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059-備位冥使03-單.jpg    

書名:備位冥使03分部疑雲
作者:DARK櫻薰
繪者:LASI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3/12/25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9378

 

 

裊裊黑霧中,他的眼前瀰漫著火光與血花,拉開了不祥的序幕。

  

活死人社區的真凶尚未抓到,蕭分部又發生了內神通外鬼的事件──

本該嚴加保管、滿載怨氣的戒珠如今被劫走了,他的學長蕭安聞還被打成重傷!

這下事情大條了,要是戒珠有個萬一,豈不世界大亂!?

 

皇甫洛雲奉命和連殷鳴跨界前去追查蕭分部的內鬼,

但他看著前輩連殷鳴異於平常的舉止、柳部長別有深意的笑容,

循線追查的線索不時又與那人有所關聯,他就愈加不安……

 

信任與懷疑,永遠是最難的選擇。

但當所有異狀都指向熟悉又陌生的那人時,他究竟該怎麼辦?


 

楔子 紅黑怨氣

 

夜裡,宛如狼嚎的狗吠聲撕破靜寂的夜空,此起彼落地在夜裡迴盪著。

但卻沒有人被吵到掀開被直衝窗戶,怒氣沖天地對外面大吼「不要吵」。

那些人彷彿沉靜在溫暖的被窩裡,舒服得不想要爬起來,那些叫聲也像是沒有入侵到他們的腦裡,睡得十分安穩。

但是,空氣的氛圍很壓抑,沉重到若是有人醒著,朝外頭望去一定可以看到渺渺黑煙在此地蔓延盤繞著。

黑與白色的煙霧交錯糾纏,白煙不斷地被黑色的煙霧吞食,在這霎那,黑煙不是變成透明淡色,就是變成黏稠的深黑。

落入地上的黑煙,像是藤蔓緩緩地爬滿了地面與經過的屋子,此地即將被這緩慢步調移動,卻用驚人的速度吃食地盤的黑煙吞噬時,猛地,無數個尖銳破空聲傳起!

「叮叮、哐啷!」

屬於金屬的交錯聲不斷堆砌,最後還傳來疑似物品的掉落聲。

詭異,十分詭異,這些大到疑似外頭有人鬥毆的聲音依然沒有將人們從睡夢中驚擾而醒,這感覺像是人們與那些聲響身處不同空間,自然也不會因此而醒。

「呼、呼……」

街道上一前一後竄出兩道身影,一人有著略長的黑髮,但長髮早已被汗水染濕,也很雜亂,他身穿的黑色外套與腰部繫著的皮件被銳利刀物割出一條條不規則的開口,外套還有很多的髒汙與血痕,也透出內中的藍色服飾。

男子他看起來很累,不斷大口地喘氣,但他的雙手緊握著兩柄全白的短刀,戒備似地看著前方。而站在男子身前之人,露出吃痛神情,一手撫著腰部,但空著的手卻拳起,定神一看,他的手裡握著一把連弩,上面安著一隻半透明的針。

「把東西……還回來。」他大口吸氣,沉聲說著。

「你覺得呢?」男子挪動身驅,姿態由戒備改成攻擊,「蕭安聞,就算我還回去了,下面也不會放過我吧?」

縱使對方下重手,但他開口了,蕭安聞依然忍著痛,給予對方生命保證。「交出來,一切都好商量!」

「哈、哈哈──你覺得呢?」男子慘笑,打從他下定決心偷走「那個東西」,就沒有回去的打算。

那件事太可怕了,他絕不容許有這種事情發生!快一點,他要快一點,快一點將眼前之人擊倒,快一點去那個人的所在的地方,將「那個東西」交予那個人。

這也是他不惜冒著生命危險,甚至是對上眼前這名分部長,也要竊走逃離的原因。

只是對方太纏人了,要順利離開這個地方勢必要再下更重的手,讓他爬不起來。

思及自此,男子雙手用力緊握,呼吸霎時屏住,心神一致地朝蕭安聞刺去!

