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家的消息

FW130妖怪公館的新房客03-單    

 

書名:妖怪公館的新房客03放課後Magic
作者:藍旗左衽
繪者:謖
特典漫畫繪者:我神舞/尤石馬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5/02/25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1134

★本本甫上市即破10,000冊!
★12小時攻占各大暢銷榜奇蹟!
★暢銷作家藍旗左衽 奇幻校園超強力作第三彈

──────首刷限定32P全漫畫特典──────
【妖怪的健康檢查】(繪者 我神舞)
【妖怪的變調童話】(繪者 尤石馬)

影校三大社團拒收的麻煩人物,
卻是妖怪同學眼中的萬、人、迷?
(眾妖怒吼:才不是!!!!!!!!)
--
小高一的生活根本是由一連串的麻煩組成,
參加影校後,不僅被捲入召喚生與眾妖間的你爭我奪,
更面臨學園和幽界兩方敵人同時來襲!
而解決當前大危機的方式竟是──強迫約會?

妖怪同學A:「約會不准講笑話,也不准唱難聽的自編歌曲。」(눈‸눈)
妖怪同學B:「敢摸我的話,你會被揍得連你媽都不認得你!」(╬゚д゚)
妖怪同學C:「我百無禁忌,不過要看你是否承受得起……」(^ . <)♥

前有帥氣眾妖虎視眈眈,
後有皇族追兵追趕而至,
倒楣的小高一到底該怎麼辦???

