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家的消息

FW092-戀愛副本魔法插班生7.5課-單  

書名:戀愛副本魔法插班生7.5課
作者:草子信
繪者:夜風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4/07/30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0342

戀愛副本魔法插班生 番外篇

天才藥草師‧紀以璘 X 超腹黑保鑣‧利奧

 

為了尋找傳說中的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

紀以璘來到了殷亞特拉王國,卻沒想到自己竟成了通緝犯。

逃亡之際,她被一個名為利奧的男生所救,

對方自稱是希瓦那學院的學生,接下了她的保鑣任務;

而「聽說」她也成了希瓦那學院的學生,要與他一起進行什麼「B計畫」。(?)

「那個,事情是不是太過跳躍了? 」

「所以我們當朋友吧。」

「……」

「如果不願,那麼我們就不要當朋友了。」

──請跟我當戀人吧。

 

最令人心跳加速的戀夏冒險閃亮登場!


 

楔子

 

  「喔喔喔!這這、這個是──」

  我開心不已地看著眼前發光的藥草,目不轉睛地盯著它看。這不就是我找了好多年的傳說中藥草──阿里拉不多巴巴嗎!

  從小時候在童話書裡見到它開始,我就一直相信這個藥草是真正存在的,所以我長大後開始專研藥草學,想要找到這個傳說中的藥草,這次終於讓我找到了。

  小心翼翼地將這株散發出光亮的藥草拔起放入收藏器中,我揚起嘴角。我知道我現在的笑臉一定很好笑,但是就是忍不住。

  因為我終於實現了我的夢……

  才剛這麼想,身後的岩壁傳來了巨大的爆炸聲響,嚇得我手忙腳亂地將收藏器緊緊抱在懷中。聲響過後,我瞪大雙眼轉過身看去,碎裂的岩壁冒出的陣陣煙霧。頓時,我整個人石化在原地,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不多時,那陣煙霧中慢慢出現了許多黑色身影。我的呼吸瞬間停止,趕快抓起地上的包包,躲到旁邊的裂縫裡。

  用身上的斗篷遮住發光的藥草後,我聽見整齊劃一的腳步聲以及冰冷、低沉的嗓音慢慢進入洞窟。瞬間,我覺得難以呼吸,下意識的全身顫抖不止。

  「快找,一定要把人帶回去。」

  「是!」

  這個熟悉的聲音讓我慘白了臉。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我緊閉雙眼,緊緊抱住懷中的收藏器。

  「怎、怎麼辦……」

  要是被帶回去就糟糕了;而且我懷中的藥草如果被其他人知道的話,恐怕會引起不必要的爭端。我只是單純地想研究它而已,不希望因為它的關係讓事情變得越來越複雜,所以才會一個人悄悄來到這裡。

  這個地點是有人匿名告訴我的,起先我也不太相信這種像是玩笑一樣的線索,畢竟為了找到這個藥草,我已經被騙了無數次,因此就算再加上這一次也沒什麼差別,所以我才會抱持著試試看的心態,來到這裡。

  可是這一次,卻真的讓我發現了我一直在尋找的藥草──

  聽見士兵們的腳步聲離我越來越近,我的心跳也越來越快,都快要從喉嚨裡跳出來了。

  看見士兵往這邊走過來的影子後,我害怕得縮起身體,好希望自己能夠直接穿牆離開這裡。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我背後的牆壁裡突然伸出一雙手臂,摀住了我的嘴巴,將我整個人拉入牆壁中。

  我張大雙眼,視線變得越來越暗,最後穿過了牆壁,到了外面。這不是作夢,也不是妄想,我真的穿過牆壁離開了洞窟!

