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038-聖賢4-單  

書名:聖賢神書凡骨的榮耀
作者:玥映璃
繪者:希月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3/05/15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8678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誰說那個跟在他屁股後頭、非要半路認他做「親戚」的幻童小「朋友」,是軟趴趴的柿子?

事實證明,就算是兔子上了戰場照樣會咬人!

而且明明是加柏爾跟尼可納互咬的王位繼承人挑戰,怎麼變成他跟尼歌在場上流血廝殺?

 

傷還沒好,戲非得跟著唱。

剛打完副手戰,陳小剛還沒來得及喘口氣,就被加柏爾推入演藝圈跟尤拉演對手,甚至找來御用髮型師,替他打理門面。

御用=高檔=絕佳手藝?

只要你的搭檔沒打算惡整你,而且眼光正常。

可惜,他的人生最BT的依舊是那個BUT!

去他的演藝圈、高檔時尚!

讓他效法布魯斯威利,都好過把「龍蝦」頂在頭上,cos男版蔡x林能看啊啊啊啊!

 

第一章 陳小剛的屬性

 

 

四周響起了一片歡呼聲。

陳小剛在幾萬人的注視下,和尼歌一起站在場地中間。

他沒想到這場問答比賽竟然是他和尼歌親自上場……明明是候選人的對戰;明明他和尼歌只是副手,可現在配角卻變成了主角,反而那兩個當事人悠哉、悠哉地置身事外,站在一旁跟大家一起看戲。

老實說,他現在兩腿發軟很想逃出去。

這也不能怪他。

他就只是個普通人,要他淡定地面對在場的幾萬人的目光也太難了!

當然,他畢竟是個擁有豐富的社會經驗的男人,即使面對再多的人,也能在表面上裝作鎮定……只是,身體終歸是誠實的,他控制得住面部表情卻控制不了兩腿發軟啊!

『怕什麼!就跟他拚啊!』

神書熱血沸騰,似乎等了這場對戰很久。

「拚什麼拚啦!我什麼都不懂,要我答問題可能零分收場欸。」陳小剛翻它白眼,試圖用心靈溝通讓它理解他的危機,可不是一本笨書燃燒熱血就可以解決的。

『難道你來到這裡之後沒有熟讀歷史嗎?上課呢?你有上課吧!』

「……上課嗎?」陳小剛回想起之前上課情況,呃……沒有印象。

事實上,每堂課他上不了三分鐘便睡著,又怎會有印象!

『小子!你別給我輸掉這比賽呀!真的不能輸掉呀!』

神書猛咳嗽,似乎想吐血。

可惜它是一本書沒有嘴巴,沒辦法真把把血吐出來。

「又不是說我不能輸掉就不會輸掉的吧……」如果說說便能成真,他早就說自己一定能發財,早就成為富豪了。

『不管啦!你一定要贏!這次輸了,我以後怎麼在其他魔法書面前抬得起頭啊!』

神書以高亢激昂的聲音,荼毒著陳小剛的精神跟理智。

「……書也有頭嗎?」陳小剛無言。

『你這是什麼態度?歧視書啊?』神書大感不滿。

「沒……哪敢歧視你?!不怕被你煩嗎?」

『哼!算你識相!』

「……」陳小剛慨然望著空曠的場地,最後視線落到尼歌身上。

尼歌似乎一直也看著他,見他終於注意到自己時立刻咧嘴一笑,笑得非常燦爛。

那一瞬間,陳小剛突然覺得這場比賽似乎也沒那麼糟糕,橫豎只是問答比賽,即使輸了,也不用受皮肉之苦……更何況,對手是尼歌!

別怪他輕敵。

實在是尼歌太呆頭呆腦了,腦子看起來就不怎麼靈活,要對戰可能還行,畢竟他有魔法,但要他進行問答比賽應該就難了,

這種要動腦筋的比賽,還是人類較有勝算的機會。

陳小剛兩眼放光,心裡的小算盤打得乒乓響。

『別輕敵,那小子的魔法書不是什麼好東西,說不定會出陰招。』

作為綁在一條船上的蜢蚱,神書不得不是先提出警告,免得因某人一個低能的失誤,導致它跟著一起沈船。

「問答比賽還能出什麼陰招?」連文鬥都能玩出花樣,對於玄武族超乎想像的卑劣,陳小剛倒覺得有點意思了。

『少年,你太天真了。』

神書大感不妙地喊道:『你該不會真的以為只是普通的問答比賽吧?』

而即將要出戰的陳某人,聽進去的重點全集中在跟年齡有關的那兩個字,表情都開始有點飄飄然,當然他是絕不會承認自己被叫做少年時是有點沾沾自喜的。

『對我來說,三十歲前的男人都是少年。』察知他的想法,神書鄙夷地澄清解釋。

「那三十歲後?」陳小剛好奇地追問。

『全都是大叔。』

……用得著跳級那麼快嗎?!

