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089-聖賢7-單  
書名:聖賢神書
07繼承者們的遊戲
作者:玥映璃
繪者:希月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4/06/25 1 1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
ISBN書碼:9789863610106

 

只有站在最高的位置,才能保護到身邊的人。

只是,這個位置只能容納一個人。

 

在醫院醒來,失蹤,又再一次於醫院醒來,

糟糕的是,這次陳小剛完全想不起來究竟自己去了哪裡、是誰綁架了他。

他本以為「失憶」這種土得掉渣的情節只有小說中才會發生,

竟然活生生在他身上上演!

難道是加柏爾害得他壓力過大,得了阿茲海默症!?

嗯,陳小剛覺得這個可能性非常之大!

因為對方一而再、再而三處處「欺騙」他!

先是隱瞞他回人界後的後遺症,接著又忘了告訴他「表現賽」中要演出的項目。

騎乘飛馬?水中對戰?是要他報名海軍陸戰隊嗎?

 

而為了尋找失蹤的陳小剛,當時加柏爾大肆張揚放出了消息,

官方報社《玄武時報》派專人上門採訪,

在報紙的穿鑿附會之下,繼承人之一的尤拉成了綁架且迷昏陳小剛的兇手!

搞什麼飛機?他和加柏爾的冷戰都還沒有解除,又製造了另外一個對手?

 


 

第一章 催眠與失蹤

 

  出現在眼前是骨骼分明的手,那隻手悄悄地推開了沒有緊閉的門,小縫透出一點柔和的光線,房裡人的說話聲音非常清晰地傳到耳邊。

  「我兒子快不行了,這次不管怎樣我也要回去!」從話裡的語氣能聽出說話的主人此刻心情非常憂慮焦急。

  另一把響起的聲音顯然與他的心情截然不同,漫不經心地說:「回人界你能做到什麼?你不只不能救他,你的出現更會讓他們不開心。難道你忘了你對女兒說過些什麼殘酷的話嗎?在出事之後,你有好好照顧過自己的兒女嗎?你有臉去見他們嗎?」那人輕笑了幾聲,殘忍地說:「你的家,如今只有這裡了。」

  說話的聲音停了,卻變成一聲又一聲的巨響,不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事,他心底裡漸漸浮現出陌生的恐懼感覺。

  他很想離開,雙腳卻動不了,不知道是害怕得走不動,還是害怕動了之後會被發現。

  巨響停止,說話聲再度響起,他知道那人又說了什麼殘酷的話,明明聽得很清楚,卻在下一秒完全忘記,更詭異可怕的是,自己仍然站在原地,但聲音卻越來越遠。

  喂……我還沒聽完……喂喂……讓我多聽一會啊……

  陳小剛攥著拳頭,緊閉眼睛,眉頭皺得幾乎連在一起,嘴巴一張一合,不知道在叨唸什麼。

  忽然間,他感到呼吸困難,鼻子彷彿被人捏住,他立刻伸手一握,終於抓住了捏他鼻子的罪魁禍首。

  他緩緩地張開眼睛,看到的是極好看卻讓人極心寒的臉,便馬上放開手,側頭避開對方的鬼爪,坐起來茫然地看著四周。

  「我X!怎麼又是醫院啊!」看清楚周圍的環境後,他不禁罵道。

  「我也想知為什麼你又進了醫院!」加柏爾環抱雙手說。

  「喂喂,上一次是被你害的!」陳小剛不滿地提醒他,別以為擺出置身事外的態度就真的與自己無關!

  「那這次?」

  陳小剛皺著眉沉思,怎麼也想不起自己為何會在醫院,最後的記憶就是尤拉與他的對話。

  「啊!」陳小剛抬起頭,氣憤地指著加柏爾,罵道:「你這個混蛋居然欺騙我!」

  「我騙你什麼?」對於莫名被指責,加柏爾他還是能夠擺出很淡定的表情看著陳小剛慢慢坐了下去。

  「你說我很快便可以回人界!」

  「你的確是可以回人界,我沒有騙你。」

  「但我回人界後便會失去在這裡的所有記憶,是吧?」雖然是問句,但陳小剛心裡早已有肯定的答案。

  加柏爾眼神閃了閃,不答反問:「尤拉和你說了什麼?」

  「別管這些,你先告訴我是不是!」陳小剛不讓加柏爾轉移話題。

  加柏爾也沒有隱瞞,毫不心虛地老實說:「是啊!」

  「你……」怎麼可以完全不因為被揭穿謊言而感到慚愧?

