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家的消息

FW031-備位冥使01-單封  

 

書名:備位冥使01六花淨魂
作者:DARK櫻薰
繪者:LASI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3/06/13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8524

 

 


他一時好奇觸摸了那把鐮刀,所有異變於焉浮現。
這把爺爺留下的鐮刀比數字人力銀行還厲害!
摸一下他的腦海裡就被自動輸入工作地點,稀里糊塗地跟Boss柳部長簽下「賣身契」──
歡迎加入冥使事務所柳分部,你的生前、死後都是這裡的,沒得選擇。
……靠,這種莫名其妙的強制契約是哪招!

 

只是面對成天帶著狐狸笑臉的柳部長、動不動拿槍抵他腦袋的同事,
小命被捏在人家手裡的皇甫洛雲沒法擺爛不幹,
狀況外的他還得學會從事「冥使」的業務:
活人生怨,死靈因怨而亂,身為冥使就是要除怨,讓死靈得以毫無掛念地進入地府。

 

雖然不知他為何會被挑選成事務所的一分子,
但他會成為冥使,或許絕非巧合而已……

 


人氣作家草子信熱情推薦~
鐮刀,你摸了沒?
想加入打擊怨靈的事務所,免入會、免申請、免履歷,
只要摸一下鐮刀,就自動賣斷靈魂成為冥使喔!>_^

 

 

 

楔子 怨氣生成

 

她茫然地走在漆黑的街道上,由於是深夜時刻,路上只有零星的車輛或是機車從她的身旁呼嘯而過。

不知為何,她的腦海是一片空蕩,手拎著包包,踩著緩慢的腳步走到大排水溝的橋梁旁邊。

耳邊傳來陣陣潺潺流水的聲音,她鬆開手,將包包扔至旁邊,將自己的身體不斷往橋梁的方向靠近,空白的腦袋驀地傳來幾句屬於「自己」的聲音。

──跳下去。

──反正他已經不要妳了,那就跳下去吧!

聲音像是給予了女子力量,她抬起無神的眼,手放在橋墩上,身子毫無懸念地向前傾──

猛地,一道強勁的力量將女子拖回地面,頓時女子「清醒」了過來。

「噫──」

女子看著前方的大排水溝,腦袋回憶著方才的經過,唇中溢出惶恐的叫聲,她半坐在地上挪移自己的身體,遠離那條自己剛剛正要試圖跳下的排水溝。

她在做什麼!

女子冷汗涔涔,想不透自己為什麼這麼想不開。

對於那拋棄自己的薄情男友光是復仇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會想要自殺!

饒是如此,女子還是沒有忘記試圖阻止自己跳下排水溝的手,她回過頭,看向站在自己身後的一名身穿黑色大衣的青年。

青年的雙手置入大衣的口袋裡,雙眼直直地盯著她,眸中透出不耐煩的神情。

「謝、謝謝……」

女子臉色蒼白地對青年道謝。

只是青年眸中的神色讓她感覺不到一絲溫度,然後,女子看到青年的手從大衣伸出,拿出一把黑色的槍。

「噫──唔唔──」

女子張起唇,放聲慘叫,但下一秒聲音卻戛然停止,完全無法出聲。她錯愕地摸著自己的脖子,恐懼的淚水已經爬滿了自己的臉。

「妳以為我會放著妳這樣去死?」青年舉著槍半瞇著眼,吐出冷淡的話語,「真讓怨氣做掉妳,我才真的是蠢人。」

女子不斷地搖頭,她聽不懂青年話中的意思。

「畢竟充滿怨氣的魂,會自動吸引其他類型的死魂,妳死後,才真正讓他們的力量得以壯大。」

青年的眼裡沒有那名女子,在他的眼裡只有盤附在女子身後黏膩的黑色怨氣以及被女子吸引而來的死魂。

對那些怨魂而言,女子已經是同伴了。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青年挪移食指,用力扣下扳機!