陳小剛忍不住又賞它個白眼,本想再貧個幾句反擊回去,不過場上負責主持決鬥的官員,已經開始介紹比賽的進行模式和規則,當下也沒心思再和神書聊天了。

規則聽起來挺簡單的。

簡單來說,就是當上空出現問題時,在問題的下面同時會有兩個答案讓參賽者選擇,答案分別用不同顏色來顯示,當答案出現時,場內的每個位置都有機會出現與答案相同顏色的光環,而參賽者要以最快的速度,抓住跟正確答案有著相同顏色的光環。

陳小剛低頭看看尼歌的腿,又看看自己的腿。

『別天真了!他一個飛翔就比你快五倍。』

神書又一次澆他冷水。

「……那你就讓我飛啊!」

『你沒有這個能力,我硬給你也沒用。』

猜到他接下來想說什麼,神書迅速截住他的話:『誰叫你這麼廢柴,怨不得我啊!我不是沒有能力給你,只是你沒能力使用而已!』

「……」陳小剛再次無語凝噎了。

這場比賽不只要考智力還要考體力,而他本來對前者已沒什麼信心,再加上後者,他深覺得自己輸定了。

『少年!不能這麼輕易認輸!別忘記,你還有我啊!』

神書激昂地搖旗吶喊,情緒一整個熱血沸騰。

「……就是因為你,才更加沒信心。」陳小剛心想。

『喂!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廢柴也是我害的嗎?!』神書作出強烈的抗議。

「你就不能給我一點私人空間嗎?不要我每次想什麼你也來插嘴啊!」陳小剛沒好氣地吐槽。

『是你逼我的!』

陳小剛懶得再跟它費唇舌,雖然自己並不是用嘴巴和它溝通。

此時官員已經介紹完規則,比賽真真正正要開始了!

