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047-鬼目之子2-單  

書名:鬼目之子02 無想眾
作者:大山羊
繪者:Vofan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3/08/21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8692

 

據說,鴉天狗會攻擊意圖穿越鴉天狗山的人……

山民宣稱,這是惡德商人要侵犯山林的懲罰。

為了送謝禮到猛山,清原雙子途經鴉天狗山下一處僻靜的觀光小鎮,卻意外捲入了小鎮居民與開發建商的對峙。

供奉鴉天狗的小鎮居民間耳語著鴉天狗出沒,將懲罰所有擅闖鴉天狗山的褻瀆者。

極欲謀取開發暴利的建商財閥,卻請來另一批詭異的靈能者,藉以壓制所謂的鴉天狗。

同時,逼進山林的危機似乎不只有商人的欲望……

明明只是要抄近路,卻意外捲入鴉天狗山的抗爭活動……

僻靜的觀光小鎮,不斷出現兒童被誘拐入山林的神隱事件!

當人類的野心與自然爆發衝突,誰來聆聽山之主無法傳遞的呼喚?

★首刷限量贈送精美明信片套組

大山羊_鬼目之子02 -明信片信封組  

*2013漫畫博覽會搶先首賣全彩pvc海報*

PVC海報-鬼目  

第一章 山主

 

節之零

 

 

當沙耶子張開眼睛時,她發現自己正躺在某個自然形成的大樹洞中,身下,是柔軟的樹葉堆,樹葉似乎是被太陽晒過了,有種讓人聞起來格外舒服的溫暖香氣。

沙耶子從樹葉堆中爬起來,有如受到牽引般走出那個彷彿正保護著她的樹洞,卻不經意踏進了另一個奇妙無比的世界。

眼前,被茂密樹群給圍起來的小小空間約莫有一個兒童房那麼大,最奇妙的是,上頭的樹枝像是網子般交錯在一起,有如自然生成的天花板,陽光透過樹枝間的空隙一點一點地灑落,在樹葉堆上形成一圈一圈的小光點,把整個空間照得有如童話故事裡描述的那般,閃閃發光。

這一切都太過夢幻了。

一時間,讓這個年僅五歲的小女孩還搞不太清楚這究竟是現實還是夢境。

為什麼她會在這裡?

沙耶子偏著小小的腦袋,努力地回想著。

她記得,今天自己打扮得特別漂亮,頭髮用有如寶石般美麗的粉紅色圓球,紮成了兩邊小馬尾,身上穿著粉紅色的蕾絲蓬蓬洋裝,腳上套著白色的蕾絲襪子,配上一雙亮晶晶的粉紅色鞋子。

當她跑到爸爸面前給爸爸看時,爸爸還稱讚她真是個小公主。

於是,她開開心心地背著紅色的小側背包出了家門,想來一場大冒險。

她的家,就住在一片大森林旁邊。

森林有松鼠、有小鳥,有時候還可以撿到松果。沙耶子開開心心地跑進森林裡,打算要裝滿一整個小包包的松果。可等她裝滿松果也走累了時,才發現自己已經走到森林的深處不知道該怎麼走回去了。

她來來回回地在森林走著,卻怎麼也找不到回家的路而且有些睏了,最後,她索性坐下來靠著樹休息一下。爸爸、媽媽總是跟她說森林裡頭有守護的神明在看護她,所以,不用害怕。

果然是這樣吧!

一定是森林的神明想幫助她,才把她帶到這裡來的。

沙耶子沿著圍成一圈的樹木走著,想跟神明說聲謝謝。

樹木上面有很多長條狀的巨大刮痕。

那是雕刻嗎?還是古老的咒語?

如果在童話故事裡,被救出的少女一定能讀懂上頭的東西,然後,讓樹木開出一條通道吧?

沙耶子兀自作著那些只有幼稚園小孩才想像得出來的白日夢,全然沒有注意到有什麼東西正慢慢從後頭走出來,而等她注意到時,整個人已經籠罩在一道巨大的陰影之中了!

