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082-戀愛副本06-單  

書名:戀愛副本 魔法插班生06 罷格!掉包的公主殿下
作者:草子信
繪者:夜風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4/04/16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0021

 

陷入戀愛的少女,才不是呆萌系!是攻擊系!

 

克莉絲多從來沒想過,竄改程式的犯人居然是遊戲的女主角麗蓓卡。

而麗蓓卡為了獲得利奧的愛情,進而奪走了克莉絲多的身體。

「讓妳久等了,我的公主。」

因為一句話,被掉包成了「麗蓓卡」的克莉絲多被魔神大人拐帶了回家。

但沒有想到──利奧竟夜半殺入魔族要取她的小命!

原來,麗蓓卡竄改遊戲中所有人的記憶,克莉絲多她成了希瓦那學院的敵人!

嗯……這下子可不妙了……

這算是打掉重練嗎!?╰(‵□′)╯


   

楔子

 

「……麗……麗蓓卡?」

葡萄色的微捲長髮在我的眼前輕輕飄動著,但我只來得及開口呼喚她的名字,麗蓓卡便拿著手裡的太刀朝我撲過來!當我感覺到身體被貫穿的同時,我才慢慢地回過神,低頭看著撲進我懷中的人。

「妳……為什麼……」

鮮血的味道蔓延,被她的太刀插入的傷口處,正漸漸被紅色的液體沾濕。我知道那是我自己的鮮血,但卻不明白,為什麼麗蓓卡要這麼做。

我一咬牙,伸手握住太刀的刀身,皺眉道:「我不懂……麗蓓卡,我以為……妳是我們的夥伴……」

「我從來就不是妳的夥伴。」

「可、可是……」

意識漸漸變得模糊不清,但我還是想要從她的口中知道答案。

可是她卻只是抬起頭,靠在我的左耳旁,發出了輕笑聲:「我的目的,是得到妳的身體。只要我成為了妳,利奧就會再度把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不會再去看其他人了。所以,為了完成我的願望,妳就把妳的身體交給我吧。」

麗蓓卡如催眠般的聲音在我耳邊低語著,我的眼皮變得更加沉重。

我不懂她到底打算做什麼……

模糊的意識中,我似乎看見我們兩個人的身體被一片青光色的程式碼包圍起來。

我知道,她要做的事情絕對不是什麼好事,不由得極力掙扎想擺脫她,卻反而被她強壓住肩膀!

「有什麼好掙扎的?反正這個身體本來就不是妳的。而且,妳也早就想脫離這個身體了。那麼就算交給我也無所謂,妳說是不是呢?」

「就算這身體不是我的……但只要我還待在這個遊戲世界裡,我就是克莉絲多!」

失血過多的緣故,我早就根本沒有什麼力氣了,即便我竭盡全力,卻怎麼樣也沒辦法從她手中逃脫出來。

而我的掙扎換來的,卻只是她的笑聲。

眼前的女孩已經不再是我認識的那個溫柔少女,也不是那個被程式碼束縛住的遊戲角色,而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

陷入戀愛之中,為了想要得到喜歡的人的目光,不顧一切的女孩。

大吼之後,我只感覺到腦袋沉重得像石頭一樣,再也無法繼續維持住自己的意識,就這樣將頭靠在她的肩膀上面,昏了過去。

在半睡半醒間,我似乎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正在慢慢抽離我的身體,但我沒有心力考慮這件事,也無法思考了。

 

ch1 迷茫與不安

 

唔……頭好重,身體好重,感覺好像是得了重感冒一樣,全身痠痛得好想吐啊……

身體的沉重感讓我很不想要挪動;直接躺在地上裝成屍體或許還比較輕鬆一些,但我知道現在不是做這種事情的時候。

慢慢張開眼睛的我,先確認了視線是否正常後,才努力撐起身體坐在地上。

「好痛……全身都痛……」

身體不是因為傷口而感到疼痛,這點我至少還是知道的,因為被插入一刀後留下的傷口消失了,甚至連我的手掌上的刀傷也不存在。

但是,當我低頭看著自己的身體時,慢了半拍的意識瞬間進入我的腦海中,讓我睜大雙眼清醒過來。

「這、這不是我的身體。」

正確來說,這不是克莉絲多的身體!

