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20-妖怪公館的新房客02-單  

書名:妖怪公館的新房客02  影の校opening!
作者:藍旗左衽
繪者:謖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4/12/24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0991

★上市首月三刷破10,000

12小時攻占各大暢銷榜奇蹟

★《妖怪學園的劣等生》暢銷作家藍旗左衽 華麗新作第二彈!

★首刷限定:慶功版精美霧面PVC書衣

 

白天的學園很美滿,

夜晚的學園超、驚、悚?!

 

放課後的祕密授業──

 

--

有車(腳踏車)、有房(借住的),

還有六個形形色色、心不甘情不願的妖魔當室友,

高一小菜鳥的人生還能更平和美好嗎?

 

「歡迎加入影校,課程從晚間六點開始,不准蹺課!」

「咦咦咦晚上也有課?」Σ(;д)

 

「為什麼我們六個也得跟他一起上課?!」

「你、你們不想跟我在一起嗎?」(〒︿〒)

 

「弱者不配擁有妖魔,決鬥吧!輸的話你的妖魔就歸我!」

「真是死相耶~他們不屬於我啦~」(*´ `*)

 

白天是平凡的人類學校,

夜晚則是召喚師與妖魔們的慘烈修羅場?!


 

Chapter2 

 

  鐘聲響起,學生們紛紛起身,準備返回教室。

 

  歌蜜站在美術教室唯一的出入口,拿著一本冊子,對著學生叮嚀,「這是簽到本,簽完名才能走唷。」

 

  學生們紛紛照做,在簿本上留下簽名。

 

  璁瓏等人原本不想理會,但歌蜜就站在門口。於是便配合地拿起筆,在簿本上潦草地簽下名字。

 

  當深色的墨水在紙面上留下字跡時,歌蜜的嘴角漾起了意味深遠的笑容。

 

  

 

  近午時分,遠離校區的醫療中心大樓,有間沒有標示職員姓名的辦公室。

 

  辦公室裡空蕩蕩的,僅有簡單的桌椅、置物櫃和診療床。桌上擺著臺收音機。

 

  窗邊的影子微微晃動,但無風吹過。牆面的闇影像濃稠的黑水一般,流到地面,積出一灘大面積的影子。接著,影子向上捲立而起,化作一道頎長森冷的身影。

 

  奎薩爾轉身面向窗外。中午時分太陽直射地面,校舍內的影子相對縮小,使得行動範圍受限,於是他折返醫療大樓稍作休憩。

 

  他一早就到校園巡視,昨日深夜也來過一次,但什麼也沒發現,彷彿上回夜裡受到的攻擊都只是幻夢一般。

 

  奎薩爾打開收音機,坐入椅中。悠揚的樂器合奏聲響起。

 

  他感覺得到校舍的影子不純粹,被一股強大的咒語結界保護著,但咒語的波動卻非常深幽微弱。他試著逼迫隱藏在底下的咒語現形,但是徒勞,就像用力搥打水面一樣,沒有著力點。

 

  他不曉得這是誰設下的結界、結界存在的目的為何。至少他確定,這與幽界的皇族追兵無關。結界裡帶有人類的咒語,皇室視召喚師為仇敵。

 

  這令他隨時警戒的心稍稍放鬆了些。

 

  樂曲轉為激昂。

 

  奎薩爾閉上雙目。這首曲子他在更早之前聽過,數百年前,和雪勘皇子來人界勘查時,在西方大陸的皇家音樂廳裡聽見的。

 

  雪勘皇子對人類的東西很感興趣,特別是音樂。他認為音樂是上帝偏愛人類最明顯的證據。

 

  幽界也有音樂,但不是拿來欣賞,而是作為武器。像是希茉,雖擁有著絕世的歌喉,完美的音感,迷聲醉人的詠唄聲,全是媚惑敵人、摧毀心志的武器。

 

  他對音樂沒什麼興趣,但過去經常陪著皇子偷偷來到人界,只為了看人類的演出。

 

  不知道何時開始,他也對這些樂曲產生興趣和眷戀。他分不清這份眷戀是受雪勘皇子影響,還是出於他自己。

 

  奎薩爾不自覺地把手放到胸口上。那裡有著雪勘皇子和他立約時所留下的契印,他可以感覺到,從契印上隱隱傳來雪勘皇子存在的波動。這微小的波動令他心安。

 

  ……皇子殿下……

 

  掌心也傳來另一個波動,明顯而存在感強烈的波動。奎薩爾睜開眼,望著自己的右手。

 

