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029-六仙-2  

 

書名:六仙02冥府黃泉一遊禁止攜帶危險物品
作者:草子信
繪者:Izumi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3/04/24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8326

 

雖然被扣上竹仙的頭銜,但根據不靠譜的「熊貓報報」消息指出,
要成為真正的竹仙,她除了要耍出排場、上得戰場,最重要的是,
還要走走過場,得到其他六仙的背書,簽名蓋章才算。
據說,代管「竹之園」的梅仙愛笑、愛花,脾氣人緣都是高居桃源境人氣排行榜。
但熊貓抖著一團肉,對她高唱風蕭蕭兮,一副她離壯烈成仁不遠是唱哪齣?


妳不屬於這個世界!我絕不認可妳的身分──

外患還沒有解決,內憂跟著找上門搗蛋!位列六仙、負責代管竹之園的同修梅仙,
笑得一臉春暖花開,親切和婉地讓她──滾回姥姥家!
誰說梅花+仙人的人設就等於氣質啊!?紅毛的扇子男,都是心眼比針眼還小的混蛋──


宴無好宴!雖然梅庭沒立著道鴻門,她是不是該先下手為強?

 

 

 

 

 

楔子

 

於是,這看起來跟「林家花園」沒兩樣的地方,就是竹子仙人居住的故所。當夏悠竹什麼都不知道地被熊貓給帶來這地方後,馬上就被那古風、古味的仙境給深深吸引住目光。
看樣子仙人所住的地方,果然不平凡。
「這裡是夏瓔宮,是您住的地方。」瞧夏悠竹臉上露出吃驚的神色,熊貓很自豪地挺起胸膛來向她介紹著,還不忘提醒:「自從前任竹子仙人辭世後,這裡就一直都是由我所打理的,很乾淨,所以,您完全不用擔心喔!」
「這裡的確很漂亮。」
察覺到自己表現得太過開心了,好不容易才回神過來的夏悠竹清清喉嚨,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地紅了臉頰。
她將盤在自己脖子上面的沙蛇放在地上後,輕彈了下手指。
沙蛇馬上變回了原來的大小,低頭看著她。
「你也去晃晃吧!這裡,以後也是你的家了。」
「是。」
沙蛇乖巧地聽從了夏悠竹的命令,扭動身體鑽入地底之中。
比起土地上的風景,對沙蛇來說更在乎的是土地之下的舒適度。
夏悠竹隨意地環視著四周,研究起這個像是回到古代的地方。這裡除了那棟建立在水面之上的房子之外,還有竹林與小橋流水的花園,當然,也有喝茶聊天用的亭子。
水池正上方那棟房子的匾額上,寫著「夏瓔宮」三個大字,而旁邊則是由緣廊圍成正方形,除了那棟房子之外,四周就只有專門堆置雜物用的倉庫,以及飼養家畜用的小棚子。
當然也有獨立的廚房。
熊貓搭著雲朵,踏上了前往水池中央那棟房子的紅色木橋。
而夏悠竹也跟在牠身後。
當她低頭看著水池時,還能從裡面見到幾條色彩鮮豔的錦鯉。
「這些是信錦,是仙人之間聯繫用的。」見夏悠竹盯著池塘看,熊貓便順勢解釋:「只要抓住信錦,將想傳遞的事情在腦海裡想過一回,這些信錦就能夠將訊息傳達給您想傳的人。」
「喔、喔!這麼方便啊?」
「是的,而且這些信錦是只有遇到傳遞者想傳遞的對象,才會把訊息帶到,要是其他人,是絕對無法從信錦身上知道任何事情的,也因此才會在仙人間如此受歡迎。」
「的確很好呢……這樣也不怕訊息被第三人知道了。」
夏悠竹在心中記下了好用的信錦,想著什麼時候能夠來實際使用看看。
就在她才剛打算起步,繼續跟著熊貓往房子走過去的時候,不久前鑽入地底中的沙蛇,忽然又冒了出來!
而這次,牠的嘴裡還叼著個人。
「悠竹大人。」
「嗯?怎麼了……咦?!」
當夏悠竹見到那個被沙蛇叼在嘴裡的人時,她原本輕鬆的臉馬上緊縮在一起,捧著臉頰,指向那因為被發現而滿頭是汗的人大喊:「你、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哈……哈哈……被、被發現了……」
「這不是打哈哈就能夠蒙混過去的吧。」夏悠竹無奈地嘆了口氣,揮揮手,要沙蛇把人放下來。
沙蛇低下頭來,將嘴裡的人放在夏悠竹的面前。
低著頭的男人,始終不敢把頭抬起來。
夏悠竹只好把蓋在他頭上的斗篷拿下來,看著那對垂下來貼著頭髮的雪白色耳朵,將手掌朝額頭上用力一拍。
「你這笨蛋居然跟過來了……」
「因、因為是悠竹大人要我自己做決定的啊。」那沮喪的男人終於抬起了頭,著急的對夏悠竹解釋道:「而我的選擇不是回到尋幽村,而是繼續跟妳在一起!」
聽見這彷彿告白一樣的言語,夏悠竹不禁紅起了臉來,看著這雙純淨且認真的眼眸,就算她想再說什麼也開不了口。
的確,她是這麼說過。
但她從沒想過他會跟著自己啊……
「真是受不了你啊……施狼。」
夏悠竹雖然露出了苦笑,卻將手掌溫柔的放在施狼凌亂的白髮上面,輕輕撫摸著,她就是拿他沒轍。