垂在胸前的微捲長髮以及我身上穿的衣服,都不是克莉絲多的!這時,我想起了在昏倒前聽見的那句話,臉上頓時慘白一片。

不會吧,別告訴我這是真的啊……

我從地上站起來,拍了拍沾染到身上的泥塵後,側頭看著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再拿起長到過胸口的葡萄色長髮,深深嘆了一口氣。

這下可好,我的身體被調包了。

雖然嚴格說起來那也不是我的身體……但身體被調包的話不管怎麼樣都很糟糕!克莉絲多是能讓大家離開遊戲世界的救命稻草,如果說身體被人奪走的話,還真不知道事態會往什麼方向發展。

我從來就沒有想過,竄改遊戲的犯人居然會是這款遊戲的女主角;更沒想到她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得到克莉絲多的身體,留住利奧的目光。老實說,原本我還以為她打算殺了我。

捏了捏手掌後,我忍不住皺起眉毛。

這是我第一次使用這個遊戲裡的其他角色!感覺滿微妙地,跟上回被魔法改變面貌的感覺完全不一樣,就好像是我又開了分身重新玩遊戲。

但……果然還是有點困擾啊。

我抬起頭,看著已經完全被落石包圍起來的狹窄空間,無奈地將手搭在腰上。

看樣子在她離開之後,就順道把這裡封閉起來了,應該是不打算讓我離開這裡吧。如果沒猜錯,我應該還在坍塌的宿舍裡。

現在的我不是克莉絲多,沒有辦法使用魔法,要離開這裡比登天還難。但既然我已經跟麗蓓卡交換了身體,那麼,照道理說我應該能用她的力量才對吧?不知道麗蓓卡有什麼特殊技能可以使用。

想到這,我不禁勾起了嘴角,邪惡一笑。

「嘿嘿嘿,感覺滿有趣的耶──或許身體被調包並不是什麼糟糕的事情嘛。」

好歹我也是個遊戲老手,操控新角色什麼的,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但才在我剛想要開始研究這個身體的時候,我左手方向的落石忽然被強大的衝擊波從外面破壞,落石堆中瞬間被打出一個大洞來,而那些消失的落石,則變成了細沙散落在我的身邊。

我呆愣地轉過頭,清楚看見了把腳跨上大洞邊緣,被細沙嗆得狂咳嗽的人影,想也沒想到在這種時候居然會有人出現。

「咳咳咳……真是受不了那個亂來的傢伙。」

嬌小的身影俐落地從洞口跳了進來,一步步來到我的面前。他厭煩地揮開四周的塵埃,抬起頭來對我輕輕一笑;而我因為他的出現感到震驚不已。

「咦?為、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

「當然是來拯救我的公主殿下啊。」魔神笑著牽起我的手,在我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我嚇得渾身一震,迅速將手抽了回來,警戒地看著他。

「你你你怎麼會知道我是誰!」

被調換身體這件事情明明才發生不久,為什麼魔神竟然會知道這件事!

我本能地提高了警覺,往後退了兩步,但魔神卻毫不在意地往前靠近我,揚起了嘴角輕笑著。

「這樣妳才能夠脫離那些麻煩的跟屁蟲啊,我的公主。」

「什麼跟屁蟲……魔神,你到底……難道這一切都是你計畫的?」

我忽然意識到這個可能性,立刻隨手撿起了身旁的石頭,想用它來當武器。可是魔神卻根本沒把我手中的石頭當一回事。

情急之下,加上我已經開始頭昏腦脹搞不清楚狀況的關係,我瘋狂地朝魔神亂扔身旁的石頭,卻都被他輕鬆地閃躲開。我扔過去的石頭果然對他不構成任何威脅。

於是最後我拿起了比我的屁股還要大上兩倍的石頭,僵硬地顫抖著雙手與雙腳,黑著臉把它對準了魔神。

看見我扔出的石頭尺寸越來越大,魔神這才流著汗水,無奈地舉起來右手,掌心朝向我的方向阻止道:

「我親愛的公主殿下,妳好歹聽我解釋……」

「誰……誰要聽你解釋……你這騙……騙人的傢伙……」

因為扛起這顆石頭耗費了我不少力氣,導致我喘得像是剛跑完馬拉松賽跑一樣,說起話來上氣不接下氣。

我固執的回答,讓魔神無奈地嘆了一口氣。他瞬間一蹬步,以眨眼不到的速度來到我的面前,不出吹灰之力就將我手中的大石頭搶了過去,轉身回到原位,輕輕鬆鬆地單手拿著那顆重得要命的石頭,背對著我。

