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061-聖賢6-單  

書名:聖賢神書 vI 君臨者的謊言
作者:玥映璃
繪者:希月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3/12/25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9354

 

如果連最信任的人也欺騙自己……

那,他還能再相信什麼?

陳小剛終於遇見傳說中的哥德溫了。

外表如王子一樣的貴族少年果然不負『憂鬱王子』這個稱號,眼神憂鬱、無血色的白皙臉蛋也如同傳聞中是個病弱。

可是這個病弱憂鬱王子卻與外表截然不同,耍無恥耍流氓的程度簡直就是高手,難怪他曾經是加柏爾最要好的朋友,無恥和無恥就是格外投緣!

只是為什麼感情好得如親兄弟的他們如今卻成了陌路人?

雖然是加柏爾單方面不願見哥德溫,但陳小剛總覺得跟爭帝位一事無關,該不會是比無恥輸了,所以不甘心?

如果是加柏爾的話,絕對有這個可能!

不過別人的事,陳小剛也不想多理會,只想在玄武族餘下的日子多賺點錢,但有些事情還是無法估計,也不能控制!

比如說溫蒂再度提出結婚一事;比如說在這裡經歷了一次生離死別;

比如說從尤拉口中得知道一件令他感到難以置信的事情……

 第一章瘋人院逃亡記

 

 

趁著四下無人,尼可納立刻甩開了哥德溫。

「尼可納,放鬆一點吧!我又不會傷害你,而且剛剛還救了你一命呢!當然,我不認為你這是欠了我人情,你大可以放心。」哥德溫說著,露出了真摯無比的笑容。

「我也不認為自己有欠你什麼人情。」遠離幾步、保持著戒備的神色瞪著對方,尼可納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要比厚臉皮,此時的他可不會輸給這喜歡端著張無辜臉孔耍心機的公子哥兒。

「少爺,蒙德公子可真是不懂禮儀。」哥德溫身後的老僕湊近他耳邊小聲低語,但音量卻大得足以讓尼可納清楚聽見。

「別這樣說尼可納!他才剛被家族除名,家人又被抓進牢裡等死,現在已無親無故、無家可歸,難免會鬧情緒,這個時候我們該體諒他。」

哥德溫再次向尼可納投以同情的目光,主僕兩人旁若無人地交流著。很明顯,他們一開始就不打算說悄悄話,似乎也覺得讓那名被自己議論的落魄貴族聽到,壓根無所謂。

「哥德溫──」眼眉跳動了一下,尼可納的反擊顯得有些蒼白無力,「雖然我們已經很久沒見過面,但,你還是那麼令人討厭。」

「尼可納,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所以絕不會介意被你罵的!來,你盡情來吧!」

哥德溫狀似慷慨無比地張開雙手,迎上前作擁抱狀。

「你能不能有一點身為貴族的自覺?」尼可納白了他一眼,沒好氣地又退開幾步。

「貴族的自覺?」哥德溫一臉為難地沉吟著,「我怕這麼做會傷害到你,畢竟,你已經不是貴族了。」

「你……」尼可納猛地握緊雙拳。

哥德溫似笑非笑地看著他的反應。

深呼吸了幾次,尼可納轉開目光、咬著牙嘶聲道:「我覺得你和一個人肯定很合得來。」

「如果你是說陳小剛的話,我正打算去見見他呢!」哥德溫拍了下手掌,顯得興致高昂:「聽說,他被尤拉打傷後送到這家醫院來接受治療了。」

「……聽說?」尼可納神色微動,目光審度、滿是不信任地斜睨著他,「你不是在家養病嗎?為什麼會這麼快就聽說了才發生沒多久的事?」

「在家養病不能八卦嗎?」哥德溫雙手一攤,無辜的表情詮釋得十分到位,「你真不知道生病有多痛苦,更不會知道因為生病而要長期待在家中休養,是一種折磨!」

「我一直都很想知道你究竟患了什麼病,好不了也死不去……太奇怪了吧!」尼可納冷言譏諷道。

他壓根兒不相信這個腸子打了一百零八個結、心肝脾胃肺五臟全泡過黑水的帝王候選人有任何病痛,打從心底認為他故意裝病,一定是有什麼陰謀。

「說不定我是被下毒了呢!要知道想我去死的人多得很,當然,現在你已經不包括在名單內了。」眨巴著眼,哥德溫聽不出玩笑還是認真地壓低了聲音:「啊……不如這樣吧?你去幫我查一下,我是不是真被人下毒了吧?」