 

第一卷 花花世界

 

「咦?!施狼?竹、竹仙大人,為什麼施狼會在這裡啊?!」

見夏悠竹和施狼同時走進屋內,熊貓馬上瞪大雙眼看著施狼,就跟剛剛夏悠竹的表情如出一轍。
「什麼都別問,施狼的事情我自有分寸。」夏悠竹甩甩手,沒讓熊貓繼續問下去。雖說明知道熊貓很不喜歡施狼,不過施狼都已經跟過來了,她也沒辦法真的不管他,再說,她也對施狼說過要他自行選擇接下來要待在哪裡,現在既然施狼已經做出了決定,那,她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
走到矮小的熊貓身旁,夏悠竹抬頭看著面前那長幅的掛畫。這幅掛畫上畫著六名仙人,和樂融融地待在雲端之上的仙境悠然渡日,彷彿完全沒有任何煩惱一樣,平靜得令人羨慕。
就算不用開口詢問,她也能猜得到這掛畫上面的人就是這個世界裡的六仙。
「竹仙大人,暫時負責管理這裡的六仙已經回到自己的居所了,您打算怎麼做?」
既然夏悠竹已經決定讓施狼待在夏瓔宮,那熊貓也就不願再為此事多嘴,雖然,擔心是難免的,但牠卻早就已經從夏悠竹之前解決野民一族事件的時候,就已經大概知道了她的性格。
而且,以牠的身分也不能多說什麼……
眼下,只有默默祈禱別發生牠所擔心的事情就好,更何況,對夏悠竹而言還有比施狼的存在更重要的問題必須先解決──那就是先得到其他六仙的認同。
在夏悠竹還沒做出打算之前,牠想要先聽聽她的想法。
「嗯,那個代理竹子仙人職位的六仙是吧?既然他已經回家了,那麼我就直接過去拜訪比較快,省得他跑過來把你大卸八塊。」
「不要說這麼可怕的事情啊竹仙大人!」
「我不過是實話實說罷了。」
「實話很可怕,不要說出來啊!」
「你的要求還真多。」夏悠竹扁了扁嘴,伸出手來摸著熊貓軟綿綿的頭頂說道:「你別擔心啦!要煮你這隻熊貓也是該由我先來,輪不到他的。」
「竹、竹仙大人……您是打算幫我還是害我啊……」
「你把我害得這麼慘,我應該幫你還是害你?」
「竹仙大人您好愛記仇!」
「我就愛記仇,怎樣?」
「您、您……」
熊貓一想到自己很可能會成為烤肉串上的主食,就把牠那軟綿綿的身體嚇得狂抖不停,臉色也越來越蒼白。
牠就怕夏悠竹這種愛欺負人的個性啊!
「好啦,既然已經決定好了。那麼你就先回家去吧,尋幽村還有野民一族的狀況才剛上路,你先去從旁輔助他們,別讓雷允再跑出來壞事。」
「可、可、可……」
「不用可是這麼多啦!我說過我自有分寸,再說,還有雙葉竹會引導我,所以妳就別再擔心了。」
「……既然您都這麼說了。」熊貓雖然還是有些猶豫,但也不好一直反抗下去,於是,牠搭著雲朵輕輕地飄到了門口,仍然有些擔憂地回過頭來,再看夏悠竹一眼,說道:「那麼,請您多多小心,竹仙大人。」
說完這句話後,熊貓輕輕地向夏悠竹行了個禮,之後便被腳下的白雲罩住全身,迅速從門口飛了出去。
總算送走那隻愛碎碎唸的熊貓後,夏悠竹才放鬆許多地坐在掛畫下方的長椅上面。而這時一直安靜低著頭,沒有開口說話的施狼才走了過來,站在她的面前,小心翼翼地看著她臉上的表情,像是有什麼話想說似地一直拉著自己的衣服。
看他這樣有話想說卻一直開不了口的模樣,讓夏悠竹實在有些不耐煩,正想抬起頭來出聲訓話,但望著他那對垂下的狼耳,以及看起來沒什麼精神垂放在屁股上面的尾巴,不知怎地忽然沒了煩躁的感覺……
這個明明看起來年紀比她還要大上許多的大叔,總是像個小孩子一樣可愛,讓她也不忍心太過嚴苛的對待他。
「施狼,你老實跟我說,是不是尋幽村的人沒去找你?」
「不、不!不是的!是因為我想跟悠竹大人在一起,所以……」施狼一邊說,一邊抬起頭露出一臉困擾的表情,似乎很擔心夏悠竹會去怪罪於尋幽村的人,嘴裡不忘替尋幽村說情,但,他說的話早就在夏悠竹的預測範圍內了。
