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家的消息

FX01002-人娃契-下 單  

書名:人娃契(下) 幻.虛.真1(普通版)
作者:御我
繪者:九月紫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4/02/12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50元
ISBN書碼:9789861859637

一切都似,萬象皆是,什麼才是

想奪走小雪的人無疑是敵人,但想燒掉小雪的人卻是御書,而出手幫助他們的神祕面具人到底又是誰?

姜子牙原本以為自己是因為兩個小女孩才踏入未知的世界,但秘密一一浮現,毫無跡象就出現的江姜、真假分不清的記憶、當年那場車禍的真相,而行蹤不明的父親竟似也牽扯其中……

原來自己老早就深陷重重謎團之中!

 

我們都活在這個世界的表面,真正的內裡,一旦得知就再也回不到從前,

面對只隔著一層薄膜的危險真實,你是否願意選擇──戳破?

 

書名:人娃契(下) 幻.虛.真1(限量特裝版)
作者:御我
繪者:九月紫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4/02/12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399元
ISBN書碼:9780020140214

睽違半年的等待,《人娃契(下卷)幻.虛.真1》【限量特裝版】終於要在2104國際動漫展正式亮相囉

人娃契包  2/4第二屆台北國際動漫展首販,金石堂、博客來、誠品網路書店同時預購,數量有限,售完為止,恕不再版。

 

御粉們!!!!

準備好來三日月的攤位帶走他們了嘛!?

 

 

 

 2014-地圖  

 

楔子

 

 

 

「以後你就叫做管庭,是管家的弟弟,懂了嗎?」

 

我就是睜著眼睛說瞎話。

 

眼前的金髮男子明顯有雙藍色眼睛,但管家卻是黑髮綠眸,橫看、豎看,這兩人簡直是史上最不像的兄弟檔!唯一的共同點,大概就是他們的穿著都莫名地非常正式。

 

管家是襯衫、領結、小背心。

 

而金髮的那隻挑來揀去,卻硬是要買那一身華麗無雙的白色神父袍,雖然只是娃娃的衣服幻化而成,但,還是貴得我那個肉痛啊!

 

這年頭真是人不如娃。

 

天知道!我自己身上都只穿著三百九的背心呢!

 

話又說回來,就算忽略掉服裝的「搶眼度」不計,這兩個傢伙的外表看起來就不像是純正東方人,管家勉強還能說是混血兒,但,金髮男子卻完全是個外國人。

 

還好台灣的外國人不少,最多胡說他們是同父異母的兄弟,反正需要解釋的機會應該也不多,而最有可能需要解釋的對象頂多也就是對門的鄰居,不過,姜玉是個好騙的傢伙,一點也不用擔心,而她老公……根本神出鬼沒、只聞其名不見其人,不重要!

 

至於姜子牙……忽略不計。

 

他那雙「真實之眼」,一看就能發覺金髮男子「非人哉」。

 

我抿了口管家送上的咖啡,腦子裡的思緒因為連日開夜車趕稿些許呈現出魂飄狀態。

 

而一聽到自己的名字,金髮男子十分乾脆地翻桌,怒了。

 

「管庭?這是什麼爛名字!換一個!」

 

「比你哥的名字好多了,我本來想叫你『管里元』,哥哥是管家,弟弟是管理員,多搭配啊!想換是吧?那好,管庭和管里元,你自己選一個。」

 

說完,我還真有點擔心這傢伙會選「管里元」。最近他特愛鬧彆扭,專門照我說的話反著幹,害我要他走卻得說不許走,不准他走要喊你快走,真不知道這是什麼彆扭的傢伙!

 

「那傢伙不是我哥。」金髮男子……哎,該改口叫管庭了,臉色陰晴不定地看向站在一旁的管家,打從發現管家成「虛」以後本來就不怎麼樣的態度,又更差了。

 

「憑什麼我就要當弟弟!」

 

居然是在計較長幼嗎?

