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063-鬼目之子3-單  

書名:鬼目之子03 鬼俑
作者:大山羊
繪者:Vofan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3/12/11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9361

 

古老的風化街泥田坊,出現疑似附身現象!

原本從不單獨接受委託的清原雙子,在清原金木犀的堅持下首度分路行動,由身具「靈媒之力」的清原金木犀,單獨前去調查,而因為冬日再度陷入低潮的銀木犀,則留在獄泉山。

卻不料,原本單純的除靈委託,居然隱藏著無比凶險的陷阱!

清原金木犀在事件發生之地失去了蹤影,單獨留下的銀木犀卻收到了加注自己念力、臨走時綁在金木犀手腕上,能夠替他避去凶險的祈願斷繩!

隱藏在幕後的黑手蠢蠢欲動!

 這次,清原雙子的敵手,是早已死去多時的男人,是始終存在於記憶裡、念念不忘的──恩師!

楔子

 

「吶、吶──你說明天會下雪嗎?小銀?」
「老師說,現在這個時候還不會下雪啦!」
「吶、吶──如果下雪的話,那山上會出現雪女嗎?」
「怎麼可能有雪的地方就有雪女啦!如果是這樣,那山女不就到處都是了嗎?」
「說得也是……」
彷彿還在想像著雪景或雪女的美麗,褐髮、金眼的孩子裹著棉被、盯著天花板上方鏤花雕飾的木格子天窗,睜得大大的眼睛裡流露著期盼的光芒,「如果明天早上起來,外頭有雪的話就好了。
要是明天下雪,就一起堆個大雪人給老師看吧!」
「大人都說,冬天才會下雪。」
躺在他身旁、同樣有著一頭褐髮,除了一雙銀灰色眼睛之外外表與他幾乎一樣的孩子,擺出一副「我才不要」的無趣表情,但,語氣裡卻隱隱流露出同樣的期待。
明天,也會是寧靜的一天吧?
一邊幫「老師」做些簡單的家事;一邊聽「老師」講有趣的妖怪故事、那些關於島國妖怪的種種……要是下雪的話,就能跟自己的兄弟一起堆雪人、搓雪球互丟,肯定會很有趣!
這種安逸、平和的日子,應該就是所謂的「幸福」吧……
晚餐吃的茶泡飯彷彿還熱熱的留在肚子裡,銀眼的孩子蜷著棉被,只感覺一股暖洋洋的倦意襲來,幾乎是眼睛剛閉上就進入沉沉睡眠。
今夜,是入秋以來最冷的一夜。外頭的空氣又濕又冷,即使是在室內都得把圍巾連著手套一起戴上,免得讓皮膚被冷空氣凍得紅腫。
這樣的夜晚格外寂靜,入睡,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銀眼的孩子與身旁的雙生兄弟抵足而眠,睡得格外安心香甜。
陡然,他睜開了眼睛十分困惑地看著四周。
四周仍然一片漆黑。
他勉強轉動了脖子,側頭看看身旁的兄弟,卻發現對方也醒過來了,正睜著圓亮的眼睛盯著天花板發愣,眼神裡,早已經不是睡前那充滿期待的神色,而是透著恐懼般的惶然,整個人就算是躺在被窩裡也顫抖不止!
……是因為天氣真的很冷嗎?還是什麼原因?
「想上廁所?」像是想把不安的情緒拋開,銀眼的孩子刻意問了個日常就會碰到的問題。
金眼的孩子坐起身,一言不發、輕輕地搖了搖頭。
「我要去廁所,一起去吧!」銀眼的孩子也坐起身,拉著年幼的兄弟的手,爬出了被窩。
說穿了,他其實也是感到不安而已,所以,格外想跟自己唯一的親人一起出去繞繞……只要經過老師的房間,看到老師依舊安穩地睡著,就能夠肯定今夜與平常沒有不同,就能讓他安心下來……
──砰咚!
砰咚、砰咚!
冷不妨,屋子猛烈地晃動起來,每震動一次,門外就傳來一聲重響。
兩個孩子瞪大了眼睛看著對方,誰也不敢開口問那是什麼……那聲音,既不是地震也不像是有什麼東西被撞上的感覺;既不是貓在屋頂上走路的聲音,也不是有人敲門的聲音……
如果要從記憶裡搜尋相似的感覺,那個聲音聽起來像是什麼東西的腳步聲,但是,太沉、太重了。
金眼的孩子露出不安的表情,整個人害怕得不住發抖。
銀眼的孩子一把將對方抓入懷裡,兄弟倆緊緊地抱著彼此,不安地盯著聲音的來源。
走廊上傳來的震動越來越重,聲音越來越近!
隔著木格紙窗的木門,兩個孩子赫然看到了某個從未在記憶中出現、大得足以將整個窗子都遮住的黑影,隨著「砰咚」、「砰咚」的聲音在走廊上一步一步移動,最終,停在房門中間。
「真好啊、真好啊……」低沉的聲音在門外響起,濁惡的腥氣透門而入,四隻紅得發亮的眼睛閃現在門縫之後!
……那絕不是人類的眼睛。
緊緊抱著懷裡不停顫抖的兄弟,銀眼的孩子害怕得不知道怎麼思考……
赫然!「砰地」一聲!
木門發出了陣陣嘎嘰、嘎嘰聲,開始因為被推壓而扭曲變形,感覺隨時會斷裂、破碎,那龐然大物似乎將不知是前肢或是雙手的部位壓在木門上,導致整扇門都要被壓壞了!
門外,那龐然大物發出陣陣噁心的笑聲,越壓越用力、越壓越用力,直到整扇門終於承受不住,斷裂的門框及糊紙到處飛散,落在兄弟倆面前。
夜色中,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前所未見的怪物……

