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058-六仙-4-單   

書名:六仙卷四.幕後黑手跟戀愛對象,總是不請自來
作者:草子信
繪者:Izumi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3/11/13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9347

 

夏悠竹自認個子不高、胸無長肉、身材既不纖細也不挺翹,應該不具備招惹「變態」的魅力……

可,誰來告訴她──

那個手捧大紅花、自戀到姥姥家一開口就直嚷「妳是我的女神、我是妳的白馬」的花花男,是哪裡冒出來的「極品」?

梅仙人揮扇風涼、一旁看好戲,雙葉竹只管推她入坑,一切不合理的意外,全當是菜鳥六仙必備的考驗兼磨練,而,為了贖回竹之園內被綁架的全能管家兼萌寵熊貓,夏悠竹只有再度跳坑,把神經強韌度跟耐性發揮到百分之一千的極限!

一切都是熊貓惹的禍!!

夏悠竹以現任竹仙之名立誓,等找到那隻不負責任的黑白系生物後,一定要生鮮火烤、百倍奉還!!

 

 

楔子

 

 

 

夏悠竹從不覺得自己有著能夠吸引異性目光的魅力。

坦白說,她個子不高,身材也算不上前凸後翹,臉蛋更是普通到跟路人甲差不多,再加上她從小學習劍術,個性又比男人還要強悍,手上有武器的話,就算是全身肌肉的強壯猛男,想打倒她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為這樣,她從來沒想過自己的桃花會有開花的一天。

何曾想有這麼一天,居然會遇上個以為自己很帥、很有型的男人,捧著大把深紅色的玫瑰塞滿她眼前。

「妳的美麗,有如滔滔江水說也說不盡,天下的形容詞,在妳的面前都黯淡失色,配不上妳啊!」一手扶著額頭,男人不由分說將手中的玫瑰花束交給了夏悠竹,口裡說著不知道是褒是貶的讚美詞。

夏悠竹並沒有接下玫瑰花束,只是困擾地皺起眉頭,看著這個男人。

可惜男人根本沒有注意到她臉上的無奈表情,自說自話:「打從見到妳的第一眼,我便傾心於妳,如今我已按捺不住內心的急躁,把我的心意傳達給妳。」

每當夏悠竹想開口說些什麼,他又馬上出聲阻止:「啊!請妳別馬上告訴我妳的答案,雖然我知道妳一定不會拒絕我的求愛,但,請先給我點心理準備吧!」

這個男人……究竟想做什麼?!

眼角微抽,夏悠竹的眉頭已經皺到能夾死蚊子的程度了。

首先,她完全不認識這個男人。

真要說起來的話,她跟對方是三分鐘前才照過面的,就算是一見鍾情好了,這告白的速度……也太快了點吧!其次,就算這傢伙針對她一見鍾情好了,但,沒有規定被告白的人就一定要接受吧?

她可沒打算要點頭答應這個奇怪男人的求愛。再者……

「哈、哈啾!」

對著眼前的玫瑰花束打了個噴嚏,夏悠竹吸吸發紅的鼻子,眼角含淚地對著男人說道:「不好意思,這個玫瑰花的香味實在太濃郁了,我對香水之類的味道實在很感冒,能不能請你把玫瑰花拿遠一點?」

她的鼻子很纖細,實在無法忍受刺激性的味道。

而這些玫瑰花,她早在三公尺外就已經聞到味道了!

只是沒想到,這香水味道濃郁的玫瑰花竟然是給她的。

在她的印象中,玫瑰花的香味不應該這麼刺鼻啊!