  身體離開洞窟後,我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接著我聽見耳邊傳來了一個溫柔又好聽的聲音,像是在安撫我焦躁的情緒一樣,對我說道:「別擔心,我不會傷害妳的。」

  這個聲音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腦海中,就在我轉頭想看清楚這個人是誰的時候,眼前變得一片空白,腦袋昏昏沉沉地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最後只聽見那個好聽的聲音對我說:「請妳安心地將自己交給我吧。」

  我不懂這句話的意思,但不知道為什麼,這句話彷彿有魔力一樣,讓我失去了反抗能力,就這樣沉沉睡去。

 

 

  校規第一條            絕對不能違抗校長

 

  爸爸曾經對我說過,這世界上有一種能夠醫治任何病痛的萬能藥草,他所做的努力,全部都是為了找到這個傳說中的藥草。

  關於這個藥草的傳說,爸爸總是當成床邊故事,不厭其煩地說給我聽。這在傳說中被染上神秘色彩的藥草,讓爸爸的臉上充滿了希望。看見這樣的爸爸,我也期待不已,期待著爸爸找到它的那一天。

  長大後,我也以找尋這個神秘藥草為目的,當然其中碰過很多次壁,也被很多假消息欺騙過,但我還是不想放過零點零零一的可能性,所以不管消息來源是真是假,我都想親眼去確認。

  於是我踏上船隻,來到這個位在西方大陸的國度──殷亞特拉。

  突然間,我張大雙眼從床上坐起來,恐懼地直視前方,直到我意識到自己躺在一張柔軟的大床上面後,狂跳不已的心臟才平靜下來。

  我慢慢地閉上雙眼,用手扶著額頭,低聲哀鳴。

  「唔嗯……頭好痛……好想吐……」

  我摀著嘴,飛快地翻身從床上下來,衝進廁所裡乾嘔。

  確定再也吐不出東西來之後,我用手背擦擦嘴角,抬起頭看著鏡中憔悴的自己。

  此時,在洞窟裡被士兵追趕以及找到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的事情回溯我的腦海中。我飛快地衝出廁所,著急地在房間裡四處尋找收藏器,直到看見它安然無恙地放置在靠近窗戶的桌子上面後,我才鬆了一口氣。

  我趕緊走過去,將裝著阿里拉不多巴巴藥材的收藏器小心翼翼地放入腰上的小袋子裡。

  「好險沒被拿走。」我拍拍胸膛,感慨萬千地說著。接著,我握緊了拳頭,有些不安地環視這間陌生的房間。「話說回來,這裡是哪裡啊……」

  我記得,好像有什麼人穿過牆壁,把我從洞窟裡帶出來,但那個人究竟是誰?

  雖然我是從東方大陸來的人,可是並不表示我不了解西方大陸的事情,好歹從小時候開始,我就時常被爸爸帶著來回這兩個地方,至少西方大陸的規定,我還是知道一些的。

  不過,沒想到被殷亞特拉的士兵發現後,會變成被他們追趕的窘境。

  我的爸爸是個天才藥草學家,尤其擅於治療藥草學,聽說只要有我爸爸在,戰場上就不會有任何人失去性命──當然,我很清楚這都只是抬舉我爸爸的傳說,但對於爸爸的實力,我還是很有自信的。

  因為這個原因,爸爸才會選擇隱居,不被任何人知道,連我這個做女兒的都不曉得他到底躲在哪裡。

  我知道許多國家都還在追尋爸爸的下落,所以當殷亞特拉的人發現我的時候,才會派士兵追捕我。唉!真不知道是倒楣還是幸運,雖然因為這樣成功找到了消息所在的洞窟,但相對的,我也正式成為了殷亞特拉的頭號追捕對象。

  「明明要找的人是我爸,幹嘛都把目標對準我啊。」我忍不住噘起嘴,兩手環抱在胸前,小聲抱怨著。

  要說最倒楣的事情,就是剛下船就遇見殷亞特拉的宰相這件事吧!沒想到那個宰相居然一眼就認出我,明明我之前與他見面的時候,還只是個小鬼,認人的能力有必要這麼好嗎?

