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098-鬼目之子5-單  

書名:鬼目之子05庚申(完)
作者:大山羊
繪者:Vofan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4/07/30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0236

庚申之日,地獄洞開,現世之人的業過即將全面清算。

迅速完成取得奇物委託的清原雙子,並沒想到災難已然逼近,

無想眾將在庚申日大舉進攻,取走與其訂約的罪人的生命,開啟地獄之門。

當火之車於黑夜中現身,無想眾包圍整個獄泉山,

銀木犀與金木犀卻被要求待在內室守護罪人,

聽著外頭不斷傳來戰況危急的消息,焦躁的銀木犀坐立難安,

然而這一夜,還很長很長──

 

散布死亡的疫病鬼神降臨人間,

能與之對抗的,只有擁有鬼目的鬼之子!


 

第一章 前夕

節之一 妖襲

 

逢魔時刻。

連接著白天與黑夜,天色昏黃,在這個群妖開始騷動的時刻,有黑影慢慢出現,包圍著靈氣聚集之地──獄泉山。

那是一群頭戴深編笠的虛無僧,有人吹笛,有人敲缽,有人跪拜。十數個人統統排成一列,走一步,拜一步,不走正規山路,而是直接穿越山林,陡峭難攀的山路也照樣踏上,一步一步地往前跨去。

走到一半,虛無僧停住了腳步。

在他們面前,一把銅劍筆直地插在山坡上。

一名身穿袈裟的中年男子從劍後走出,手上也拿著同樣的中式銅劍。

「恭候多時,齷齪的妖僧們,或正確來說,該叫你們無想眾吧。」

持劍人,靈能者竹中琉璃虎,舉劍向前。

他一個踏步,大喝!插在山坡上的劍瞬間放出光芒,震飛幾名虛無僧,其中一人直接化為齏粉。

「你們是進不來我這個劍陣的。」竹中又踏了一步,離他最近的幾名無想眾跌落山坡,其他還是依然爬上。

竹中在獄泉山的靈能者阿松夫人接收委託時,就一直守在這。他在獄泉山上插了六十四把銅劍,此時正發揮效力,毫不留情地退治外來妖物。

不如在這就將無想眾給消滅吧。竹中想著,將劍指向再度爬向山上的無想眾。

這麼做的同時,竹中注意到一股凶氣從空而來。他迅速跳開,原來所站的地方燃燒出一陣青火,馬上燒得焦黑。

「終於把頭子給逼出來了嗎。」竹中抹去額上的汗,笑容有些得意。

飄浮在半空中的男子,清原面高,不,應該說是驅使他遺體的妖怪火之車,眼上蒙了一塊布,甩動兩條大尾巴,被青藍色的火燄前後包圍著。他像是保護著身後的無想眾般,張開了雙手,火花一點一點地在虛無僧前閃爍,像掛在屋簷下的耶誕裝飾。

「幾年沒見了?十年?十五年?」長吐一股白氣,竹中跨開腳步,平舉銅劍,「今天終於正面相會了。」

火之車的嘴角勾起,不過卻像打勾符號一樣,歪得有些詭異。

「我不知道你們為何如此堅持找跟你們立約的人下手,那些人固然罪有應得,卻也不是讓你們牽連無辜人士的理由。妖僧,乖乖伏誅!」竹中咻地用劍指向火之車,深插入山中的劍又散發威光,震得無想眾們腳步都站不穩。然而火之車雙手結印,無想眾以不可思議的角度直立在山坡上,又再度朝著山上前進。

「看來不將頭子逼退,這些怪僧不肯放棄吧。」竹中紮起馬步,定睛一瞪。

他閉氣踏起禹步,身軀發出光芒,逐漸的,一個、兩個,在他踏完步伐的時候,自身上分離出四個金色的身影,然後劍一橫,手一指,怒顏分靈舉劍飛出,四面八方圍攻火之車。

火之車將青火纏繞自己四周,同時分散一些出去,直接衝撞竹中布下的劍陣,竹中的兩個分靈揮劍斬碎撲向劍陣的青火,另外兩人則舉劍飛向火之車,從前後兩頭夾擊。

火之車直接在空中飄移,閃躲來去的劍擊,竹中本體則是舉指指揮,渾身冒汗,集中精神對抗火之車的逼近。

青火完全被斬熄,分靈回頭攻向無想眾,一半的分靈撕裂無想眾,另一半則繼續攻擊火之車,然而火之車並不是向後逃去,反而朝著竹中飛來。

目標是本體。確認了火之車的意圖,竹中也舉劍防衛,劍上泛起了淡淡靈光。雖然指揮分靈需要大量集中力,但對竹中這個經驗豐富的靈能者來說,打退近身而來的敵人足足有餘。

火之車又召喚出青燄,襲向竹中,竹中召回二分靈阻擋攻擊,令原來兩隻分靈一隻擋在火之車前,另一隻追在後。火之車被從後追砍了幾刀,黑色血液自白色外衣上暈開,但他不放棄地召喚青燄,這次令一部分衝向結界劍。

