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034-燚之魔物語-3-單  

 

書名:燚之魔物語.參 過往的追溯
作者:無憂
繪者:榎藤薰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3/06/13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870-8

 

一片荒塚,送祭的蝴蝶蘭埋葬著血淚。

一夜藍焰、一紙契約,亡滅了曾經繁華的小鎮。

一口劍、一名藥師,血染千里,只為了一個永遠無法被理解的信念……

 任燁,他在尼倫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而不論認識他的、追逐他的、敵視他的男男女女,凡是提起這個男人,臉上都是一抹意味深長、神態複雜的微笑。

據說,他們是父子。

但無憂無從去評斷真偽。

畢竟,任燁從不曾出現在他過去的人生。

只是,他深信這個男人畢生貫徹的醫道──

藥師只是凡人,無法讓人起死回生。

而救人,並不單只是解除人肉體上的傷痛。

還包括,讓死者得以安眠的決斷與勇氣!

 

 

楔子

開水煮沸的聲音不大,卻足以將他喚醒。

猛然想起什麼,他翻身而起,右手習慣性朝腰部摸去卻落了空──不見了!

那支撐著他一路走到現在、象徵著身分與責任的劍不在身上,而那道始終相伴在左右的身影,也全然無蹤。

什麼都丟了,什麼都沒了……他賭上信念與性命去守護的,都不見了!

「哎哎──動作這麼大,傷口又崩裂了,很難處理的說……」一身白衣的男子推門而入,和煦且帶著隱隱笑意的嗓音很是優美,與印象中那哼唱著飄渺歌謠的音色不謀而合。

他渾身緊繃,沉默而防備地看著眼前瘦削看起來不盈一握的娟秀男子,雙手握得死緊,腹部的傷勢,因過於激烈的動作再度拉扯滲出鮮紅的血跡。

從身上滑落的被子,餘溫尚未退卻,可,卻化不去他自眼底開始凝聚的冷意。

像是沒發現他眼裡散發的敵意,男子兀自輕笑著,微彎下身將湯藥遞到他面前,「本人特製的湯藥,有病能治好,沒病能強身,而且重點是──這藥是甜的!很特別對吧?快喝、快喝──」

他冷冷看著眼前聒噪的男子,不動聲色、不發一語。

「你是啞巴?」男子好奇地偏著頭詢問。隨著他的動作,原本攏在耳後的及肩長髮往下滑落,讓他看起來更顯得人畜無害,但,也就僅止於表象。

他冷然的目光,注視著男人四平八穩捧著藥碗的纖長手指。

「那小孩……」俯視著他,男子輕輕地耳語道:「病得很嚴重唷,我暫時把他安置在隔壁房間裡。」

失神的眼睛猛然聚焦,他避過男子探向自己的手,倏地翻身下床,快步地奔向隔壁房間。

收拾得乾淨的小房間裡,瘦小的男孩閉著眼睛安然躺在床上。不再凍得蒼白的臉蛋多了些紅潤,輕淺的呼吸平穩而綿長。

「呼……」止不住陣陣昏眩感襲來,他撐著床慢慢蹲坐下,冷淡的眼眸,在注視著男孩時,總算透出一絲暖意,焦慮的臉上也總算透出了一抹安心的神色。

「都說了要你乖乖喝藥的,瞧──這不又暈了吧?」不疾不徐跟在後頭的男子,笑嘻嘻說道。

接著也不見他怎麼動作,一個箭步居然就將人從地上揪起,然後,不容反對地將人給帶回了原本的房間。

「喝藥!」

不厭其煩地再一次重申,男子拿起湯藥,自己先喝了一口,然後交到他手上,「吶──我喝過了,沒毒,你快喝!想要照顧那小孩,你總要先照顧好自己才行啊!話說回來,那小孩可比你可愛多了,看到我經過還會出個聲,哪像你一個字也蹦不出來,要不是有他在,你就算沒失血過多死,也會被凍死的。」

