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088-飛玄刺7-單  

書名:飛玄刺07兩難
作者:宴平樂
繪者:蚩尤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4/05/28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0120

是誰背叛了誰?又是誰辜負了誰……

月軒和楓菱,截然不同的兩個女孩,都在不知不覺間踏進了閻塋的心。

神似已逝情人的楓菱,讓閻塋拋不去過往;

溫柔的月軒,卻讓他品嘗了令人沉淪的溫暖。

然而靈界盛事──聖域靈技終於要開始了!

蓄勢待發的閻塋、焦急心憂的月軒、神祕莫測的安‧基霆,

各自懷抱著不同的心思,眾人終將齊聚一堂……


 

 

第一章 歲月湖上

 

歲月湖是靈界最大的湖泊,它是歲月河的盡頭,也是花月平原的中心地帶,玉桓公府就設在這湖泊旁邊,歲月湖上九色雲彩光影變化,平時非常美麗,但是今天的歲月湖,卻瀰漫著一股肅殺的血腥氣息。

當歲安跟楓菱出現在歲月湖上空的時候,他們也看到滿天的精靈早就蓄勢待發,玉桓公的村莊上面,三隻年輕的精靈正輕輕拍動著著翅膀,在他們面前的,正是數量多達五、六十隻的精靈衛隊,而這一些精靈衛隊就和特赦公府裡面,擎天隊長率領的部下沒什麼兩樣。

另外一邊,安‧基霆麾下的四方校衛,除了已經戰死的小晨之外,狂琛侯、秋風牙還有一個歲安不認識的精靈也統統到場,看來,安‧基霆對於這一隻獠牙鱷龜似乎也是非常重視。

而在四方校尉對面,還有兩隻天翼階別的精靈踏空而來。

之前魚衙跟安‧基霆兩軍對壘的時候,歲安曾看過他們,因此他知道這兩隻精靈都是革命軍的高手。

在場超過四隻天翼階別的精靈,加上玉桓公府的衛隊,還有一大堆不知死活也想來分一杯羹的精靈,滿天金光閃閃的金色羽毛,搞得天空中波動不斷。

「穆公,就只是一條獠牙鱷龜,你們革命軍都要跟我們作對嗎?」

歲安跟楓菱一到歲月湖上空,就看到革命軍兩位天翼強者和政府軍三位天翼強者正凌空對峙著。

革命軍那位身著黑色長袍,面容蒼老、留著灰白色鬍子、背後整整有著七十八根金羽毛的老頭神色自若的說著:「疾風掠,你當老夫不明白?那一條鱷龜擁有靈骼,而你想拿靈骼突破天翼,既然我們的心思都一樣,那就乾脆說出來,大家公平競爭不是更好?」

此話一出,全場只有歲安愣了一下,他看著楓菱就問:「那一條獠牙鱷龜有靈骼?」

楓菱點點頭,十分認真的回他:「十大靈獸不一定每一隻都有靈骼,但是這一條獠牙鱷龜活了上萬年,根據文獻記載,應該有一塊靈骼胸,只是這條鱷龜隱居上千年了,會在這種時候冒出來非常奇怪。」

靈骼有多珍貴歲安當然知曉,他自己的身上就有那麼一塊,如果能再得到一塊那更是如虎添翼,此時的歲安跟其他精靈一樣,恨不得馬上殺了鱷龜!

有著一頭五彩繽紛髮絲的狂琛侯冷冷的對穆公道:「這條靈獸我們要了,活到這麼個歲數不容易,如果不想現在就死,那我奉勸你還是乖乖退開吧。」

聽到狂琛侯的話,歲安的怒氣就不打一處來,當年在王城裡面追殺自己的,這個傢伙肯定也有一份,如果自己要報仇,那這個男人肯定不能放過。

狂琛侯如此的狂妄,穆公能忍,站在一邊的騎士也忍不下去,這名天翼階別的十字騎士身上穿著銀白色的鎧甲,手上拎著一把巨大的長槍,不滿的吼道:「狂琛侯,不要以為數量比較多就能怎麼樣,你們三個就一起上,我們廝殺一陣,打贏的下湖,打輸的就留在上面,敢不敢?」