她知道,尋幽村村長對待「竹子仙人」就如同於對待神明一樣尊崇,所以絕對不會不履行約定,只是施狼為什麼會這麼喜歡黏著她?
「施狼,你本來就是尋幽村的人,雖說曾經被趕出來過,但那裡畢竟還是你的故鄉,難道說你不想回去嗎?」
「我……是想回去的,但那是之前,現、現在的我比較想跟悠竹大人在一起。」
「唉,你老黏著我也沒辦法啊!」
夏悠竹無奈地看著他,「我是仙人,雖然一開始我並不想承認這個事實,但現在我既然已經接受了『竹子仙人』這個名字,那麼我就得對它負責。」
「那麼,我可以成為悠竹大人妳的守護獸,這樣就可以幫助妳了!」
「我已經有守護獸了。」
「守護獸可以有很多個的!」
「施狼,你不需要……」
「我需要!」突然之間,施狼忽然大聲的開口反駁夏悠竹的話,頓時讓她張大雙眼愣在那裡,完全忘記自己剛說到一半的話。
傻愣地看著施狼握緊拳頭、認真的對自己說話的模樣,過了一會兒,她便只能無奈地搖頭嘆息。
……施狼的個性太過孩子氣,讓她有點應付不來呢!
「我明白了,那就先試用吧。」仰頭看著那幅畫,她微瞇起眼睛沉吟道:「接下來,我要去找那個代替竹子仙人管理這裡的六仙,你比較了解這個世界的事情,那麼就由你來負責帶我去見他,等回來之後,我再依照你這次的表現來決定是否要收你當守護獸。」
「真的?!」施狼兩眼放出光芒,原本垂下的耳朵豎直了起來,「我知道了,我一定會盡全力保護悠竹大人的安全的!」
「不是要你當保鑣,是要你當帶路的。」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我兩個任務都能夠做到啊!」
「沒有我的許可,不准你對任何人出手,聽見沒?」夏悠竹警告似地瞇起雙眼。
「咦?可、可是……」
「要是你不聽我的話,我就馬上讓沙蛇把你抓回尋幽村。」夏悠竹扳起臉,一副沒得商量的樣子。
「噫──不要、不要!」施狼緊張地甩著尾巴,「我知道了啦!我、我答應就是了。」
「很好。」聽見施狼答應了自己的要求後,夏悠竹馬上露出了笑容,從椅子上跳了下來,快步走出了門口對著外面喊道:「沙蛇,我外出一趟,這裡就交給你了!」
沙蛇從地底下迅速鑽出來,抬起頭看著面露笑容的夏悠竹,以及跟在她身後,臉色有些難看的施狼,有些不太明白剛才他們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卻還是乖乖的聽從夏悠竹的命令,點了點頭。
「明白了。」
「那麼,我們走吧。」夏悠竹笑盈盈地轉過頭對著施狼說道:「用你的飛毛腿,背著我去那個仙人住的地方吧。」
「是、是的。」
面對夏悠竹的命令,施狼不敢猶豫,馬上照著她的意思,變成了一隻全身有著柔軟白毛的巨狼,小心翼翼地踏著強壯的四肢,來到夏悠竹的身邊來,低下頭,輕輕靠在她的臉頰旁邊。
夏悠竹伸出手撫摸著牠細長的臉,踏步一跳,跨坐在牠的背上。
「走囉──出發!」抓著牠的毛,她輕輕說道。
巨狼照著她的意思,迅速向前方跨步而去,在來到崖邊的時候縱身一躍,就這樣從位居山頂上的夏瓔宮跳了下去。
沙蛇望著夏悠竹與施狼離去的地方,用尾巴搔了搔嘴角,似乎有些擔心這樣的組合會不會出什麼問題?
不過,牠相信夏悠竹自有分寸。
也祈禱她這趟過去,不會被那名仙人掐著脖子趕出去才好。
對六仙來說,竹子仙人的存在是不可或缺的。
原本少一仙的狀況就已經讓這個世界非常不穩定了,如今終於盼得竹子仙人出現,六仙再怎麼樣也得接受才行。
沒必要一直徘徊在以前的傷痛中。
只有走出哀傷,才能夠看得見希望。
「祝您好運,悠竹大人……」
沙蛇默默的祈禱著,希望事情能夠順利結束。