「就請妳冷靜聽我解釋吧,我的公主。妳知道我是絕對不會傷害妳的。」

「唔……」

我知道魔神說的是實話,不是為了讓我放下戒備而說的好聽話語,但我的心裡還是很不踏實。

但現在,除了聽他解釋之外,沒有其他選擇了。

等到他把手裡的那顆石頭遠遠扔飛後,我瑟縮著肩膀,小心翼翼地說:「好、好吧,我聽你解釋。」

這時,魔神才終於展露出像小孩子一樣的開心笑容,走過來拉起我的手,硬把我從洞口拉了出去。

滿頭問號的我想要阻止他,但奇怪的是,我的力氣完全比不過他,就算是雙腳用力踩在地上,也無法阻止他把我拉走。

「等等!你、你要把我帶去哪裡──」

「有話出去外面再說。這裡就快要崩塌了喔,我的公主。」魔神笑著轉過頭來,對我說道:「其實我原本打算在妳醒來之前,像童話故事裡的王子那樣,將沉睡的公主帶回城堡呢。」

「我沒聽說過那種趁著別人昏迷就把人拐走的王子!」

「那麼我可以當第一個。」

看著魔神對我露出笑容時,我感覺到自己的臉頰有點燙。先撇開他那些奇怪的想法還有個性來說,魔神的確是將我捧在手心裡、拯救我的王子。

能夠臉不紅、氣不喘地說出這些話來,果然很有魔神的風格。

更讓我覺得尷尬的是,我竟然沒有因為他說的話感到厭煩,反而有些害臊。

是不是交換身體之後,連我的腦袋也開始變得有些不太一樣了?

我一邊這樣想著,一邊任由魔神把我拉出洞口。

在離開那個封閉的狹小空間後,魔神放開了我的手,逕自往前走到落石堆積而成的小山丘上,抬起頭來對著屋頂上的大洞吹了聲口哨。

我回頭看著已經面目全非的房舍,聽見了隔壁傳來的學生聲音。

只要我想的話,可以趁這個機會從魔神身邊逃走,回去跟那些學生會合,讓他們帶我去找校長和倫帝斯他們……但是以我現在的樣子,要怎麼樣才能讓他們相信我是克莉絲多?

感覺到身後有陣風吹起,我便轉過頭去,雙眼無神地看著從天空上飛下來的紫黑色巨龍,以及一手輕撫著牠的頭,另一手朝我的方向伸出來的魔神。

「我們走吧。」

魔神的語氣是肯定的,似乎早就已經知道我不會拒絕他。

而我也順著他的意思,把手交給了他。

在我們兩個人一起坐上了紫黑色巨龍背之後,牠便拍著翅膀高高飛起,迅速帶著我與魔神消失在天際中,完全不打算多留一秒。

我離開了從我進入遊戲之後,一直當成家的地方來到了魔神引以為傲的城堡。

當我們一起來到魔神的地盤後,魔神便把我帶到某間客房,要我乖乖待在這裡不要隨便離開。我沒有打算逃跑,就照他的意思,待在房間裡等他回來。

似乎是因為魔神把我帶回來而引起了不小的騷動,於是他回頭去安撫那些躁動不已的魔族了。

這也難怪,魔族之王帶一個平凡的人類來到魔族領地──這在遊戲裡的角色眼中看來,是極為危險的事情。

所以當我跟魔神一起回來的時候,那些魔族就像是見到瘟神一樣,對我擺出了厭惡的表情,我聽見他們噪動的聲音,卻裝作沒注意到而已。

令我比較驚訝的是,原本我以為魔族的領地會是黑漆漆、被岩漿圍繞的陰森地方,可是當我來到這裡之後才發現,魔族的城堡和我之前去過的人類城堡沒什麼兩樣,唯一的差異點,就是裡面住的「種族」不一樣。

啊,不過城堡正後方有個流著岩漿的火山,岩漿順著地形流經城堡四周,形成了護城河,單就這點看來,倒還是有點魔族的味道。

我呆愣地看著窗外,努力沉澱剛才發生的事情,以及猜測著魔神可能要告訴我的話。在我看來,魔神似乎很不想讓我跟其他人接觸的樣子,不管是倫帝斯,還是遊戲製作人……

就在我想著這件事的同時,房間門打了開來。

「讓妳久等了,我的公主。」

魔神迅速地朝我走過來,拉了張椅子在我的對面坐下,不過感覺有些疲憊,不像剛才那樣精神奕奕。看樣子,安撫那些魔族應該花了他不少力氣。

我轉身過來靠著窗戶,對他說:「你說過等事情結束之後,會解釋一切給我聽的。那麼你所謂的『事情』,就是指麗蓓卡把我身體搶走這件事嗎?」

「別誤會我對妳的忠誠。」魔神勾起了嘴角,手肘靠在椅子的扶手上,側頭靠在握緊的拳頭上面,看起來一派輕鬆的樣子。「坦白說,我一開始的確是以為她的目的是殺了妳,所以才會趕到妳身邊去的。」