  抱怨歸抱怨,總之,我得在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的事情被發現之前,趕緊回家才行,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的存在要是被其他人知道的話,恐怕會引起一場戰爭。

  下定決心後,我打開窗戶,低頭確認高度。還好沒有很高,照這距離來看,應該只有兩、三層樓的高度,更慶幸的是,底下鋪的是草皮,不是僵硬的石頭。

  但我才剛把腳跨上窗戶而已,房門便被人從外面推開來。

  我回頭看,站在門口的是個棕髮男孩。我眨了眨眼,嘴角揚起苦笑,不給他時間反應,就這樣跳出了窗口。

  此時,我感覺被人從後面抱住。

  墜落到地面的時候,我整個人被那個出現不到一秒鐘的男孩以公主抱的姿勢抱著。

  我張大雙眼驚訝地盯著他看,而他卻笑容滿面地看著我,視線自始至終都沒有從我的臉上移開過。

  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我只能縮起身體,全身僵硬地任由他抱著自己。直到被小心翼翼地放下,我仍然僵硬得像是一座石像。

  「才一下子沒有注意妳,怎麼就跳樓了?」他用著非常好聽的聲音對我說道,伸手搔了搔我的頭。

  聽見這個聲音,我馬上聯想到那個將我從洞窟裡帶出來的人。我驚訝地解除石化狀態,指著他大聲說道:「是、是你?」

  他眨了眨眼,溫柔地笑著問:「我?我怎麼了嗎?」

  「那那那、那個把我從洞窟裡救出來,還把我迷昏的人!」

  「妳這麼說會讓其他人誤會的,紀以璘小姐。」

  「誤會什麼?我說的是事實……等、等一下,你剛剛叫我什麼?」

  一時間沒有馬上意識到他直接稱呼我的名字,過了一段時間後才慢半拍地回過神。我往後退了好幾步,直到背貼到牆壁上後才停下來,臉色蒼白地看著他的笑臉。

  他看著我慌張的表情,笑咪咪地對我說:「妳是從東方大陸那邊過來的藥草師,紀以璘小姐沒錯吧?」

  「請妳別害怕,我是接下妳的保鑣任務的希瓦那學生,我叫做利奧,請多指教。」他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張我的照片,向我解釋。

  「等等等、等一下!希瓦那的學生?我、我聽過希瓦那學院的事情,可是我沒有向你們委託任務啊!」

  希瓦那學院是專門接洽各種委託的學院,裡面的學生都是頂尖人才,最主要的任務是對付魔族造成的各種紛爭以及危險,不過,偶而也會接下這種保護任務,但前提是要先接到委託才對。

  出發來殷亞特拉的事情除了我之外,沒有其他人知道。而且我早就打算等把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拿到手之後,迅速離開這裡,所以根本沒有要僱傭保鑣的意思,除、除非……

  我僵硬地嚥下口水,稍稍冷靜下來之後,問道:「是、是誰委託你來保護我的?」

  知道我來殷亞特拉的除了我之外,就只有那個提供我這個消息的匿名人士,所以,很有可能是那個匿名人士委託希瓦那學院的學生來保護我,這麼一來,只要問出委託人是誰,我就可以知道那個匿名人士是誰了。

  畢竟,希瓦那學院向來不接受匿名人士的委託,既然他們接下了任務,就絕對是他們調查過、確認過身分的人。

  我緊張地看著站在我面前的利奧;他慢慢地張開口──

  「委託者是妳的父親,紀以璘小姐。」

  「我、我爸?」我驚訝得張大嘴巴,久久無法闔起。

  不過當我冷靜下來思考後,對他的回答就不再感到意外。

  之前已經碰壁這麼多次了,這次卻意外得順利,真的發現了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能夠給出情報度百分之百的人,我想也只有我那離家出走、不知道躲在哪裡的爸爸了。

  爸爸他該不會是想叫我跑腿來取藥草,又不想被我碎碎唸,所以才寄這種匿名信給我吧!

  一想到這,我就忍不住握緊拳頭,顫抖著嘴角,咬牙切齒地低語道:「好啊,臭老爸……委託希瓦那來保護我,意思就是說,那個臭老爸早就知道我會遇到危險了。居然還讓自己的寶貝女兒涉險跑到這麼危險的地方來。」

  我很理解爸爸他不想被其他國家利用躲起來的理由,但是,明明知道如果得到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的話,會引來殺機,還發出匿名信指引我前來。就算特地委託了希瓦那學院裡的人來保護我,我還是覺得滿肚子火。

