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家的消息

FW095-妖怪過敏症04-單  

書名:妖怪過敏症04
作者:葛貓
繪者:Izumi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4/06/11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8562

 

「人間,鹿鳴鎮,將會有場避不過的大災。」

拜訪狐大君時,我得到這句可怕的預言!

我仍在猜測是什麼災難時,鹿鳴高中的夏季園遊會也來臨了──

哪泥,慣例的大會表演要跳雙人舞,還得和壽麻組成跳舞搭檔?!

 

彷彿呼應狐大君的預言,園遊會上麻煩接踵而來──

沈霽呼吸急促地發問:「……妳願意、跟我,跳舞嗎?」

壽麻則奸詐地下了命令:「妳得跟我跳第二支舞。」

媽呀!這什麼二選一的窘境?可以選擇已讀不回嗎?

尤其看著神情異常的壽麻越靠越近,有過敏症的我快被雞皮疙瘩淹沒了……

 

P.S.相愛相殺的離姬爸媽番外篇──感人的最終回登場!


 

33抽 禁止隨地放電

 

「回來吧,也帶上妳妹妹。人間,鹿鳴鎮,將會有場避不過的大災,只要待在那兒,無人可倖免於難。」狐大君撐起身子,在軟榻上坐正。

狐大君朱唇輕啟,一雙水靈的桃花大眼直盯著我瞧,眨呀眨的,看得我都傻笑了起來。

阿嬤妳這樣對外孫女放電真的好嗎?

「什麼?」我茫然的問道,「什麼大災?」

「吾言止於此,不便再多說。吾不能任狐族血脈流落在外,顛沛流離,回來吧,離姬。」

「我……」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能禮貌的表達我一點都不想回來這裡定居,所以下意識的抓緊掛在胸口的香囊,抒發我的焦慮。

香囊是鶴求給我的,因為沈霽不在我身邊,只好用塞滿藥材的香囊暫時抑制我對妖氣的過敏反應,效力大概可以維持兩個小時左右。

鶴求大概是察覺到我的窘迫,於是出聲道:「大君,這孩子有頑疾在身,遷回青丘恐怕對她的身子不甚好。此事還須從長計議,萬不可急於一時。」

「嗯,對,我的過敏有點嚴重,沒有做好配套措施就回來會很慘,所以這件事再說吧再說吧。」我連忙出聲附和鶴求。

「唉,也是,妳身子不好,此事的確該從長計議。」狐大君輕嘆了一口氣,「吾聽聞了那金翅一族的少年,本欲認祖歸宗,最後卻鬧得不歡而散一事,心想絕不能讓鏡水的兒受此遭遇,便有些操之過急了。」

「大君知道沈霽回金翅鳥一族,和他父親見面的事,那大君不知道有沒有聽過金翅鳥一族遭受詛咒這個傳言?」出於好奇,我忍不住開口問道。反正我的好奇心已經殺死很多隻貓了,再多殺幾隻也不要緊,再說這個問題看起來毫無殺傷力,應該不會發生什麼不可挽回的慘事……吧?

「吾還知道妳陪同那孩子一同去到金翅鳥一族的巢穴……怎麼,是他託妳來問的嗎?」狐大君眼波流轉,掩嘴笑問。

她一直露出這種嬌俏少女的表情,害我只能一直叫她狐大君,無法狠下心叫她阿嬤啊!

「不是,純粹是我聽到了這個傳言,自己覺得好奇而已。」我擺擺手,連忙否認。

「真可惜,吾還以為吾的外孫女婿有譜了呢。」狐大君露出了惋惜的神情。

剎那間,我似乎在托腮嘆氣的狐大君身上看到了我媽的影子……狐族是不是只關心小孩想跟誰談戀愛啊?成天只顧著風花雪月真的沒問題嗎?

「呵呵呵大君您多心了。」我尷尬的笑著否認。

「吾已許久未去人界,不知現下人間是否仍逐名重利,把功名與錢財看得比什麼都重要。但在狐族,開枝散葉才是第一要緊事,妳可別學妳娘,拖了兩千年才孵出妳與妳妹妹兩個蛋來。」狐大君蹙眉叨念著。

「好,我一定不學我媽那樣。」我滿口答應,因為要像我媽活到兩千歲根本不可能,「那狐大君,您聽過有關金翅鳥一族遭受到詛咒的傳言嗎?」眼見狐大君可能會像時下的長輩一樣叨念怎麼還不快點結婚生小孩云云,我趕緊出言導回正題。

