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097-獸之邊緣04(完)-單  

書名:獸之邊緣04命運(完)
作者:燃聿
繪者:希月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4/07/30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0175

無論在哪一次輪迴裡,你必然是我不可逃避的命運。

三個月的輪迴詛咒不斷逼近,塞西婭隨時可能死於非命,

想要活下去,只剩逃離皇宮一途。

她拒絕弗葉王子的求婚,拒絕穗繼私奔的提議,

只因為心裡早已有著唯一的一個人──覲。

但塞西婭不知道艾西絲當年選擇與誰一起離開,

若是選錯了人,很可能反而害死彼此,

她究竟該順從自己的心,抑或順從這無情的命運……?


 

第一章  需要妳的力量

 

「我想要娶艾西絲為王妃。」

塞西婭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相信,弗葉王子對國王說的這句話是認真的。

他仍緊緊握著她的手,他在她唇上留下的感覺仍在,他反駁國王時那堅毅的語調也仍在她腦中迴盪……可這麼做的意義,她卻無法理解。

國王的臉色也相當難看,就好像被自己養育多年的狗反咬了一口似的。在他的計畫中,王儲和艾西絲都是可利用的棋子,他一定早就為他們物色好了聯姻的對象,兩場婚禮也就意味著兩次邦交、兩個同盟國,以及無數唾手可得的利益。

然而現在——這兩枚棋子卻說,他們要結婚……?!

想必此刻國王心裡一定在破口大罵吧,塞西婭暗想。雖然她自己也很惱火,但相比之下,她更願意欣賞國王這張氣到抽搐變形的肥臉,所以掙扎過後她還是選擇一聲不吭地站在王子背後,繼續看他演戲。

你來我往爭執了一番之後,國王終於妥協道:「好吧,給我一點時間,讓我再考慮一下。」

眼見國王意志開始動搖,弗葉王子如釋重負地點頭,塞西婭卻傻眼了。

喂、等等……要考慮什麼?讓她嫁給弗葉王子當王妃?別開玩笑了!

好不容易忍到國王准許告退,塞西婭迫不及待地把弗葉王子拖出花園,四下張望確定無人後,她便連珠炮般一口氣質問道:「剛才是怎麼回事?你到底在打什麼主意?為什麼不跟我商量就自作主張?」

弗葉王子倒是一臉鎮定,淺色眼睛透著一股理所當然的自信:「如果我事先和妳商量的話,妳會答應嫁給我嗎?」

塞西婭不滿地皺起眉:「別說笑了,不管你做什麼事,我都不可能嫁給你啊!」

「這不就很清楚了嗎?所以我才沒有跟妳商量。」

「這哪裡清楚了?我還是一點也不明白啊!」塞西婭見他轉身要走,急忙大步搶到他面前,張開雙手攔住他,「告訴我,你究竟有什麼目的?」

弗葉王子仰頭嘆了口氣,重新正視她的眼睛,謹慎地低聲說:「我的目的也就是妳的目的,妳心裡應該再清楚不過了,為什麼到現在還要明知故問?」

塞西婭略微僵硬:「那、那你在國王面前吻……吻我的事,又該怎麼解釋?」

弗葉王子還是一眨不眨盯著她的眼睛:「那只是為了讓父王相信我們是一對熱戀中的情人而演的戲罷了,不然,妳以為還有什麼其他解釋?」

「……」塞西婭瞪著他,一時氣到說不出話。

「況且,妳也是實在走投無路了,才來求我使用這張最後王牌的不是嗎?現在我成功地將妳留下來了,妳怎麼還反過來向我抱怨呢?」

卑鄙!趁人之危的小人!塞西婭在心中怒斥,不過轉念一想,她又強迫自己佯裝冷靜。

「我只是不明白,你心裡對和我結婚這件事有多認真。」她深吸一口氣,試探道,「我看,我們就不要繼續打啞謎了,乾脆一點直接進入主題如何?」

「主題?」弗葉王子反問。

「就是我們之間的『合作』。」塞西婭咬著牙一字一句說,暗中祈禱自己沒有把事情搞砸。

幸好,弗葉王子還是如她所願上鉤了。他那淺得近乎白色的失焦般的眼睛,一瞬間變亮了。

「是嗎?妳終於認真起來了啊。」弗葉王子的唇角掠過一抹不易察覺的驚喜,「那麼,明天下午兩點,我在塔克斯磨坊等妳。」

 