 

我有點鬆了口氣,還以為管庭不肯認管家是兄弟,那事情就麻煩多了……

 

雖然,他們兩人也不一定要當兄弟,畢竟其他人就算養了兩個以上的「幻」,也沒有在當兄弟姊妹的,只是我私心期望管家和管庭可以當一對好兄弟,這或多或少可以紓解管庭想要同伴的心情。

 

「因為管家比較早出生,而且他在書裡已經有一百五十幾歲了,你就這麼二十多歲,連人家的零頭都沒有,爭什麼?」

 

話說完,我本來還等著管庭繼續爭辯,但他卻一臉陰沉地坐在沙發上,過了好一陣子,就在我失去耐性不想再理他的時候,他才終於開口問:「妳為什麼先創造他?」

 

我理直氣壯地說:「因為他會幫我打掃煮飯泡咖啡啊!你要代替他嗎?」

 

「……妳這個超級懶女人!」管庭嘴上罵著,但表情卻緩和了許多。

 

這傢伙真的有夠愛計較!我有點無奈,這個性怎麼會歪成這樣呢?

 

在書中,管庭可是很愛護兄弟的人,現在倒是凡事都要和管家比,幸好不論管庭怎麼冷嘲熱諷,管家都只會面帶微笑不理他,一個巴掌拍不響,最後管庭都是摸摸鼻子自討沒趣。

 

當然,所謂的常態之外總有例外。

 

「主人。」管家開口說:「我已成虛,有能力獨自收拾對門的器妖,不需要管庭出手,您可以收回他寄宿的娃體。」

 

「你!」管庭猛然站了起來。

 

我看了管家一眼,他這是故意氣管庭的嗎?這管家越來越難以捉摸了。

 

這兩人真有辦法當一對好兄弟嗎?或許這根本是我的奢望。

 

「好了,兩個都別鬧,那器妖身邊還有個實力不明的『真』,你們以為她是好對付的?」

 

我當然不會收回管庭的寄宿體。

 

對門鄰居的狀況越來越複雜了,竟然在我沒有察覺的狀況下,無聲無息地出現了個「真」,就算姜玉加上姜子牙都有「喚名能力」,真的就能在短短時間內弄出一個「真」來嗎?

 

而且,比起那個器妖,有別的事情更讓我感到不安。對門鄰居的那灘水,或許遠比我想像得更深。

 

我竟想不起來他們是在什麼時候搬來對面住。

 

「管庭,你最近別回去自己的界,在外頭學習掌控好你的寄宿體,看能不能發揮一點能力出來。」

 

即使這麼說,我也不抱太大期望。

 

幻妖的能力非常低微,尤其是在界以外的現實中,即使得到寄宿體,也就只能泡泡咖啡了。

 

但管庭在書中的能力比較獨特,或許真能有點用也說不定,所以我還是有點期待的,不過真正仰賴的對象還是已成「虛」的管家。

 

「管家,我上次給你看的那堆吸血鬼電影有用嗎?能用得出電影裡的能力嗎?」

 

管家微微一笑,神色難得有點得意,卻仍恭敬的回答:「一定讓您滿意。」

 

我更擔心了。

 

吸血鬼這種族,就不要在我手上成了真啊!

 

 

 

CH.1

 

忙碌的傷患

 

 

 

節之一•失蹤的同學

 

 

 

 

 

呼呼……呼……

 

他不停地跑,喘得上氣不接下氣,但始終甩不掉背後緊追不捨的東西。

 

完全不懂到底怎麼招惹上這種東西,自己只是照平常那樣放學回家而已,唯一的不同就是今天沒有和同學一起回家。

 

對方說要去探病,所以提早被父親接走了。

 

難得落單的他只好一個人回家,又因為太過無聊,索性就抄了捷徑。

 

這條捷徑不過就是直接穿過一條小巷,少走一個大彎,而且小巷並不偏僻,走過去時還可以聽見別人家裡的說話聲,他以前也曾經和同學走過幾次,只是同學很不喜歡走這裡,所以他們很少抄捷徑。

 

這次一走進小巷,他就覺得有種怪異的情緒浮上來,但是左看右看也沒有什麼異狀,天色都還亮著,小巷裡面也並不陰暗,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只是一個停頓,他就走了進去。

 

剛開始,他還有閒情逸致想著等等要不要跟媽媽要求明天去同學家玩,可呆呆地走了幾分鐘後,他終於發覺不對了。

 

……怎麼還沒走出去?