  前天夜裡締結的新契約,閃動著只有他看得見的印痕。

 

  奎薩爾忍不住皺眉。

 

  封平瀾……

 

  和這名人類訂立了不具任何約束效力的契約,實際上卻像是護身符,讓他能安然地在人界存活,並且躲過其他召喚師的攻擊和追捕。

 

  明明是件百利無害的事,但當他看見這契印,心底卻反射性地一陣煩躁。

 

  他討厭人類,但封平瀾對他有恩。

 

  他無法接受封平瀾,卻又對這樣的自己感到不予茍同。

 

  這導致他經常陷入煩亂的糾結之中。

 

  該死的人類……

 

  「叩叩叩。」

 

  門扉傳來叩門聲,打斷了奎薩爾的思緒。

 

  他立即進入戒備狀態,警戒地瞪著門板。地面上浮現出兩道劍形黑影,連接著雙手的影子,隱藏在影中的雙劍隨時可以抽出、發動攻擊。

 

  門外沉靜了片刻,接著傳來轉動門把的聲音。門扉向內開啟,接著,探入了一張豔麗的容顏。

 

  「醫生,不好意思在午休時間過來。」女子丰姿綽約地步入辦公室,嬌聲開口,「我是教美術的歌蜜,剛上完兩堂美術課,覺得不太對勁,所以來打擾你了,希望你能解決我的問題呀,醫生。」

 

  儼然是個身體不適的女老師前來問診。但是……

 

  「門上有迴避和隱匿的咒語。」奎薩爾冷然開口,不打算和對方迂迴。

 

  門上的咒語有暗示的指令,會驅逐所有意圖靠近的人。一般人經過時會直接忽略,無意識地避開此處。因此絕對不會有冒失者闖入,更不會有所謂的病患來看診。

 

  「啊呀呀,你真是沒情調呢,至少配合應對一下嘛。」歌蜜笑呵呵地開口,「你應該要問我,是哪裡不對勁?有什麼問題?然後我就會回答你:我覺得不對勁的地方是──」

 

  她緩緩走向奎薩爾的辦公桌,媚眼直勾勾地望著奎薩爾。

 

  「──我們學校什麼時候聘用妖魔當校醫了呢?」

 

  話語方落,兩把利刃猛地橫掃,從辦公桌後方襲向女子,往對方的頸部夾攻,快到讓人看不見是從哪裡出現。

 

  刀刃在歌蜜的兩側頸邊停止。

 

  「哎呀哎呀,真嚇人。」她拍了拍被深V針織衫包裹著的雄偉胸部,嬌嗔,「我還以為會被你殺了呢。」口裡這樣說,臉上卻掛著千姿百媚的笑容,毫無恐懼之色。

 

  「就算我不停手,後方那位也不會袖手旁觀。」奎薩爾放下劍,森然啟齒。

 

  「你被發現了啦,瑟諾。」歌蜜沒好氣地開口,「一定是你身上的臭味洩了底……」

 

  奎薩爾身後的窗口躍入一道人影。

 

  「我有洗澡……」

 

  「噢,是嗎?在哪?公園的池塘裡嗎?」歌蜜搖了搖頭。

 

  握著一柄西洋古董劍的男子,懶懶地搔了搔下顎。

 

  他留著棕色及肩長髮,髮絲凌亂,下顎盡是鬍鬚,藍色的眼眸慵懶,看起來像流浪漢,但是頹廢的氣質中又帶著股不羈的狂放。

 

  奎薩爾認出,那把劍長得和前些夜裡攻擊他的巨劍一樣。

 

  是滅魔使?而且不只一個?!

 

  奎薩爾警戒地開口,「我並非無主的流竄者,已與人類定約……」此時此刻,不宜輕舉妄動。

 

  「我們知道。所以你和你那群同伴還安好地在這塊土地上悠哉生活著。」瑟諾不耐煩地打了個呵欠,把劍當成柺杖拄著,支撐身體。「總之……嘖,煩死了,歌蜜妳來解釋。」語畢,逕自走向診療床,坐在床邊。

 

  瑟諾看似懶散被動,但始終劍不離身,握著劍的姿勢也是備戰狀態。

 

  歌蜜無奈地嘆了口氣,望向奎薩爾。

 

  「這幾天發生在和你和你同伴身上的事,我們都清楚,包括訂立契約。恭喜呀。」歌蜜發出銀鈴般的笑聲,「如果最終你沒和人類立約,或者沒把騷亂解決的話,我們就會插手處理。這樣的話,被清除對象就不只那些雜妖,還包括你們在內了呢。」

 

  「妳想怎樣?」

 

  「不要那麼緊張嘛。」歌蜜揮了揮手,安撫對方情緒,「既然和本校的學生立約,就算是我們這方的人,不必兵戎相向啦。」

 

  奎薩爾盯著歌蜜。對於眼前的局勢及對方的身分感到困惑而茫然。

 

  對方似乎是滅魔使,但又不是來消滅他們的……

 

  最令他在意的是,為何她會說他是他們那方的人?