「金翅鳥……」狐大君托腮沉思,「吾知道金翅鳥一族世居一處荒涼的谷地中,脾性古怪,高傲不群,與外族一向不睦。近來人丁不興,頗有逐漸凋敝之勢,至於詛咒一說……吾曾聽聞金翅鳥一向以其金紅相間的華麗羽色為傲,但畢生只能於出生及死亡的片刻以原形示人,其餘時間皆維持人形。」

「為什麼?」我不解的問。

「金翅鳥一族的先祖,原居於海外之南,名喚迦樓羅。迦樓羅曾與毒龍大戰,並以毒龍為食,兩族間結怨甚深。故吾猜想,此事或與毒龍有關。」

「喔,原來如此。」狐大君大概是說,金翅鳥一族背負詛咒的原因,就是祖先跟人家結仇,於是禍延子孫,「但為什麼保持人形對他們來說是種詛咒呢?」

這一點讓我相當疑惑,一直保持人形算是詛咒嗎?這個詛咒感覺上有點嚴重,又好像沒那麼嚴重。維持人形又不是什麼壞事,是因為維持人形的話就不能飛的關係嗎?否則我覺得身為一個人類,有手指可以做很多事情超方便的耶!

「有些部族認為化為人形是件極不光彩的事,不是所有部族都如同青丘狐族一般,願意與人類親近,平時為圖做事方便,也都保持人形。」

「為什麼保持人形對他們來說很丟臉?」

「人類在此畢竟是異數。人類不也說:『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嗎?同樣的,這裡有些部族也不認為人類是什麼好東西。」一旁的鶴求,此時出聲解釋。

狐大君點點頭,道:「青丘狐族之內,亦有些長老對人類極為不屑,鏡水當年還因此差點兒無法轉生為人。」

「大君此言差矣。當年鏡水欲轉生一事,何只遭族內長老反對?青丘狐族傾盡全族之力,都要絆住鏡水,不讓她去人間。幸虧有狐大君您一句話,才保住兩個娃兒。」鶴求看著我悠悠的說道。

「鏡水想留住孩子,吾當然得順她的意,否則她性子那樣拗,肯定和吾嘔一輩子的氣。」狐大君笑著朝我招手,「過來吧,來吾這兒坐著。」

我乖乖的蹭了過去,跟狐大君擠在同一張貴妃椅上。

「這眼這眉,跟鏡水還真像。但就少了鏡水那股子鬼靈精怪。」狐大君伸出手,順了順我的頭髮,「妳們的爹,與鏡水處得可好?」

「他們兩個天天黏在一起。」我據實以答。從小到大,除了偶而爸爸或媽媽其中一方出差之外,我沒看過他們兩個分開超過二十四小時。

「雖說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可相守白頭也是極好的。」狐大君笑著說,「鏡水在人間可有吃好睡好?胖了抑或是瘦了?」

「我不知道媽媽到人間之後是變胖還是變瘦,但她最近常嚷嚷著基礎代謝率變差了,要運動減肥。」

「那鏡水……」

狐大君整整問了我兩個小時媽媽的近況,讓我很想建議鶴求要不要想辦法牽條網路線還是架個基地臺,好讓她們兩個可以天天視訊。反正鶴求都有辦法在「那一邊」玩Wii了,讓「那一邊」跟網路世界接軌大概也不是難事吧。再說鶴求可以活那麼久,花個幾百年還怕學不會架基地臺嗎?不過基地臺架好之後,我媽跟我是否還活著倒是個問題……

最後,還是鶴求提醒兩個小時的時間已經過了,再待下去我可能會因為香囊失效而過敏發作,最後導致流鼻涕至死,狐大君才戀戀不捨的放我走,並且囑咐我一定要找時間再到青丘見她。

我一口答應,而且承諾下次會帶幾張媽媽的近照給她。

 

從「那一邊」回來之後,又過了幾天,到了我跟沈霽、醫師三人定期會面的時間。

「離姬,聽說妳回到青丘去,和狐大君見面了?」做完例行的身體狀況詢問跟近況報告之後,醫師開始和我們兩個閒聊。

「對啊,上禮拜六的事情。」我一邊回答一邊偷偷觀察沈霽的表情,他還是一貫的死人臉,沒有任何異狀。

「妳和狐大君聊得還愉快嗎?我聽鶴求老師說,狐大君挺好相處的。」醫師開了保健室的小儲物櫃,拿出了相當健康的五穀雜糧沙其瑪,丟給我跟沈霽一人一個。

醫師似乎有餵食身邊的人的習慣,因為她非常喜歡塞東西給我跟沈霽吃。在保健室打工的蘇士齡更不用說了,每次我看到他的時候,他總是一邊處理雜務,嘴裡一邊嚼個不停,桌上放著吃到一半的小點心,日子過得相當滋潤,讓我深深覺得在保健室打工真是個肥缺。