但是這束玫瑰花不管是顏色還是味道,都跟她記憶中的玫瑰有點不太一樣,讓她無法習慣的打了噴嚏。

男人二話不說,立刻就把手中的玫瑰花束往後一扔,接著,再從身後拿出了另一把花束,眼神閃爍著興奮的光芒,炯炯有神的靠近了夏悠竹的臉。

「那麼這個如何?這可是我最自豪的水藍色牽牛花喔!淡淡的花香不會刺激妳的鼻子,就像是我對妳的心意……」

「你這束花……到底從哪裡拿出來的?」

「這點小問題就不用去在意了,我的愛人。」自信滿滿的男人以為自己沒有被夏悠竹拒絕,開心地牽起了她的手,低頭對上了夏悠竹無奈的雙眼。

而夏悠竹也抬起頭來,看著眼前這個不聽人說話的男人,卻見他噘起嘴,緩緩靠近自己的臉!

夏悠竹厭惡地往後縮起了脖子,才正想抬起膝蓋朝他的重要部位踢下去,就聽見遠方傳來了許多驚呼聲。

他二人不約而同被這聲音嚇到,尤其是那男人,更像是作賊心虛般馬上放開了夏悠竹的手,一臉惶恐地轉過身去,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跑來的四名少女。

「那女的是誰?!」

「對啊!那女的是誰?!」

「少爺,你說過要從我們四個人之中選一個出來當新娘的!」少女們妳一言、我一語,氣呼呼地朝夏悠竹走了過來,「喂──新人!要懂得先來後到啊!等我們跟少爺交配完之後,才輪到妳!」

粉臉鼓得像充飽的氣球,那群鶯鶯燕燕一把推開了男人,團團將夏悠竹圍了起來,「少爺是很珍貴的『雄種』,可不是妳想就能夠跟少爺交配的!」

眼看著將自己團團圍起來的少女們,夏悠竹無奈地輕嘆了口氣,她實在不知道自己好端端的站在這裡,為什麼會被牽扯進來,她根本就沒想過什麼交配問題啊!先不管這些少女的用詞有多詭異,也不管那個被稱為少爺的男人究竟是何許人也,現在,她只想撇清關係然後離開這裡。

「妳們不要欺負我命中注定的愛人啊!我知道妳們對我的心意,但現在,我的心裡只有她──」男人雖然語氣淡定地說道。

但他的臉上卻冒出了許多汗水,看起來也不比剛才那般從容不迫。

少女們一聽見男人說的話,馬上氣呼呼的轉過頭去,對著少爺大聲說著:「少爺!你被這小鬼騙了啦!」

「對嘛對嘛!你看看她,身上一點香氣也沒有,這樣哪能夠吸引到願意跟她交配的『雄種』?少爺,你一定是被她騙了。」

「少爺我們快離開這裡,別讓她繼續欺騙你。」

四個少女又推又拉的把男人強行從夏悠竹的面前帶走,但男人卻還是對著夏悠竹發出了哀號聲,看起來可憐兮兮的樣子。

意識到自己總算回歸平靜,夏悠竹不由鬆了一口氣。

這時,站在旁邊已久的人影才慢慢靠了過來。

「沒想到真有人會對妳這個刁蠻女求愛。」嘴裡照例又是一番搶白嘲笑,來人「唰地」一聲將手中的摺扇打開,放在胸前輕輕地拍著。

聽見這番話,夏悠竹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既然早就已經來了的話,為什麼不來替我解圍?」

「因為挺有趣的嘛。」萊特忍不住掩嘴笑著,淡定自若地轉身,領著夏悠竹前進。

夏悠竹也在深深嘆息之後,跟上了他的腳步。

沒辦法,要不是因為現在她有求於萊特,她也不會這樣任由他欺負。

至於,她為什麼會一個人到梅之庭院來見萊特嘛──這,就要從昨天說起了。

 

 第一卷   熊貓綁架事件

 

 

「悠竹、悠竹──不好了!不好了啦!」雙葉竹甩著手中的白紙,飛快衝進了夏悠竹地寢室,「快起來,快點起來!」

才剛爬上床,準備閉上眼睛、好好睡一覺的夏悠竹,冷不防被人從床上拉了起來,抓著肩膀不斷搖晃,整個人只覺得雲裡霧裡,「我才剛閉上眼睛耶……」

「現在不是睡覺的時候了啦!熊貓被人抓走了!」

「熊貓被人抓走……啥?有誰會想抓那隻全身肥油的玩偶啊?!」夏悠竹眨了眨眼,用手指擦去掛在眼角的淚珠,而後在雙葉竹把自己的肩膀放開時,便倒頭窩入床上繼續睡,絲毫感覺不到一絲緊張。