 

  「你現在應該有很多疑問吧?」歌蜜雙手扶著桌面,傾身往前,姿態性感至極地望著奎薩爾,「想知道的話,下午就到行政大樓頂樓的會議室見囉。」

 

  說完,她從外套的口袋裡掏出一張紙,放到辦公桌上。

 

  那是一張制式的公文。

 

  臨時校務會議通知

 

  *受文者:校醫,奎薩爾‧柯亞特

 

  *時間:五點半

 

  *地點:第三會議室

 

  奎薩爾的眉頭更深了幾分。

 

  這儼然是一張單純普通的校內公文。但是上頭寫著他的名字,讓他感到極度詭譎荒謬。

 

  奎薩爾眉頭深鎖。他不喜歡這種感覺,不喜歡祕密。

 

  旋刀,刀刃就戰鬥位置。他決定直接挖掘答案。

 

  「喂喂喂,冷靜點!」歌蜜靈巧地向後跳躍,避開攻擊範圍。「你的同伴們還有契約者都在校園裡呢。」

 

  奎薩爾攻擊的架勢停滯。

 

  「你們是什麼人……」

 

  「想知道的話,下午就到會議室集合吧。」歌蜜笑了笑,接著望向床邊叼著煙、正打算點煙的男子,「你收斂點,小心又被家長投訴。」

 

  瑟諾聳了聳肩,將煙塞回胸前的煙盒,起身。

 

  奎薩爾見對方打算離開,再度發動攻擊,打算將對方留下。

 

  瑟諾反手舉劍,單手將奎薩爾的劍擊擋下。

 

  奎薩爾愣愕。他沒想過自己的攻擊竟然這麼輕易地被人類給化解。

 

  看著震驚的奎薩爾,瑟諾抓了抓下巴,好心地提醒。「……因為這裡是我們的場子。」

 

  語畢,和歌蜜兩人一前一後地退出辦公室,關上門扉。

 

  奎薩爾一個箭步想向前追。但他發現門被上了鎖,怎麼樣都打不開。

 

  這是……

 

  他轉頭望向窗外,發現外頭的景色被籠上了一層灰綠色的微光。

 

  他被封鎖在結界裡。

 

  該死的!

 

  奎薩爾將妖力匯集到雙劍上,躍起,猛地向門劈砍連擊。

 

  附著於空間上的結界受到衝擊,激盪出魔力相撞的電光火花,整個空間從天花板到地面,瞬間流竄過數道電流,發出刺耳的鳴聲。

 

  但是結界依舊堅固完整,密封隔絕著內外兩個世界。

 

  奎薩爾停止攻擊,牆面上的結界微微震動了兩下,回復平靜。

 

  看來,在對方解除咒語之前,他是無法離開了……

 

  他在心裡暗自譴責自己的無能。

 

  將劍收回影中,轉身。桌面上的公文刺眼地展現著自己的存在。

 

  奎薩爾瞪著那張白紙,心中不禁暗忖。

 

  這間學校到底是怎麼回事……

 

  

 

  午休時間結束,封平瀾回到班上,發現自己的位置上擺了張通知單。

 

  ──高中部普通科一年2班學生封平瀾放學後至第三會議室集合 學務處。

 

  「這啥?」封平瀾錯愕地拿起單子。「怎麼會有這個?」

 

  「我才想問你呢。」璁瓏舉起手晃了晃,手中有著一樣的單據。

 

  「你也有?」

 

  「希茉、百嘹、墨里斯和冬犽都有。」璁瓏回應。「我們一回來就看到了,沒人知道這是誰拿來的。」

 

  「是喔……」封平瀾搔了搔頭。

 

  被學務處召集,感覺不是什麼好事吶……

 

  但是,為什麼連妖魔們也收到通知?

