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26-Image Rule緋色的羈絆02-單    

書名:Image Rule緋色的羈絆02
作者:阿漪
繪者:韻子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5/01/28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1165

★POPO原創市集‧奇幻小說排行榜TOP8!
網遊新星 阿漪 戀愛力作♥

侍從大賽過後,為了消滅棘手的病毒,羅琳奉命組隊出任務。
身經百戰的美豔女武神、官方御用的帥哥祭司GM,與排行第一的玩家零式,
這三人雖然是她得力的隊友,卻也帶來一連串的……風波。

美豔的女武神其實是個容易暴走的妹子,
平常輕佻的祭司GM向她坦白了天大的「祕密」,
不按牌理出牌的零式竟然趁機把她擄去約會勝地──
呃,雖然因此提升了隊友的親密度,但她的「人身安全」真的沒問題嗎?(抖)

精靈NPC:「報告官方,這些隊友真的沒問題嗎?」இдஇ
祭司GM:「從今天開始,我就在封面上一直黏著NPC啦!」(ゝ∀・)⌒☆
九尾狐玩家:「滾!誰允許你上封面?!放開那個NPC!」(╬゚д゚)
NPC與她的小(ㄓㄨㄥ)夥(ㄑㄩㄢˇ)伴(ㄋㄢˊ)囧囧闖關ing!

傲嬌小忠犬 V.S 腹黑小花心,今晚您想享用哪一道呢~?