 

施狼的腳步,果然比一般的馬匹還要迅速。
沒過幾個小時,夏悠竹就已經來到了一個跟竹之園完全不一樣的地方──一個開滿各種美麗花朵的花花世界。
在這裡到處都像是染上粉紅色一樣,連樹葉都像花瓣一樣柔軟、脆弱。
當然,在這裡見不到什麼綠色植物,大多都是白色、粉色、黃色……等等色彩鮮豔的花朵,就連樹上這些看似花瓣的葉子都染著粉嫩的淡紅色。
一來到這裡,就能夠聞到撲鼻而來的香氣。
不過雖然花朵很多,但那香氣卻絲毫沒有任何衝突也不算濃郁到讓人難受的地步,讓夏悠竹一來就喜歡上了這個地方。
面對這與夏瓔宮完全不一樣的地方,她的內心只有興奮以及期待,根本就快忘了熊貓曾對她說過,這個地方的仙人很不歡迎她這檔事。
「好漂亮的地方……」看得出神的她,忍不住開口讚嘆道。
底下的施狼抖了抖耳朵,聽見她說的話之後便馬上回答:「我們才剛進入而已喔,那位仙人的居所還要更加裡面。」
「才剛到入口啊?」夏悠竹心情頗為愉快地說道:「看來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不如,我們先去離這裡最近的城鎮晃晃如何?我有點餓了。」
「離這裡最近的城鎮嘛……嗯……」
不知道為什麼?
當夏悠竹提出這個要求的時候,施狼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猶豫,讓夏悠竹不禁起了疑心,趴在牠的脖子上面問道:「怎麼了?你不累嗎?既然接下來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的話,我可不能把你累壞或是餓昏了。再說,我們也需要買些乾糧帶著。」
「悠竹大人有錢嗎?」
「嗯,熊貓給了我一些。」
「這、這樣啊……」
「怎麼?你好像不是很想去休息?」
「啊!不、不是的,我也有點餓。只、只是……」施狼有些猶豫的轉過頭,看著小河流旁邊的樹木。
見到施狼的反應有些奇怪,夏悠竹便從牠的背上跳了下來,順著牠的視線看了過去,這時,她才發現那棵樹的旁邊似乎有一個人影在,而且還發出了哭泣的聲音。
剛才因為太過注意這裡的風景,所以才沒注意到,從哭聲聽起來,應該是個女孩子,不過夏悠竹卻沒打算做什麼。
畢竟,他們只不過是路過而已。
可雖然她是一點也不想管,但她卻從施狼盯著她看的眼神中,看出牠把希望擺在自己的身上。
「你就是無法對女人置之不理,對吧?」夏悠竹似笑非笑地輕哼了哼,伸出手捏了捏牠的耳朵。
「悠、悠竹大人不要誤會,我、我只是……」
「是是是──我知道啦!你只是擔心她而已。」夏悠竹擺擺手,無奈地聳著肩膀對他說道,但實際上這句話也是在說給她自己聽的。
施狼無法坐視不管,而她則是無法拒絕施狼那可憐兮兮的眼神……感覺上,她就像是養了隻巨型犬一樣完全被吃得死死的,根本就是個寵溺自己寵物的傻主人。
「妳沒事吧?」於是她在施狼的目視下走了過去,從樹幹後面探出頭,看著那蹲在地上掩面哭泣的女孩子,「是受傷了還是有東西不見了嗎?」
「咦?」
聽見有人說話的聲音,女孩明顯地震了下身體,反應很大地從地上站了起來,卻因為沒有踩穩腳步,結果腳一滑,就這樣朝小河裡倒下去。
突然被女孩嚇了一跳的夏悠竹,當下也沒有多想,馬上伸出手來抓住了她的手腕,千鈞一髮之際讓她免於掉入河中的命運。