看著夏悠竹一派懶洋洋的模樣,雙葉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說真的,他很想再去把夏悠竹重新抓起來,用力把她搖醒,但是看著仙氣微弱、舒服得躺在床上的她,他再怎麼樣也無法狠心把她拉起來。

他也知道從,仙塘回來的夏悠竹現在十分疲倦,甚至到了見床就睡的地步,根本就懶得去思考其他事情,尤其是對於熊貓一無所知的她,根本不覺得熊貓被抓有什麼關係……可,該怎麼辦才好?

夏悠竹累得不醒人事,他又不能以這模樣出去見人,雖然等夏悠竹睡飽醒來再去救熊貓,也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但問題就在於,熊貓撐不撐得下去了。

轉而在房間內來回踱步,雙葉竹不知所措地低頭思考著。

那個抓走熊貓的人,是桃源境裡的熊貓愛好者,只要是跟熊貓有關的事情,就一定會扯上那個人,雖說熊貓被那人綁架是不會有什麼危的,只是以熊貓的身分來說,總不能一直被那人困住、離不開。

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熟睡著的夏悠竹,雙葉竹垂下了眼,深吸了口氣開口:「施狼、御凌,你們在吧?」

話一說出口,四周先是沉默了幾秒鐘的時間,而後,御凌才從窗戶外翻身進入,而施狼則是從夏悠竹床上的棉被堆裡探出頭來,垂著耳朵、緊縮在角落裡,不敢靠近雙葉竹。

早就察覺出這兩人都待在這附近的雙葉竹,看著對夏悠竹有著莫名執著的兩個男人,深深嘆了口氣。

如今,他也只能求助於這兩個人了。

「關於熊貓被綁架的事情……」

「咦、咦?!洛珂大人被綁架了?」一聽見熊貓被綁的事情,施狼馬上驚叫出聲,兩個耳朵高高豎起,看起來非常驚訝的樣子。

御凌就站在窗戶旁,臉上還是沒有太多表情,可視線始終放在夏悠竹的身上。他就這樣一瞬不瞬地望著夏悠竹熟睡的表情,似乎想說些什麼,卻又不願意開口打擾她,於是就只能這樣盯著她看而已。

「你想對悠竹大人做什麼?」注意到了御凌的視線中有種奇怪的情愫,施狼心覺不快地甩著白色的巨大尾巴,將夏悠竹的身體團團圍住,擋下了御凌的視線。

御凌冷不防被嚇了一跳,隨即抬頭對上了施狼那雙充滿警告意味的紅色眼瞳,兩人眼神交錯的瞬間,貌似磨擦出了可怕的火光。

「在下並無任何逾矩的意思,只是想確認竹仙大人沒事而已。」將手放在腰間的劍柄上面,御凌迅速壓下了雙眼。

「但是你看著悠竹大人的眼神,可不單單只有那樣!」

敏感的施狼,一語道破了御凌眼神中透露出來的感情,頓時令他說不出話來,反而有些呆愣地傻在那,好一會兒才轉過頭,用手摀著自己的嘴巴,自言自語的低語道:「我的表情……有這麼明顯嗎?」

他問著自己,聲音細小不願讓人聽見。

但就算是再小的聲音,也是逃不過施狼的那雙狼耳。

他見御凌認同了自己的猜測,更加緊張地從床上跳了下來,趴在地上,弓起了身體,對御凌發出低吼聲:「不准你接近悠竹大人!」

「為何?在下與她不是敵人,這點你應該很清楚。」

「不行,我就是不准!」

施狼下意識地感覺到眼前這個男人是自己的敵人,雖然說不上來這是什麼樣的感覺,但,他就是不允許對夏悠竹抱有其他念頭的人靠近她。

就像是護著自己的寶物那般。

狼的地盤意識非常強烈,狼人也不例外,知道這點的御凌也不打算繼續多說什麼,只要夏悠竹醒過來,就算施狼不允許,他也還是有機會能夠與夏悠竹攀談,所以,他也不把施狼的警告看入眼中。

