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41-我的日常被他們搞砸了!02-單    

書名:我的日常被她們搞砸了!02
作者:桐真
繪者:迷子燒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5/04/29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1363

暢銷作家桐真&超人氣繪師迷子燒
超爆笑日常喜劇第二集!
★特別收錄迷子燒老師精心繪製內頁插圖

「想阻止我跳下去,就讓我當你的女朋友!」
--
那天,女朋友從天而降──
才怪。
好心救下了打算跳樓的美麗少女,沒想到卻是衰運的開始,
不僅莫名被毒舌了一通,還強迫我當她的男朋友?!
雖然確實有些心動,但多年和中二妹妹相處的經驗告訴我──
珍惜生命,遠離神經病!

命運之神卻不願意就此放過我,
看著班上的美女轉學生,總覺得似乎、好像,有點眼熟?
毒舌少女:「竟然裝不認識,真是過分,昨晚你明明粗暴地擁抱了我,
但是,這樣的你我也喜歡。」
啊啊,我彷彿看見名譽君正急速離我而去,
快回來啊,我的美好校園生活!!!

序章 關於完全聽不懂自殺未遂者說的事

清明節連假結束後,時間進入四月中,天氣開始變得炎熱起來,某天放學,我剛走到公寓的樓下,發現門口停了搬家公司的車子……看來有新的房客要搬進來了,就像是幾個月前的場景再現,祈站在門口看著搬家工人來來回回走著。
「真巧,又在這裡遇到濕濕的紫荊同學,放學了嗎?」
「請別玩我的名字,我的名字代表的可是紫荊花,和濕紙巾什麼的一點關係都沒有。」我把前一陣子大姐傳來的訊息現學現賣了一番。
「是是是,真是太好了呢。」祈敷衍地回應。
「話說新住戶是要搬到幾樓?」
「你隔壁啊,她本來之前就要搬進來了,但因為她的父母那邊有不少問題,發生了許多事情,所以日期一直更改,拖延到今天才搬來,害我白白提早好多天整理房間。」祈的口氣聽起來有些不悅。
原來是這樣,難怪我每次看到祈的時候,她手上總是拿著掃具。
「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人……」
「看在平常你很乖的分上,告訴你一件好事。」祈收起不悅的表情,露出了像是痴漢一樣的邪惡笑容,把我拉了過去。
「她可是病弱纖細的美少女,皮膚和西方人一樣白皙,身材修長,頭髮是墨藍色的,紫色的瞳孔中似乎有著說不盡的悲傷……總而言之非常有氣質,就像是《紅樓夢》裡的林黛玉。紫荊有看過《紅樓夢》嗎?」祈滔滔不絕地詳述著我未來鄰居的長相,不過總覺得多少有著惡作劇和誇飾的成分存在。
「她像不像林黛玉我沒興趣,只希望是個好相處的人,不要太吵就好,我可不希望念書被打擾。」
「是是是,我知道了,就算對方是林黛玉,書呆子紫荊也不可能是賈寶玉,不過這樣也好,我就不需要擔心你對她出手了,她可是我重要的人,而且這棟公寓的美少女都是我的!」祈伸出了食指,認真地說著。
這個人怎麼還沒被警察抓走啊!
「最後一句話是多餘的。」
「不要吃醋啦,我也很喜歡紫荊喔,如果我突然想換個口味,就會去找你的。」
「等等,我並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要妳不要對房客出手而已,妳到底是怎麼會錯意的!」
又和祈閒聊了幾句沒什麼營養的內容後,我走進電梯,本來想直接回家,但是望著金黃色的夕陽,忽然很想到頂樓看看風景,於是按下了六樓的按鈕。
日本似乎有句俗諺是這麼說的:「笨蛋和煙都喜歡高的地方。」不過和現在的狀況絕對沒有關係。
電梯到了六樓,還要再爬一層才能到樓頂,我揹著略沉的書包,推開了屋頂的鐵門。一陣風迎面而來,吹亂了我的頭髮,我瞇起眼睛,直到風停,才總算能好好睜開眼,而映入眼簾的,是被夕陽餘暉包圍的城鎮。
我不禁在心裡發出讚嘆,正想走向前仔細欣賞這片美好的景緻,卻發現今天頂樓的客人不只我一位,還有一位纖細的少女靠著安全性堪慮的生鏽欄杆。