「耍小聰明!」竹中怒喝一聲,腳一踏,無想眾紛紛震飛而起,落到了山坡下,劍陣旁的青燄也直接燒滅。

但火之車已來到竹中前面,臉一鼓,從口噴出青色火燄。分靈以劍一橫抵擋青燄,竹中及火之車後頭的分靈同時舉劍,雙雙朝火之車刺去。

刺穿的同時,竹中確實感覺劍刺過的是實體,雖然這並非火之車的本體,但的確影響了他驅動無想眾的定力。竹中憑著感知力,確認了落到山下的無想眾全數化為粉塵,被風吹散。

但不祥的感覺未消去。

背後傳來了威壓感,竹中發現自己犯了錯誤。火之車是地獄的使者,來去自如,能輕易打開靈道。

竹中的背後拉開了大大的靈洞,從中噴出了黑色火燄──來自地獄能燒盡一切的漆黑之燄。竹中將分靈收回,環繞四周保護自己的軀體,但熱辣的毒氣還是嗆得他咳嗽不止。他趕緊閉上嘴巴,隱約之中,感受到火之車鑽進靈道,將靈道關起。

分靈抵消掉黑燄,竹中揮劍將硫磺臭味的毒氣揮散,將獄泉山回歸於最初潔淨的狀態。

再也沒看到那群虛無僧了。沒聽到聲音、也沒感覺到氣息,更沒感受到熱度。竹中擦去了汗,心想總算暫時將那群鬼鬼祟祟的傢伙給趕離了,不知道他們何時會再接近,但現在應該可以安心一陣。

稍微鬆懈下來的竹中,第一個感到的不適就是來自喉頭的辛辣麻癢。

「咳咳、咳咳咳!」壓著喉嚨劇烈地咳嗽著,竹中吐出了略帶黑絲的痰液。剛剛那妖物果然是在黑燄中施了毒吧,但這點妖毒,憑他長年的修行及鍛鍊很快就能消化掉,現在還不是休養的時候。

將手收到身後,竹中環視四周,哼笑了一聲。「只是將客人帶到山裡就吸引如此多的粉絲,看來清原家那兩小子真夠敏銳,中了大頭彩呢。害我這身老骨頭從客人到來之時就忙碌個不停,這些不孝的徒輩,我看不論聖誕禮物還是壓歲錢,我都要節省一些了。」

「正是如此啊嚕,既然省下了金錢,何不向小的消費,還能得到不少除靈道具啊嚕。」

「……你還真嚇了我一跳啊。」竹中倒吸了一口氣,但還是擺出爽朗的笑容,轉頭看著突然出現的中國奇物商人。「我說,蕭先生,您就不用假裝用中國腔了,我跟阿松夫人都知道您是何人,客套的演出就不用勉強。」

「哈哈哈哈,那可真是幫了大忙,平時啊嚕啊嚕的說話真的超累人,舌頭也很不舒服。」蕭龍寶笑著拍了拍竹中的背,看到竹中臉色偏白,歪頭說著:「您的氣色可真不好,我的專業就是賣藥,需不需要從我這裡抓點藥來用?」

「這倒不用,吃了藥,要是讓身體怠惰就不好了。」竹中舉起手擋在蕭龍寶面前,「況且,我也不知道能否順利解決這次事件拿到報酬,恐怕無法給你合算的訂金。」

「那還真是可惜了,我這有幾帖可對症的藥呢。」蕭龍寶點點頭,然後上下打量著竹中。

「……我說蕭先生啊。」將劍收進劍鞘,竹中雖是笑著,正凜之氣卻未減少,「對於這次這事,你怎麼看?」

「你說這個?」蕭龍寶將手指圈起,比出象徵銅板的圓形。

竹中笑了笑,搖頭道:「您就別打迷糊仗了,蕭先生,我指當今局面。你說在庚申之日,吉有多少,凶有多少?」

「哼嗯。」蕭龍寶推開掛在鼻梁上的墨鏡,露出雙眼,「要我說的話,那不會是你們想見到的結果。『運』正往負面的方向轉,並不由於你們將無想眾的客人帶到這座靈山上,而是命運決定了一切。」

「的確,當我們第一眼看到這次的客人時,就在他們身上看到了死兆。不論是我或是阿松夫人,都同意若放著他們不管,他們不僅會死,還會拖累很多人。」竹中嘆口氣,搖著頭說:「從過去的經驗來看,我們也僅知道一旦那些簽約者與他們解約,或是他們完成了簽約者的委託,他們將會有災禍發生在庚申日。但這是為何?什麼原因?我們到今日都還不知道。」

