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31-我的日常被他們搞砸了!01-單    

 

書名:我的日常被她們搞砸了!01
作者:桐真
繪者:迷子燒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5/02/25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1080

暢銷作家桐真&超人氣繪師迷子燒
最強組合再度出擊!
★特別收錄迷子燒老師精心繪製彩色人設

中二病妹妹、天然呆青梅竹馬、熟女房東,再加上可憐的我──
充滿爆笑的混亂日常,開幕!!
--
「為了消滅魯蛇惡魔,保護世上的現充,天使之子施琉鈴,降臨於此!」

這麼恥力無極限的句子,到底要多中二才說得出口?
偏偏我的妹妹一邊說,還面不改色地拿出一柄柺杖劍!
……等等,為什麼劍尖會對著我?!Σ(゚Д゚;)

然而逃離了妹妹的魔掌並不代表可以放鬆,
看似氣質的青梅竹馬一開口就是黃腔,
連租屋處的女房東都附帶變態大叔屬性──

青梅竹馬:「你昨天晚上跟妹妹大戰了多久?」
熟女房東:「和妹妹的新婚套房住得還習慣嗎?不要把床玩壞囉~」

神啊,難道不能留一片正常人的淨土給我嗎!!!

《我的日常被她們搞砸了!01》與中二妹妹的淨土之戰,2/10起動漫節首賣!
活動首頁:點我傳送


序章 中二病之類的啦

放學後,回到公寓,我拿出鑰匙打開了房門,但出現在我眼前的並不是充滿宅物的樂土,而是只剩白色窗簾在窗邊飄盪的空房間。
我不禁暗自感慨:「我的房間還真乾淨。」
但過沒多久,隨即在腦中吐槽:「乾淨個頭啊,東西都被搬光啦!」
我慌張地走進房裡,先是打開浴室的門,再打開衣櫃,像是小偷一樣在房間內來回踱步。
「我該不會走錯房間了吧?」這個念頭一瞬間從腦中閃過,於是我連忙跑了出來,看著門牌號碼,四○四,的確是我的房間。
這是怎麼回事?黑洞突然出現在我房間,把我的東西吞掉了嗎?
還是哪個仰慕我的變態,為了獲取我的個人物品,所以入侵我的房間,搬走了東西?
難道是房東的惡作劇?因為今天是萬聖節,房東和她已逝的妹妹聯手起來整我,讓我一打開門就進入幻覺,然後驚嚇過度,之後一人一鬼再出來跟我說「萬聖節快樂,不給糖就搗蛋」?如果不是這樣,東西怎麼可能清得這麼乾淨。
而且,房東常做這種小學生惡作劇,比如把我的包裹和鞋子藏起來,這次一定只是昇華而已。
我知道的,就算房裡摸起來是空的,但只要幻術解除後,這裡就會出現裝著海報筒的箱子。只要給她們糖果,我的東西就會回來了吧?
「這不是濕濕的紙巾同學嗎?你不是應該出現在餐廳的桌上,怎麼會在這裡呢?」
我轉過頭,房東的女兒──祈,正拿著掃具站在我身後。
「請不要拿別人的名字開玩笑,祈助理教授……不對,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快點,把我房間的東西變回來。作為交換,我可以把前陣子買的巧克力分給妳們姐妹。」
「蛤?你在說什麼?」
「難道不是嗎?因為萬聖節到了,所以祈的妹妹回到人世,跟妳一起進行嚇人遊戲,把我房間的東西用幻術隱藏起來了。」
「我越來越聽不懂你在講什麼了……話說回來,你怎麼又跑來這裡了,這裡可不是你的房間喔。」
「等等,妳說這裡不是我的房間,意思是妳和妳妹妹沒有用幻術把我房間的東西藏起來?」
「呃……我還是幫你叫救護車好了。幻術什麼的我是不知道啦,我只知道你今天早上搬走了,所以我現在才來打掃啊。」祈一臉狐疑,我才意識到我剛剛進行了非常愚蠢的想像。
「對不起我失態了。話說回來,為什麼說『我搬走了』?」
「你不是說今天開始要和妹妹同居,所以請人把你的東西都搬到樓下雙人房嗎?」祈的表情看起來並不像是在開玩笑。畢竟這陣子我跟她相處下來,我知道她如果要說謊肯定會憋笑,有時還沒說完就笑了。
「等等,我妹妹有老家可以住,為什麼要跟我同居啊?」
