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病嬌女友怎麼可能毀滅世界 番外  

 

 

書名:我的病嬌女友怎麼可能毀滅世界‧番外
作者:桐真
繪者:迷子燒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5/01/28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1097

暢銷作家桐真&超人氣繪者迷子燒

「兔子先生,快跳進我為你準備的戀愛陷阱!」
只要收集七張「eat me」紙條,
就能變成魔境之王,吃掉兔子先生喔~()

 -- 

這是一個關於兔子與少女、吃與被吃的感人故事──

  

才不是!!!!!不要再誤導讀者了!!!!!
……咳咳,雖然我的嘴上必須嚴正否認,
但根據可靠情報,「吃與被吃」說不定有幾分真實?


不負責任劇透:
1.畢業旅行時,病嬌女友吃掉倒楣少年(鏡:葵本來就是我的人!)
2.世界末日時,倒楣少年反攻病嬌女友(鏡:天啊好害羞>/////<)
3.月黑風高時,病嬌&蘿莉共享倒楣少年(鏡…修羅模式ON!)


等等等等,我好不容易堅守貞操到正文結束,
為什麼番外還罔顧我的意願,強迫我(嗶──)又(嗶──)?!
(旁白曰:為了讀者福利咩~)
而且,既然打定主意摧殘我的肉體,
封面上至少要打個18禁吧!!!!!

 

終極M & 終極S的幸(變)福(態)最終章,01月28日正式上市!

網路書店傳送門:博客來金石堂

--

第一章 放課後的追殺時光

 