 

第一章 烙雪

 

節之一 食夢

 


猛地睜大雙眼,清原銀木犀無意識地張大嘴呼吸,愣愣地看著上方被磨得發亮的木頭天花板。
身上的睡衣早已被汗水浸溼了。
他疑惑地看看四周,想著這間被陽光照亮的寬敞屋子是哪?他為何身在這裡?
他的家……那間僅有兩坪卻可容他棲身的小孩房,到哪去了?
眼前的一切,好像看起來很陌生又好像很熟悉……
「醒啦?」輕輕淡淡,與自己差別無幾的聲音從房間的另一邊傳來。
銀木犀轉頭看去,只見身穿一件米色襯衫及灰藍色的簡式西裝褲,與自己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青年,正面帶溫柔的笑容,站在剛打開的木門前。
原來如此……
原來從那天起,已經過了十幾年了。
花了好一段時間總算理解自己為何身在此處,他閉上眼睛,努力回想著所有他不應該忘記的事,好讓自己清醒一點。
他叫作清原銀木犀。
雖然沒有特別去算,不過,似乎是剛過二十四歲的生日。
在非常年幼的時候,他被一位出名的靈能者──獄泉山的阿松夫人收養。阿松夫人以成為繼承者為前提,收他為弟子(或說是養子),因此從那時起,他就一直留在獄泉山進行所謂的「修行」。
平日裡,他沒做過什麼正經事,滿十八歲後唯一可以稱得上是工作的,應該是運用他與生俱來的靈能力及經年累月學習的除靈技術,來處理各式各樣、內容大多驅妖除魔之類的事件的委託。
他的職業,也就是等同三次元漫畫裡被稱為「除魔師」的角色定位。
所謂命運,真的是很奇妙的。
至少小時候的銀木犀,從未想過自己能像鄉野傳奇裡的英雄一樣斬魔除妖。
清原銀木犀自嘲地笑了笑,冷不妨,因為寒冷的空氣而打了個大噴嚏。
他揉了揉發癢的鼻子,頂著一頭亂髮再度把自己扔回被窩裡。
「小銀再睡下去,就要到午餐時間了。」看著眼前再度出現的棉被山,似笑非笑的青年跨進了房間,架起了茶几,用現有的茶具煮好了茶。
「昨晚,睡得好嗎?」醒完茶後倒了一杯,清原金木犀蹲下身,拉開銀木犀兜頭蒙得緊緊的棉被。
「我睡到現在,你說呢?」清原銀木犀半睜開一隻眼睛,瞪著近在咫尺的那張臉。
如果還沒睡醒,他大概會認為眼前的人是自己死前的分身或是自己眼睛花了,甚至可能是貍貓的惡作劇,但一看到對方那雙金色的眼眸,銀木犀就不會去作那種多餘的胡思亂想。
這個人……清原金木犀,是他的雙胞胎兄弟,也是他在這世上唯一知曉的血親。
就跟他一樣,金木犀也是自小就被阿松夫人收為養子,以繼承人為前提進行各種靈能者的訓練。
從外表來看,金木犀與他最大的不同,在於金木犀擁有一雙美麗且令人羨慕,彷彿像貓咪一樣會發光的金橙色眼睛,相反的,他則有雙陰冷但同樣引人注目的銀藍色眼睛。
此外,有別於他,金木犀學習的也不是除魔系的破邪技法,而是偏向與死者溝通、讓靈魂附身、祈禱守護等的靈媒能力。
他們從出生到這幾年開始處理委託工作以來,可說從來沒有分開過,理由之一,就是他們的能力非常互補,在各種情況下可以相互支援、攻守兼宜。銀木犀甚至曾自豪地說,只要是他們兩個在一起,就沒有解決不了的委託。
而理由之二,則是恐懼讓他們無法分離。
「婆婆說,她可以體諒我們的心情,所以今天不一起吃早餐也沒關係,不過……」婆婆,指的就是靈能力者阿松夫人。