「我還以為你早就知道了。很久以前你姐姐來找過我媽談這件事,好像因為公司派她出差,有段時間不能照顧妹妹,加上你老家離學校太遠,擔心交通上會有問題,就讓她來和你一起住。你住的單人房太小,我媽就幫你們換一間雙人房。」
呃……為什麼大姐要出差,我卻一點也不知道?大姐不會做這種不告而別的事啊。
今天不是四月一日,也不是鬼門開,更不是我在作夢,為什麼會發生這麼詭異的事……難道是因為今天是萬聖節?這個幾乎快和耶誕節一樣成為情人節代名詞的節日,竟有這種恐怖威力?
「讓她住我隔壁不是更好嗎?雖然說我妹妹是個中二笨蛋,但好歹也是十幾歲的國中女生啊。」
「你不也是青春洋溢的高中男生嗎?還是說因為你是妹控,怕自己對妹妹出手?」
「誰、誰是妹控啊!」
「好啦,老實告訴你,不知道為什麼,這陣子我們家的單人房都租出去了,剛好只剩雙人房,就委屈你一點了。」
「是這樣啊……」
「別擔心,既來之則安之,妹妹如果想要,你就……沒事,當我沒說。」祈邊說邊將手伸進口袋,像是在找東西。
「妳剛剛肯定想說什麼會被消音的話吧。」
「才沒有,別以為我跟你一樣好色……啊,找到了。」祈從口袋裡翻出了一把鑰匙。
「剛好我有帶在身上,這就是你和妹妹新婚套房的鑰匙喔。」她晃動著手中的鑰匙向我說道。
「請別開這種危險玩笑。」
「我們來做個交易吧,我把這隻鑰匙給你,請你把這間房的鑰匙給我。」她把左手伸了出來。
「妳就不能用正常的方式說話嗎?」我把插在門鎖上的鑰匙拔出來,遞給了祈。
「沒辦法,我最近壓力很大,如果不用這種方式說話,我怕會悶到死掉。」
「才沒有人會因為這種理由死掉……話說回來,壓力大是指寫論文的事嗎?」
「不是,是指某對住在這裡的笨蛋情侶。你應該見過吧?女生留著漂亮的銀色長髮,男生則是看起來很瘦,然後臉總是很臭。」
「沒什麼印象呢……他們做了什麼事嗎?」
「別說出去喔。」祈把手指放在唇上,小聲地說道。
「總之男方的戀愛對象很多,所以常常惹女方生氣,最後吵到附近的房客都來向我投訴。明明都是社會人士了,還一直給我惹麻煩。」
就在這時,遠方傳來淒厲的女聲。
「葵,為什麼你身上有一根黑色長髮?難道是在我轉身的三秒鐘內你就和其他狐狸精亂來了嗎!」
「別亂叫,等一下祈又要過來罵人了。」
「呃……」我頓時無言,這種狀況該怎麼形容,是「說曹操,曹操到」嗎?
「嗯,就像這樣,總之我先過去看一下狀況。」
「慢、慢走。」
「祝你和妹妹新婚生活愉快!」她轉頭對我說。
「就說別開這種危險的玩笑了!」
祈離開後,我拿著鑰匙下樓,雖然僅是一段不到五十公尺的距離,樓梯也不超過三十階,我卻把每步路當作下棋一樣,思考許久才邁步。雖然這麼做沒有什麼意義,不過是晚一點面對事實而已。
在這段時間內,我不斷思考著十幾年來和琉鈴相處的時光,痛苦回憶不禁浮上心頭。每當她幹了壞事,最先做的就是栽贓給我,害我常常挨打;每次親戚朋友送禮物來,我的那份總是在她手裡。
另外還發生過許多事,總之我和她在家中勢同水火,她不把我當哥哥,我也從來沒把她當妹妹看。在家只要說沒幾句,就要被她用沒文化、愚蠢、難怪交不到女朋友之類的語言攻擊……這應該算言語家暴吧。
多多少少是因為受不了她的壞脾氣,所以我才從家裡搬出來,現在竟然又要和她同居,我的自尊不知道又要受到什麼樣的打擊。
回憶像電影一般在我腦中撥放……等等,這不就是所謂的走馬燈嗎?沒想到只是要見我妹,我竟體驗到了傳說中瀕死的狀況。
等我走到了新婚套房……不對,可惡,一定是剛剛被祈影響了。總之我花了大約十五分鐘才走到樓下,然後又在門前陷入了沉思。
等一下進去該說什麼,好久不見嗎?她如果回應很冷淡,我該怎麼辦……不對,這不是如果,是必然。我反倒該擔心她如果熱情地撲上來,親暱地喊我名字,我該怎麼辦。
等等,我是智障嗎?這種對話就算到下輩子也不可能出現的……
我把鑰匙插進鑰匙孔,把手放在門把上,有點逃避心態地觀察、研究起了門把。
與冬天相符的冰冷觸感,外表是金色且有著流線外形,上頭映出了我的臉,看起來還滿帥的……不對,這不是重點,我深吸了一口氣,打開了門。
房內相當昏暗,但隱約能看到一個嬌小人影站在窗邊,紅色長髮在風中飄動。
「好、好久不見了呢,琉鈴。」
「嗯,好久不見了。」不同於我的慌張,琉鈴慢慢轉過頭,冷淡地看著我,聲音聽起來相當微弱,像是失去了感情。