見他還是不為所動,男子更是鍥而不捨地叨絮著:「嗯……我說了這麼多,你怎麼還不喝?難道你都不口渴嗎?」

他被煩得頭痛,皺了皺眉,仰首將湯藥咕嚕、咕嚕地喝了下去。

「對了,我忘了說,這些藥對我無效。」收起了一派優雅,男子嘴角微勾,笑得很像惡作劇得逞的惡魔,「還有啊,這藥的另一項功能是安神,好好睡吧。」

怒瞪著擺了他一道的男子,他只覺眼皮開始沉重,努力想要奪回身體的控制權卻無果,最後,只能不甘心地閉上眼。

「真是的,年紀比我小卻像個歷盡滄桑的糟老頭,整天皺著一張臉多可惜!」

男子嘴上碎念著,信手抓起一旁的斗笠戴上,「雖然大冷天的我好懶得去爬雪山,但有些草藥也只有這時節出現,所以這把劍,我就不客氣用來採藥啦,等你傷好了,再還你吧!」

叫來自己懂事的小學徒將人看緊,男子拉開門,輕快地踏著紛飛的雪花離去。

窗外,幾縷陽光從珠簾穿過,映照出滿室寧靜。

 

壹•會面

烈日當空。

熾烈的太陽照得讓人睜不開眼。

今天,是無憂等人從紫濰國出發的第三天。

由於一路走走停停,三人的腳程並沒有快到哪裡去,直到早上才算是正式離開紫濰國國土,進入一望無際的草原,沿著小路慢慢朝精靈國度──銀雅迪國前進。

根據精靈里安的說法,這條路雖然有點遠,不過路途卻不艱辛,平穩的道路上,時不時還能遇見三三兩兩結伴,來往於兩國間售賣東西的遊商,每隔一段距離,也都有小小的旅舍供人住宿休息。

入眼鳥兒啾鳴,魚兒在水裡恣意遊弋,除去天氣開始升溫這點來說,離開紫濰國後的大自然景色,倒是叫人無比舒坦。

一切,看起來都是多麼地和諧安寧。只除了──

「這見鬼的天氣!熱死了!」

走在最前方的燚嵐,手上拿著一片葉面很大的葉子充當扇子,拚命地扇啊扇地,火紅的頭髮,也因為受不了酷熱而束在腦後,讓他整個人看起來更有精神。

「真那麼熱的話,我讓你淋一陣雨好了。」與燚嵐並肩而行的里安睨了他一眼,微微搖動隨手撿來的樹枝,真的開始施起了魔法。

「混蛋!你是嫌自己魔力太多是不?再昏倒的話就不要叫我背你啊!」燚嵐暴跳著打斷了對方的動作,然後,兩人繼續拌嘴。

天很藍、風很涼,難得一路沒有找麻煩的跟蹤者,如果再沒了那兩人抬槓、叫罵的聲音,入眼的景色想必會更美好……

無憂撇了撇嘴,目光再次落到前方正拌嘴拌得忘乎所以的兩人身上,然後心念一動──根據先前的實驗,證明精靈的體質其實與一般人無異,這個發現的確是很值得記錄並且深入探討的!就不知道那精靈,願不願意以後繼續充當他的實驗對象啊……

「……真好奇百卉香的解藥在精靈身上,會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無憂心忖。

「哈啾──」被惦記上的某隻精靈突然打了個噴嚏。

「感冒了?」燚嵐不著痕跡地退開一步。

「鼻子好癢……真奇怪!怎麼回事?」持續又打了幾個噴嚏,里安四周張望一番,不經意對上無憂的視線後,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讓他給你看看?」燚嵐順著他的目光,朝身後的無憂指了指,提議道。

