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087-逆星雙子2-單  

書名:逆星雙子02期盼的未來(END)
作者:暮羣
繪者:布丁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4/05/28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0144

我也會害怕,但是我選擇和你一起面對。

絕對、絕對不會放手!

世界彷彿陷入了永無止境的黑暗,

巡影者們的大敵──影獸羅迦,

以全新進化的影獸神姿態,在人類世界大肆殺戮!

巡影者傾巢而出,卻敵不過那逆天的力量與貪婪的欲望……

覬覦著雙子之力,羅迦更將魔爪伸向駱以安和駱以聲!

雙子的力量之源究竟是恩賜還是詛咒?

肩負著拯救世界使命的兄弟倆,

他們之間的羈絆,能不能戰勝毀滅、力挽狂瀾?

 

逆星雙子 磅礡完結!


 

 

序章:雙胞胎

 

夏日炎炎,窣窣的蟬聲有如夏天的歌曲。今天是一如既往的好天氣,彷彿上天為了那對雙胞胎所準備的大禮一樣,他們一早就從床上醒來,開始吵吵嚷嚷。

「哥哥,我們終於可以出門了呢!」

黑髮男孩專注地看著窗外,對終於能外出感到雀躍不已。那是一個自己嚮往已久的世界。

「是啊,可是爸爸還沒回家,我們只能等著。」另外一個長得一模一樣的男孩子也跑到窗戶邊,跟黑髮男孩並肩站著。

兩人的外貌相似,可是髮色與瞳色卻有極端的差別,尤其是「哥哥」,他有著獨樹一格的白髮與讓人不敢親近的白瞳。關於這對雙胞胎,在村落裡總是謠傳著一些負面的話語,禁止外出的他們當然不知道了,不過在今天,命運的轉輪開始轉動了。