《妖怪公館的新房客03放課後Magic》,動漫節首賣!
活動首頁:點我傳送


第二章 五十年前死去的人化成怨鬼,作祟時卻穿著當季最新款的PRADA,這才是道地的超自然現象

  早上的課堂時光平靜地度過。但是到了中午,封平瀾和契妖們便接到通知單,被集合到辦公室。
  「你又做了什麼?」璁瓏邊走邊喝著牛奶,沒好氣地詢問。
  「不知道耶。」封平瀾抓了抓頭,「啊,該不會是我昨天晚上在飲水機洗頭被發現了吧?」
  「你幹嘛在飲水機洗頭?」
  「昨天掃廁所時被髒水噴到,那時伊格爾在水槽洗拖把,所以我只好跑去飲水機洗。」那枝陳年拖把上臭味濃濁得讓他不想把臉靠近水槽。
  行經行政大樓前的走道時,他們遇見了宗蜮和柳浥晨。
  「班長!宗蜮!」封平瀾對兩人揮手,對方手中也拿著通知單,「你們也在飲水機洗頭嗎?」
  「誰像你一樣。」柳浥晨皺眉,看起來有些煩躁。
  「沒想到嚴謹守規的柳同學也被叫來辦公室。」百嘹笑著調侃,諷刺味極重,「該不會……殺了人吧?」
  「沒那麼容易死啦。」柳浥晨不以為然地揮了揮手,但隨即意識到自己失言,立即改口,「呃,只是稍微清理市容,肅整社會風氣罷了。」
  班長,妳到底做了什麼……
  「宗蜮你呢?」
  「……我好像把手提袋忘在停屍間……」宗蜮苦惱地低喃。
  眾人聞言,一片沉默。
  行政大樓二樓整層都是導師辦公室,每個老師都有自己專屬的個人空間。一行人找到掛著殷肅霜名牌的門板,還沒開門就聞到一股淡淡的藥草味。
  進了辦公室,只見兩旁櫃子堆滿了瓶罐壺甕,各色各樣的藥草擺放在架上,所有的味道交雜在一起,形成一股難以言喻的複雜氣味。而殷肅霜坐在辦公桌後,浸泡醃漬在這味道之中,看起也彷彿是藥材之一。
  殷肅霜見到來者,沉著臉開口,「你們──」
  「我只是洗一下頭而已!因為我想快點把髒水沖掉!」
  「是那些混混主動挑釁,我沒想到他的車一踹就倒!」
  「……我只是剛好路過,那位小姐的死因與我無關。」
  話語未落,就被三人搶著答辯的話語給打斷。
  殷肅霜挑眉,繼續開口,「……我要說的是,你們幾個還沒參加社團。」
  「噢……」三人明顯地鬆了口氣。
  「但我對你們剛才說的內容非常有興趣。」殷肅霜手撐著頭,「或許我該另外找個時間來談談……」
  三人露出了扼腕失算的表情。
  「一定要參加嗎?」璁瓏發問。「連我們也要?」
  契妖們對於這多餘的事只覺得麻煩。
  「對。曦舫規定學生至少必須參加一個社團,數量沒有上限。」殷肅霜遞給封平瀾一疊簡章,「只剩你們八個完全沒有社團。」
  開學後發生的事太多,封平瀾完全忘了這回事。他將簡章分給契妖,自己沒拿,因為他在開學之前已大致翻閱過了。
  「已經要陪這傢伙上夜間的課了,連假日都得耗在一起?」墨里斯表明了不耐,興趣缺缺地接下社團簡章。
  簡章裡除了介紹各個社團,也詳述社團活動的相關規定和細則,例如評分方式、教室與設備借用申請、成果發表、社團權限,以及成立社團的條件等。
  因為影校的存在,大部分社團是在中午或週末進行活動,這點也導致曦舫的社團並不多元。
  「契妖和召喚師可以選擇不同的社團,這點沒硬性規定……」殷肅霜解釋,接著看向柳浥晨,「妳退社四天了,至今還沒有加入新的社團。」