「才不要!」里安瞪著眼一秒拒絕,手指忍不住在額頭按摩了一陣,甩甩頭。這帥氣不足、稚氣有餘的動作,讓他整個人看起來迷迷糊糊、呆呆地。

無憂的額頭上劃下三條黑線,臉上倒是不見無奈委屈神情。

「先聲明我絕對不要再背你啊!」燚嵐沒好氣地賞了他個白眼。

話剛說完,人便脫力往後倒去。

「頭昏……」勉強站穩,精靈虛弱地晃著腦袋,整個人看起來很不舒服,臉色一瞬間變得很難看。

「嘖──你快過來看看!」快速將人扶好,燚嵐偏頭朝在後頭的無憂喊道。

「走開──不要靠近我!」脫力的精靈卻強撐著往後退,非常抗拒地大喊。

才剛往前踏近一步的無憂腳步停頓,臉上表情卻也沒過於在意,淡淡朝燚嵐道:「先找一間旅舍休息。」

燚嵐點點頭,認命背起已經歪斜著身子、無法站立的精靈。

這樣的情況,的確是不適合再繼續往前走了。

「不要讓他靠近我……」無力地趴在燚嵐肩頭上,里安猶自不安分地唧唧哼哼著。

「閉嘴!再吵就把你扔下!」燚嵐朝天翻了個白眼,沒見過不舒服還這麼能嘰嘰歪歪瞎折騰的,「還有,不是叫你和他解釋清楚?結果你啥都沒說啊?!」

被鬧得一肚子窩火,他直接就把怒氣燒向身後一臉淡定的禍首。

始終垂首思考著什麼的無憂,在注意到他的目光後抬頭,「說什麼?」

「說……」燚嵐沉著臉,憤憤一甩頭,「先找地方休息,其他的之後再說!」

要不是背上還背著一個需要休息的病患,身後那個不省心的傢伙還掛著他主子的名頭,他大概會大暴走,先將這兩個壞他心情的渾蛋給痛扁一頓再說!

雖然說是要找間旅舍休息,不過在沒了精靈指路的情況下,他們也只好順著小道不斷往前走。

就這樣走了大概有兩小時,好不容易才見到一間小小旅舍,雖然感覺怎麼看怎麼像一間黑店,但不管怎樣,總算是有個地方能好好休息,所以價錢再貴,還清醒著的兩人還是咬牙要了個小房間。