槍沒有發出「砰」的響聲,女子卻連叫都無法叫出,雙眼視線霎時黑掉,什麼都看不清楚,意識陷入黑暗之中,「啪」地一聲身體一軟倒在地面之上。

青年默默地將槍收起,冷淡地看著昏迷的女子。

「咚!」

身後傳來物品掉落的聲音,青年應聲轉頭,看到自己身後站著一名傻愣在原地之人。

青年看到露出錯愕神色像是路過的少年,持槍的手挪移,指向少年──

 

第一章 遺物與地府機構

 

「您覺得呢?皇甫小弟?」

皇甫洛雲呆愣地看著長相俊俏,有著一頭及肩的長直髮的黑衣青年,眨了眨雙眸,發出疑惑的嗓音。

「嗄?」

什麼他覺得?他可以說他聽不懂嗎?

不不不,他一定要聽不懂,直覺告訴他,若是他回答了青年,下場一定很難看。

面對皇甫洛雲那張痴呆神情,青年發出低笑聲,指著他手中的紙,重複解釋道:「我是問,你覺得來我這裡工作,應該沒有問題?」

「唔……」

皇甫洛雲有些頭痛地揉了揉額角,低眉瞥視著不知何時,就被他拿著的契約書。

『見習契約書:

恭喜你,皇甫洛雲先生,您被挑選為本事務所的見習生,這是一個強制性的契約,您無法拒絕或當場撕毀此契約書,只能直接簽名蓋章,馬上履行您未來的契約工作,本事務所非常感謝您的合作!』

從這與賣身契無異的契約書和青年的話語判斷,皇甫洛雲越來越相信,他絕對是被詐騙集團騙來的!

「呃,我可以拒絕嗎?畢竟這真的很有問題……」

皇甫洛雲苦惱地揉了揉額際,他會這樣懷疑,原因沒有其他,只因為他還沒有正式找打工工作、也沒有在路上隨便亂簽問卷,綜合以上幾點,再用一點不科學的說法,原因一定出自於在家中的那把古董鐮刀。

啊啊,最近煩心的事夠多了,沒必要再添這一樁吧?

「別把一切怪罪在那個東西上。」

青年像是可以聽到皇甫洛雲的心聲似的,輕哼聲,勾唇露出一抹邪魅的笑。

「一切都是註定的,你的生前、死後都是這裡的,你沒得選擇。」

皇甫洛雲喉頭霎時哽住,這意思是他手上的契約不只是什麼生前契約,連死後都包含在一起?

「我……」

「別『我』了,那就這樣決定了吧?」青年不給他回嘴的機會,抬起手,彈了個響指。「總之,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員工,你沒得選擇。」

這句話像是帶著奇特的魔力,皇甫洛雲先是一愣,然後不自覺地拿起辦公桌上的筆,簽下這張「賣身契」。

當他像是被迷惑似地簽完合約後,腦袋回復清明,發現自己做了不可挽回之事,立刻甩掉手中的筆,想要抬手抓回契約書,將它撕爛,但黑衣青年的速度比皇甫洛雲快上一步,他抽走皇甫洛雲手中的賣身契,立刻收起。

「謝謝合作。」黑衣青年笑著對他說道:「那麼,本人在此誠摯的歡迎你加入我們的行列。」

 

※※※

 