  輕揉皺起的眉心,我滿腹的怒火全部化作嘆息聲,無奈地說:「唉!真是有夠倒楣的。」

  「妳看起來好像不是很困擾的樣子。」利奧看見我的表情後,似乎感到一絲驚訝,便對我說:「原本我以為妳會更慌張。」

  「慌張?你覺得突然間被人從牆壁裡抓出去,接著被迷昏帶到一間陌生的房間,清醒後又發現自己人在計畫之外的地方,甚至最後還被告知這一切都是我老爸的計畫,經歷這麼多事情後我的反應還是慌張嗎?」

  利奧眨眼看著我,說不出半句話來,我以為他是覺得我說得很有道理,但下一秒鐘他揚起嘴角,露出能夠閃瞎人的笑容,笑咪咪地看著,說:

  「妳的想法真有趣,紀小姐。」

  這傢伙到底是怎麼從剛才那段話裡得到這個結論的!

  剛才那些話怎麼聽都像是在酸他吧!為什麼他反而認為我的想法有趣啊?

  我扶著額,搖了搖頭,再次長嘆一口氣。

  「我原本以為紀小姐妳會因為妳父親私底下委託我這件事情,感到火大呢。」

  「看樣子你早就知道我爸爸他隱瞞我,私自委託你們的事情了吧。」

  看著利奧的笑臉,以及他對我的反應完全不感到意外的樣子,我猜想,爸爸他大概在委託時應該已經把整件事情解釋清楚了。

  我抬起頭看著利奧,問道:「我爸爸到底委託希瓦那學院什麼任務?麻煩你現在跟我說清楚、講明白。」

  「妳的保鑣任……」

  「我要問的不是那個。」我伸出一隻手指著他,另一隻手搭在腰上,有點生氣地蹙起眉頭質問道:「我爸絕對不可能只跟你們要求這麼簡單的任務內容而已。他不顧自己女兒的危險,寄匿名信給我,把我拐到這麼危險的地方來,還特意替我找好了保鑣,那麼,他就絕對絕對不可能只讓你們保護我這麼簡單而已。」

  我認真地看著利奧,不容許他拒絕回答我的問題,但是利奧卻突然「噗哧」一聲的笑了出來,害我頓時不知道該做何反應才好。

  「噗哧?」我提高分貝,顫抖著嘴角,怒道:「你噗哧什麼?我可是很認真地在問你問題耶!」

  「抱歉。」利奧老實地向我道歉,努力壓抑嘴角,對我說:「因為妳這個人真的好有趣,所以我忍不住……」

  「我哪裡有趣了?我是很普通、正常、一般地在問你問題耶!」

  「大概是因為認真的表情不適合妳吧。」

  「這這、這是什麼理由?難道我是適合搞笑的臉嗎?我又不是搞笑藝人!」

  「搞不好妳有這方面的潛力。」

  「不需要不需要!我不需要這方面的潛力!我好歹也是國家級的藥草師,別把我當成專門逗人笑的搞笑專家啊!」

  「嗯──或許妳可以試試看,這樣就是雙學位了。」

  「就算要拿雙學位,我也不想拿這種學位。」

  「這樣就浪費了呢。」

  利奧仍笑咪咪地看著我。

  我卻滿肚子的火,忍不住伸出手掐住他的臉頰,將他的臉皮往左右兩邊拉扯。

  「才不浪費!快點回答我的問題,別想把話題轉開──」

  「手、手下留情。」利奧眼角含著淚水,兩手抓住了我的手腕,硬是讓我鬆開了手。

  還以為他會趁這機會向我復仇,但利奧卻只是苦笑地看著我,一副拿我沒辦法的模樣,溫柔地對我說:「抱歉,我只是覺得妳很可愛,忍不住逗逗妳而已。當然,妳想知道的一切我都會老實告訴妳的,所以別生氣了,好嗎?」

  「你、你……」

  聽見他這麼說,反而讓我害羞得紅起臉來。我趕緊把手收回來,側過身去,怎麼樣也無法直視他的臉。

  我聽見自己的心臟聲狂跳不已,這與在洞窟裡快被士兵發現時的感覺不同;更讓我覺得古怪的是,我竟然不討厭這種感覺。

  只是,雞皮疙瘩都快掉滿地了而已。

  但就在我轉過身的瞬間,面前不遠處的樹叢裡,出現了一個眼神兇惡的女孩子。她手上拿著兩株小樹枝,露出半顆頭,像是躲在那裡偷窺,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可怕的視線似乎是落在我的身上。

