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086-獸之邊緣03-單  

書名:獸之邊緣03輪迴
作者:燃聿
繪者:希月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4/05/28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0168

 

如果我的存在具有意義,那麼,我希望是與你相遇。

知曉了她並非艾西絲,

覲陡然轉變的態度令塞西婭心痛不已,

然而沒有太多時間感傷,死去修士的日記竟直指她就是殺人兇手!

艾西絲即為攝核魔的真相逐漸浮上檯面,

塞西婭不得不求助於覲,

卻依然沒能躲過被刺殺的命運。

死去的塞西婭靈魂輾轉飄盪,

回到原本世界的她,卻遇見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原來她的存在、她的人生,都只是為了成全他人的執念?

 


 

第一章  獨角獸聯盟

 

儘管屋外陰雨綿綿,寒氣卻絲毫沒有進入這間被四堵牆包圍的倉庫,相反,因為壁爐生著火的緣故,整個房間瀰漫著一股沉悶和燥熱。

覲抱著雙臂靠在牆邊,一言不發地瞪著眼前這位自稱「不是艾西絲」的少女,越聽心情越亂,卻始終忍著沒有打斷她。

在她的腳邊,趴著一頭看起來很虛弱的白狼,前爪還沾著些許血跡。在她斷斷續續的敘述期間,她的手一直輕撫狼的額頭沒有移開過,於是他的眼神也一直隨著這隻手起起伏伏。

「……對不起,我說得好像有點混亂,還是你問我吧,我盡量回答就是了。」 發覺覲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出聲,塞西婭無奈地停止敘述。

覲抬起頭,以複雜的眼神望著她,帶有鼻音的嗓音很低啞:「妳說,妳叫塞西婭?」

「嗯。」塞西婭點點頭。

「怎麼拼寫?」

「Sisia。」

「是嗎?妳叫Sisia,而艾西絲是Aisis,這樣妳還是堅持說妳和她沒關係?」

塞西婭露出驚訝又迷惑的表情:「這個問題我倒是沒想過,應該只是巧合吧。」

這種敷衍的說辭,覲顯然無法接受。深吸一口氣,他又繼續問:「妳說妳在某次醒來時發現自己穿著陌生的衣服,坐在這間陌生的屋子裡,然後便遇見了白內特?妳當時為什麼不說出來?」

塞西婭皺著眉思考了一會,怔怔回答:「可能當時我自己也有些糊塗,我一度以為是經紀公司的惡作劇……也可能我本來就希望自己變成另一個人,所以當這個夢想真的實現時,我潛意識裡不願去細究它的真實性吧。」

「也可能——這一切根本只是妳的幻想?」

塞西婭猛地抬眼看著他:「你到現在還以為我在騙你?你覺得塞西婭這個人格是我幻想出來的?不,絕對不是!我生活在另一個世界,跟這個世界完全不同,我可以證明這一點。」

「哦?」覲瞇起眼睛,「怎麼證明?」

「這個……」塞西婭被他看得莫名緊張起來,結結巴巴說,「我知道許多這個時代不可能有的高科技產品,比如電流,你知道電燈嗎?還有網路,Wi-Fi什麼的,你都不知道吧?……算了,這些說了你也聽不懂。對了,在我的世界裡我是個女明星,所以我知道很多大牌明星的祕密,比如JW這個男星私底下喜歡穿女僕裝,這種祕密艾西絲不可能知道吧?……唉,這個好像也沒什麼說服力……」

看著覲越來越狐疑的眼神,塞西婭頭疼起來。

本以為要別人相信她是艾西絲很難,可現在卻發現,要別人相信她不是艾西絲更難。無論她說什麼,都會被懷疑是雙重人格或胡思亂想,而令她意外的是,關鍵時刻她居然連一個證據都拿不出來!

