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家的消息

FX01004-以神之名 單    .

書名:以神之名(上卷) 幻.虛.真2
作者:御我
繪者:九月紫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5/02/25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50元
ISBN書碼:9789863611141

「我看見天使,但祂在殺人。」
天使不一定代表良善,那麼神又是什麼?
以神之名,說人的話,做魔的事,
神人魔妖最終的分野到底在哪裡?

就算會拿香拜拜,姜子牙也沒辦法說明自己信教,
因為眼裡看見的東西總是不斷打破他對宗教的認知,
當天使是個保鏢,好友拿著靈劍,老闆有著神名,
讓人該信仰些什麼?

如果連天使都展開殺戮,
我們該跟著信仰暴力嗎?
面對神明墮落的世界,你是否能不跟著──沉淪?

《以神之名(上卷) 幻.虛.真2》,動漫節首賣!
活動首頁:點我傳送

楔子

事情是這樣的,在上學的途中,我剛走進校園大門,就看見有隻天使飄在某個同學後方,一直跟著不走。正以為祂想要做什麼壞事時,下一秒,那隻同學用臉撞上一隻飄來飄去的鬼,那隻鬼氣得衝上去揮了他幾拳,同學是沒感覺,但後方的天使居然衝出來,一巴掌就把鬼打飛!
御書打了個大哈欠,懶洋洋地說:「你不是早就看過天使了嗎?」
姜子牙啃著麵包,手工麵包果然不一樣,真是超好吃的,他再次明白御書為什麼要把管家喚出來。
「不一樣啊!以前只是看見祂們飄來飄去,我以為那都是幻覺,別說天使,還常常看到飛碟在天空競賽呢!要是我把這些都當作真的,早就瘋掉了。」
是幻,不是幻覺。御書也跟著拿出一個奶油麵包啃。
姜子牙立刻收回裝奶油麵包的袋子,護包心切地說:「這是管家要給我的,妳要吃的話,叫他做就好吧?」他現在被禁止進入御書家中,可沒那麼方便點餐。
「你以為他會生麵粉嗎?啊?」御書怒道:「這可是我家的麵粉、我家的蛋、我家的糖、我家的……總之統統都是我的!」好吧,她不知道做麵包還需要什麼了。
姜子牙期盼地問:「要不然,我備好原料送去妳家?」
「乾脆我把管家嫁給你,怎麼樣啊?」
這一次,姜子牙不像剛認識那般直接回吼「不娶!」。除了是個男的,管家真是完美的老婆選項,簡直找不到缺點……呃,還要去掉「不是人」這點。
見狀,御書「靠」了一聲,訕訕然地說:「以後不敢這麼說了,等等你真說好,我可就慘了,還得準備嫁妝。」
還嫁妝咧!姜子牙無言以對,攤上這麼個媽,管家也真是可憐。
「哎呀,好像可以聽到垃圾車的聲音囉?」御書開口提醒,每天來等垃圾車的時間不長,如果姜子牙要繼續閒聊,她也是無所謂。
姜子牙也聽見了,連忙說:「這次的天使居然會衝去打鬼,妳說我那個同學會不會有什麼問題?他也是道上人之類的?」
話剛問完,姜子牙就收到御書送的一枚大白眼,他摸摸鼻子,問:「不是嗎?」
「當然不是!」御書沒好氣地說:「難道你沒聽過守護靈嗎?」