第二天,塞西婭沒有過多糾結,如約在兩點之前抵達了皇宮外的一座大農莊。

當她捂著鼻子走過臭不可聞的牲畜區,來到約定的塔克斯磨坊時,本以為早到的自己應該還有時間整理一下思緒,以應付接下來的談判,卻意外地發現,這位王子竟早已等候多時了。

兩人四目交接時,他正抱著雙臂坐在一堆穀物上,身體緊繃,臉色陰沉得可怕。

塞西婭心中警鈴大作,表面上卻不動聲色道:「怎麼了?我應該沒有遲到吧?」

弗葉王子皺著眉,靜靜瞪了她很久,久到幾乎快要令她窒息時,他才從喉間擠出低啞而又沉重的嘆息。

「妳不是艾西絲。妳是誰?」

咯噔——塞西婭的心臟瞬間揪了起來。

「我不知道你在說……」

弗葉王子勃然大怒:「別跟我來這一套!妳究竟是誰!」

塞西婭嚇得打了個顫,前一刻還妄想能靠演技騙過去,此刻被他這樣一吼,所有僥倖心態一瞬間消失得乾乾淨淨。

她已不可能再繼續扮演艾西絲了,她心裡確信,因為他的眼神告訴她,他已經掌握了足以證明她不是艾西絲的證據。

但她一時也沒想好下一步該怎麼行動,所以當弗葉王子一臉威脅地逼近她時,她也只能僵立原地,一言不發地瞪著他。

弗葉王子繞著她邊走邊打量:「妳不是艾西絲,卻有一張跟艾西絲一模一樣的臉。不,不僅是臉,就連身材、舉止、習慣動作都模仿得惟妙惟肖,真是不可思議,難怪這麼久以來我一直都沒發現……」

他停下來,捏住塞西婭的臉,被她用力掙脫。

弗葉王子改為握住她的手腕,狠狠將她的手臂扭到身後,同時湊近她的臉,咬牙道:「但是,就算妳裝得再像,還是無法掩蓋妳是個冒牌貨的事實!」

塞西婭在他透明的瞳孔中看見了畏懼到發抖的自己,而他顯然也感覺到了她的害怕,語氣變得更加嚴厲起來。

「妳若是不說,我馬上就會讓妳從這個世界徹底消失,妳應該清楚這不是威脅,因為妳再不開口我真的會殺了妳!」

「我說!」塞西婭死命咬住嘴唇,竭力壓抑顫抖,哆嗦地回答,「只、只是……我有一個條件。」

弗葉王子的表情仍帶著餘怒:「我不會放妳離開這個房間。」

「不,你不需要放我走,我會把一切都告訴你。」塞西婭鼓起勇氣看向他,「但是,我每回答你一個問題,你也必須回答我一個。」

「我不和冒牌貨做交易。」

「那你就殺了我吧!」塞西婭露出一臉決絕的表情,索性閉起眼,不再理會他。

弗葉王子瞇起眼打量了她好一會兒,終於鬆開她的手,算是默許了。

「妳為什麼要偽裝成艾西絲?」

塞西婭揉了揉被抓疼的手腕,嘆息道:「我的確不是艾西絲本人,但我並沒有刻意偽裝成她,相反,我在這裡經歷的一切都是艾西絲安排的。」

「妳是誰?和艾西絲又有什麼關係?」

「這是第二和第三個問題了,你必須先回答我的。」塞西婭壯起膽子問,「你和艾西絲所謂的『合作』,究竟是指什麼?」

弗葉王子相當不情願地斜了她一眼,淡淡說:「艾西絲想要向這個世界復仇,而我也有推翻弗葉王朝的願望,因此可以說,我們的想法不謀而合——妳是誰?」

「我誰也不是,只是一個被艾西絲送到這個時代來執行任務的無名小卒而已。你願意的話,也可以叫我塞西婭,雖然我自己也不知道這個名字是怎麼來的——你和艾西絲之間是什麼關係?」