上空赫然出現了金燦燦的文字,陳小剛還未搞清楚是什麼,神書已急喊:『快去抓住藍色光環!』

「……藍色光環?」

陳小剛連忙四下去尋找,剛想邁步時,尼歌已抓住了那光環。

『尼瑪太慢了!』神書激動地吼叫著:『叫你去抓住藍色光環,你在磨蹭什麼!』

「要時間找的好不好?!」陳小剛也上了火,氣急敗壞地嚷道:「我只有一雙眼睛,怎可能第一時間看到光環出現在哪個方向!」

『你不懂眼觀六路嗎?!』

「就算眼觀六路,也沒可能第一時間看到身後的東西啊!」

神書沉默了半秒,感慨:『人類真的太沒用了!』

陳小剛很想給它中指,不過沒時間了,因為第二條問題出來了。

『金色!抓金色!』神書激動地叫喊。

他還是沒看清楚問題,不過這次他第一時間就轉身,可只看見紅色光環,再往左看才看到金色光環,待想跑之際,又被尼歌搶先了一步。

他很想搥地。

『你不用看問題!問題都是由我們這些魔法書看,你聽我指示就行了!』被連下兩城,神書的尾音開始顫抖,聲音也開始出現分岔了。

「那也得要第一時間發現顏色光環才行!」

『我會給你指示!我叫你往哪個方向走……』神書還未說完,便喊道:『右邊!快!快!』

陳小剛想都不想,第一時間跑過去。

可快抓到光環時,腰部冷不防挨了一腿,整個人狼狽地趴在地上。

全場人歡呼大笑。

「你竟然……你竟然……」他指著尼歌,難以置信地看著他。

『別竟然了,這場比賽是可以用任何方法阻止對手抓光環的。』

神書涼涼地說道:『他踹你一腳,你下次揍他兩拳報仇吧!』

「……可惡!」陳小剛氣得猛搥地,跳起來朝揮舞著拳頭,「我當你弟弟,你竟然在背後踹我一腳!」

尼歌無辜地嘟起嘴巴,「我也不想啊,但這是比賽,我們現在是敵人。」

「力度就不能輕點嗎?!」陳小剛咬牙切齒地說道。

「哦。」尼歌乖乖地點頭。

這時,問題再度在半空出現。

陳小剛拋下還一臉委屈地看著他的尼歌,聽神書的指示往北方位置跑去,可手只離光環半寸,腹部又受到攻擊往後倒下。

「你……」陳小剛看著一臉無辜的尼歌,差點吐血。

「我已經小力點了。」尼歌認真地強調。

「靠!你推開我就行,非要踹我不可?!」陳小剛強忍著怒意吼道。

「哦。」尼歌垂下腦袋,從善如流地點頭。

剛一說完,問題又出現了。

陳小剛立刻飛奔到正確答案那處,可跑到一半,身體竟受到猛烈撞擊,整個人被彈到遠處。

「我去你媽啊!」陳小剛暴怒地跳起來,「尼歌!你是故意的對不對?」

他很少說髒話,可是到了忍無可忍的時候,也不顧什麼教養品德了。

「是你說可以推開你的。」尼歌的表情很是無辜。

「尼歌!」陳小剛啞口了三秒,氣得一手捂著胸口一手指著尼歌,「以後你被困托兒所我也不會再管你!」

尼歌可憐巴巴地眨著大眼睛,看起來委屈極了。

這時,陳小剛突然跑過去將他抱起來,當聽到神書的指示後,立刻將他朝正確答案的反方向拋過去。

眾人譁然! 陳小剛不理會所有聲音,一把抓住光環。

答案正確,他得了一分。

『你夠狠啊!直接把人拋出去!』

神書對陳小剛的行為感到驚訝。

「人要自保!我不是耶穌,被踹了那麼多次當然要還擊!」被尼歌攻擊過的地方還隱隱作痛,尤其腰部,陳小剛怒氣衝天,尼歌那一腳是真不留情。

不遠處,尼歌艱難地站起來。

陳小剛也不看他,迅速朝正確答案的光環跑。

因為光環離他很近,他認為以尼歌的距離沒可能那麼快到達,所以沒注意四周,一心只想抓住光環,結果神書忽然大喊一聲:『小心後面!』

陳小剛下意識轉身,迎面一道藍光直射向他!

神書立刻作出保護網,阻擋了藍光的攻擊。

『叫你小心後面,不是叫你轉身看後面!你腦子長草啊!』神書忍不住痛罵道。

陳小剛一臉愕然,抬頭怒沖沖地望著遠處的尼歌,「你這個小混蛋!居然用魔法攻擊我!」

「我沒有!」尼歌委屈地大喊,握著魔法書的手微微顫抖,想不明白為什麼魔法書在沒有他的指示下突然對陳小剛作出攻擊?

『先抓光環,快!有什麼待會再解決!』神書急道。

陳小立刻跑去抓住光環,再得一分。

而尼歌兀自呆呆地看著自己的魔法書。

『別責備他了,不是他叫魔法書攻擊你,是那本白痴的書擅自向你作出攻擊的。』神書說道。

「為什麼?」陳小剛愣了愣,什麼時候他連魔法書也得罪了?

『因為它要對付我啊!』神書一字一頓地宣告,語氣說不出的自豪。

陳小剛也懶得去吐槽為什麼被人追殺也能這麼自豪了。

他的注意力又專注在場上出現的題目。

可神書顯然戰意高昂,居然無視搶答直接便對尼歌的魔法書進行了反擊。

『哼!想跟我鬥,它還未夠水準!本大爺現在就給它點顏色看看!』

場上魔法、幻術交錯,兩本書鬥得天昏地暗,陳小剛多次喊停止,比賽還在進行中,讓它們就不要來搗亂!

但神書壓根不聽他的話,拚命朝尼歌的魔法書攻擊。

尼哥的情況也差不多。

他和尼歌兩人實在很無奈,自己的書在對戰,身為半個主人卻沒辦法阻止它們,還反被它們控制,也太丟臉了。

「夠了吧!你們想打到什麼時候啊?」陳小剛邊說邊把神書擋在自己前面,利用保護網擋開對手的攻擊。

『打到它認輸為止!』神書似乎非常生氣,怒吼著:『叫它那麼囂張!不給它一點教訓,它還真以為自己是最強的魔法書!』

「你怎知道它囂張?你們能夠溝通?」

『廢話!我們是同類,當然可以溝通!』神書憤恨地說道:『說起來你該感謝它,要不是上次在托兒所它不斷刺激我,我也不會提早和你說話。』

「哦,那我是要砸你以表示對它的感謝嗎?」陳小剛皮笑肉不笑地問它。

『臭小子!你這麼做是忘恩負義!恩將仇報!』

「……那你叫我怎樣感謝它?」陳小剛實在想不起神書何時有恩於他了。

『揍它!狠狠地虐待它!』

……這還能叫做感謝嗎?