 

他不安地抬頭一看,巷子口已經不遠了,連忙加快腳步。

 

可那個明亮的出口看起來明明只有幾十公尺遠,他卻怎麼樣也走不到那裡,他心裡一急,忍不住開始跑起來,若是平時,這幾十公尺頂多十來秒就跑完了,但他至少跑了三分鐘,那個出口的距離卻一點都沒有改變,還是那麼幾十公尺遠,他簡直像是在原地跑步。

 

他真的慌了,不知道為什麼會這個樣子,眼睛直盯著巷子口,腳下不斷奔跑,越跑越快,越跑越是心慌,終於忍不住哽咽一聲哭了出來。

 

就這麼邊哭邊跑好一陣子,他喘得哪怕再害怕也跑不下去,不得不停下腳步,滿腔疑惑地左右張望,希望可以看出哪裡不對,但又害怕真的會看見什麼……

 

然而他既沒有看見任何東西,也沒有聽見一絲聲音……等等!怎麼會沒有聲音?!

 

平常可以聽見別人家說話的聲音哪去了?

 

他終於明白一走進巷子,那股怪異的感覺是怎麼來的了。

 

這裡太安靜了。

 

眼淚不停流下來,他嚇得六神無主,站在原地不知該怎麼辦,好一陣子後才抹抹眼淚,朝前後方看了一下,前方的巷子口其實要近得多,但是怎麼跑也跑不出去,他只好走回頭路。

 

就是在這時,他看見了那個東西。

 

那東西站在入口,一看見他就咧開嘴笑,像是發現獵物般興奮地猛追上來。

 

他只能不停地跑、不停地跑,面前卻是永遠到不了的巷子口,心裡充斥著恐懼,就算喘到上氣不接下氣,他也不敢停下腳步,只能一直跑、一直跑……

 

「小君,救我──」

 

 

 

 

 

 

 

痛……

 

傅君皺眉看著手上的傷口。

 

「怎麼削個蘋果也會弄傷手!」

 

傅太一連忙抽一張面紙遞了過去,「要不要包紮一下?反正我們剛好在醫院嘛!」

 

傅君接過面紙,卻搖著頭說:「不用了,只是小割傷,壓一下應該就不會流血了。」

 

「來,貼個OK蹦。」

 

姜子牙遞上OK蹦,雖然只有單手可以用,但他的動作還是靈活得很,一下就從床邊的背包拿出OK蹦來,這讓他自己很滿意,看來很快就可以回學校上課,也能去書店打工了。

 

傅君面無表情的看著那個充滿小花圖案的OK蹦,遲遲沒有接過來,反倒是傅太一欣喜地拿過來就朝兒子手指頭上貼,還誇獎地說:「唉唷,這OK蹦還真可愛,讓人有點捨不得用。」

 

「呃,這是路揚給我的,他說我身上七七八八的傷口那麼多,應該會用到。」姜子牙覺得自己有必要解釋一下,傅君臉上的表情好像在指控他什麼似的。

 

但這解釋似乎也沒有比較好,傅君更「認真」地揪著小臉,看起來就像是在心裡控訴某人。

 

「聽說是他學妹送的。」他又補了一句,免得傅君下次會當面用這種指控的眼神看著路揚。

 

「原來是學妹啊!」傅太一立刻意味深長地笑了起來,還挺八卦地追問:「你看過那個學妹嗎?是個好女孩子吧?」

 