姜子牙遲疑了一下,是對這個名詞不陌生啦,但說真的,全都是道聽塗說,什麼能信什麼不能信,根本完全分不清楚。
「以前的守護靈多半都是過世的親人,爺爺奶奶之類的,現在倒是天使小妖精滿街飛。」
「居然還會變……啊!」姜子牙突然想起來了,連忙問:「我以前常常在出人命或墳場之類的地方看見黑白無常,但最近都變成死神,這種變化是不是一樣的?」
御書點頭說:「孺子可教也,算你不是朽木。」
不需要第二句好嗎?姜子牙白了她一眼。
「『幻妖』顧名思義就是幻想出來的,所以一直隨著人們的想像而改變,不用太過擔心他們,幾乎都是無害的,頂多是被人看見、引出幾個鬼故事來。就算少數有害,多半也是被道上人利用去做壞事,和他們本身倒是沒多大關係。」
姜子牙點了點頭。路揚也說過,幻妖就像是蟑螂一樣的存在,道上人抓蟑螂噁心你,你能怪蟑螂嗎?
「倒是器妖的危險性高很多,還是幻的器妖就有害人的能力,一旦成了虛,殺幾個人都不在話下,許多惡靈傳說和懸而未破的凶案,常常都是他們幹的。」
姜子牙訕訕然,這一聽就是在嘲諷他們家,但他也只能當作沒聽見,誰讓姐姐不肯放棄呢?只是把小雪帶回來以後,姜玉好像又忘記這一切,彷彿她真的生出一對雙胞胎,沒有哪個不對勁──偏偏就是每個都不對勁!
他遲疑了一下,還是開口問:「御書,妳說我姐知不知道江姜的事情?」
御書莫名地問:「江姜的什麼事?」
姜子牙一凜,有些搞不懂,御書這是裝傻還是真傻?
「等等,你這什麼眼神?難道江姜也有問題?」御書皺著眉頭,卻怎麼也想不起來江姜有什麼不對。
好像是真傻啊!姜子牙連忙說:「沒,沒有,妳當我沒說。」
御書張了嘴,卻又閉上了,反正回到家中她就會明白,不需要現在追問。
「我痛恨出門!」她煩躁地說:「之後你還是來我家吧,過來前打個電話,我讓兩個傢伙避開就是了。」
姜子牙立刻點頭同意,他也不想再看見御書露出不懂的神色,這會讓他質疑是不是只有自己還記得這點。
御書恨不得轉身就走,但門都出了,還是把事情認真做完。「垃圾車就在路口了,還有沒有什麼要問的?」
姜子牙想了一想,問:「除了幻妖和器妖,還有什麼類別嗎?」
聽到這個問題,御書遲疑了,不是很樂意回答,但還是認命地說:「有些妖太過強大或者太過匪夷所思,可能會有一些別的名稱,但總的來說,都脫不了這兩類。」
「太過強大還可以理解,太過匪夷所思是什麼意思?」
御書似笑非笑地問:「你確定自己真的理解『太過強大』?」
姜子牙不敢托大,連忙改口:「不確定,太過強大是什麼意思?」
垃圾車已經停下來,兩人為了談話內容太過驚悚,不能讓人聽見,所以站到有點遠的角落,再不過去都要來不及了。
御書走上前一步,將手上的垃圾袋往姜子牙懷中一塞,轉身離開的同時,丟下一句:「強大到你得拿香拜的那一些囉。」
姜子牙瞪大眼。拿香拜……神明嗎?
「少年耶,垃圾車走了,啊你不丟喔?」一個老人家好奇地看著滿手垃圾的年輕人。
「啊!」
姜子牙立刻轉頭,看見垃圾車都開到下個路口了,再過去就要過紅綠燈,然後就直接開走,他立刻拔腿追上去。
「等等我!」
他不想帶著四大袋垃圾回家啊!

