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067-飛玄刺3-小封  

書名:飛玄刺03 乍現

作者:宴平樂

繪者:蚩尤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3/12/25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9514

 

乍現‧最真實的面貌……

 

為了復仇,閻塋偽裝成最醜陋低能的精靈,

卻一再再的遭受欺凌與侮辱,

臥薪嘗膽還不夠,為了躍進,

他必須乍現真身,以武制武,

卻意外獲得靈界最美豔女將軍的心,

閻塋的復仇之路,是否能不再孤軍奮戰……

 

第一章       父債女還

 

「吼───」
大狗看閻塋不攻擊,忍不住的張開嘴巴,一枚冰錐就這樣噴射出來。

閻塋當然知道大狗的冰錐是在試探自己,當下並沒有急著拔出飛玄刺,他只是壓低了身體,然後往旁邊躲開,同時連忙對月軒說著:「退開。」

月軒的靈能跟閻塋比起來差了一階不只,再加上月軒本來就只是祭師,祭師的能力就是輔助,可以說完全不適合前線的戰鬥,因此閻塋要她退開,她當然是二話不說便往旁邊退下去,以免造成他的困擾。

「嗚……」

大狗看自己的冰錐沒有效果,牠非常不滿意的瞪著閻塋,對於閻塋手上的那一把短刺非常的忌諱。

牠也知道閻塋的速度快,而且攻擊力全部都集中在那一把短刺上面,只要自己不要被那一把短刺給掃到,十拿九穩肯定能夠拿下閻塋。

閻塋緩緩移動著,有了剛剛的經驗,他知道這一條大狗下巴的毛皮格外堅硬,連自己的斧訣都奈何不了牠,如果要再一次動手,肯定不能夠朝牠下巴下手。

「地翼強者,夢魘魂犬的弱點在牠的屁股上,尾巴根部下面三吋的地方。」月軒這時候跟閻塋可以說是坐在同一條船上,她大概也知道閻塋的想法,所以連忙開口提醒。

聽到月軒的話,閻塋更加確定這女孩不知道自己的真實身分,他當下轉頭就對月軒點了點頭,不過月軒的話,大狗身為靈獸當然也聽得懂,牠一聽到月軒竟然知道自己弱點所在本來就非常不高興,現在一看到閻塋回過頭,當下有如砲彈般的彈跳起來。

「小心。」月軒看閻塋回頭的同時,大狗突然暴衝而起,她指著大狗就立刻喊著。

只是這時候的閻塋顯得相當氣定神閒,他在等的,就是這一頭大狗自己衝過來。

畢竟距離上一次交手,這兩隻精靈跟一條大狗已經耗了四個小時,閻塋一路躲躲藏藏,大狗的耐心早就被閻塋給消磨殆盡,因此這時候一看到閻塋出現破綻,牠立刻頭也不回的往前衝殺。

此時此刻,月軒看到閻塋的眼中完全沒有一絲慌亂的神色,只見他眼底閃過一絲自信、一絲決絕,接著啟唇大喊──「實體滅‧疾風體。」

唰地一聲,閻塋消失了,就在月軒的面前,閻塋一口氣使出兩招靈技,就跟森林裡面的時候一樣,他先是把自己的身體給隱藏進虛空裡面,然後快速消失。

大狗一個撲空,牠非常不滿意的瞪著月軒,月軒嚇得退了一步,但是閻塋並沒有給月軒太多的驚恐時間,因為就看閻塋只是小範圍的往旁邊橫移,大狗一落地,他手上的飛玄刺立刻出鞘。

噹啷──

奇怪的金鐵交擊之聲在大狗側腹部旁響起,當場就看閻塋的飛玄刺一拔,那鋒利無比的刀面狠狠地劃過大狗的毛皮,但是大狗完全不受影響,僅是牠稍稍退了一些。

閻塋手上飛玄刺的衝擊力道被抵銷掉一點後,大狗一個滑步,立刻讓自己的身體脫離閻塋的飛玄刺刀鋒底下。

刀面停下的瞬間,閻塋反手提著飛玄刺,這時候他已經站在大狗屁股後面,不過他的心底閃過一絲不安,閃過一瞬間的危機意識,那是強者才會有的一種第六感……

果然下一秒鐘,大狗的尾巴毫不留情的朝閻塋捲了過來,雖然說這尾巴根部是牠的弱點,但是這尾巴同時也是他非常強大的攻擊武器之一,否則的話,怎麼可能明知道閻塋要對自己的弱點下手,卻還這麼輕易就讓閻塋溜到自己的弱點旁邊。

