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028-出包魔法使04-單  

 

書名:出包魔法使04各自分岐的未來(End)
作者:竹日白
繪者:白冬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3/05/15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8500

 

是不是一定只有死亡,才是最終的結局?

在經歷徹底的破壞與毀滅之後,「龍之母」終於出現在冬司等人的面前。
象徵魔法世界最高權力的「龍之母」,賦予了在這場遊戲中獲勝的冬司審判夏洛克的權利。
為了擺脫這場魔法使的遊戲,勢必要以死亡做終結,
然而,面對與自己有著千絲萬縷糾葛的夏洛克,冬司卻產生了一瞬間的猶豫……

《出包魔法使》不可錯過的精采終局來臨!

 

 

 

 

 

楔子

 


白光一閃。
由魔法共構的空間中,夏洛克再度看到夢中曾經出現的景象。
那名少年就躺在自己的面前,尚未死去,但卻由於先天性疾病正飽受折磨,死,也只不過是時間上的問題而已。
即便在睡夢中,少年的表情仍顯得十分痛苦。
這是由魔法共構的空間,亦或者也可以是在時間長流中的某處分歧點,是在「龍之母」的特殊能力之下,才得以呈現的情況。
夏洛克撫摸著額頭上的刻印。
龍頭和龍尾繞成一個圓形,巨大的翅膀直到眉心,那以龍為原形烙印下的黑色黥印,正是「喚龍」的刻印。

 

……一旦你救了眼前的少年,未來將會走向不可預知的分歧,即使被強行干預的因果,甚至會導致不可預期的傷亡,你仍然選擇要孤注一擲嗎?

 

龍之母的聲音從心中發出。
已是風中殘燭的老人望著少年呆愣了一陣子。
因為想要模仿「龍」,他「創造」過「生命」也深愛著那個被複製出來的「生命」,但那為他所鍾愛的「複製品」,卻被同為的複製品給抹殺掉了。
他敗給了人類的慾望,也敗給了因為「模仿」而帶來的惡果。
但──
「我願意接下這個賭注。」

 

……或許是因為資訊不足,你的膽量才會大到這個程度。
不過我暫時相信你,所以,可以破例幫助你。
可別讓我失望喔,夏洛克。

 

盼望的兔子、苦戀的小貓、忠誠的義犬……繁雜、紛亂的資訊再次湧入老人的腦海中,種種強烈的情感從牠們的思念之中散發出來,而聲音的主人,彷彿早就預期即將發生的事情,即使在心靈感應之下,夏洛克依舊對祂隱瞞著某些重要的關鍵,但,對祂的作用卻不大。
少年的身影,在老人的眼前逐漸重合。
「……那麼,遊戲開始了。」


第一章 燃燒的皇都

 


