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37隔壁的美少女是隻龍不可以嗎?02-單    

書名:隔壁的美少女是隻龍不可以嗎?02
作者:甚音
繪者:雨宮luky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5/03/25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1349

漫博熱銷!奇幻戀愛喜劇第二彈強勢來襲!

與吸血鬼蘿莉在昏暗的教室裡,一起進行祕.密.課.程♥
喂~警察叔叔嗎,就是這個人!(指)
--
被異族美少女包圍的生活,心跳百分百♥
──因為一不小心就可能鬧出人命!

擁有魔法師體質的韓宇庭,
和吸血鬼蘿莉一起練習魔法的日子開始了!
雖然能施放魔法很開心,但每次都差點被吸乾(?)實在很苦惱,
還得注意不能發現對方是合法蘿莉的祕密。
「哼,沒用的人類,本姑娘活了幾百……可惡,你竟敢套我話!」
「咦咦?!」
而在課程結束準備回家時,
終於等到韓宇庭出現的龍羽黑,立刻磨起了牙齒。
「你、你背著我偷偷跑去和誰約會!我也要一起!」

 

二、魔法師的練習

 噹噹噹──響亮的鐘聲宣告著學生們又可以從辛勤疲憊的一天中獲得解脫,晚霞的豔麗紅光穿進教室,將空氣中的塵埃照耀得有如金粉般明亮。

「好了,同學們,我們今天的課就上到這兒。」唐老師拿起課本在講臺上「啪啪」地敲了兩下,不忘再三叮嚀,「各位回家之後可別忘了要跟父母們說,下下個星期的教學觀摩暨家長座談會,一定要踴躍來參加唷!」

「知道了。起立──敬禮──謝謝老師。」

老師離開教室以後,班上的學生們就像一下子鬆開了發條,七嘴八舌地討論起各種話題。可是最多人關心的,恐怕還是唐老師先前所宣布的家長座談會消息吧!

「開什麼玩笑啊,都已經讀到高中了,難道大人們還不相信我們會好好打理自己嗎?什麼座談會,還不是老師跟爸媽打小報告的地方。」

「就是說啊,唉,實在不想讓我老媽來,她一定會纏著老師問東問西的。」

「我爸工作那麼忙,怎麼可能有時間來參加呀?」

眾人對這項活動都頗有怨言。青少年最在意的就是其他人的目光,總是容易因為自己家庭不如人之處而感到深深的困擾。

如果可以的話,誰不願意生在王公貴族的家庭裡,從小當個養尊處優的大少爺、小公主呢?然而世事往往都是那麼地不如人意。

無論在這裡討論得多麼熱烈,都很難改變學校既定的行程,大家心裡都明白這點。一陣埋怨過後,抒發完累積的情緒,原本聚攏在一起的人群很快地散去了。

始終在一旁仔細聽著同學討論的龍羽黑,心中似乎帶著滿滿的愁緒。

「妳還在糾結家長座談會的事情嗎,龍同學?」

「是啊……」

「舉行家長座談會的時候,就像是把自己的身家背景攤開在別人面前,有時候還真的很難為情啊!」韓宇庭撐著頭,一副心有戚戚焉地感嘆。

他想起了國中時家長座談會的場景。

那時韓宇庭的媽媽在教學觀摩開始後好幾十分鐘,才披頭散髮地趕了過來,她才剛在死線前交出稿子,熬夜後蒙頭大睡一直到下午,就連兒子的重要活動都忘記了。

望著根本來不及好好打扮的媽媽,灰頭土臉地變成所有與會同學與家長的笑柄,韓宇庭恐怕是當時唯一笑不出來的那個人吧!