炎炎夏日,燥熱的天氣讓人無法恭維。

七月的天氣就跟烤爐一樣,又悶又熱,只會讓人有懶懶地躺在家裡,猛吹著冷氣的衝動。

「啊啊,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呀!」

皇甫洛雲愣愣地躺在沙發上,炎熱的天氣只讓他的腦袋跟漿糊一樣,糊在一塊,根本就沒有思考空間。

他懶懶地抬起手,看著刻印在手背上,大約有五元銅板大小,如花瓣一般的黑與白交錯的六瓣花印記。

──這是契約,不要忘了。

那位身穿黑衣的青年所長──柳逢時笑著遣他離開時,還刻意指向他的手,咬字清晰地對他說著。

原本皇甫洛雲還不明白柳逢時的意思,他被那位青年所長趕出事務所,回到家沉沉睡去,醒來就發現,他的手背上多出了這樣的怪異花紋。

想起自己看到的當下,以為自己在那裡印到怪印記,他便沾水想將印記洗掉。只是不管他怎麼摳,印記都弄不掉。

拜託家裡的人想辦法處理,卻被家中無良父母一搭一唱地調侃他,皇甫洛雲真的很想要大罵父母沒良心。

「小雲,我和爸爸要出門一趟,你要在家裡好好顧家唷!」

「好!我知道!」突然,玄關傳來母親拉高的嗓音,皇甫洛雲聞言,也大聲回應。

接著外頭便傳來關門的碰撞聲響。

「……爺爺的頭七是什麼時候?」

皇甫洛雲慵懶地躺在沙發上,唇中溢出來不及過問的問句。

然後,皇甫洛雲瞇起眼,發出喟嘆的唇音:「啊啊,早知道前天就不要去地下室了。」

前幾日,爺爺過世了。

面對突然辭世的老人,父親便去處理爺爺的身後事,卻意外發現親戚們想要把爺爺的寶貝古董賤賣,父親不想讓他們得逞,就把那些古董「收留」到家裡去。

也因為這層原因,他也不會一時興起好奇去了地下室查看收到家裡的古董樣貌,自己也不會遭逢那件怪事。

 

如夢似幻,當初是為了什麼鬼迷心竅而進入地下室?

皇甫洛雲忘了,他只知道前天自己走進了地下室,去看看爺爺遺留下來的珍稀古董。

地下室滿滿的古董瓷器,還有看不出年代的物品。其中在地下室最內側的房間,有一個放著各種具有年代性的鐵器。

那些並不是贗品,都是真貨,父親為了區分瓷器與鐵器,都將那些鐵器放入小黑房裡,以防進入的人誤觸傷到。

小黑房就是地下室的最深處房間,在那裡,有一個單獨放置的大型箱子。

箱子很長很大,上面寫滿了看不懂的字,箱子的八個角落貼著破舊的黃色符紙。對於這刻意獨立擺放的物品,也不讓人查看內部狀況,見著的人說不好奇也是騙人的。

所以他動了,他的雙腳像是被莫名的線牽引,不自覺地動了起來。他緩緩地抬起手,撕掉了貼在邊邊角角的符紙,手使勁──將木箱的上層推開。

箱子裡,還有一個箱子,不,正確來說,那比較像是長型盒子的褐色雕花木盒,他粗略概算長度,盒子長度大約有兩百公分。

對於這個箱中盒,皇甫洛雲的腦袋是空白的,動的,只有他的身體。

手摸著盒子,那像是怕碰到什麼易碎物品似的,動作十分的小心。他輕輕地撫著盒子上的花紋,一條、一紋仔仔細細地摸著,那是想要用手把那紋路刻在心一樣的用心。

摸完了盒上紋路,他的手向下伸摸到鐵釦,手指微動,將扣住盒子的鐵釦扳開。

「啪」地一聲,鐵釦翹了起來,他將盒子打開,盒內物品是一把鐮刀,鐮刀的刀柄與盒子一樣的長,刀刃部分是和刀柄摺疊起來,一起置入盒中。

鐮刀。

這是古董嗎?鐮刀的刃面是透著雪白色的光芒,可以將他的樣貌完全映照在刀刃上。

好漂亮。

皇甫洛雲心中讚嘆著,這一把雪白色的鐮刀深深吸引住了他的目光,下意識地,他伸出手指碰觸著刀刃,摸到快接近刀柄的部分,原本手指上平滑的觸感像是突然摸到憑空而出的字體,他不用看,腦海自動浮出字樣,那是一個篆體字──「霜」。