陳小剛不想多管它們之間的事,說:「喂、喂!現在還在比賽,你們的恩怨情仇待比賽完後再解決吧!」

『要是現在停止,它會到處抹黑我實力不足、自動投降!』

「……貴圈可真亂啊!」原來書也有自己的圈子,陳小剛又長知識了。

『你這種俗人是不會明白!』

陳小剛止不住一股衝動想扔書了。

而這時,在旁看著的尼可納煩躁地大叫:「尼歌!你還在打什麼,快去搶光環!」

尼歌也不想打。

可是魔法書根本不聽他的說話,像是入魔一樣瘋狂地發動攻擊。原來,魔法書一直都很聽話,從沒這麼失控過,所以他根本不知道怎樣阻止它,如果要繼續進行比賽,唯一方法就是放開魔法書,靠自己力量去看問題搶光環。

但那些問題,只有魔法書才看得懂。

「陳小剛!你還不發揮人類的智慧!」加柏爾顯然也沒耐性再觀看魔法書的對戰了,出聲朝陳小剛喊道。

陳小剛頓了頓立刻意會過來,心裡對神書說:「喂!大叔,你邊打邊跟我說正確答案的顏色!」

『你說什麼?!』神書吃驚道。

「叫你邊打邊跟我說正確答案的顏色啊!不然等你們打完可能已經天黑了!」

『不!你竟然叫我大叔!』

「……不然叫你什麼?」

『你給了我名字!叫名字!我不是大叔,不准叫我大叔!』

「男人這麼在意年紀也太丟臉了!」

『我不是男人,是書!是偉大又強大的雄性魔法書!』

……陳小剛決定投降,不跟它爭辯。

「好吧!偉大的神書大人,小的我不想管你們之間的恩怨,請你在進行毆鬥的時候,也順便告訴我正確答案的光環位置吧!」

『好!』神書爽快答應。

陳小剛把神書放在地上,開始根據它的指示跑去抓光環。

反觀尼歌只顧著魔法書,沒注意到他的動作,直到他抓住了第三個光環時才察覺過來,當下也想放棄魔法書,可沒有魔法書,他便不懂該怎麼回答問題。

他也試著和魔法書溝通,但魔法書一心只想著戰鬥沒有回應過他。

「尼歌!別再管那本書了,快跟著陳小剛!」場外尼可納怒聲叫嚷。

眼角瞥到尼歌放下魔法書跑過來,陳小剛二話不說也朝他迎面跑過去,然後抬起右腿狠狠踹飛他,再又轉身飛奔去抓住光環。

他又成功拿到一分。

按現在的情況來看,陳小剛勝算是很大,可惜他就是個普通人類,體力有限,再加上先前還受了不少傷,如果比賽再繼續進行下去,他很快便會支撐不住。

而當他踹飛尼歌之後,尼歌也不跟他客氣了。

好吧,一開始尼歌就沒怎麼對他客氣過……於是乎,戰場上,兩個人和兩本書也在進行激戰,鬥得場外觀眾也不知道該看人戰鬥還是書戰鬥,總之,哪裡戰況較激烈就往哪裡看。

陳小剛從來沒想到問答比賽要消耗那麼多的體力,扶著腰、恨恨地瞪著尼歌,想不到身形嬌小的他竟然擁有這麼大氣力,就一下便能把他撞飛出五米遠,而且直到現在連氣都不喘,臉上也沒露出疲累之色。

相反地,他開始喘氣,連手腳有點疲軟。

他終究只是個普通的人類啊……再繼續下去,只怕要輸了。

眼下比賽已經進行了兩小時,他還能撐到……十五分鐘?應該不行了,大概只有十分鐘吧!嗯,大概……總之,他真的已經覺得不行了!

「小剛!記住你的屬性!」

就在他快要跪下來時,加柏爾的聲音傳到耳邊。

……什麼屬性?

陳小剛疑惑地看向加柏爾。

只見加柏爾無聲地說了兩個字:無恥。

……誰無恥?

誰的屬性是無恥?

誰比你更無恥?!