「目前暫時是未婚關係。」弗葉王子譏諷道。

對於這種輪流問答的套話方式,他顯得越來越不耐煩,但既然已答應了,他也只能耐著性子遵守遊戲規則。

他脫下白手套,鬆開領結,又重新在穀物堆上坐下,深吸一口氣說:「我第一次見到艾西絲時,她正在使用一種非常危險的黑暗法術,不但傷了很多皇宮貴族,還差點把我燒死。父王知道後大發雷霆,是我安撫了他的情緒,並努力向其他貴族求情,才保住了艾西絲的一條小命。

「起初我也不理解自己為什麼要救她,但很快我就明白了……那是因為,我被艾西絲的力量深深吸引了,那種強大、激烈而瘋狂的黑暗力量,讓我迷戀到不可自拔,於是我便開始千方百計找機會接近她——妳呢?妳和艾西絲又是什麼關係?」

塞西婭攤開手,無奈地回答:「你知道,艾西絲的力量超乎常人想像,她可以打破自然規則,也可以輕而易舉地決定一個人的生死,但你不知道的是,她偏偏無法掌握她自己的命運。

「總之,在這個時代,她陷入了一個無限輪迴的詛咒,每一次輪迴她都會在三個月內死於非命,然後在死的那一刻重回三個月前。她不斷地死,又不斷地讓時光倒流,努力嘗試各種方法來抵抗詛咒,終於有一次,她成功活了下來,並且一直活到了七百年之後的未來。

「但就算她結婚生子,過上了平凡人的生活,她心中仍然有一部分靈魂渴望回來復仇,於是那部分靈魂就形成了『我』——你當時是怎麼接近艾西絲的?」

弗葉王子全神貫注地聽著這聞所未聞的奇妙故事,正聽得入迷時,塞西婭冷不丁又丟來一個問題,他頓時皺起眉,顯出一臉意猶未盡。

「當時……」他以手背抵著嘴唇,不情不願地低哼,「艾西絲被父王的眼線密切監視,身邊還有覲那種厲害的角色,而我身為王儲,又完全找不到接近艾西絲的理由,所以我只能將字條偷偷藏在屍體裡送去大龍分團,以此來試探艾西絲的想法。」

「什麼?」塞西婭瞪大眼睛,「原來致不語者的字條是你寫的?你才是另一個攝核魔?」

弗葉王子不悅地冷冷道:「現在是我的回合。回答我,艾西絲的靈魂是怎麼回事?」

塞西婭同樣被吊住了胃口,無奈之下,她也只能儘快回答:「根據艾西絲的說法,我是她的執念,也即是由她內心所有痛苦、不甘、仇恨和其他複雜的感情所組成的一種具象化產物。而她發現我這一部分靈魂離開了她的本體之後,便命令我回到這個時代,替她實現她未完成的野心。」

「所以,妳是從七百年後的未來,穿越時空附身到這個時代的艾西絲身上的……一個靈魂?」

「也可以這麼說。」塞西婭自嘲道。

弗葉王子臉色陰沉地用雙手扶住額頭,靜靜思考了一會兒,識趣地接著上一個話題回答:「我寫的第一張字條是:『獸核很美吧』,我想妳應該已經破譯了吧?」

「是的,我找到了艾西絲藏在房間裡的密碼本。」

弗葉王子點點頭,說:「我出於對黑暗法術的興趣,暗中派人收集跟艾西絲相關的情報,其中有一條就是:三年前發生大規模奪取獸核事件時,曾經有人看到艾西絲出現在現場。當時很多人都以為,艾西絲是代表大龍分團前去調查案件的,但我卻不相信……我憑直覺認為,艾西絲一定和那次事件脫不了干係,所以我便抱著試試看的想法,給不語者寄了那樣一張字條。」

「結果,艾西絲發現了嗎?」塞西婭問。

「嗯,她真的非常聰明,而且也深諳這種古老的暗號。她很快就破譯了字條的內容,只是不知道寄字條的人是誰,於是,她在保存這張字條的檔案裡,又附加了一張以同樣的暗號編寫的字條。」