「『霜』。」

不自覺地,唇張起,吐出了絕不可能出現,卻是屬於刀身上的名字。

瞬間,手傳來刺痛感,方才手似乎不小心施了點力,碰觸刃部的食指中央劃出了一個口,紅色的液體從傷口溢出。

「好痛!」

皇甫洛雲吃痛叫出,忍住想要甩手的衝動,抬起沒傷的另一隻手將血抹去。

但他還是晚了一步,部分滴出的紅色血液落入箱子之中,雪白色的鐮刀刀身霎時染上了一絲血紅。

他緊張地左右張望,想要找塊布將刀身上的血跡擦掉,他一邊吸吮著手指上的血,口腔浸滿淡淡的鐵鏽味。

皇甫洛雲找了老半天,終於找著了一塊骯髒的抹布,他單手拎著抹布,正要拭去刀上的鮮紅痕跡時,他愣住了。

雪白色鐮刀上所遺留下的血跡,彷彿被鐮刀吸盡似的消失殆盡,乾乾淨淨,沒有任何的蹤跡。

霎時,腦海裡自動浮出一段影像。

那是一塊荒地,荒地之上有一棟廢棄的白色洋房,外圍的鐵色拱形門透出鏽蝕色彩,雜草叢生,看似已經廢棄許久。

視線向內延伸,順著那通往二樓的灰白色階梯,往二樓最內側移動,大門自動地咿呀打開,意外地,裡面十分整齊乾淨,與外頭屋子樣貌有著極大的反差感。

更讓皇甫洛雲訝異的,莫過於是這樣看似荒屋的所在,居然還有人待在裡面!

那是一名長相俊俏的青年,他就坐在內側的辦公桌旁,雙手手肘抵在桌面上,他抬起眼,黑色的雙眸透出幽暗的色彩,清楚明確地與他的眼睛對上。

青年的唇一張一闔,明明聽不到聲音、他也不懂什麼唇語,那段無聲話語卻清晰的灌入腦袋之中。

──歡迎吶,新人。

語落,影像如電視關閉一樣,啪地消失。

腦袋停頓了很久,皇甫洛雲久久無法回神,他怔怔地望著雪白色的鐮刀,左手扶著自己的腦袋,訥訥地消化方才莫名出現的資訊。

「什麼跟什麼?」

皇甫洛雲忍不住吐出問句,感覺自己踏入了什麼要不得的領域,甫一回神,趕緊慌忙地將雕花盒子關上,並將小房間的一切復原,假裝自己從未進入這塊「禁地」,若無其事地離開地下室。

但到了次日,也就是昨天,他就收到了未署名的空白信件。

信封外只有寫上自己的名字,沒有郵戳、也沒有收件人和寄件人地址。摸摸信封,裡面也沒有任何的東西,這封信彷彿是被人惡作劇似的,蓄意投遞在信箱內。

手指捏著信封,他可以在當下立即將這信封扔掉,但皇甫洛雲遲遲沒有動作,彷彿被這封信下了無形暗示,默默地收回信封。

到了晚上,家人從老家回來,回房熟睡了。皇甫洛雲便偷偷地離開家裡,前往那不知道地點、連那裡有什麼東西等著自己也不知道的所在地。

當他來到那荒地上的廢棄洋房的外面,順著那時記憶的影像,走著那灰白色的階梯,來到屬於最內側的房間。

裡面,的的確確有「那個人」。

內中的黑髮青年噙著一抹笑,像是早就知道他會前來似地,雙手枕在下巴下,微偏著頭,輕輕地說出他那早已知悉的話語。

「歡迎吶,新人。」青年笑著說道:「我叫柳逢時,請多多指教。」

接著,迎來的是無法離開的不歸路──

 

 

至今皇甫洛雲依然無法想通,自己為什麼會鬼迷心竅地簽下那份奇怪的契約。

柳逢時對他說,他所工作的地方是陰曹地府的陽世部門,簽完了約,他自己就可以離開辦公室,回家好好休息,隔天他正式上班時再與他介紹事務所的成員們,讓他這新人可以多加了解與自己一起工作的同事們。

但對於事務所的工作時間,皇甫洛雲內心只有滿滿的吐槽。

『……對不起,我是學生應該沒辦法配合你公司的上班時間唷!』

『這一點請你放心,上班時間半夜十二點,十一點你要先到事務所準備。我想,這段時間應該不會干擾到你的上課時段吧?』

瞧對方一臉笑咪咪地對自己解釋,這讓皇甫洛雲又是一陣無語。

怎樣的工作地點是半夜十二點開門的,就算是夜店也不會這麼晚開門吧?

