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賢8  

 

書名:聖賢神書08 (完)
作者:玥映璃
繪者:希月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5/03/11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0632

霉運果然還沒放過他!

被抓去參加表演賽就算了,偏偏遇上前所未有的暴風雪,
加柏爾難得好心,送冷得半死的陳小剛去醫院檢查有沒有生病,
神書卻在他午睡時被偷走了?!
書被偷就很鬱悶了,官方調查偷竊案的同時又指稱他和血族內亂有關是哪招?
美其名是為了解詳情,陳小剛被軍官強行押走,
等加柏爾聽到風聲前去要人,竟發現他的搭檔又一次失蹤了。
明明比賽只剩沒幾場,下任玄武帝趕快選一選就能回家,
為什麼事情反而越來越多啊!
陳小剛欲哭無淚,回家之路一定要這麼多災多難嗎?!!

詳細精采的故事,都在《聖賢神書08》裡,03月11日正式上市!

第一章 怒雪狂飆

深夜。

尼可納提著兩個行李箱,慢慢地離開宿舍大門。

他盡量顯得光明正大,不讓人懷疑他是在逃走──儘管他選擇在這個時間離開已值得讓人懷疑。

不過,他確實是沒有逃走的意思,只是不知道如何跟大家道別,也不想看到他們的反應。

他非常肯定大家會露出欣喜的笑容歡送他,陳小剛和加柏爾這兩個無恥之徒更可能趁機嘲諷他一頓,與其承受這種屈辱,倒不如走得瀟灑一點,默默地離開。

四周很寧靜,為免腳步聲擾民,他雙腳微微離地,飛往目的地。

這個時間到驛站的人很少,尼可納迅速買票,上了馬車,剛關上門,嘴巴便被人捂住。

「是我。」

聽見耳邊傳來的是尤拉的聲音,尼可納不只沒有安心下來,更提高了戒心。

「別緊張,我只是想問一些事情,不會傷害你。」

「你想問什麼?」尼可納輕聲說,馬車開始緩緩行走。

「你想去哪裡?」尤拉問。

「就這個問題?」尼可納疑惑。

「不是,順便問問。」

尼可納白了他一眼,說:「我找到工作,包住宿。」

「什麼工作?」

「你有什麼重要的問題想問就快說,別再浪費時間!」尼可納可不想跟尤拉單獨待在同一個狹窄的空間,感覺太危險,就算不被殺死也可能會被抓去當俘虜。

雖然他不認為此時此刻的自己還會有當俘虜的價值。

「你是什麼時候開始和加柏爾站在同一陣線?」尤拉的聲音聽不出喜怒,但尼可納知道他已認定自己出賣他。

尼可納冷笑,「就在認清你只會為自己的利益,不顧我生死的時候。」

「我沒有說不幫你,但需要花點時間!是你太著急了!」

「我可不想被一個急躁的人說我太著急!」

「好吧,我不跟你爭辯!」尤拉主動打斷話題,又說:「我想知道加柏爾和帝王是什麼關係?」

「他們會是什麼關係?」尼可納茫然地反問。

「他們是一夥。」尤拉肯定道。

「不會吧!」尼可納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睛,「你和帝王不是……」

尤拉知道他想說什麼,回答道:「他從來沒有說過會幫我。」

「但你和他是……」

「親戚又如何?我們的關係一點也不親密。」

「但他和加柏爾更不親密吧!」0

「別忘了他和加柏爾父親的關係!雖然傳聞他們不和,但真的不和嗎?有可能只是假裝而已,搞不好他們在策劃什麼陰謀!」

「但……」尼可納被他說得腦袋混亂,隔了好一會兒才緩過來,說:「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你還記得《玄武時報》事件吧?要不是上頭下令,你認為總編會敢胡亂報導嗎?」