但她才剛鬆口氣,自己的腳下就忽然踩滑,再次與女孩一同朝河中倒下去。
夏悠竹一個咬牙,用力拉過女孩的身體,跟她交換了位置,就這樣代替她跌入河中。
「好痛……」
幸好河水很淺,夏悠竹只是一屁股的坐在河水中而已,但是身上的衣服卻因為這樣而全部濕透了,屁股也因為太快落下而被小石頭刺痛。雖說沒有傷口、流血,但想必之後應該會瘀青。
聽見聲音的施狼,馬上就變回人類的模樣走上前來,著急地問道:「悠、悠竹大人!沒事吧?」
「咦?」
「啊──變、變態啊!」
遲鈍的施狼,完全忘記自己變身後全身光溜溜一片,就這樣變回人類的模樣,裸露著身體出現在夏悠竹與那名女孩面前。
一見到裸體的成熟男體,女孩就馬上別過臉,伸出拳頭,朝施狼臉頰上狠狠打了下去,就這樣,施狼的臉撞擊在樹幹上面,一聲不吭地慢慢滑了下來,而夏悠竹則是無奈地坐在河水中,真不知道自己應該先從哪件事情開始擔心起比較好……
「施狼你這個笨蛋……」她自己從小河裡站起身來,轉身面對女孩子,用自己的身體擋住施狼的裸體後,努力朝那還在大聲尖叫的女孩解釋:「那個,請妳冷靜一下,這傢伙是我的夥伴,不是變態。」
「……咦?」聽見夏悠竹這麼說,女孩這才停止尖叫。
雙眼含淚的看著夏悠竹溫柔的表情,怯怯地眨了眨眼眸,趕緊道歉:「對、對不起,我以為他是最近常在附近出沒的變態,所、所以才會……」
「沒關係,是他太遲鈍了,我才應該跟妳道歉,害妳看見髒東西了。」
「啊……不,沒、沒關係。」女孩微微泛紅著臉頰,低下頭來向夏悠竹道謝:「剛才謝謝妳,多虧妳我才沒有跌入河中。」
但就在女孩剛低下頭來的瞬間,夏悠竹這才忽然發現到,這女孩子的頭上長著一朵白色小花,頓時讓她反應不過來的張大雙眼,一直到女孩將頭抬起來,都還是把視線放在那朵白花上面,完全沒有看著她的臉。
頭上長著花?太、太奇怪了……怎麼會有人頭上長著花?不……這裡有仙人存在就已經是很詭異的事情了,她應該要有種「隨時都有可能出現奇怪事情」的心裡準備才對啊。
不過,就算是心裡早就已經有了猜測,卻還是無法馬上接受奇怪的事物。
正常的日子過慣了,只要哪裡不正常她馬上就會渾身不對勁啊!
「那、那個……請問妳沒事吧?」
「啊哈哈哈──我沒事沒事,大概是太冷冷傻了,哈哈哈哈哈。」
「都是我不好,再這樣下去妳會感冒的……」女孩緊張地想要脫下自己的衣服來給夏悠竹換上。
夏悠竹嚇得馬上伸出手來想要阻止她。
但她還沒開口,身後就伸過來一條雪白色的大尾巴,像是圍巾一樣的捲住了她的身體。
而剛才撞上樹幹,頭上腫著大包、臉頰上面還看得見紅紅一大片的施狼,早就已經變回了巨狼的模樣,用他那一身自傲的柔軟白毛當成棉被,蓋住了夏悠竹冰冷的身軀。
「沒事的,有我在。」施狼對著女孩說道。
「這樣我就放心了。」看著施狼化身白色巨狼的模樣,女孩不但沒有露出害怕的表情,反而鬆了口氣微笑起來。
被夾在中間的夏悠竹,不知怎地,總覺得這兩個人有著相同的味道……一樣都傻傻、呆呆的。
「先不管這些了,妳怎麼會一個人躲在這裡哭啊?」
「啊……」聽到夏悠竹這麼問,女孩忽然害臊的紅起臉來,緊緊抿著雙唇說道:「是的……其實我是偷偷從家裡溜出來的,因為在家裡沒有地方可以讓我發洩煩惱,所以我才會躲在這裡。」
「發洩煩惱?」