姜子牙只好再次解釋:「路揚有二十幾個學妹,我不知道是哪一個給的。」

 

「什麼?二十幾個?」傅太一激動得直從椅子上站起來,「這實在花心得太誇張了!小揚怎麼可以這樣!不行,我得好好說說他,不要辜負這麼多女孩子。」

 

呃……這解釋似乎還是沒有比較好。

 

姜子牙啞口了片刻決定放棄路揚的名譽了。

 

反正,他根本沒有多少那種東西。

 

「哪可能真的二十幾個……」傅君沒好氣地對暴走的自家父親說:「只是學妹而已,路揚哥又沒有女朋友。」

 

聞言,傅太一才總算消停了,但還是十分介意的說:「還是得唸唸他,不然遲早會變成花心大少。」

 

姜子牙頗為認同。從高中時代起,路揚確實總是和一堆女生有聯繫,雖然沒見過他交女朋友。本來,他還覺得有點奇怪,不過現在倒是比較能理解了,大概就是忙著拿「剔」到處去打妖魔鬼怪,根本沒時間交女朋友吧。

 

削好一盤蘋果,傅君認真地拿到姜子牙伸手就能拿到的桌面,然後扭頭說:「子牙哥,吃蘋果。」

 

「謝了。」姜子牙戳起一片蘋果來,雖然覺得傅君實在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孩子,不過他就是感覺有點彆扭。

 

這對父子,他們還真是來探病的?

 

難道沒有別的打算嗎?像是解釋一下那通救了他的電話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從他們進來那時開始,姜子牙就開始緊張,怎麼想都覺得傅太一和傅君不可能是普通人,看起來比路揚還不對勁!

 

路揚至少拿著把劍,卻還是打輸被銬在頂樓欄杆,弄得兩隻手腕到現在還包得像套著兩個甜甜圈,但這兩人可是打通電話過來就救下他們。

 

這逆差實在太沒天理,姜子牙都為路揚不值了。

 

「老闆,你不覺得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解釋嗎?」姜子牙還是沉不住氣了,自己發問比較快!

 

傅太一「啊」了一聲說:「確實沒錯。」

 

姜子牙又緊張起來了,這老闆和傅君的真實身分到底是什麼呢?

 

當他和路揚在頂樓遇險的時候,一通電話救了他們,雖然有聽見說話的聲音,但那聲音卻帶著如在山岳間迴盪的空靈,聽起來不是正常的音色,當然也聽不出來到底是傅君或者傅太一的聲音,但總之和傅家父子肯定有關係就是了。

 

當時是傅君說要打電話來,照理說那人應該是傅君,但對方還是個小學生呢!被個小學生拯救,實在太打擊人了,所以姜子牙比較傾向那是傅太一──不過看看老闆那副樣子,還真不如是傅君呢!

 

姜子牙正緊張等待自己的「救命恩人」揭曉的時候,傅太一卻拿出一個信封袋遞給他,這可讓人滿頭霧水了,該不會是什麼法寶吧?

 

他狐疑地接過手、打開來,裡面卻是一疊鈔票。

 

「……」現在也不是發薪水的時候吧?

 

姜子牙不解地看向老闆,就算看見裡頭裝的是道符咒,都不會這麼愕然。

 

傅太一咳了一聲,說:「你突然住了院,肯定需要一點醫藥費,雖然健保給付不少,不過還是多少得負擔一些,再買些補品好好補一下。」

 

姜子牙有些說不出話來,姜玉最近確實天天燉補品來,什麼補血補氣的中藥湯從沒斷過,也不知道家裡的經濟狀況怎麼樣了,這錢是必須收的。

 

「謝謝。」他堅持的說:「就當我向老闆你預支薪水吧,記得扣錢。」

 

傅太一聽了,搔了搔頭說:「別這麼計較嘛!我跟你父親是認識多年的好友,他也幫過我的忙,現在只是還個人情罷了。」

 