白光過後,入眼,是灼目的赤紅,火燒連城。
當意識猛地清醒過來後,我才發現自己就身處在一片純白的空間中,明明沒有燃料,地面卻被一片火海燒灼著,但,我並不覺得炎熱。
「這裡是?」我望著那座被火焰吞噬的華麗城池,一瞬間有些茫然。
在那群怨靈破壞了禁林中那幾座肖似卡娥絲外貌的石像後,紅色巨龍突然以壓倒性的姿態現身,介入戰鬥,緊接著,似乎是藉著某種類似「空間轉移」的特殊能力,將我們強制性從戰鬥中轉移了。
等再回過神來,我們就站在這片被火焰吞噬的城牆上,四處都因戰爭而燃起了燎原之火,整個世界彷彿都消失了,只剩下被火焰吞噬的這一小塊天地。
而紅色巨龍早已不見蹤影。
原本,我預期將會有一場面對面的「交流」。
不過看樣子,主宰這世界的「龍」還是打算維持一貫超然的立場。至於眼前的這處紅蓮煉獄……究竟是特意為我們設下的障礙,亦或是留待我們收拾的殘局,答案,想必很快就會揭曉了。
「皇都,炎禍。」夏洛克就跪在我身後,聲音聽起來隱隱有種極度壓抑後的沙啞,眼神滿布著令人不寒而慄的殺意。
我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隱約在漫天的赤火燎原中看見了一道朦朧的身影,跳躍的火焰,以他為中心向四周恣意擴張,環繞著他旋轉飛舞,彷彿是一場喧鬧的祭典,舞動著輕快飛揚的旋律。
因為是背對的位置,我看不清楚他的臉孔。
但那頭隨著火焰飛舞的豔麗髮絲,甚至比周圍的火焰還要奪人眼目。
……這個人是?
我轉頭看著夏洛克。
「終於又見到你了……」老人的目光始終緊盯著那道身影,散發的氛圍,莫名讓人有些不寒而慄、難以招架,「六年……不,按照魔法世界的時間流動來計算,整整一百二十年了,終於又見面了,莉莉絲。」
「莉莉絲?!」我身旁的世音皺著眉,難掩詫異地低呼:「就是那隻突然失控,釀成大禍導致今天這個局面的魔法生物嗎?維爾跟卡娥絲似乎提過,她是實驗中的……瑕疵品……」
「瑕疵品?維爾是這麼告訴你們的?」夏洛克聞言回過頭,嘿然笑出了聲,像是聽到了什麼有趣的笑話一樣:「不,事實上,莉莉絲是當時那場實驗裡最成功的魔法生物,或許,該說是最成功的一隻。
他沒有感情、沒有思想,就像一張白紙一樣,只忠實反應操作者的指令,唯一保留、驅動的本能,就是對戰鬥的渴望跟殺戮的快感。」
他的聲音隱隱透著笑意,笑意中又帶著幾分殘忍:「他確實是成功的,作為戰鬥中輔助魔法師的魔法增幅道具而言。」
「魔法增幅……道具?」我沉下了眼,莫名地不喜歡他的用詞跟語氣,「就因為具備有活生生的情感,魔法生物與操同使才能在互相依賴下發揮最大的潛能,不是嗎?」
「活生生的情感、依賴?」
夏洛克的目光落在被我抱在懷裡、還昏迷不醒的月兒身上,彷彿嘆息般地笑語:「對了,當初的實驗確實把情感因素當作是催化這些魔法道具的一項理據,也因為雌性的情感豐富度遠高於雄性,所以,幾乎所有魔法生物都是雌性,只除了莉莉絲,是唯一的例外。」
雄性的……魔法生物?!
我一直以為會成為魔法生物的都是「她們」,這個例外,的確是太出乎意料之外了。
「最強的例外。撇除了情感的部分,光是從慾望與本能去激發著手,就魔法增幅工具的效果……」
「夠了!」世音忍不住打斷他的話,不滿地抗拒道:「就算是魔法生物,也是活生生的生命,能不能請你不要用談論某樣物品的語氣來談論他們!」
「活生生的生命……這樣說的確也是沒錯。」夏洛克略頓了頓,淡然地點了點頭,「在你們的世界,似乎也做過類似的實驗跟研究,譬如像是『類人形機械』之類的。」
類人形……機械?!
我和世音一愣,面面相覷。
「所謂魔法生物……」目光追逐著那道沐浴在火焰中的身影,夏洛克娓娓說道:「用你們的世界的科學角度來解釋,最初的概念,說白了大概就是所謂類人形機械結合上魔法的產物,原本製造出的目的,就是要用於大規模的戰爭之中。」
「用於大規模的戰爭……」世音忍不住搖頭,「這個世界有龍族的管理,是個絕對和平的世界,根本就不會有戰爭的必要……」