隨手將幸福地昏睡著的精靈給丟到床上,總算能喘口氣的燚嵐倒了杯水,咕嚕、咕嚕地往嘴裡灌。

無憂則是拿了顆顏色奇怪的藥,丟進少量的水裡攪了攪,然後單手掰開熟睡中精靈的嘴,將藥給灌下去,再抬高精靈的下巴,讓藥水能順利嚥下。

那不算溫柔的動作,燚嵐怎麼看都帶有點賭氣的味道。

「他怎麼了?」燚嵐蹭到床邊問道。

在找地方住的這段期間,無憂已經事先為精靈做了次檢查,說了沒什麼大礙,所以他也沒急著追問,一直等到現在。

「有點低燒,估計是服用了百卉香解藥後的後遺症。」無憂淡淡地說道,順道給自己倒杯水,混著另一種藥咕嚕下肚。

他自己身上的傷口復原得還算快,就是臉上那道指甲刮傷的傷口卻拖了好久,好不容易才有一點點進展。也不知道那魔女身上的毒是什麼,隨隨便便一個傷口就夠他受的,痛死了。

「欸──糟糕!我都忘記要讓他吃解藥了!」

經過無憂這麼一說,燚嵐這才驚覺自己竟然忘了要把解藥交給精靈,讓他每天服用,手忙腳亂地在身上找了找,卻沒看見無憂之前交給他的解藥瓶子。

「瓶子在我這裡。」阻止了燚嵐在身上找不到藥瓶子後準備翻箱倒櫃的動作,無憂解釋道:「正確來說,他會突然倒下是因為藥效開始發作,百卉香的解藥在中和他身體裡的毒素。」

他還正奇怪怎麼觀察半天了都沒反應,原來精靈的神經線比較長,所以,反應比較遲鈍。

「你什麼時候給他吃的?」燚嵐不解地看著無憂。

若他沒記錯的話,一路上,別說是吃藥,里安始終和無憂保持著距離,防得跟老鼠見到貓沒兩樣。

「從我們出發那天到現在。」無憂淡淡地說道。

「……」所以說里安那傢伙日防夜防、害怕被下藥,結果其實是白擔心了。

事實證明,該來的始終是躲不掉的。

扶著額、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燚嵐再問:「那他什麼時候會醒來?」

這點是他最為關心的。

這傢伙若一直不醒,難道是要他一路背人直到銀雅迪國嗎?

往床上躺著的人看了一眼,無憂眼珠子轉了轉,給出答案,「最遲明天早上,睡醒了就沒事了。」

「……那還好。」聽到這消息,燚嵐明顯地鬆了口氣,在心裡暗自慶幸。

「不過,在中和毒素期間身體會很虛弱,大概還是要靠你把人搬到銀雅迪國去。辛苦了。」說完,無憂打開房門,離開。

「……」

被留下的燚嵐再次翻了個白眼,欲哭無淚地瞪了單人床上,因不舒服而眉頭緊蹙的精靈一眼,確定對方昏得不省人事、短時間內不會醒來後,苦著一張臉,坐在椅凳上無所事事。

哐噹──

「誰?!」冷不防被陶製品重重摔落地面的聲音驚醒,燚嵐猛地跳起身,訓練有素地拔出劍,大聲喝道。

下一秒,在看見劍拔弩張的里安以及無憂之後,當下就明白發生了什麽事的燚嵐收起佩劍,瞪了一眼時不時就要上演這麼一齣戲的二人,真是的!大清早的就吵吵嚷嚷,怎麼就不能安分一點啊?!

繞過撒了一地的水、幾顆乳白色的藥丸以及碎了一地的玻璃碎片,燚嵐伸了個懶腰,讓僵硬的身體能伸展、伸展。

昨晚吃了晚餐後,他就趴在桌子上睡了一夜,不舒適的睡覺姿勢,害得他現在是腰痠背痛的,再加上被吵醒,心情實在好不到哪去。

一看見燚嵐,精靈臉色稍霽,從單人床上半坐起身,水藍色中夾雜著些許血紅的長髮,隨著精靈的動作披散,與燚嵐的俊美端麗不同,晨光下的精靈顯得超凡脫俗、不可褻瀆。

無憂不痛不癢地聳聳肩,轉頭收拾東西,「動作快點,吃完早餐要退房,遲了要繳付多一天的費用。」

而他們現在,非常缺錢。

「你怎麼樣了?」

燚嵐不冷不熱地掃了精靈一眼,大熱天的,他可不想再扛著個人肉沙包上路了。

「頭還有點暈……不過,不礙事了!」

里安不舒服地皺著眉,隨即又惡狠狠地瞪了一旁的無憂一眼。

睡夢中察覺有人靠近,赫然發現是自己的仇家,而且手上還拿著杯子,以及一些不知道功效是什麽的藥丸,讓他一瞬間被點燃了怒火,差一點就要直接動手了!

燚嵐不由得感慨,靜態和動態總是有些差距的,而這差距在精靈身上似乎體現得特別明顯。里安一遇到無憂就夜叉化的臉,總是讓原本還算得上入眼的儀態風貌,瞬間蕩然無存。

三人隨意吃了一些東西果腹,趁著天色微亮趕緊退房上路。

「這裡離銀雅迪國其實很近。」

在燚嵐的攙扶下走出名符其實的黑店,里安指著路的盡頭說道:「再走個半天,大概就能到了!」

或許是靠近家鄉的關係,讓他的心情還算不錯,虛軟的腳步多了幾分氣力,臉上明顯透著雀躍與期待。

無憂與燚嵐也跟著加快了腳程。

就這樣一路風塵僕僕,果然不久後,就像精靈所說的,一座石砌的城門映入眼簾──銀雅迪國、旅途的第二站,安全抵達。

「小渢!」

負責守門的兩隻精靈在看見里安後,十分乾脆地將守城門的重責大任給拋到天邊去,爭先恐後地上前,在里安身上這裡捏捏、那裡摸摸的,光明正大地吃豆腐!