在被雙葉竹的話點醒後,御凌恢復到平常的冷靜模樣。

「你叫我們來這裡做什麼?」暫時收起了放在夏悠竹身上的注意力,他轉過頭去,看著已經露出無奈苦笑,望著他與施狼的雙葉竹。

「啊──終於輪到我說話了嗎?」

雙葉竹原以為這兩個人會打起來,所以,早就已經做好了要在一旁看戲的準備,卻不料御凌這麼快就把話題轉回來,他也只好將手朝身旁一擺,無奈道:「原本,我是想請你們兩個人先過去找那個傢伙,讓他把熊貓還回來的,不過看你們這麼不合的樣子,應該是沒辦法一起行動吧?」

「這不打緊,在下是公私分明的。」御凌面無表情地說道:「更何況,那個人既然抓走了洛珂大人,甚至還故意留下信函挑釁,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

「嗯,你猜得沒錯。」見御凌已經看出了對方留下這封信的真正意圖,雙葉竹便不多做隱瞞的說道:「那個人正是打算強迫悠竹去見他。」

「普通人要見到仙人很容易,但仙人之上的六仙,可就是難上加難的事情了。除非是萬不得已,不然我認為,他也不會出此下策。」

「照理來說,是這樣沒錯,可是問題就在於,被他抓走的熊貓不是簡單的角色啊……」雙葉竹嘆了口氣,感覺得出他非常困擾。

就算施狼再傻、再遲鈍也不是個笨蛋,對於這兩人說的話,他已經聽懂了大半,對他來說,只需要幾個關鍵字就可以了。

「我……很難想像那位大人會輕易的被人抓走啊!」

「他要脫線的時候也很脫線的。」雙葉竹忍不住說道,早已認識熊貓許多年的他,對於他會被綁走的事情完全不訝異,「雖然這樣可能有點不妥,不過我希望你們兩個人能幫個忙,去把熊貓帶回來。」

聽見雙葉竹這麼說,施狼與御凌忍不住厭惡的看了對方一眼,感覺得出他們不想跟對方一起行動,於是雙葉竹便改口說道:「你們就當作是幫悠竹一個忙吧。她都累成這樣了,你們忍心看她醒來之後還要去救熊貓嗎?」