「不知道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尼可納皺了皺眉,轉身就想走。

「有什麼關係嘛!」哥德溫似乎卻不想簡單放走他,「你都已經為了幫加柏爾,不惜放棄自己的家人,還合演了那一場好戲……」

「……你!」霍然停下腳步,尼可納慢慢地回身,一臉疑惑地看著對方,「你在胡說什麼?」

「你就算窮途末路,也不會不顧面子去做偷龍骨這種傻事,更何況是偷加柏爾的東西,你真的以為他不會發現?你就沒有考慮過……他發現之後會怎樣對付你?你一定是有想過的,所以,你絕不會冒這個險。」

哥德溫像貓一樣瞇細了雙眼,透著一股令人喘不過氣的詭譎,「唯一的可能,就是你們在演戲,目的是為了讓你脫險。不過,為什麼你們早就知道蒙德家族會出事呢?」

「真是無聊!你到底在發什麼神經!」

「我在玩偵探遊戲。」哥德溫臉上的表情瞬息萬變,樂呵呵地笑著說:「沒辦法,在家休養就是會感到無聊,老是看書又太費神,所以,我現在大多也會看看電視。我最近迷上了偵探片,神探夏OO和名偵探**,你有在看嗎?真的非常精彩!看完保證你會想做偵探。」

「身為貴族竟然想做那種不入流的職業,未免太可笑了!」尼可納躲開他審度的目光,毫不留情地鄙視他。

「但,你已經不是貴族了。」哥德溫壓低聲音,用一臉關懷的表情,吐出對尼可納而言十分殘忍的一句話。

「我說的是你,又不是我!」尼可納嘶聲咬牙,反擊得越發空洞無力:「我又沒有說想做偵探!」

「尼可納……」哥德溫上前一步,眼神透著擔憂似地注視著他:「你該為你自己的未來打算一下,你……總不能讓加柏爾一直養著吧?」

「我哪有要他養我!」尼可納怒不可遏地反駁。

「難不成……你打算要那隻小不點養你?!」哥德溫狀似驚訝地挑了下眉。

他口中的小不點,指的自然是尼可納的搭檔,幻童尼歌。

……簡直浪費時間。

尼可納無比後悔地轉身,即使他現在有很多時間可以浪費,但為什麼會去搭理這個無聊透頂的傢伙?!

「尼可納,我真心希望你能走對路。」哥德溫這次再沒有任何開玩笑的意思,真誠地說道。

尼可納頭也不回地擺了擺手。

老實說,他心裡是有點感動的。

到了這個時候還有人會去關心他,在他來說是非常難得的事。過去,他一直覺得哥德溫的性格太飄忽不定、難以捉摸,再加上對方出生於玄武境內最大家族,又與加柏爾的關係非常良好,他總認為自己不可能和對方處得來、不會有任何交集,可現在又覺得,沒什麼事情是沒可能的。

比如說,他和加柏爾。

他又何曾想過,自己會有和這個死對頭合作、反過來對付自己親人的一天……老實說,要是他沒有告訴加柏爾保險箱的鎖匙在哪兒,蒙德家也許依舊是呼風喚雨的四大貴族之一,未必會陷入這個局面。

反之不會改變的,就是他被蒙德家無情地捨棄的命運,還有即將被趕盡殺絕的下場。

既然家族能對他如此不仁,就別怪他對他們不義。

即使,他是沒料到後果會這麼嚴重,竟然是判處死刑……可,他不後悔!只要想起在輸掉比賽後他們怎樣對待自己,再後悔的感覺都瞬間煙消雲散了。

尼可納咬了咬牙,腳步略微有些凌亂。

他不後悔!