塞西婭立刻抬起眼睛問:「字條上寫著什麼?」

弗葉王子挑了挑眉,一聲不吭地看著她。

「噢……」塞西婭想起了自己制定的規則,沒好氣道,「你還想問什麼?」

「妳剛才說,艾西絲命令妳到這個時代來完成她未實現的野心,這個野心是什麼?」

塞西婭搖頭,直截了當說:「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弗葉王子不滿地瞪她,「這種回答可不符合我們的規則。」

「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事實上,我剛來到這個時代時,還一直以為我是我自己幻想出來的那個人——塞西婭,一個二十九歲的美國女明星,有父親和妹妹,還有一段完整的人生經歷……可是當我回到未來去見了艾西絲本人之後,我才發現,原來那一切都是假的!塞西婭這個人根本從來沒有存在過!我甚至連一個人都算不上,只是別人的執念而已……」

弗葉王子凝視了她許久,相信了她的說辭。「那麼,關於艾西絲的目的,妳知道些什麼?」

「我只知道,她要我殺一個人,但那個人是誰我卻不是很清楚。」塞西婭揉著手指,邊走邊思忖,「艾西絲曾經的目的是想奪回薩羅曼廷的執政權,當上女王,統治整片大陸,但如今,如果我沒理解錯的話……她只是想要殺死那個人而已。」

「關於那個人,妳一點頭緒也沒有嗎?」

塞西婭搖搖頭:「就算知道那人是誰,我也不可能隨隨便便就殺死他啊。到你了,艾西絲給你的字條上寫了什麼?」

「她回答我的是:『這取決於你用什麼方式看待這個世界』。這樣一來,我便知道她知道了,而她也知道我知道了。」

塞西婭反覆琢磨著這拗口的兩句話:「然後你又寫了那兩張字條嗎?」

「沒錯,我為了進一步和她交流,又寫了兩張字條,分別放在不同的屍體裡。那兩張寫的是:『金色的始祖獸核』,『是世界上最美麗的東西』。」

「而艾西絲又回應了嗎?」

「她回應的是:『明日下午兩點在塔克斯磨坊見』。」弗葉王子說完,用別有用意的目光看向塞西婭。

「……誒?下午兩點?塔克斯磨坊?」塞西婭像是突然發現了什麼,驚異地抬頭四下張望,「就在這裡嗎?」

「地點是這裡沒錯,但是時間卻不是。艾西絲不僅聰明,還是個相當謹慎的人,就算是用這種古老暗號寫的字條,她還是不放心,又用薩羅曼廷的數字設了一個不易察覺的圈套:表面上看來約定的時間是兩點,但其實卻是指正午十二點。」

「而我卻根本不知道這個自己親自設下的圈套,還像笨蛋一樣在兩點準時出現……」塞西婭點點頭感嘆,「原來如此,難怪你一開始就確定我不是艾西絲。」

「其實早在一個月之前,我就察覺到妳的反常了,只是那個時候怎麼也想不到會發生『靈魂被替換掉』這種事,而且這個靈魂還是艾西絲的一部分。」

「沒錯,誰會想得到呢?」塞西婭疲憊地在他對面的穀堆坐下,自嘲般苦笑道,「不瞞你說,我自己也仍無法接受,即便是現在坐在這裡和你談論這件事,我的腦袋裡還是一團亂麻,總覺得第二天醒來,我又會變回艾西絲,而我這幾個月的經歷只是一場夢……」

聲音越來越輕,她慢慢低下頭,將整張臉埋在手心裡。

弗葉王子盯視她良久,低聲說:「妳所描述的這段經歷太離奇,我想任何人都不可能馬上接受。不過,如果這樣說能稍微給妳一些安慰的話,我可以告訴妳——妳和艾西絲一點也不像,妳也不可能變成她。」

倏地,塞西婭抬起臉,怔怔地看著他:「真的?」

弗葉王子垂下眼,邊回憶邊說:「那一天,我和艾西絲在這裡見面後,便坦誠地向她說明了我的計畫,我負責提供資金和人體實驗品,她則負責進行植入獸核的實驗。由於我們有著共同的目標,彼此都很欣賞對方的個性,復仇計畫也幾乎一致,所以很快便確立了合作關係……但這種合作,我相信和妳是絕對不可能實現的。」

「那是當然的吧!」塞西婭越聽越震驚,差點從穀堆上跌下來,「人體實驗品?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嗎?」