她轉過身,在面前的是個龐大的物體,看起來像顆特別大的毛球,整顆毛絨絨的,大概有兩層樓這麼高,毛球的上頭還有一顆稍微小一點的凸起,沙耶子仔細一看,那似乎是毛絨物體的頭,上頭還有兩隻圓圓的耳朵,有兩顆像黑豆一樣小小的眼睛,看起來很像毛絨熊娃娃。

「嘩──」沙耶子張大嘴看著眼前這團毛絨絨的東西,驚嘆出聲:「你是神明大人嗎?」

毛絨球伸出了像是手的前肢,看起來同樣毛絨絨的,上頭有著比沙耶子的床還大的粉紅色肉球,以及五根比菜刀還銳利的黑色爪子,似乎隨時可以把沙耶子一把抓起來。

那個毛絨絨的東西咧開了,鮮紅色的大嘴看起來可以輕易地將她給一口吞下,沙耶子張大了眼睛,呆呆地看著那朝自己伸過來黑色的爪子,冷不妨,耳邊突然響起了一陣爆炸聲,眼前的大毛絨球也像是被大卡車撞擊般地爆出黑煙及火花!

沙耶子當下嚇得整個人蹲了下來,摀住耳朵、閉起眼睛。

在這個瞬間,她感覺到那個大絨毛球重重地倒了下來,不但引發強烈的震動,讓地面及樹木像地震般搖晃不止,在倒地瞬間同時也掀起了一陣風沙,讓她忍不住咳個不停。

等震動漸漸緩和下來,她偷偷睜開眼睛,只見在尚未散去的沙塵之中,那大毛絨球側倒在地上,而在毛絨球前面,有個高挺的男人背對著她像是要保護她一般。

沙耶子驚訝地看著眼前的男人,睜大眼睛想好好看清楚沙塵中的人是誰?

從背影來看,這個男人就像是時下隨處可見的年輕人,看起來是那麼地普通,但沙耶子卻注意到這人有著一頭柔軟、直順的褐色頭髮,在陽光下還泛著金光。

這樣的髮色平常是不多見的,不僅如此,這個男人的右手緊緊握著一把長刀,而且整把刀子都是銀白色的,散發著淡淡的銀色光芒。

男人穿著水藍色的連帽外套、深藍色的牛仔褲以及看起來很帥氣的運動鞋。

沙耶子以前看過她爸爸穿這種款式的運動鞋,聽說很貴、很貴──

那男人回過頭看著她。

「欸!」沙耶子忍不住驚叫了一聲。

眼前的人不僅長得俊秀,還有雙銳利的銀灰色眼瞳!

這樣的眼睛,沙耶子只在電視劇裡看過。

「妳啊──不要太靠近這傢伙,很危險的!給我滾到後面去!」銀色眼睛的男人看了沙耶子一眼,臉上露出了略帶不耐煩的表情。

沙耶子立刻乖乖地回到樹洞裡,坐在裡頭,眨著眼睛看著外頭的情況。

夢幻的環境、奇怪的生物、不是平常所能看見的人,眼前的一切,都像是幻想世界才看的到的事物,她坐在樹葉端上,微張著嘴,看著站在她面前的男人。

銀色眼睛的男人持刀守在洞口,只見那龐大的毛絨生物緩慢地爬起來,突然間,那轉身迅速地鑽入森林裡,不過一眨眼就已經看不見身影,跟剛剛的速度比起來簡直快得不能比!

「切──」銀色眼睛的男人咬了咬牙,飛快地在樹林裡穿梭著從後追趕。

「妳已經沒事了。」突如其來的聲音從另一邊傳來。

沙耶子愣了下,卻見那名褐髮男子去而復返再度從洞外探頭進來,眼睛不是先前的銀色,而是金橙色的。

她偏頭困惑地看著對方。

「請乖乖待在這裡。」金色眼睛的男人對她笑了笑,攤開右手,三隻金色的紙鶴像是活著般輕輕拍動翅膀,然後緩緩地飛到沙耶子身邊,「不要離開紙鶴飛的範圍喔,明白嗎?」

紙鶴圍著繞圈飛行,像是要保護她。

沙耶子乖巧地點點頭。

那金色眼睛的男人笑了笑,往那毛絨生物的方向慢跑過去。

 