「唉呦,都不知道爸爸什麼時候回來,人家好想出去呢。」黑髮男孩嘟著嘴,羨慕著在外面你追我跑的其他孩子。

「要忍耐點,爸爸說要等他回來的。」白髮男孩話是這麼說,不過目光也總是追逐著在外頭嬉鬧的小朋友。

為了今天的外出,兩人一早就興奮地把早餐吃完,可是母親坐守視野極佳的餐桌,盯著門口防止雙胞胎趁機偷溜出去。

等待不了的黑髮男孩一轉頭,直接往坐在餐桌旁的女性跑了過去,扯著母親的襯衫衣襬,「吶吶,媽媽,爸爸要回來了嗎?」

「嗯……我想是快了吧。」

就在媽媽這麼說時,家裡的大門被人打開,先是一道刺眼的陽光映進室內,然後是一道背光的人影踏進門裡,隨手將門關上。

站在門口迎接的雙胞胎飛撲上去,抱住來人的兩隻大腿,興奮地同聲說:「爸爸、爸爸!」

「瞧你們這麼開心,抱歉我晚回來了,這是我從親戚那裡拿到的衣服。」父親從後背包中拿出兩件衣物,一黑一白的布料顏色襯托著異眼異髮的雙子。

父親把衣服按照顏色分給兩人,「出門前穿上這個才可以喔,這是無袖的帽衫,算是送給你們第一次出門的禮物。」

看見禮物,兩人都露出興奮的眼神,立刻脫下樸素的上衣,把帽衫套上去。

「謝謝爸爸!」兩人再次抓著爸爸的腿,興奮地說。

開心之餘,黑髮男孩第一個先鬆手,又跳又跑的說,「那我們可以出門了嗎?」

「等等!」父親叫住性子比較衝動的黑髮男孩,對兩人囑咐道:「你們知道規矩是什麼嗎?」

「嗯……」黑髮男孩陷入思考,他的腦海裡只有玩耍,其他什麼也沒有。

「不可以跑到森林裡、不可以打架、不可以罵人、要在傍晚前回家,還有不可以分開。」

「沒錯,以安說的好棒,那以聲清楚了嗎?」

「知道了!」叫做以聲的黑髮男孩笑嘻嘻地說。

「好啦,那就出門吧,好好跟村落裡面的人打招呼。」父親推著兩位雙胞胎的背,將他們送出屋子,目送他們直接跑向巨大杉樹下的廣場。

不過……

「怪物!」

「怪胎!」

「才沒有人要跟你們玩呢,醜八怪!」

一群小朋友一言一語的攻擊,讓雙胞胎嚇傻了。他們本以為能夠和其他小朋友融洽的相處、歡愉的玩樂,卻沒想到會遭到那麼嚴重的排擠,讓兩人只能傻呼呼的站在原地,忍受他們的辱罵。

「爸爸說你們怪里怪氣的,不可以靠近你們,趕快滾吧!」一位個子比較大的男孩子站出來,直接推了駱以聲一把。

駱以聲跌坐在地,眼淚嘩啦啦地掉下來。

那群人火上加油的說:

「愛哭鬼!」

「只會哭,趕快回家啦!」

「才沒有人要跟你們玩咧!」

駱以聲不知道該怎麼辦,想跑回家,雙腿卻不聽使喚,他只好閉上雙眼,不過耳熟的聲音讓他立刻睜開眼睛,看見了白髮男孩的背影。

「不要欺負他。」

駱以安既沒有哭、也沒有憎恨的看著那群惡言的小朋友,只是單純為了保護自己的弟弟,單獨挺身而出。

「又來了一個怪胎!」

「閃開啦!」

「大人說你們是邪惡的存在,趕快滾離這個村子!」

聽不下去的駱以聲壓抑住體內的衝動,直接轉過身拽起弟弟的臂彎,二話不說將他帶離那群小孩,徒步往家的反方向離開。

啜泣的弟弟走了一段路,揉掉眼睛的淚水,「哥哥,我們不回家嗎?」

「我不想讓你難過的回到家。」駱以安快步走著,遠離了杉樹廣場,來到森林邊境。

這附近的木造房屋少之又少,是一大塊空曠的場所,路上行經而過的村民都會因為雙胞胎的特別投來奇怪的眼光。駱以安發覺,那是一種厭惡、歧視的眼神。

邊境,父母親總是告誡雙子千萬不能深入,在這個年齡貿然走進森林是一件危險的事情。雖然兩人把這項規定謹記在心,但森林那神祕的引誘力,如同漩渦般緊緊地扯住兩人。

「哥……爸爸今天不是有說不能去森林嗎?」

讓人容易迷失方向的綠茵森林,讓駱以聲既是期待又有些許害怕,他緊緊抓住哥哥的手。

「進去一下就好了。」駱以安側向弟弟,露出親切的微笑,「我們一定要玩得開心,如果愁眉苦臉的,那今天就沒有意義了。」                                   

哥哥的努力讓弟弟一陣心暖,兩人跨越了村與森林的界線,徒步踏入了充滿未知危險的環境,彷彿羊入虎口的雙子並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的事……