抓走熊貓的人並不是什麼難應付的對手,只靠御凌和施狼的話,要救出熊貓很容易,他只顧慮著一個問題──不曉得那個人找夏悠竹過去,究竟是為了什麼事情。

如果他能夠自由行動的話,他很想自己去調查清楚,可是問題就在於,他現在無法這麼做,不然他也不會委託他們兩個人。

果然,只要提及夏悠竹的名字,這兩個人眼中的敵意便瞬間消散,一下子就妥協了,有時候雙葉竹覺得,這兩個人的思考非常單純,完全以夏悠竹為中心思考。

「竹仙大人已經如此疲倦,的確不該勞煩她。」

「如果是為了悠竹大人,要我做什麼都可以。」施狼站起身,甩甩尾巴,已經做好了出發的準備,不過,他還不知道雙葉竹究竟要他們去找誰。

第一個發現紙條的御凌早已知道他們的目標,便轉身離去,讓施狼只能快速跟上去,連再見都來不及說。

「你別走這麼快啦!」

「是你動作太慢。」

「我、我還什麼都不知道,連抓走洛珂大人的人是誰我都還不……」

「是梅之庭院的人。」御凌簡單的說著,也沒有停下腳步,就是故意要讓施狼跟上自己。

「你別自顧自地說話啊,我都聽不見你在說什麼了。」

「跟上我你就聽得到了,再說,我以為狼的聽力都很好。」

「就算聽得見聲音,也不代表聽得懂你在說什麼。」

施狼與御凌的聲音漸漸遠離,不過還是能夠聽見他們兩個人在吵嘴,這不免雙葉竹開始擔心起,這兩個人究竟能不能順利把熊貓帶回來。

那隻笨狼就算了,有沉著冷靜的御凌帶頭,應該沒問題吧?應該……

然而很快雙葉竹會發現,他的決定是錯的。

 夏悠竹醒了過來。

她覺得自己好像睡了很長一段時間,不過,體力倒是補回來不少,讓她整個人的心情也爽朗許多,好像已經很久沒有睡得這麼舒服了。

她坐在床上,高舉起雙手,伸了個懶腰。

「唔嗯──睡得真舒服,施狼?」

每當她張開眼睛,總是會見到睡得迷迷糊糊的那隻笨狼,不過這次醒來卻沒有看見那熟悉的身影,床上就只有她一個人孤零零的,不知道為什麼,夏悠竹忽然覺得有些空虛。

她摸了摸施狼總睡著的地方,是冰冷的,這足以證明施狼這次沒有陪她一起睡,這讓她不禁有些擔心,趕緊翻身下床,出聲將七羅招來。「七羅,你在嗎?」

「我在。」七羅變回了巨大的模樣,從門外把頭探了進來,向夏悠竹吐著舌頭,一臉狐疑的問道:「悠竹大人,有何吩咐?」

「施狼人呢?」

「昨日與夏至國的親衛隊隊長離開了。」

「跟御凌?他們去哪?」

「這、這個嘛……」被問及原因,七羅不由得結巴了。

牠有些猶豫的上下轉動著眼珠,很明顯的就是在思考要怎麼回答夏悠竹。

面對她的提問,七羅從來就沒有這樣猶豫過,一向都是爽快的回答她所有的問題,除非是問起與牠自己本身有關的問題,否則,七羅向來是有問必答。

她馬上眼神銳利瞪著七羅看。

「七羅,老實回答。」

「這……」七羅悄悄的轉過頭去,看著從旁邊的別室走過來的雙葉竹,面有難色地說道:「還是由他來回答您吧。」

於是夏悠竹回過頭去,看著對他哈哈苦笑的雙葉竹,擠出了青筋來。

「你做了什麼?」

「哈哈哈……會讓妳生氣的事情?」

「雙葉竹!」

「好好好,妳先別生氣啦。」聽見夏悠竹的怒吼,雙葉竹趕緊將綁架熊貓的信函拿出來,走過去交給了她。

一手接過這張紙條後,夏悠竹露出了困惑的表情,眨了眨眼,「熊貓被綁架了?桃源境裡居然有想要綁架熊貓的人?」

如同雙葉竹料想的那般,夏悠竹對於熊貓會被人抓走的事情感到十分錯愕,他只好無奈的嘆口氣,解釋道:「洛珂雖然外表看起來只是隻普通的熊貓,可是在仙人之中,他也是相當有名氣以及能力的一個人。」

雖然夏悠竹來到桃源境裡已經有段時間,不過,她還是不清楚熊貓究竟是誰,而且熊貓也沒有特別解釋過什麼,所以她也就忘了問。或許是她早就已經習慣熊貓繞著自己轉了吧,所以熊貓是誰這個問題,對她來說不是很重要。

說是這麼說,但對於雙葉竹後面的那個說法,她倒是非常能夠體會。

熊貓很能幹,自從她來到桃源境城為竹子仙人之後,夏瓔宮裡所有的大小事情全部都是由熊貓負責的,她只是大概知道她的手下還有幾個仍然跟隨著竹子仙人的仙人而已,其他事情基本上都是由熊貓去負責。