「你給我等著!」踢踏著樹木奔行,銀眼男子用手背揮開額頭的汗,惱怒地追逐著離他三公尺遠的龐然大物。

明明樹木分布得非常密集,但那團毛球卻靈活地側身移動,腳步輕盈、靈巧地穿越在每個樹林間的空隙,並且彷彿心情格外愉快地小跳步移動,讓追在後頭的銀眼男子感到更加火大。

「……這個混帳森林妖怪!」

咬牙切齒地使勁全力在樹上一躍而上,銀眼男子一下跳到龐大毛球的上方,將手中的武士刀高高舉起,往那團毛絨物看似頭部中央的地方斬下去,「快把那些小女孩都放了!」

刀鋒落下的瞬間,卻沒有預料中斬擊的快感!

相反地,那團毛球順著他的力道軟綿綿地凹下去然後很有彈性地膨脹回來,當下把銀眼男子整個彈飛出去了。

「小銀!不可以殺了牠!」

尾隨而來的金眼的青年扶著樹,先為劇烈運動帶來的難受喘幾口氣,然後才抬頭看著倒掛在樹上,自家的雙胞胎兄弟,「牠可不是邪惡妖怪唷──」

「金木犀你沒看到啊?!那傢伙根本砍不死。」小銀,應該說本名清原銀木犀的男人有些狼狽地翻身坐起,信手將身上的碎樹枝跟葉子丟開。

「對方畢竟算是山神吧……別一直叫牠妖怪,牠可是被鎮上的人稱為『豆豆熊』呢,與其說是生物或妖怪,不如說是山中靈魂聚集起來的物體。」

本名是清原金木犀的男子笑著聳了聳肩,「雖然乍看之下是可怕又可愛的生物,但據附近的老人家說,這豆豆熊是無害而且善良的,就算在森林中碰到牠,牠也不會有任何攻擊行為,尤其對小孩子非常友善照顧,聽說會好好守護孩童的亡靈,是非常友善的神明喔。」

清原銀木犀與清原金木犀是一對雙胞胎。

他們如所見並不是普通人,而是來自獄泉山還在修行中的靈能者,一般他們會接受外界的委託,去解決一般人所無法解決的超自然事件。

這次所接的案子,是將森林中的小女孩都救回來。

「喔──把去森林玩耍的小女孩們帶走藏起來,這種行為叫作友善啊?」

銀木犀有些嗤之以鼻地冷笑,「這擺明是變態行為,如果有個傢伙說小女孩很可愛他要把小女孩藏起來好好保護小女孩,我八成會往他鼻樑上打下去。」

扶著樹幹站在較粗壯的樹枝上,他瞇著銳利的銀色眼睛往遠方看,「那傢伙已經跑得那麼遠了!」

「只剩最後一個小女孩了,牠大概是要去找她吧……」金木犀召喚出紙鶴,對著銀木犀喊道:「繼續拖延時間,我要找到她的位置。」

「別說拖延時間,能揍這隻妖怪多久,我就揍多久!」

銀木犀說著,直接從樹枝間跳躍前行追上豆豆熊,同時高舉雙手,手中的銀白色長刀突然裂成好幾把銀色短刀,拋擲在豆豆熊的正前方。

豆豆熊不得不停下腳步。

銀木犀趁機從那絨毛生物的後上方躍下,狠狠地給牠的後頸一記肘擊。

軟綿綿的觸感再度緩解了銀木犀的攻勢,銀木犀又一次順著豆豆熊的反作用力往後彈跳,只感覺自己好像在揍懶骨頭躺椅,豆豆熊緩緩地轉過身,豆子大的眼睛無感情地望著銀木犀,高舉一雙利長的爪子,重重地往銀木犀的頭上拍下去!

碰地一聲!