她只能無奈地反問覲:「你不是也好幾次覺得我有哪裡不對勁嗎?怎麼現在告訴你真相了,你卻又不肯相信了呢?」

「不是不肯相信,只是我還沒有聽到合理的解釋。」

「你上次不是對我用了鷹眼法術嗎?結果你看到了什麼?」

聽見她提起這件事,覲懷疑的表情終於有了一絲變化。

「我看到了……」他困惑地低喃,「一個從沒見過的女人。」

塞西婭彷彿揪住了他的弱點般驚喜道:「長什麼樣子的女人?是不是一個金髮飄逸、長相美麗溫柔、身材火辣性感的大美人?」

覲斜睨了她一眼:「大美人還不至於,不過確實有一頭金色捲髮,左眼角下還有一顆痣。」

自誇失敗,塞西婭尷尬地抓抓臉嘟噥道:「那個就是我啦,塞西婭,女明星。」

「是嗎?看起來有些年紀了啊。」

塞西婭抽了抽嘴角:「我確實比艾西絲大許多歲,甚至比你都大。不過怎樣?你有意見嗎?」

覲冷哼:「只是有些意外……妳的真實年齡是幾歲?」

塞西婭雖然不情願,卻還是老實回答:「二十九。」

覲將信將疑地瞥了她一眼,什麼都沒說。

塞西婭嘆了口氣,恢復冷靜的表情:「現在你相信了吧?總之,該說的我都說了,我只希望你能替我保密,讓我繼續以艾西絲的身分繼續留在這裡,你能答應我嗎?」

覲卻只是眼神迷離地盯著她,不答反問:「最後一個問題:假設妳說的這一切都是真的,那麼,真正的艾西絲去了哪裡?」

「我不知道……」塞西婭無力地搖頭,「我也希望我知道,這樣我就不需要這麼辛苦地向你解釋了。」

覲也不再追問,緩緩站起身,提起手邊沉重的花瓶說:「我會把這些始祖獸核都帶走,上交給皇家法師協會。」

「隨你處置。」塞西婭也跟著站起身,「只是你可能要找個合適的理由,畢竟突然出現那麼多始祖獸核,任誰都會覺得不正常吧?至於是什麼理由就隨你自由發揮了,只要能讓我從此撇清關係,我都無所謂。」

覲背對著她冷冷道:「別會錯意了,我還沒決定是否要替妳保密。」

「咦?可我之前明明說了,我告訴你真相的前提是你必須保密呀!」

「但我並沒有答應。」

塞西婭張著嘴,不敢置信地瞪著他冷漠的背影。「是嗎,看來是我高估你了。」她強裝鎮定地抱著手臂說,「那你打算怎樣?把我關進監獄嗎?」

「妳的事先擱在一邊,我要先處理這個傢伙。」覲走向壁爐,一把揪起白狼的後頸,拍了拍他的臉將他喚醒,「如果妳說的都是真的,那麼這位前柯蘭王子就必須移交給老鷹團處理。」

塞西婭看著他毫不留情地將穗繼從地上拖起,又看見穗繼驚醒時恐懼的眼神,一瞬間,她彷彿從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命運,頓時悲從中來。

「等等!你想對他幹什麼?」她撲上去拉開兩者的距離,抱住穗繼大喊,「住手!別碰他!」

覲見她如此維護這位前王子,也火大起來,咬牙吼道:「我沒有徵求妳同意的必要,這傢伙是頭危險的半獸,我有權逮捕他!」

「穗繼必須和我在一起,我會照顧他的,我可以保證他絕對不是危險人物!」

「妳憑什麼保證?」覲瞪她,「妳不是艾西絲,妳根本不瞭解他,妳甚至都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塞西婭不甘示弱地回瞪他:「我是不瞭解你們這個世界,但我知道,我不能丟下穗繼不管,他現在變成了我的責任。」

「妳的責任?」覲譏諷,「妳難道忘了殺父殺母以及亡國之仇了嗎?噢,對了,妳不是艾西絲,所以妳就像個聖人一樣接納了他,當作什麼也沒發生過。可就算妳不記仇,妳也要分清是非啊,這傢伙是十惡不赦的攝核魔,妳為什麼要維護他?」

聽著他責難的語氣,塞西婭心口猛地抽搐了一下。她拼命咬住嘴唇,讓自己冷靜:「那些都是他父母犯下的罪,跟他無關。而且我說過很多次了,艾西絲才是攝核魔!你為什麼就是不信?」