一關上家門,御書就哼了一聲。
江姜,那個「真」!
這樣記記忘忘,哪天腦袋燒掉都不奇怪吧!她猛抓了抓頭,痛恨這種感覺卻又無可奈何,總不可能真的完全不踏出家門,那八成要等管家成真才有可能。
「主人。」管家奉上一壺飲料。
御書聞著就知道不是咖啡,無力地問:「這次又是啥?」
「菊花茶。」
「檸檬汁已經過時了嗎?」
「沒有過時,只是您不肯喝熱的檸檬汁,冰的喝多不好,所以一天只能喝一杯檸檬汁,其他時間就看您的需求來決定飲品。最近您有點上火,菊花茶是最好的。」
「管家。」
「是的?」
「少看一點健康大百科,算我求你了!」
「上次您叫我別看新聞,上上次說別看綜藝節目,這次是不能看健康大百科。」管家困惑地問:「那我到底能看什麼呢?」
御書扶額,她也不知道什麼節目適合年齡一歲、但是會講話會煮飯的孩子。
「算了,你愛看什麼就看吧。」
「好的。」管家微笑地說:「那現在請喝茶。」
御書看著熱騰騰的菊花茶,還能說什麼?兒子的孝心,吞下去便是了。
「剛剛趁您去倒垃圾的時候,我照您的吩咐去調查姜家的狀況。」
御書皺了皺眉頭,喝著菊花茶靜靜聽下去。
「姜家很早就住在對門了,但是不太與人交際,所以上下幾樓的鄰居對他們家都不了解,大多知道有對姐弟。上了年紀的鄰居說曾經看過一個中年男人,不過很久都沒看見他了,我想那應該就是姜家的父親;樓下的鄰居則表示常常看到江其兵,知道他是現在的一家之主。」
御書驚奇地看著管家:「這麼快調查清楚了?我怎麼不知道這裡的鄰居有這麼親切?而且他們都不覺得你出現在這裡很奇怪嗎?」
管家微笑著說:「最近一直在分送的餅乾和麵包很有用,他們說小孩都很喜歡,剛開始是還對我有些警戒,多走幾趟就熟識了。」
「我看是美色比較有用吧?」御書上下瞄著管家,告誡:「我警告你啊,千萬別招惹感情債回來,太麻煩了!」
「我已經是您的『男朋友』了。」雖然管家還是覺得這名號非常令人不能適應。
御書沒好氣地說:「你以為這種年代,男朋友就沒人搶嗎?孩子生一打都不見得有用!」
「他這種無聊的傢伙有什麼好搶的?」
靠在牆邊的黑色紙箱發出淡淡的光芒,幾道線條流暢地畫出一扇門,隨後真的有人開門走出來,那是穿著一身華麗白色神父袍的男子,金髮璀璨得不似常人。
「唷,今天是什麼日子,咱們家的管庭居然大駕光臨了?」御書酸溜溜地說。
打從她放了一堆幻妖在管庭的界後,這傢伙簡直都不出來了。真不知道整天在那裡看著一堆智商不足的幻妖,這是有什麼樂趣,還不如出來跟管家鬥鬥嘴呢!
管庭冷哼了一聲,「妳好幾天沒進去了,當初可是說好,妳要幫我做出夥伴和完善整個世界,我才出來當妳的兒子。」
御書翻了個大白眼,沒好氣地說:「你給點時間好不好,天天進去也沒用,那些幻妖要經過時間的洗禮才會越來越聰明啦!與其我進去,還不如你拉著幾個出來玩玩。但是我警告你啊,不准一次全帶出來,我們家可沒這麼大!」
「那我帶他們到外面去。」管庭立刻回嘴。
怎麼講都講不聽,這兒子簡直不給媽活了!御書一怒,吼道:「儘管去!那些幻妖只要曬到太陽,立刻死一半,到時我就在旁邊看你哭死!」
管庭的臉沉了下去,悶悶不樂地枯坐一段時間後,還是忍不住心中的渴望,難得低聲下氣地問:「真的不能再快一點嗎?我看著他們就覺得很高興,可是問他們話,說來說去就那幾句,我反而覺得很難受。」
御書罵罵咧咧:「快你個頭,這麼喜歡看,不會來看你哥啊!放著管家這個現成的同伴不要,硬是要我做新的,你到底是要多傲嬌啊?就算想要騎士同伴,是不會對你哥好一點,要他去穿盔甲裝,再拿把劍,這不就是騎士了嗎?」
聞言,管庭扭頭看著管家,臉色很是複雜。對方仍舊保持平靜,連特意想跟他吵都多半吵不起來,但確實是比那些只會幾句話的「同伴」要來得好多了。
他有些彆扭地問:「那你肯當騎士嗎?」
管家思考了一下,說:「如果主人趕出兩本稿子,那就應該有錢去訂製盔甲裝和劍。」
當然,他指的是娃娃尺寸的盔甲裝,若要做出真人大小的金屬盔,恐怕連製作師都找不到吧。
「做出來以後,你就肯穿上當騎士嗎?」管庭的雙眼發亮了,講來講去都不脫「騎士」兩個字。
管家提出條件說:「如果你不再特意找我吵架,那穿件盔甲裝也沒有什麼。」
至於穿上以後,算不算騎士,應該不是太重要吧?只要管庭覺得可以就好,管家沒有追究的興趣,只想讓管庭別再妨礙他做家事。
「成交!」管庭興奮地喊完,立刻轉頭說:「那御書妳快去趕稿,趕兩本……不!趕四本,我也要一套盔甲和劍!」
御書吐血的心都有了,養幻養出兩隻編輯,直接天天在家逼稿,是有沒有這麼慘?
「啊!姜玉叫我有事沒事就去找她閒聊,我這就去對面串個門子!」
說完,她一溜煙就跑掉,完全忘記十分鐘前才說自己痛恨出門。
管庭跳起來大喊:「妳給我站住,快去趕稿子啊!」
「才不要,我剛交稿呢!」
「妳……」