「說老實話,雖然是自己的阿嬤,但是我跟她對話的時候,還是會有一股揮之不去的尷尬感耶。」我搔搔頭,對醫師坦承。

雖然覺得有點大逆不道,但是我必須坦承,我跟狐大君相處時,不自在的感覺遠大於所謂的孺慕之情。

「雖然有血緣關係,但妳們從沒相處過,又在不同的世界成長,生活經驗什麼的都沒有交集,難免會比較生疏。」醫師擺擺手,表示這是意料之中的情況,「那她都跟妳聊些什麼?」

「聊我媽。噢,還有,她好像很希望我快去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

大約兩個小時的談話裡,除去那一段金翅鳥一族八卦的時間,狐大君大多都在問我媽媽的現況,然後三不五時穿插一句讓我考慮生子大事(很弔詭的,不是婚姻大事),或是讓我據說待在人間的舅舅,介紹幾個有優良基因的青年才俊給我。我花了很大一番功夫才讓她理解,在大學畢業之前就懷孕生子會被指指點點這件事。

「哈哈哈,的確很像是狐族的作風。」醫師聽了之後便笑出聲來。

「狐族的作風?」

「狐族相當重視繁衍,在『那一邊』是支繁浩而昌盛的部族。也因為這個緣故,狐族喜歡調情,專長是戀愛,所以人間也衍生出要桃花運旺盛,得去求狐仙的說法。」醫師順便幫我惡補了一點小知識。但坐在一旁的沈霽,不知道為什麼聽著聽著眉頭卻皺得越來越緊。

「喔,原來如此。」

「除了這些,狐大君還說了什麼嗎?」

「我想想……」醫師這麼一問,我突然想起在我們的談話剛開始時,狐大君對我說的一席話,「狐大君說,人間將會有大災難,她要我跟徐行包袱款款,一起過去『那一邊』避難。」

「大災難?什麼大災難?」醫師緊蹙著眉問道。

我聳了聳肩:「她說她不能再多說了,我跟狐大君沒有很熟,所以也不敢追問下去。醫師,妳覺得她說的大災難會是什麼事啊?地震?還是核戰嗎?」。

「我也不知道。但是,狐大君的預言準確性極高,若她真這麼說,恐怕……」

「我想……」默默在一旁聽了很久,無聲到我們都快忘了他的存在的沈霽,此時突然出聲打斷醫師的發言,「她指的會不會是太歲?」

「你是說,狐大君說的大災難,指的是太歲?」醫師偏著頭,支著下巴問道。

沈霽點點頭:「太歲還封在地下室裡,狐大君指的可能就是這個。」

「你這麼說倒也有可能,太歲一出,人間必定大亂。現在太歲還沒送到『那一邊』,塵埃尚未落定,確實隨時都有可能發生預料之外的事……但願事情真如你所說的那麼單純就好了。」醫師憂心忡忡的說道,但隨後話鋒一轉,「事情都還沒發生,光是擔心也不能解決什麼,只能自己小心為上了。」

「要怎麼小心哪?」我問。

「盡量結伴同行,隨身攜帶哨子方便求救……」醫師聳了聳肩,有點無奈的笑了笑,「這種事我也沒經驗,好像沒有辦法提出什麼專業的建議呢。」

我跟沈霽互看了一眼,面面相覷。

「不過,幸好鏡水大人、徐先生和壽麻都在鎮上,他們都能提供有力而直接的幫助。」醫師邊收拾桌面上的文件邊說道。

「醫師,妳說我爸媽可以幫上忙,這話我可以理解,但壽麻那傢伙脾氣那麼奇怪,發生了什麼事的話,他真的會心甘情願的幫忙嗎?」大概是因為差點死在壽麻手上,我對他這個人的第一印象奇差無比。

我的最高指導原則,就是有危險的東西要盡量遠離──雖然這個原則常常被我自己的好奇心打破就是了。

所以,我對於那種虐戀情深的言情小說裡,男主角即使對女主角施加身心靈暴力,女主角還是愛他愛得死去活來這種情節,一向百思不得其解──明知對方是可能傷害自己的危險分子,還是愛他愛得要死──這種情節超出我的生活經驗太多,我無法理解。

「鶴求老師說,雖然壽麻是有些喜怒無常,但大部分時間都只是在鬧彆扭罷了,哄哄他就好了。像是這次楊馨被太歲控制的事件,他不就幫了不少忙嗎?」

「只需要哄哄他就好了嗎?」壽麻有這麼好打發嗎?