 

  「你又做了什麼呀?」白理睿好奇地探頭。「上次是被退宿,這次該不會是被退學吧。才開學兩天而已呀,老兄。」

 

  「沒有呀?我已經很安分了耶!」封平瀾冤枉地辯解,「難道他們發現我會找食堂大嬸包菜尾?!」

 

  璁瓏立即駁斥這論點,「我們可沒像你一樣去要飯。」

 

  「那會是什麼理由啊……」封平瀾思索了一下,「會不會是因為我搬去和你們同居,所以學校想問清楚我們是什麼關係吧?」

 

  「似乎有點道理。」

 

  「但是,校方人員怎麼會注意到我們……」百嘹低語。

 

  「你們不是已經……和大家一樣登入學籍了嗎?」礙於白理睿在場,封平瀾委婉地詢問。

 

  妖魔們捏造資料,竄改學生名單,有了正式學籍。這比用咒語掩飾自己的存在更為有效省力,並且減少破綻的發生。

 

  「真麻煩。」璁瓏皺眉。

 

  「反正不理會就是了,管他去。」墨里斯將通知揉成紙球,隨手扔入垃圾桶中。

 

  一行人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下午的課程結束時,已是黃昏。夕日下,學生們三三兩兩地往宿舍和校外移動。封平瀾照例去車棚牽腳踏車。

 

  當封平瀾牽著車走到前門時,赫然發現五道熟悉的身影站在大門邊。

 

  「嗨嗨,你們怎麼在這邊?」封平瀾開心地快步上前,「特地留下來等我一起走嗎?哇哇,我好感動!」

 

  沒有人理會他。五個人面色凝重地望著敞開的校門外,沒人踏出一步。

 

  「呃,怎麼了?」封平瀾察覺到不對勁。「怎麼不走,在等誰?」

 

  「出不去……」百嘹舉起手往前伸,在碰到半空中某一個位置時,空氣激起了紫色的電流。

 

  百嘹看著微微紅腫的指尖,「……這裡被下了結界。」

 

  「什麼?」封平瀾錯愕,不清楚狀況,「什麼結界?」

 

  「我們無法跨越這道門。」

 

  「是喔!」封平瀾驚訝,偏頭想一下,「那後門和側門呢?」

 

  「都一樣!」璁瓏不耐煩地開口,「布下結界的人就是想困住我們,你以為他會蠢到忘記封鎖所有出口嗎!」

 

  「整個校園都在結界裡。」冬犽開口,「校園邊境有道看不見的屏障,把人阻擋在校內。」

 

  「是誰設下的結界?敵人嗎?」封平瀾總算有點緊張感了,「奎薩爾呢?」

 

  「不是三皇子幹的,他們要是想清算我們,不會用這種方式把我們困住,而是直接找機會暗中下手。」百嘹開口。「至於奎薩爾,沒有他的消息。或許他根本不在校內,沒被困住。」

 

  但更有可能是留在校內,和他們一樣遇上了麻煩……

 

  百嘹沒把後面的話說出口。此時此刻,最不需要的就是惶恐不安的情緒。

 

  「如果奎薩爾不在學校的話,那有可能在家裡。」封平瀾跨上腳踏車,「我去找他!馬上搬救兵過來!等著吧大家!不用擔心!」語畢,用力地踩下踏板,往校門口飆速而去。

 

  「砰!」

 

  腳踏車在駛向校門的那一刻,像是撞上牆一樣,連人帶車猛地向後翻仰。

 

  封平瀾整個人往後摔飛,幸好冬犽一個箭步上前,將封平瀾穩穩接住,否則照那樣倒落的話絕對掛彩。

 

  「咦,我輾到什麼東西了嗎?是小動物的屍體嗎?是我害牠變成屍體的嗎?!」封平瀾驚訝地看著方才駛過的地面,路面一片平坦,他鬆了口氣回頭,對冬犽笑了笑,「噢,謝謝喔。」

 

  「不客氣。」冬犽溫柔地把封平瀾放下,「看來你也被結界困住了。」

 

  「什麼?」封平瀾錯愕,跑向校門口,伸手向前探了探,果然碰到了一道無形的牆壁,彷彿空氣凝固了一般。

 

  封平瀾興奮地用力拍了拍那道隱形牆,貼著牆向左移動,又向右移動,接著把臉擠在牆上。

 

  「你不會痛?」璁瓏困惑。結界上附著斥退的咒語,他們一碰到就會產生火熱的電流。

 

  「痛?不會呀──啊唷!」封平瀾一個腳滑撲跌在地,接著狼狽地坐起身,「現在會了,哈哈哈哈!」

 