「……您今年到底貴庚?」

 

傅太一打著哈哈說:「哎呀,隱瞞年齡是男人的浪漫啦!」

 

「老闆你真的認識我爸?」姜子牙有點不敢相信的問:「為什麼之前都沒跟我說過?」

 

回想起當初遇見老闆的狀況,那是在一個下雨天,姜子牙正在找打工,因為還要聯考的關係,所以工時沒辦法太長,也只能在下課後上班,這樣的工作當然不好找,他找了許久都沒什麼下文。

 

但還是必須要繼續找下去,那時家裡的經濟狀況太差,之後還要負擔他的大學學費,雖然姊夫堅持要他上大學,還保證會供應他念書,就算要念碩士、博士都沒問題。

 

姜子牙卻沒辦法看著姊夫忙得快沒時間睡覺,就連姊姊也有家務事要做,只有他自己快活地去學校上課,回家就只要念書。

 

「要不要來我的書店打工呢?」

 

老闆就是在那時候出現的。

 

一開始,他還以為對方是什麼推銷員,正想回應「我什麼都不缺就缺錢」時,老闆一比他手上的求職報紙,十分有把握的問:「你好像在找工作吧?我有份工作你要不要?」

 

這聽起來像是誘拐的開場白,但姜子牙就是沒法拒絕,他又是個身體強健的高中生,也不是女孩子,小心一點別亂吃東西應該不會出事。

 

然後他就跟著老闆走了,回到書店就看見正在獨自顧店的傅君,一看見有孩子,姜子牙的戒心就消失了,什麼別亂吃東西也忘光,老闆端來的可樂也照喝下去。

 

現在想想,幸好老闆真的不是壞人,不然自己應該不知道被賣去世界哪個角落挖礦了吧。

 

「你爸托我多看著你們姊弟倆。」傅太一微微笑著說:「我不說是你爸交代的,是因為他很不好意思沒能好好照顧你們,還得託付朋友,實在沒臉說。」

 

那個老爸還知道臉?!

 

姜子牙沉下了臉,追問:「老爸到底在外面做什麼,為什麼都不回家?姊姊在高中和姊夫相戀,事情鬧得那麼大,學校追著要找家長,我們根本不知道去哪裡找老爸,差點要被當作未成年孤兒帶走了。」

 

傅太一兩手一攤,看來也是不知道,姜子牙就不多問了,那個老爸當初可是以「拜師成仙」這樣的理由離開家,不管是真的還是假的,他都想打爆對方,所以還是別問了,免得氣死自己。

 

姜子牙拋開對父親的那絲怨氣,不知為何,就算父親是這副德性,他和姜玉這些年來卻還是沒有真正恨過這個老爸,頂多是抱怨,既然都過了這麼多年也不恨,就沒必要這時候再來怨恨父親。

 

現在比較重要的是傅太一和傅君的身分,姜子牙不想再打哈哈,正想直接開口攤牌的時候,一陣電話鈴聲止住他的話頭。

 

他看向傅太一,但卻是傅君拿出手機來接聽,十分有禮貌地打招呼,聽起來倒不像是和同學說話,反而有著和師長對話的拘謹。

 

「沒有耶,謝阿姨,我今天沒有跟他回家。」傅君乖巧地說:「今天要跟爸爸去醫院探病,所以先走了……嗯?他還沒有回家嗎?好,我看到他會打電話給妳。」

 

掛斷電話,傅君皺著眉頭說:「平常跟我一起走路回家的同學,好像到現在還沒有回到家,他媽媽打電話問我有沒有看到他。」

 

「該不會跑到別的地方去玩了?我上次路過一間網咖,門口就有好多年紀很小的孩子逗留。」傅太一不勝唏噓地感嘆。

 

傅君搖了搖頭說:「培倫他蠻乖的,不會到處亂跑。」

 

聽到這名字,姜子牙也想起來了。「是那個來過店裡幾次,戴著眼鏡的小男生?」

 

