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家的消息

 

 

FW078-獸之邊緣02-單  

書名:獸之邊緣02弒君者
作者:燃聿
繪者:希月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4/3/12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9859

 

即使是你,也不可能拯救我──

 

修道院出現第二具屍體。

被艾西絲可能就是「攝核魔」這個祕密困擾,塞西婭極欲找出幕後的黑手跟真相。

但覲警告她,不要輕易涉入修道院的內務,而來歷不明的半獸蜥蜴,卻不斷地遊走、出現在「艾西絲」四周,

不但涉入大龍分團追查的案件,坐實「艾西絲」便是攝核魔的事實,甚至,向亞森出手……

另一方面,弗葉王子以新組建的騎士團長的身分,介入、監視大龍分團的事務。

過冷的眼神、步步的試探,讓塞西婭屢屢感到危險恐懼,只能依賴和向覲求援,然而,

覲卻將可以窺見一切祕密的光明法術「鷹眼」,用在「艾西絲」身上。

面對覲突然的疏遠和冷淡,塞西婭猶豫不決,是不是該賭上姓命與信賴,坦白一切?

 

第一章 暗室的死者

 

西婭獨自坐在餐廳一隅,狼狽地撫弄著微捲的瀏海。

在狠灌下一大杯酒後,她才嘆息著打開了桌上的信封。

那是她的經紀公司剛剛寄給她的解約信。

她只匆匆掃了一眼,便將信揉成一團塞進隨身包裡,然後裝出一副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樣子,向路過的男侍者微笑點頭,可是,內心卻被巨大的失望和無助給填滿了。

她不知道自己還要怎樣做,才能繼續留在演藝圈……難道真的要犧牲色相,去求那些導演或製作人?!還是要恬不知恥地去和大牌演員鬧出緋聞?!難道這個世上,就真的沒有她的容身之地了嗎?!

踉蹌地走進化妝間,塞西婭甩了甩因酒意湧上而感覺有些暈眩的頭,看著鏡中那張成熟、理智卻明顯失去了自信的臉龐,懊喪地抽出紙巾抹去豔麗的口紅。

就這樣垂著頭、無意識地放任思緒流走,不知過了多久,等她再次抬頭時,鏡子裡卻突然多了一個人影,把她嚇了一跳!

她猝然回頭──那是個大約六、七十歲的老婦人,身材瘦小,淡橘紅色的長髮挽成一個髮髻束在腦後,看起來很溫婉的樣子,可眼神卻很不對勁。

「請問……」被瞪得很不舒服,塞西婭訥訥地開口。

可還沒說完便被老婦人冷聲打斷:「我在找妳。」

「咦?」

老婦人的臉忽然變得兇惡起來:「我說,我在找妳!我一直在找妳!」

 

「……呼!」

塞西婭猛地睜開眼睛瞪著天花板,背後汗涔涔溼了一整片,做夢嗎?還是想起了「前世」的事……呵,無論哪一種,都不算是愉快的經歷呢!

慵懶地爬起床,她將手肘支在窗臺上,對著窗外嘆了口氣。

新年的第一天,淅淅瀝瀝下了一整夜的雨終於停了,空氣中混合著泥土和青草的芳香,聞起來清爽怡人。

不過,此刻她的胸口卻如同被什麼東西堵住般,煩悶不已。

如果她的腦袋還算正常的話,她記得自己應該是個二十九歲了仍單身的美國女明星……好吧,稱作過氣女明星可能更貼切。

她曾經紅過,出過專輯也拍過幾部小成本的電影。

但,輝煌轉瞬即逝。

後來,她接拍的廣告都不成功,想轉型成諧星卻又被譏笑沒天分,就連幾次去參加脫口秀節目都頻頻冷場,就這樣,經紀人也再更換,結交的朋友也盡是些不入流的製作人和騙子……總之,是個無聊、沒有任何值得留戀、哪怕一夜之間失去了,也完全不會可惜的人生。