「呼、呼呼!」
劇烈跳動的心臟、急促的呼吸聲、微微發疼的腹部,都確定了我正在奔跑的事實。
現在是放學後,我一如往常地留在學校,但第一次在下課後的走廊上奔跑著。
追著我的並不是別人,就是一星期前和我成為了男女朋友的關鏡。
她手上的薙刀反射著夕陽光芒,看起來十分漂亮……不對,現在不是欣賞這種東西的時候。
很多人都說,王子跟公主在一起後,從此過著幸福富裕的日子。關鏡或許是公主,但我絕不可能是王子,所以我不期待能過上什麼好日子,只期望談一場普通的戀愛。
然而,自從瞭解關鏡不是普通大小姐,而是附加病嬌、偷窺狂屬性的變態大小姐後,這個希望就像玻璃遇到鐵鎚般,三兩下……不,一下就被打碎,還附帶音效。
她總是因為莫名其妙的理由追在我後頭,比如晚上沒接她的電話、不小心把手機關機、還有line訊息已讀不回。
跟其他女生講話、甚至看其他女生一眼,被她發現後就會面對一連串逼問。像是:
「為、為什麼葵不接我的電話呢?我們是戀人吧,難道連聽到你的聲音都是不被允許的願望嗎?不要沉默啊,葵!」
或是:
「葵剛剛看了其他狐狸精吧?我們不是說好一輩子只能看著我嗎?如果葵的身心不能完全屬於我,那我們就一起死吧,死後就能永遠在一起了呢。」
她邊說邊把刀子抵在我脖子上。
或許有人會說:你幹嘛不報警?這已經是犯罪行為了。
你以為這麼容易嗎?關鏡家是本地有名的財主兼望族,市政府、警局、甚至是學校高層都和她家有關聯,要不然怎麼會縱容這個病嬌女拿著薙刀、西瓜刀、水果刀等違規物品在校內猖狂。
套一句被我改過的電影臺詞:「市長、警長局長,加上校長、教師、行政人員全是我的人,你怎麼和我鬥!」
關家勢力龐大,不是我這種市井小民能對抗的,所以只好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下,可我想我做鬼應該也無法風流,因為她肯定連死後都會緊緊纏著我。
「葵!」
背後傳來的尖銳女聲,將我從過往的慘烈記憶拉回到痛苦現實……嗯,記憶與現實都差不多悲劇。
「不要跑!」關鏡揮舞著薙刀,力道強勁得發出了像是揮鞭的聲音,要是被砍到可不是鬧著玩的。
「那妳就不要追我啊!」
「葵如果不逃跑的話,我也不想追葵的。」
「就是因為被妳追,我才要逃跑啊!」
「誰叫葵在上課時偷看隔壁座位的狐狸精!」
「我才沒有看她!」
我得承認說這話時有點心虛,畢竟坐我隔壁的是名黑長直小蘿莉,這對身為蘿莉控的我來說,既是天堂,也是訓練自制力的地獄……扯遠了。
「你騙人!」關鏡大喊一聲,她的聲音在走廊上形成回音,窗外無數隻烏鴉同時從樹中傾巢而出,往夕陽方向飛去。
腦中苦苦思索著該怎麼安撫她,這時我想起了之前看過的漫畫。
「鏡,妳知道嗎?我其實是看著她瞳孔中反射的窗戶玻璃、玻璃上映照出的妳的臉龐,所以我從頭到尾都是在看著妳啊!」
關鏡的成績全校排名前三名,但只要我在感情方面表示自己的忠誠,不管什麼樣的歪理、科學無法證明的定理,她都會立刻相信,然後立刻丟下武器跑過來抱住我,這是我一個星期以來觀察到的保命之道。
「最喜歡你了,葵。」她把薙刀往旁邊一扔,刀刃落地發出清脆的聲音,她伸出手抱住了我的身體。
空氣中飄散著她的髮香,我感受到她某個部位擠壓著我的胸膛的柔軟觸感,以及彷彿要把我的腰扭斷的強大力量。
「是、是嗎?那真是太好了,嗚……」
「作為葵乖巧的獎勵,今天就帶葵到我家吧。」關鏡鬆開雙臂,退到一旁,並拿出了手機。
「為什麼?」
「祕密,不過葵可以好好期待這份獎勵,因為這可是我對葵的『愛』喔。」
她這麼說完,便對電話那頭開口:「喂?是我,我現在要回去了,來學校接我。」
關鏡用我從未聽過的命令語氣對著電話說道,不等對方回應便立刻掛了電話,大小姐的本性表露無遺。
在她掛電話的五分鐘後,五輛車便出現在校門口,一輛勞斯萊斯在中央,另外四臺BMW則如護衛般分布在勞斯萊斯的前後。