銀木犀站著的地方掀起一陣沙塵。

豆豆熊維持原來的動作,動也不動。

沙塵散去之時,在豆豆熊掌下的銀木犀露出了微笑,銀白色的長刀就橫在他手中,抵在豆豆熊的爪子間,將牠的爪子給卡住。

「先廢了你的部分武器。」銀木犀冷冷地說道,兩手用力一轉!豆豆熊的爪子馬上斷了半截。

豆豆熊像是有些困惑地將前肢,舉到自己面前看了看。

「基於山神的責任,你有必要將有攻擊性的物體驅離,就算被你擊殺,我也不能有怨言,但只要有一天你是人類的敵人,我就不能坐視不管。」

銀木犀也擺好架勢,半蹲下身,將刀子擺出收回刀鞘般,準備隨時出鞘的拔刀姿勢,「我不會再手下留情了,下一擊不再只是使用刀刃,你就使出全力打過來吧!」

豆豆熊轉過頭,看著準備好隨時要攻擊的銀木犀,又看了看自己的前肢,然後高高舉起。

銀木犀咬了咬牙,握緊手中的刀柄。

在銀木犀已經做好心理準備時,豆豆熊將爪子輕輕地按在樹幹上上下磨擦,在樹幹上留下了一條一條的爪痕,磨一磨又抬起來看了看,然後又伸回去磨了磨。

「抱歉,打擾一下……」銀木犀站直身軀,偏頭看著豆豆熊磨爪,「我認為是夠漂亮了啦,所以閣下您是打算專心修指甲而無心在勝負上囉?」

握著刀子的手自然垂放,他哭笑不得地指著那團毛球,「你是想把指甲磨利好跟我來個勝負?還是對你而言指甲比較重要?喂──不要不理我啊!你這隻妖怪!把我剛剛置生死於度外的心情還來!」

「好了啦,小銀,能和平解決不是很好嗎?」金木犀從他身後不遠的樹木後探頭出來,笑著跟他招了招手,「我找到最後一個小女孩了,趁豆豆熊在修指甲的時候,我們趕緊把她們帶回去吧。」

「也只能這樣了!」看著專心在磨爪的豆豆熊,銀木犀也只好把被忽視的屈辱擺在一邊,先護送小女孩們回去。

然而才剛起步,豆豆熊就突然鼓漲起身體,不顧牠還沒磨好的爪子,抬起短短的雙腳以非常驚人的速度跑過清原雙子,一路往前衝去!

豆豆熊朝城鎮的方向奔走,這是為什麼?

銀木犀這麼想的時候,金木犀驚呼:「剩下的女孩子就在那個方向,紙鶴已經找到了!」

「什麼?!牠還沒放棄嗎?」銀木犀不由感到火大,握緊刀,直接蹬著樹幹從後追上豆豆熊,一人一熊以相距五公尺的距離追逐著。

人在樹枝間穿梭,豆豆熊則是將富有彈性的身體忽細忽粗地變換,像果凍滑下水管一般在樹幹間移動自如。

「這樣下去,小銀一輩子都追不上豆豆熊呀……」看著眼前宛如湯姆與傑利式的追逐景象,金木犀失笑地搖搖頭,暗自差使著紙鶴就往另一個方向繞去。

豆豆熊的目標,應該是牠藏起來的最後一個孩子。

他已經用紙鶴找到並且誘使那孩子移動了,憑藉紙鶴的導引繞路,應該可以趕在豆豆熊之前找到剩下的孩子。

果不其然,約莫走了十分鐘後他便看到前方有個搖搖晃晃、看起來頗為憔悴的瘦小身影,正一邊跨過突出地面的樹根,一邊抹著眼睛。

「找到了!喂──我要帶你回去了!」

金木犀說著,馬上朝著那個身影跑過去,距離拉近時,從對方頭上的紙鶴映出一張年幼且膽怯的臉,沒有錯,這是最後一個孩子。

金木犀環顧了下四周,還不見豆豆熊的身影,快地用手結印,小心翼翼地走向那名孩子,準備趕在豆豆熊來到之前先張開結界,然後拉著那孩子一起離開。

冷不妨噗地一聲,金木犀感到一陣衝擊整個人飛了出去,右半身直接撞到樹幹上,然後帶著木屑摔到落葉堆上。

劇烈的痛楚傳遍全身,帶來奇妙的暈眩感,金木犀按著右半身勉強爬起來,濃濃的不安感油然而生,才抬頭想看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不由全身僵硬。

他的視線內沒有別的東西,毛絨絨的巨大野獸鼓著身體擋在金木犀面前,遮全他的視線讓他看不到其他事物。

金木犀渾身發冷,目光甚至不敢與眼前的生物視線相對。

金木犀瞪大了眼,看著自己的汗一滴滴落在地上,痛得舉不起來的右手微微顫抖著,無法結印,代表無法施展結界也無法驅使紙鶴做更困難的行動,意味著在這隻野獸面前,他什麼也做不了。

「你這傢伙!想對金木犀做什麼?!」

熟悉的聲音自前方傳來,視線看不到,但金木犀感受到銀木犀的靈氣,銳利地像把刀朝此處的山主刺去!