網路書店傳送門:博客來金石堂

--

任務11 狼留下的線索

影中蝶的話一出口,在場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國王等人當然不知道影中蝶口中的「非錯」是誰,但他們見影中蝶對著非錯大吼,皆也猜到這個「非錯」是與艾瑪公主有關的人。
而羅琳與非錯當然也非常驚訝,影中蝶氣到眉頭糾結、青筋幾乎冒出的樣子,完全不像是在說謊……但為什麼她會說是非錯陷害她?
「死非錯!我真的是太相信你這個卑鄙小人了!」影中蝶只管歇斯底里地怒吼,也一直瞅著非錯不放。
國王撓撓鬍子,看著吵鬧的影中蝶有點不耐煩,「把她帶下去,跟那匹狼關在一起!」
架著影中蝶的兩個侍衛得令,用力把影中蝶往外拖走。影中蝶拚命掙扎,但還是被力氣更大的侍衛們迅速拖出去了。
「艾瑪公主,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何史力奇對著妳說『非錯』陷害她?」命人拖走影中蝶後,國王接著問。
但非錯還愣著,倒是羅琳先回過神來。
「父王。」羅琳單膝跪在國王與王后的面前,「這事還請父王再細查。」
雖然她完全無法接受眼前突然發生的事,很想當場質問非錯,但現在實在不是個好時機……唉……這任務應該要有暫停鍵的設計才對。
算了……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她相信影中蝶絕對不會是凶手,非錯也不會陷害影中蝶。
國王還沒回答,一旁湯米王子的眼神冷冷飄過來,搶著說:「米恩這是在維護那位畫家嗎?還是因為不喜歡艾瑪公主的關係?」
「這與維護還是喜不喜歡無關,而是我們不能只憑那個侍女的片面之詞,就斷定史力奇就是凶手。」羅琳回嗆。
但她話一說完,剛剛那個舉發的侍女不服了,重複說起她看見影中蝶殺人的事,還愈說愈誇張,「我親眼看到是史力奇幹的!她殺王妃時,王妃不斷求饒,史力奇卻沒有一點心軟……那個女人實在太可怕了!」
「等等,這樣不對啊?若妳都看到了,為什麼不上前救王妃?」羅琳挑出了侍女的語病。
「哪有什麼問題?人證、物證都有了,請父王速速將史力奇判刑吧!」湯米王子又大聲插話。
一時之間,謁見廳充滿著此起彼落的議論聲,羅琳希望再查查、湯米懷疑羅琳的動機、侍女不停地誇大描述案發情況……雖然非錯因為影中蝶的指責還沒回過神來,但現場已經夠吵雜了,導致國王的頭漸漸痛了起來。
王后見局面如此混亂,轉頭又看到國王正揉著太陽穴,覺得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大喝一聲阻止了大家。
「沒必要為了區區一個流浪畫家傷了大家的感情,陛下……我說是吧?」邊說,王后邊看了一眼羅琳,似乎是警告她不要再堅持下去。
羅琳這才發現,在場的人都冷眼看著幫史力奇說話的她,難道這裡完全沒有人相信她嗎?這就是病毒的世界?
國王聽了王后的話也覺得有理,反正只是個流浪畫家,不足掛齒,何況人證確鑿,還怕冤枉了不成?就算冤枉了也沒差,沒有親人的流浪畫家,失去了也不必對誰負責。
「既然這樣,明日史力奇連同那匹狼,一同公開處決吧!」國王終於下定決心,「還有,艾瑪公主已經來一段時間了,明日差不多也該回家了……」
「父王!」一聽國王的決定,羅琳激動地叫了出來,完全不把王后的警告放在眼裡。
「我心意已決,就這樣吧!散會!」國王揮了揮手,示意眾人散去。
「等等!父王……」羅琳還想上前說幾句,但國王揮個手扭頭就走,王后怒瞪了她一眼之後也馬上起身跟著離開了,完全不給她辯駁的機會。
湯米王子仍站在一旁,嘲笑地看著羅琳,一會兒見羅琳沒再繼續辯駁,覺得無趣也就離開了。
那名舉發的侍女也和桃樂絲一起退了下去,謁見廳瞬間就只剩下羅琳與非錯兩個人。
非錯這時才冷靜了下來,走到羅琳身邊,試著解釋:「我沒有陷害她。」
羅琳抬了頭看了非錯一眼,沒有說話地又垂下頭。
非錯以為羅琳也懷疑他,重複地說:「我沒有陷害影中蝶,一定是她搞錯了!」
「你想叫我相信你,然後不相信影中蝶嗎?」羅琳還是垂著頭,聲音有點落寞。
「妳不信任我嗎?」非錯脫口說出,但一說完就想立刻收回來。因為這句話怎麼好像……好像剛剛他們車上的對話。
「我不知道為何你不信任我,要這樣偷偷來……可是我並沒有想要隱瞞你什麼,你問的話……我就答。」
是啊!他一直都不信任羅琳,又有什麼資格要求羅琳的信任?
非錯靜了下來,現實中的尷尬又回到兩人之間,使謁見廳的氛圍一下子冷了下來,兩個人在原地一動也不動,彷彿時間靜止了一般。
羅琳不講話,這讓非錯愈加感到恐慌,整個人都僵硬,表情也不像平常那樣吊兒郎當,而是一臉慘白。
良久,羅琳才將頭抬了起來,發現非錯的表情非常難看。
唉……算了,大概是她真的太急了。
於是羅琳扯了嘴角笑了笑,轉了一個話題,「非錯,我們下線寫信問問影中蝶吧?」
「……喔。」非錯有些愣住,但也因為羅琳並沒有回答他的反問而感到輕鬆。
「那就先回房間。」
「嗯。」
兩人達成共識後就一前一後地離開了謁見廳。
羅琳走出去的時候,突然想仔細看看昨天零式出現的地方,那夜實在太暗了,她沒看清楚他站在那邊幹嘛。
於是她站在謁見廳門口回頭看了一眼,而這一回頭,讓她發現了一個不對勁。
「非錯!」她立刻叫住非錯,在非錯轉頭時指了指牆上的畫。
牆上掛的三張畫是影中蝶替他們畫的肖像畫,而其中湯米那張寫著「王八烏龜」的畫布,上面的四個字卻變成了三個英文字母「ALL」。
「咦?字改了?」非錯也很驚訝,剛剛的尷尬已經被他拋到九霄雲外。
「居然都沒有人發現?」
「對啊……這三張畫掛在這麼明顯的地方,剛剛都沒人發現……啊!我想應該不是沒人發現。」非錯似乎發現了原因。
一旁的羅琳點點頭,「我也想到為什麼了。」
沒人發現,是因為在大家的眼中,那張畫依然還是湯米王子。
就像當初影中蝶寫了「王八烏龜」,大家卻都以為是湯米王子的肖像一樣,這張被改過的畫在他們眼中也是仿畫的湯米王子,所以才沒人發現畫被換了。
「可是……是誰把畫換了?」非錯走近畫前查看,沒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
羅琳也站在畫前,扶著腦袋想了想。那天月圓之夜,遇見狼人零式時,他不就是站在這張畫前嗎?
「我想……這應該是零式換的!」羅琳猜測。
「什麼?零式?」
「嗯,那天我就是在畫前看到他的!」
非錯思考了一下又說:「所以這應該是他留給我們的訊息囉?」
「應該是。」
「可是……這『ALL』是什麼意思?為何不寫點我們看得懂的東西?」
「我也不知道,這ALL……不知道是該分開看還是合在一起看,合在一起應該是英文『所有』的意思吧?」
「所有……是指所有人都是凶手嗎?」
「有可能,但零式怎麼知道我們的劇情是什麼?他一直沒出現,況且案件是他換畫之後才發生的。」
非錯也陷入苦惱,零式的確從一開始就沒跟他們在一起,卻留下ALL三個字母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他已經找到病毒在哪?
以新月大人的技術,是有可能做得到,那次在冰鏡迷宮也是零式從外部電腦找到病毒並且消滅。但如果他有這個能耐,為何不直接消滅病毒就好?
「啊!」非錯突然想到了什麼,大叫一聲。
「怎麼了?」羅琳轉頭問。
非錯轉頭試圖掩飾,「沒事,只是突然想到……我們應該先下線問問影中蝶才是。」
「好。」羅琳倒是沒起疑心,接著兩人就各自從謁見廳離開。
非錯走在城堡的長廊上,想著剛剛自己想通的事情──
零式之所以只給提示,是因為這邊跟冰鏡迷宮不一樣,是特殊的任務世界,而他們所有人都在這個世界中,如果輕易毀去……搞不好他們的角色也會消失也說不定!
也就是說,這次的病毒不是某個任務中的角色而已,而是像冰鏡迷宮事件一樣,是區域性的病毒……

──待續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