「哇!」駱以聲抬起頭,看著巨樹茂密的樹幹與葉片,不由地嘆為觀止,「好大的樹啊!」

哥哥蹲在一邊看著葉梢上的瓢蟲,喃喃自語,「這就是森林嗎……」

旺盛的好奇心被勾起。

儘管兩人不被村落的孩子們接受,但他們並不覺得孤單,因為有如半身的兄弟總是陪伴著自己。

「哥哥!」駱以聲發現了什麼,聲嘶力竭地喊:「看這邊看這邊!」

駱以安小跑步的來到駱以聲身邊,看見下坡有一隻比狗還要大很多的動物,牠抖著耳朵,垂下頭咀嚼著青草,沒注意到上坡處的兄弟倆。

「那是什麼啊?」駱以聲只認得狗、貓、老鼠等常見動物,其他的一概不知。「會不會是爸爸之前總是帶回來的食物?」

「我記得我們吃過一次……」駱以安確切的說,「這是母鹿吧,肉還滿好吃的。」

「那我們今天也抓一隻,然後嚇爸爸媽媽一跳吧!」駱以聲振奮地說。

駱以安評估了地形,搖頭說,「斜坡太危險了,還是算了吧。」

「可是、可是難得看到這種動物啊!」駱以聲說,「哥哥不是想看我開心嗎?那應該可以讓我去抓吧?」

「這是兩件事情,以聲。」駱以安有不好的預感。

「如果哥哥不想去的話,那我就自己去!」駱以聲轉身下坡,滿腦子都是都思考著怎麼對付比自己還來得巨大的動物,儘管有些害怕,但馬上就被能被父母誇獎的期待給淹沒過去。

「不行!」不論怎麼想都太危險了,駱以安及時抓住弟弟的手,阻止了對方滑下坡的行為。

「哥哥!不要抓我,我想試試看啊!」駱以聲眼角餘光看見那隻母鹿抬起頭,驚覺有人類在附近,立刻逃離現場,這讓弟弟發出慘叫,「啊!要讓牠逃了!」

一剎那間,駱以聲因為重心不穩而整個人向下滑落,駱以安抓緊弟弟的手,卻沒有足夠的力氣將他拉上來。

「踩回來上坡!」駱以安驚慌地說,「不要鬆手!」

「哥,我爬上不去………」駱以聲試著想往上坡爬,不過坡面泥土潮濕不好施力,讓他連支撐身體都辦不到。

「再試試看!」

「不行啊,我踩不上去。」駱以聲露出泫然欲泣的樣子,心裡被恐懼盤據著,「該怎麼辦?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

「現在就別說那些了,緊緊抓住我的手!」駱以安咬緊牙,想用自己的力量把弟弟拖回上坡,但對年幼的他來說實在是不可能的。

「我好害怕、我好怕喔,哥哥……」

「不要怕!我、我會拉著你不放的!」為了讓弟弟安心,駱以安強擠出安撫的笑容。

「可是哥哥……這樣一來你會掉下去的。」

「如果真的是這樣子的話,我們就一起掉下去吧。」已經沒有想法的駱以安只是專注地看著弟弟,正努力與死神奮力拔河著。

因為弟弟,他有了絕對不放棄的理由。

「吶,這是為什麼呢?」

「因為我們是兄弟啊!」駱以安說,「絕對、絕對不會放手的!」

 

 

 

第一章:夜景

 

是啊,我怎麼可能會放手。

肩膀被搖晃著,駱以安從夢境中清醒。他揉揉視野模糊的眼睛,一邊看著打擾他的睡眠的罪魁禍首。「怎麼了?」

「我們去看夜景吧?黑黑說她要順便去烘爐地一趟,好像是跟羅迦的事情有關呢。」

羅迦是讓眾多事務所最頭痛的影獸之一,除了實力強大以外,智能也比其他影獸優秀許多,有著進化為影獸神的風險,是事務所不會放棄搜索的目標。

河濱公園事件過了數個月,雙子忙於解決其他大大小小的影獸,就是找不出來藏匿在臺北的羅迦,連事務所的影氣感應裝置也偵測不到。

曾經有人說過羅迦說不定已經死了,這麼窮緊張只是白費工夫而已,不過雙胞胎非常確定羅迦還活著,不然就不會一直感受到那種令人毛骨悚然、坐立難安的氣息了。

那種氣息很獨特,一般人類是聞不出來的,只有雙子可以用特殊體質去清楚地感應。

「你去吧,我想休息。」駱以安第一次拒絕了駱以聲。

會這麼累也不是沒有原因的,今天才解決了一隻實力中等的影獸,耗盡了雙子力量,加上前陣子熬夜處理其他大小雜事,駱以安這次真的累到虛脫,他並不想去看夜景,只想利用僅存的時間好好休息。