第一章:大學生活

節之一:帶著天使的同學

「九歌」相傳是夏代樂歌,根據所祭祀神靈不同,共有十一篇,分別是:東皇太一、雲中君、湘君、湘夫人、大司命、少司命、東君、河伯、山鬼、國殤和禮魂。
姜子牙看著這個介紹,眼神都呆滯了。太一和東君?
太過強大的會有特殊名稱。
得拿香拜的那一些。
……我家老闆不是人!
不對,自己問的時候,傅君明明說過他們是人類,還說自己想太多了,但、但現在是個什麼狀況?
姜子牙覺得這世界太過虛幻,自己還是回歸現實上學去吧,就算自家老闆真是神,想來也沒有辦法保佑自己中樂透,乖乖念書才是正途。
況且上學還有個好處,那裡有個路揚同學可以問,他也不會像御書這樣愛答不答,帶著滿肚子疑問的時候,當然要衝去找路楊同學!
照慣例,姜子牙把機車停進校園停車場,正想著先去福利社買些炒麵和麵包,跟路揚一起分著吃,省得中午還得去人擠人,卻看見停車場出入口處飄著一隻天使,還十分眼熟,似乎就是那隻出拳打鬼的天使。
以往,姜子牙頂多只敢偷瞄這些東西,但如今知道家中有姐夫坐鎮;學校有斬妖除魔的路揚;對面有養妖鄰居;打工處還有老闆和傅君……說著說著,自己都覺得自己的人生到底哪裡出了錯,為什麼身邊的人就沒一個簡單的?
不過這麼一來,自己的真實之眼好像不算什麼了?姜子牙突然平衡了,「反正大家都一樣」果然是最好的安慰劑。
有恃無恐之下,姜子牙走得很緩慢,途中偷偷打量出入口的天使。
這天使真是漂亮得分不出男女,上半身非常實體,若不是打扮和面貌不像一般人,姜子牙肯定會錯認,不過一看到下半身就不對勁了,一雙腿是半透明的,若不是發著微光,看起來頗為聖潔,簡直就像個鬼。
走近一點看,一個男生站在出入口,正拿著一整疊的傳單,天使就靜靜飄在他身後。
看裝扮應該是校內同學,是上次那個拿臉撞鬼的傢伙吧?姜子牙不太記得對方長怎樣,但裝扮差不多,跟在後方的天使也是同一隻,應該是同一個人。
男生靦腆地遞上傳單,小聲問:「同學,要不要來看電影?」
姜子牙沒接過來。路揚和御書已經再三警告,踏入裡世界後有諸多要注意的事情,譬如「邀約」。一般人不明白這事,反而安全許多,就算答應了什麼,也不容易形成「邀約」,但踏入裡世界後,答應任何事情,後果可能都很嚴重。
所以,姜子牙現在不管做什麼動作都小心多了,深怕一個不小心就答應「邀約」,然後就會被好友和鄰居聯手轟炸。
「看電影?」
他一邊不解地反問,一邊眼尾偷瞄著那隻天使。對方飄在這個同學的右後方,目光專心注視跟隨的對象,對姜子牙一點興趣都沒有。