魔神的架式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王者。

這還是我第一次確切地感受到他是遊戲BOSS這個事實,讓我有些害怕。

我知道他不會對我怎麼樣,且在魔神身旁,我的生命安全可以得到保障,但我還是很擔心強迫把克莉絲多的身體奪走的麗蓓卡,還有什麼危險的打算。

「聽起來你似乎認識麗蓓卡。」我小心地問著。

魔神不否認地回答了我。

「是的,也是我教她如何竄改遊戲程式。」

「什……你為什麼要教她做這種事!」

「就和利奧漸漸脫離程式束縛一樣,麗蓓卡也開始能夠自行思考。不過請妳不要誤會,是她自己來找我,要求跟我同盟的。」

我沒想到居然連麗蓓卡也正在逐漸脫離遊戲的束縛,更沒想到魔神居然會知道利奧的改變,這讓我訝異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但當我漸漸冷靜下來之後,我想起魔神說過,在這個遊戲世界裡面沒有他不知道的事情,那麼,他要知道這件事情並不困難。

魔神就像是掌控著這個遊戲世界的創世神一樣,在我危急的時候會適時地出現;而在這裡所發生的任何事情,全都逃不過他的視線。這讓我不禁開始懷疑,他是不是製作人之一。

我看著魔神,但他只是對我笑著。

「阿爾傑他們應該跟妳說過,製作人是被我帶到這個世界來的吧?既然如此,妳就不該懷疑我是不是製作人這件事。」

「你不是製作人的話,為什麼會知道更改這個遊戲程式的方法?」

如果說魔神不是製作人的話,難不成和利奧他們一樣是遊戲裡的角色?這說不過去,我明明在現實世界裡見過魔神,他不可能是遊戲裡的角色。

再說,遊戲程式更改的方式,應該只有製作人才知道。

魔神不是想要隱瞞我什麼的話,就是有什麼原因不願意跟我坦白。

不打算繼續追問下去的我,嘆了口氣,將話題轉開,「既然你和麗蓓卡同盟了,那就表示你知道她接下來打算做什麼事囉?」

「我對她想做的事情並不在乎,只要她的存在不會威脅到妳就好了。」

「可是她把克莉絲多的身體搶走了;沒有克莉絲多的身體,我要怎麼讓其他人離開這裡?」

「在妳的面前不就有最快的解決方法嗎?」

我聽見魔神說的話,頓時愣住。當我注意到的時候,魔神已經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溫柔地牽起我的手,放在他的胸口上面,微笑地看著我。

在意識到他的念頭後,我立刻把手收了回來,生氣地對他說:「我說過我不會殺了你來結束這個遊戲!」

盧法耶的確說過有其他方法可以帶大家離開這個遊戲世界,但我寧可和麗蓓卡硬碰硬的把身體搶回來完成任務,也不願意用魔神的性命來換取自由。

看見我認真的表情,魔神便放開了我的手,無辜地對我說:「就照妳的意思,我不會再說了。」

「很好。」我用鼻子吐口氣,雙手放在胸前交叉,露出笑容來。「那現在送我回去希瓦那吧。」

「妳打算回去找麗蓓卡要回身體嗎?」

「當然,我可不打算就這樣順著她的意。」

拿回克莉絲多的身體是我現在的首要目的,也是最急切要去做的事情。麗蓓卡的事情不解決的話,我就沒辦法讓其他人回到現實世界。

好不容易朝離開遊戲世界的目標有點進展了,我可不想因為這樣讓之前的努力全都泡湯。

這個遊戲為什麼會被做出來的理由也好,製作人為什麼會被魔神帶入這個遊戲世界裡也罷,我都不想管。

現在的我,只想趕緊離開這個地方。

或許是感覺到我內心的焦急,魔神忽然對我說:「我親愛的公主,妳為什麼會這麼想急著離開這個遊戲世界?」

我看著他,還沒開口回答,魔神就已經搶在我之前開口接下去,「是不是因為利奧。」

魔神的口氣是肯定的,他知道我是因為害怕面對利奧而這麼著急想要離開遊戲世界。

因為直接被人說出心事,害得我忍不住紅起臉來,緊張地別開眼。

「才、才不是因為他,我只是不想要辜負大家對我的期待……」

「對我說謊是沒有用的,我的公主。」魔神伸手抓住了我的下巴,強迫我面對他的雙眼。

被他認真的眼神直視的我,緊抿著雙唇,心虛得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才好。

的確,在聽見利奧那麼露骨的告白之後,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也或許是這個原因,在跟麗蓓卡交換身體後我反而感到輕鬆不少。