不忍說,他到現在還沒有膽告訴家人,他簽了一份詭異的「賣身契」。

想到這裡,皇甫洛雲靈光一閃,靈感逢生。

先前的打工經歷告訴他,有一些已經簽約要工作的員工因為適性不合,不是做不到三天就不幹了,不然就是電話告知不做、或是直接大搞人間蒸發,一直找不到人,最後電話過去,對方委婉表示自己無法勝任這份工作。

這樣的奧工讀生每家打工地點遇到的比例挺高的,頭一次皇甫洛雲想要當一次奧工讀生,如果他不去上班,放那一間事務所的人鴿子,那麼,那些人應該就不會找他了吧?

想到這裡,皇甫洛雲的嘴角勾出一抹笑。

那就這樣吧!

不去理會,繼續跟往常一樣打混摸魚,然後找暑期的工作。

眼簾下垂,順著客廳那舒服的冷氣,皇甫洛雲緩緩的閉上眼睛,進入夢鄉。

 

不知道過了多久,家裡的人也沒有叫他起床吃飯,眼睫顫動,似乎覺得可以起床了,皇甫洛雲睜開雙眼,卻發現映入眼簾的天花板格外陌生。

半睡半醒,困惑地揉了揉眼睛,側著頭左右張望,發現身處之處並非自己的家,而他身下躺著的沙發很軟,也不是自家產品。

嗯,繼續睡好了。

皇甫洛雲是這樣想的,翻個身,繼續睡。

但下一秒,他立刻大叫跳起: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睡睡睡、睡個鬼呀!

現在可不是安逸睡覺的時候!

他來到一處陌生地方,而這是一間陌生的房間,通往外面的房門是半敞開的,而這裡也只有身前的茶几和身後的黑色沙發。

「唷,醒來了?」

順著聲音望去,不知何時,門口站著一名不認識的女子。

她有著一頭及肩褐捲髮,身穿白色襯衫和黑色短牛仔褲,女子的雙手環在胸前,對他露出盈盈微笑。

「請問妳是誰?」

皇甫洛雲深深懷疑自己身在夢中,詢問女子同時還不忘抬手捏捏自己的臉頰。

但很可惜,臉頰的痛覺告訴他,眼前這一切是事實。

「你不是見過柳了,怎麼還問我這個蠢問題。」

女子挑眉,說話口吻透出陣陣的不耐。

皇甫洛雲沉下嗓音,認真說道:「這是綁架。」

他沒有離家的感覺,就算女子用「夢遊」這兩個字來敷衍他,皇甫洛雲也不會相信。另外,他從女子這一席話判斷,相信自己是來到那間詭異的事務所。

「綁架?」女子哼聲,顯得不以為意,「新人,這句話等你確定你為何出現在這裡,你在跟我們說這是『綁架』!」

女子撂下狠話,轉過身直接離去。

看著女子離開的身影,皇甫洛雲低聲自語,「真的會跟過去確認的人才是傻子吧!」

說完,皇甫洛雲立刻跑出房間,但他沒想到,一踏出去,映入眼簾,就是那熟悉的辦公桌以及青年。

一樣是柳逢時的辦公室,只是這次有點不一樣,噙著一抹笑的黑髮青年身旁站著方才所見的女子。

皇甫洛雲內心驚了一下。

他沒眼殘也沒眼瞎,對於自己踏出的房間,他很肯定那時看去時,門外的確是走廊。

俗話說的好,退一步海闊天空,他必須重新退回那個小房間,將腦袋中已經混亂的資訊重新整理。

心下決定,皇甫洛雲自行倒退嚕,但他後退了好幾步,自己卻還在柳逢時與女子身處的辦公室內。

明明只有一步的距離,怎麼後退這麼多步,自己都沒有回到那房間內?

用力扭頭查看,皇甫洛雲驚愕到一句話都無法完整說出。

「怎……」

怎麼可能?房間居然不見了!