「鶴求老師跟壽麻相識多年,相當了解壽麻的脾氣,他都這麼說了,應該錯不了。」

聽到醫師這麼說,我馬上想起鶴求老是喜歡調侃壽麻,而壽麻總是被激得臉紅脖子粗這件事。

「那是因為鶴求和壽麻認識太久,手上握有他的把柄,所以才能把壽麻吃得死死吧……」我小聲嘟囔著。

沈霽似乎聽到了我的碎碎念,微微的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啊?離姬妳說什麼?」但醫師沒聽清楚,疑惑的朝我問道。

「沒有啦,我只是在自言自語罷了。對了,醫師,如果沒事的話,我可能要先走了。」我看了看牆上的鐘,時間是五點半,天色還不算暗。

「當然好啊。離姬妳今天還有其他的行程啊?我記得以往妳都不急著走的。」

「對啊。五月底的園遊會兼社團聯展,我們社團已經決定要做靜態展,所以我等一下要去買做海報和展覽品的材料。」想到等一下要騎著腳踏車,把十幾張全開海報紙載回家,我就感到很頭痛。

「離姬妳有加入社團啊?怎麼從來沒聽妳說過?」醫師用一種發現新大陸的語氣說道。

「因為我們社團是幽靈社團。聽學姐說,這個社團當初只是為了收容不想參加社團活動,但也不想因為沒有加入社團而去勞動服務的學生而成立的,所以根本沒什麼社團活動,也不可能會有團練這種東西。」

鹿鳴高中有個奇怪的規定,就是每個學生都得選擇一個社團加入。如果在開學一個月之後,還是沒有加入任何社團的話,就會被強制編入「愛校社」。

所謂「愛校社」顧名思義,是愛著這個學校的社團,社團活動就是跟著工友先生做灑掃庭除、拔草換燈泡……這些雜事,來彰顯你對學校的愛情。所以就算是對參加社團活動毫無熱情的人,也寧願隨便選個活動少的社團加入,都好過在社團時間去進行勞動服務。

不過,「愛校社」還真的有社員,不知道那些人是真的那麼熱愛勞動服務,還是寧死不屈,就算去勞動服務也不想隨便加入一個社團?

「原來如此。我有聽過沒有參加社團活動,就得勞動服務這條校規。本來還以為已經廢除了,沒想到還存在啊。」

「學生會已經提了好幾次要廢除這條校規的提案,不過會內表決沒有通過。大概是怕這條校規一廢除,很多冷門的社團都要面臨廢社的窘境吧……啊,抱歉,醫師我不能再和妳聊下去了,我要趕去買東西了!」我又瞥了一眼牆上的時鐘,發現再不去買材料就會趕不上晚餐時間。媽媽說她今晚要做手卷,手卷軟掉超難吃啊!