  剛才只顧著注意利奧,根本沒有察覺她的存在。

  面對她兇惡的眼神,我忍不住抖了一下身體,僵硬地把頭轉回去看著利奧。

  「那、那個,我好像被人狠狠瞪著看啊……」

  利奧看見我僵硬的表情後,便走到我的身邊,替我擋住這道銳利的視線,回過頭對我說:「別擔心,那是我們學校的學生。」

  「既然是希瓦那的學生,為什麼要用那種眼神緊盯住我不放?」

  「她應該是在觀察妳是不是什麼危險人物吧。」

  「才不是!」遠遠躲在樹叢裡的女孩子,像是有順風耳,一聽見利奧說的話後,立刻從樹叢裡衝出來,筆直地朝我們兩個人前進,硬是卡在我和利奧之間,把我們分開。

  看著這名有著一頭美麗葡萄色秀髮、很有氣質的女孩子投射過來的刺人視線,我嚇得縮起肩膀,立正站好。

  她將兩手環抱在胸前,側頭對我冷哼一聲,不是很歡迎我的樣子。

  面對這種情況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苦笑著。

  「那、那個?」

  才剛提問,還來不及得到她的回答,這女孩子就收起了恐怖的視線,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用甜美、可愛的笑容回頭對利奧說:「利奧,校長要你去校長室找他,好像是任務有關的事情要跟你說。」

  「我知道了。」利奧點點頭表示了解。然後他繞過了女孩子,對我說:「我們走吧,紀小姐。」

  女孩聽見了我的名字,有點訝異地回頭看著我。她的神情嚇得我快速跳到利奧身旁,不過這一次她沒有將我從利奧身旁拉開。

  我仍有點好奇,回頭看著女孩。她臭著一張臉,明顯是不開心。我苦笑地對利奧問道:「那個女孩子好像很討厭我的樣子?」

  「妳誤會了,麗蓓卡不會平白無故地討厭一個人,妳和她好好聊過之後就會明白,她其實是個很善解人意的女孩子。」

  利奧一點都不覺得對方的表現有什麼問題,還推薦我去與這個叫做麗蓓卡的女孩子認識。但我完全不覺得麗蓓卡看著我的眼神是我「會錯意」。

  那很明顯地是在吃醋啊!似乎在不知不覺中,我成了那個女孩子眼中的「情敵」了。

  「真正不懂的人是你才對。」

  「嗯?妳說什麼?」

  利奧頭也不回地回問著。

  我不想戳破這件事,搖了搖頭表示沒事,將兩手收在身後,與他並肩走著。

 

  *

 

  我跟著利奧來到校長室。

  不愧是希瓦那學院的校長室,氣派感果然是一進來就能夠感受得到。

  我聽說殷亞特拉的國王非常重用希瓦那學院的校長,所以才會將整個希瓦那學院交給他負責管理;而且其他國家的國王也都對希瓦那學院的校長讚賞有加。就連我遠在東方大陸,都能夠聽說他的一兩件事蹟,可見他多有名氣了。

  而且,希瓦那學院裡有著三大學院派系,研究學院、武鬥學院,以及培養出不少新型魔法的魔法學院。當然其中我最感興趣地就是研究學院,聽說希瓦那學院的圖書館裡,存放著全世界的書籍,沒有一本書是那裡找不到的。