他現在就站在辦公室的中間,而自己的身後就是牆壁,不管怎麼退,他一定是直接撞壁收場。

「好了嗎?」

柳逢時笑笑地看皇甫洛雲,當下,他無地自容,很顯然地,對方已經看了他很久的笑話。

「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眼前的狀況讓他知道自己絕對逃離不了這個所在,逃不了,那他只能面對了。況且,現下狀況可不是用超能力還是什麼就能夠說過去的。

「這棟房子的空間與我的辦公室是相連的。」青年如是說。

「只要柳『想』,你都沒辦法離開。」女子附和說道。

腦中思緒整理完畢,皇甫洛雲深深覺得,自己被柳逢時坑了。

「超能力?」

好吧,算他孤陋寡聞,想死也要死得明白,皇甫洛雲也只能硬著頭皮問了,除了這一點,也說不通自己怎麼可以從自家蹦到這個看似廢棄的鬼地方。

「噯,這不是超能力,也不是瞬間移動。」柳逢時啞然失笑,還是好心解釋,並重新介紹自己,「我怕你昨天沒聽清楚,重新跟你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這間冥使事務所的分部長,敝姓柳,柳逢時。」

「你好,我叫皇甫洛雲。」

俗話說的好,伸手不打笑臉人,既然柳逢時客氣重新介紹自己,皇甫洛雲也禮貌的報上自己的名字。

「宓兒?」

柳逢時笑笑地望向女子,女子的雙眸透出不甘心的意味,對他抗議道:「柳,我還是不贊同你的決定,你看他的反應,你就知道你找來的是什麼都不懂的新人!」

「宓兒,這應該不是妳說了算,這是我的決定,妳要服從。」

「柳!」

女子氣得跺腳,她不懂,為什麼柳逢時不聽取她的意見,非得堅持要收下皇甫洛雲。

「宓兒,禮貌,介紹一下自己,讓皇甫小弟知道妳是誰吧?」

柳逢時明擺著不想回答女子的問題,她不滿地瞪了皇甫洛雲一眼,道出自己的名姓。

「宓,甄宓,冥使事務所的副分部長兼分部長祕書。」

原來這女的地位不低呀!

皇甫洛雲眨了眨眼,對甄宓點頭回應,然後思考接下來的應對方向。

從柳逢時與甄宓的對話判斷,他來這裡「工作」,這裡的員工是抱持的反對的意見,若是如此,對他來說也是好事。

「你……」皇甫洛雲正要說話,卻不知道該如何稱呼柳逢時,頓時氣虛卡住。

「叫我柳或是分部長。」

「噢,分部長,可以請你解釋一下嗎?其實我到現在還是不明白你為什麼讓我在這裡工作。」

皇甫洛雲對於自己瞬間移動到這個鬼地方,說什麼也要柳逢時解釋下去,不可以讓他有轉移話題的時間。

如果柳逢時不願意給他解釋,那麼,這工作就算簽約了,他也可以拒絕,畢竟簽約這種事本來就不可以有模糊地帶。若是有,他也可以針對這一點提出疑義,另外他也可以鬧得嚴重一點,讓柳逢時覺得這裡容不下他,自動讓他離開。

他不相信,用出這種方法,這些人還會壓著他工作!

甄宓見到皇甫洛雲那抵死不從的眼神,眉頭不悅挑起,張起唇,正要說話時,被柳逢時抬手阻擋。

「柳!」甄宓不解大吼。

柳逢時一個眼神過去,那冷然的目光讓甄宓立即闔上嘴,露出委屈的眼神。

「這裡是陰曹地府的陽世分部,你的生前、死後,都是我的。自然,上工的時間一到,你必然會出現在這裡。」柳逢時故意不理甄宓,耐心地對皇甫洛雲解釋。

「有這麼方便的技術,那怎麼不申請專利,便利一下世人。」皇甫洛雲聞言,忍不住地吐槽了這位分部長。

「呵,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世人繪聲繪影的鬼總是來無影去無蹤?人有人的陽間道,鬼也有鬼的陰間路,你會出現在這裡,自然也是拜那陰間路所賜。」