「怎麼好像瘦了啊?!看看你的腰,又小了是吧!」門衛一號在捏了捏里安的腰部後,皺眉問道。

「對啊!臉也尖了,在外面吃苦了啊……」

門衛二號同樣吃豆腐不落人後,摸摸里安的臉蛋之後緊跟著表態:「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自小一起長大,里安對於這樣的吃豆腐法已經習以為常,卻還是被二人的熱情擁抱給勒得喘不過氣,最後只能漲紅著臉拍了拍兩人,「你們兩個傢伙,鬆手、鬆手!我快昏了!」

兩名精靈聽話地放開手,這才發現跟在自家小王子後頭的二人。

「這兩位是?」守門的人總算記起自己的職責,神色一歛,出聲問道。

「哥哥想見的客人。」里安簡單的回答,沒多做介紹。

兩名精靈交換了個眼色,銀雅迪國一般是不允許非精靈一族的人進入,算是個封閉式的小國家,即使是跟隨著里安,突然出現的陌生人類還是讓他們心存戒備。

里安也不多做解釋,目光定在不遠處正緩緩朝他走來,笑得一臉不正經的三名親信身上。

「屬下恭迎小王子回國!」

走到里安面前的三名精靈,很有默契地對視一眼,然後壞壞一笑,在里安嘴角抽搐的表情下,動作一致地彎下腰,態度虔誠、語氣恭敬,模樣極其地諂媚,非常明顯就是做賊心虛!

「……別以為這樣我就會忘記被你們擺了一道的仇啊!告訴你們,我可不買帳!」里安撇撇嘴,眼角帶著笑意,嘴上卻不饒恕。

三名精靈一聽,立刻挺直了腰桿,恭敬的態度頃刻間被散漫給取代。

「好啦,不浪費時間,大王子殿下等你很久了,當然,還有小美人以及無憂!」話最多的小莫還是代表發言。

「想死啊你!」

燚嵐不客氣地以劍柄在對方頭上用力一敲。

除去抱頭鼠竄的小莫,無憂朝另外二位侍衛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然後,跟隨里安與兩名侍衛的腳步,逕直沿著小徑往城市內部移動。

和紫濰國的浮華繁盛相比,四周由森林環繞的銀雅迪國顯得樸實,更為貼近大自然。這裡的房屋,大多數是以木頭建造而成,分布鬆散,道路也是以石頭鋪成的彎曲小徑,偶爾還能看見鳥兒落在草地上覓食。

隨著微風晃動的沙沙樹葉摩挲聲,讓整個城市顯得寧靜安逸,卻不會死氣沉沉的,一路上能看見年幼的小精靈在成群玩耍,不同屬性的小魔法在草原上飛舞。

受大自然恩賜、洋溢著春天氣息的綠色環境,的確是個能讓人放鬆身心的好地方。

半晌後,眾人在一棟石砌的大宅前停下。

不起眼的大宅,就像是紫濰國裡富貴人家住的大屋子,和費柯拉的宮殿比起來,還真的是小巫見大巫了。

而里安抬頭看著比自己高許多的圓形拱門,看著眼前熟悉的景色,卻不自禁紅了眼眶,離家一趟,遇上那麼多爛事絕對是他始料未及的。

在被費柯拉囚禁那一段時間,他還以為再也回不來,也見不到自己那笨哥哥了。

三名侍衛的其中二人,一左一右推開大宅的大門。

「歡迎來到銀雅迪國!」

較為穩重的小康則朝著無憂以及燚嵐做了個標準的邀請手勢。

小莫在一旁調皮地眨眨眼補充:「請放心,這裡沒有變態的老狐狸──」

倏地,在大門完全推開的瞬間,一道草綠色的影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門側興高采烈地朝里安撲去!