「原來你還有這種故事啊。」

「是啊。」韓宇庭說道,「這次的座談會,我得好好考慮要不要讓媽媽出席才行,再怎麼樣都得先確定她那幾天會好好睡覺。」

總是熬夜趕稿的媽媽真的能夠達成這項條件嗎?就連韓宇庭也十分不確定。

聽完了韓宇庭的故事,是不是讓龍羽黑可以釋懷了呢。

「唔~聽你這麼一說,我反而更擔心了。」

「不、不會吧?」

想不到善意的鼓勵居然變作了反效果,韓宇庭慌慌張張地安撫說:「龍鱗銀小姐應該沒問題的,妳不要想太多了。」

「不,你不知道,銀姐那個人平時有多邋遢……」龍羽黑彷彿在眼前重現了家中的場景,背脊發寒地說道。

韓宇庭嘆了口氣。

「那妳打算怎麼做呢?」

「我想……我想……」龍羽黑苦苦思索了起來,但一時之間似乎依舊想不到什麼好辦法。

「這種事情再多想也無濟於事,不如慢慢來吧!」

「你說的也沒錯。」龍羽黑同意道,「欸!韓宇庭,我們走吧!」

龍羽黑轉換過心情後,啪搭一聲闔起了書包,一副蓄勢待發的模樣。而平常動作總是比較慢的韓宇庭,則露出了有些吃驚的面容。

「走?要去哪裡?」

「陪我一起去逛逛社團大樓啊!」

原來從早上到現在,龍羽黑始終對這件事念念不忘啊,聽她的語氣,彷彿是非常理所當然而且期待萬分。

「順便把雅心、砲灰一起叫上,好好替我介紹一番吧。」

「我知道了。」

韓宇庭點點頭,為了別讓黑髮少女等待太久,他俐落地收拾好文具,一轉頭卻瞥見好友黎雅心坐在位置上,撐著下巴,嘴裡咬著原子筆,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

「雅心的樣子好像有些怪怪的。」

「真的耶,是不是在煩惱什麼事情?」龍羽黑也察覺到了。

韓宇庭走上前,關切起好友的情形。

「怎麼啦,雅心,怎麼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咦,沒什麼啦。」黎雅心懶洋洋地抬起眼角,慢吞吞地把鉛筆盒扔進書包裡面。

「還說沒有,妳看起來就鬱悶到不行。讓我猜猜看,妳是不是在為了家長會的事情煩惱?」

與黎雅心相識多年的韓宇庭,知道她家經濟狀況並不富裕,據說父親在她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並且留下一大筆債務,只由母親一人含辛茹苦地把她帶大。雖然平日黎雅心在班上十分活躍,但她其實放學後都必須到處打工,添補家計。

既然韓宇庭已經了解了一切,黎雅心不再隱瞞,只是搖搖頭說:「唉,我家的情況你又不是不懂。我媽媽工作那麼忙,恐怕不能隨意請假。」

「可是唐老師不是說家長會所有家長都必須參加嗎?」龍羽黑不解地問。

「沒辦法的事就是沒辦法啊!」黎雅心抱著胸口,裝出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調侃自己說,「算了吧,反正她那種容易大驚小怪的鄉巴佬個性,也不適合出席這種活動,一個搞不好,還會給我丟面子呢!」

「怎、怎麼會說出這種話?」龍羽黑驚訝地眨了眨眼。

「妳就別再口是心非了,黎雅心。」韓宇庭反對道,「我記得從國中開始,妳的母親從來不曾出席過家長會。她不是一直都很希望妳能就讀雲景高中嗎,現在好不容易達成了這個目標,她卻無法親眼看到,這樣多可惜啊。」

黎雅心一時語塞,無法回答。

「她一定很想看見妳穿上高中制服認真上課的樣子吧!」韓宇庭語重心長地說道,轉頭看向另一名正朝著他們走過來的好友,「砲灰,你覺得呢?」

「是啊,我也覺得很可惜。」砲灰愣頭愣腦回應道,「但是雅心的媽媽工作很忙也是真的,不然誰有多餘的爸媽能借她一個?」

「你在說什麼傻話,誰家的爸爸媽媽是可以用借的啊?」黎雅心失聲大笑,表情顯得輕鬆了許多。她拿起課本重重地拍了砲灰的胸口,砲灰則裝作吃痛的模樣應聲倒在桌子上。

「哎呀,你們不用擔心我啦,我打算這陣子多排幾次打工,說不定就能籌到足夠的錢說服我媽請個假。」

「有什麼事情是我們可以幫得上忙的,妳可以儘管說喔!」

「嘿!謝謝你們的好意啦,但是我自己能處理的。」黎雅心舉起手,滿懷感激地各在韓宇庭與砲灰的胸口上敲了兩拳,然後再親暱地捏了捏龍羽黑的手臂。

恢復神采的她俐落地背起書包,「我還要去打工,再見啦。」說完便頭也不回地走出了教室。

「我總覺得她是在逞強呢!」韓宇庭望著黎雅心的背影,慢慢地說。

「算了,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她。」砲灰聳了聳肩,「不到最後關頭,那傢伙才不會向我們求助,我們只要尊重她就好。對了,韓宇庭,你今天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電動遊樂場玩?」