  「我還沒找到興趣相投的。」
  殷肅霜接著看向宗蜮,「至於你,你被退社後目前也是沒有社團。」
  宗蜮聳肩,彷彿一點也不在意。
  「你們還有一週的時間可以考慮。到月底還是沒社團的話,就強制分派到儀態美學研習社。」
  柳浥晨聞言臉色驟變。
  「那是啥?」
  「葉珥德指導的社團。以美姿美儀、社交禮儀和氣質養成為研修內容。」柳浥晨打了個寒顫,「我就是從那裡逃出來的。」
  「這樣喔。」封平瀾偏頭想了想,「可是我們八個全加入的話,社團不會爆滿嗎?」
  「這點你不用擔心。」殷肅霜笑了笑,「社團成員數原本是一人,現在是零人,我相信葉珥德永遠不會嫌社員多。」
  殷肅霜看了看鐘,下逐客令,「趁中午去參觀社團吧。下一個受訪者要到了,不送。」
  離開辦公室,一行人走在路上,百無聊賴地翻著社團簡章。
  「煩死了……」璁瓏用力翻著冊子,「盡是些無聊的東西!為什麼和車有關的社團只有單車社?!」
  「那個很有趣喔,假日時可以騎單車到處遊玩耶!」封平瀾回憶著當初看到的簡介內容。「我們可以一起騎。」
  「靠人力發動的車不算車!我才不要當馱獸!」
  「點心製作社似乎不錯。」百嘹勾起嘴角,「我有自信讓社員們會搶著餵食我甜點,呵呵呵……」
  希茉看著影劇社的簡介,眼睛一亮,不曉得有沒有她喜歡看的劇集……
  墨里斯翻著簡章,忽地眉頭一皺,定睛在頁面上的某處,猙獰萬分。
  欄位一隅,印著「流浪貓關懷育護社」。
  「那些社團早就額滿了。」柳浥晨直接打斷眾人的幻想,「唯一沒有人數限制的只有召喚生限定的社團。」
  「召喚生限定?」他怎麼沒聽說過有這樣的社團?
  「妳是指這些閃著紅光的社團?」百嘹輕笑,「我還以為標注紅字是特別無聊的意思呢。」
  「紅光?」有那種東西?「借我看一下。」
  璁瓏把冊子遞給封平瀾,他隨手一翻,果然,在社團簡介欄裡,有好幾個社團字樣閃動著暗紅色的光。這是他在開學領到冊子時沒注意到的。
  「這是影校學生特有的簡章嗎?」
  「全校每個人都一樣,只是上面用的特殊墨水只有影校學生看得到。」柳浥晨狐疑地開口,「你開學時沒拿到?」
  「呃,我拿到沒多久就弄丟了,沒仔細看過,哈哈哈……」封平瀾隨口搪塞,「所以,只要是紅字,就能參與?」
  「基本上是,不過有些社團有入社門檻,看備註欄。」
  有幾個社團的備註欄裡,標示著「限定平均能力三級以上參與」或是「限定體術五級以上參與」等字樣。其中一個備註欄寫著「參加此社武術課可酌量加分」,目光向前移,原來是「儀態美學研習社」。
  「唯一沒有限定的,只有戲劇研究社、超自然現象研究社和魔術研究社。這三個社團是學校最大的社團,也是影校學生集中的三大社團。」
  「啊,這三個社團理睿都填過入社申請,但全都沒通過。他一直以為自己被列入某種黑名單中,導致有漂亮女生的社團不接受他入社呢。原來是因為影校生限定呀,哈哈哈!」
  「對於想入社的一般生,會在入社考試那一關把他們打發掉。不過白理睿例外,他連考試都沒有就直接被打槍。」柳浥晨開口。
  「不是已經有戲劇社、魔術社了?兩者有差嗎?」