她的態度異常冷靜,冷靜到完全不像是我之前認識的那個琉鈴,所以我可以肯定,她大概又在耍中二了。
從這樣緩慢的動作和微弱的聲音來判斷,她現在大概是幫自己添加了無口屬性吧,明明電波屬性比較適合她。
如果想破壞她的中二狀態,便得從環境下手,只要擾亂了她的心境,她就會生氣,原本的無口屬性就會像被扔進焚化爐的可燃垃圾,連一點灰燼都不留。
根據電燈開關都會在門附近的經驗,我打開了燈,這才發現琉鈴身上正穿著一套像是角色扮演的黑色蘿莉塔服飾。
「真是的,幹嘛不開燈,又在耍中二喔。」我故意用挑釁的語氣說道。
「哼,這不是我愚蠢的哥哥嗎?我正在欣賞落日呢,你卻把燈打開,真是煞風景。」
「少在那邊自以為高尚了,不就是耍中二而已嗎?」
「果然是普通人類的愚蠢思想呢。算了,和你吵架只是浪費口水,快過來,我有事要跟你說。」
雙人房的配置不同於單人房,除了有客廳外,還有獨立出來的臥室,相對的,房租也比單人房多了三千元左右。
剛走到客廳,我就發現有幾個箱子堆在角落,看來應該是我的東西。
琉鈴往客廳走去,看著她的背影我才想到,我和她已經四、五個月沒見了,還是一樣矮,遺傳自母親的紅色頭髮仍散發著漂亮的光澤。
感覺她也和許多動畫中的女主角一樣,似乎對自己的哥哥抱有怨念,所以不論是眼神還是說話語氣都帶著一絲冰冷。
「你還愣著幹嘛,快點坐下,有些事要跟你說清楚。」她的聲音中帶著不耐煩,雖然很想跟她說一句:「好歹我也是妳哥哥,沒必要用這種態度吧!」不過我從以前就是任她宰割的哥哥,現在也差不多,只能任由她用言語的炮火摧殘我。
「喔。」我拎著書包走到她對面的沙發坐下。
「先分房間吧。因為我是女孩子,臥室給我,客廳給你,有意見嗎?」她雙手抱胸,翹起腳,眉頭也皺了起來,看起來像在生氣,不過其實她真的生起氣來更恐怖就是了。
「沒、沒有。」妳的語氣這麼可怕,誰敢有意見。
「再來是浴室的使用時間,一定要我先使用,就算我凌晨才想洗澡也一樣,在這之前你都不准先用,有問題嗎?」
還是老樣子霸道啊,先用和後用又差不了多少。
「沒有。」雖然在心裡抱怨了一大堆,但現實是個膽小鬼的我只能低下頭。沒想到身為一名年輕有為的男子高中生,竟然被中二病的妹妹踐踏至此。
「接下來是不准進我的房間,不准動我的東西,有我的包裹只要乖乖代收就行了,清楚嗎?」
嗯,很好,聽完這段話,我可以肯定我在她眼裡根本不是哥哥,只是個一點都不帥的僕人。
「嗯,清楚,非常清楚。」我感覺到自己身為哥哥的自尊就在機關槍般的語氣下被瓦解了……不,或許根本沒有存在過,因為哥哥根本沒有自尊可言。
「好吧,其實我也不想破壞你的獨居生活,只是大姐說老家離你學校實在太遠,又不放心我一個人住,怕麻煩你一直來回跑,才要我和你住一起,你、你可別誤會了。」
咦,最後一句是不是流露出了一點傲嬌氣息?希望不是我的錯覺。
「這個我剛剛聽房東說過了。」
「她還說怕我亂花錢,所以把生活費都匯到你的戶頭了。要不是因為資金被你掌控,我才不想跟你住一起。」看來剛剛感覺到的傲嬌氣息果然是錯覺,突然覺得眼眶有些濕潤。
順帶一提,琉鈴從以前就常常用預支零用錢的理由坑了大姐不少,雖然都只是小數目,但是溫柔的大姐也有火山爆發的一天。最後琉鈴被取消了半年左右的零用錢,她只好從我身上敲詐。
「這、這樣啊,那我等一下去確認看看。」我拿下眼鏡,用袖子擦了擦眼角。
「你幹嘛哭啊,很噁心耶,你就是這樣才交不到女朋友。」
「抱、抱歉,我失態了。」想到未來的將要被作踐的自己,我忍不住流下了男兒淚,我好孬。
「對了,你吃過晚餐了嗎?」
「還沒,要幫妳買什麼嗎?」
「不用,我跟你一起出去。雖然今天是我的受難開始日,我還是勉為其難地和你出去吃飯吧。」
竟然把跟我生活比喻成受難日了,到底是有多討厭我。而且要是討厭我,就學一點生活技能自己住啊……
不過這些話我當然說不出口,只能含著淚水,輕輕開口。
「真是感謝您的大恩大德。」
「哼,你是該好好感謝我。」
果然有妹妹什麼的真是糟透了,這個世界姐姐才是王道啊!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