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043-燚之魔物語04-單  

 

書名:燚之魔物語 肆 失衡的倒影
作者:無憂
繪者:榎藤薰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3/08/14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8937


透過水面倒影,你看見的是什麽?
極限聯盟公布委託,要追查出沒在凡塞神殿的魔族行蹤,燚嵐在接受任務的同時,意外重遇紫濰國交手過的暗殺者──月烙,更意外的是,月烙居然是維盱的雙胞胎哥哥。
刻意收斂殺氣的月烙,不僅在燚嵐幾人面前否認、甚至對維盱也隱瞞自己收銀取命的暗殺者身分,而組隊行動的,無憂卻看透了兄弟二人的祕密──他們是夜魅,只誕生在黃昏之後的逢魔時刻,曾經弒神而見棄於神的種族。
而凡塞,據說曾經是侍神的村落。
曾經輝煌的挪西神殿,曾經是神的居所。
燚嵐等人分頭潛入,卻驚訝的發現裡頭不止有魔族出沒的痕跡,還有契約碎片的消息!
然而,大概第一次任務都會有所謂的「詛咒」,在調查的過程中,不但月烙極欲隱瞞的暗殺者身分曝光,就連無憂,都在陰差陽錯下與燚嵐等人分散!

沉入黃沙的神殿,吞噬了那道總不離左右的身影……
可他深信,契約還在、羈絆未斷!
他未亡,他們終將再聚!
一個月的契約期限開始倒數。
生死不知的無憂與深陷麻煩的燚嵐,能不能在限定的時間內再次會合?

 

 