從她收養這對雙胞胎兄弟以後,就要求除了出外處理委託,只要三人都在獄泉山時,大家要一起用早餐,除了這個時期。
每年一到這個時期,阿松夫人對雙生子的生活管教的態度就不像平常那麼嚴厲,是因為這個時期,所以,稍有顧慮嗎?
真是多管閒事!
「那個臭老太婆就是愛裝腔……還有你這笨蛋!幹嘛不叫醒我?!結果還不是都晚了……」銀木犀略微煩躁地抓了抓頭,一腳把棉被踢開、接過金木犀遞過來的茶杯。
「你要是不想接受婆婆的好意,那就早睡早起,乖乖跟婆婆一起吃早餐啊……」金木犀搖搖頭,動手替自家兄弟疊好將棉被、收進衣櫥,「看你睡得太沉了,我才沒叫你,你……」
「我夢到……夢到一些很久以前的事了。」銀木犀端著茶杯,面無表情地看著茶水中漂浮的茶梗。
金木犀愣了愣,執壺、添茶的手赫然停在空中。
「比方說下雪的時候有沒有雪女之類的……」銀木犀聳肩,彷彿一臉不在意地補上了句。
「的確有那個時候。」聽到銀木犀這句話,金木犀噗嗤一聲地笑出來。
銀木犀也扯了扯嘴角。
擦掉眼角笑出來的眼淚,金木犀深吸了口氣,笑容變得有些感慨:「那個時候,我們還期待能下雪。」
「結果,下雪什麼的根本沒什麼大不了。」銀木犀轉頭看向窗外,「已經十幾年了啊……十八……不,是十九年,沒想到已經過這麼久了,一點真實感都沒有。」」
今天也是非常寒冷,只要待在外頭沒多久就會抓緊外套想躲進屋裡,但跟幾年前比,其實是溫暖多了。
回想著當年的歲數,銀木犀閉上雙眼。
「是啊……」平靜地望著銀木犀,金木犀再度露出笑容,「……找一天,你比較能打起精神的時候,我們去打掃一下吧?一年總是要打掃一次。」
……清原面高老師的墓地。
自從搬到獄泉山以後,由於住在東北又是山上,冬天出現幾場雪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但只要天氣一冷,銀木犀就會鬧彆扭窩進棉被裡不肯出來,有時候還會用「天氣好冷喔」這個理由拒絕委託。
然而,銀木犀到現在都還穿著睡衣、沒離開睡鋪,並不是因為天氣冷的緣故。
像是早已清楚原因是什麼,金木犀也同樣往窗子望去,當初討論得很熱烈,現在卻會因為這種理由怠惰,只因為他實在提不起勁……每年到了這個時候,銀木犀總會陷入某種低潮。
而他自己也清楚是什麼原因,只是……
又一次倒回床舖,銀木犀側頭看著四面乾乾淨淨、家具靠著牆邊擺得整整齊齊、沒有一點垃圾碎屑的寬廣房間,以及已經將房間照得全亮的日光,和沐浴在日光下,笑得有些勉強的清原金木犀。
這個碰到各種不愉快的事都可以一笑置之的人,此時,卻連他也看得出對方臉上滿滿的無奈和惆悵。
「……是啊,改天去打掃一下吧。」銀木犀望著自己的雙胞胎兄弟,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即使天氣再怎麼冷,也還是要振作啊……
雖然到現在還沒習慣……
沒習慣想起這個日子,清原面高老師的忌日。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鬼目之子03鬼俑》裡,12月11日全國上市!!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