墨藍色的長髮在風中飄逸,她趴在欄杆上,像是在沉思什麼事情,或著只是想要休息。
「藝術品」三個字浮現在我的腦海中,眼前的少女毫無疑問的,是一位高品質的美少女。
話說回來,她和祈剛剛說的新房客似乎有許多相同之處,墨藍色的長髮,看起來很纖細,很有氣質的樣子。本來以為祈說的話唬爛成分居多,現在看來她倒是沒說錯。
過了一會,我看見少女以不太靈巧的動作,翻過了半人高的欄杆,跨坐在上頭。
呃……她是想坐在欄杆上,還是想玩沒有繩子的高空彈跳?
正當她要把另外一隻腳也翻過去時,正好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我,頓時瞪大了雙眼,嘴巴也張得大大的,卻什麼話都沒說。
「等等,這樣很危險,我現在過去扶妳下來。」
「不、不要過來,你這個變態!」
……怎麼回事,我說錯了什麼嗎?為什麼莫名其妙就被冠上變態的稱號?
她立刻把另一隻腳也翻了過去,雙手抓著欄杆,背對著夕陽,踩在欄杆外僅二十公分左右的突出面。她纖細的身影站在上頭,總覺得只要有一股強風颳來,她就會直接掉下去。
「你是跟蹤我到這裡的吧,沒想到剛搬進來就遇到變態房客。」她露出了嫌惡的表情。
看樣子這傢伙似乎有很嚴重的被害妄想症。
「才不是,我只是上來頂樓吹風而已。」趁著和她說話的時候,我慢慢走過去,畢竟她在那個地方實在太危險了,必須將她拉回來。
「哪有這麼巧的事情,你這個死變態、蘿莉控、女裝癖、大叔氣味控。」
喂,為什麼裡面參雜了奇怪的東西!
「妳翻過欄杆是想做什麼?中二病嚴重到以為自己能在牆上行走嗎?」我邊說邊走到她的面前。
「才不是,別把我當笨蛋看待!」她瞪了我一眼,「離我遠一點!」
「做這種危險的事情就足夠稱作笨蛋了。」
「什麼都不懂的人不要亂說!」她氣憤地說著,還不停跺腳,結果剛好一腳踩空。
糟糕!
我立刻衝向前,儘管將手伸到最長,卻連她的衣角都碰不到。
沒希望了嗎?我懊悔地閉上了眼睛。
要是剛才我動作快一點……
想到她站在欄杆邊憂鬱的側臉,想到祈剛剛和我說的話,想到大姐溫柔的嗓音,想到琉鈴離開前的模樣,想到小時候和月見一起……
等等,為何我的腦中浮現了過去的回憶?靠杯啊,又不是我要死,怎麼會出現我的人生走馬燈!
而就在我眨眼的瞬間,我竟然已經拉住了少女的手,用力將她往後拉,兩個人一起跌在地上。
她壓在我身上不停地喘氣,而我自己的狀況也差不多,心臟跳動得異常快速,整隻手還在發抖。
到底怎麼回事,剛剛明明還有一段距離,但是一眨眼我就拉住了她的手……嗯,難道是我腎上腺素突然爆發,所以突破了人體極限,瞬間將她救了回來?
不行,一切都發生得太突然了,我什麼都想不起來……總之她沒事就好,不然就要變成案發現場了。
「你你你在幹什麼啊!」她急急忙忙爬了起來,臉頰通紅。
「這是不可抗力,一時情急,所以就拉著妳了,妳看我這不是放開了嗎?」我半舉著手,做出了投降的動作。
「我才不需要你救。」她把頭偏向一旁,迴避我的視線。
「喔,是喔。」我故意裝作沒事的樣子,從地上站起身,拍了拍屁股和手上的灰塵。
她深呼吸一口氣,接著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發動毒舌功勢。
「你真是沒禮貌,這是正常人類該有的行為嗎?還是說你自認為自己不是人類,所以可以擅自抓著一位女性的手?受過訓練的狗狗都能乖乖聽話不亂來,難道你連狗都不如嗎?」
可惡,我好心救她,她竟然用這種態度對待我!
「誰叫妳要翻過欄杆,而且看到有人要掉下去了,怎麼可能不去救?要是我動作再慢一點,妳就要害這邊變成鬧鬼公寓了!年紀輕輕,為什麼這麼想不開要尋死?」
她頓時沉默不語。
「連理由都沒有就想死?妳也太輕率了吧。」
「我想不想死和你沒關係吧?現在你干擾我尋死,侵害了我的自由,你要對我負責!嗯……你就當我男朋友吧!和你這種連狗都不如的人交往,對我來說根本是莫大的侮辱,這樣我就有充分的理由可以死去了。作為回報,我保證死的那天絕對不會穿紅衣服,也不會找你報復。怎麼樣?這可是大放送喔。」

