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33-Image Rule緋色的羈絆03-單    

書名:Image Rule緋色的羈絆03(完)
作者:阿漪
繪者:韻子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5/03/11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1233

 

★POPO原創市集‧奇幻小說排行榜TOP8!
網遊新星 阿漪 戀愛力作♥

暴走的人工智慧封鎖了IR世界,千萬玩家命懸一線,
羅琳為了貫徹守護者精神,不顧零式再三警告,突破重圍回到遊戲中……

越接近IR的核心領域,埋藏的謎團也逐漸明朗,
被封印的少女不僅帶出了真相,也帶出解決人工智慧的唯一辦法──
再讓一個人與它長眠於此。
拯救世界而痛失彼此,拯救彼此而放棄世界,羅琳和零式會如何抉擇?
這份緊緊牽繫的羈絆,究竟是LOVE END還是DEAD END呢?

精靈NPC:「像往常一樣,去漂亮地打場勝仗吧!」
九尾狐玩家:「誓死追隨主人!」
祭司GM:「嗚嗚,我太感動了。羅琳,先讓我抱一個……
燕尾蝶玩家:「(奸笑)來來來,非錯,轉頭笑一個~」

NPC與小(ㄔ)夥(ㄘㄨˋ)伴(ㄐㄧㄥ)的終焉之戰囧囧START!

 

詳細精采的故事,都在《Image Rule緋色的羈絆03》裡,03月11日正式上市!

任務21戰前夜談

結束戰鬥後,非錯擔心會有其它NPC來打擾,便領著羅琳等人回到他們暫時落腳處。

穿過崑崙之境的北門,非錯卻不走上方通往桃花谷的長城,而是往長城下的林地去。此處原是為了從長城上眺望下方的好風景,現在卻變成了未歸附初華眾人的躲避之地。

林地裡的所有人,見到非錯帶著羅琳回來,全露出了詫異目光,只是在零式踏進來的剎那,轉變成厭惡表情。

一行人並沒有停下腳步為大夥解釋現況,非錯只是不停地帶著羅琳等人前進。

「這些人都是GM嗎?」羅琳看著大家身上的衣服,似乎都是當時在線上的GM們,怎麼沒有半個平凡玩家?

非錯眼神黯了下來,「事情發生時,玩家集體反抗所有工作人員,為了生存,我們不得不拿起武器自保……後來,初華提出歸附機制,幾乎所有玩家都受到了誘惑,選擇成為初華的子民……」

「那你們呢,為什麼不歸附於它?」羅琳又問。

「我沒別的選擇,歸附初華就等於華靖已經走投無路了。為了公司,我們也只能繼續等下去,只是……」非錯再也說不下去了。

他身為IR的開發者之一,又經歷過初華的研發任務,他最是清楚他們現在的處境──沒有人能制住初華!

除非再次實行封印,但有了前次經驗,聰明的初華還會再次上當嗎?

「我明白的。」羅琳拍拍非錯的肩膀,試圖安慰他。

「所以妳來做什麼?」此時,非錯才想起來,剛剛到現在,羅琳都沒有正面回答他,「都已經這樣了,妳為什麼還要跑上來白白送死?」

收到羅琳密語時,他還以為是外部連線,這世界都變成這樣了,公司為何還要送一個女孩來白白送死?

聽見非錯這樣質問,走在她身後的零式也微微點著頭,似乎很認同他的作法。況且從剛剛到現在,羅琳一直在迴避問題,究竟怎麼回事?

「我不想眼睜睜地看著夥伴遇困,我卻自己一個人消遙……走吧!找個安靜的地方談談。」羅琳對四周盯著她看的人感到渾身不舒服,催促非錯快點離開。

又逃避了!非錯雖然很不滿這個回答,但他也知道這裡不好談話。

於是他們安靜下來又往裡走了一會兒,終於看見眼前有個洞窟,洞窟外掛著用披風製成的門簾。

非錯上前撥開門簾,讓其它人先進去。

羅琳進去後,先找了個地方坐下,便開始敘述外面情況。「外面的世界已經吵成一團了,但遊戲艙本就設置了生命維持系統,大家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才是。」

「既然大家都沒有生命危險,妳還進來做什麼?」非錯還糾結在這個地方。

「當然是來解決問題的啊!但是首先,我想先了解一些事……」羅琳看了看零式跟非錯一眼,她的態度異常霸氣,彷彿讓人不能拒絕,「你們誰可以說明一下,那個破解初華程式的人……到底是誰?」

非錯看了零式一眼,見他沒有要解釋的樣子,知道這個任務可能要落在自己頭上了,只好硬著頭皮知道的都說出來。

「妳聽過一個叫The Moon的國際組織嗎?」非錯問羅琳。

「唸工程的應該都知道吧。The Moon是由三位天才華人所建立的組織,聽說很厲害,工作都是透過雲端操控,從沒人見過他們的真面目……」羅琳對這個名字完全不陌生,「在我念大學時,The Moon才剛崛起,當時他們編寫出一個堪稱不可能的程式造成轟動,聽說許多公司都想與他們合作,大家也幻想有朝一日能加入這個組織……」