「嗯,因為我就要跟皇子結婚了。」
「喔!這樣不錯啊。」
夏悠竹完全聽不出來有哪裡不好的。
皇子就像是西方世界的王子一樣,跟王子結婚,不是每個女孩子從小都會有的幻想嗎?而且既然是皇子的話,那麼結婚之後就會成為皇子妃,根本就是飛上枝頭變鳳凰,照道理來說應該要開心的,不是嗎?
但是為什麼女孩要偷偷躲在這裡哭泣?
該不會是所謂的婚前憂鬱症?
還是說她其實不想嫁給皇子,因為有另外喜歡的人之類的……雖說這樣想的確有點太過戲劇化了,不過世事難料嘛!
不過比起她,施狼好像更為女孩著急,一聽見女孩說的話之後,馬上就追問道:「皇子欺負妳嗎?為什麼妳要哭?」
「啊──不、不是的!皇子對我很好,只是……」
夏悠竹忽然對這兩個字有種不祥的預感。
通常來說,在這樣的劇情之下,如果接上「只是」兩個字的話,通常就代表著有麻煩事情要發生了。
女孩在施狼的追問下,像是又想起了難過的事情,雙眼含著淚水哽噎著回答道:「只是我已經三天沒見到皇子了。」
這個回答,讓夏悠竹頓時愣在原地。
三天沒見到皇子是怎樣?
這不就只是單純的相思病嘛!為什麼要搞得好像很嚴重啊喂!她原本還以為皇子家暴咧!
果然這個世界發展出的劇情,總是跟她的想像相差甚遠。
「……我說妳啊,三天沒見到皇子又不是什麼大事,為什麼要離家出走跑到這裡來哭?」
「因為我如果在家裡哭的話,父母會擔心的。」
「這種事情在家裡哭就行了吧!或是妳可以自己關廁所好好哭啊!拜託妳別做這種會讓人誤會的事情好嗎!」
「對、對不起……」
不知道是不是夏悠竹語氣太兇悍的關係,女孩又開始哭了出來。
看著流下斗大淚珠的女孩,夏悠竹總覺得自己像是惡婆婆一樣……這樣好像有點顛倒了吧?她根本只是路過而已啊!
「妳別哭了,我不是責備妳,只是……唉!算了,既然妳沒事的話那就好,我們還有路要趕,先走了。」
再這樣下去,她真的會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於是,夏悠竹只能選擇早點離開早點解脫,反正女孩沒什麼大礙了,施狼也應該不會繼續多說什麼才對。
要是施狼還打算說什麼送她回家的話,她馬上跟牠沒完!
「啊──等、等一等!」女孩見到夏悠竹與施狼要離開,趕緊出聲說道:「那個……我害妳全身濕透了,這樣趕路的話妳會感冒的,不如先到我家去吧,我讓人給妳換一套新的衣服。」
夏悠竹停下了腳步,回頭看了女孩一眼,稍做猶豫之後說:「那麼再順便吃個下午茶怎麼樣?」
「沒問題,糕餅、點心什麼的,想吃什麼都可以喔。」
一聽見有東西吃,夏悠竹馬上兩眼發亮的轉過身來,拍著施狼捲在自己身上的尾巴說道:「我們走吧,施狼。」
「咦?」
前一秒才說要離開的夏悠竹,現在卻又突然說要跟著女孩回去,夏悠竹反覆不定的心情,讓施狼真正體會到什麼才叫做「女人心海底針」。
不過牠也只能乖乖聽從夏悠竹的話,對著女孩說:「那麼就打擾了。」
「別客氣。」女孩和藹地笑了笑。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六仙02冥府黃泉一遊禁止攜帶危險物品》裡,4月24日上市!!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