閻塋倒抽一口涼氣,他一見到大狗的尾巴揮過來,身體立刻趴了下去,那有如刺蝟毛皮般的尾巴,簡直就是一條狼牙棒,狠狠地從閻塋的腦袋上面呼嘯而過。

閻塋知道自己時間不多,他一趴下後,立刻把重心全都轉移到雙手上,然後兩手用力往地上一撐──「遊俠跳。」

閻塋用嘴巴咬著飛玄刺,奮力一跳,,快速拉近與大狗的距離。

不過大狗也不是好捏的軟柿子,媲美武器般的尾巴一掃之後,狗頭又對準了閻塋,這一次,是閻塋自己衝進來,大狗張開了血盆大口,森然白牙對準閻塋準備一口咬下!

「幻影潛行!」

閻塋提著靈能,整個人飛騰在空中,就在大狗上下排牙齒和起來的那一瞬間,他重心往下一沉,全身拉著長長殘影就往大狗下顎鑽了進去。

「喀啦!」

大狗的兩排牙齒被他這麼一撞,腦袋都發暈了,牠沒有咬中閻塋,但是也有恃無恐,因為他知道閻塋對付不了自己下巴那處的毛皮,如果閻塋又劈下來,那就是自投羅網。

所以這一次,大狗直接用自己的右前爪朝閻塋狠狠抓去!

閻塋知道自己已經用掉了一半的時間,他只剩下三十秒可以打敗這一條大狗,因此當他看到這前爪抓來,當下不閃不退,只是張開自己的翅膀,然後橫提手上短刺,告訴自己必須要一鼓作氣的幹掉這一條大狗,不管有多困難,他都必須要做到。

啪地一聲,大狗的爪子狠狠地撞在閻塋的翅膀上面,閻塋一個翻身,忍著背上傳來的劇烈疼痛,一個翻身抓住大狗的爪子,然後拉著長長的幻影,有如一隻猴子般快速攀上大狗前爪。

「吼──」

感覺閻塋爬到自己的身上,大狗當然非常不高興,牠劇烈地扭動著身子,想要一舉把閻塋給甩下來,不過閻塋的速度就好像游龍般矯健,他根本不管大狗怎麼扭動,就看他已經從大狗的前爪衝上牠的背脊,一點也沒有驚恐的模樣。

夢魘魂犬知道閻塋不肯下來,牠也怒了!

就看牠全身上下的力量猛爆式的朝外面炸裂,閻塋感覺到這一條大狗的靈能驚人,因為那可怕的波動震得自己頭腦發暈,而且他才一個沒有站穩,大狗就把全身上下所有毛皮豎起來,好像要將他穿孔。

這狗的毛皮就好像刺蝟那般尖銳、鋒利,閻塋的速度雖快,但是他一往前踩,立刻就感覺到自己的雙腿被刺得千瘡百孔,腳上的光鱗也緩緩逸散,他心想要是這麼衝過去,不要說奇襲大狗背後了,恐怕他光是想跑到大狗的屁股都很困難。