蕭安聞見狀咬牙嘖聲,既然自己勸說無效他也不需要跟男子客氣,握弩的手用力向上揮起,指尖的細針隨著動作迸射而出,男子半瞇著雙眸,雙眼緊盯著蕭安聞的手勢,左手以最小的動作挑掉蕭安聞的半透明細針,再順著揮刀的動作,拋出右手的短刀。

「哧」的一聲傳來,蕭安聞的右胸口被短刀深深埋入其中,他的身體霎時頓住,手微微抬起,指尖也透出顫抖。

男子用力地嚥下唾沫,耳邊可以聽到清晰的「咕嚕」聲,他緊繃著神經,抬起還沒有將刀扔出的左手,考慮著要不要近身刺殺,順便拿走自己的另外一把刀。

男子思考半秒,決定要扔刀解決蕭安聞,他看到蕭安聞立即地向前倒地,戒備鬆下了些許。

饒是如此,男子依然小心翼翼地挪移腳步,來到蕭安聞的身旁。

蕭安聞是正面倒下,插在胸口的刀刃在這倒地的衝擊下,刀應該插得更深吧!

男子勾起唇,冷冷挑眉,抬起腳尖,將蕭安聞的身體挑起翻到正面,雙眼瞅著緊閉著眼,狀似昏迷的蕭安聞,隨即伸手並彎下身,手握住刀柄,用力將刀拔起。

鮮血從刀刃拔出的地方噴濺而出,男子因為拔刀的關係,被蕭安聞的血濺到頸與部分的上身大衣上。

黑色,染上紅色依然是黑色。

男子眸中閃出詭譎的神色,心想著。或許就是因為這原因,冥使才幾乎著黑衣吧?

隨即他轉過身,準備往他處前進,只是走不到一半,男子又停下了腳步。

他方才沒有確認蕭安聞的死活。

縱使蕭安聞是死,或是還殘存一口氣,但沒有知覺,也沒有因為拔刀的劇痛而醒來,他想著既然都已經下手到這一個地步了,留活口也是會替自己添上一筆麻煩。

保險起見,男子決定回去,然後在蕭安聞的身上補上致命傷。

男子甫一轉身,耳畔傳來簌地破空音。

眼簾微動,眼角餘光捕捉到一抹銳利的比黑色還要深沉的金屬色彩。

還沒意識到發生什麼事,男子那黑色大衣的左側口袋瞬間劃出一條裂口,一顆顆黑色的珠子從口袋中滾落而出。

男子瞠大雙眸,下意識地抬手朝地面滾動的珠子伸去。

但這動作也僅有半秒,男子在伸手的這一刻,緊急地收手,手掌深入裂開的口袋,抓住最後殘餘的一顆珠子,不讓它也跟著繼續掉落地面。

男子咬牙,一邊斜握著短刀戒備,一邊緊盯著那些掉落的黑色珠子,透出詭異的紅色妖光,在深夜的柏油道路上滾動著。

「叮鈴!」

突然,耳旁傳來清晰的鈴鐺聲,男子轉身朝聲音的傳來的方向望去,只見……

一把漆黑的鐮刀破空朝他襲去──

 

 

第一章 自主任務

 

當自己的好朋友殺了人,自己無力阻止時,到底該怎麼辦呢?

那天離開社區後皇甫洛雲腦袋裡一直重複回憶當天的情況,心底無法釋懷。他沒辦法阻止姜仲寒,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下手殺人,最後還讓他逃走。他的心底溢滿了無力的失落感。

「你,都沒想過要將他揪出來嗎?」

看他失魂落魄了好多天,半恍神地走進辦公室,某位眼神銳利到根本只會把人把人槍殺拖去掩埋的傢伙,看不下去了,萬分不爽地對他說著。

皇甫洛雲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只能將目光轉移到別的地方,將連殷鳴的話語當成耳邊風。

「……菜鳥,你以為看別的地方我就會閉嘴嗎?」

連殷鳴雙手交疊在胸前,眸中的冷逸感讓人有會被殺死的錯覺。

面對這比不信任還要慘烈的眼神,皇甫洛雲原本想要無視到連殷鳴離開,但連殷鳴下一句話就讓皇甫洛雲當場炸開。

「哼,連揪出來的想法都沒有,我看你還是離職滾回去算了。」

「什麼沒有!我當然有想過,我只是想要自己調查而已!」

皇甫洛雲當下氣衝腦門,心直口快地大聲說出這席話,分部長柳逢時還刻意看戲拍手叫好,「唷,皇甫小弟真熱血!」,鼓吹皇甫洛雲繼續說下去,而他說完的結果,自然是心底生出翻白眼的衝動,只想要快速跑到柳逢時的身後,利用柳逢時這塊擋箭牌擋住連殷鳴那冰冷殺氣與隱藏其中的滔天怒火。