  「這個結界對人類比較寬鬆,只有阻隔沒有斥退。」百嘹推測。

 

  「所以這是召喚師的咒語?」璁瓏詫異,「這裡有召喚師?他關閉我們做什麼?」

 

  「不曉得……」

 

  「那個……」希茉小聲輕喚,眾人把目光轉向她,「……從剛剛就沒有學生注意我們……」

 

  被希茉一提醒,一行人才發現,他們在門口喧鬧了這麼久,連封平瀾誇張地耍笨都沒有人駐足關切。

 

  彷彿他們六人並不存在。

 

  學生們三三兩兩、有說有笑地邁出校門。他們站在校門不遠處的角落,乾瞪著眼,看著人群漸漸離散。

 

  最後只剩下六道人影,突兀地站在校門口。

 

  「該死的!」墨里斯率先耐不住氣,伸出帶著紅燄的獸爪,朝結界發出一記爆擊。

 

  結界與攻擊相撞產生的衝擊波,發出了雷鳴般的巨響。

 

  封平瀾忍不住摀住耳朵。

 

  「媽的!躲躲藏藏算什麼!」墨里斯再度扔出一記燄刃,「我等著把你撕裂!」

 

  然而,製造出這麼大的聲響,仍是沒有任何人出現。

 

  「會不會是弄錯了呀?」封平瀾小聲開口,「說不定這是場誤會?比方說,這裡真的來了個召喚師,但是他的目標並不是我們,他只是在練習如何施展結界,結果不小心把我們困住了之類的。」

 

  「能召出這樣大規模的結界,不可能是新手。」

 

  「那可能是老手召喚師發現了稀有的獨角仙,怕它飛走所以乾脆把整間學校封鎖──」

 

  「你可以再天真一點!」

 

  一張紙忽地在空中緩緩飄動向六人所在的位置,慢慢降下。

 

  然而,結界裡並沒有風。

 

  六雙眼睛盯著在夕日照耀下被染成豔橘色的紙張。

 

  封平瀾伸手接過白紙,看了一眼,「是通知單耶。」

 

  其餘五人湊過頭。

 

  ──高中部普通科一年2班學生封平瀾、璁瓏、希茉、墨里斯、冬犽、百嘹,放學後至第三會議室集合 學務處。

 

  眾人陷入沉默。

 

  「……是巧合嗎?」冬犽開口,「這一切都是校方的人做的?」

 

  「怎麼可能啊!這是人類的學校,召喚師待在學校裡做什麼?」墨里斯嗤聲,不以為然。

 

  像是在回應墨里斯的話,封平瀾手中的紙轟一聲冒出了藍色炬燄。

 

  「哇!」封平瀾嚇得把紙丟在地上。

 

  火燄迅速退去,紙面上多了七個斗大的紅字:速至第三會議室!

 

  「是凶是吉,都得走一趟才能知道結果」百嘹撿起紙張,輕輕地嗅了嗅,紙上傳來一股淺淺的中藥味,他不禁挑眉,「呵呵呵……有意思。」

 

  

 

  妖魔們召出武器,全程戒備著移動到行政大樓最上層的第三會議室。

 

  會議室的外觀和其他辦公室一樣,雪白的門上掛著「第三會議室」的牌子,平凡到不起眼。

 

  六人屏氣凝神地瞪著門,互看了一眼。

 

  「我來開吧!」封平瀾自告奮勇地舉手,「校門的結界對人類比較寬容,這門如果也有咒語的話,應該對我影響比較小!」

 

  冬犽制止,「慢著,這種情況不能一概而論,萬一門上的咒語有殺傷力,人類可能無法承受。」

 

  「他想開就讓他開啊,殘了你再幫他醫。」璁瓏沒好氣地開口。

 

  「喂!太壞心囉!怎麼可以這樣呢小璁璁!」

 

  「不要那樣叫我!」

 

  「要不要……從窗戶……」希茉小聲地提議。

 

  「砰!」一聲巨響。眾人回首,只見墨里斯的腳懸在空中,而緊閉的門扉已倒在地面。

 

  墨里斯放下腳,「確認完畢,門上沒有咒語。」

 

  「幸好沒有,否則你可能會少條腿。」百嘹輕嘆,「說實在的,我有點想看那樣的畫面吶……」

 

  「沒本事就閉嘴,臭蟲!」

 

  六人步入房中。

 

  會議室內以木製長桌圍成一個ㄇ字形。末端的座旁,站著個孤高的人影。

 