狂琛侯握緊拳頭,他冷笑著:「既然你禾翊都這樣下戰帖了,不動手倒像我們怕你們了!」

穆公皺了一下眉,「禾翊,別輕舉妄動,在數量上我們吃虧。」

禾翊卻是一臉無懼,倏地綻放背後那七十五根金羽毛,接著舉起手上的巨槍指著狂琛侯,「穆公,我們兩個不可能會打輸這三隻小丑。」

穆公低著頭思忖,其實他也不是怕狂琛侯,只是他們的目標是湖底的鱷龜,如果這時候跟狂琛侯他們起了衝突,就算打贏了也根本沒有力氣再戰湖底下的獠牙鱷龜。

偏偏雙方把話都說到這個地步,這一架恐怕是不打不行了,此時的狂琛侯、秋風牙還有那個叫做疾風掠的精靈,已經統統張開翅膀,三名天翼高手光是金羽毛加在一起都超過兩百多根,威赫力相當驚人。

就在這時候,歲安緩緩飄到穆公身旁,張開自己的翅膀,「既然要打,那在下也奉陪吧。」

原本已經要衝上來的狂琛侯、秋風牙、疾風掠一看到歲安便愣住,那股翻騰的殺氣也快速被壓下去。

「太子!」秋風牙瞪著歲安,咬牙切齒的低吼。

經過了上一次花月平原的對陣,還有驚天動地的刺殺安‧基霆事件之後,歲安的身分根本已經沒有秘密可言,全靈界都知道前朝太子沒有死,全靈界也都知道這個已經踏上天翼的少年,就是當初像一隻喪家之犬逃出王城的精靈太子。

狂琛侯拍動著他那七十多根的金羽毛,冷笑著開口「飛翎‧歲安,沒想到你會修練到今天這個地步,但是你一樣不是我們的對手,如果你敢下去歲月湖,那這湖底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歲安用手掏了掏耳朵,一臉無所謂的說:「當時那幾個地翼階別的騎士也這麼跟我說過,但是後來統統死在我的手上,你們也要試試嗎?」

話才剛剛說完,政府軍三位天翼高手統統怒目瞪著歲安。

那個身穿銀白色鎧甲叫做禾翊的十字騎士對穆公開口:「穆公,他如果真的是太子,那就是我們的敵人!」

「呵呵,曾經的敵人,可以是現在的朋友,更何況既然我們有共同的目標,那為什麼不一起努力呢?」語畢,穆公一轉身,非常客氣的對歲安笑道:「太子,老夫穆公是革命軍幹部之一,今天多謝太子解圍。」

禾翊不等歲安回答,隨即非常強硬的舉起武器,「穆公,這樣說就不對了,真的要打起來,我不覺得自己會輸給他們,就算把這個太子加上對面那三個我也一樣不會輸。」

歲安聞言冷冷的看著禾翊,「難道閣下真的認為,你能夠一個人打敗三名天翼高手,再打敗一隻十大靈獸?」

 

歲安冷冷的質問,他明白這名叫做禾翊的天翼強者,肯定從小就是在革命軍的羽翼保護下成長的,不然就他這種個性在皇翼左右就被做掉也一點都不奇怪。

「碰!」

正當此時,歲月湖裡一隻精靈瞬間被彈飛出來,不管是政府軍還是革命軍的精靈,第一時間注意力馬上被轉移。這隻精靈背後的翅膀完全被折斷,臉上一片慘白,嘴角光鱗散逸,腰上還破了一個大洞,看起來應該是不能活了,只是讓人不可思議的是,這隻精靈少說都是皇翼階別以上,怎麼可能被突襲重傷。

楓菱也一臉不敢置信,「怎麼可能?皇翼階別的精靈竟然被傷成這樣?」

此時此刻,天空中所有精靈統統繃緊神經,本來針鋒相對的氣氛這時全一掃而空,,歲安把楓菱擋到身後,握緊腰上的飛玄刺,緊戒著看著四周,「小心一點,別小看十大靈獸。」

他的舉動讓楓菱心裡一陣溫暖,她低著頭問:「九幻風蛇也是十大靈獸,最後還不是死了,所以就算湖底這隻能打贏皇翼強者,也絕對沒有這麼壓倒性勝利的道理啊!」

歲安冷靜的解釋著:「十大靈獸不只是個體實力強大,同時也是勢力龐大,九幻風蛇本身的戰鬥力並沒有厲害到那種地步,但在靈界裡面,風蛇一族的影響力絕對是非常深遠的,所以牠才能夠位列十大靈獸,相對的,這頭獠牙鱷龜已經活了上萬年,牠能夠排進十大靈獸,除了可怕的影響力之外,還有那令人難以防禦的實戰能力。」

「那、那我們打得過牠嗎?」楓菱一臉畏懼的問著。

歲安搖搖頭,非常認真的盯著平靜無波的湖面,「一個當然打不過,但如果在場六隻天翼階別的精靈一起圍上去,那就很難說了。」

歲安的心思也是秋風牙的心思,他還沒等歲安發話,已經搶先問著:「革命軍,既然今天大家的目標一樣,那不如暫時聯手,做掉鱷龜之後再來處理自己的恩怨,怎麼樣?」

歲安聞言卻只是冷冷的別開臉,要他跟安‧基霆的手下聯手,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況這個對象還是他的仇敵,經歷了這麼多事情的歲安也很清楚,就算當下真的聯手,那也絕對是各懷鬼胎。