可皇甫洛雲沒想到,連殷鳴這傢伙居然僅是冷冷狠瞪,原本以為會有的毒舌嗓音卻沒有出現,就連那會拿出手槍的左手在大衣口袋之上,手指微動微縮,似乎想要掏槍打人,卻又有什麼原因讓他無法動槍打人。

連殷鳴維持這動作約有三秒,最後發出「哼」地一聲,甩手離去。

皇甫洛雲無法忘掉那個哼聲,納跟以往不同,那不太像是生氣,反而是那種類似無奈的嗓音。

為什麼呢?

好奇的情緒刮搔著皇甫洛雲的神經,他想問,但問了一定會被連殷鳴槍殺。

但也因為連殷鳴被他氣跑了,皇甫洛雲也免除了被連殷鳴脅迫吐情報的機會。畢竟他所了解的姜仲寒,也只流於表面和相處時的記憶,實際上他對於姜仲寒高中畢業之後的這短短幾個月內的狀況卻完全不了解。不然他當初也不會跟劉昶瑾討論姜仲寒的下落問題。

而現在他會大白天地出現在柳分部,除了煩惱接下來他該怎麼做以外,也是因為他有另外一件事想要詢問柳逢時。可誰知道一進入辦公室,就先跟連殷鳴又鬥嘴起來,連殷鳴還突然跑掉了。他不曉得是連殷鳴剛好有任務,還是看到他一時氣憤而離開,這部分皇甫洛雲就不清楚了。

饒是如此,皇甫洛雲還是決定先將這鬱悶心情收起,走到柳逢時的辦公桌前,出聲喊道:「分部長。」

「怎麼了?皇甫小弟。」柳逢時的注意力在手邊的文件上頭,僅是出聲詢問。

「分部長,我有事情想要問你。」

「我現在在忙,沒空呢!皇甫小弟。」

柳逢時說完,低頭看著手中文件,皇甫洛雲沉默數秒,抬手壓住柳逢時的文件說道:「分部長,我想要跟你問一下學長的事情。」

柳逢時聞言,眉頭重重挑起,翻閱文件的手霎時停住,笑看皇甫洛雲,「剛好,我也有些問題要問你呢!」

「問我學長嗎?」從他發問以及柳逢時的反問,十之八九跟他學長有關,「蕭安聞學長最近狀況很不好,分部長你應該也知道吧?」

雖說分部與分部之間不能干涉,由於皇甫洛雲認識的人裡,有兩位是分部長,柳逢時也嚴正提過,他不能過度依賴別分部的冥使,有任何問題可以先問他們。

「先說說你看到的狀況吧。」柳逢時拿起筆,將筆尖指向皇甫洛雲,笑笑說道:「我想,你應該有去看你那位學校學長的狀況?」

皇甫洛雲抿緊著唇,正打算搖頭,柳逢時晃了晃持筆的手:「皇甫小弟先想清楚在說唷!或許在一般的職場上,善意的欺騙是可行的,但這裡可不是什麼『一般』的地方,你說是不?」

頓時,皇甫洛雲語塞,他倒抽口氣,露出為難神情。該不會柳逢時又在偷觀察他了吧?不過對於自己跟「同業」接觸,永遠都無法逃過柳逢時的法眼。

「前幾天,我有課程方面的疑問,要去找學長詢問,手機一直無法接通,沒辦法之下我只能直接去找他了……才知道學長竟然受重傷了……」

接著,皇甫洛雲稍微訴說當天的狀況。

這次在學校遇到的問題有點麻煩,他一定要聯繫蕭安聞,皇甫洛雲只能硬著頭皮去蕭分部,他慶幸蕭安聞跟他一樣是冥使,找不到人他還可以去分部找。

但他這一去,卻看到讓他震驚的狀況。

蕭安聞重傷未醒,蕭分部內的冥使知道皇甫洛雲和蕭安聞的關係,但還是因為不同分部的關係,只能用含蓄的方式與皇甫洛雲提一下蕭安聞的狀況。

「今天學長傳簡訊給我,他說他沒事明天會回去上課,我要問的事情可以明天去問他……」皇甫洛雲雙手抱胸,露出思考神情。粗估預計蕭安聞應該是這一兩天才醒來,畢竟他前些日子去的時候蕭安聞還沒醒。