傅君點了點頭,「他叫謝培倫,是我同班同學。」

 

傅太一提議:「不如我們回去的時候,順便從學校到他家的路上找找看吧,你們常常一起回家,他如果去了哪裡,你也比較知道。」

 

「可我們沒去過哪裡,頂多去我們店裡。」傅君咕噥了幾句,但還是點頭同意了。

 

傅太一打了招呼:「子牙,我們先走了,下次再來看你。」

 

「快去吧。」姜子牙也有點擔憂了。

 

印象中,那個小男生很乖巧,個性還有點害羞,但見了人總會打招呼,是個不錯的孩子,確實像傅君說的,下課後不會亂跑才對。

 

「之後也不要再來,我應該快出院了,你們不要撲空。」

 

如果可以的話,最好今天就出院,姜子牙覺得沒必要繼續住下去,他的傷也沒誇張到非得繼續住下去。

 

雖然是槍傷,不過其實子彈算是擦過去而已,若不是他還勉強自己去拉路揚上來,導致傷口裂得更大,又流了不少血,說不定早就被醫生趕出去了。

 

傅太一點點頭,卻還不放心地交代:「多休息,別太勉強自己。」

 

姜子牙有些彆扭地說了「好」,剛得知對方和自己父親是熟識,這讓傅太一突然變成長輩,這感覺還真是說不出的怪異。

 

送走兩個訪客後,姜子牙才想起來自己居然什麼也沒問出來。

 

無奈之餘,只好拿起外文書來看,想抓緊時間看點書,免得學業落後了,他還想申請幾個獎學金,所以名次不能掉下來。

 

更何況專心念書還有一個好處──可以努力忽略周遭的異狀。

 

例如蹲在角落的那個背影,剛開始瞄見時,姜子牙就連一眼都不敢再拋過去,他還得在這間病房住上個三五天,若是被纏上,後果真不堪設想。

 

而且他也不想再看了,雖然只是瞥見一眼,看得不是很仔細,但那個背影上的紅色血漬卻十分觸目驚心,想假裝自己沒看清楚都不成。

 

……還是低頭看書吧。

 

隔壁床突然開始有吵雜聲,姜子牙剛開始還不以為意,他向來能夠抓緊時間在任何地方念書,這點吵鬧聲根本不算什麼。

 

想不到這吵雜聲漸大,因為隔壁拉起掛簾,姜子牙看不見裡面的情況,但卻免不了得聽見,像是在吵架。

 

吵得有點誇張了。

 

姜子牙都不禁抬眼看了一下,這是四人病房,但只住了三個人,隔壁拉起掛簾的病患是個中年男人,似乎是出了車禍撞斷腳,他的妻子常常過來看他。

 

對床則是個老人家,也不知道是什麼病,大多時間都是看護在守著。

 

這幾天都是姜子牙這床最熱鬧,姊姊不用說是天天來的,姊夫有時下班也會繞過來,兩個小女孩當然也會跟著過來。

 

剛住院那時,因為槍傷的關係,還有警察過來查探,只是路揚打了通電話給某位熟識的警察,然後就把對方打發走了。

 

姜子牙覺得自己根本不認識路揚這傢伙了。

 

基於自己這幾天都很吵,姜子牙決定不理會隔壁床的吵鬧,努力充耳不聞,雖然實在很難,這吵架聲可能連隔壁房間都聽得見。

 

「我弟弟都不見了,你還要我一直待在這裡照顧你!」

 

「我是妳丈夫,妳不照顧我照顧誰!妳娘家的事情叫妳娘家人去處理啊!」

 

姜子牙眉頭一揚,頓時覺得自家姊姊真挑了個好丈夫,要是他這個弟弟不見了,姊夫肯定急著幫忙到處找,而不是叫她娘家人自己去處理。

 

「我又不是沒照顧你。」女方氣得大叫:「就離開一下去幫忙打聽也不行嗎?」

 