只不過歲安都還沒講話,禾翊已經拎起手上的巨槍,張開翅膀直接衝入湖。

「處理個屁,我一個就能單挑這一頭獠牙鱷龜!」

穆公緊張的大叫:「禾翊,不要輕舉妄動啊!」

看到這名天翼高手動了,剎那間,滿天的精靈也跟著往下俯衝。

穆公看了歲安一眼,著急的說道:「老夫先走一步,下湖之後如果有危險,還希望小友多多關照。」

不等歲安回話,穆公隨即也張開翅膀往湖裡衝去。

「大家都走了,我們怎麼還不下去?」楓菱也著急的拉著歲安問。

歲安卻一動也不動,緩緩飄在歲月湖上面,「我是要下去,但是妳要留在湖上面,獠牙鱷龜跟九幻風蛇的實力根本不在同一個程度上面,妳去太危險了」

楓菱臉上閃過一絲不耐,「玉桓公府那幾個年輕的精靈都還沒到皇翼,她們敢下去,難道我就不敢嗎?」

歲安見她如此任性,只能無奈的解釋:「在那一頭獠牙鱷龜的眼裡,皇翼階別根本什麼都不是。」

楓菱一臉不服氣,「你就是不相信我,好歹我也讓平兒師傅教導過呢,嚴格說起來你還要叫我一聲師妹,怎麼對我這麼沒有信心。」

「這不是信心的問題。」歲安神情嚴肅的解釋。

但是他沒有想到,楓菱根本不聽他的解釋,一個轉身,張開翅膀就直接往歲月湖裡面衝。

如過是以前,歲安肯定能夠在第一時間把楓菱給撈回來,但是現在的楓菱也已經踏上皇翼,速度完全不是以前可以比擬,況且歲安老是覺得楓菱說起話來,眉宇之間有子逸的感覺,所以他一直不敢看楓菱的眼睛,因此在反應上面也就不自覺慢了一步。

此時的歲安就算有千百個不願意,也只能乖乖的跟著進湖。

原本歲安以為衝進歲月湖後會看到一大片碧綠色的湖波,但是他發現一入湖水當中,彷彿踏進了另外一個空間,全身上下一丁點濕都沒有。

那是一座閃爍著七彩光芒的洞窟,血紅色的地板、亂七八糟的怪石、還有一地的光鱗,他可以肯定這絕對是歷年來誤闖獠牙鱷龜地盤的精靈殘骸。

歲安壓低身體,手按飛玄刺,而先一步進來的楓菱則是被眼前的景像震懾住,一動也不敢動的縮在角落。

「歲、歲安,這是怎麼回事?」

歲安冷笑著拉著楓菱的手,「起來,剛剛不是很有膽子嗎?怎麼現在不敢動了?」

被歲安這麼數落,楓菱也不敢反駁,她只是緊緊拉著歲安的手,「這裡不是歲月湖底嗎?怎麼會這樣?一點水都沒有?」

「我們恐怕進入了獠牙鱷獸的幻境裡面。」歲安環望四周,心中揣測著,要在獠牙鱷龜的洞窟裡面打敗牠根本不可能,但如果能夠把獠牙鱷龜給引出這個洞窟,然後大家一起圍殺說不定還有一點機會。

「那我們現在要往前走嗎?」楓菱一點主意都沒有,她只能夠害怕的看著歲安。

這個洞窟沒有出口,他們也只能往前走。

歲安點點頭,一手拉著楓菱,一手按住自己的飛玄刺,並且把背後的翅膀完全張開,一步一步小心的往前邁進。

才走了沒幾步,楓菱就指著牆壁大喊:「歲安,你看那個!」

一根尖頭石柱上面貫穿著一個精靈,這是剛剛玉桓公府護衛隊的其中一員,他全身上下光鱗不斷逸散,看來是沒救了。

歲安皺了一下眉頭,緩緩靠過去,「獠牙鱷龜呢?」

聽到歲安的聲音,那士兵勉強睜開血紅色的雙眼,「快逃、快逃,不要進去,那根本就是、就是魔鬼……不可能打得贏的!」

 