「冥使什麼的……既然是陰曹地府之類的公司,也應該要叫鬼差事務所,而不是什麼詭異的冥使稱呼吧?」

好吧,既然對方要往陰曹地府那邊扯,皇甫洛雲也奉陪。

雖然他對於這一類的沒有深入研究,但多多少少也是知道一些。他不是沒看小說漫畫,也不是沒有聽過一些人們口耳相傳的傳說,他必須要讓柳逢時知道,他不是什麼能夠隨便唬弄的角色。

「哎,皇甫小弟,你好像不懂呢。」柳逢時也不是什麼好惹得角色,立即反擊,「你也知道我們是陰曹的分部,處理著陰曹事,我們這些身為冥界之人的陽間使者,不就是『冥使』了?」

說完,柳逢時粲然一笑,賞了皇甫洛雲一記軟釘子。

有理!這超有理,而且還找不到可以反駁兼吐槽的機會。

皇甫洛雲頭痛了,真不愧是位居於分部長的人,沒有三兩三,豈敢上梁山!

「我思考了一整天,我還是覺得我無法勝任這份工作。」

既然對方也不是什麼好打發之人,拐彎抹角談下去也沒有用,皇甫洛雲單刀直入,挑出重點。

「皇甫小弟,既然我敢收,你也不需要覺得你無法做這份工作。」

「那位甄宓小姐說得沒有錯,我不懂這一些,你找我也沒有用。」皇甫洛雲可沒有忘記甄宓很不想要讓他加入。

「柳,這小鬼說句人話了呀。」甄宓輕笑,對皇甫洛雲的好感加上一分。

「宓兒,先安靜。」柳逢時擺手,要甄宓後退,然後對皇甫洛雲說:「皇甫小弟,誠如我先前所說,你的生前、死後都是我的,這意思你應該明白,你的魂在我手上,你要怎麼走?」

「我辭職,放我走。」

「去地獄也沒問題?」

「咦?」皇甫洛雲傻眼,這是啥跳痛的對話!

「就是這意思。」柳逢時勾起唇,露出一抹得逞的笑意,「事務所也是有業績制度,如果你真的想要拿回你的靈魂,就好好地替我工作──直到贖回你的靈魂為止。」

發大絕了。

皇甫洛雲是這麼認為的,他萬萬沒有想到,這位冥使事務所的分部長居然出這招。

他好歹是即將進入大學殿堂的大學新鮮人,他也是有工讀過,自己遇過不少奧客,想要嚇他?不可能!

「那就去吧。」皇甫洛雲沉下臉,故作冷淡道:「我也不知道你們這裡薪資怎麼算,這個無本工作我本來就不會去做。真的有辦法讓我下地獄,就讓我去;如果沒有辦法,請你立刻解除契約,讓我回家。」

「哎呀,宓兒,這次我們遇到好玩的人了。」輕輕一笑,柳逢時笑看著身後的甄宓。

「柳,你想要讓他見識一下?」甄宓皺眉,不認為柳逢時是在開玩笑。

「是的,若是我真的什麼都不做,那也太枉費他的決心。」柳逢時的雙手平放在桌上,身著一襲黑衣的他站起身來,輕聲說道,「那麼,皇甫小弟,就讓你見見何謂『地獄』。」

話音悄然落下,柳逢時揚手,宛如暗示似的,拇指與中指交疊,擊出清脆的響指聲。

瞬間,皇甫洛雲意識霎時中斷,沉入黑暗。

 

  

 

  

 

 

 

 

──內文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備位冥使01六花淨魂》裡,06/13上市!!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請問可以投稿類似護玄大大的《因與聿案簿錄》的故事嗎?屬於推理驚悚的。
  • 您好投稿相關問題請統一至投稿規則討論串,投稿相關規則請先至投稿網頁參閱投稿規定:http://data.sitak.com.tw/mf/index.html

    三日月 於 2013/08/05 09: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