羅琳在說這些時,她眼角餘光瞥見了零式的嘴角微微彎起,她心想,果然是這樣啊。

「大概就和妳說的差不多,The Moon共有三位成員,全都是華人,他們之間是以代號來稱呼,一個是芙語……也就是朔月,而另外兩個……」非錯看了零式一眼。

零式倒是很聽話的接了下去,「還有我,我的代號是新月,另一個則叫滿月。」

「哇!真的假的,零式就是新月?」影中蝶驚訝地叫了出來,就連她這個外行人都知道The Moon,沒想到其中一名成員居然就在自己身邊!

「嗯。」零式點點頭,雖然他不喜歡這麼高調,但在羅琳面前……總覺得高調一點也無所謂。

「滿月就是那個冰鏡迷宮的始作俑者,也是破解初華封印的人?」羅琳看向零式,零式則又點點頭當作回答,她接著問,「那他為什麼要解除封印?難道他不知道後果會如何嗎?」

「當初華靖找The Moon一起開發人工智慧,我們大約花了兩年多才成功開發岀初華。只是成功後,我們就完全退出與華靖的合作,將之後微調與教育初華的事轉移到華靖手上。至於初華後來發生的問題……」

非錯聽到這裡就知道怪異的點在哪了,「可是當初你們撤出團隊後,朔月的確又代表The Moon回到華靖團隊,這點你們不知道嗎?」

「完全不知道。」零式給了個極度肯定的答案,「朔月瞞著我們回到臺灣,違反約定露出真面目,還加入了華靖團隊,這點我和滿月都被蒙在鼓裡。」

「怎麼可能?」非錯吃驚大喊。

記憶回到那一年,初華才剛被開發出來,智慧還跟新生嬰兒沒兩樣的時候。

確認初華系統沒有問題,The Moon就結束合約,從初華的開發退了出去,對於教育權一點也沒有留戀,全丟給了華靖。

但是兩個月後,The Moon的成員朔月又出現在華靖總部內,以初華教育工作者的身分成為程式部的一員。

「我記得當時是BOSS介紹朔月進來,說是公司又和The Moon簽訂了合約才……」非錯記得,當時大夥還因為見到了The Moon其中一員的真面目而驚訝。沒想到多年後才發現,朔月會出現在華靖,根本和The Moon毫無關係。

The Moon的工作向來是用網路連繫,我們之間也從沒碰過面,對於朔月加入華靖一事,真的毫不知情。」零式倒是很冷靜。

「你們該不會連後來封印的事也不知道吧?」非錯張大眼睛,腦中亂成一團。

「事後才知道的。事情發生後,我跟滿月都認為是華靖使詐,於是開始調查華靖……只是對於這點,我們選擇了不同方式。」零式提到這,嘴角不屑地癟了癟。

早該剔除滿月那個人的,要不是他,現在情況也不會這麼糟糕。

一經零式提到「事後」,非錯突然想起……在魔界的黑暗森林中,剛與零式會合的滿月好像對他說了什麼話,跟「事後」有關係的?

非錯絞盡腦汁地回想,「零式,在黑暗森林的洞窟,滿月是不是有問過你『朔月留訊息給你』之類的話?」

零式點點頭,事到如今也沒什麼好隱瞞的,稍微想了一下便道:「大約三年前,我收到朔月寄來的信,推算時間應該就是她陷入沉睡的前幾天。」零式閉上眼回想,「朔月說其實The Moon很多案子都是她偷偷請一個朋友解出來的,她說那個人的邏輯思考都在她之上,她還幫那個人取了一個代號叫『弦月』。信中希望我能找到弦月,因為她認為……只有弦月才能解決初華的事。

「信的最後,她放了一張她和弦月的合照。我本來以為她只是說說,但沒想到後來她真的和The Moon失去聯絡,我才發現事情的嚴重性……」零式睜開眼,瞥向非錯,「事情發生後,我曾駭入初華的封印系統。但是研究了一星期左右,仍然找不到破解法,所以我才想試試看朔月的方法。」

聽到這裡,非錯倒抽了口氣,連天才新月都找不到破解方法,難怪自己花了三年時間都沒什麼突破……

他們華靖……真的創造出了一個怪物啊!

「所以,你只有弦月的照片,其它資料都沒有?」羅琳皺眉,只有代號和照片要怎麼找人?