但現在、突然之間,她卻變成了個年僅十五歲的小女孩。

這女孩名叫艾西絲.薩羅曼廷,是這個國家的前朝皇女、亡國遺孤,同時,也是皇家騎士團大龍分團的成員。

令她傷腦筋的是,如果艾西絲只是個普通的小女孩也罷了……反正對她來說,換種全新的人生也未嘗不是件好事。

偏偏,艾西絲卻和她最初想像得完全不同。

這個年齡不過十五的皇室花朵,絕非外表那樣單純可愛、柔弱無辜,相反地,她不僅性格非常自閉,沉默寡言,甚至懂得黑暗法術,並且還在地下室囚禁了一頭「怪物」。

「對了,怪物……」

一想到穗繼那張痛苦的臉,塞西婭的頭又「嗡地」炸開了。

就在這時,「篤、篤!」。

突如其來的敲門聲,迫使塞西婭停止思考。

「請進。」她匆匆整理了下頭髮和衣裙,開口回應。

門開了。

紫髮的覲團長一臉嚴肅地走進房間。

「傷口好點了嗎?」看著她剛睡醒的迷蒙表情,覲略微皺起眉,冷淡的聲音中聽不出多少關懷之意。

塞西婭乖覺地點了點頭。

「那就好。」似乎是不太習慣這樣的情景,覲的語調有些生硬。「我做了早餐,出來吃吧。」

「哦……」塞西婭默默地起身,尾隨在他身後步出房間,卻被他一把阻攔。

「妳就打算這樣出去?」覲相當不滿地瞪著她。

塞西婭疑惑地低頭看自己,長髮披肩,白色睡裙垂地,領口的絲帶繫得端端正正──有什麼問題嗎?

「去換一身衣服,艾西絲!」

面對她一臉無辜茫然的天真表情,覲已經忍不住開始磨牙了:「窗邊隨時會有人經過的,妳已經不是小鬼了,不要輕易讓別人看見妳這副樣子!」

……什麼樣子?

穿睡衣吃早飯不是很稀鬆平常的事嗎?這也值得他如此大驚小怪!還是說……他那「頑固家長」的老毛病又犯了?

塞西婭深覺得那一臉彷彿被踩到逆鱗的紫髮男人真是莫名其妙, 不過轉念一想,算了,看在他昨夜收留自己的份上,她決定不跟他計較了。

「低眉順眼」地轉回房間,當著那表情不悅的「監護人」的臉重重地甩上房門,她重新換上了件男裝便服,來到客廳餐桌旁。

桌上擺著剛烤好的麵包,其中一片已塗上了黃油和蜂蜜。

捲起了過長的袖子和褲腿,塞西婭逕自在覲的對面坐下,也不管那片麵包是不是給自己的,抓起來就咬了一口──

「──呸!」幾乎是第一時間,她就把硬如石子的麵包渣吐了出來!

這是哪來的破麵包啊?!沙子做的嗎?!

「我烤的麵包……有什麼意見嗎?」覲的臉立刻拉了下來,冷橫了她一眼,遞給她一杯加了罌粟的牛奶。

「沒、沒有。」塞西婭低眉順眼地接過,乖覺地把牛奶灌進肚子。

「那就快點吃,等下我還有工作。」

明明覺得身體疼得快散了架,就算是加了罌粟的效力也無法緩解,塞西婭還是重新拿起麵包乾,萬般不願地放進嘴裡。

「為什麼亞森做的飯那麼好吃,你卻連烤個麵包都能烤成這副德行……」

端著一臉「上刑場」的痛苦表情,她暗自嘀咕,一抬眼卻看見覲的額頭爆出青筋,又慌忙改口:「不、不過,吃久了就覺得,還是別有一番風味的呢!」

覲沒好氣地冷哼:「什麼吃久了,妳不是今天才第一次吃嗎?」

……是嗎?

原來,艾西絲從未在覲的房間留宿過啊!