然而眼前的龐然大物再度鼓起了肚子,接著是有什麼撞到樹幹的聲音夾雜著雙生兄弟的痛呼,就這樣一次又一次地重複。

「小銀!別再攻擊了!」金木犀抬起頭看著葉片碎落的方向,隱約可以看到銀木犀從折斷的樹枝間爬起,舔掉手臂擦傷的血以後又將靈力聚集在手間。

「你很害怕吧?我不能讓牠傷害你!」

「別勉強了!」

倒吸一大口氣,金木犀對著銀木犀嚷著:「我總不能跟警察說你的死因是被有彈性的東西一直彈去撞樹而死啊!」

「那你不要像祈禱中的少女一樣跪坐在那邊不動,給我丟下小孩逃跑!」銀木犀說完,又跳了出去。

「不行啊……只有這件事是身為「靈能者」不能做的!」

左手壓著胸口,金木犀苦笑地看著銀木犀又被彈飛出去,霍然從樹枝間站起來,散飛的紙鶴形成風壁穩住對方,口唇無聲掀動,一道金色的符印在豆豆熊腳下霍然成形。

豆豆熊伸出指爪,面無表情地看著金木犀。

「阿金?」被風壁包圍住的銀木犀,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的雙胞兄弟。

「吾等──清原金木犀及銀木犀得罪了山主您,然吾等受到託付,替悲傷不已的父母將回不了家的孩童帶回。」

金木犀緊鎖著眉,深吸了口氣直視豆豆熊,誠懇地開口:「望山主大人理解山民失子之痛,不管有何理由別將孩童帶離父母身邊。清原銀木犀乃為保護孩童及吾才舉刀相向,若有得罪之處請降罪在吾──清原金木犀身上。」

金木犀低下頭,接下來會怎樣,不理會他,或是?

金木犀才這麼想,就感覺到有龐大的身影出現在自己的上方。

「……你這傢伙!」銀木犀喊出了聲。

金木犀緊閉著眼,等待不知何時會來的命運。大口喘氣,感覺指尖都沒有知覺了。

然後是柔軟的觸感。

「呃?」

「咦?」金木犀張開眼,感覺被什麼又軟又溫暖的東西壓在頭上,來回移動,好像在摸自己頭一樣,抬頭一看,豆豆熊正伸出前掌,輕輕的按著金木犀的頭。

「山主大人……」金木犀不可思議的看著,而豆豆熊收回了掌,緩緩地轉身,以非常慢的速度走近森林深處。

等看不見豆豆熊的身影,金木犀摘下頭上的樹葉,坐在地上呆愣了一會。

「這是代表……我的意念有傳達給豆豆熊嗎?」

「管他的咧!你沒事吧?」銀木犀從樹上跳了下來,拉起金木犀的右臂開始檢查。

「我沒事,倒是小孩……」

「喔,都忘記有工作了。」銀木犀說著將嚇呆的孩子抱起來挾在腋下,粗魯地在森林中前行,「該給委託人他們交差了。」

 

 

「所以我就說啊!應該要把那個來路不明的東西給殺掉才對!」

讓鎮民停下原來的動作,通通抬頭注意的,就是這句話。

這座森林旁邊不遠的地方,是個標榜清新環保、親近大自然的住宅區。

原本是以農業為主的小農村,在全國大幅都市化的情況下,大約三十年前改建成觀光渡假兼住宅區,一時間合租別墅、自營民宿及退休家庭等等櫛次鱗比地出現……在此處和睦相處。

長久以來,這裡是既安靜也沒出過什麼治安問題,更沒有猛獸盤聚的安祥地帶。

鄉野傳說多少有一點,但都無傷大雅。

然而這次的事件,震驚了全區的人。

先是住在這裡的一對姐妹,然後是跟著父母來渡假的小女孩,第四個、第五個,短短四天,女孩子不約而同的從屋子中消失。最初大家懷疑是誘拐犯而驚慌,警察也來盤查好幾次,隨著調查,他們查不出有誰有過可疑行為,倒是在失蹤地點附近發現疑似野獸的足跡。

直到一對父母目擊到彷彿是熊般的「龐然大物」抱著自己的女兒,輕巧地跑進森林裡,這事傳開來,大家才想起了來自於這裡的故事──豆豆熊!