明明就是相同的工作,駱以聲的體力卻總是優於駱以安,恢復也非常快速,一下子就生龍活虎了。

「不要啦,哥,陪我去啦!」

「我真的很累。」尤其剛還作夢,大腦根本沒休息到。

「一起去啦。而且黑黑說要去處理嚴重的事情,少了我們兩個人不好吧?」

駱以安堅持好好補充睡眠才有更多的體力,「你找其他人去吧。」

「哥!」駱以聲有點不高興:「這是為什麼,你以前都會跟我一塊出門的!」

「可是我現在真的好倦,抱歉。」

聽到歉語,駱以聲任性地道,「算了!如果哥真的這麼不想去,我也就不勉強了。」語畢,便逕自一人離開房間,大力的甩上房門。

駱以安只覺得很無奈,抓起枕頭,打算埋頭繼續睡眠。

這時,門外卻傳來了敲門聲……是弟弟突然改變心意了?

駱以安打開房門,一看見對方的樣子,他睜大眼睛,「我還以為是以聲。」

「我剛才就是看他這麼生氣的樣子,才想來問問你的。」溫柔婉約的女性伸出拇指往外頭比了比,「要不要去外面?」

「我想休息了,謝謝雅鈞姐的好意。」

「這樣啊……」看駱以安疲倦的表情,黃雅鈞說,「不然去樓下的飲料販賣機吧,那裡有桌椅可以休息一下,順便聊聊好嗎?」

她說出了此行最大的目的,駱以安有了疑問,「聊聊?」

「是啊,你們兄弟這樣吵架還是頭一次吧?至少在我的眼裡是,我覺得與其悶在心裡,不如講出來會比較輕鬆喔,如何呢?」

思索了幾秒,駱以安覺得沒有什麼不好,於是穿了一件無袖的白色背心、一雙拖鞋離開房間,與黃雅鈞一塊搭電梯前往樓下的休息樓層。

 

「哥真是什麼都不懂!氣死我了──」

駱以聲邊走邊抱怨,跟著十多人的同事組成一組小隊伍,帶頭的是五官立體、精明能幹的黑卣,副隊則是她的好室友,有一頭燦金的長髮,總是戴著一副粗框眼鏡的金絲雀。

一個人無聲地接近駱以聲,開口道:「別氣了。」

「哇啊!」被突然現身的男性嚇了一跳,駱以聲發出淒慘的叫聲,引起其他同事竊竊笑著。

「這反應太大了吧。」黃雨澤偏頭一笑:「不過你也別這麼生氣了,我好像沒看過你們兄弟吵架呢!」

「還不是因為哥哥不跟我們大家去看夜景!」駱以聲把吵架的問題點直接說出來。

黃雨澤聽著,只問了一句話:「這是為什麼呢?」

「因為他說他很累。」

「既然累了也沒有辦法呀,雅鈞和阿樂也因為今天工作量的關係,都拒絕了觀賞夜景的好機會,雖然這件事情的真正目的是為了找出羅迦,不過那怎麼說也是屬於偵查組的工作,我們去了什麼忙也幫不上的,所以並沒有硬性規定一定要參加喔!」

「可是哥沒有來真的太可惜了,而且我們以前一直那個……叫什麼不離的?」

「是叫形影不離吧。這話是沒有錯啦,不過你換個角度想吧,以安依然在事務所,你們只是暫時分開,可是看見的天空都是同一片,這樣心情不就好多了嗎?」黃雨澤拍拍駱以聲的肩膀,指著負責發號口令的黑卣說:「好像準備得差不多了,我們搭車吧。」

「好吧。」少了駱以安的陪伴就少了點興致,雖然了解了黃雨澤說的沒錯,只是駱以聲還是衷心希望哥哥能陪同。

出發的時候,仍然不見熟悉的身影,駱以聲失落的嘆了一口氣。

引擎啟動,三臺裝著儀器與組員的黑色轎車駛離事務所,前往了烘爐地。

 