「誰要這種詭異的回報啊!」這個人絕對瘋了,雖然神情看起來很冷靜,但腦子絕對有問題。
「既然不要的話就滾吧,記住,一定要用滾的出去,這種連笨狗都做得到的事情,你應該不會做不到吧?啊,我忘了,你確實連一隻狗都不如,那好吧,我允許你以人類的方式離開。」她趾高氣昂地指著出口,「對了,離開後記得把剛剛的事情全部忘掉,不過我看你也不像有大腦的樣子,應該什麼都記不住吧。好,我三秒前說了什麼你記得嗎?沒有反應,看來真的忘記了,乖,出去吧。」
雖然她長得很漂亮,但我心中還是興起了一股揍人的念頭。
非但不感謝救她性命的人,還像是機關槍一樣毫無停歇地毒舌對方,這種人哪來的氣質啊,只是個沒禮貌的傢伙而已,祈真是看走眼了。
「你怎麼還不走,連人類的行走方式都不會嗎?唉,這就不是我能力所及的範圍了,但是不管你要用爬的還是蠕動的,請立刻離開我的視線。你自作主張救了我,干擾了我跳樓的自由,我有足夠的理由請你和我保持距離。」
她是踩空時被嚇走三魂七魄嗎?越說越離譜了。
「好好好,我走就是了,但我還是要很認真地告訴妳,那個欄杆鏽蝕得很厲害,坐在上頭很危險的。」
「不需要你多管閒事。」她哼了一聲,撇過頭不看我。
搞什麼,真是莫名其妙的人,好心被雷劈。
被趕離屋頂後,我沒有直接回房間,而是到了管理室。
打開管理室的門,祈正躺在沙發上看電視,她把平板電腦放在肚子上,旁邊的桌子擺著一包打開的洋芋片,一副慵懶的樣子。
「喔,這不是紫荊花同學嗎?這個時間臭著臉來找我有什麼事?」祈邊說邊吃了一片洋芋片,屑屑掉在她的胸前。
「多了一個花字。」我糾正她,「話說妳的姿勢也太難看了,給我坐好,還有洋芋片的碎片掉在胸前了,快點拍掉。」我坐在她對面,嘆了口氣。
「嗯,那就請紫荊同學幫我舔掉吧,作為交換,我也會幫你解決你的困擾唷。青少年的煩惱就是那個吧,無法宣洩的衝動之類的。」祈舔了舔嘴唇。
「我現在的困擾就是房東言語性騷擾房客這件事。」
「放心吧,我們這裡不會出現那種惡房東的。」祈豎起了大拇指。
話說回來,這個人到底多喜歡這個動作啊?從剛搬進來開始她就常常這個樣子。
「那個惡房東就是妳啊!」
「放輕鬆,別露出那麼凶的表情嘛,不用猜我也知道,你大概是來講劉星語的事情吧。」祈坐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屑屑,盤起腿來看著我。
「流星雨?妳是在講這個月的天琴座流星雨?」
「我不是在說那個啦。」
「不然是哪個?」
「你的鄰居,劉星語,劉備的劉,星空的星,語言的語。」
「從字面上來看就是星星的低語……沒想到那傢伙竟然有這麼夢幻的名字,也未免太不搭了吧。」那傢伙應該叫劉嬅卿(硫化氫),比較符合她那像吃了毒藥的嘴巴。