「加速恢復!」

不過就在閻塋打算放棄的時候,月軒卻是拿著短杖,指著大狗背上的閻塋給予治療。

這時候,一道光芒從天而降,閻塋立刻感覺到自己腳上的創傷快速癒合,痛苦的感覺也大為降低。

他心想如果月軒是光療祭師的話效果會更好,不過這種情況,閻塋也不強求其他的,只要能夠讓自己殺了這一條大狗,那比什麼都重要。

「來得好,幻影潛行‧遊俠跳!」

閻塋整個人拔起,他雖然貼著大狗的背部,但是這時候他卻奮力往前走,在大狗背上的他拉出了一道分身般的弧虹,這一道弧形,快速的越過大狗的背脊。

大狗回頭,一感覺閻塋脫離牠的背後,牠便立刻張開血盆大口回身咬去。

幾乎是同一時間,閻塋不管三七二十一,伸手就抓住了大狗的尾巴,大狗尾巴上面都是尖銳的硬刺,這一抓自然就抓得他右手一大堆細小的創口。

月軒看到這情況,也不管會不會透支自己的靈能,急忙大喊:「急救專精‧加速回復。」

倏地一道靈能從月軒體內抽出來,月軒臉蛋轉為慘白,看得出來她透支的力量幾乎讓她暈死過去,但是她還是撐住了,為了要醫治閻塋,月軒咬牙靠意志力撐住了。

閻塋一接受到月軒的治療靈技之後,他知道自己沒有時間去多思考,第一時間便反手提著飛玄刺大吼:「刀訣‧一線命懸!」

千鈞一髮的瞬間,閻塋咬著牙,背後六十根金羽毛統統綻放出無比光彩,就看他手上的飛玄刺一瞬間有如一把鋒利的刀,一刀就往大狗的尾巴上面削過去。

「敖嗚───」

大狗尾巴上的毛皮不比下巴,當下便痛得昂起脖子仰天長嘯,而閻塋這一刀也不是鬧著玩的,就看他一刀劈下了大狗的尾巴,然後在第一時間裡,站穩回地面。

此刻,他的心臟快速跳動,這正是在警告著閻塋,他的時間剩下不到五秒。

「死神之鐮!」

閻塋決定用這一招來結尾,因為他知道,這一招之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大狗拚命的轉過來,牠當然不想死,斷了尾巴還不是致命傷,但如果被閻塋砍到自己的弱點,那才真會一命嗚呼!

有這種認知,所以大狗忍著痛,硬是把自己的屁股往後面扭,將自己的弱點隱藏起來。

閻塋已經沒有時間了,他剩下不到四秒,所以他的死神之鐮依舊出了手。

三秒前,大狗張開那血盆大口朝閻塋咬去──

兩秒前,閻塋把自己的鐮刀脫手丟出去,那鐮刀,就好像一把迴旋標般在空中畫出一個巨大的弧度──

一秒前,閻塋把自己的翅膀用力關起來,月軒張開雙臂,拚命的榨乾自己最後一絲的靈能,用那具有撫育力量的光芒溫和地把閻塋給壟罩起來。

碰!

大狗的牙齒狠狠撞上閻塋的翅膀,但同一時間,那鐮刀更是絲毫不留情的砍進了大狗的身體裡,一聲巨響,鐮刀入體,大狗的臉上露出了懼怕、驚恐、不甘心的神情。

這一刀,同時也狠狠地切開了大狗的身體,閻塋風姿颯爽收刀的同時,滿天的光鱗同時宣告靈犬的飛逝。

然而就在夢饜魂犬消散的同一時間,月軒也因為透支了所有靈能而暈了過去。她在全身靈能抽離身體的瞬間,身體也跟著軟了下去,這個時候,閻塋快速收回飛玄刺,乾淨俐落的動作一氣呵成,一個扭腰、一個迴旋就抱住了月軒。

月軒的頭髮散落在閻塋的手上,她緊閉著雙眼,輕柔的身子就好像棉花那樣的輕盈,然而就在這時候,啪地一聲,閻塋眼睜睜看著月軒那粉嫩的頸子上,一條碧綠色六角形的墜子就這樣斷開,掉落在閻塋的腳邊。

贏了,真的贏了,閻塋看到夢魘魂犬死亡的那一刻,他幾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可以辦到,雖然說這ㄧ頭夢饜魂犬是十大靈獸裡面最弱的一隻,但是十大靈獸可都不是好惹的怪物,今天要不是有這ㄧ把飛玄刺在手上,閻塋根本不可能劈得開大狗的尾巴,尾巴沒有斷掉,那閻塋也就不可能順利的一刀劈中大狗的弱點。

而且他們位處的地方也是關鍵,判官深淵裡面空間狹小,對於夢饜魂犬來說非常擁擠,但是對於閻塋來說,這裡的空間就十分偌大,加上他有月軒的幫忙,幾乎可以說是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否則如果將今天的場景擺在花月平原上,這一人一獸在曠野上對決,恐怕三個閻塋綁在一起也打不過一隻靈獸,總歸來說,今天這一戰算他運氣好。

不過對決就是這樣,運氣也罷、僥倖也罷,贏了就是贏了,沒有什麼好說的,死掉的那一方,是不會活過來跟你抗議的。心滿意足的閻塋喘著氣,慢慢把月軒放在地面上,他笑著幫月軒撿起了墜子,正準備開口,卻沒料到當他一撿起墜子的時候,會看見讓人驚愕的字眼。