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而全無防備的里安,在猛烈的衝力下被撲倒在地,撞得兩眼昏花。

「小渢!哥好想你!你不知道你不在的這一段時期,我有多孤單寂寞冷……」一身中性打扮,將人撲倒、有著一頭草綠色齊肩頭髮的傢伙哭訴著。

燚嵐看得目瞪口呆,一貫輕淡恬然的無憂也是一臉不敢置信。

而小莫覷了兩人一眼,顯然心情非常好地進行補充說明:「咳咳!這裡雖然沒有變態老狐狸,不過,有一位愛將人撲倒的大王子殿下!本人在此友情忠告一下,走在湖邊水池邊等危險地方記得提高警覺,要是不小心被撲倒,下場會比我們家小王子殿下還要慘喔!」

好不容易回過神的無憂,一臉地啼笑皆非。

他總算充分地瞭解到精靈愛撲倒人的習慣,大概是從哪裡來的了。眼前這人,絕對是始作俑者!

這傢伙就是和無憂聯手使了一串連環計、英勇無比的精靈一族大王子、放眼大陸罕見的英雄人物……耍他是吧?!

等等是不是會冒出一名真真正正的勇士精靈,說他被冒名頂替?

看著眼前哭得「梨花帶雨」的秀美精靈,燚嵐止不住抽了抽嘴角,實在無法將眼前這人與曾在他幻想中的人物畫上等號。

「哥,我的腰快折了……」里安苦著臉,一迭聲地抱怨著。

「嘿嘿──看到你太高興了嘛!乖,等等給你揉揉。」

一頭草綠色齊肩頭髮的精靈笑彎了眼,「小黎那傢伙都不讓我出門,你說他可惡不可惡?我都快被悶死了!」

「與其讓你出門禍害大家,我寧願你悶死。」

隨著清冷嗓音出現的精靈,冷著一張臉,以抓著後領的方式,動作犀利地將壓在里安身上的人給一把揪起,動作熟練流暢。

「可惡的人出現了……」

上一秒還在誇誇其詞地控訴的精靈,在那人出現後整個人就像霜打的茄子──蔫了,垂頭喪氣地任由那人揪著他的後衣領,將他給提在手上。

「隊長好!」侍衛三人組快速地挺直腰杆立正站好,眼睛直直盯著自己的腳趾頭,絲毫不敢亂瞄。

「讓你們見笑了,我是黎煙,大王子殿下的護衛。」

黎煙不亢不卑地自我介紹,放下手上提著的人同時瞪了他一眼,讓他規規矩矩地站著。

「你們好,我是西里爾。非常感謝兩位應邀前來銀雅迪國!」

變臉非常迅速的綠髮精靈,似模似樣地順了順自己的衣服和頭髮,端莊地開口說道,然後一個箭步上前,在無憂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將手搭在他雙肩,滿臉興奮地問道:「你是無憂對吧?我聽小莫說無憂很矮,非常容易辨認!」