像是精靈一般長年存在在森林之中的不明生物,老一輩的人偶爾會看到,被視之為山神,無比崇敬地祭拜著。

為了解決這次事件,山難救援隊、鎮裡的壯丁義勇隊甚至臨近山中的獵人紛紛出動,試過各種方法就是沒有人能對付這謎樣的生物,不是被嚇壞了,就是手中的武器失去效用,當然也找不到失蹤孩童的行跡。

最後孩童的父母們別無他法,只有求助於非現實的力量,而找上的便是獄泉山的靈能者,來的是這對外貌不太像島國人的雙胞胎兄弟──清原雙子。

兩名看起來還是半大孩子靈能者們不負眾望,失蹤的小女孩們在一個早上間全都找回來了,但,歸來的靈能者卻說不能對豆豆熊下手。

聽到這句話,原本因為孩子回來而欣喜落狂、感動落淚的鎮民們先是一愣,接著是議論紛紛,現場一片混亂!

最後讓大家都靜下來的,是濃烈而不掩飾的──殺意。

「佐野先生說得沒錯啊。」

其中一名失蹤少女的母親一臉幽怨地抬起頭,看著被圍在群中的清原雙子,緊緊抱著懷裡還在咳嗽的女兒,低聲呢喃:「我們都不知道那隻猛獸還會做出什麼事,牠可是把我的女兒帶走了三天三夜……三天三夜啊!

我們都不知道這孩子究竟受到了什麼對待,你們卻說應該饒過牠嗎?」

「說什麼能活著回來就已經很慶幸了,這句話,不正代表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麼事嗎?要是我們家的孩子被啃咬了、殺害了又怎麼辦?你們能負責任嗎?」

站在清原雙子後方的男人也咬牙切齒地說道。

他懷裡的孩子正瑟瑟發著抖,什麼話都講不出來。

就在群情越來越激憤,現場氣氛越來越劍拔弩張之際,一名坐在輪椅上,眼睛都沒睜開的老婆婆緩緩地推動著輪椅,排開人群迎向清源雙子。

「豆子神啊……」打斷了鎮民的抱怨,老婆婆緩緩地吟誦著:「豆子神,從以前就是守候著我們這座山的神,是這裡的山主,豆子神仁慈,不會殺生,只會吃腐爛的植物,最喜歡爛掉的豆子了。

豆子神慈悲之處,在於牠會帶走將死的孩子,讓他們沒有痛苦,開心地在森林裡安祥的離去。花子、杏子,都是這樣離開的啊。」

老婆婆說的話,讓鎮民紛紛倒抽了口涼氣──

「井野婆婆,您說的我們都懂,這些傳說,我們小時候就聽過啦……」

「並不是說迷信不好什麼,事情也真的發生了,可是……」眾人面面相覷,猶豫著不知道該說什麼……

「可是,這次突然大量擄走孩子,跟傳說有出入對吧?」

打破了現場凝滯的氣氛,一名穿著西裝、戴著眼鏡,看起來頗具學者氣質的男人插口:「各位也都知道,我為了研究本島的怪談而來到這裡住了幾年,原本只覺得豆子神……也就是我們俗稱的豆豆熊,只是長相奇怪的熊,甚至說不上是什麼未發現生物。」

「木下先生,您是指……」

「古代的醫學比較不發達,瘦弱的孩子比比皆是,一旦虛弱一點的孩子被帶走,往往被認為是神明要帶走臨終的孩子吧……」

推了推眼鏡,男子冷靜而條理分明地說道:「這次的事情到底算不算意外,我們無從得知,但在人類開始開發的時候,動物會本能地感到危機而不敢靠近,這是正常的,而都市化又與醫學進步息息相關……扯遠了。