  而負責武鬥學院以及整個希瓦那學院校務的人,正是坐在我面前、笑嘻嘻地盯著我看的這個光頭老人。

  「紀以璘小姐,我們希瓦那已經恭候妳多時了。歡迎妳來到我們希瓦那學院,成為我們的夥伴。」

  看到眼前那人的那顆光頭以及那張欠揍的笑臉,我很想說服自己,這就是率領整個希瓦那學院的核心人物,也就是這裡的校長大人,但我真的沒有辦法欺騙自己。

  坦白說,我對這個頭頂光禿禿、沒有半根毛髮的校長,印象不是很好。尤其是他邊說邊笑瞇了眼的態度,讓我不由自主地聯想到,在岸邊等待著大魚自己跳進網子裡的貪婪漁夫。

  我轉頭看了一眼站在書櫃旁邊,並不打算表示任何意見的利奧後,垂下頭說道:「我不知道我爸爸與你說了什麼,總而言之,我是不會進希瓦那學院的。」

  「即使我們研究學院裡面有妳需要的東西,也不打算入學嗎?」

  校長笑得很自然,但是在我眼裡卻格外刺眼。

  原本我只是打算遠離那個叫做麗蓓卡的女生,所以跟著利奧一道走,卻沒想到利奧直接把我帶進校長室,還將我介紹給校長。

  這個光頭校長一看見我就眉開眼笑,開口就是要拐我入學,想也知道這絕對有問題啊!

  希瓦那學院的入學資格是很嚴格的,這裡所有的學生都是精心挑選出的各個菁英,而我不過是藥草師,雖然證照拿的是國家級沒錯,但我的生涯可是比無風帶的海平面還要平穩。

  以我這個年紀的國家級藥草師來說,好歹都已經研發出了三、四種新品藥草了。但是,我一心只想著要找到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其他事情根本沒什麼在管。

  不過,我沒想過要改變自己的目標去研究其他藥草,畢竟我成為國家級藥草師的目的,僅是因為在尋找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時,這個身分能夠讓我更加暢通無阻而已。

  像我這樣一個平凡無奇的藥草師,為什麼這顆光頭會想拉我入學啊?

  「你們的研究器材、圖書館裡的相關藏書,這些對我來說的確很有吸引力,但我並不想要待在希瓦那學院裡面替國家效力,我只做我想做的事情。」

  「妳的這個性我挺欣賞的,不過──」光頭校長豎起了食指,輕輕左右晃了晃之後,對我說:「現在整個殷亞特拉都在找妳,以妳東方大陸國家藥草師的身分,應該很難在殷亞特拉行動吧?如果是希瓦那的學生,那麼在殷亞特拉裡就不會受到任何的盤查囉。」

  「明顯到不行的拐騙行動啊,你這個心機重的光頭。」

  「妳這麼稱讚我,我會不好意思的。」

  這人是怎樣?難道希瓦那裡的人都有先天性的「會錯意」性格嗎?我這明顯不是在稱讚他啊!

  加上看他捧著臉頰,害羞扭動身體的樣子,我都差點以為他是人妖了。

  這顆光頭不顧我無奈的模樣,指著我對我說:「所以囉!在委託任務完成之前,就請妳乖乖地成為希瓦那的學生吧。」

  「什……等等等,等一下!倒帶、給我現在馬上立刻倒帶!委託任務裡面到底還提到了什麼?我爸爸他到底委託了你們什麼任務?」

  事情發展得太過迅速,我的思考完全無法跟上光頭校長的節奏,他很明顯跳過了「解釋」這個步驟,直接把結論告訴我了啊!問、題、是,我什麼事情都還沒搞懂!

  「妳父親委託的任務裡寫得很清楚喔。」光頭校長笑嘻嘻地將手裡的文件打開來,推到我的面前。「任務的內容是保護妳直到將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找到為止,在這之前妳必須隱藏身分,『暫時』以希瓦那學生的名義行動。」

  「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的話,我已經拿到手了,所以任務結束了吧。」

  「這個要由妳來決定,紀以璘小姐。」

  光頭校長將文件蓋起來之後,一本有著破破爛爛書皮的小記事本出現在我的眼前,我一見到它,二話不說立刻將它拿起來,緊握在手中。

  「為什麼你會有這個東西……」

  我緊張地質問光頭校長。

  但他卻仍然笑嘻嘻地看著我,十指交握放在桌上,對我說道:「請妳看完這裡面寫的內容後,再決定任務是否已經順利成功了吧。」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戀愛副本魔法插班生7.5課》裡,07月30日正式上市!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珊
  • 恋爱副本和六仙会出第二部吗??0.0
  • 訪客您好,若有出版計畫,會再隨時公佈噢。

    三日月 於 2015/01/08 09: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