同時熊貓還指導她使用仙術、學習桃源境裡的各種知識,雖說熊貓的確很煩人又很像是媽媽一樣總對她碎碎念,但另一方面來說,熊貓是她在這裡最信得過的人。

也就是說,她必須去把熊貓帶回來。

「……這封綁架信是什麼時候的?」

「大概是十二個小時之前吧。」

「十二個小時?你怎麼不把我叫醒!」

「妳可不是超人啊!悠竹,妳需要休息。再說,我可是有試著把妳叫醒過喔,只是妳睡得不醒人事,叫都叫不起來。」

她不得不承認,從松之山丘那裡回來之後,她累得臉眼皮都快闔上了,根本連雙葉竹叫她的事情都沒任何印象,於是她也只好默認這點,改口道:「好、好吧,我承認我是真的很累……可是熊貓被綁架這件事情,跟施狼他們有什麼關係?」

「妳保證安靜聽我說完我就告訴妳。」

「嗯,你說吧。」

「熊貓被人抓走的話,竹之園就失去了管理者,而妳雖然是竹仙,但並不表示可以管理竹之園,如果少了熊貓的話,妳會很麻煩的。所以我必須趕快把熊貓帶回來才行。」

「這點我認同,所以呢?」

「所以──在不吵醒妳的狀況下,我讓御凌還有施狼一起去把熊貓帶回來。」

「……你什麼?」

夏悠竹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那個黏她黏得比麥芽糖還要緊的施狼,居然會同意跟別人行動?而且那個人還是惜字如金、個性陰沉的御凌?

怎麼想也絕對無法想像他們會站在一起的兩個人,居然會聽從雙葉竹的命令,去把熊貓帶回來?這肯定是哪裡有問題。

「他們兩個人只要遇上跟妳有關的事情,就會變得很積極呢。」雙葉竹笑著說,但卻惹來夏悠竹的狠狠一瞪,馬上就僵住了身體,安靜下來。

感覺到夏悠竹身上傳來的可怕怒氣,七羅也只能把頭從門口收回去,打算溜走,可是卻馬上被夏悠竹給叫住。

「七羅!」

「啊!是……是的,悠竹大人。」七羅趕緊煞車,把頭轉回來,但是頭上已經流滿汗水。牠一邊用著顫抖的口吻,一邊問道:「請……請您吩咐……」

「一口把這該死的傢伙給我吞了。」

「咦?咦……這、這……」

「你不聽我的命令?」

「不、不是……」

七羅困擾的看著夏悠竹,再回頭看著雙葉竹,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雙葉竹聽見她的命令,只好苦笑的抓了抓後腦勺,替七羅說話:「別讓七羅覺得困擾啦,悠竹,那個人不是很危險,以御凌還有施狼的實力,絕對可以平安把洛珂帶回來的。」

「我的問題點不在於那。抓走熊貓的人既然還會留下信函,甚至還把自己的名字寫出來告訴我們,這不是擺明著希望我去找他嗎?既然這個人的目的是我,那你還讓那兩個人去。」

「哎──那個人不是什麼危險人物,也不是什麼厲害的角色啦,不需要你操心。」

「我擔心的不是這個問題。」夏悠竹轉過身,隨手拿起放在房間架子上的一把武士刀,插在腰上,揮揮手示意七羅把門讓開,走了出去。

看著夏悠竹著急著想離開的樣子,雙葉竹立刻追了出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緊張的說:「等等,妳要去哪裡?」