壹.月烙

下午時分。

極限聯盟內依舊人聲鼎沸、熱鬧非凡。
成功完成任務的傭兵們,正三五成群地高談闊論著自己的際遇,吹噓著自己是如何從各種險境中脫出的。
而任務欄前,夾在燚嵐還有自家兄長之間的維旴,左看看右看看後,有些頭痛地出聲詢問燚嵐,願不願意一起解任務?
「好啊,怎麼不好?」燚嵐似笑非笑地挑唇。
「太好了!」在得到對方的首肯後,維旴低聲歡呼,直笑瞇了眼,兀自高興了好一陣子,這才想起沒得到自家兄長的同意。
「哥,大家一起解任務行嗎?」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側過頭,略帶希冀地向一旁的雙胞兄長詢問:「多些人也比較安全,要不然你再像上次那樣渾身是傷地回來,我可受不了!」
然後,燚嵐就看到那自從維旴出現後就收起一身暴戾,卻明顯一臉冷淡的變臉男,再次變臉。
「你決定就好。」那張肖似的臉孔唇角微勾,話裡流露著明顯的寵溺。
得到兄長的支持,維旴揚起笑臉整個人明顯鬆了口氣,要是燚嵐和他哥哥再僵持不下、不願意合作的話,那夾在中間的他絕對會很困擾,不知道該幫誰……呃!當然,他還是會偏向自己的哥哥居多就對了!
燚嵐好笑地看著那隻自認完美地解決了一場糾紛的小兔子,帶著一絲作弄的意思開口:「我說維旴小兔子,不和我介紹一下面前這人嗎?」
「對哦,你不說我都忘了!」
維旴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然後頂著微紅的額頭,拉著身邊比自己高了一些些的哥哥的胳膊,洋洋得意地介紹:「他是我的雙胞胎哥哥,月烙。瞧!我們倆真的很像對吧?」
「是是是──很像,行了吧?」燚嵐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
要不是因為這樣,他又怎麼會認錯人?
聽到燚嵐這麼配合的答案,維旴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摸了摸鼻子傻笑,又繼續為雙方介紹:「哥,他是我在紫濰國那裡認識的燚嵐,我之前和你提過,你還記得嗎?」
說罷,他抓抓頭笑得靦腆,微露出兩顆兔牙,「說起來,你們真的不認識?我還記得那時候會和燚嵐認識,就是因為他認錯人了。」
「你想多了!」月烙快速地否認,臉上依舊帶著淡淡笑意,「我們怎麼會認識?我認識的人你都認識才對。」
「唔──這麼說也對,誰叫我們大多數時間都一起行動。」維旴點點頭,很快地就被說服了。
「初次見面,你好。」為免維旴起疑,月烙踏前一步,朝燚嵐伸出右手,語氣溫溫的,讓人壓根瞧不出任何端倪。
「月烙是吧?初次見面,你好啊。」似笑非笑地伸出手握上,燚嵐將「初次見面」四個字給咬得很重。
然後不意外的,對方握手的力道跟著不著痕跡地加重不少,在維旴看不見的角度,臉色又瞬間轉為冰冷陰鬱
濃濃的威脅意味,讓燚嵐再次綻開一抹愉悅的笑,在心裡為對方展現的變臉絕技讚不絕口,面對不同的人能有不同的表情,還真是辛苦他了。
「真高興認識你。」揚起壞笑補了一句,然後他放開手,開始細細打量面前的月烙,再瞧一眼後頭的小兔子維旴,不由得在心裡將兩人比較一番。
兩人的身高比較起來的話,身為哥哥的月烙要高一些,雖然同為十八、九歲的年紀,但維旴笑起來時露出的兔牙,讓他看起來較為稚嫩,氣質上也沒他哥哥那麼沉穩。
此外,兩人之間最大的差別是他們的髮色。
月烙的髮色是墨一般的漆黑,不說話的時候會讓他顯得有些陰沉,至於維旴,則是一頭亮眼的燦金色,讓他整個人看起來感覺非常有精神,就好像永遠有用不完的活
力。
燚嵐饒富興味地比較著兩兄弟的異同。
冷不防,背後一陣推擠騷動。
「我說你們,選好了任務就快閃開,別在這擋路!」手持一對短斧的粗漢,粗魯地叫囂。
「抱歉抱歉!」看不出二人之間的暗潮洶湧,天然呆的維旴朝被擋著路的大叔一迭聲地道歉。
而後,三人移動至較為人少的地方。
月烙正想趁機拉著維旴離開,卻不料維旴快了一步,率先開口邀請燚嵐一起吃午餐。
月烙低下頭,眉頭緊蹙。
燚嵐掛著促狹的笑容,好整以暇地站在一旁看戲。
「……哥?」