  「我什麼?」加柏爾似乎真的不覺得自己有錯。

  陳小剛暫時放棄追究他說謊的事,咬牙切齒道:「那、那我在這裡賺到的錢豈不是不能帶回人界?」

  加柏爾不以為意,答道:「我自然有辦法把錢帶到人界給你。」

  「我都沒有記憶了,你怎麼將錢帶給我?沒記憶的我在無理由之下見到那麼多錢只會覺得害怕啊!」

  「那就編排一個機會讓你中樂透,你最喜歡的吧!」加柏爾說得很輕鬆。

  「我去!」陳小剛生氣道:「那是我辛苦賺來的錢,和中樂透完全是兩回事!」

  「還不一樣都是錢!」

  陳小剛想吐血,「不一樣!中樂透沒有我想要的成就感!到時候我以為這些錢只是幸運而來的,胡亂揮霍怎麼辦?」

  「那就是你的問題!沒有人叫你變成那種膚淺的暴發戶。」

  「我是人類!沒你們這些神族那麼高尚!再說那些錢真的是我辛苦工作賺來的,是血汗錢,不能當成獎金發給我!」

  「那你想怎樣?」加柏爾終於不耐煩地黑臉道。

  尼瑪竟然還有臉給我看臉色!

  「我要回人界,但不要失憶!」陳小剛不忿地指責道:「你們怎可以拿走我的記憶!太沒人權了!還有,失憶這種土得掉渣的情節只有小說才會發生,我們生於現實世界,應該要實際一點!」

  「一個愚蠢又無能的人類被帶到神族,這樣也像小說裡土得掉渣的情節嗎?」

  「這個……至少聽起來比較真實……」陳小剛說得很無力。

  「總之到時你回到人界之後便會豐衣足食,三餐無憂,別再糾結錢是怎樣帶回去。」

  陳小剛張了張嘴,打算不再與他爭辯,他那麼霸道,即使自己有理也會被他說得無理,繼續吵下去只會氣壞自己。

  「那我到底是怎樣被送來醫院的?難道尤拉又對我做了什麼?」陳小剛只記得和尤拉說話,之後發生什麼事完全沒有印象。

  「你是突然失去意識,但身上沒有損傷。」

  雖然身上沒有損傷,可陳小剛是在和尤拉一起時突然昏迷不醒,所以又引來了不少對他不利的傳言。

  莎洛護著尤拉上馬車時,尤拉忍不住轉身對在場的記者怒吼:「別再無中生有,是那個脆弱的人類突然暈倒,與我無關!」

  可能怨氣太強,加上控制不住嘴巴,尤拉又續說:「區區一個人類,用得著你們這麼緊張嗎?不惜為了他毀我聲譽?你們忘記我族以前有多討厭人類嗎?他是生是死也不值得受到玄武族的關注!」

  說罷,莎洛急忙把尤拉丟進馬車,不讓他再接受任何訪問。

  尤拉脾氣本來就很火爆,能忍到現在才爆發已經很難得,身為表哥的加柏爾很體諒他。

  但不代表其他人也懂得體諒。

  作為有機會成為未來帝王的人,竟然說出這種帶有種族歧視的話,還有意煽動分化眾人,即使不會被取消繼位人的資格,可其形象已經嚴重受損。

  脾氣如此暴躁還想學人玩陰的,縱然耐性是改善了一些,可終究還是忍耐不了多久便爆發出來,白費了之前的所有努力,也讓人覺得他為人虛假。

  加柏爾嘴角微揚,對他來說,要對付尤拉其實很容易,根本不用拖延到現在,可他不得不這麼做,他還要留著這個被稱為「加柏爾最強競爭對手」之人來掩人耳目。

  鋒芒太露,縱然再有實力也很容易會招人嫉妒,而今有尤拉為他分擔一大半,他才能如此輕鬆地獲得更多人認同。

  「奇怪,怎麼會一點印象也沒有呢?」陳小剛想了想昏迷前後的事,胸口忽然有些悶。

  「怎樣?胸口痛?」加柏爾見他忽然捂著胸口,奇怪道。

  「不是痛,但有點不舒服……」陳小剛抓了抓頭,回道:「可能是因為剛剛做了個噩夢,但又不記得夢見了什麼,就像記憶便秘了一樣,有點不舒服。」

  加柏爾厭惡地瞪著他,斥道:「你就不能找一個更好的詞嗎?」

  「這個最貼切啊!」

  「真髒!」

  ……就你最乾淨好不好!陳小剛努力忍著不翻白眼。

  「你今天就好好休息,我先回去。」加柏爾語畢便站起來預備回去。

  「咦?我又要住院嗎?」陳小剛不情願地問。

  「先在這裡休息一天,明天出院。」

  加柏爾轉身走到門口時,陳小剛忽然叫住了他,「加柏爾,如果我真的回人界……」

  「嗯?」加柏爾回頭。

  陳小剛想了想,又搖搖頭,「沒事了。」

 