看見皇甫洛雲的眉頭皺在一起呈現川字形,柳逢時勾起唇,一手支著臉頰,手肘抵在桌面上,笑看皇甫洛雲,「你想要問蕭安聞到底發生什麼事?」

「嗯,上次去蕭分部,那邊的部員是跟我說事情很嚴重──畢竟學長被打到那樣……他是分部長嘛!居然會有惡靈把他打成那樣,而且我還跟他們稍微聊一下,聽他們的意思是,打傷學長的傢伙也逃走了。」

「有說是誰嗎?」柳逢時接著問。

面對柳逢時的疑問,皇甫洛雲想了一下,搖頭道:「沒有,他們只說『那傢伙』,那應該是惡靈什麼的?」

當冥使當了一段時間,只要是惡靈之類的怨魂,他們都會用其他古怪的方式稱呼他們。

「分部長,這件事我們可以調查嗎?」這是皇甫洛雲今日前來最想要提問的疑問,「畢竟學長對付惡靈都被打成那樣,他的分部如果要抓他,應該很難抓吧?」

加減多一些人協助去抓,蕭分部的壓力應該會減少。皇甫洛雲是這麼認為的。蕭安聞受傷這件事柳逢時應該也很清楚,只是幫忙抓人這部分就要看柳逢時了。

但看柳逢時對於幫忙這部分,直到今日都隻字不提,他對於任務的工作分野和介入狀況也很計較,估計柳逢時也沒打算去蕭分部「慰問」蕭安聞。

柳逢時當然有注意到皇甫洛雲眸中的抱怨,他將筆放置在辦公桌上,雙手交疊輕鬆道:「關於這點……其實有件事要先跟你提一下,當然這和你說的有相關。」

皇甫洛雲疑惑地看向柳逢時,有什麼是相關的?

柳逢時粲然一笑,這讓皇甫洛雲自動後退數步,全身起雞皮疙瘩,這笑容……有鬼?

只見柳逢時抬手指著桌上的文件,輕聲道:「你學長重傷到目前蕭分部的任務幾乎都由柳分部處理,因為上次估算蕭分部的分部長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要等他修養好最快也要等上半個月。不過算我估算錯誤,他今天就可以活動了呢!」

說到這裡柳逢時敲了敲蕭分部的文件,思考要不要全部打包扔回去,讓傷重初癒的蕭分部長處理一下自己的工作。

饒是如此,柳逢時倒是有個問題想對皇甫洛雲問著,「皇甫小弟,你為什麼會這麼關心蕭分部長狀況呢?是因為他被攻擊重傷,你想幫他?」

「是呀。認識的人被打成那樣,分部長換作是你會不聞不問嗎?」皇甫洛雲深怕柳逢時真的會露出邪惡微笑,不只說「不會」,還會表明自己絕對不會有罪惡感,他決定在追加說法,「如果鳴跟宓姐重傷昏迷也找不到凶手,你應該會去找凶手吧!」

「……這可真難辦呀!」瞬間,換柳逢時棘手了。如果他說不會,甄宓知道後一定會鬧脾氣,但皇甫洛雲也沒有說錯,一般人一定會有這樣的反應。

「皇甫小弟。」

「是?」

「你去找鳴吧。」

「咦?」皇甫洛雲愣住,他問的事情跟連殷鳴無關吧?

柳逢時用若無其事的口吻說著,「我有請宓兒正式發函到蕭分部,詢問蕭分部那邊需不需要我們幫忙,畢竟他們『狀況』太多,如果無暇分身找出傷害蕭分部長的凶手,我們這邊可以無償幫他們找人。」

奇怪,這項服務也太好了吧!不喜歡被人佔便宜的柳逢時居然會提出這麼好的方案?這其中一定有鬼!