閻塋看著那墜子上面的字,頓時覺得有如五雷轟頂,從頭頂直接貫穿進腦門,一路麻到腳趾,因為月軒的墜子上面,清清楚楚的寫著兩行小字──

 

精靈王安‧基霆敕封,二小姐安‧月軒為月鳴公主,特賜玉墜,以宏皇嗯。

 

「妳是、妳是安‧基霆的女兒?」

閻塋鬆開月軒,退了幾步大口大口喘著氣,然後用一種非常陌生的眼神看著暈死過去的女孩。

他怎麼也沒有辦法相信,剛剛跟自己並肩作戰的人竟然是自己死對頭的女兒!

這個訊息來得突然,也太過劇烈,且不要說剛剛他們兩個還並肩作戰,就說這些日子下來,在特赦公府裡面,對閻塋比較和顏悅色一點的人,也就只有月軒一個,所以閻塋常常在想,如果有朝一日,他真的要找特赦公府裡面的人報仇,怎麼樣也不會把怒火遷到月軒身上,但誰知道,這個月軒,居然是自己殺父仇人的女兒!

當然這時候的月軒根本沒有辦法回答閻塋,閻塋只是皺起眉頭,不斷思索著。「不可能,會不會她只是月軒身邊的一個小女僕,然後拿了月鳴公主的玉珮……」

想到一半,閻塋無奈的搖搖頭,他自己都否定了這種替月軒找藉口的想法。「不可能,什麼藉口都沒有用,這玉典上面寫得也太清楚了,而且我記得安‧基霆有一男一女兩個孩子,一個是安橫,另外一個原來就是她?」

閻塋來回踱步,這時候他心裡哪有一絲絲剛剛打贏夢饜魂犬的喜悅,他只是低著頭,然後嚴肅的喃喃自語:「真是該死,我知道安‧基霆有兩個小孩,可是、可是怎麼會是妳呢?該死的,妳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妳為什麼要這麼溫柔,妳又為什麼要在特赦公府裡面?難道妳知道我要來殺妳父親,所以對我特別好?不對、不對……我的容貌變了、我的樣子改了,她不可能會知道我就是之前的精靈太子,而且如果她知道我是精靈太子,早就讓人殺了我,怎麼可能留我的命到現在,又怎麼可能跳下來救我……」

閻塋的喘氣漸漸地平復了,不過自始至終,他還是用一種疑惑的表情看著月軒。

想著想著,這時候閻塋的眼底閃過一絲狠辣,他不顧一切,咬著牙說道:「不管怎麼樣,反正她現在暈了,她老爸滅了我的家,而我殺了她,也算是報了一箭之仇……」

閻塋往前走了幾步,他緊緊握著飛玄刺,慢慢把短刺舉起來對準毫無反抗能力的月軒,這時候的他雖然渾身乏力,但是月軒已經昏迷了,閻塋只需要仗著飛玄刺鋒利,一刀刺穿了月軒的胸膛就好,他幾乎可以說是不費吹灰之力……

儘管有這念頭,但下一秒鐘他卻又掙扎著……

「不可以、不可以,冤有頭債有主,她爸是她爸,她是她,我不能把債算在她頭上……可是、可是她老爸也把債算在我們的頭上啊,夢星、宮月妹妹的大仇,難道都不報了嗎!?

正邪兩面不斷在他心裡交戰,閻塋轉過身去,拿出平兒離別時給他的小瓶子,一邊思考一邊先把一地的光鱗給裝一裝。

畢竟這一頭猛獸可是大靈獸之一,能把他給打垮自然好處不少,而且就算牠沒有掉出靈骼,但光是牠變成光鱗之後,那一片厚厚的毛皮,看起來就是價值連城的值錢材料。

閻塋把毛皮跟玻璃瓶收進自己的羽翎環裡,接著就走回月軒身旁,他鬆開眉頭的皺褶,嘆了一口氣:「算了吧,父債子還似乎有點沒道理。」

本來想放過月軒的閻塋,這時候突然轉念又想著:「父債子還沒有道理,那宮月妹妹、夢星妹妹被抓走的債,誰要來還?安‧基霆,我家待你不薄,你造反推翻我的王朝就算了,還抓住我的妹妹們,對我趕盡殺絕,這筆債,又該誰來還!?