要是現在的麗蓓卡去跟利奧告白的話,絕對會成功的。

「我不能讓倫帝斯他們擔心。就算我拜託你,帶我回希瓦那吧。」

現在我只能這樣懇求魔神幫助我,不然,我也沒有其他辦法可行了。

而魔神在聽見我的請求後,漸漸收起了那可怕的表情,放開了我。

「只要是妳的請求,不管是什麼事情我都會答應妳的。」

「魔神……」

魔神待我真的就像珍貴的寶物一樣寶貝,這讓我很心虛。我明明就忘了他的事情,甚至忘了小時候曾經跟他訂下的約定,但魔神卻還是沒有任何怨言的幫助著我。

雖然他做事讓人摸不著頭緒,但我不認為魔神做事會毫無理由,只是,他不願意開口告訴我事實而已。

就在魔神答應了會幫助我之後,外面忽然傳來輕敲房門的聲音,魔神立刻高聲問道:「什麼事?」

「魔神殿下,四位大人已經在會議廳等待您過去了。」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魔神回答之後,轉頭對我說:「走吧,我想讓妳見幾個人。」

「……咦?」

我愣了一下,還沒明白魔神想讓我見的人是誰,就已經被他牽起了手,帶往門口。

再一次地,我又被他牽著鼻子走,只是這回我根本不懂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那個人口中說的「四位大人」又到底是誰啊!魔神到底打算做什麼事!

滿腦袋塞滿問號的我,一轉眼之間已經被他帶到了刻著金色紋路的大門前。

站在大門兩側守門的魔族侍衛一看見魔神走過來,立刻往兩側站過去,為我們打開了門。

橢圓形的長桌旁邊擺了二、三十張椅子,但屋內的四個人分別保持著距離坐著,感情很不好的瞪著對方看,感覺得出這裡殺氣滿滿。

不過,在見到魔神的瞬間,這四個人很有默契地同時站起身來迎接,而毫無忌憚釋放出的殺氣瞬間收斂不少。

等到稍稍靠近那幾個人之後,我才看清楚他們是誰。

原來「四位大人」指的就是魔神手下的四大天王──當我看見那個一見到魔神出現,就笑得心花怒放的雷蘭後,就確定了這件事。另外我也見到了很久沒見的默凡卡。

旁邊還有一個看起來十分壯碩,像個健身教練的男人。我從來沒有見過這個角色,所以忍不住好奇地看了他幾眼。

不過有一個人則是背對著我,所以我沒有看清楚他的長相。

魔神拉著我來到主位,強行把我壓往椅子坐下去。

「坐著別動。」

「咦?可可可、可是……」

「沒問題,只要妳待在我的身邊就很安全。」

我才不是在顧慮這個!我在意的是你開會把我帶過來做什麼?我可不想加入魔族的「家族會議」啊!再說,你剛才不是都答應我要讓我回去了嗎!

無法開口把這些話說出來的我,只能在內心吶喊,但我知道魔神一定看得出我在想些什麼,可是魔神卻別開了眼,不把我的慌張當一回事。

「魔神殿下,許久不見了。」那個肌肉猛男用著非常文雅的語氣,對魔神彎腰行禮。但是當他抬起頭來之後,馬上用像是盯著獵物的野獸目光,狠狠地瞪著我看,害我緊張得汗如雨下。

「殿下,為什麼魔族的地盤上會有人類在這裡?」

「她是我的客人。」

魔神微笑著回答肌肉猛男的問題。

魔神那充滿寒意的笑容頓時讓肌肉男緊張得抖了一下,他立刻轉身彎腰向我道歉。

「抱歉,我不知道您是魔神殿下的客人。如有冒犯還請見諒。」

「不不不沒關係!真的沒關係!」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的我,只好拚命搖頭表示沒關係。一下子被人這麼恭敬地對待,還真的滿可怕的。再說,他是因為魔神的關係才對我這麼有禮貌,難保等我單獨一個人的時候,他不會跑來暗殺我。

不過,比起這個肌肉男,或許我該擔心的是在他正後方,明顯對我表現出妒意的雷蘭。

這情況我怎麼好像在哪裡遇過啊……

「魔神殿下,您把我們叫來的目的,該不會只是想要跟我們炫耀您的可愛客人吧?」

忽然間,熟悉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中,讓我的身體瞬間僵住不動。我慢慢地轉過頭,看著剛才那個因為背對著我,而我沒看清楚模樣的人。

就在和他四目相交的瞬間,我睜大了雙眼,立刻從椅子上跳了起來,驚訝不已地指著那個男人大喊出聲:「為為為、為什麼你會在這裡!愛德!」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戀愛副本魔法插班生06》裡,04月16日正式上市!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