我的意思是,如果豆豆熊本來就是專門捕食較弱小的動物而生存呢?平日只吃腐爛植物,但為了熬過冬天必須吃肉食,會不會有這樣的可能?」

這句話,讓所有的鎮民瞬間臉色發白。

有孩子的都緊緊將孩子抱緊,有的大人還哭了出來。

「啊啊啊啊啊!不要啊,琳!」

「殺了牠!殺了牠!必須殺了牠啊!」

「喂──我說,靈能者啊!」一名驚恐的婦人,用力地扯住清原雙子的衣袖,「多少錢我們都願意付,求求你們!除掉牠啊!」

「喔──所以終於輪到我們講話了嗎?」清原銀木犀冷淡地環視眾人。

這可是他們兩個被團團圍住,聽著這群鎮民抱怨二十分鐘後第一次開口。

就銀木犀的立場來說,並不覺得鎮民的思考有什麼不對,事實上在之前沒多久,他持的是與鎮民相同的意見。

豆豆熊的動機不明,而且確實做出誘拐行為造成了恐慌,以靈能者過去的經驗來說,視為應驅逐的妖怪是完全達到標準了。

可撇開勝率層面的問題,主修靈媒能力的金木犀在那時阻止了他。

「祂沒有針對人類的惡意。」

「蟑螂也沒有針對。」順口地吐嘈回去,不需要金木犀多說什麼,銀木犀已然明白他的意思了。

島內有八百個神明,這是通俗的說法。

所謂廁所有神、木頭有神,當然山中也有神。

山中強大的精靈或巨獸常被視為山主,被認為是維持山中平衡的重要力量。

這些話在出發前,就被雙胞胎兄弟的師父阿松夫人反覆唸叨過幾百次了,還深怕向來吊兒郎當的銀木犀不當一回事,在耳邊碎念著一路送到了門口,並且發了簡訊要金木犀多多提醒。

「……老人家真是煩死人啊!」想到那一遍又一遍重複的轟炸,銀木犀忍不住在內心裡哀號。

但,他並不是不懂婆婆想說什麼。

憑他們兩個目前的修行,是沒有資格對豆豆熊作出「制裁」的。

或說該說,人類本來就沒有「弒神」的資格。

人方出生就背負著「業」。

弒神的結果會產生多大的後果,無法去想像。

不過當時,銀木犀的確思考過到底應不應該除去豆豆熊?

縱然沒有造成傷亡,但擅自帶走小孩會造成多大的恐慌,不用想,光看這群鎮民的反應就知道了!

他們可是求助無門,最後連向來當作兒戲的靈能者都找了。

而就像那名自稱「學者」的男人說的,現階段還沒發生慘事不代表以後不會發生……他們,不就親眼看到豆豆熊對著小女孩張開血盆大口?

雖然不知道那代表是要吃那小女孩,還是只想擺出笑容……又譬如,豆豆熊以爪子按著金木犀的頭的行為,那算得上是示好嗎?是在撫摸頭還是要表示地位?或者只不過想要壓碎他的身體?也可能其實是想伸爪攻擊,只不過爪子已經被他給斬斷了!