說著說著,閻塋的心底突然變得極度黑暗,他緊咬著牙,一陣天人交戰後,神情換上一種無法言喻的陰狠。

這時候在閻塋的心底,他感覺得到那股完全無法控制的負面情緒在蔓延,仇恨就好像爆走了一般,他踩著堅定的步伐朝昏迷不醒的女孩走去,居高臨下望著她,「哼哼,月軒,抱歉了,要怪就怪你爸爸吧。」

話一落,閻塋慢慢脫去自己的衣服,露出了一身都是疤痕的身體,這時候的他就是一匹狼,一匹面對毫無抵抗能力小綿羊的野狼!

「看到了嗎?我身上的每一條傷疤都是拜你父親所賜,妳要怪就去怪妳父親吧,我不會殺妳,但是我要讓妳比死還要痛苦!」

閻塋一口氣把全身的衣服都脫掉,接著蹲下來,緩緩的從月軒的腰帶解開,他將自己帥氣的白髮給撥到後面去,沒有幾下功夫,月軒雪白的嬌軀、豐潤的胸部、纖細的腰肢就展現在閻塋的面前。

「哼,身材還不錯嘛!」

閻塋冷笑著,他淡淡的看著月軒,這時候的他感覺自己彷彿是從地獄來的黑暗惡魔,他似乎感覺自己的靈魂已經脫離,站在一旁像路人般看著自己的所作所為。

他不想停手、也不打算停手,要說這是報復也好,要說這是他的黑暗面也罷,甚至要認為他就是一個人渣、混蛋、王八蛋都無所謂,因為沒有人懂他心裡的痛,更沒有人知道他這些年下來日子是麼過的。

閻塋的手緩緩碰上月軒那未經人事的身體,月軒雖然在昏迷中,但是她的身體非常明顯的開始抖動,那是身體最原始的反應,她就算有心也完全沒有辦法掩飾的反應。

「嗯……嗯」

月軒的嘴裡發出微弱的呻吟聲,這聲音就好像在抗議,更好像在掙扎,或者說,她正享受著……

面對這樣的挑逗,閻塋哪裡受得了,他畢竟早已經在女人堆裡面打滾了很長的歲月,對於女人每一個反應代表的意思,他早就一清二楚!

就在月軒發出低吟的時候,閻塋立刻把自己的嘴唇湊上去,接著一隻細膩的手指,同時滑進月軒的身體敏感處。

月軒迷迷糊糊之間只是微張著眼朦朧的看著閻塋,然後不自覺伸手抓著他的身體,閻塋看著月軒臉蛋上醉人的酡紅升起,他的下身哪還控制得住,當下就把身子一沉,狠狠地、用力地,貫穿了這一個溫柔甜美、柔情似水的女孩……進入她體內的那一刻,他腦袋裡一絲絲的理智也完全崩潰,他彷彿脫體生靈般,冷漠的看著自己的所作所為,他知道這樣做只會把自己推向更深的深淵,但他義無反顧,甚至不想回頭,他咬著牙,滿身大汗的壓住月軒,盡情釋放自己壓抑了許久的怒氣。

大起大落間,他不帶一點點情感,滿腹的怒、恨、仇、怨,在這一瞬間,有如缺了口的河堤,統統崩潰了!

 

***

 

隱隱約約中,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閻塋感受到深淵上方不遠處傳來一陣陣強大的氣息,他知道大約是月軒之前說的那個什麼「火兒將軍」到了,當下他便離開了月軒的身子,臉上露出一抹冷冷的笑。

「這就是妳父親加諸在我身上的滋味,我要妳給我狠狠記住!」

閻塋話一說完,當下收斂起氣息,然後把印記繩綁回腿上,再將異色瞳給戴回去,下一秒,他又變回那臃腫、肥胖的模樣。

然而變回原樣的他還是不穿上衣服,甚至也不幫月軒穿衣服,他只是毫不客氣的呈現一個大字型躺在那裡,然後把月軒翻過來趴在自己身上,兩個人就這麼赤裸裸的躺在深淵裡。

閻塋戴上異色瞳之後,他的翅膀完全貼和在背上,那對血紅色的翅膀看起來就好像只是紋身罷了,而他看了看深淵上面,這時候上面似乎已經有幾個人探出頭來打量著下面,閻塋馬上就把頭一歪,立刻假裝暈死過去。