「有照片可以看嗎?」影中蝶問。

「放在外部信箱,這裡看不到。」零式很快地搖搖頭,「只有這兩個線索的確很少,但之後又過了半年,我又收到了一封信,是一組IR的帳號與密碼,寄件人……是朔月。」

「怎麼可能?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非錯心中的疑問愈來愈大。

「兩年前的十月一日。」零式回道。

「那時候……朔月早就……」非錯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所以,你就跑來玩IR了?」羅琳問。

「對。」零式給了非常肯定的答案,這也說明,他將那封信當成朔月給他的線索。

「你有因此發現其它關於弦月的線索嗎?」羅琳又接著問。

「沒有,沒遇過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零式知道自己的記憶力是不會出錯的,為了找人,他心甘情願跟著羅琳參與許多活動,但都沒有遇到朔月所說的人。

洞窟中陷入沉默,大家都對這種情況感到棘手。

再這樣下去,就算擁有生命維持系統,長久臥床仍是會對人體造成很大的傷害,所有人可能都活不過十年……

也就是說,十年間,會有十億人口從地球上消失,這筆損失還不包括十億人臥床間所付出的代價。

非錯握緊拳頭,用力到泛青的指甲都快戳進手掌心。

影中蝶不知什麼時候走到他身邊,將他的手掌攤開,然後緊緊握著。

「沒事的。」影中蝶輕聲安撫道。這幾天,她的態度溫柔了許多,她看向羅琳,「我想,妳應該是有備而來的吧?」

羅琳也看向影中蝶,她那張原本就像朔月的臉,現在似乎又更像了,「我的確有個方法,只是並不是完美的好方法。」

非錯一聽,馬上來了精神,「什麼方法?」

零式也豎起耳朵跟尾巴,他跟非錯都想不出來,羅琳居然有辦法?

「現在的情況和以前不同了,你們沒發現嗎?」羅琳叫出螢幕,放大到所有人面前,「非錯,以前之所以無法解決初華,最主要的原因是什麼?」

被點名的非錯立刻回答:「因為初華能來去自如,又能從內部阻止我們侵入它的系統,所以我們根本無法……啊!」說到後來,他也發現重點了,一旁的零式也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對,沒錯。」羅琳指了指螢幕下方,那裡本該要有的下線選項,現在卻消失了,「初華讓所有玩家無法下線,建造了一個屬於它自己的國度,但這也代表,它將自己關在裡面了。」

「但是……」非錯又想起一個問題,「就算能順利抓到它又怎樣?我們還是無法破壞它的本體……」

「你們以前是想用什麼方式來銷毀初華?」羅琳不答,反問非錯。

「這還用說,當然是用破壞程式將它瓦解啊。」非錯回答的理所當然。

「但這就會遇到剛剛所說的問題,初華的防護措施太強,要侵入它是不可能的。」羅琳話鋒一轉,「不過就算初華再厲害,也無法更動自己的系統,就像人類無法改變基因一樣。」

「琳是說,我們可以用最傳統的方式毀掉初華?」零式對羅琳露出一個滿意的笑,果然是位聰明女子。

「啊,原來如此!」非錯這時也開竅了。

他們都太聰明了,只想著用最複雜的方法去解決,卻忘了這個最原始的方式。

現在,初華將自己困在遊戲空間裡,目標也很明顯,他們只要用遊戲的方法毀掉初華就可以了,因為它再怎麼聰明,也改變不了自己的組成方式。

初華是一個真實存在於遊戲裡的人物,跟他們這些需要上線下線的人不一樣,一但體內程式被破壞,就只能靠外部修復。

只是現在還會有人幫它修復嗎?答案當然是沒有。

雖然直接破壞會有風險,破壞後能不能「完全」毀掉初華也是個謎,但這的確值得一試。

剩下的問題就只有:他們要如何破壞初華?

「根據零式給我的情報,它在中央城外的平原上造了一座塔,對吧?」羅琳問。

回答的人是影中蝶,「沒錯,大家都把那座塔稱叫初華塔,總共有一百層樓,而初華……大概就在最高樓層吧。」

「好,那我們的目標就很明確了。」羅琳站了起來,「那就來討論一下,該怎麼會會初華吧!」

接下來直到日落,四個人都窩在洞窟內,討論著該如何進入塔內與初華正面對決。

首先是如何避開所有NPC和怪物的攻擊,他們可不能在抵達初華塔前就被這些低等怪殺死。

再來就是初華塔內有什麼,他們完全不知道。

這場戰鬥很重要,很有可能一不小心就真的失去性命,所以要先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討論的最後,大夥決定請非錯去和剩下的GM們協調,請他們做餌去吸引NPC注意,讓他們四人躲開追殺,順利地進入初華塔。

而收集塔內資訊的任務則交給了能用「平行線的密語」的零式,雖然可能收集不到什麼,但不無小補。

等待的時間,羅琳跟影中蝶就被留在洞窟內。

非錯命令她們好好休息就好,畢竟開戰後,她們可是主要戰力。

羅琳倒沒有反對,她在進入遊戲前,已經熬了一整天都沒睡,現在的確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她往洞窟內的床上一躺,很快就睡熟了。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