見他有興致,男生的精神一振,連忙開始介紹:「對啊,看一系列的恐怖片,這是社團活動,完全免費喔!要不要過來?機會難得,早點報名才不會沒位置!」
都得站在停車場堵人了,還機會難得?姜子牙打量著這位同學,裝扮看起來是一般大學生,只是戴著厚厚的眼鏡,有些書呆樣,不像路揚那般打扮入時,但也不至於太誇張,姜子牙自己也不過勝在沒近視而已。
他帶著好奇心和對方打哈哈:「你哪個系的?」
「電機系,你、你呢?」
「外文。」姜子牙隨口回了,疑惑地問:「理工科應該很忙吧?還有時間玩社團?」
男生笑了笑,「總要有興趣嘛!我是簡志,交個朋友吧?」
「姜子牙。」
「……那個姜子牙嗎?」
「對,就是那個釣魚的姜子牙。」
簡志笑了出來,「你爸媽真有趣。」
「是真欠揍!」姜子牙翻了好幾個白眼。
「唉,這樣也不錯啦,起碼自我介紹的時候不用怕冷場。」
那倒是真的,報出名字就可以讓全班笑場。
這時,校園的鐘聲響起來,姜子牙抓了抓頭,想想這堂課的教授好像都挺滿意自己寫的作業,就是不滿他老曠課,應該只要自己有去上課,教授就很滿意了,遲到不算大事,所以他倒是不怎麼緊張。
「上課了!」簡志慌慌張張地把傳單塞在姜子牙手中,說:「這個給你,記得來看喔,啊啊,我寫個手機號碼在上面,要來就打電話跟我,保證給你占個好位置!」
他又匆忙從背包拿出筆來,寫下一串號碼。
「先走了,今天晚上就有場次,記得來喔!」簡志不放心地又說一遍。
看來是真的很缺人去。姜子牙不說好也沒拒絕,揮手說:「掰!」
簡志沒想太多,甚至覺得姜子牙主動來攀談,還聊了一下,所以應該會來吧,所以也高興地揮手道別。
姜子牙目送簡志同學離開,突然間,天使停下來,回頭朝他笑了一笑,彷彿是家長很高興孩子交到朋友似的,然後又急忙飄著追上簡志。
……差點以為被發現,結果只是「家長的善意」嗎?幸好,姜子牙已經被多年經驗訓練到不管怎樣都能保持平靜無波,不然天使的回眸一笑肯定會讓他露餡。
看來,應該不是糟糕的幻妖吧?姜子牙感覺輕鬆許多,低頭看著傳單,上頭介紹一個鬼故事,還有幾張鬼屋的照片,最底下寫著恐怖系列電影的撥放時間和地點,倒是弄得挺有模有樣的,正好姜玉一直催促他去找個社團加入,免費看電影這種社團好像挺合適的。
就過去看看吧!
還要找路揚一起參加,以免要點名什麼的。想到這,姜子牙突然覺得有點心虛,他是幫路揚寫了不少作業,不過對方也幫他點了不少名,真要算起來,還真不知道誰比誰更認真上學一點?