陳小剛很想指著加柏爾的鼻尖質問,但他沒有這個勇氣也沒有這個空閒、時間了,因為加柏爾的表情漸漸陰沈了下來,似乎在警告他動作快一點。

陳小剛打了個冷顫,腦中靈光迅速一閃,立刻轉眼瞪著尼歌。

尼歌動作一頓,有些期期艾艾地眨了眨眼。

「尼歌,除了因為是尼可納的搭檔身分,你為什麼要參加這場比賽?」陳小剛一本正經地問他。

尼歌被問得一臉茫然。

「我不想跟你打。」陳小剛忽然放軟了聲線。

「我也不想……」尼歌看著他,一臉難過地說道:「可是沒辦法,這是比賽,不能不對你出手。」

「這場是尼可納和加柏爾的比賽,與我們無關!」陳小剛嘗試誘導他先放棄。

「陳小剛!你在胡說什麼?!」場外尼可納鐵青著臉怒吼。

「尼歌,我是真的把你當作弟弟。自從來到這裡之後,我就沒遇到什麼好人……你和加柏爾就像我的親人,在這裡唯一的親人。」陳小剛表現得很真誠,「我不想兄弟相殘,你明白嗎?」

尼歌揪著衣服,臉上的表情既難過又感動。

來到這裡之後他一直很寂寞,周圍的事物不只陌生,每個人看他的眼神也充滿了鄙視,甚至就連他的搭檔也不待見他,不需要他的時候就把他丟到托兒所。

儘管他覺得受到很大的侮辱,但寄人籬下他也只能忍氣吞聲,不反抗也不抗議,免得讓有心人找藉口破壞族人的聲譽。

他可以表面假裝對任何羞辱也不在意,但不代表他真的毫無感覺。

他和一般人沒分別,也有喜怒哀樂,也會因寂寞而難過,也會因欺負而難受……可沒有人幫助他,沒有可以傾訴的人,他只能把自己封閉起來,這樣,日子就不會那麼難過。

可是,這都只是自欺欺人,又怎會真的不難過?

哪怕只有一個,哪怕只能擁有一個朋友,他也已經心滿意足!

所以,現在難得有人重視他,不只把他當做朋友更把他視為親人,他不想放棄,不能放棄!

他不想和陳小剛反目;不想和陳小剛對戰;不想失去陳小剛這個如親人一樣的朋友……他需要這個朋友。

眼眶一紅,尼歌吸了吸鼻子忽然大哭起來,模樣就像是個迷路找不到父母的小孩,害怕得一個人在街上嚎啕大哭。

陳小剛不禁愕然,沒想到尼歌竟然會哭還哭得如此淒涼,看來真的受過很多委屈吧!儘管他的年紀不如他外表那麼小,但看上去就是個小孩子,陳小剛看到他哭得這麼可憐,不禁感到十分同情。

「不哭!」他慢慢地走過去,摸著他的小腦袋,像哄小孩一樣放輕了語氣:「不想比賽就不要再比了!尼可納和加柏爾之戰不關我們的事,管他們去死吧!」

「可是我不能破壞族人的聲譽。」尼歌哭得抽抽噎噎,既難過又茫然。

「你沒有啊!」陳小剛撥弄著他的頭髮,柔聲道:「你很善良,你族人會以你為榮的。」

這句話絕無虛假。

陳小剛覺得尼歌真的很善良,又乖巧又聽話又好欺負……咳,總之就是善良!

他對尼歌伸出手,淡淡地笑了。

在陽光的照射下,他的笑容顯得更溫暖柔和。

尼歌再沒有半分猶豫,舉起小手握住他的大手──這就是人與人之間的真摰感情了!以他的勝利劃下句點。

陳小剛深深地鬆了口氣。

場外所有觀眾也為之感動,站起來為他們鼓掌。

尼可納氣得快要吐血!

他沒料到陳小剛會這麼無恥,竟然拿感情把尼歌給拐了!這口氣他嚥不下,正要上前向裁判投訴陳小剛使詐時,一聲爆炸令他止住了腳步。

他額頭冒出冷汗,完全不敢回頭。

可即使他不看,也能用耳朵知道發生的一切。

四周一片吵鬧,什麼魔法書爆炸,魔法書同歸於盡的話語源源不絕的傳到耳邊,

尼可納不知所措,這情況該怎麼處理?沒有魔法書,那這場比賽還會繼續嗎?不,更重要的是,沒有魔法書他還能擁有繼位權嗎?

他不由轉頭看著加柏爾。

加柏爾還冷靜地站在原地,像是周遭發生的事與他無關一樣。

尼可納心中的不安也漸漸消退,仔細一想,如果沒有魔法書,這場比賽不能再繼續的話,對他來說絕對是天大的喜訊。

 

 

──內文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聖賢神書凡骨的榮耀》裡,6月26日上市!!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