「去把那兩個人帶回來。」夏悠竹回頭看著雙葉竹緊張的表情,無奈道:「難道妳認為他們兩個人會不鬧事就把熊貓帶回來嗎?」

夏悠竹知道御凌不會這麼做,但是施狼就很難說了。畢竟施狼曾經直接闖進別人的村子裡大鬧一場,為的就是把她找出來。

那個笨蛋如果沒有她跟著,不知道會鬧出什麼事。

而面對夏悠竹丟回來的問題,雙葉竹也只能心虛地說:「嗯──應該是不會吧?有御凌跟著……」

「施狼只聽我的話。」

「……也對,那隻忠犬。」

「那個地方畢竟是萊特的管理範圍,御凌身為夏至國親衛隊隊長,而施狼又是竹仙的我的守護獸,如果做了什麼蠢事的話,我這個竹子仙人可是要負責的。」

雙葉竹不否認,夏悠竹說的沒有錯,以御凌還有施狼的身分來說的確不適合去做這件事情,不過半天時間都過去了,萊特都還沒來到夏瓔宮大吵大鬧的話,應該是沒有問題才對。

但問題是,半天過去了,那兩個人還沒有回來。

這才是讓他比較緊張的部分。

「我不能讓妳獨自一個人行動。」

就算是會被萊特質問也無所謂,比起引發六仙之間的戰爭,他更在乎夏悠竹是否平安,若夏悠竹出了什麼事情的話,他是不會原諒把她帶來桃源境的自己的。

他用眼神提醒著夏悠竹,桃源境裡還有著與她為敵的千娘存在,但是夏悠竹卻用力的將手抽回,伸出手輕拍著七羅的身體,說道:「七羅,又要麻煩你看家了,順便也替我把這個笨蛋看好,別讓他跟來。」

「悠竹!」雙葉竹忍不住大聲斥吼著:「妳別這麼不講理!」

「我當然知道自己現在有多危險,但我的個性不是呆呆站在那裡等人來宰割的笨蛋。你放心,我會先去找萊特的,絕對不會自己一個人行動。」

「如……如果是這樣也好,可是……妳至少帶著仙器吧?」

「你不是不能離仙器太遠嗎?仙器就先留在你這裡,我很快就會回來,之後,我就帶你去找修復仙器的那個人。」

「沒有仙器的話,妳在桃源境中等於是沒有身分證。」

「無所謂,反正我只是出去一下而已。」夏悠竹勾起了嘴角,為了讓雙葉竹安心下來,便朝他輕輕一笑,「你就當我是出去散個步了吧。」

看著夏悠竹的輕鬆笑容,雙葉竹怎麼樣也無法再對她生氣,他知道夏悠竹是經過思考過後才決定這樣做的,不過,在沒有守護獸以及仙器的陪同下,這樣亂走似乎不太好,可是他也想不出有什麼話能夠阻止夏悠竹。

「……唉!我明白了。我給妳半天的時間,半天後妳沒有回來夏瓔宮的話,我就會出去找妳。」

「嗯,沒問題。」

「另外還有一件事情。」雙葉竹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透明的橢圓形透明瓶子,交給了她,「有萊特帶著妳的話,應該沒什麼問題,不過,如果妳遇上了什麼麻煩,就立刻把這瓶子裡的水喝掉。」

「味道不會很奇怪吧?」夏悠竹接過了瓶子,高舉起來,放在陽光下看著,但瓶子裡面就只有裝著透明的液體,輕輕晃了晃之後,感覺起來就像是普通的水一樣。

桃源境裡有很多神奇又奇怪的東西,不過大多都沒有什麼危害性,所以她很快的就把瓶子收進了口袋裡,抬起頭看著雙葉竹,等他回答。但是雙葉竹只是笑著說:「放心吧,是水蜜桃口味的。」

「不是什麼奇怪的味道就好。」

夏悠竹轉過身,走向庭院裡的池塘,朝池塘上輕揮手臂,瞬間,水面上出現了白色的光芒。她站在池塘前,回頭對著雙葉竹揮了揮手之後,便縱身跳入水池裡,而水池的光芒也在她進入之後,向內縮起光芒,消失不見。

七羅與雙葉竹站在池塘旁邊,同樣低頭看著水池,深深嘆息。

「你是不是故意讓悠竹大人生氣的……」

「唉!怎麼可能?是她自己太過擔心施狼吧。」雙葉竹搔搔頭,打了個哈欠之後,轉身走進夏悠竹的房間裡,還不忘對外面的七羅提醒著:「我再回去睡個覺,悠竹如果回來的話再把我叫醒吧。」

七羅看著悠閒走進夏悠竹房中的雙葉竹,忍不住流下汗水,無奈地看著他離去。

……一秒前還緊張個半死的人究竟是誰啊?

 

 

                                                                                 ──內文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六仙卷四 幕後黑手與戀愛對象,總是不請自來》裡,11月13日上市!!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