「因為你們理解的是人的道理,思想的是人的思想。」蕭龍寶又用另一隻手圈起,變成像兩個圓圈的手勢,「我就這麼說吧,那些和無想眾達成協議的人,妄想能受長期的護祐,鏟去神明,驅使鬼怪,但是人是辦不到這種事的。無想眾能輕易達成那些要求,自然用的不是人類所做得到的方式……相對的,也會在收取報酬時連本帶利的討回來。」

「你的意思是,我們可以肯定無想眾的目的就是這種利滾利,而不是約定好的報酬?」竹中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表情卻顯得不解,「但為何雇主的遭遇一次比一次嚴重?我搞不懂無想眾的計價方式。」

「這是當然的啊,竹中先生,你搞錯了一件事。」蕭龍寶豎起了手指,在竹中面前搖了搖。「利滾利的對象,不是單一客人,而是全體人類。」

竹中驚訝地張大嘴巴,幾乎說不出話。蕭龍寶只是面帶微笑的看著竹中,直到竹中大口呼吸,讓自己情緒能夠冷靜下來。

「講得更清楚一點,就是前面客人的利息,會疊加在後面客人的利息上。」

「我懂了。」竹中握緊了拳頭,努力對蕭龍寶擠出笑容,牙齒卻抖個不停,喀喀喀地發出惱人的聲音。「為什麼我之前沒發現,庚申日,正是地獄大門洞開的時候……可惡啊,居然到現在才發現自己到底是與什麼為敵。」

「有時候看得更清楚反而比較有勝算喔,雖然以我的角度看,我會建議你們還是放掉這回事吧。我這個人最不喜歡賠本生意了。」

「蕭先生。」明明是對著可疑的奇物商人,竹中卻是兩手握緊拳,身體前傾,恭敬地行禮。「請問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利滾利累積的負面能量,與庚申日又有什麼關係?」

「唉呀,我不方便把這些事講明白耶,竹中先生願意拿什麼酬勞來換?我可以用八卦來推算你想知道的答案喔。」蕭龍寶歪著頭,對竹中淺淺的笑著,「我覺得竹中先生應該對自己更有自信一點,你不用徵詢異地來者的意見,也一定知道答案啊。」

「啊啊。」竹中深吸了一口氣。看來確實是如此,累積龐大的詛咒,足以掀翻地獄的大門,促使地獄與人間真正的連結。

「我深深明白您本應不允許洩漏天機。」竹中對著蕭龍寶低下頭。「萬分感謝。」

「啊呀啊呀我擔當不起,我還寧可你給我什麼報酬呢。」蕭龍寶先是揮了揮手,然後雙手交疊,輕輕地摩擦著手背,「真要說的話,請幫我保住珍貴的東西吧,只有那個,請你們千萬要留到庚申之日後啊。」

「珍貴的東西?你是指?」對於靈能者的竹中琉璃虎來說,珍貴、寶貝等這種抽象的形容詞,涵蓋的範圍比一般人多得多,他知道蕭龍寶要的不是金銀珠寶等虛華物品,但那真正貴重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不用多想,你們要是真的打算撐過庚申之日,也一定有絕對不能交出的東西,只要好好守住那個就可以了。」將手收回袖子,蕭龍寶狐狸似地瞇眼嘻笑,將背在背上的藥箱重新背好,然後轉身背對著竹中。

「我差不多也要去收其他案子的酬禮了。嗯對,就是你與阿松夫人的孩子們受我委託去取得的東西呢。」

「你是說,人魚肝的事?」竹中有些疑惑地說:「離庚申日也不過短短兩三天,我已經要他們在那之前趕回來,這段時間估計只能完成調查,沒辦法達成任務吧。何況關於那村的人魚詛咒,我可是去了幾次也調查不出什麼啊。」

「那兩個孩子的命運就是『能做到』喔,講得連日本人也能懂的話,他們就像是漫畫的主角一樣,到達地點就能觸發事件,只要在適當的時間點將他們引導到正確的方向,就可以改變停滯不前的事。因為這樣,所以你們才信賴著淺見巫女的預言,將他們派出去解決問題不是嗎?可不只是人魚肝,淺見巫女委託他們的東西也要拿到了,我要不今天就過去,想好好把人魚肝搬回去可是件大難事。」

「……是這樣嗎,那還真是太好了。」竹中微微點著頭。

「所以說了,你要他們在庚申日那天趕回來,是正確的,唯有這事,也許可以改變你們的命運。啊,請不用在意,並不是說那些孩子能輕易勝過你們這些經驗豐富的靈能者,請把他們當作帶來幸運及改變的吉祥物吧。」背對著竹中揮手,蕭龍寶用另一隻手拉了拉藥箱的背帶。「我該上路了,這幾天請你們多加準備吧。」

蕭龍寶安靜地進入森林深處,沒入黑暗之中,而竹中站在已全暗下的山林當中,靜靜地思考蕭龍寶說的這番話究竟代表什麼意思。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鬼目之子05庚申》裡,07月30日正式上市!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