幸好有這次的合作,才讓他的人生有機會重新開始,儘管還不知道是好是壞,但總好過成為死囚。

既然蒙德家的成員……包括他的父母都能那麼無情地對待他,那他也沒必要再跟他們講什麼感情,至於加柏爾……這件事過後,雖然他和加柏爾還談不得上是朋友,可,至少已經不再是敵人了。

他自然不會為此事感激加柏爾。

確切來說這也不過是場交易,互助互利、各取所需而已。

只是,他從不知道原來加柏爾是這麼痛恨蒙德家。

起初,他還以為加柏爾的憎恨是源於自己在兒時出言侮辱過他的父親,卻原來……竟不全然是如此。

箇中緣由他還不清楚,對於那天晚上加柏爾突然向自己提出這場交易,到現在也仍然有點詫異迷惑,平心而論,他對加柏爾的動機不是沒有懷疑過,只是當時他的處境已不能更糟了,和加柏爾合作也沒有壞處。

雖然格外諷刺和悲哀,但比起自己的親人,當時他竟覺得加柏爾更值得信賴。

而後證明,從這件事上他獲得了新生他從來不知道自己的演技是這麼精湛,可以欺騙所有人……除了哥德溫。可哥德溫不同,他和加柏爾是總角之交,彼此非常了解,對對方的一舉一動瞭如指掌,看得出是加柏爾的把戲也不稀奇……

……大概吧!

尼可納鬱悶無比地苦笑,他既沒有能交心的朋友,不知道朋友之間是不是真的能把對方看透得這麼徹底,也沒太大興趣去研究……對他來說,現在最重要的是怎樣把生活過下去。

他預計,這條路走得並不艱難……是的,真的不會很艱難。

眼下他首要必須做的,就是要好好照顧住院的陳小剛。

他要以曾經是「帝王繼位候選人」這個身分,重新建立出良好的聲望,得到大眾的支持,徹底抹去以前不好的形象!

而後……尤拉這個混蛋!

他要讓這傢伙永遠成不了帝王!

尼可納恨恨地心想。

人有了目標就是不同。

雖然尼可納不是人類,可也只是大同小異。

望著他越來越渺小的背影,哥德溫摸了摸下巴問旁邊的老僕:「接下來,他大概會把現在的角色繼續扮演下去吧!」

「少爺為何會這麼想?」老僕反問。

「我太了解他了!他只要成功做到某件事,就會認為自己非常擅長做那件事。」哥德溫微笑了笑,似乎對自己的猜測感到十分滿意地點點頭,「以他的手段,我相信很快又可以在公眾前看到他了。」

「少爺太厲害了!」老僕敬佩地恭維著他。

「就是我太聰明了,所以才給了我這麼脆弱的身體!」哥德溫抿了下唇,像是為配合效果般咳了幾聲:「走吧!我們去看醫生。」

「少爺,小心身體啊!」老僕立刻上前一步扶著他。

哥德溫順勢將整個人都靠在老僕身上,慢慢地往目的地進發。

 

貴族醫院的好處就是護衛森嚴,不但閒雜人等不得隨便進入,就連職員也受過嚴格的訓練,不會隨便把病人隱私洩露出去。

所以,加柏爾很放心地將陳小剛獨自留在這裡。

當然,他還是抽調了人手暗中保護著陳小剛。鬥毆事件的效應把尤拉逼得緊了,不知道那個幼稚的人是否會做出什麼出格的行為來報復,還是小心為妙……

加柏爾的確在方方面面都設想得十分周到了。

只不過,有些事情總是如天氣一樣,不似預期。

陳小剛是在半夜醒過來的。

一張開眼就發現自己身在無人的陌生房間,他難免有點慌張,可環境適應力宛如小強一樣極高,反應又向來跟常人有些脫鉤的陳小剛就是個奇葩,才花了幾秒的時間,便平復了心情。

「……這是什麼地方?」

摸爬著溜下了床,略有點興味昂然地參觀了下這個陌生的房間,他隨意地拿起了個放在白色雙門櫃上的陶瓷擺設,不甚在意地看了幾眼,而後忽然靈光一閃:「我靠!我剛才不是被人打暈了嗎?我這是在醫院啊?!

陳小剛像是失憶後回復了記憶般大叫,隨即也不知是否心理作用,一回想起昏迷前所發生的事,他便感到腹部一陣劇痛。

捂著痛處打開房門,他悄悄地伸出頭左右張望了下,在柔和的燈光照射下的走廊空無一人,窗外的大樹雖被風吹得搖搖晃晃……這個時候,他是不是該按護士鈴,找醫生過來?

可能是有隔音的關係,空蕩蕩的走廊上丁點聲音也聽不見,寧靜得令人有些害怕,陳小剛果斷地把頭縮回去,關上門轉身走到床邊,找了很久,也看不到附近有像是護士鈴的東西存在。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聖賢神書 6 君臨者的謊言》裡,12月25日聖誕首發,全面上市!!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