「妳走了,我他媽的怎麼去上廁所,妳要憋死我啊!」

 

「讓你兄弟來幫個忙,那麼多人就沒人主動來幫個忙,就叫你平常別跟家裡人那麼計較,這下好啦,出事都沒人理!」

 

「妳說什麼!我計較的時候妳也高興得很,現在才來說這些……」

 

聽到這裡,那對夫妻幾乎是嘶吼和尖叫,姜子牙覺得實在無奈了,對床的看護好奇地瞪大眼看著掛簾,聽得不亦樂乎,卻不打算做什麼。

 

眼見病房門口開始有人探頭探腦,姜子牙只好按下床頭的呼叫鈴,護士很快就到了,她瞪大眼,都不用開口問姜子牙怎麼了,就聽到隔壁床傳來咆嘯聲。

 

「妳就給我待在這裡,不然我揍死妳!」

 

「你敢!」

 

若不是男人腳斷了,估計現在已經在上演全武行。

 

護士連忙進入掛簾內勸阻:「別吵了,這裡是醫院呢!」

 

被護士這麼一勸阻,雖然兩人還是不停鬥嘴,但倒是不敢再大聲說話,大概已經發現自己鬧了多大笑話。

 

護士走出來時,無奈地對姜子牙笑了笑。

 

他連忙趁機問:「護士小姐,我什麼時候可以出院?」

 

護士安撫的說:「我想等明天讓醫生檢查一下就可以了,你的傷口恢復得很好,沒什麼大礙,就是血流得多了點,多吃點補血的……啊!我想也不用提醒了,你的姊姊倒是準備得挺好的。」

 

姜子牙立刻狂點頭,他家姊姊確實好得沒話說了。

 

「哥哥!」

 

兩個小女娃衝進病房來,護士立刻雙眼發亮,江姜和江雪這一對可愛的雙胞胎最近在醫院可是有名得很,每到傍晚,護士都愛來這間病房轉轉,看看能不能遇上可愛的雙胞胎小妹妹。

 

平時兩個小姊妹倒也乖乖的讓護士小姐摸摸抱抱,這可是媽媽交代過的事情,讓護士們喜歡她們,說不定會對哥哥好一點。

 

但這一次,小雪卻躲開護士小姐,直撲向床上的姜子牙,只有江姜乖巧地讓護士小姐摸摸頭。

 

姜子牙抱著小雪,發現對方的身體竟在發抖,不解的問:「怎麼了?」

 

小雪一震,卻不說話。

 

姜玉跟在後方走進來,擔憂的說:「也不知道怎麼了,小雪今天一步也不肯離開我,連我要上個廁所,她都非得跟進去不可。」

 

姜子牙一聽就知道肯定有什麼問題,他家的小女孩就沒一個正常的,會膩著媽媽寸步不離,絕對是一離開就會出事。

 

只是姜玉在這裡,小雪卻是不好開口說明。

 

「姊,我剛剛一直很想吃洋芋片,妳能幫我去樓下超商買一下嗎?」

 

「我給你帶了晚餐,別吃零食吧。」姜玉不太贊同的說。

 

「我晚上要吃的,不是現在。」

 

姜玉一聽也不說什麼了,放些零食當消夜也好,看小雪還趴在姜子牙身上,她好奇的問:「小雪妳要跟來嗎?」

 

小雪搖頭說:「我跟哥哥一起就好。」

 

這倒是整天下來頭一遭小雪肯離開她的身邊,姜玉放心了一些,帶著江姜下樓去買零嘴。

 

姜子牙低聲問:「怎麼了?」

 

小雪死死地抱住他,哭著說:「哥哥,家對面的人要殺我!」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伊梓
  • 請問 人娃契 下卷 限量特裝版 是250元還是399元啊...文字打250元,圖上標399元
    是出錯了還是?
  • 您好,謝謝提醒,已更正囉,限量特裝版399元~

    三日月 於 2014/01/24 19:3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