「現在餐廳那裡人多,你先去找位子坐下,我再去搜集一下關於這任務的情報,很快就過去。」再次面對自己胞弟的時候,月烙斂去了眉間的無奈,溫聲說道,顯然不願破壞了維旴的好興致, 「好啊,那我先過去占位子!」維旴點點頭,應下自家哥哥的吩咐。
走了兩步,他又回過頭看著那紅髮劍客,「燚嵐,你知道餐廳在哪嗎?要不,你和我一起過去?」
「你先去吧!」燚嵐失笑搖頭,「我還得去找人。等等帶兩個傢伙給你認識!」
為了避免無憂那個打架完全不行的傢伙在極限聯盟內出什麼事,他讓精靈先陪著無憂,帶上他的徽章去交任務換取傭金,而他自己則繼續在任務欄這裡轉悠,沒想到
竟然會遇到維旴還有他那翻臉比翻書快的雙胞胎哥哥!
這麼好玩的事,真慶幸他沒錯過。
直到確定維旴走遠,月烙才動作俐落地往後退開一步,冷著一張臉拉開彼此間的距離。
「托你的福,就因為你追殺那名魔族女子,害我蹲了好幾天的牢房。」燚嵐嗤笑了聲,涼涼地說道。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月烙要在維旴面前維持一副好哥哥的模樣,但他看得出月烙並沒有加害那隻小兔子的心思,所以,他也沒無聊到去戳穿對方的秘密。
只不過回想起被關在牢房裡的日子,再瞧瞧對方一臉「與我何干」的表情,雖然明白不能怪月烙,卻還是讓他氣得牙癢癢的。
瞪著面前的暗殺者,再一尋思剛才兄弟二人的相處模式,燚嵐忽地惡劣一笑,低聲猜測:「我說……維旴那隻小兔子該不會不知道你暗殺者的身分吧?」
「要是你敢多嘴,我會殺了你!」月烙冷然說道,對於曾害他負傷且無法完成任務,現在還有可能會暴露他暗殺者身分的傢伙,毫不掩飾自己的冰冷殺意。
其他人的死活,他向來毫不在乎!
他在意的,只有自己的雙胞胎弟弟。
那個單純的、能對殺人無數的自己笑得一臉燦爛的弟弟,是他唯一的驕傲也是他誓死守護的對象。
所以,無論如何他都不會讓任何人將自己隱瞞的身分曝露在單純的維旴面前,玷污了全族人的希望!
「好啊,隨時奉陪!」
明白對方並不是開玩笑而是實實在在地警告,被對方的態度惹得有些惱火的燚嵐,怒極反笑,同樣一字一句地回應道。
他的脾氣本來就不是很好,個性更是吃軟不吃硬,要是嚇一嚇就妥協,那他的名字就倒過來寫!
月烙冷覷了他一眼,轉身離開,不願再待在這裡浪費時間。
「真是莫名其妙!」
燚嵐啐了一聲,倒也沒太放在心上,兀自在任務欄一角又等了好一陣,才等到交了任務的無憂和精靈來與他碰頭。
「你怎麼了?」察覺到燚嵐神情有些異樣,無憂問道。
燚嵐搖了搖頭,大略說了見到朋友並且決定一起解任務的事後,便帶著兩人到事先約定好的餐廳去。
餐廳的一隅,點了一桌菜的維旴安靜地坐著。
一看到燚嵐,他立刻高興地站起身揮手,燚嵐簡單地為雙方做了介紹,維旴很自然地立刻與剛認識的兩人打成一片,尤其是精靈里安。
「我哥還沒回來,等等你就能看到他了,我們是雙胞胎哦!」兩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聊起對方的哥哥,維旴不無驕傲、興致勃勃地說道:「不過,你不用擔心會認錯,
我們的髮色不同!」
「長相相似真好!你們兄弟倆自己出來歷練?」里安無比豔羨地追問。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擁有共同話題的關係?他和維旴特別聊得來。
「呃……說起來有些丟臉,其、其實是我被族裡的長老們丟出來歷練,我哥陪著我……」維旴撓了撓鼻心,笑得靦腆微露出一對虎牙。
「這樣啊……」里安默然了片刻,微嘆了口氣道:「可惜我哥身體不好不能出來,要不然我也要帶他走遍整塊大陸!」
「沒關係!你們精靈族壽命都很長的吧?」維旴一派樂天地說道:「等治好了你哥哥的病,你們再出來歷練也不錯,別沮喪!」
眼看那倆人聊得非常起勁且話題都圍繞著哥哥打轉,燚嵐漂亮的眼睛往上一翻,送了個白眼過去,自顧自拿起叉子就想先開動,但被無憂一個眼神給制止了,讓他更加無奈地轉著叉子望天。
好不容易等到月烙回來,維旴幾乎迫不及待、興致勃勃地將無憂和精靈介紹給他。
月烙淡淡地點頭以示招呼,並沒表現出任何敵意。
燚嵐更確定了這傢伙絕對是針對他的這項事實。
好不容易等眾人都吃飽喝足,月烙才開始講解任務內容。