 「所以我才說,妳絕對不可能是艾西絲。」 弗葉王子皺起眉,「別大驚小怪的,那些人都是死刑犯,本來就應該被處死。」

「可就算是死刑犯也有人權啊!他們也不希望以那種怪物的模樣死去吧!更何況,到後來被植入獸核的已不止是死刑犯了,還有皇宮裡的男僕和修道院的修士,他們可是無辜的普通人啊!你難道不覺得你們這種實驗太喪心病狂了嗎?」

面對塞西婭的大聲指責,弗葉王子顯得相當冷靜。

「也許。」他直視她的眼睛,坦然回答。

「也許?」塞西婭深吸一口氣,忍無可忍道,「我就是無法理解這種心態!艾西絲也好,你也好,你們究竟都把人命當成什麼了?為什麼明知自己在做那麼違反自然法則的事,卻還是一意孤行做到底呢?」

「違反自然法則?」弗葉王子瞇起眼睛,緩緩站起身,「人體實驗或許如此,但這件事背後的意義卻一點也不。妳不需要認同我的觀點,我也不需要妳的理解,可是這個國家卻需要我這麼做。」

「做什麼?!」

「重新建立新的秩序,創造一個理想國度!」

「……」塞西婭不敢置信地看著他,露出同情又困惑的目光,「用培養怪物來創造理想國度?你瘋了嗎?」

弗葉王子搖搖頭,一臉自信地回答:「我不敢說我絕對是正義的一方,為了達成目的我也會使用骯髒的手段,但千百年後當人們翻閱這段歷史時,一定會認為我在正確的時間做出了正確的事,認為我是一個將王國引上正途的明君。因為,我將要創造的,是一個比現在更美好、更公平、更自由的未來!」

塞西婭突然間覺得萬念俱灰,說不出是何種心情,只覺得對於這個人僅存的最後一點希望也破滅了。

她無力地扶住額,絕望地嘆息:「可結果,你只是和艾西絲兩人一起製造了一場可怕的災難而已。你在歷史上留下的不會是『明君』,只會是『攝核魔』這個遺臭萬年的稱號啊……」

「妳不會理解的。」弗葉王子也重重嘆了一聲,「我也不希望妳用攝核魔稱呼艾西絲,她所付出的努力,她所做的這一切,就算不能被世人認可,至少也應該得到妳的尊重。」

聽出他話中的自相矛盾,塞西婭忍不住譏諷道:「可是,你給艾西絲的第四張字條裡,不也寫了攝核魔這個稱號嗎?你其實也不是百分之百認同艾西絲的做法吧?」

「第四張?」弗葉王子愣了愣,疑惑道,「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和艾西絲見面以後,我們就再也不需要用字條聯絡了。」

「誒?」塞西婭滿臉驚訝,「但是,我明明收到了……」

弗葉王子打斷她:「不管怎樣,我現在仍然需要艾西絲的説明,既然我們已經開誠布公地相互吐露了祕密,那麼也許將來,我們還有繼續合作的可能。」

「沒有這種可能!」塞西婭斷然拒絕。

「先別急著否定……塞西婭。」弗葉王子伸手捏住她耳際的一縷髮絲,輕輕揉過她的臉頰,眼中像是在釋出某種誠意,「我需要妳的力量。」

「我沒有力量,就算有,我也不會用來幫助你這種人!」

弗葉王子也並不生氣,只是垂下肩膀,蒼白的雙眼重回黯淡:「妳會幫助我的,我有信心說服妳。」

塞西婭無力爭辯,虛脫道:「我真希望你告訴我,你的信心究竟從何而來?」

「從我們的婚姻。」

弗葉王子瞥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塞西婭,轉身走向磨坊的大門。開門的一瞬間,刺眼的陽光灑在他臉上,令他下意識遮住眼,身體不穩地倒在門柱上。

不過很快,他又重新睜開眼,站直身體拉了拉衣襬。

塞西婭在他身後大喊:「我是絕對不會嫁給你的!」

弗葉王子略微停頓了一下,卻什麼也沒說,滿面嚴肅地離開了磨坊。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獸之邊緣04命運》裡,07月30日正式上市!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