話一說完,士兵的頭一歪,瞬間就變成一蓬光鱗飄散在空氣當中。

楓菱見狀只能緊緊拉著歲安,亦步亦趨不敢離開他身側。 獠牙鱷龜

歲安也把神經給繃緊了,他不想再嚇楓菱,於是拉著楓菱轉身就往前走,「跟緊一點,等一下如果碰到那一隻獠牙鱷龜能逃就先逃,我會幫妳拖住牠。」

突然間,楓菱用力甩開歲安的手,歲安停下腳步轉過頭來:「做什麼?」

楓菱認真的看著他的雙眼,:「我們一起進來就要一起出去,如果遇到敵人,要打就一起打。」

看著楓菱的表情,歲安彷彿又看到子逸,那時候子逸也是這樣的神情,也是這樣的跟他講義氣,歲安頓時間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眼前的女孩,他好想把這女孩擁入懷中,告訴這女孩,他好想她……但是他不能,因為他知道這女孩是楓菱,不是子逸。

「唉,那就一起走吧。」歲安只能無奈的把頭低下來,然後拉著楓菱繼續往裡面走。

一路上光鱗越來越多,算算剛剛衝下來的六十幾隻精靈士兵,在這裡就死了超過一半以上。

「碰!」

就在歲安跟楓菱接近通道盡頭的時候,一隻精靈被震飛出來,那精靈在通道上方快速盤旋穩住身體,全身不住劇烈喘氣。

這隻精靈,正是他仇敵之一‧狂琛侯。

歲安真的沒有想到,六十多隻皇翼高手加上五隻天翼階別,居然奈何不了一隻十大靈獸。

狂琛侯也看到了歲安,他冷冷的說著:「怎麼樣?你想這時候單挑嗎?」

歲安皺起眉頭,一語不發的拉著楓菱快速走進獠牙鱷龜洞窟的通道盡頭。

一踏進裡頭,兩人都愣住了,在他們面前的,正是那一隻巨石般的獠牙鱷龜,精靈的體積在他面前就跟圍繞在岩石邊的蜜蜂沒什麼兩樣。

獠牙鱷龜的獠牙尖銳且巨大,身上駝著厚重的龜殼,嘴巴的撕裂能力強大,四條腿上鋒利的爪子、簡直是狼牙棒一般的尾巴,隨便一個轉身都可以看到天空中有精靈被擊落。

「這太誇張了,怎麼能夠強大到這種地步?」歲安踏進通道盡頭那比較寬敞的空間之後,不可思議的問著。

「統統讓開,十字穿刺!」歲安跟楓菱還在讚嘆的同時,禾翊已經拎著手上的大槍,對準獠牙鱷龜的腦袋準備一槍刺擊下去。

禾翊的槍夾雜著浩瀚的靈能往下刺擊,但獠牙鱷龜居然沒有受到一丁點傷害,牠用力甩頭,將禾翊狠狠撞飛開來。

「愚蠢的精靈!」獠牙鱷龜抬頭怒吼。

獠牙鱷龜的神識瀰漫著整個洞窟,所有精靈都因為害怕而瑟瑟發抖。

狠狠的打飛禾翊之後,牠張開血盆大口,巨大無比的獠牙對準禾翊的身體就要咬去。

「我們需要騎士,不能讓他死!」下一秒鐘,疾風掠毫不猶豫的衝上去,單手按住獠牙鱷龜的鼻子,靈能完全釋放──「封印!」

「啪!」

一股靈能爆炸,這是神威祭師的封印靈技,只是面對獠牙鱷龜這種等級的怪物,疾風掠根本封印不住,他要的只是爭取時間,哪怕只有一秒,那也足夠,「快走!」

疾風掠成功的把禾翊從獠牙鱷龜嘴裡撈了出來,只不過這封印能夠抵擋的時間就只有一秒,一秒過後,獠牙鱷龜立刻用力甩動腦袋,爪子毫不猶豫的朝剛剛落地的兩隻精靈拍去。

「蓋亞牢籠!」

見狀,狂琛侯馬上衝上前,這種時候多死一隻精靈就多一分危險,所以不管是敵是友,這時候他們領悟到必須要團結,必須要先能活下來再說。

此時狂琛侯單手結出巨大的土牢,獠牙鱷龜的爪子拍在土塊上面,就這麼一下子的空檔,在牠面前的五隻天翼精靈也得以逃出生天。

該咬死的沒咬死、該拍中的沒拍中,連續兩下失手讓獠牙鱷龜非常不高興,加上牠的尾巴附近還有一大堆皇翼、幻翼階別的小精靈在那裡飛來飛去,弄得牠心情非常惡劣。

獠牙鱷龜不悅的甩了一下尾巴,當場就看那些躲在牠屁股後面打游擊的玉桓公府士兵被掃飛三隻。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飛玄刺07兩難》裡,05月28日正式上市!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