塞西婭愣愣地想,不知為何,心情突然有些好轉,硬得跟石頭差不多的麵包乾似乎沒那麼難以入口了。

靜謐的空間,一時只有淺淺的刀叉碰撞聲流動,塞西婭享受這個難得的寧靜時光,注意力,也開始轉移到房間的陳設上。

這是幢兩層樓的小別墅,面積大約只有艾西絲那間倉庫的一半,但整潔程度卻遠超過十倍,甚至可以用「一塵不染」來形容。

塞西婭不假思索便在覲的「腹黑」、「頑固家長」等等印象之後,又打上了個「潔癖」的標籤,不過除此之外,覲其他方面的表現倒還挺正常的,並沒有特別值得吐槽的地方。

雖說身為赫赫有名的騎士團團長,覲給人的第一印象通常是優雅、神秘而透著距離感,但實際相處了之後,塞西婭卻發現他其實只是個單純的工作狂而已。

他不像皇宮裡大部分貴族男性那樣喜愛塗脂抹粉,頻繁換髮型、換服裝,或是為今天該穿尖頭皮鞋還是長筒靴而煩惱;他沒有在酒館和聲色場所過夜的習慣,沒有煙草和酗酒的嗜好,也不屑把時間浪費在寫法文情詩或彈奏浪漫小調來討女人歡心上。

他唯一在乎的,似乎就只有工作。

除此之外,若說還有什麼能令他從百忙之中抽空看一眼的……恐怕,也就只有艾西絲了。

按照他自己的話說,就是自從被逼無奈當了監護人後,艾西絲就成了他的責任,也成為了他唯一的弱點。

「我是你唯一的弱點?真的嗎?」硬吞下乾澀的麵包,塞西婭半開玩笑地打開了話匣子:「這麼說來,你沒有其他弱點了?」

「沒有。」覲從茶杯後斜了她一眼,淡漠地冷哼。

「那,你現在僵硬的脖子是怎麼回事?」

「……這是被夢魔襲擊過的痕跡。」覲伸手扶住後頸,像是很不舒服似地皺起眉,「這是身為人類無法避免的災難,而不是我個人的弱點。」

……什麼夢魔、睡魔的,說得冠冕堂皇,其實還不就是落枕了!

塞西婭抽了抽嘴角,順著他的話說:「我知道怎麼對付夢魔。」

她不確定這個世界的人知不知道落枕的意思,所以沒有直接道明,逕自起身從隔壁端了一盆熱水過來,然後走到覲的背後,將沾了熱水的紗巾覆蓋在他的脖子後方。

「艾西絲……」覲發出了一聲暗啞的呻吟,有些懷疑地看著她。

「不用緊張,這是對付夢魔最好的方法,是我的……那個,薩羅曼廷的奶奶教我的。」塞西婭隨口胡扯,又重新把變涼的毛巾浸了浸熱水,再次敷到對方僵硬的脖子上。

就這樣反覆了幾次,等覲的脖子開始發紅、發燙時,她拉下他的後衣領,開始為他推拿、按摩。

「妳在幹什麼?!」猛地弓起肩膀,覲的表情也隨之慌張起來,手上的叉子冷不妨掉在了餐桌上,甚至打翻了一盆漿果。

「都說了別緊張啦,只要你放輕鬆,我保證你的脖子很快就沒事了。」

塞西婭將他按回到座椅上,一邊幫助他放鬆肌肉,一邊說話轉移他的注意,「所以我就說了,這是你的弱點,你再這樣工作下去,身體遲早會垮掉的。」

「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覲不自在地半閉著眼睛。

「但,你的脖子確實舒服一點了,對不對?」

「並沒有!」

感覺手掌下的筋絡逐漸變得柔軟,塞西婭忍不住揶揄他:「你的身體,可比你的嘴誠實多了。」

覲一聲不吭地低著頭,難得既沒出口諷刺也沒反駁。

塞西婭大著膽子撥開他微捲的紫色髮尾,又擅自解開他領口的第一道繫繩,拉下白色襯衣,正打算一路向下按摩他的背部時──鐺!