「將軍,下面有人。」

閻塋豎起耳朵、微瞇著眼,一面探聽、一面查看深淵上方的精靈對話。

只見一個身材纖瘦的男人,往下一探後,連忙對著後面的精靈回報。

而他的後面馬上就傳來一個聲音尖銳,聽起來精明幹練、潑辣直接的女孩子嗓音:「廢話,是月軒嗎?」

那個男人立刻壓低聲音,有點為難的說著:「不知道,看不太清楚,只知道下面有一男一女,都沒有穿衣服,男的長像醜陋沒看過,女的趴在男的身上,所以看不到臉,不過背影看起來似乎挺像月軒小姐……」

「媽的,該死,你們統統給我待在上面待著,我一個人下去,誰都不准偷看,知不知道!?

女將軍雙手插在腰上,站在深淵旁邊,渾身上下一派風姿颯爽的模樣。

「可是、可是將軍您自己下去?萬一那一頭夢饜魂犬……」

男人還想說話,不過那個女將軍立刻打斷他的話:「沒有什麼萬一,你們一票大男人下去,那月軒的身子不是就給你們看光了嗎?混帳,給我在這裡待著,如果有問題,聽到我呼叫你們就立刻下來。」

「知道了。」男精靈終於妥協。

閻塋瞇著眼,就看到天空中一隻身穿紅色盔甲的女精靈,張開了她那帶著淡淡火紅的華麗翅膀一躍而下。

這女精靈的眉宇之間有一種氣宇軒昂的英姿,她身上的火紅鎧甲彷彿鍍了一層透明的薄膜,而且當這女孩落地的時候,閻塋更是看到她背後的翅膀有著一整排五十四根金羽毛,儼然就是一名皇翼強者。

「月軒?」

一落地,女將軍馬上彎下腰來,關心的看著月軒。

被她這麼一喚,月軒才悠悠的睜開眼睛。迷迷糊糊之間,她根本也不知道自己沒有穿衣服,並且趴在閻塋身上,一見到好友,她隨即揚起淡淡的笑,「火兒,妳、妳來啦?」

原來這女將軍正是月軒口中的火兒將軍,也就是目前精靈王城裡面,旅洞軍營的統領將軍。

火兒一臉尷尬的從旁邊拉來月軒的衣服,她連忙說著:「月軒,妳、妳先把衣服穿上再說吧。」

「咦,我的衣服怎麼在妳那裡?」

月軒愣了一下,這時候整個深淵裡的空氣彷彿瞬間凝結,火兒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才好。

「啊──」

月軒尖叫一聲,她這才發現自己全身上下一絲不掛,而且讓她當床墊的閻塋,這時候也是渾身赤裸,那屬於男人的醜陋器官,還直挺挺的對準了月軒……

月軒一把抓過火兒手上的衣服,這時候她哪還顧得上氣質,連滾帶爬的滾下閻塋的身體,黛眉微蹙,一臉委屈的抱著衣服。

火兒看到月軒這反應,馬上明白發生什麼事,她馬上就說:「這混帳欺負妳?」

月軒連話都說不出來,兩行眼淚已經先滾落下來,因為她看到自己右手小拇指上出現了一圈淡藍色光暈。

這一刻她就知道,自己的身子已經屬於閻塋了,在靈界裡面的所有精靈,若是跟異性發生關係之後,他們的小拇指就會出現一個類似戒指的藍色光環,這光環淡淡的,不過發生關係的雙方都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對方手上的指環,是因為自己才出現。

當然這樣的指環可以依照自己的喜好隱蔽或者顯現出來,但是一旦發生關係的兩隻精靈,手上擁有彼此的指環那是不可抹滅的事實,就算不顯示出來,也不可能徹底抹除,除非對方死亡。

月軒咬著牙,拉緊自己的衣服,覺得自己的思緒好亂,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明明剛剛跟自己並肩作戰的是一名地翼強者,怎麼突然間就變成了閻塋,她不明白倒底發生了什麼事,她也不想明白,看著手上出現的淡藍色指環,她用力的想要把這東西給擦掉,但是這東西就好像紋身那樣的烙印在她手指上,抹也抹不去……

火兒看到月軒這樣的反應,她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怒意,然後就看她張開背後翅膀,憤恨大吼:「我幫妳殺了他!」

話一說完,火兒按下胸章,手上倏地出現一把雙頭怪槍!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飛玄刺03 乍現》裡,12月25日上市!!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