「不了,我還要陪龍同學去參觀社團。」

「啊,那我可不奉陪喔。」

「為什麼?一起來呀!」

「傻孩子,我這可是為你著想啊!」砲灰搖搖手指,露出一副「你什麼都不懂」般的詭祕微笑,看得韓宇庭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少噁心了。」

「總之,做兄弟的我是很識時務的,絕對不會去打擾你們。欸,放學後再一起去打電動吧!」

「不行,我還得回家讀書。」韓宇庭拒絕道,「萬一下次的考試我再考不好,老媽肯定會殺了我。」

「呿!我看讀書是假,回家才是真吧!」砲灰的眼珠子骨碌碌地在龍羽黑身上轉了轉,再度移回韓宇庭身上,「見色忘友!」

然後在好友舉起腳想要狠狠踹向他的屁股的前一剎那,大聲笑著跑開。

「臭砲灰,要是讓我逮到,一定讓你吃不完兜著走!」韓宇庭對著他的背影大罵,可惜砲灰早已一溜煙地遠去,憑著韓宇庭的運動神經是絕對追不上他的。

「你就在我的背後吃灰塵吧!」

「可惡。」韓宇庭又好氣又好笑地跺著腳,過了一會兒,只能無可奈何地回過頭,龍羽黑則在門邊因為兩人荒唐的互動而拚命地想把嘴角壓下來。

「好了吧,可以走了沒?」

龍羽黑的聲音聽起來相當地期待。

「啊,請等我一下。」韓宇庭才剛要展開動作,褲袋裡頭卻傳出了一陣震動,他拿出響個不停的手機,納悶地划開了螢幕。

「是誰傳來的簡訊?」

讀著簡訊的韓宇庭沉默不語。

「怎麼了,快走吧?」

龍羽黑一臉不耐地催促著,沒想到向來都是毫不考慮地答應的韓宇庭,此時卻露出了猶豫的神色。

「抱歉,龍同學,今天我有事情,可能沒辦法陪妳喔!」

「你說什麼?」

龍羽黑的語氣既震驚又失望,不過下一瞬間,黑髮少女立刻收起了自己的情緒,擺出一副冷冰冰的面孔。

「你什麼時候有了重要的事情,我怎麼一點也不知道?」

「嗯……總之,就是跟人有約了。」

韓宇庭一副顧左右而言他的模樣,好像有什麼事情隱瞞著對方。

「你剛才明明已經答應過我了……」

「真的沒有辦法。」韓宇庭愁眉苦臉地頻頻道歉,「改天吧,今天我真的抽不出身。龍同學,不如妳先自己一個人到處去逛逛,等我事情辦完了就立刻跟妳會合。」

「哼!既然這樣,那我乾脆自己一個人先回家算了!」龍羽黑賭氣把書包甩上肩頭。

「唔~」

「怎麼,有意見嗎?」

「沒有,那龍同學妳先自己回去吧。」

「嘖!」

「龍同學,妳生氣了嗎?」

「才沒有呢!」龍羽黑微微惱怒地說道。

「沒有就好……」

韓宇庭依然小心翼翼,可是從黑髮少女陰晴不定的臉上,實在捉摸不了她真正的情緒。

「不好意思,我好像快遲到了,龍同學,我先走一步了唷!」

韓宇庭說完抓起書包,背對著懊惱不已的龍羽黑快速離去。

 