窗外的鐘聲突然響起,覲立即從椅子上起身,像是如夢初醒般揮開塞西婭的手,「住手!不要得寸進尺了!」

「我只是想幫你……」塞西婭瞠目看著他,赫然發現他的臉頰浮上兩團奇怪的紅暈。

……怎麼?

難不成他還害羞了?

「不需要!」表情十分狼狽的覲迅速拉起衣領、披上外套,「妳到底是從哪裡學來這一套的?以前的妳,可不會做這種不成體統的事啊!」

塞西婭自討沒趣地聳肩,見他迫不及待出門,好奇地追問:「你去哪裡?」

「去工作。」冷瞪了她一眼,覲的語氣再度恢復了一貫的淡漠。

「等等!給我五分鐘、洗把臉,我跟你一起去。」

覲愣了愣,臉上再次露出狐疑的表情:「妳打算跟我一起出門?妳不怕被人撞見嗎?」

「為什麼要怕?」

塞西婭同樣懵懂地看著他,覲和艾西絲之間不是監護人和被監護人的關係嗎?被人撞見他們一起出門,應該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為什麼他的表情如此凝重呢?

然而,覲卻比她想像中還要介意,甚至不容她反駁,當場就拒絕了她的提議,並堅持要她晚至少半個小時再出門。

「備用鑰匙在那邊的花盆底下。」他說:「鎖好門後,從窗戶丟進來就行了。」

不知該說什麼好的塞西婭,只能怔怔地看著他離開,可一個人呆呆地枯坐在餐廳裡,短短十分鐘後,她就坐不住了。

偷偷摸摸地溜出門,沿著唯一一條石子路向皇宮中心地帶走去,走到中途,她才想起忘記把覲的鑰匙丟進房間了!

「真糟糕…… 不過,覲應該也不會介意吧?」

這樣想著,她厚臉皮地將鑰匙藏進袖袋,很快將這件事拋在腦後。

 

當她抵達金字塔建築時,覲已不在了,大龍辦公廳裡只剩下亞森一人。

「艾西絲,妳沒事吧?」

一看見「艾西絲」,亞森立刻從辦公桌後走出來,關切地打量著她,「我昨夜一直在找妳,可是後來卻聽說,妳好像遇上了一些……不太好的事……」

「我已經好多了,亞森。」塞西婭微微扭開臉,迅速轉移話題:「覲團長呢?」

見她明顯擺出了不想討論此事的態度,亞森雖然滿心關切,也只能識時務地閉上嘴,皺著眉,神情頗不自在又有些掃興地回答:「修道院發生了一起命案,他趕去支援白內特了。」

「是嗎?」塞西婭尋思著,喃喃自語:「那我也去吧!反正留在這裡也沒什麼意思……」

話剛出口,她瞥見亞森略顯尷尬的神色,立即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她急忙改口:「不,我的意思是,你願意陪我一起去嗎?」

「……我?」亞森的眼中閃過一絲受寵若驚之色,「嗯!當然!」

他匆匆背上工具包,抓起外套和帽子,隨後格外殷勤地替塞西婭拉開了門,那一派強裝鎮定的笨拙模樣,和受了傷也閉口不說的倔強神態,反倒讓塞西婭更加內疚了。

都怪自己當時太優柔寡斷,沒有堅定地一口拒絕亞森,反倒給他留下了一線希望的假象,所以現在才越來越難以將他推開……

她苦惱地暗想,亞森雖很不成熟,性情也不穩定,但對艾西絲卻是真心的,而且一旦明確了自己的感情之後便全力以赴,從這方面來說,她倒是挺欣賞他的。

只可惜,他此刻抱有的希望越大,今後受到的傷害也越大……想到這一點,她又不免同情起對方來。

「……塞西婭?」

亞森回過頭看著她,神色帶著疑惑和一絲絲小心翼翼地討好。

「走吧!」她深吸了口氣,嘴角撐起一絲微笑,光是杞人憂天也沒有意思,走一步算一步吧。

修道院位於皇城之外,共分為四個部分──見習所、墓地、救濟院,其結構本質,就是一幢幢獨立的家庭式建築,每幢房子前都立著標有階級和號碼的石板,並嚴格地按照規章進行區域劃分和管理。管理修道院的長老,是國王的表親。