「若真是絕對和平的世界,哪還用得著龍族來管理?」夏洛克冷笑。
「夏洛克,龍族究竟為什麼要默許甚至支持魔法生物實驗?」我問,腦海中某個念頭一閃而逝。
「英雄需要的是戰場,沒有戰場的英雄只會被漸漸地遺忘。」目光追逐著火中那道幻影,夏洛克的聲音冷得彷彿染上了一層冰霜,「作為整個魔法世界最至高無上的存在與象徵,你們認為龍族最怕的是什麼?戰亂、反動?不,這些無可匹敵的高等生物最害怕的,是被這個過於和平的世界給漸漸遺忘。」
「你的意思是,當初魔法生物在皇都釀禍甚至後來龍族下令大規模討伐抹煞……」
夏洛克沉默不語。
「為什麼?!」世音臉色灰敗,夏洛克所說的與我們所認知的故事差距過大,若是真的,那,這麼做究竟意義何在?
「在我們這個世界有句諺語說放下寶劍的國王,等於放下了手中的權柄。」夏洛克似笑非笑地說道:「烽火戲諸侯,你們的世界中不也有個國王,曾經一次又一次點燃連天烽火,是作戲?還是為了證明自己手上還抓著權柄的寶劍?」
我知道夏洛克說的是周幽王為了搏褒姒一笑,烽火臺上戲諸侯的「典故」。我頗有些意外他會知道這些,不過誠如他所言,所謂的烽火戲諸侯,一次又一次的勞師動眾證明的,不就是王權的神聖不衰?
可,龍族……
「……不對!」世音搶在我面前高聲辯駁:「龍族在這個世界原本就是神聖超然的存在,人們就因為對龍族的渴慕、崇拜所以才……」
「才產生想要擁有同樣力量的慾望?」夏洛克彷彿帶著嘆息地笑語:「渴慕與崇拜就像是顆小石頭,往往激盪起無止盡的慾望。」
我不由長吐了幾口濁氣,瞬間想起了希臘神話裡被視為「悖論」,因過於接近太陽最終被諸神給焚去了雙翼、墜落海中的伊卡洛斯。
「所以,即便沒有自相殘殺,龍族對那些被視為『複製品』的魔法生物……」
「擁有權力者,是容不下挑戰者的。」夏洛克漠然說道。
「如果真是這樣……如果、如果你早就知道這些事……」世音咬著唇,握著弓弩的指尖因過於用力而發白,「你為什麼主持實驗?為什麼……還要設計出魔法使遊戲?」
「我不過是枚棋子。」夏洛克低下頭,單手按著額上的印記也遮住了臉上的表情,「維爾、古雅,就連你們也都是被擺進遊戲裡的一枚棋子。」
「你……你的目的到底是?」
這男人設計了這個殘酷的遊戲、迫使魔法生物跟操同使自相殘殺,可,卻救了我、救了我的母親,我們是敵人,我一度想殺了他,可如今這念頭卻越來越淡了。
他是好人?還是壞人?
就跟他的目的還有我對他的感覺一樣,都是極端說不清、難以分辨的。
「目的嗎?」夏洛克低笑了幾聲,抬眼看著我,「我們都有自己的目的,維爾希望變革這個世界、古雅一心想覆滅這個世界,而我……」
指尖凝聚出一顆黑點,無限膨脹,頃刻間撕開一層空間的裂縫,我跟世音反射性地舉起雙手保護了自己,再一回過神來,火焰如分開的紅海般退向兩旁,一條以大理石做成的通道上伏著數不盡的屍體,通道的那一端,紅髮的魔性生物靜靜地望著我們,神態天真如稚子,而在他的肩背後卻趴靠著一名白髮蒼蒼的荳蔻少女,望著另一端的夏洛克咧嘴微笑。
「哎呀……這不是夏洛克嗎?」嫵媚的聲線環繞著空氣之中,夏洛克指尖凝聚著黑色的魔法,周身的殺氣讓人不寒而慄。
然而,白髮少女彷彿不具一點威脅性般,懶洋洋地偏著頭微笑,「那邊的……是魔法生物嗎?好像很眼熟呢……」
目光滴溜溜一轉,她看著我靠在我懷中的月兒,神態說不出的狡黠,「說到魔法生物的話,我的莉莉絲應該在那時候就死了吧……啊!對了!這麼說,現在又重新回到那個時候了嗎?那,這個小鬼是怎麼回事呢?」
「莉莉絲……死掉……」紅髮的魔性生物像鸚鵡般重複她的說話,背後,突然張開了九條尾巴,形貌看起來明明是女生,說話的聲音卻是十足的低沉男聲,而且就算外表很可愛,可愛得想讓人要抱住、撫摸那些軟綿綿的尾巴,但那一瞬間張揚的金色氣焰卻散發著危險氣息,令人震懾。
不期然,一股噁心的感覺流竄我全身。
明明平常看慣了利莉變化的樣子,但現在看到這景象我卻有點受不了,感覺除了噁心外,還有一股令人膽顫的恐懼。