  「那是給一般生參加的。加了『研究』兩字,代表純學理研究、不實作。」柳浥晨解釋,「戲劇社的學生表演戲劇,戲劇研究社的學生專攻劇本創作、表演理論、舞臺設計、特殊化妝和道具製作;魔術社的學生學魔術表演,魔術研究社的學生專攻破解魔術;超自然研究社則剛好相反,以實地考查為主。」
  「幹嘛搞得這麼複雜?」
  「基本上影校的學生未來都會加入協會,甚至在協會工作。而協會存在的目的就是穩定現有社會秩序,避免不從者和妖魔的攪擾。」
  柳浥晨說明道,「這三個社團便是學習執行任務的基本能力。超自然研究社是學習『探勘』,九成的靈異現象是妖魔所為,超自研得搜集事件,實地堪察判斷是謠言還是妖魔作亂;戲劇研究社是學習『偽裝』,依任務編寫劇本、角色,並分派演員,潛入現場執行任務時不引人注目;魔術研究社是學習『掩飾』,例如有人目擊妖魔飛行,魔術研究社的人就要想辦法用魔術的手法重現,以科學方式證明那些超自然現象都是『假的』。如果是小事件的話,偶爾也會派超自研的人偽造靈異現象或傳說來掩飾真相。」
  「好酷喔!」封平瀾忍不住咋舌。
  璁瓏不以為然,「真麻煩,直接催眠或暗示不就好了?」
  「那樣會有風險,不是每個召喚師都能讓咒語穩定進行。而且咒語可能會引起敵對者的注意。」
  「小蜮兒,你原本是什麼社團啊?」封平瀾忽地把注意力轉到默默跟在一旁的宗蜮身上。
  突然被點到名,還是這種奇怪的暱稱,宗蜮皺眉,幽幽地轉過頭,「……你叫我什麼?」
  「小蜮兒呀。還是你比較喜歡小蜮子?」
  「我不喜歡這個稱呼……」
  「那,大蜮兒怎樣?」
  重點不是大或小……雖然心底抗議著,但他不想和封平瀾爭辯,以免換來更奇怪的名稱。
  「戲劇研究社……」
  「小蜮兒做了什麼被退社呀?」
  「我是道具製作組。在做喪屍的模型時,為求逼真,所以到醫院借了實物參考……」
  這傢伙也太亂來了吧!眾人心裡大喊著。
  「然後呢?」封平瀾完全不在意,逕自追問後續發展。
  「我做得太好,連自己都分不出真假,結果就還錯了……」宗蜮竊笑,笑裡帶了些得意,「但週一就被識破……因為味道的緣故……嘻嘻嘻……」
  沒人笑得出來。宗蜮整個人散發著詭異至極的氣質,令人毛骨悚然而不自在……
  除了一個人。
  「超強耶!」封平瀾用力拍手,「那你可以幫我做我的模型嗎?這樣子以後要蹺課超方便的!啊,不對,先幫我做一個奎薩爾的娃娃,要等身大喔!我要放在房間裡,哈哈哈哈哈!」
  宗蜮盯著封平瀾。不發一語。
  封平瀾的笑聲很吵。但,這是第一次有人對自己這樣笑……
  封平瀾滔滔不絕地講著自己的構想,忽地靈光一閃。
  「噢,不,不對,不只奎薩爾……」封平瀾回頭望著契妖們,勾起覬覦的笑容,「你們每個人,我全都要了!」這樣即使分離,也……
  此語一出,立即引發眾怒。
  「耍什麼笨!」
  「你休想!」
  「我先把你打殘再叫他做一個假人頂替你去上課!」
  「怎麼這樣!小蜮兒不要理他們,我們才是一國的!」
  宗蜮沉默不語,吵鬧的氣氛讓他很不習慣。並不是不習慣吵鬧,而是不習慣在這熱絡的笑語聲中,他沒被被屏棄冷落在外。
  「你們害小蜮兒生氣了啦!他都不講話了!」封平瀾責備著眾人。
  「是你一直叫他小蜮兒才讓他不爽吧!」
  宗蜮的嘴角不自覺地微微揚起。
  雖然不習慣,但他不討厭這樣的感覺。