「我今天放學要跟阿公去接機。」
路揚覺得有點懊惱,萬年沒想過玩樂這種事的姜子牙要去社團,他居然沒辦法去圍觀,肯定遺憾一輩子啊!
姜子牙有些訝異,好奇地問:「接誰的機?」
「爸媽,不能肯定到底是兩個都會回來,還是一個,反正他們隨時都在改計畫。」
「那你快去接機。」姜子牙揮揮手,不在意地說:「我先過去看看,如果社團很輕鬆就加入,到時你再來也不遲。」
路揚也只能同意了,只是不甘心地看著傳單,「好像很多場,下次一定陪你去!」
「不用急,我要是加入,一定拉你來幫忙簽到!」
姜子牙把麵包和炒麵拿出來,中午休息時間可不長,問題要問,飯也要吃。將兩樣食物在路揚眼前晃了晃,他問:「要哪個?」
「炒麵!」路揚立刻搶過炒麵,然後順便丟出兩罐飲料和幾包零食。
「就知道你是炒麵王子。」
「你還是麵包超人咧!」路揚沒好氣地回:「哪次不是你麵包我炒麵,還用問嗎?」
「誰知道你哪天會不會王子當膩了,想當麵包超人。」
姜子牙坐下來,打開飲料罐,配著麵包,雖然知道老啃麵包不好,但是中午短短休息時間,有時實在懶得出去人擠人,反正晚餐再認真吃就好。
吃著吃著,姜子牙想到自己有一堆問題想問斬妖除魔的路揚同學,連忙說:「對了,守護靈危險不危險?」
路揚警戒地問:「為什麼這麼問?你遇上什麼事了嗎?」
「沒,就是在校園裡看見有隻天使跟著人,我跑去問御書,她說那是守護靈,可是你也知道她那傢伙有夠懶,事情也不解釋清楚,只說守護靈沒有什麼害處,不用擔心。」
聞言,路揚放鬆了,點頭說:「確實沒什麼害處,就跟蟑螂一樣。」
想想那隻漂亮的天使,再想想蟑螂,姜子牙認真覺得可不可以換個比喻,別老是蟑螂蟑螂的,感覺每隻幻妖的頭上都快長蟑螂觸鬚了。
「所以,守護靈真的可以保護人嗎?」
路揚坦承:「幾乎沒用。」
姜子牙驚訝了,「可是,我看見的天使會揮拳打鬼。」
「喔,那倒是比較少見一點,不過也不稀奇,那隻『鬼』應該沒有危險性吧?」
「沒有,他根本摸不到人。」姜子牙想了一想,又問:「我是不是該叫他幻妖,那其實不是真的鬼,對吧?」
「不用,你說『天使』或者『鬼』什麼的,我反而可以立刻明白那是什麼樣的妖。再說了,是或不是其實要看個人的定義,有些人覺得那就算是天使和鬼了,有人覺得是幻妖,有時甚至是器妖。」
姜子牙訝異地問:「鬼就算了,守護靈也有可能是器妖?」
「當然。」路揚點了點頭,沉重地說:「不過這種案例比較少,而且幾乎都會惹出事端,不是那個人被守護靈殺了,否則就是那個人周圍的親友被殺。」
說錯話題,姜子牙只能訕訕然地說:「所以你才這麼反對小雪待在我家吧。」
路揚「嗯」了一聲,再次提醒:「我給你的手機,你一定要隨身帶著,功能都會了吧?」
聽到手機,姜子牙皺了眉頭,那是一支嶄新的智慧型手機,路揚硬塞給他,還逼他把功能搞懂為止。
「別跟我彆扭,手機不是送你的,是你預支的薪水,要請到一個有強大破界能力的道上人當除妖夥伴,那價碼可以買同款手機疊出一個你來。」
聞言,姜子牙也只好摸摸鼻子算了,他還欠御書十萬呢,債多了不愁,慢慢還就是了。
「一有問題就打電話給我。」路揚不放心地說:「我每天晚上都會打電話給你。」
「是是是,我保證自己不會外遇行了吧?」
路揚立刻哀怨地質問:「那小雪是哪裡來的?」
「我姐介紹的。」
聽到這,路揚沒辦法鬧了,想到真實之眼家族,他連玩笑都開不下去。
脫口說出姐姐的事,姜子牙也有點懊惱,明明早就下決定不再提,像姐姐這樣徹底遺忘才是正確的,雖然因為真實之眼的存在,他天天看見異樣的事情,實在忘不掉,但至少不能說出口。
路揚嘆了口氣:「之後趁我爸媽回家,你跟我回宮裡見見我家的人吧。」
「……還真的要見公婆?」
路揚兩手一攤,無奈地說:「事情都到這一步了,不然又能怎麼辦呢?」
開著玩笑,但是眼神卻閃過憂色,姜子牙看出來了,搔了搔頭,說:「我好像是個很麻煩的傢伙喔?」
「所以啦,你可要給我努力工作!」
姜子牙笑著說:「那倒是沒有問題。」
「沒問題?你問題大了!」路揚沒好氣地說:「要去書店打工,得幫御書跑腿,晚上跟我去斬妖除魔,然後還得保持學業前幾名,好申請獎學金,請問你打算什麼時候睡覺?」
姜子牙卻不覺得是大問題,御書那跑腿雜工根本算不上工作,下課順道去買些管家吩咐的日用品就好;書店也沒多忙,還可以趁空閒念書;至於路揚這邊,說實話,他真的很懷疑路揚會給他多少工作。
「你真的會帶我去工作吧?」他不放心地問。