忽地一陣風聲從耳旁掠過,塞西婭感覺懷中的穗繼被丟了出去,取而代之的是,覲那張氣急敗壞的臉湊了上來。

「我也說過很多次了……」他咬牙一字一句低吼,「艾西絲不是攝核魔,別再讓我聽到詆毀她的話,一個字也不准!」

塞西婭倒吸一口氣,胸口劇烈起伏,面如死灰。但她仍然不怕死地看著他,低沉道:「不管你信還是不信,准許還是不准許,艾西絲就是攝核魔。」

「……」覲狠狠瞪著她,突然懊惱地退後一步。然後像是受到了強烈的打擊般,他憤憤然走出房間,用力甩上了門。

塞西婭盯著緊閉的門,那道怒氣沖沖的關門聲仍在耳邊迴響,覲的突然離開使氣氛變得很尷尬,也讓她的胸口像是破了個洞般空蕩蕩的。

不過往好的方面想,她的目的還是達成了,覲沒有帶走穗繼,也暫時沒有對她採取措施。只是覲的反應超出了她的預期,稍稍讓她有些措手不及罷了。

靜默了好一會兒,她才回頭看向穗繼。

他已恢復成人形,全身赤裸地抱膝坐在地上,神情仍然很緊張,像是在害怕她,又像是為她擔憂。

塞西婭匆忙移開視線,找來一條毛毯為他披上。「現在又只剩下我們兩個了。」她露出一抹無奈的微笑。

「……對不起。」穗繼低喃,「如果我沒有出現,事情就不會變成這樣了。」

「這跟你沒關係,就算你不出現,我當時也已準備向他坦白了。只是被他看見你的獸化形態後,不得不把你也牽扯進來了。」

穗繼扶著椅子站起來,小心翼翼地望著她:「塞西婭……今後我們會變成什麼樣子?」

「好問題,我也不知道。」塞西婭自嘲地苦笑,「不過我倒是想問問你,你的獸化是怎麼回事?」

穗繼訥訥回答:「是妳,不,是艾西絲把我變成這樣的……她為我植入了獸核。」

塞西婭本來只是隨口一問,並不期待聽到什麼像樣的答案,可他的回答卻令她目瞪口呆。

「植入獸核?」她睜大眼睛十分驚訝,「真的?」

「是的。」見她的表情凝重,穗繼又緊張起來,「就是剛才那個騎士團長手裡握著的那種金色石頭。」

「金色的石頭?這麼說來……」塞西婭更吃驚了,「你被艾西絲植入了始祖獸核?」

「我不知道是不是始祖,但她確實把那樣東西放進了我的身體。」穗繼指了指自己的喉嚨,憂鬱地說,「從這裡。」

「你的意思是,你吃下了始祖獸核,所以獲得了變身成狼的能力?」

穗繼神情恍惚地搖了搖頭:「我真的不知道,塞西婭,就算妳這樣問我,我也……我只知道,艾西絲對我使用了黑暗法術。」

「始祖獸核結合黑暗法術嗎?」塞西婭百思不得其解:「艾西絲為什麼要在你身上做這些事?」

「為了折磨我?」

「不,如果是這樣的話,她還有更多更簡單的方法,她把那麼珍貴的始祖獸核植入你體內,絕不單單只是為了折磨你。」塞西婭傷腦筋地扶額,「真不明白,那麼小的一個小女孩,怎麼會有這麼多祕密呢?」

穗繼遠遠盯著她,浮現若有所思的神情。

「我從來沒覺得,艾西絲是個小女孩。」

 

被黎明的陽光刺得睜不開眼,亞森收緊領口,又將帽子拉低了幾分。

這頂柔軟的毛帽取代了騎士團制服配備的復古斜邊帽,不僅起到了禦寒擋風的作用,也恰好遮住了他頭頂上的半獸特徵。

他跟著蜥蜴走了大半夜,經過了皇宮的庭院、果園、森林和一大片農場。直到天邊翻起魚肚白,蜥蜴才停下腳步,回頭瞥了他一眼。

「不錯。」她發出讚許的聲音。

「不錯什麼?」亞森惡狠狠地瞪她。

「這一路上你一句話都沒問,這種寡言少語的性格很不錯,而且身體素質也很好,加入騎士團真是可惜了。」

「少廢話。」亞森毫不領情,冷言冷語道,「如果到了就帶我去,如果沒到,就閉上嘴快點走。」

「很快就到了。」蜥蜴變回人類女性的模樣,摸出水壺喝了幾口。她遞給亞森,亞森卻厭惡地扭開臉。

「妳是怎麼做到的?」他指了指她的臉,「是吃了什麼特殊的藥嗎?」

「你是指——自由變換外形的能力?」蜥蜴低笑了笑,「怎麼?你羨慕嗎?」

「與其說羨慕,不如說佩服妳的神經。妳好歹是個女人吧?變成這種醜陋的蜥蜴也無所謂?」

蜥蜴收斂笑容,靜靜瞪了他一眼:「你覺得是我自願變成這樣的嗎?就像你激動時會長出貓耳一樣,這也不是你自己能控制的吧?」

亞森抿了抿嘴,這一次沒有出聲。

蜥蜴轉開臉,回到原先的話題:「只要加入我們獨角獸聯盟,你也可以自由變換外形的,亞森。至於那些藥……我們半獸是一個獨立的種族,而不是病人,你不能再吃藥了,那些愚蠢的煉金術士會把你變成廢人的。」