  ***

 

  加柏爾離開病房後,便朝陳小剛的主治醫生辦公室走去。

  主治醫生看見了來人,立刻哭喪著臉,道:「你把我害得慘了。」

  加柏爾把門鎖上,悠然地坐下來說:「這項研究你沒興趣嗎?」

  「我沒想到會牽涉到政治啊……」主治醫生真想哭了。

  「他是我身邊的人,你想研究他自然會牽涉到政治。」加柏爾挑了挑眉,要不是對方是醫生,他真想問一句「你是笨蛋啊?」。

  「我以為即使檢查出他身體出現問題,你再換一個搭檔就行了,怎會想到他原來……」主治醫生頓了頓,按捺不住好奇心問道:「你因為知道這件事才會找他做搭檔吧?」

  「怎麼可能,帶他來這裡只是巧合。」加柏爾斜瞥著他,「再說,找人的條件是帝王提出來的,找到他的人是蘭諾,我完全沒有參與其事。」

  「難道是帝王故意讓你們帶他過來?那……要把他送到帝王那裡嗎?」主治醫生已把陳小剛當成燙手山芋。

  「如果帝王早已知道的話,絕對不會讓他做我的搭檔。」加柏爾對此十分肯定。

  主治醫生不明白加柏爾這句話的意思,可不打算多問,有些事還是不要知道為妙,尤其關於大人物的事情。

  「還有,我建議你不要將這件事告訴任何人,更別打算告知帝王。萬一是牽連到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你有可能會被滅口。」

  主治醫生頓覺寒風一吹,不禁打了個冷顫,顫聲道:「那現在要做些什麼?」他想想又懊惱地哀叫:「老實說,他的身分太敏感,就算我想研究他,也不敢繼續了。」

  「他現在的身體狀況如何?」

  「暫時沒有什麼大問題,這麼多年也平安無事,沒有任何排斥,往後應該能繼續正常生活。」主治醫生說到這裡,雙眼忽然閃亮起來,「有一點真的非常神奇,人類和我們構造不一樣,但他竟然沒有出現任何排斥,到底是用了什麼方法?是人類和我們的基因太接近嗎?」

  「你可以對這方面作更多的研究,不過千萬不要被人發現,否則會打草驚蛇,危害自身安全。」加柏爾提醒道。

  主治醫生聞言,雙眼又黯淡下來,「不了,我雖然想在醫學界闖出成就,但涉及政治的話便算了,我不想生命受到威脅。」

  加柏爾不強逼他,點頭道:「那你一輩子就在這裡安安分分做個好醫生。」

  主治醫生苦著臉說:「我真不該因為好奇而去為陳小剛作詳細檢查!」

  「把他的檢查報告毀掉,然後偽造一份正常的檢查報告就行。不用擔心,所有證據消失了,你自然會安全。」加柏爾說完便站起來,轉身離開。

  主治醫生何嘗不想這麼做!儘管不想牽涉到政治,但他還是不捨得就這樣放棄對陳小剛的研究。

  如果他一開始不去理會陳小剛,現在就不用那麼煩惱了!幹嘛要對人類有興趣?真是自討苦吃!

  但是,神族與人類的身體構造明明不一樣,為什麼陳小剛卻能健健康康的生存到現在?

  一旦對事情產生濃烈的興趣,即使知道會惹上麻煩甚至對生命構成威脅,還是會輸給好奇心。

  他拉開抽屜,看著早已偽造的那份驗身報告,心裡掙扎要不要繼續下去。

 

  ***

 

  陳小剛第二天看報紙時,看到的幾乎都是關於尤拉的報導。除了將他那番種族歧視的話無限放大,還仔細分析他的性格和一直以來的態度,最終結果無一不是說他虛偽。

  人不可以犯錯,名人更不能犯錯。

  尤拉在十六歲之前從來沒掩飾過自己真實的一面,高傲囂張,脾氣火爆,除了樣貌之外,再無其他優點。

  十六歲之後,卻開始有所改變,沒有再胡亂發脾氣,對人也變得親切友善,整個如脫胎換骨般,讓人慢慢忘記他過去的本性。

  可如今他的一番言論,不禁讓人嚴重懷疑他這幾年的表現是否假裝出來。

  「玄武族以前很討厭人類?」陳小剛將重點落到這句上。他知道玄武族有點瞧不起人類,但不至於討厭吧?