雖然,金木犀事後說他可以感覺得到豆豆熊沒有攻擊意圖。

可人類在懂得運用武器搶得先機之時,就已經明白威脅要在危機造成前鏟除,好比圍捕跑出來的老虎,以及在田邊發現熊的時候就要射殺,這都是為了保護老弱婦孺。

換言之,在豆豆熊真的造成可怕的事情前便先將其除掉,是必然的手段。

這些銀木犀都懂,也曾經猶豫過要動真格,但是──

銀木犀正想開口時,金木犀拉了拉他的衣角,輕咳了兩聲。

銀木犀煩躁地抓了抓頭,退到一邊。

「抱歉啊……我們也無能為力。」金木犀環視著情緒激動的鎮民,眼神一貫是溫和的,卻流露出無比的堅毅。

這句話一說出口,圍繞在清原雙子四周的鎮民先是安靜下來,接著一個一個露出猙獰扭曲的神態,好似清原兄弟是他們最深仇人的人。

「什麼叫無能為力啊,你們這不是什麼都沒解決嗎?!」

「是想要更多的錢吧?!現在的假靈能者還真是愛錢呢!」

「你們就不能多想想這些孩子嗎?!」

鎮民們你一言、我一語地嚷叫著,有些人抓住了銀木犀的領子,更有些人意圖朝金木犀伸出手,彷彿要將他們兩人撕裂。

銀木犀狠瞪著這群已經失去理智的人,一手將他們格開,另一手則擋在金木犀面前,避免自己的兄弟在暴動中受到傷害。

「大家冷靜下來!」

「這兩個年輕人,好歹把我們的孩子都救回來了啊。」

直到開始有人拉住那些衝上前的人,一個架著一個地喊道,那些暴動的鎮民們才冷靜下來,呆愣在原處低聲喘息,驚訝的模樣,像是不理解剛剛為何這麼瘋狂。

是累積太久的壓力,加上聽到事情無法解決的集體歇斯底里吧……

金木犀替銀木犀整理好衣服,抬頭看著那群彼此爭辯的鎮民。

「他們說的無能為力,就像警察、消防員、乃至於獵人的無能為力啊……誰能好好對付那樣的不明生物?」 「你說得對,孩子能救回,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話也不是這麼說的。」

金木犀突然打斷那些鎮民的話,讓氣氛整個變得很尷尬。

連銀木犀都對金木犀突然開口的舉動感到不解。

金木犀則在鎮民瞪大眼看著他的時候,輕嘆了口氣,理論上,是有辦法「消滅」豆豆熊的。人類在靈魂力量上的訓練其實比一般人知道得都要深入,只是不能做,而並非辦不到。

「你們把豆豆熊看作是這座山就可以了。」

金木犀正經嚴肅地說道:「你們不會因為有小孩在山中失足,而氣得將山鏟平。豆豆熊,是這座山的山主,祂的存在主掌整座山的脈動,當祂出現異常時,該想的是這座山是不是出了什麼事?豆豆熊是不是有訊息要告訴我們?

我們都知道天災要發生之前,動物跟昆蟲都會感應到而逃生,何況山中的精靈?我不敢肯定這一定是個警告,但,除去豆豆熊絕非明智之舉。」

眾人沉默了一會,彼此不安地對望。

有孩子的更是將孩子抱得更緊。

那自稱「學者」的男人舉起手,帶著擔憂的情緒發問:「你們兩個究竟能保證幾分?剛剛說的話是推論,還是肯定的事?」

金木犀閉著眼思索了一會,四周的人包括銀木犀都望著他。

「豆豆熊是山中靈氣產生的,這點絕對沒問題,但牠究竟在想什麼,連嘗試跟牠通靈的我也無法知曉,牠的訊息太過單純,我能解讀出來的,只有牠沒有攻擊的意思。」

金木犀略帶愧疚地告訴眾人:「我能做的‧只有將你們的恐懼傳達給牠,讓牠明白帶走孩子讓你們多麼難受。我不知道起了多少效果,結果就是牠最終放棄將孩子追回,回到了森林。」

聽到金木犀說的話,鎮民紛紛露出失望的表情,情緒低落地彼此交談:「結果,連確實的情報也不得而知嗎?」

「他們也盡力了啊……」

「我們應該要怎麼辦?房貸還有二十年,不能說搬就搬啊……」

「原本以為可以含飴弄孫安享天年了啊……」

「總之,很感激你們救回我們的孩子。」

作為鎮民代表的長者握住清原兄弟的手,誠懇地說道:「報酬會如數匯入帳戶,請你們不用擔心,已經夠了,謝謝你們。」

意思是說「這裡不需要你們了」吧?

銀木犀挑起眉頭,在金木犀點頭回禮之後,按著他的肩膀轉身離開人群。

「該找其他靈能者試試看吧……」

走遠時,還聽到後面有人低聲說著。

「啊、啊──所以說,做這一行不能不培養幽默感啊!」銀木犀暗暗內心抱怨著。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鬼目之子02無想眾》裡,8月21日全國上市!!

 

 

 

*2013年8月15日漫畫博覽會搶先首賣*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