  「奎薩爾!」封平瀾立即衝向前,上上下下地觀察審視,「你沒事吧?你沒事對不對?太好了!」

 

  奎薩爾皺眉退後一步,避開封平瀾的關切。

 

  「你怎麼會在這?」冬犽詢問。

 

  「和你們一樣。」奎薩爾望向大門,「來找答案。」

 

  「該死的!這門怎麼壞了?咳咳……」

 

  熟悉的沙啞男聲傳來,眾人回首,只見殷肅霜拎著那總是不離身的保溫壺,一邊看著倒在地上的門板,一邊咒罵。

 

  「班導?」

 

  「人都到齊了嗎?大家真是不準時,下次再這樣要扣分唷。」跟隨在殷肅霜身後的是嬌媚可人的歌蜜。

 

  不只歌蜜,還有穿著破舊上衣、頂著一頭亂髮的頹廢男子,以及一個梳著服貼短髮、穿著全套西裝、戴著金邊眼鏡的斯文男子,四個人接連著進入屋中。

 

  封平瀾雖然不知道後面兩者是誰,但是都曾在教師辦公室看過。

 

  晚到的四人步向會議室前端的座位,坐下。

 

  「呃,那個,現在是什麼狀況?是你找我們過來的嗎,班導?」封平瀾困惑。

 

  「廢話就省略吧。」殷肅霜扭開保溫瓶蓋,啜了一口溫熱的藥草茶,「坐下。」

 

  歌蜜哼著小調,拿起搖控器對著投影機按下,然後打開電腦。

 

  戴著金邊眼鏡的男子放下手中的厚牛皮紙袋,從裡面抽出一份份文件。

 

  至於頹廢男子則打開窗戶抽起煙。

 

  眼前的景況,對妖魔們而言詭異至極。

 

  「我不曉得你們的來意和來歷。」墨里斯彈指,攻擊咒語在掌心盤旋,「但我討厭故弄玄虛,也討厭別人命令我。」

 

  「別妄動。」奎薩爾警告,「在這裡,攻擊對他們沒用。」

 

  「校內的結界會壓制任何超出危險指數的咒語。」歌蜜看著螢幕開口,「而且你們早上簽了名,十個小時內我可以封印你們所有的能力唷。」

 

  「什麼!簽名?」

 

  眾人回想,美術課下課時,歌蜜要每個學生簽完名才能離開。扮成學生的五名妖魔及封平瀾全在上頭簽了字。

 

  「太卑鄙了!」墨里斯怒吼。

 

  「此言差矣。諸位擅自潛入,平白使用校內資源,此舉亦為卑劣之流。」斯文男子推了推眼鏡,「況且,豈有拜學於師卻不奉束脩之理?」

 

  「那傢伙在說什麼鬼?」墨里斯皺眉。

 

  「說你們沒繳學費。」殷肅霜咳了聲,「葉珥德,收斂你的文白夾雜的爛官腔。」

 

  「啊?學費?」眾妖微愣。

 

  「我們欠他多少?」冬犽壓低聲音小聲詢問。

 

  封平瀾湊過去,低聲報了個數字。

 

  冬犽挑眉,「噢,那可是七臺六百公升六門變頻冰箱的價錢吶……」

 

  「所以……班導是來向我們追討學費的?」封平瀾小心翼翼地詢問。

 

  西裝男挑眉,「殷老師,在下不曉得原來您帶的是特教班。」

 

  殷肅霜苦笑,「他可比你想像中來得棘手,葉珥德……」

 

  「好了!」歌蜜拍手,「開始囉!」

 

  她身後的螢幕投射出曦舫高校的校徽,投影片正中央浮出「曦舫國際學園簡介」的字幕。

 

  「曦舫學園是一所綜合完全中學,附設有國中部、小學部以及幼兒園部門。本校同時附設語言中心,召收海外學生。本校畢業證書受全球認可,不管是在國內發展或出國深造,都是相當有利的依據。」歌蜜笑著開口,接著語調一變,「檯面上是這樣子。」

 

  畫面忽地變暗。校徽的顏色淡去,轉變成另一個闇紅色的方形徽印。

 

  六名妖魔的臉色一凜。

 

  「那是什麼?」封平瀾好奇。

 

  「是召喚師協會的印記。」

 

  「是喔……什麼?!」

  「你可以更遲鈍一點,白痴……」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妖怪公館的新房客02影の校opening!》裡,12月24日7-11、全省書店正式上市!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