亞森僵硬地反駁:「但那些藥確實能讓我變回人形。」

「也許,是有一點功效。但你有沒有發現,每天早晨起來,你的全身骨頭都格格作響,你的眼睛越來越畏光,發作間隔也越來越短了?」蜥蜴哼了一聲,「看你的表情,就知道我說對了,那些都是藥物的副作用。」

亞森沒好氣道:「我不在乎,我會繼續吃藥的。」

「為什麼?」

「因為我答應了某個人。」

「呵……」蜥蜴冷笑,「不用問也知道那個人是誰。你的獸形出錯了,亞森,你應該是條忠狗才對。」

「閉嘴!」

蜥蜴不再說話,在徹底激怒亞森之前,她又變成了苔綠色的半人半蜥蜴形態。她將亞森引入一條狹窄的山路,最終帶他來到了一片被群山包圍的營地中。

亞森回頭望向走過的路,被蜥蜴用力按住肩膀警告說:「別妄想記住路線,這裡就是一座迷宮,沒有我的帶領你根本連下山的路都找不到。」

亞森默默收回視線,不得不承認她說的是對的。雖然一路上他十分留心四周的標識物,但這裡的地形確實複雜而無規律,就連擁有野獸直覺的他也不敢保證下次還能找到相同的路。

「現在,戴上我們獨角獸的徽章,跟我來吧。」

「去見攝核魔嗎?」

「別傻了,我怎麼會如此輕易就讓你見到我們的領袖人物?」蜥蜴轉身向營地最大的一個帳篷走去,「我要向你引薦的,是我們組織裡的一位導師。」

按照亞森的想像,所謂的「導師」應該是個滿面皺紋的白鬍子老人,身穿無裝飾的白色長幔,腰間繫著皮索或者象徵純淨思想的麻繩,手上拿著一根古樸的木雕十字杖,說起話來故意拖長尾音,顯出深思熟慮的樣子。

他曾在書中見過類似對神職者的描述,事實上,皇家法師協會的那些老頭也大多都是這個樣子……

不過,獨角獸聯盟的這位導師,卻大大超出了他的想像。

帳篷中間的躺椅上,側臥著一個身穿漆黑長袍的男子。

他的頭裹在斗篷裡,臉上蒙著黑紗,雙手藏在袖中,唯一露出的只有一雙金色的眼睛。雖然眼中佈滿血絲,周圍也有著深深的黑眼圈,但其實年齡並不大。

當他將凌厲的目光聚集在亞森臉上時,亞森瞬間覺得心跳加快了。

蜥蜴向導師點了點頭,走出帳篷,兩個魁梧的壯漢立刻舉起長柄武器,一左一右守在了帳篷之外。

亞森警惕地捏了捏拳頭,把注意力集中在導師身上。

只剩兩個人時,導師緩緩撐起身體,從黑紗後發出如女人般輕柔而虛弱的嗓音:「亞森.德爾菲那爾,一隻迷途的小貓……呵,原來他們找到的代替品是你。」

亞森皺起眉盯著他看了許久,狐疑地問:「你是誰?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我們當然見過,亞森,不僅見過,還一起工作了很長一段時間。不過,這幾年我的樣貌和聲音改變了很多,也難怪你一時認不出來呢。」

導師邊說邊向亞森走來,同時摘下斗篷,露出一頭烏黑的長髮。亞森注意到他左右眼的顏色略有不同,一深一淺,正疑惑自己同行中有誰擁有這樣的眼睛時,導師取下了面紗。

面紗後的臉大半都潰爛了,結成了坑坑窪窪的深色肉痂,鼻子不見了,嘴唇也缺了一半,除了眼睛仍然完好之外,幾乎已找不到任何人類的樣貌。

突如其來的恐怖容貌把亞森嚇了一跳,雖然沒有後退,卻也下意識伸手擋在了面前。驚訝了好一會兒,他才從這張醜陋的臉上依稀分辨出熟悉的影子:「你是——煉金分團的琉薩團長?!」

琉薩重新戴上面紗,默默點了點頭。

亞森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盯著他:「出什麼事了?你怎麼會變成這副模樣?什麼時候開始的?你身上為什麼有這麼重的半獸氣味?還有……剛才說的替代品是什麼意思?」