由於午餐時間已過,餐廳裡人數開始慢慢減少,再加上他們的位置還算隱蔽,所以,眾人也不太擔心會遭到有心人士偷聽。
「這任務是等級為六的調查任務,頒布日期是在今天早上,任務細節上寫說,有人聲稱在無人的神殿四周發現魔族活動的跡象,所以,極限聯盟希望能有兩人或以上的隊伍去調查,確認消息的真假再回來報告就行了。」
眼神掃過眾人落在燚嵐身上,月烙淡淡地又補上了句:「如果遇到魔族了,也儘量別和他們起正面衝突以免打草驚蛇。」
「如果是調查類型的任務,普遍上來說應該是等級七或者八,不是嗎?」無憂不解地追問。做一件事之前,他向來喜歡將事情瞭解透徹,所以剛才借著去交任務的空檔,他特地調查了下這裡頒布的任務等級。
最低等級的任務為九等,通常接下任務的人只需要負責找東西或者跑跑腿。
這類任務比較繁瑣,報酬也不高,但勝在沒什麼危險,相反地,等級數字越低,任務的難度就越往上提升,當然,傭金也隨著難度提高。此外,極限聯盟還有規定,三等以上的任務,基本上只開放給特定的、實力受到認證的傭兵團接手。
至於調查這一類型的任務,雖然有一定的危險性,但怎麼說也還不至於到六級才對。
由於維旴平時就喜歡發問的關係,所以月烙在說完後,一早就做好准備等著自家弟弟的提問,卻不料無憂先開口,讓他有些出乎意料。
「任何與魔族相關的任務,都會按照類似任務的難易度等級再往上升一級。」月烙略一遲疑,隨即面無表情地解釋。
面對維旴以外的人,他一貫是這般冷淡、難以親近的神態。
而在無憂看來,這態度對剛認識的人也算正常,倒也沒介意對方的疏離、難親近。
「原來如此。」他點點頭,尋思著,看來極限聯盟的高層對於魔族頗為忌憚,要不然,也不會有此做法了。
「哥,你還有探聽到什麼派得上用場的消息嗎?」
維旴一手撐著臉頰,一手小口、小口挖蛋糕吃。他剛吃完正餐後還不滿足,又額外叫了一個蛋糕。
「這任務是今天早上剛頒布的,所以,沒那麼多消息能搜集。」月烙眼神瞬間變柔,有些無奈地幫自家弟弟擦去臉上的奶油。
「原來如此!哥,辛苦了,本來應該由我去探聽消息才對。」維旴舉著湯匙,有些猶豫地看著最後一口蛋糕,最後還是把蛋糕遞到雙胞胎哥哥面前,直到後者搖頭表示不想吃,才歡天喜地地送入自己嘴裡。
「既然確定要接這任務,那我們現在就去登記一下吧!」
咬了幾口匆忙將食物吞下,維旴說做就做,拉著自己哥哥再示意無憂三人跟上,熟門熟路的走到櫃檯,向負責人說明接下了任務以及成員有哪些。
燚嵐本想說精靈和無憂兩人並沒有徽章,卻不料,那二人不約而同、慢悠悠地從懷裡掏出和他一樣,據說只有關係特殊者才能得到的成員證明。
……真可憐,看來極限聯盟以後又多了兩名能奴役的對象了。
燚嵐暗暗在心裡感慨,神色複雜地瞪著兩人手上的徽章看。
「這是剛剛綠副會長讓人送來的。」無憂覷著燚嵐的表情,黑色的眼珠子轉了轉,開口說明。
里安同樣瞪著自己手上那枚圓錐,半晌後有些蔫蔫地說道:「老師真會算,這樣一來,我想用沒徽章無法進入極限聯盟為藉口來躲開老師的驗收,都做不到了。」
被他這麼一說,燚嵐自然想到了自己那一段地獄式的訓練,當下不懷好意地笑開,非常期待看到明天精靈在比武場上重溫一遍他的遭遇。
這次換他站在一邊旁觀,一定很爽!
就在三人說話的空檔,維旴已經將事情給辦妥了。
這回月烙搶先一步以在外頭待久了,身體不舒服需要休息為理由,表示想要回去休息。
維旴一臉擔憂地看著自家兄長,匆匆忙忙和燚嵐等人約了明天見面的時間,也沒多想就離去了。
燚嵐看著很簡單就被騙走的小兔子,以及讓小兔子小心翼翼扶著的大野狼,嗤笑出聲。
「怎麼了?你怪怪的。」里安驚悚地看著突然怪笑的燚嵐。
「我在看一隻被大野狼騙走的小兔子。」
燚嵐朝維旴離開的方向努努嘴,「我在想,小兔子什麼時候才會發現他小心翼翼照顧的人,不是一隻比他更弱的兔子,而是一頭能吃人的大野狼?」
「你和他有過節?」無憂若有所思問道,難怪剛才那普通的一頓飯,也能讓二人吃得暗潮洶湧,時不時地相互較勁。
燚嵐聳聳肩,將月烙就是在沒進入紫濰國之前他遇到的暗殺者的事給說了一遍,然後,在無憂一臉若有所思、精靈有聽沒有懂滿臉問號的模樣中,雙手墊在後腦勺,悠悠晃晃地到比武場準備找人打一場,舒舒筋骨。
既然精靈明天還有一場硬仗要打,今天他就讓精靈養精蓄銳。
希望他明天才能堅持久一點,不那麼快趴下。

