我八兵衛的教誨了嗎?!」

 

忠藏慢慢地後退,垂下頭發出嗚聲。

 

「還有,我有沒有要你不要管我,直接逃離戰火?我可沒要你守在這沒有我的地方!你這不忠的臣子,竟敢不服從我的命令!」

 

「金木犀」走到忠藏前,舉起手作勢就要揮下。

 

忠藏趴在地上,害怕得縮起身軀。

 

「金木犀」整個人跪在地上,出乎意料地並沒有往忠藏身上打去,而是雙手緊緊地抱住了忠藏,「你這個傻臣子、傻臣子,居然就這麼傻傻地等了這麼久。」

 

忠藏汪汪叫了兩聲,尾巴興奮地搖個不停。

 

「本來是要獎賞你這堅定不移的情操,然而在下已經是個亡靈,你就不用繼續等下去了。」化身成八兵衛的金木犀摸了摸忠藏的頭,「我忠心的好臣子,來吧,我們一起回去。」

 

忠藏高聲叫了兩聲。

 

只見金木犀身上的光芒一點一點如氣泡般地升上了天空,而忠藏的身體也隨著那份光芒變得越來越淡,最後,跟著光芒一起消失不見。

 

「結束了?」一直躲在水泥牆後的銀木犀探出頭。

 

「是啊,果然只要主人一出現,忠藏就願意離開了。」金木犀閉著眼,祝禱似地拍了兩下手掌,「倒是小銀──」

 

嘴角向上勾了勾,他睜開眼睛看著臉色不太好的銀木犀,「不要每次我降靈,你就要躲起來嘛。」

 

「你根本不曉得copy版的兄弟突然變得像陌生人,有多詭異!」銀木犀走出水泥牆,揉了揉臉,「算啦,附在你身上的已經算是不恐怖的了。」

 

「我知道,你怕的是半透明的嘛。」金木犀低笑。

 

對銀木犀而言,只要是半透明的東西,哪怕是一隻吉娃娃他都不想碰。要不是忠藏已經惡靈化了,而惡靈化的幽靈基本上是幾乎實體化,今晚,怕是麻煩大了。

 

他們兩個就這麼邊閒聊,邊沒事般地離開忠藏祠堂,沒兩下就從這個地方消失,全沒注意到在場的除了那昏倒的小鬍子外,還有個看得目瞪口呆的暴牙,愣愣地目送著他們離開。

 

在那之後沒多久,忠藏祠堂有著可怕的巨獸,還有詭異的人會分身對付牠的詭異傳聞,就在這個小鎮中傳遍開來。

 

鎮上的不良少年再也不敢接近忠藏祠堂。

 

而那對奇怪的雙胞胎,卻再也沒有出現在這個小城鎮過。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鬼目之子》裡,4月17日上市!!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讀者甲
  • 會出第二集嗎?
    等待中~^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