「喔──你當然還在啊!」白髮少女揉了揉那紅髮生物豎直的尖耳,目光不懷好意地望著月兒,「現在,就只差一個夏娃呢……」
就在目光相接的瞬間,一股殺意陡然從我體內湧出!
明明就不認識眼前的女人,我卻不知為何恨不得想要殺死她。
我拚命按捺著這股殺意,望向月兔。
就像是把鮮血染上頭髮一樣,她那頭原本接近白色的粉紅頭髮,不知何時居然微微染上一陣緋紅。
她倏然睜開了眼睛。眼睛的顏色就像是染上了火焰一般甚至比那那頭飛舞的紅色長髮還要豔紅!而她的身上,也隱約散發著一股殺意的氛圍。
……殺死她!
霍然,一道聲音掠過心海,彷彿與夏洛克的聲音重疊傳到我耳中。
就彷彿和夏洛克的情緒相連一樣,我心中一股隱隱的殺意沸騰,那感覺,就跟先前我幾度要把夏洛克宰掉一樣,只是這種心情現在全轉移到那白髮少女的身上。
可……
「殺死……她?」我的心中隱隱浮現一股牴觸之感,為什麼要殺了這名白髮少女?我並不認識她啊……
……把她殺死!
腦海中的聲音再次放大,霍然一一陣電流的聲音充斥於空氣之中,霹啪的聲響,比平時還要響亮,我的視線因為紅色的電流被月兔給吸引回去。
「住手!」話還沒說完,月兔就把雙手形成的紅色雷球向地面揮下!
頃刻間,紅色電流流向白髮少女的方向,而就在同時,只見九條啡白色的尾巴末端冒起了一團鬼火,在半空之中劃出一道圓形然後逐顆向前擊出!
兩團鬼火命中了地上的兩顆雷球,地面因為能量體的互相撞擊而產生了爆炸,刻下了兩道深深的痕跡,而就在煙幕過後,七團鬼火又連袂衝出!
我立刻舉起雙手,下意識地幻想一道火牆在面前形成,霎時,薄薄的紅焰化成了一道牆,把那七團鬼火全部擋下,藍色的火焰被我幻化出的紅焰給吞噬,成為火牆的一部分。
而就在這一瞬間,一道紅色的身影衝破正在瀰漫的煙霧,宛若中世記長槍槍頭般的冰塊,紛紛插入我幻化的火牆,白髮少女張開了手,手心形成藍色的魔法陣,銳利的冰塊從魔法陣中不停地噴出!
本應是會被迅速熔化的冰塊居然不斷地侵蝕火牆,我明明沒有把魔力發動減小,但實際的情況,卻是我的火焰被逐漸減弱……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又要與我為敵嗎?」
我一直試圖想要為自己解圍的同時,白髮少女開了口說:「代替了夏洛克的你,還有連外表都跟夏娃相像的她……」
「什麼與妳為敵……我根本就不認識妳!」
「我的腦海不停迴響著某個聲音,看來就算我再怎樣去躲避,始終還是被『母親』給發現了呢。」
不明的殺意和理性互相爭鬥著,我努力地壓抑著殺意追問:「這跟那個『母親』有什麼關係?」
「就憑明明已經死去莉莉絲的出現,以及在這個地方有我、你和夏洛克,這就是……給我的審判啊!」白髮少女宛若嘆息般笑語:「既然來到這裡,我和你之間看來真的要戰到剩下一方為止哩。」
銳利的冰矛攻勢陡然變得猛烈,我幻化出的火牆一下子就像快要消失了一樣,我低吼了聲提聚魔力,紅色的電流流經我的雙手,之後化成電擊向前擊出。
白髮少女被這記「冷箭」擊中而向後彈飛,下一秒,卻被莉莉絲給輕鬆地接住!
紅髮的魔性生物懷抱著白髮少女,望了我和月兔一眼,周身的金色的氣焰瞬間張揚,陡然分裂為二!
炎火中,一分為二的莉莉絲站在我們面前靜靜地望著我們,下一秒,陡然猙獰的臉上現出一抹殺意沸騰的笑,紅色的炎火同時席捲向我跟世音!
「世音!」
蛋白挺身擋下火炎的同時,我急切地望著同樣成為攻擊目標的世音,下意識地搜尋四周,赫然發現不知何時,夏洛克已經不見蹤影了……

 

 

 

 

 

 

 

 

 

 

──第四集內文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出包魔法使04各自分岐的未來》裡,5月8日上市!!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