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27-幽鬼宅急便05(完)-單    

 

書名:幽鬼宅急便05 唉,請問鬼死可以復生嗎?
作者:俗人
繪者:言一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5/01/28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8081

真靈被奪,韓青青陷入昏迷,
只剩七日的性命,開始倒數──

三界郵差不僅自己是個倒楣蛋,連身邊朋友都會被帶賽!
穆方雖然確認了幕後黑手的身分,
韓青青卻受到牽連,成了送信任務的報酬──
信件:司馬烈的眷戀。
報酬:韓青青真靈。
為了解救韓青青,他不得不接下任務,
但是送信對象是個死去多年的遊魂,根本無處可尋。
救人之事迫在眉睫,穆方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費盡心思打聽到消息,卻發現遊魂在除靈師世家手中。
大海撈針不容易,然而隻身面對底蘊深厚的除靈師世家亦猶如蚍蜉撼樹,
迷惘、痛苦、困頓環伺,命運的終局依然毫不留情地來臨……

《幽鬼宅急便》感動人心的最終章,1/28正式上市!
網路書店傳送門:博客來金石堂

--

第一章 又是特訓

石坪市,某公園。
穆方躺在草地上,嘴裡叼著根草葉子,懶洋洋地望著天空。雯雯蜷縮在他身邊,瞇著眼睛,呼嚕呼嚕睡得正香。
高琳娜的事已過去一個星期,韓青青跟著韓立軍回了黑水市,穆方也搬離了古玩街,但石坪市卻是暗流湧動,風雨欲來。
北王劉,南司馬。三大除靈世家之一的司馬家,幾乎精銳盡出,由老家主司馬風帶領,浩浩蕩蕩的十多個人到了石坪市。而在司馬風之後,與司馬家關係密切的閩南陳家,也由陳天明帶著十多個人,於半日後趕到。
這些人到了之後,帶隊的大佬們先是湊到一起開了個碰頭會,穆方也受邀參加,只不過與會時間還沒超過十分鐘,就被趕了出去。
十八歲擁有通靈境中期的實力、傳說中的三界郵差、神祕的師父和珍貴的靈棗……穆方的種種情報,都讓兩大世家很感興趣,但同時也存在一個讓他們不能容忍的問題。
對靈的認識。
除靈師是除靈的,穆方是替靈服務的,這種矛盾根本無從調和。
司馬風輩分最高,一直老神在在地閉目養神,其餘幾個人卻沒客氣,就這個問題連番教訓穆方,想將他往「正途」上引導。這些人不知道是不是在家裡罵晚輩罵習慣了,面對他這個另類,言語上毫不客氣。
穆方其實有一定的心理準備,但屁股還沒坐熱就被一群人說教,他耐著性子憋了幾分鐘,最終實在忍受不了,直接起身對罵。雖然從頭到尾沒吐出一個髒字,也把一群人氣得臉色鐵青,最終不歡而散。
穆方鬧這麼大,實際上並非真的有多不爽,因為就算司馬風他們不說教,他也得想辦法和他們撇清關係。
兩大世家是為司馬烈而來,而穆方的目標也是司馬烈。大家目標相同,看似不是不能合作,可老薛和李文忠都不喜歡和外人接觸,為了避開不必要的麻煩,他只能選擇規避。
穆方又換了個住處,找了間小旅館,只等師父和烏鴉趕到。
烏鴉在電話裡說很快就到,他等了足足七天,還是一點影子都沒有。他除了每天帶雯雯四處溜達外,幾乎沒有一點事做。
穆方將草葉子吐掉,伸了個懶腰,側頭看了看呼呼大睡的雯雯。
這七天裡的大半時間,雯雯都在睡覺,看似很符合貓的習性,但穆方心裡明白,這是消耗太多靈力的緣故。
李文忠之前曾經警告過,雯雯是妖靈,只能吸取天地靈力。如今人間界靈力稀薄,雯雯無法補充靈力,過度使用力量的話,早晚會有生命危險。
司馬烈的事,不能再讓雯雯參與了。
穆方正暗自思量,雯雯耳朵動了一下,睜開眼睛向天空望去。
空中出現一個黑點,由遠及近,向這邊飛了過來。
仔細辨認之後,穆方大喜過望地站了起來。
「忠哥,你總算來了!」
一隻烏鴉從天空落下,正是李文忠。
李文忠落下之後二話不說,一翅膀就掀到了穆方的腦袋上。
雯雯瞄了一眼,打了個哈欠,又趴下睡了。
穆方哎呦一聲抱頭蹲下,哀嚎道:「忠哥,你幹嘛啊,很痛的……」
「你還知道痛?」李文忠氣呼呼道:「你要是繼續這麼胡鬧下去,死翹翹是早晚的事!」
「之前不是說了嗎,我那時候聯繫不上你們啊。」穆方很委屈:「實在沒辦法,我只能硬上了。」
「你的命比任務重要。」李文忠聲音嚴厲:「記住,以後如果出現類似情況,沒有我或者你師父在,寧可任務失敗,也不能以身犯險。」
穆方大為感動:「忠哥,沒想到你這麼為我著想!」
「著想個屁!」李文忠大罵:「我是不想大人的心血白費。要是你死了,下一個郵差還不知什麼時候才能找到。」
穆方的臉頓時又垮了下去,有氣無力道:「忠哥,你大老遠跑來,就是為了打擊我啊?」
「看見你這傢伙就有氣,差點把正事給忘了。」李文忠抖了抖翅膀,問道:「你後來不是又打電話給我,說有一大批除靈師到了石坪市嗎?」
「對啊,我還被他們趕出來了。」穆方發愁道:「他們留在這,會不會有麻煩啊?要不要想個辦法把他們騙走?」
欺騙一大群資深除靈師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若是李文忠肯出手,也不是全然辦不到。
李文忠思索了下,道:「不必。有他們幫忙攪混水,我們也許可以坐收漁翁之利。這段時間我們都不要行動,監視那些除靈師,靜觀其變。」
布置九靈篡命圖,除了要集齊九個殺虐滔天的惡靈之外,還要將九靈分別禁錮在不同的地點,彼此之間相距百公里以上。
如果司馬烈真的是篡命圖主人,在石坪市煉製惡靈,就說明這裡是陣眼之一。雖然高琳娜沒有成為惡靈,但陣眼位置不能改變,所以,司馬烈一定沒有離開,而是留下來尋找新目標。如此一來,和那些除靈師發生衝突只是早晚的事。
「不虧是忠哥,考慮的就是深遠,比我強太多了。」穆方很佩服李文忠的謀略,由衷地拍了幾句馬屁後問道:「不是說師父也會來嗎?他人呢?」
「大人肯定會過來,但要晚些日子。在他來之前,我負責盯著那些除靈師。」李文忠道:「大人不到,我們對付司馬烈會很吃力。陣師真正的恐怖,你還遠遠沒有見識到。」
「有那麼厲害嗎……」穆方明顯不信:「對了,忠哥你去盯梢,我做什麼?」
「你當然也有事做。」李文忠頓了頓,語氣有些凝重:「既然你已經完全掌握了滅道之一,在與那陣師正式交手之前,我希望你能掌握滅道之二,縛!」
穆方大喜:「好,沒問題!」
之前他是靠一招打遍天下,滅道之一好用歸好用,但手段太過單調,如果能多學一種,那自然是好事。
穆方正高興,突然感覺哪裡有點不對。按理說烏鴉不會有表情,但穆方總覺得李文忠在笑。
「忠哥……」穆方忐忑地問道:「我怎麼學啊?」
「和上次一樣。」李文忠眼中精光一閃。
四周空氣景物一陣扭曲,穆方轉瞬之間便進入了一片漆黑的世界,連雯雯也被罩了進來。
雯雯再度睜開雙眼,四下打量了一圈,舔了舔爪子。「這地方很不錯,待著很舒適呢。」
「舒適個鬼啊!」望著天空中一層層羽毛似的烏雲,穆方發出痛苦的呻吟。
忠哥的黑獄結界,天啊,又是特訓!