正如國王統治皇宮一般,他也以類似君王的身分統治著這座精神殿堂。

而這次的案件,就是發生在墓地。

塞西婭尾隨著亞森的腳步,緩步穿過經過墓地前的一片古意盎然的庭院。

一棟又一棟的小房子,組成了類似巨大迷宮的豪華莊園,一股雨後新鮮的松香氣息撲鼻而來,令塞西婭有種久違的輕鬆感。

可相形之下,在她身旁的亞森卻神情嚴肅、全身緊繃,好像一有風吹草動就會原地跳起似地!

漸漸地,他的不安也傳染給了塞西婭。

「亞森,你這幾天有在好好服藥嗎?」她憂心忡忡地看著身旁的黑髮青年。

「當然了,自從和妳約定之後,我就每天三次準時服藥,一次也沒有耽誤過。」

「那,你的臉色為什麼這麼差?」

亞森沉默了一會兒,語氣有些僵硬地反問:「妳不相信我嗎?」

「不是……」塞西婭嘆氣:「我只是擔心你忘記了。」

「我既然答應過妳,就絕對不會食言。」

亞森看了她一眼,慎重地說:「況且,這個「約定」對我如此重要,我怎麼可能忘得了呢?」

他的目光那樣認真,語氣又那樣堅定,塞西婭只覺得自己臉上一片燥熱,舉止也隨之不自然起來。

同時,她的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複雜的感覺──亞森之所以對她如此執著,是因為他以為她仍是原來的艾西絲,但假如他發現她的體內其實是另一個女人,他還會像現在這樣在乎她嗎?

而如果知道真正的艾西絲其實是「攝核魔」,他又會有什麼反應呢?

「小心!」

一回神,亞森已趕到她前面,替她擋住了一排帶刺的枝條,隨後,又撥開茂密的樹枝讓她先走,確認她安全通過後才彎腰跟上。

這孩子,果然比以前更加體貼了……這樣下去可不行啊!

塞西婭暗自苦惱。

亞森見她不作聲,試圖緩和氣氛:「不過妳也沒有全部猜錯,我確實因為獸核的關係,有點心神不寧。」

「……咦?」

「妳知道的,我是個被感染的半獸,而修道院幾年前就頒布了禁止半獸入內的法令,光是靠近這片淨土就已是犯罪,帶著調查工具私自闖入更是罪上加罪。」

「咦?!」那為什麼還要答應陪她來?

塞西婭驚詫地看向。

「我得小心不被修道院的人發現,不過,妳放心!」亞森抿嘴:「只要是為了妳,我……」

這個傻瓜!

塞西婭立刻推開他,「你回去吧!送我到這裡就夠了。」

「誒?可是……」

「回去!」塞西婭再次催促,語氣堅決。

「……」亞森露出不知所措的神情。

看著他離去時落寞的背影,塞西婭暗自鬆了口氣,同時又心生感慨,也許是前世見識了太多背叛、欺騙和名利背後的各種骯髒手段,她不曾得到過真正的關心,也從未全心全意相信過誰,所以,現在亞森所表現出的這種關懷讓她很不適應,感受卻格外鮮明。

所以,她雖然無法認同艾西絲的行為,但坦白地說,卻有點羡慕起這樣子的人生了……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獸之邊緣02弒君者》裡,3月12日上市!!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流光與逆十字
  • 有個地方亞森叫艾西絲的地方打錯了。打成塞西婭了。
  • 流光與逆十字 您好,謝謝您的指正,請問錯漏處是第幾頁處呢?小編會再回饋錯漏給編輯們留意。謝謝您的來訪與詢問。

    三日月 於 2014/03/12 11:58 回覆

  • 流光與逆十字
  • 我已經買實體書了。是在實體書的21頁的第9句的“塞西婭……?”喔!
  • 好的,謝謝您!

    三日月 於 2014/04/01 16: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