  封平瀾一行人離開後,殷肅霜的辦公室再度回復安靜。
  角落茶几上加熱中的茶壺,徐徐地噴出細煙,散發著溫暖濃郁的藥草味。冉升的煙霧在米黃色的牆上印下了淡淡的影子,影子隨著煙緩緩擺動。
  隨著擺動,煙影的色調漸漸加深、變暗。自暗影深處,頎長的人影無聲無息森然現形。
  殷肅霜頭也不抬,逕自喝著保溫壺裡的藥草茶。
  「下次走正門。」他放下茶杯,瞥了不速之客一眼。「你來晚了。」
  奎薩爾凜著臉,揪下飄在手腕附近的一片黑色枯葉,射向殷肅霜。覆在葉上的黑影螁去,葉片回復成草綠,閃動著微光,發出電波般的平板鳴聲和草味。
  原本他正在城鎮外調查,但這東西一個小時前出現在他身邊,以這又吵又臭的姿態跟著他。直到他用影縛咒語將之封鎖,但手上的銅環卻開始發亮,放肆地散發招搖的咒力,使他不得不折返。
  「解釋……」
  「打辦公室電話你不接,只好用這種方式通知。」殷肅霜淡然開口,「你是學校的正式職員,不能隨意離開工作崗位。」
  「我願意和協會妥協,不代表我樂意成為協會的鷹犬……」他的主子只有雪勘皇子,他只接受雪勘皇子的命令。
  殷肅霜冷哼了聲,「你搞錯了,勉強妥協的是我們這一方。」他啜了口藥草茶,「讓非法入侵的你們就地合法,仇敵找上門還幫你們善後擦屁股。嚴格來說,你們的地位不是鷹犬,而是寄生蟲。」
  他放下茶杯,從抽屜中拿出一個玻璃瓶,瓶蓋上有著紅色的火漆封蠟。若是仔細看,會發現看似平凡的蠟印上盤據著數種複雜的咒語,封存、隔離、迴避追蹤、斷禁通連。
  瓶中棲伏著一隻蟲,外型似蟬,但呈現暗淡的粉灰色,背上有著骷髏般的花紋,頭部長了張扭曲的人臉。
  奎薩爾一凜。「皸髓……」
  這是偵察的使魔。三皇子手下中的皸髓能從遠端操控牠們,且這些使魔就像連結空間的捷徑,妖主能在瞬間到達任何一個使魔所在之處。
  三皇子的人馬已經追查到這裡了?而他竟然毫無察覺……
  「今天清晨,城鎮裡出現了上百隻這種蟲子。」
  「如果清晨就出現,接下來三天內將會有大規模的攻擊。」奎薩爾低語,「三皇子鴆慈是難纏又殘酷的角色,對於任何可能構成妨礙的東西從不疲於消滅……」
  雖然不知道對方發現了什麼,但不管是召喚師還是他們,都是三皇子欲除之而快的對象。
  殷肅霜嗤了聲,「我們也不是什麼善男信女,他要是打算直接攻來,就要有客死異鄉的準備。」他伸指敲了敲瓶身,「這蟲子一出現在城鎮邊境就觸動偵查結界,歌蜜和葉珥德第一時間前往處理。最棘手的不是攔截或消滅,而是不著痕跡地驅散。用多重咒語和結界,改變局部的天候、磁場,讓這些小蟲不自覺地主動避開,直到操控者將牠們撤離為止。這比之前那個大眼睛難搞多了,歌蜜和葉珥德還在誘導那些咒蟲,無法回校。」
  奎薩爾不發一語,殷肅霜話語中帶有責備意味,但他知道,聽訓不是他被叫來的目的。
  「現在這些蟲子在城鎮內飛行巡邏時,會迴避校區和某些『特別的地點』。這樣的做法雖有一時之效,但監查者要是有點腦子,就會察覺到使魔全都不約而同避開了某些地點。」殷肅霜盯著奎薩爾,「你覺得是誰把牠們引來的?」
  奎薩爾沒有回答,而是凜著臉反問,「何不直接說出目的?」
  「嗯?」
  「就如你所言,勉強妥協的是你們那方。將對協會而言非法的我們納入合法體制,為我們驅散仇敵的眼線,你們的目的是什麼?」奎薩爾向前了一步,雙刀的寒刃在身後的影中閃著寒光,「你們隱瞞的事太多了,我仍無法確定你們是敵是友……」
  殷肅霜並未被奎薩爾的氣勢嚇到,「戴著影校咒環的你,似乎沒什麼本錢說大話吶。」
  「我真想掙脫的話,那東西並不足以構成攔阻,你知道的。」
  殷肅霜咳了兩聲,聽起來像是在笑,「憑現在的你?」
  奎薩爾的眉頭微微擰了一下,但仍不動聲色。
  殷肅霜啜了口茶,嘆氣道,「……這是理事長的意思。」他看著奎薩爾,以無奈的口氣說著,「向協會隱瞞你們的存在,包庇你們,甚至冒著引來皇族的風險,這全是理事長的主意,我們只能聽從。」
  殷肅霜一臉無奈,但奎薩爾在對方眼中看見了無庸置疑的信賴和忠誠。就像是他對雪勘皇子一樣。
  「我以為你們對協會忠心。」