皇甫洛雲懷疑地看向柳逢時,柳逢時僅是笑著說道:「沒有其他的原因,而是鳴他很想處理這件事。」

皇甫洛雲發自肺腑的吐露出自己的心聲,「……鳴會想要處理這件事,為什麼會讓我有很恐怖的感覺?」

「哈哈──」柳逢時聞言,豪邁大笑,「所以皇甫小弟你想要去了嗎?蕭分部那邊已經答應囉!因為分部長重傷的關係,想要處理也無暇分身,他們的員工也不好意思地要一個大傷患去面對這件事,一聽到我們柳分部有意幫忙處理也不收報仇,蕭分部長就算為難……也只能答應。」

簡單來說就是脅迫別人答應,這樣好嗎?對方是傷患呀!

皇甫洛雲內心慘嚎。

「鳴已經去囉,你還不快點追,皇甫小弟。」

柳逢時勾唇,帶起淡淡地微笑,瞇眼說著。

 

※※※

 

十幾天前,蕭分部內發生一起竊案,蕭分部內飽含怨氣的戒珠被此人所偷,蕭安聞發現戒珠被竊,追了出去,卻被對方打到只剩下一口氣,僥倖生還。

武倉庚,蕭分部的冥使,也是讓蕭分部的分部長重傷的元凶。

蕭安聞會被發現,也是因為他們打鬥途中,疑似打破了戒珠,引發怨氣爆發,引起下界關注,一經調查才知道這是蕭分部引發的內賊事件。

戒珠被竊還被破壞,此事茲事體大,不只可能會讓蕭分部被下界強制關門,嚴重的話也會波及整個陽間。也因為人員手腳不乾淨,分部長重傷之故,蕭分部內的任務暫時轉移到附近的柳分部,而蕭分部內唯一保留的任務就是抓住武倉庚。

而現在,蕭分部無力處理,便將這任務委託柳分部協助處理。

「……第一,是他們廢物,第二,我一個就好,多你幹嘛?」剛剛接下任務走沒多遠的連殷鳴,看到皇甫洛雲追著自己出現在他的眼前,瞬間只有充滿想要開槍打昏皇甫洛雲的衝動,不悅嘖聲。

「可是從分部長那裡聽起來像是你想要搶工作耶!」皇甫洛雲晃動食指,認真道:「鳴,學長他受了重傷,他們分部忙著找凶手,當然也沒辦法好好調查目前的工作。」

皇甫洛雲狀似一點也不害怕,實際上他心裡哀號自己居然這麼大膽敢這麼對連殷鳴說話,若是一個不小心,他真的被敲昏了那該怎麼辦?

不過他會這麼大膽,也算是連殷鳴的反應讓他有些不悅,他們分部都遇上這些慘事了,連殷鳴怎麼都不體諒他們一下?

「我們分部被人炸了,柳也沒有請對方幫忙處理工作,更別說任務都已經全包了,最重要的工作也不去辦。」連殷鳴重重挑眉,又道:「菜鳥,你知道他們目前唯一的工作是什麼嗎?」

皇甫洛雲捕捉到連殷鳴透出一絲笑意,就算嘴巴上是這麼說,連殷鳴心底還是很高興蕭分部把調查全力放出來吧!

「是什麼?」饒是如此,皇甫洛雲不打算直接戳破這一點,直言問。

蕭分部那邊狀況被情報封鎖,知情的也只有分部長級別,以及蕭分部的員工,那邊的人也被禁止對外透漏一切訊息。

皇甫洛雲從蕭分部和柳分部自願接手蕭分部工作就可以得知,蕭分部那邊的狀況很嚴重,但不明白那邊為什麼要把消息封鎖,更別說他還是追連殷鳴,跟他說明自己跟柳逢時談論的內容,最終得到他們要一起行動的信息。

「他們要找出那個內賊,讓下界知道蕭分部對下界而言還有用處。」連殷鳴雙手插入大衣口袋,淡然說道。

「如果找不到呢?」皇甫洛雲內心喀噔一聲,有不妙的預感。

「那就廢了這個部門。」

連殷鳴回的清淡,話語透著像是無奈,更像是早已看清的事實一般,讓皇甫洛雲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只是在皇甫洛雲還沒理清楚這句話的意思,連殷鳴便趁他不備,在他的眼前消失。

「──鳴你這個混蛋!」

面對前方消失無蹤之人,皇甫洛雲悲憤大喊。

連殷鳴這混蛋還切掉聯繫!這樣他要怎麼追人吶!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備位冥使03分部疑雲 》裡,12月25日上市!!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