「再見,路上小心喔!」

Bye bye!」和醫師道別後,我抄起書包匆匆的跑出保健室。

快到停車棚時,我聽到身後傳來一陣腳步聲。轉頭一看,原來是沈霽也來了。

「你也趕著回家嗎?」看著他慢慢走到我身旁,我隨口問了一句。

「去書局。」

「那麼剛好,你也要去書局啊?那要不要一起走?」

「嗯。」我猜他一次回答了我兩個問題。

我們兩個一起到了書局。等我把清單中一半以上的東西都放進購物籃裡,才發現沈霽站在我身旁晃啊晃的,一臉很無聊的樣子。

「你不買東西啊?」我劃掉清單上倒數第六項物品,終於忍不住開口問他。

他拿著手裡的原子筆,在我眼前晃了兩下。

「就這樣?那你快去結帳吧,不用等我了。」我朝他擺擺手,抬頭尋找泡棉膠放在哪裡。

沈霽輕嘆了一口氣,幾不可聞:「F排,左邊數過來第二個櫃子最上層。」

「啊?」

「泡棉膠。」

「你怎麼知道我要找泡棉膠?」我詫異的跑到F排,發現泡棉膠真的放在他說的地方,連忙踮起腳尖拿了兩捲下來,「你怎麼知道它放在那裡?」

「妳的清單上有寫。我看到的。」

「這樣你都能看到?」我不信邪的站到離他二十公尺遠的地方,拿起清單,指著其中一行淡色鉛筆字,問道,「那你看得到這上面寫什麼嗎?」

「方頭麥克筆,冒號,黑色乘二,紅色乘一,黃色乘一,綠色乘一。藍色乘一被打了叉。」

「好可怕喔你的視力。」我忍不住嘖嘖稱奇,「那這樣子呢?第三項是什麼?」我把清單翻面,讓他看著清單背面問道。

「我不會透視啊小姐。」沈霽無奈的笑了。

「好吧,我蠢了,那當我沒問。」我自知問了爛問題,合掌點頭當是道歉,然後繼續找清單上的海報材料。

「幫妳找吧,這樣比較快,妳不是在趕時間嗎?」沈霽走上前來,把清單拿了過去。

「謝謝你!你真是大好人!」我歡呼道。

沈霽淺淺的笑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總覺得他的笑容帶著一絲淡淡的無奈。

把清單上最後一項東西放進購物籃之後,我和他走向收銀檯。

當店員把有我半個人那麼高的全開壁報紙捲成筒狀遞給我時,沈霽自然而然的把它接了過去。我以為他要幫我提到腳踏車上,於是用眼神向他表達感激之意後,便快步走向我的腳踏車。

我將一袋壁報材料塞在腳踏車前方的籃子裡,另一袋掛在腳踏車把手上,書包則夾在腳踏車後座。

將所有東西安置完畢後,我向他開口道:「謝啦,壁報紙還我吧。」

但沈霽一手抱著紙捲一手牽著腳踏車,雞同鴨講的回我道:「再拿一袋給我。」

「啊?為什麼?幹嘛不還我?」我不解的看著他,「你要我的材料幹嘛?」

「妳已經沒手拿了,難不成要咬著?」見我毫無動作,他乾脆自己動手,把手把上的袋子放進他的置物籃裡。

「可是,你家跟我家在反方向耶。」

「我幫妳拿回妳家,我不趕時間。」

我本來想對他說,現在是晚餐時間,你還是趕快回去吃吧。這個念頭才剛在腦海中浮現,我便旋即想到,現在還有誰會在晚餐時間,等著他回去吃飯呢?

於是我輕輕的說了聲謝謝,接受了他的好意。

因為籃子裡的東西很重,騎上腳踏車會有些重心不穩,於是我們倆牽著腳踏車,並行走路回我家。

在行經一塊廢棄已久的荒地時,我突然感到渾身有股說不出的不適感,眼角餘光又瞥到有幾個黑影在視線邊緣晃動。我本以為是鎮上常出沒的那幾隻愛惡作劇的小妖怪,於是便停下腳步,打算好好罵罵他們。

沒想到四處張望了一下,空地附近除了我和沈霽之外,就再也沒有其他生物了。

「怎麼?」沈霽也停了下來,不解的問。

「……沒有。」我搖搖頭,邁開腳步繼續走。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妖怪過敏症04》裡,06月11日正式上市!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mico
  • 等這本書也等太久了吧~~~
    終於出了好開心
  • 等到
  • 終於有了感動捏
  • 堤布
  • 等了這麼久終於有了,但是沒有插畫啊 !!,超想看徐行長啥樣的說
  • 思思
  • 第五集什麼時候出?還是已經坑掉了?等很久了!
  • 您好,《妖敏5》出版時間尚待確定,也有不斷提醒老師不要辜負讀者的期待,謝謝您對本作的支持,如有最新消息,我們會盡快發布的。

    三日月 於 2015/07/27 09:33 回覆

  • 玥
  • 第五集快點出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等很久了!!!!
  • 書
  • 唉,既然是商業誌作者就有讓它完結的義務,人家買了書傻傻的等不到結局
  • 無語
  • 第五集到底甚麼時候出==
    到現在都過了一年半了連影子都沒有==
    所以現在是坑掉囉??
  • 星
  • 妖怪過敏症第五集什麼時候出
  • 您好,《妖敏5》出版時間尚待確定,也有不斷提醒老師不要辜負讀者的期待,如有最新消息,三日月會盡快發布。

    三日月 於 2015/12/15 10:09 回覆

  • 某某人
  • 請問妖怪過敏症5有沒有要出的打算?如果是棄文請跟我們說,讓我們死心吧
  • Mabel Au
  • 感謝三日月有在提醒老師,敦促老師的進度,我會期待妖敏5在今年之內出版的XD
  • Mabel Au
  • 順便求拜託老師看看他blog的留言吧XD拜託了三日月
  • 敘
  • 已經兩年了OAQ
    請問作者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此生還有機會看到第5集嗎?
  • 思思
  • 還岀不出了?
  • 小冰
  • 請問第5集還有要出嗎??
  • c
  • 感覺出版社好像沒有打算繼續出……不然能讓責編做到這樣?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