  「我們服從協會,但是效忠的只有理事長。」
  「所以,他希望我們為他鏟除誰?」奎薩爾直接點明。
  偷偷地將一支強大武力納入自己的麾下,只有兩種用途:消去檯面上不能直接反目的同伴,或者,謀反叛變。
  「理事長絕不會因自身利益而害人。」殷肅霜看出奎薩爾的猜測,果決地否認,「此外,他還不確定他懷疑的對象是否有鏟除的必要,在情勢明朗前,他不願意錯傷任何人。你們的功能就像是保險,未必用得到,但是需要時,將會是扭轉局勢的王牌,這就是留你們在此的原因。」
  奎薩爾蹙眉思索。
  雖然躲在影校的庇護下對他們有利,但是,他不想節外生枝地扯進召喚師的內鬥之中……
  「……影校在這裡存在六十多年了,整個城鎮都是我們的勢力範圍。」殷肅霜忽地扯出了個無關緊要的話題,悠悠輕語,「基本上沒人能在我們的地盤上做亂,唯一一次的疏失只有十二年前的那場意外。當時洋樓裡住著的老妖怪太會裝了,他甚至還參加曦舫在暑期開的社區大學園藝課程,且從不在城裡犯案。後來是滅魔師都出動了我們才發現異狀,害得我們那陣子在協會裡顏面無光吶……」
  奎薩爾目光閃過了詫異,「你知道十二年前是誰封印我們?」
  「或許知道,或許不知道。雖然同屬協會,但滅魔師是協會的闇行司,行蹤隱密。不同體系下的我們,無法直接干涉調查。」殷肅霜勾起嘴角,露出了意味深長的淺笑,「或許我們是站在同一條船上呢……」
  奎薩爾想追問,但是殷肅霜起身走去角落的茶几,將煮沸的茶水倒入自己的保溫壺之中。
  話題停止。
  他識趣地不再追問。
  殷肅霜的話語,讓他知道了兩件事。
  理事長顧忌的對象在闇行司,並且,極有可能就是封印他們的滅魔師──
  「啪。」一疊塞滿文件的資料夾忽地降落在桌面上,打斷了奎薩爾的思緒。
  「拿去。」殷肅霜吹涼著茶水,用下巴指了指檔案,「因為人手不足,葉珥德在影校的課程由你代理,他的社團也由你接管。放心,最後一個社員已經跑了,你不用上課,但因為社團沒廢,照規定每週五中午,你還是得到社團辦公室等候,並填寫上課進度。」
  奎薩爾揚眉,「憑什麼。」
  「憑你現在是學校的職員。」殷肅霜啜了口茶,「薪水在月底發放,你沒有銀行帳戶,所以會直接裝在薪水袋裡給你。」他輕笑著調侃,「要不要加入教師會?曦舫有不少特約商店可以打折。」
  「這只是偽裝。」奎薩爾冷聲提醒。
  上回讓他收檢體已經是極限了,但因為只有一天,所以他勉為其難忍下。
  他不想和人類有太多接觸,不想浪費時間在這可笑的家家酒上……
  好不容易調查有所進展,和雪勘皇子的下落靠近了一步,他得加緊腳步繼續追查,早日找到皇子,早日離開人界──
  這樣分離的時候就不會難過啦,奎薩爾。
  一瞬間,封平瀾傻笑的面孔閃過了他的腦海。
  奎薩爾微怔,片刻間萌生了細不可見的猶豫。就像雨夜裡從厚重雲層縫中透出來的微弱星光,黯淡而倏忽,似無似有。
  「即使裝,也要裝得像樣。」殷肅霜把資料推向奎薩爾。「這不是命令,是交易。利益交換的同時,也要付出代價。」
  奎薩爾回神,看著面前的資料夾,思緒回復了冷靜。
  縱有千萬不願,但為了從影校取得更多資訊,他必須屈服。
  既然是互相利用,那就看誰先達到目的,誰先抽手!
  奎薩爾接下檔案,冷冷地瞥了殷肅霜一眼。「還有其他事?」
  「沒了。」殷肅霜的笑容裡有著明顯的幸災樂禍。「祝你授課愉快,奎薩爾老師。」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仰望星空
  • 您好
    問一下之後在金石堂實體店上市的會有特裝版嗎?
    謝謝
  • 特裝版已全數售完,在金石堂上市的只有平裝首刷版,但還是有附限量特典唷:)

    三日月 於 2015/02/24 09:27 回覆

  • 悄悄話
  • 星光0×0**~~
  • 墊腳石書店有在賣嗎?
  • 您好,有的喔~

    三日月 於 2015/05/04 09: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