離開教室,韓宇庭接著轉往距離自己上課教室有一段距離的教學大樓,他的目的地是大樓內的理科實驗教室。

放學過後,大樓內的燈火早已熄得差不多了,走廊間一片昏暗,然而在長廊的末端,依舊有一間獨自透著電燈光線的房間。

韓宇庭打開門,瀰漫在這房間裡頭的強烈化學藥品氣息旋即撲鼻而來,使人為之一眩,蒼白的燈光也明亮得刺眼。

他先花了幾秒鐘讓自己適應氣味與光線,接著才清楚地捕捉到面前的情景。

房間裡頭已經有人等待多時了。

「巫老師,我來了。」

「你還真準時啊,來了就先坐下吧!」

巫老師坐在最鄰近講臺的實驗桌上,輕鬆地翹著二郎腿,指著左近的位置。

韓宇庭拉出椅子,訝異地看著坐在桌子對面的那個人。

「伊莉莎白同學?」

「怎麼?」一頭金髮的吸血鬼少女不悅地問道,「看見本姑娘很驚訝嗎?」

「不是……妳怎麼會在這裡?」

「……我來化學補考,順便聽巫老師的講課。」

伊莉莎白的面前,放著一張滿江紅的考卷。當她注意到韓宇庭看見了考卷上的成績時,紅的不再只是考卷,也包括了吸血鬼的臉頰。

「嗯咳,請妳正名一下,是來幫我的忙,然後順便補考化學小考。」巫老師輕咳了幾聲。

伊莉莎白翻了翻白眼,沒有回應。

「不過,我真沒想到韓宇庭你會主動跑來向我學習魔法。」巫老師挑眉道。

「不好意思,為難老師了。」韓宇庭懷著歉意說道。

「怎麼會呢?為了回報你上次幫助我們安撫龍的恩情,這點小事我當然不會拒絕。」巫老師說。

「你把龍瞞著了嗎?」伊莉莎白說。

「嗯。因為,我總覺得在她面前不太適合提起這件事。」

「嗯?」伊莉莎白微微偏過腦袋。

「因為龍同學曾經明顯地對魔法師表現出厭惡的態度……」

「這是因為所謂的『魔法師』,乃是很久以前從龍身上盜取了魔法知識的一群人吧!」巫老師接口說,「你害怕的是龍羽黑一旦發現了你對魔法有興趣,會改變對自己的看法吧?但是,要成為魔法師也不是這麼簡單,不但要經過嚴苛的訓練,還必須經過魔法師的教派給予你合格的認證,否則你只不過算是個對神祕知識稍有涉獵的人,並不能稱為魔法師。韓宇庭,學習魔法的這條路可是萬分辛苦的唷!」

「我並不是害怕辛苦,只是正如老師所說,我不希望讓龍同學對我產生誤解。」韓宇庭的神情略顯煩惱,「老師,就算不能使用魔法也沒有關係,有沒有辦法讓我學習更多關於魔法的知識呢?」

「咦?你難道不想成為魔法師嗎?」巫老師訝異地望著他,然而韓宇庭搖了搖頭。

「這還真是怪了,像你們這種年紀的小孩,難道不會嚮往擁有這種夢幻般的力量嗎?很多小孩子想當都還不一定能夠當得成呢!」

「我學習魔法只是想更加了解智慧種族而已,因為智慧種族都會使用魔法對吧?我想如果我能對他們與生俱來的本領得到更深一層的了解,也許就更能明白他們在想些什麼。」

「嘿!」伊莉莎白發出了意義不明、似笑非笑的怪聲。

「不管你的理由是什麼,等上完這堂課之後再好好考慮吧!」巫老師說道,「時間不早了,我們該開始練習了。」

兩人點了點頭,於是巫老師關掉了電燈,又把窗簾整個拉起,最後才將擺在桌上的燭臺點亮,教室裡頭霎時充滿了一種古怪而幽微的氣氛。

「為什麼要弄得這麼暗?」

面對韓宇庭的疑問,巫老師露出了微笑,「這是為了方便讓你進行訓練。你可要好好學著了,畢竟你是距離龍身邊最近的魔法師。」

魔法師。

巫老師所用的這個字眼陡然衝擊了韓宇庭的心臟一下,令他緊張不已。

「魔法」是生活在「魔法世界」的智慧種族們所使用的能力,智慧種族由原生的世界遷徙而來後,同時將這種不可思議的力量帶進了人類世界。

人類無法使用魔法,如此的常識一直以來為眾人所知。

然而實情卻非如此,韓宇庭如今透過巫老師所說的內容中了解到,在過去漫長的年歲裡,有一群能夠操縱魔法的人類「魔法師」,在背地裡操縱著歷史。魔法師從龍及智慧種族的身上竊取知識與魔力,據為己有。而他自己也曾經親眼看見魔法師,甚至和對方交手。