石坪市某個旅館的房間內,一名七十開外的老人坐在椅子上,白髮如霜,長鬚垂胸,手裡拿著一柄銅質煙袋,吧噠吧噠地嘬著。煙袋鍋冒著火苗,但詭異的是,沒有一絲一毫的煙霧。
兩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分別坐在兩邊,雙手放在膝蓋上,一副畢恭畢敬的模樣。左邊的男人面容堅毅,皮膚有些黑;右手邊的男人則面容白皙,頗為儒雅。
看似普普通通的三個人,走在大街上也沒什麼特殊,但是在通靈師的世界裡,他們卻都可說是響噹噹的人物。
椅子上的老者,複姓司馬單字風,乃是老牌除靈師世家──南司馬的上一任家主。在已知的除靈師中,最強的五人被稱為五靈王,司馬風是其中之一。
坐在右手邊的那名儒雅中年人,是司馬風的次子,司馬玄水,通靈境後期。司馬玄水是個武癡,只對修練變強感興趣,當年司馬玄青靈力盡失,本想讓他繼承家主之位,但他覺得家主事務繁多,影響修練,生生拒絕。
至於左邊那名堅毅男子,則是穆方的老熟人,陳清雅的父親陳天明。
來的四十多號除靈師,以這三人為首。
三個人已經沉默了很久,似乎都有心事。
「父親。」司馬玄水打破了沉默,憂慮道:「來這已經好幾天了,但是烈叔的消息一點也查不到。而且,我們這麼多人到這,王家和劉家肯定已經知道了……」
南司馬,北王劉,不光代表最強的三個除靈師世家,同樣也代表著一種勢力劃分。如果某個城市已經有除靈師了,其他除靈師就不能隨便進入,這是規矩。
北方是王家和劉家的地盤,雖然石坪市沒有這兩家的人,但也算是北邊。來一、兩個人沒關係,誰都有出門辦事的時候,可是現在,一來就是一大幫,不論誰都會在意的。
陳天明小心地觀察司馬風的臉色。他帶人過來,是因為陳家和司馬家的關係很近,只是來助拳的,不適合插話。
司馬風還是吧噠吧噠抽著煙,沒吭聲。
司馬玄水鼓足勇氣,再度開口道:「父親,我是想,要不要還是向王家和劉家知會一聲……」
「知會什麼?」司馬風突然發作,煙袋鍋子敲到了桌子上:「嫌自家的事不夠丟人嗎?讓別人來笑話?」
「父親教訓的是。」司馬玄水立刻低下頭,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風叔。」陳天明覺得自己不能再沉默了,開口道:「烈叔現在是陣師,要是他一直躲著,我們很難找到。」
「找到他固然好,但找不到也沒關係。」司馬風按了按煙袋鍋,眼中精芒四射。
「只要我們在石坪,他就不敢有什麼大動作。我們有的是時間等,可他卻沒那麼多時間和我們耗。況且,他最想要的還在我手上,我們只需要以逸待勞就好。我倒要看看,那個不成器的東西能忍耐多久!」
在司馬風說著這些話時,旅館樓下的人行道上,一個人正默默地注視著他所在的房間窗戶。
那個人,臉上戴著口罩,鼻梁上架著墨鏡。四周的人來來往往,但好像沒有一個人能看到他。
過了一會,口罩後的臉似乎笑了一下。
「這麼多天按兵不動,不愧是大哥,果然沉得住氣啊。看來還是得我這個做弟弟的先做點什麼才行了。」
那人轉過身,隱入了往來的人流當中。