隔天一早。
天色才剛微亮,里安便爬起身,確定自己衣著整齊,身上的法袍也沒有一絲皺紋後,便催促著無憂和燚嵐起身,早點到極限聯盟去。
「你就這麼迫不及待想要被痛毆嗎?」
走在沒幾個人的街上,燚嵐伸著懶腰,打了個呵欠。
這時候太陽還沒完全升起,天空有些灰藍,天氣涼涼的,非常適合躺回床上睡個回籠覺。
不過,他的願望在精靈一迭聲催促中宣告破滅。
為此,他只好退而求其次地四處張望,試圖找些東西填肚子並且把帳記在精靈頭上!
「早到總比遲到好!你們怎麼走這麼慢,還沒睡醒嗎?」
走在行人三兩的大街上,里安撇撇嘴,忍不住又回頭催促那兩個悠閒散步的傢伙,而他之所以要這麼快到比武場,無非是因為遲到的話,絕對會被教訓得更慘!
「別催了!再怎麼催,也改變不了你會被打趴的事實啊!對了,你不用帶你的魔法杖?」見精靈兩手空空的,燚嵐有些好奇地問道。
「不用,精靈是天生的魔法師!」里安頗有些自豪地抬高下巴,就他個人而言,雖然他所使用的是主水系的魔法,但同時他也能使用其他就好比風系以及土系的魔法!
頓了頓,里安接著補充:「平常用魔法杖,是為了避免造成過大的傷亡。」
所以,沒有魔法杖他會更好發揮!
聞言,燚嵐瞇起眼趁著精靈不注意踹了他一腳,「得意個屁!等等還不是要被打趴在地!」
「確實如此。」跟在後方的無憂點點頭,補上了一句,讓里安氣得牙癢癢。
須臾,三人來到極限聯盟。
昨天約好要碰面的維旴、月烙兩兄弟已經在極限聯盟的大廳內了。
他們三人要去的比武場,恰好在大廳的另一個方向,由於位置的關係,兄弟倆無法看見他們三人,倒是燚嵐想起差不多也到了約定的時間,嘴角揚起一抹壞笑,故意繞了一圈上前和維旴打招呼。
「早啊,小兔子,等等有一場好戲,想不想看?」
刻意無視一旁瞬間臉色沉下不少的月烙,燚嵐友好地搭著維旴的肩膀,開始進行誘拐。
維旴先被嚇了一跳,轉眼見到是燚嵐後拍了拍胸口,想了下對方的提議,便興致勃勃地應允:「好啊!」
得到滿意的回答,燚嵐唇角一勾,二話不說勾著維旴的脖子,哥倆好般地走人。
「啊──等等!哥,一起去吧!快跟上來!」被拉著走了一段距離的維旴艱難地轉過身,朝後方的月烙嚷嚷。
後者冷著臉,咬牙跟上。
失笑地看著燚嵐透著孩子氣的舉動,再瞧一眼沉著臉的月烙,無憂施施然邁開步伐,往比武場走去。
至於精靈,早就不見蹤影了。
一行人來到比武場的時候,綠已經獨自站在偌大的場內等著。
無憂等人識趣地沒踏入比武場,而是在觀眾席處坐下。
乍見比武場裡的竟是極限聯盟的副會長綠的時候,月烙臉上閃過訝異,同時非常迅速地伸手捂住自家弟弟的嘴,讓他無法驚訝大喊。
直到維旴冷靜下來後,二人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地保持沉默。
「老師。」
獨自走進比武場的里安,先是微躬身行了個標準的禮,然後挺直背脊站得筆直,動作優雅又不失貴氣。
「還是迷迷糊糊的精靈比較好欺負。」燚嵐蹺著腳,雙手環胸從高處往下看著比武場內的情況後總結。
無憂輕笑,深表贊同。眼下,精靈的一舉一動都過於拘謹,自我要求甚高,沒了他在旅途中的輕鬆自在和脫線。
比武場內,綠的好聽力讓他將燚嵐的話聽在耳裡,向來淡漠的表情跟著和緩了不少。
「和他們一起出來遊歷開心嗎?」看著許久不見的學生,他問。
其實真要說起來,西里爾和里安都是他的得意門徒。