車子停下後,車內走出數位黑衣男子。不僅如此,還有許多人從人行道旁的樹上一躍而下、或是打開人孔蓋爬出來,這個陣仗比起總統出巡簡直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知道關家非常有錢,但沒想到會誇張到這個地步。
「大小姐,您辛苦了。」黑衣男子們齊聲喊道。
「鏡大小姐,葵少爺,請上車吧。」一位像是在cosplay的眼鏡青年打開了車門。
不同於我的驚訝,關鏡毫不遲疑地上車。我站在車門口,猶豫不定,因為我根本沒打算去她家,碰到這種大陣仗更讓我怯步。
「等等,這樣太早了,才一個星期就見父母之類的,我很害怕。」我隨口掰了一個理由。
這個世界不就是如此嗎?有權有勢、成績優秀的美少女,怎麼可能看上我這個平凡的學生?肯定只是把我當玩具,想看我被羞辱而已吧。
況且,我和關鏡不過交往一個星期,就算是她邀請我,別人搞不好會認為我是欺騙或是死纏著關鏡。與其被別人在心裡這樣非議、汙辱,倒不如一開始就拒絕。
「放心吧,我的父母現在正在歐洲旅遊,所以葵可以不用擔心喔。」鏡邊說邊拉著我的右手,試圖將我拖進車內,站在外面的管家和保鑣們也努力想把我安全地塞進車裡。
我的右腳已跨進車內,左腳正頑強地在外抵抗,左手也抓著車頂,拿出了有如死守四行倉庫的堅毅精神,誓死不從。
不過,雖然我誓死不從,但這樣的舉動卻難為了管家和保鑣們,他們一邊想把我弄進車裡,卻也擔心手段太強硬會讓我受傷、因此得罪大小姐。看到他們滿頭大汗的苦惱模樣後,我只好放棄掙扎,乖乖地坐進車中。
「葵少爺肯合作真是太好了。」管家拿出手帕擦拭著額頭。
我上車後,車子便立刻發動,將我帶往名為關家的地獄……我還沒寫遺書呢,誰知道進入後,會不會因為說錯一句話就這麼從世界上消失。
「人家不會說閒話嗎?比如大小姐趁父母不在,把男朋友帶回家之類的。」我向關鏡問道。
「不會有人說這種話的……」關鏡低下頭,用有些低沉而恐怖的語氣道。
雖然現在是夏天,我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為、為什麼?」
「葵真的想知道嗎?」關鏡臉上掠過一抹陰沉的笑容。
「呃……算了。」
這種時候還是什麼都不要問會比較好,不然等一下旁白可能會冒出這麼一句話:那天之後,再也沒有人見過邱葵了……
就算苟延殘喘,我也一定要活下去,未來美好的平凡生活在等著我,可不能被一個病嬌、偷窺狂變態大小姐給毀了。要忍耐,反正過沒多久她一定會跟我分手,大小姐都是喜新厭舊的,等到她覺得無法從我身上挖掘到樂趣時,就會把我扔到一旁了。
「唉……」我低聲嘆了口氣,手撐著臉頰看向窗外,車子正往市中心駛去。
關家宅邸坐落於市中心。如果初次造訪,可能會將他們家當作是市政府之類的行政機關。
大門前是約三公尺高的鐵欄,庭園中央有座噴水池,歐式大宅被樹木所圍繞,外圍還有著城牆般的高聳圍牆,看起來就像一座城堡。能夠在市中心蓋這樣的建築物,可見關家的財力有多雄厚。
但關鏡從不炫耀她家的資產。
當有人提及她家的財力權勢、或問到相關問題時,她總是這麼回答:
「沒有啦,那些都是祖先留下來的。我只是比較幸運,剛好出生在那個家庭而已。」
或是:
「呵呵,抱歉,父母只要求我專心讀書,所以我不太關注我家占地多少之類的問題呢,不好意思沒辦法回答你們的問題。」
總而言之,是位謙遜的大小姐。
她也常常為了遷就我而選擇走路上下課,我吃什麼她就跟著吃什麼。
只可惜,她是一名病嬌兼偷窺狂,不然就是偷窺狂兼病嬌。
車子駛進宅邸前的廣場後停下,那位眼鏡執事立刻幫我們開了車門。
「這裡就是葵以後的家喔。」關鏡指著身後的大宅道。
「哇,好棒喔……妳以為我會這樣說嗎?我要是真的住進來,就算沒被妳煩死,我也會因為壓力過大先去自殺。」
「這樣不行喔,怎麼能把自殺這種不祥的名詞掛在嘴邊呢。」
「我可不想被妳這個整天想殺死我的人這麼說……」
「我怎麼會想殺葵呢,葵可是我最愛的人呢。」關鏡邊說邊摟著我的手臂走進宅邸裡。