石坪市激流暗湧,黑水市同樣波浪起伏,尤其是黑水八中,簡直都要翻了天。
大考成績公布了,黑水八中出了一個全國大考榜首。
這個榜首的名字,叫穆方。
當看到榜首名字時,校長覺得這個玩笑有點大。
穆方在八中相當有名,處分通報只要公布,十次有九次會出現這個名字。可是大考榜首……這怎麼想都不可能。
學校第一時間就打電話到大考中心,說肯定弄錯了。大考中心不敢怠慢,仔仔細細查了一遍,又再閱卷了一次,最後告訴八中校長:「別得了便宜還賣乖,就是你們學校的!」
校長徹底震驚了,迷迷糊糊地把消息發布了出去,這下,整個學校都瘋了。
「校、校長。」穆方的班導肖國棟跑到校長室,結結巴巴道:「您別別別嚇我,穆方怎麼可能是大考榜首?這,這不對啊!」
「你是他的班導師,你都不知道我怎麼會知道!」校長現在也沒想通呢。
八中這麼多年,全市大考榜首都沒出過,結果冷不丁冒出一個全國榜首。而拿到這項榮譽的,還是個眾所周知的劣等生。
「他,他一定是竄改成績了。」肖國棟義憤填膺:「就知道他會胡來,沒想到連……」
「你腦子有病是不是!」校長沒好氣地罵了一句,敲了敲桌子:「成績是大考中心發布的,考卷就在人家那裡,也再次確認過答案了!你想怎麼改?你改給我看看!」
「那就是作弊!」肖國棟不愧是穆方的班導,一語中的。
校長差點一腳把肖國棟踹出去。
對穆方拿榜首這件事,他想不通歸想不通,但心裡還是很高興。
這麼多年來,整個黑水市從沒出過全國榜首,結果被自己學校的學生拿到了這項榮譽,他身為校長臉上不僅有光,未來絕對升遷有望。運氣好的話,說不定能在退休之前,到教育部混個一官半職。
「給你個任務。」校長有了決斷,慢悠悠道:「你去收集穆方平時的生活學習情況,內容要夠勵志,再找幾個國文老師潤色一下,刊登到校報上,鼓勵全校學生向穆方學習。」
肖國棟下巴差點沒掉到地上。
開什麼玩笑,向穆方學習?那這間學校乾脆關掉算了。
看著肖國棟的苦瓜臉,校長耐著性子道:「老肖,我知道你對這個學生有看法,可興許人家只是藏拙呢?現在成績下來了,電視臺、報社的記者隨時會來採訪,如果我們不先有個準備,到時候你怎麼和人家說?說這個學生蹺課、不上進?」
「校長,這個我明白,只是……」肖國棟漸漸接受了現實,但還是很為難:「您讓我找穆方的處分單很容易,可找什麼勵志故事,這根本不可能啊……」
「他都能當大考榜首了,有什麼不可能?」校長臉色一沉:「找不出來,你也別在這當老師了!」
肖國棟哭喪著臉走了。
他可能是有史以來,第一個因為學生拿了大考榜首而發愁的老師了。