「咚」的一聲,一罐可口可樂掉到取物口,駱以安探進手拿出自己的飲料。

「以安,你還滿安靜的呢。」黃雅鈞坐在飲料販賣機旁邊的長型沙發椅上。這是她第一次與他單獨相處,也是頭一次這麼近距離看著那雙特別的白色瞳孔。

雙子就是這樣子嗎?真特別呢。

進入事務所以後,駱氏兄弟是她第一次接觸的雙子。根據黃雨澤的說法,過去事務所裡一直都有其他雙子,不過下場多半不好。發現駱以安與駱以聲,也是黃雅鈞加入事務所兩個月後的事了。

「我只是不擅長主動說話。」駱以安的個性一貫冰冷,除了駱以聲以外,其他人都非常難適應。

「沒關係,我們今天可以好好聊一聊,只要你願意的話。」黃雅鈞輕拍旁邊的空位,「要不要坐下來?」

「我站著就好了。」

駱以安搖頭,面向黃雅鈞靠著牆壁,扯開鋁罐拉環,喝了一小口可樂。氣泡水在舌尖化開,彷彿狂風暴雨席捲而來,令他還是不太適應這種飲料。

兩人之間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對黃雅鈞來說,她約駱以安出來就是要他敞開心房,把內心話說出來才不會得了內傷,所以一直等駱以安開口;對駱以安而言,他本來就不是個會主動表達自己情緒的人,也覺得兄弟間的爭執沒什麼好說的。

過了兩分鐘,卻像過了漫長的兩個小時。

駱以安又喝了一口可樂,心裡想著應該要選鋁箔包裝的奶茶的,然後他率先打破了兩人之間瀰漫的那層尷尬。

「妳還好嗎?」

「我?」

走廊靜悄悄的,說起話來格外響亮、清晰。

駱以安點頭,伸出右手指著自己的脖子,「那條項鍊,不是會給你們力量嗎?」

「喔,雙子血嗎?傳聞中是這樣子沒錯,像是阿樂的劍、阿勝的盾牌、哥哥的時間凝結,不過這用在我身上似乎是出了一點問題呢。」

「問題?」

「雙子血雖然在我身上有閃耀出光輝,可是沒有什麼明顯的變化。哥哥說過第一次啟發能力要有一次動機,對我們來說,第一次動機是最大的難關呢。」黃雅鈞不自覺地抓著領口的紅寶石項鍊,璀璨的光芒引人入勝。

「很高興妳後來沒有放棄自己。」

「那是因為那時候有你們拉著我。所以現在看你跟以聲這樣子,我也覺得滿擔心的。」說起這件事情,黃雅鈞分享了自己的回憶,「雖然我小時候比較難相處,跟哥哥也常常吵架,可是我們隔天就和好了。」

「怎麼和好的?」駱以安認真地詢問。

「他了解我。」黃雅鈞搔搔頭,難為情地笑了,「他知道只要摸我的頭,然後用那過分溫柔的笑臉還有聲音,我就立刻不生氣了。啊!那時候最重要的和好工具就是七七乳加巧克力,我最愛吃那個了。不過這只侷限於我和我哥,你們兄弟的話我就不能給很確定的意見了。」

「不要緊,我大概知道要怎麼做了。」駱以安一口氣把可樂喝完,眉頭緊鎖。

黃雅鈞噗哧一笑,「你的眉頭都可以夾死一隻蚊子了。」

「我不喜歡它。」氣泡水的口感讓駱以安有些惱火,掐扁了空罐。

「可是你喝完它了呀。」看著駱以安這種小孩子的個性,黃雅鈞覺得好笑。

「對了,妳會開車嗎?」駱以安把空瓶精準地丟向角落的垃圾桶。

「會呀,怎麼了?」黃雅鈞把剩下不多的奶茶也喝完了。

「方便載我去個地方嗎?」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逆星雙子02期盼的未來》裡,05月28日正式上市!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