  尤拉此言將整個族人扯下水實在是不當,會這麼被抨擊很正常。

  陳小剛是這麼想,但他並不知道以前的玄武族的確很討厭人類,不只玄武族,幾乎所有神族都對人類很不滿。

  人類卑劣奸巧,卻一再得到神的寬恕,即使他們很多人都不相信神的存在,可神仍給予他們機會,與之相比,四神族的待遇便差得遠了。

  人類脆弱不應該是寬恕他們的理由,然而卻的確是最大的原因,四神族再不滿也不能做出什麼行動,於是不滿漸漸演變成討厭,甚至不待見人類。

  可其實四神族並不是真的一心向主,對他們來說真正的主並不在天上,而是代表族人的神獸。

  他們的神敬重主,他們也敬重主,就這樣而已。

  至於為何到了今天,玄武族開始接受人類?

  那都是因為瑞林先生的關係。

  玄武族雖是神族,可不懂與時俱進,相比起人界有很多不方便之處,於是瑞林先生便提議從人界引進科技。一開始眾人反對,認為人界的東西都有害,不能引進神族,後來經過瑞林先生的一番勸說,眾人漸漸有所動搖,於是他們嚴格篩選了一些不會損害到身體的東西引進來,如有需要便改良一下。

  人類的發明都會申請專利,但只限在人界,並不影響玄武族,所以他們複製和抄襲也不會被人控告,絕對是撿了個大便宜。

  生活方便了,大家對人類沒那麼反感,還覺得他們挺聰明。

  感覺往往憑藉一些事物而改變,萬物皆是,無一例外。

  「有些意外,你先別出院。」加柏爾說。

  「有什麼意外?」陳小剛問。

  「電影出了問題,皇室那邊禁止所有拍攝工作,並下令電影公司不准再為這電影進行任何拍攝。你現在出院只會被記者騷擾,暫時留在這裡當作休息。」

  「為什麼?」陳小剛愕然。

  「那邊說劇本侵犯到皇室的隱私,也破壞了帝王和瑞林先生的聲譽,所以不准再拍攝。」

  「不是說已經得到他們的批准嗎?」

  「他們要反口也沒辦法。」

  「那我怎麼辦?我是為了這電影才做演員啊!」陳小剛彷彿看到很多金幣在一瞬間變成灰燼。

  「別做就行,你本來就不是演員,是我的搭檔。」加柏爾不怎麼在意道。

  心在淌血的陳小剛張了張嘴巴,又慢慢地合上。

  心裡的血流得更澎湃。

  加柏爾知道他在意錢的事,便說:「電影公司那邊會有賠償金給我們,你放心。」

  「這樣不太好吧,上次已經要了賠償,我已經不好意思再要了。」

  「合約上寫明如拍攝中途終止合作是對方的問題便要作出賠償,既然現在是電影公司終止拍攝,那賠償給我們也是應該的。」

  「……你不會早就料到會變成這樣吧?」

  「你把我看得太高了。」

 

  這個時候就不要謙虛了!陳小剛心裡吐槽。

  「不過這次的賠償金不算是血汗錢,想必你也不願意收下,我代你要吧!」加柏爾說。

  「不,我是說我要!誰也不准拿走我的錢!」陳小剛激動道。

  加柏爾嗤笑一聲,「果然很有成就感。」

  「……」

  外面天色灰暗,似有下雨的跡象。陳小剛才剛這麼想,不到一刻便下起雨來。

  「我要留在這裡多久?」陳小剛不太喜歡醫院,事實上沒什麼人會喜歡醫院。

  「你現在露面只會被包圍,被記者追問得喘不過氣來,等到電影公司那邊把事情安頓好,和大眾交待一切之後,到時候你再出院就不會有太多的困擾。」

  「怎麼聽起來像是你一早計劃好似的?」陳小剛似是無意地說。

  「沒辦法,我腦筋轉得快。」

  「……」這人的自戀程度又上升了!

  陳小剛知道加柏爾一直有嚴重自戀傾向,雖已習慣了,可還是會忍不住吐槽他。

  當然只能在心裡吐槽。

  同樣都是人前人後兩個樣子,同樣都是火爆的人,可加柏爾混得很成功,尤拉卻倒楣多了。

  成功與否,苦幹其次,運氣第一,尤拉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聖賢神書07繼承者們的遊戲》裡,0625日正式上市!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