馬梁這兩天過得格外神清氣爽,走路都輕飄飄的。
穆方找了槍手,也沒忘了他這個患難同桌,這下進國立大學不再是夢了。
看到成績後,馬梁的老爸一高興,直接包了個大紅包,讓他上街花完了再回家。
馬梁拿著紅包,得意洋洋地走在大街上,東瞧瞧西看看,咧著大嘴一個勁傻樂。
幸好有穆方,一定得請他吃頓好吃的!不過那小子更狠,直接拿了大考榜首,人不知道跑哪去了,電話也打不通。
正閒晃的時候,身後突然有人喊他。
「馬梁?你是馬梁嗎?」
馬梁回頭一看,嘴笑得更開了。
一個綁著馬尾的漂亮女生,一路小跑了過來。
好事要是來了,真是擋也擋不住,竟然有漂亮女生跟我搭訕!
馬梁按捺住心頭的喜悅,故作矜持狀:「這位同學,妳叫我?」
「裝什麼啊。」那女生劈頭就是一句:「有女生搭訕,心裡美得冒泡了吧。」
馬梁一個趔趄,氣悶道:「同學,妳誰啊?沒事拿我尋開心。」
「我叫韓青青。」漂亮女生挑了下眉毛:「我問你,穆方跑哪去了?敢不接我電話,看來他是活膩了!」
韓青青一直在等大考成績公布,想查查穆方的分數,可當成績真的下來,她發現自己壓根就不用查,報章雜誌上都是穆方的名字。
大考榜首!
王母娘娘神仙姥姥,這玩笑也太大了吧?那傢伙怎麼可能考這麼高的分數!
韓青青第一時間就打電話給穆方,只是這個時候,他正在黑獄結界裡被李文忠虐得死去活來,又怎麼可能接到。
電話試了好幾遍都打不通,韓青青便運用老爸遺傳的天賦技能,從別的途徑來偵查穆方了。
看著氣呼呼的韓青青,馬梁滿腹狐疑:「妳找穆方?妳是他什麼人?」
「老娘是他債主!」韓青青豎著眉毛。
馬梁眼睛轉了轉,咳嗽了下:「這位同學,妳認錯人了吧?穆方這個人我聽過,但不熟。」
在馬梁看來,穆方絕不可能和這麼漂亮的女生有什麼關係,肯定是欠人家錢了。好兄弟講義氣,穆方又幫了自己那麼大忙,怎麼也得幫他一把。
「少矇我。穆方和我說過,他有個朋友叫馬梁,是個一米九的大漢。」韓青青冷眼看著馬梁:「你穿著八中的校服,八中身高一米九以上的只有三個人。一個是近視眼,另一個是胖子。你兩個條件都不符合,不是馬梁還能是誰?」
「呃……」馬梁無語。這女的太厲害了吧,警察還是偵探啊。
「這位同學,太不巧了,穆方不在黑水,他出遠門了。」馬梁決定死撐到底。
「我知道他去石坪了,那幾天我一直和他在一起。」韓青青皺眉道:「難道他還沒回來?」
「妳和穆方在一起?在外地?好幾天?」這下馬梁是真懵了。
對他來說,這句話代表的意義,遠比穆方拿大考榜首震撼得多。
「你好像真的不知道。算了,我自己再去找。」韓青青打量馬梁幾眼,失望地走了。
馬梁愣愣地看著韓青青的背影,只感覺腦袋嗡嗡作響。
這女的難道是穆方女朋友?不會吧……可如果不是的話,又怎麼一起在外地好幾天?
不行,等穆方回來,非審問清楚不可!
馬梁打定主意,剛轉身準備離開,一個人迎面從身邊走過。
狐疑地看了那人一眼,馬梁暗自嘀咕。
「真是神經病,大熱天的還戴墨鏡口罩,當自己是明星啊。」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