路揚一聽就知道姜子牙在想什麼,沒好氣地說:「會啦!我阿公也叫我帶你去,都踏進來了,多懂一些才不會死得莫名其妙。」
姜子牙放心了,雖然上次去清微宮,覺得路揚他阿公很不顧孫子死活,不過看路揚這樣子,似乎不像和阿公有什麼衝突,看來應該是他太不瞭解那個世界的運作──不過話說上一次,路揚真的差點死掉啦!
見面的時候,一定要特別強調這點。姜子牙下定決心,一定要讓阿路師知道孫子可是差點掛掉了!
「是說你阿公阿嬤和爸媽喜歡什麼?我帶個見面禮過去,比較不失禮。」
路揚想了一下,說:「馬卡龍和巧克力吧?」
「你媽喜歡吃甜食啊?」姜子牙點了點頭,雖然他不知道哪家店賣的好吃,但乾脆去拜託對面的管家幫忙做好了。
「我阿公阿嬤喜歡。」
「……喔!那你爸媽呢?」
「不知道,我認識你的時間都快比認識他們還長了。」
姜子牙心有戚戚焉:「跟我爸差不多。」
路揚突然想起來,說:「喔對了,我阿公說,本市的道上人確實有過一對姜姓夫妻,以前還滿有名的,可是他們很低調,所以他知道得也不多,後來不知從什麼時候就再沒聽過了,不過道上人突然消失也不奇怪,他當年沒多注意,不知道這對夫妻是不是你爸媽。」
肯定是。姜子牙有這種預感,但為什麼他從來不記得父母有過異狀?雖然當時年紀小,但是有真實之眼,自己不可能發現不到異狀吧?對父母的記憶似乎很模糊……
「別想!」
姜子牙一驚,抬起頭來,看見路揚雙手搭在自己的肩上。
他肅然說:「我阿公說,你的問題有點大,沒搞清楚之前,千萬別試圖去想,『遺忘』很可能是為了保護你們姐弟,貿然想起來,不知道會有什麼變化,所以不要去嘗試。」
聞言,姜子牙沉默了一陣,開口問:「那有沒有可能是我父母的仇家做的?我很久沒見過我爸了,或許其實他已經……」
「不會!」路揚立刻打斷他的話,搖頭說:「殺你比讓你遺忘要來得簡單多了,要長期混淆人的記憶沒那麼容易,如果仇家敢殺死你爸媽,那連你和你姐弟一起收拾掉就好,沒必要做『遺忘』這麼困難的事情。」
聞言,姜子牙也覺得有道理,要收拾他們姐弟還不簡單嗎?兩顆子彈就一勞永逸,上次的張家不就直接掏槍出來了,真的沒必要弄得這麼複雜。
此時,同學三三兩兩地回到教室,已經不適合再談論這些事情。
「準備上課吧。」路揚隨手把桌上的垃圾收拾拿去垃圾桶。
姜子牙點點頭,問:「難得你這次居然寫了作業,沒要我在中午時間幫你趕工,這次的題目不簡單,我還有點擔心中午寫不完。」
「……糟糕!」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淇夏君
  • 請問特裝版也是399元嗎?
  • 1.平裝版:售價250
     內含:《以神之名‧上》X1
     上市:2/25全省各大書店、博客來、金石堂
    2.特裝版:售價399
     內含:a.《以神之名‧上》X1
        b. MIT手感麂皮筆袋X1
     預購:2/11博客來&金石堂網路書店限量預購(*)
     上市:2/25博客來&金石堂網路書店出貨
     首賣:2/10台北國際動漫節限量
    3.限量特裝版簽名組:售價499
     內含:a.《以神之名‧上》X1
        b.MIT手感麂皮筆袋X1
        c.簽名板X1
     首賣:網路預購,限量150組
        2/10台北國際動漫節,限量50組

    三日月 於 2015/02/03 16:15 回覆

  • 咑咑
  • 請問這個有手刷贈品嗎?是什麼呢?
  • 您好,這次的特裝版及特裝版簽名組皆有附《MIT手感麂皮筆袋》唷,請參考。
    筆袋圖案請參考三日月粉絲團:http://goo.gl/vDqjY9

    三日月 於 2015/02/04 13:32 回覆

  • 蟲
  • 請問拿到瑕疵書該怎麼換?
    書衣背面近書頁那,有一約半公分寬的空白像印刷瑕疵。
  • 您好,請您拍下瑕疵部分的照片,再寄信到以下信箱並說明是買到瑕疵品。
    mikazukigobooks .com.tw
    確認為瑕疵的話會與您聯絡換書事宜,謝謝^^

    三日月 於 2015/02/25 09:2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