琉薩不回答,只是繞著亞森轉圈,一邊若有所思地上下打量他,眼中透出難以捉摸的神色:「你現在是獸化幾期了?」

「咦?」

琉薩也不等亞森回答,飛快地伸手摘下他的帽子,摸了摸其中一隻黑色貓耳,發出沙啞的感嘆:「已經是三期了呀。」

「別碰我!」亞森抖了抖貓耳,彷彿被觸怒般猛然跳開一步,伸出爪子擺出搏鬥的姿勢。

琉薩挑了挑眉,發出詭異的笑聲:「哦,原來你已經惡化到這種程度了,難怪能聞得出半獸的氣味呢。別在意,我這是在誇獎你,雖然可以通過梵花來鑒別是否感染,但你也知道梵花有多昂貴,那種藥劑對於我們來說太華而不實了,所以能憑氣味分辨出半獸,也是種很有用的能力。」

亞森直直地瞪著他:「這話是什麼意思?你們大費周章地邀我加入半獸聯盟,就是為了讓我取代昂貴的梵花?別開玩笑了!」

「別這麼快下結論,亞森,你真是個急性子呢。」

「先回答我的問題!」亞森也不打算掩飾焦急,大聲吼道,「身為騎士團三大分團團長之一的你,為什麼會變成這副模樣?又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半獸聯盟裡?」

琉薩歪著頭,用那陰陽怪氣的聲調輕輕笑了笑,說:「沒辦法,那就由我來解開你心中的困惑吧,不過,你應該也已經猜到了吧?我之所以身上有半獸氣味,又加入了半獸聯盟,當然是因為,我和你一樣也是半獸啊。」

「不可能!」亞森立即打斷他,「煉金團肩負化驗和製藥的任務,是最不可能混入半獸的分團。」

「以前確實不可能,但是……自從『那件事』之後,就完全不一樣了。」

「哪件事?」

琉薩聳聳肩,也不諱言:「就是艾西絲小姐被從黑鴉堡釋放出來那件事呀。」

一聽見艾西絲的名字,亞森臉色突變,聲音也忍不住顫抖起來:「這跟艾西絲有什麼關係?」

琉薩凝視了他片刻,突然爆發出大笑:「什麼呀,原來你完全被蒙在鼓裡啊,亞森……莫非你是在不知道艾西絲小姐真面目的前提下,向她求婚的嗎?」

亞森鐵青了臉,從齒間擠出怒吼:「你到底在說什麼?把話說清楚啊!」

「別急,先坐下來,喝口酒,我會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訴你的。」琉薩說著給他倒了一杯顏色清澈的上好果酒,指了指對面的一把皮椅,「反正我們還有的是時間,不是嗎?」

亞森氣得接過酒杯,仰頭一飲而盡,隨即在對面坐下,一臉慍怒地瞪著琉薩。

帳篷內的陳設簡單而精巧,不似皇宮那樣富麗堂皇,但對於一個野外營地來說已稱得上豪華。琉薩的椅子鋪著上好的羊毛皮墊,腳邊擺著一只精美的火盆,背後的牆上掛著巨大的壁毯,上面繡著皇宮的風景地圖。

地圖的左右兩個位置上,分別插了一枚鍍金的箭頭。

亞森的注意力被箭頭吸引,微微皺起眉。

「啊呀,被你發現了嗎?」琉薩慢條斯理地走上前,拔下箭頭,往空中拋了兩下,隨後故意向亞森投去神祕的一瞥,「要保密哦。」

亞森看著他有所保留的表情,又看看地圖,簡直莫名其妙:「這到底是……」

他的話還沒完,啪噠一聲,琉薩背後的整幅壁畫便掉落下來,露出一個巨大的黑色窟窿——原來帳篷的後方直接通向一個山洞,洞裡飄出陣陣微風,夾帶著強烈的硫磺氣味。

「呵,又被你發現了。」琉薩若無其事地聳聳肩,重新掛上壁毯,轉頭笑道,「這下,我恐怕真的不能放你走了。」

亞森吃驚地瞪大眼。或許在旁人看來,這只是一個深不見底的山洞入口,而且短短一瞬就被壁毯擋住了,很難看出有什麼端倪。但他不一樣……獸形態的他擁有超越常人的視力,所以即便洞中漆黑一片,他的眼睛仍然捕捉到了大量訊息。

他看到了排放整齊的鎖甲和頭盔,各種奇形怪狀的冷兵器,如巨型爪子、釘錘、長劍等,以及大量火藥和槍枝——難怪剛才會聞到硫磺味。

而他不認為,琉薩會如此「不小心」讓他獲悉這些機密,他一定是故意的!

但是,為什麼?

他忽然有些頭暈,忍不住伸手扶住額:「先不說這個……你剛才說,艾西絲跟你們有什麼關係?」

琉薩在亞森面前站定,一字一句靜靜說:「艾西絲小姐,是我們聯盟最重要的領袖。」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獸之邊緣03輪迴》裡,05月28日正式上市!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