「但這也不足以證明帝王和加柏爾是一夥。」尼可納不以為然。

「現在除了加柏爾,還有誰最有機會成為新一任帝王?」

「哥德溫。」

尤拉想再翻身是不太可能了,要說現在呼聲最高的,一定是加柏爾和哥德溫。

「但哥德溫身邊沒有陳小剛。」

「這是什麼意思?」

「加柏爾要陳小剛演戲的原因之一,就是要獲得更多的支持者,就算到最後戲演不成,但能成為話題就已吸引到無數人的注意,再加上陳小剛是人類,不少人受到瑞林先生的影響對人類產生好感,所以他才會這麼受歡迎。當然也有很多人因為支持加柏爾才會喜歡陳小剛,但相對來說,也會有支持陳小剛而喜歡加柏爾的人存在。」

尼可納倒是沒想這麼深遠,只認為加柏爾叫陳小剛演戲是想找機會設局讓尤拉名譽掃地。

「如果帝王真的想打壓加柏爾,沒可能放任這種事情不管。要阻止他們並不難,封殺也好抹黑也好,總有辦法讓加柏爾的計畫失敗,但他卻什麼都沒做,不像是他的行事風格。」尤拉陰沉地說:「當然,如果他和加柏爾是一夥,這樣便能說得通了。」

尼可納還是不認為加柏爾和玄武帝是一夥,但尤拉已經認定了,再出言反駁只會讓他懷疑自己也是跟他們一夥。

「所以,你跟我說這些做什麼?」尼可納問。尤拉特意來找他說這些,一定不會是想傾訴心事。

「你不想報復嗎?為你的家人。」尤拉說。

「報復?」尼可納感到好笑地說:「你開什麼玩笑?」

「要不是因為他們,你現在仍然是個貴族少爺,難道你不想回到以前的生活?」

「很抱歉,我真的不想。」尼可納冷笑,「我不知你在打什麼主意,不過別拉我下水,我現在只是個平民,沒被貶為奴隸已經很感恩,不想再惹事生非,更不想管你們的事。」

「這也是為了你的家人!」

「我幹嘛要為他們報復?」尼可納奇怪地反問。

尤拉瞪大眼睛,「他們是你的家人,你最親的人!」

「尤拉,我真的不知道原來你這麼重感情。」尼可納譏諷道。

「我也想不到原來你這麼自私無情!」

「這句話由你說出來真的挺諷刺。」

尤拉瞪著他,問:「你真的甘願苟且偷安?」

「甘願。」尼可納毫不猶豫地說。

「很好!」尤拉沉著氣,敲了敲車廂對車夫說:「我要下車。」

馬車緩慢地著陸,尤拉下車之前,拋下了一句,「你不要後悔。」

「和你合作才是我後悔的事情。」尼可納抿嘴笑了笑,主動幫他關上車門。

馬車在陸地行走了一會便漸漸飛上半空,尼可納從窗子看著變得越來越小的尤拉,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

「替家人報仇……」尼可納靠在椅背上,嗤笑地低喃,「難道我要殺死自己嗎?誰會這麼傻……白痴!」

想起自己的家人,他的眼神一下子變得陰沉。不用尤拉提醒,他也知道家人即是自己最親的人,但很抱歉,他所謂的親人只會向利益看,並不存在親情可言。

這一刻,他突然很妒忌尤拉。儘管尤拉毫無可取之處,但至少還有重視他的親人,然而自己已一無所有了。

但他沒有後悔過自己所做的事情。

是他故意讓加柏爾發現家族的祕密,也預料到加柏爾會提出條件利誘他背叛自己的家族,只是意想不到的是,事情竟然會如此順利,甚至可以說是毫無阻滯。

順利得令人覺得不尋常。

不管是別人跟著他的計畫走,還是他跟著別人的計畫走,總之他的目的已經達成,之後的生活會怎樣他並不知道,可至少可以肯定,會活得比以前輕鬆愉快,而且他對自己很有信心,不需要依靠別人也能取得不錯的成就。

──待續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