裡面的擺設就跟我常常在動漫中看到的一樣:挑高的天花板,上頭有著水晶吊燈,兩道可以通往二樓的樓梯,掛在牆上的家族成員肖像,以及兩排恭恭敬敬低著頭的僕人們。
「歡迎您回來,大小姐。」
「你們難道沒看到葵嗎?」關鏡不太高興地說著。 
「歡迎您,葵少爺。」僕人再次異口同聲說道。
有錢人家果然很可怕,我這種小康家庭的孩子無法想像。
「葵,我先帶你到我的房間吧。」
關鏡拉著我的手往二樓走去,中途穿過了數條走廊,拐了許多彎。走過的地方似乎都長得一模一樣,讓我不禁有這間房子是從迷宮改造的錯覺。
最後,我們在一扇兩公尺高的門前停了下來。
我的心情有些激動,但與其說是即將進入美少女房間的緊張感,倒不如說是可以窺視魔王房間的刺激感。
「這裡就是我和葵未來的房間喔,準備好了嗎?」關鏡把手放在門把上,眼神中流露出些許興奮,看來她似乎很想讓我看到她的房間。
她慢慢地拉開了房門。
裡頭並未像是某料理漫畫般,蓋子打開時會噴出七彩光芒,而是深不見底的黑暗。
「進來吧。」關鏡牽著我走進了黑暗的房間,然後立刻關上房門,四周頓時伸手不見五指。
此時,關鏡鬆開了我的手,在房間內走著。
「對了,葵先閉上眼喔。」她說出了意義不明的話。
「都已經看不到了,就算睜開眼睛也沒差吧。」
「不行,直接看到的話,就沒有驚喜的感覺了,我需要讓葵醞釀一下情緒。」
「好啦,我照做就是了。」
「這樣才乖。」關鏡邊說邊摸了我的頭,這個人是不是把我當成幼稚園兒童了……
接著我聽到「啪擦」一聲,雖然閉著眼睛,仍能感覺到外頭的光線射入。
「葵,準備好接受我對你的愛了嗎?」
「呃……好了。」
「那就睜開眼睛吧。」
我睜開眼睛。
「這就是我對葵的愛喔。」關鏡手上拿著一條紅布,我看向她的身後。
足足有兩間教室大的房間內,全貼滿了我的照片,有平時上學的照片,也有吃飯的照片,睡覺的照片,看書的照片,甚至也有洗澡與換衣服的畫面,完全就是我的生活實錄。
難怪房間裡一點光線都沒有,全部的玻璃都被漆成黑色,然後貼上了我的照片。
我發現了最誇張的東西──其中一面牆上,是以無數張照片拼成的我的臉部特寫……
「呃……呃……」我的腦袋瞬間一片空白,不曉得該說些什麼。
「這張臉我從高一就開始拼,最近終於完成了呢。」關鏡甜甜一笑,走過來摟住我的手臂。
「高、高一?我們不是高二才開始同班嗎?」
「沒人規定沒有同班就不能喜歡你啊。」
「這、這倒也是……不過,妳也太誇張了,竟然讓僕人幫妳做這種事情,裡、裡面可是有我的裸、裸、裸照啊……」
一想到我的照片被不認識的人品頭論足,就忍不住毛骨悚然起來。
「葵想太多了,這些照片都是我一個人拼的,平常也會用紅布遮起來,旁邊還有紅外線感應器,不用擔心有人把這塊紅布揭開喔。」
「啊……呃……」我還是不知道該說什麼,這已經超越變態的等級,我真的忍不住要讚美她……不可以,我不能表露出來,連忙壓下即將豎起的大拇指。
這種感覺,真的……超恐怖啊!
用變態已經無法形容這個人了,她將會成為變態中的霸主!
「葵很感動吧,這可是我對葵的愛呢。」她重複這句話,臉頰還微微泛紅,跟臉色肯定發白的我形成了強烈對比。
「我、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我雙腿發軟,忍不住跪了下來。
我、我到底是跟什麼人交往……話說,她真的是人嗎?不是從地獄十九層爬上來的妖怪嗎……
「太棒了,我征服葵的腦袋了!」關鏡得意洋洋地說著。
最後,我在關鏡家吃了一頓尷尬的晚餐,因為我實在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去面對這樣「深愛」著我的女朋友。
我在心中決定,以後再也不要來關鏡的家,不然我會被自己的羞恥心跟壓力所殺死。

──待續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