不過,最大的震撼依然還是巫老師所告訴他的那件祕密。

韓宇庭也是個魔法師。

「也許這就是銀龍特地挑選你陪在她妹妹身邊的原因吧!」巫老師當時是這麼對他說的,「普通人一旦過分接近龍族,就會被那股巨大的魔力存在壓垮,唯有能吸收消化魔力的魔法師得以夠倖免,而在這點上,具備魔法師體質卻渾然不覺的你,就是最好的人選。」

巫老師頓了頓,感慨道:「龍比我們看得還要遠啊!」

「好了,韓宇庭,你今天要練習的第一課是魔力的吸收與儲存。」

巫老師的聲音將韓宇庭從回想中喚回現實。

不同於他複雜的心緒,伊莉莎白則是面無表情。

「龍族的魔力可說是這世界上最精純的力量,打個比方來說,它就像是最適合汽車的汽油,這是很珍貴的力量。」

韓宇庭點點頭。

「好啦……不過,你也不必這麼認真啦,可以把筆記本先收起來。為了防止魔法師的知識外流,我們一切的課程都是以口傳進行的,如果你想做記錄的話,我會視為你是魔法學問的小偷喔!」

韓宇庭在巫老師微笑著的注視下,尷尬地把文具用品收了起來。

「從現在開始,我會教你魔法師的基礎技術。首先你要有個觀念,人類是沒辦法自己製造魔力的,魔法師們必須從其他來源吸取魔力,然後運用它們,再藉由後天學習的特別方式施放。」

「就像念咒語那樣嗎?」韓宇庭舉一反三地發問道,沒想到卻讓伊莉莎白露出同情的表情看著他。

「嗯咳,你會這樣子想,恐怕是漫畫卡通看太多了。事實上,根本沒有什麼咒語。」

「什麼?」

「施展魔法的時候,只要你喜歡,亂念一通也可以當作咒語。所謂的魔法,其實就是運用你的精神力,將魔力以特定的方式散布出去。你在投球的時候也不會大喊『喝啊!看我的超音速魔球!』然後才把球丟出去吧?」

「老師……你剛剛那樣喊有點丟臉。」

「這只是個比方。」巫老師紅著臉說,「但是,你懂了嗎?」

韓宇庭點了點頭。

「好,那我們就來實地練習一次看看。」巫老師說道,「我會請伊莉莎白幫忙。」

伊莉莎白哼了一聲,對著韓宇庭招招手。

不知道對方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韓宇庭糊里糊塗地靠近伊莉莎白身邊,隨即,矮小的金髮少女突然使出了極大的力氣抓住他。

「咦,啊啊!」

猝不及防之間,脖子上被咬了一口。

在巫老師的讚嘆聲中,吸血鬼少女由原本的幼兒體型,陡然間化作了擁有傲人曲線、身材曼妙的型態。

伊莉莎白優雅地抹去了嘴邊的血液。

「呃……」

韓宇庭感受到了像是酒醉者般的迷茫感,既像是被酒精擦拭過的冰涼感,又混雜著一股火燒般的刺痛,令他一下子失去了全身的力氣,撲通一聲坐到了地上。

「……成功了。」

「嘁!非得要用這種手段嗎,魔法師?」

「還有別的辦法嗎,伊莉莎白同學,妳別忘了,這可是令尊的命令。」

「少拿他來壓我!」

「哦,是嗎,那我以後不提就是了,妳別生氣。還有我保證,絕對不會加害於他,這樣可以嗎?」

……矇矇矓矓間,巫老師與伊莉莎白兩人似乎在交換著什麼樣的對話。

但是韓宇庭此刻只感受到一波又一波的疼痛飛快襲來,忍不住發出呻吟,好像有人用著鐵錘拚命敲打自己腦袋,怎麼樣也無法阻止。

就在劇烈的痛楚中,他漸漸失去了意識。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