秀雅、矜持的形象,隨著越說越高興再度宣告瓦解,而一向看無憂不順眼的里安雖然沒說話,臉上卻是一副看好戲的嘲笑表情。

「大王子你別陷害我,我才沒說無憂很矮!」小莫委屈地為自己解釋:「我說的是個子不高!」

向來淡定的臉再次抽了一下,被踩到痛腳的無憂否認也不是,承認也不是,當下有種想要把對方的雙手揮開的衝動,但最後也只能要笑不笑地回道:「……你好。」

「好了,先進去吧,你不是還有話想和那二位聊的嗎?有什麽話到裡頭說。」黎煙適時地說道。

侍衛三人組立刻將人領進一間不算大的會客廳,非常識時務地送上熱茶甜點,然後,逃難般快速地退下。

「哥,我已經按照你的吩咐把人帶到,接下來就不關我的事了,我先回房休息。」里安很是放鬆地站在自家哥哥落座的竹椅前要求道。

雖然回到熟悉的環境讓他的暈眩感降低了不少,不過沒能得到很好的休息,再加上身體不舒服,還是讓他滿臉倦意。

「欸──小渢,等等!」西里爾笑咪咪地將人拉到自己身邊,示意他坐下,「別那麼急嘛!」

雖然不想看見某個傢伙,但里安還是非常給自己的哥哥面子,百無聊賴地坐下,聽眾人談話。

對於弟弟的配合,西里爾感到非常滿意,繼而轉過頭朝無憂笑問:「對了,你們會在這裡待多久?」

「應該不會太久。只要確認這裡沒有我們正在尋找的東西,自然會立即啟程前往下一站。」無憂回答道。

在他的認知中,有些族群排他性極強,也並不怎麼接納非同類在自己的領域裡活動。雖然他並不覺得以空靈淡漠著稱的精靈會如此地不近人情,但凡事總是有例外,而那例外嘛── 

瞥了一眼明顯精神不濟的精靈小王子,無憂轉回頭,第一個遇上的就是例外的那一個,讓他非常懷疑傳言精靈的空靈淡漠,是著稱還是自稱。

「聽小莫說,你們在尋找契約碎片。」

收起玩鬧的表情,西里爾正色道:「我在這裡生活了這麼久,沒聽說過關於契約碎片的事。」

無憂點點頭,沒多說什麼。

他相信憑小莫在紫濰國埋伏了這麼久,大概都把他所知道的關於契約碎片的事,向西里爾彙報說明了。

「那麼,接下來你們會離開龕雅這塊土地到其他地方去?」西里爾冷不防又追問。

「或許吧……」

無憂點了點頭,略想了下又說:「畢竟龕雅這塊土地也不大,而且,除了繼續尋找契約碎片,我們還得找人翻譯一下上頭的文字。」

「那,你們會去多久?」西里爾感興趣問道。

「一直到所有碎片都湊齊。」

「所以接下來,你們勢必也會遇到其他不同的族群了?」西里爾接著又問,漂亮的眼裡閃過一抹狡黠神色。

「有機會的話,大概吧……」無憂心裡大感不妙,回答的時候不免有片刻的猶豫。

「只有你們兩人的旅程,肯定會很寂寞?」

西里爾一個勁不斷地提問,一點也沒意識到自己引起了無憂的警覺──或者說他選擇性地無視了。

「也還好……」無憂開始有點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

「啊、啊──真好!我也想離開這裡去旅行!」西里爾一臉嚮往,甚至激動地拍椅而起。

「不行。」

站在身後的黎煙一把將人往後拉,想也不想就將對方的想法直接駁回。

西里爾再次跌坐在竹椅上,神色有些悻悻然、意興闌珊。

「哥,你問這些幹嘛?這些事與你無關吧。」一旁枯坐著的里安皺眉,不太喜歡自家哥哥和他眼中的敵人過於親近。

「不關我的事,可是關你的事啊!我當然要問清楚一些嘛!」西里爾笑彎了眼,一副好哥哥的模樣。

「什麽?」腦筋轉不過來的里安一臉呆滯,一時無法理解自家哥哥的話。

「我說啊,接下來你就和他們一起上路,展開旅程吧!」

再次拍椅而起,精靈大王子慷慨激昂地指著無憂跟燚嵐,臉上笑意閃現。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燚之魔物語03 過往的追溯》裡,6月13日上市!!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