雖然西里爾後來魔法全失,但他的聰明睿智讓他依舊將銀雅迪國治理得很好,反倒是里安,雖然有著很好的魔法天賦,然而,常年生活在銀雅迪國且被保護得太好的他,即使面對不熟的人會刻意擺出冷漠高傲的態度,其實還是個性非常單純善良,而且太容易對人推心置腹。
這次,西里爾能下定決心將里安丟出來試煉,是不錯的嘗試。
看樣子他跟兩名夥伴相處得還算不錯,而且西里爾之前說的矛盾似乎也解決了。
沒料到老師會這麼一問,里安先是一愣,而後只感覺心裡暖暖的。
他知道老師平時看起來嚴厲、不苟言笑,但卻是真真正正為他好,要不然終日忙碌的老師,又怎麼會特地空下一天的時間,就為了驗收他的魔法是不是有進步並且指導他?
倒是他太不爭氣,老是辜負老師的期望。
「他們挺好的。」冰藍色的眼睛眨了眨,里安笑著點頭,緊張的情緒舒緩不少。
綠微微頷首,沒再往下追問,只道:「我聽手下報告說,你們接下了潛入調查魔族蹤跡的任務,所以今天的驗收,我會將難度調高。沒問題的話,就開始吧!」
「是!」
里安話落,便開始詠唱魔法。
隨著最後一個音節而起的,是一根根銳利的冰錐從綠頭上半空中急速墜落!
然而還沒看清攻擊是否奏效,里安卻發現無數根冰錐從四方八面飛速而來,密集得讓他退無可退、無路可逃!
情急之下,他只好使用水遁勉強將冰錐給擋下,卻也讓自己失去了反擊能力,只能一味地防守。
「你太溫和了,真正和敵人對戰時絕不能給他們留任何退路。」綠輕而易舉地化解里安的反擊,揮袖又是一波低級魔法混合中級魔法的聯合攻擊。
「……是!」里安咬緊牙關,透過吟唱勉強防衛一波又一波的魔法攻勢。
「魔法吟唱時間太長,再縮短。」
「……是!」
「極限聯盟的副會長,個個都不是人啊。」看著比武場上一面倒的局勢,燚嵐頗有感觸地嘆道,尤其愛以這種變態的玩命方式來鍛煉人!
「他們除了自身有天賦,更多的是一次又一次在戰鬥中進步、成長。」目光從比武場上調回,無憂淡淡地看了燚嵐一眼,「幾年後的你,說不定也能到達他們現在的境界。」
「我一定會到達!」燚嵐也不謙虛,理所當然地點了下頭,雙眼裡滿是堅毅地宣告:「而且還要超越他們!」
這時,比武場上綠所使用的魔法已經從中級慢慢的轉為高級,讓身為中級魔法師的里安防禦起來倍感吃力,有好幾次更是因為防衛跟不上攻擊的速度,身上多了幾道不大不小的傷口。
擦去臉上的汗,里安不知道時間究竟過了多久,他只知道在一次又一次的魔法攻防中,自己體內的魔法力已經快消耗殆盡了!
眼看著一個中級火球術將包圍著自己的水盾給擊破,朝自己迎面而來,里安心裡一驚,再次調動體內的魔法力試著凝起一面水盾,而就在水盾成型的瞬間,他驚喜地發現,原本以為已經到了極限的魔法力,竟然隱隱約約的能再調出一些些!
看來,在外遊歷使得他過於頻密的使用魔法,間接導致他的魔力也提升了!
不過,他顯然高興得太早了。
還沒從喜悅中回神,接踵而來、屬於高級火系魔法的火雨直接穿透他的中級防衛,滾滾熱浪,就好像要將人瞬間蒸發!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燚之魔物語 肆 失衡的倒影》裡,8月14日全國上市!!

 

*2013年8月15日漫畫博覽會同步展售*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