「你剛剛應該跟她接觸過了吧?她有自殺傾向,很危險,你也幫我多注意她吧。」
「……妳都知道了?為什麼妳會知道?」
「這不是廢話嗎?頂樓有裝監視器啊。」
「這倒也是。話說妳如果不多注意一下,搞不好哪天這裡就變成凶宅了,半夜搞不好還會有單球靈體在走廊上移動。」
「別在意,跟她說一下就好了。」祈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機,撥出號碼,過了幾秒鐘後開口:「喂?是星語嗎?下來管理室吧,有事情跟妳說。」
「妳怎麼叫得那麼親密?」
「因為我是她的表姐啊,我沒說過嗎?」
「才沒有。」難怪她先前說劉星語是她重要的人。
過了一會,劉星語來到管理室,看了我一眼,露出厭惡的表情。
「祈姐,為什麼這個人會在這裡……」
唔,雖然被毒舌很多次了,還是有點受傷。
「因為他是我的愛人啊,我正在幫他解決煩惱呢。」
「請別趁亂捏造事實。」
「如妳所見,他是一個開不起玩笑的人,妳就大發慈悲原諒他吧,他不知道妳喜歡用自殺的方式去嚇別人,不過這樣的玩笑要適可而止,好嗎?要不然我會把這件事情告訴妳爸媽喔。」祈雙手合十,眨了眨眼睛對劉星語說道。
「既、既然祈姐都這麼說了,我下次會注意的,對不起。」劉星語的臉頰微微泛紅,低著頭,小聲地說著。
沒想到這個跳樓未遂毒舌女竟然也有天敵存在,真是長知識了。
「知道錯就好了,順便向紫荊道謝吧。」祈瞇起了眼睛,站起身,摸著劉星語的頭。
「為什麼我要向這種人道謝?」
「如果紫荊剛剛沒救妳的話,妳就真的要去見妳的希姐姐了,所以感謝紫荊是合理的喔。」
「可、可是,我想做什麼都是我的自由吧。」她咬著下唇,看起來有些慌張。
「我知道妳渴望自由,但自由是建立在不妨礙他人的前提上。如果按照妳的想法,那我把妳送回家,並通知妳的父母也是我的自由吧。」祈半瞇著眼睛,露出了銳利的眼神,但只維持了幾秒鐘後,又變回原本的和善表情。
難不成,平常總是像笨蛋的祈其實是個腹黑?
「唔……」劉星語扁著嘴,不是很友善地看著我,用力跺了一腳。
「謝、謝謝你剛剛救了我。這是祈姐拜託我的,可不是我自願要感謝你的,你不要太自以為是了。」她說完後,立刻別過頭去。
「不可以吵架,要以和為貴,你們兩個之後搞不好會成為同班同學呢,所以一定要好好相處喔。」
「祈姐,為什麼我會和這傢伙成為同班同學?」劉星語指著我說道。
真是有夠沒禮貌的,她父母沒有教過她不能用手指指別人嗎?
「這不是很簡單嗎?因為你們兩個同年,而且妳要轉到他的學校,也是社會組的,當然很可能會成為同學囉。」
「我會努力向神祈禱不要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那我就求希姐姐不要讓我跟你這傢伙同班!祈姐,請讓我去妳家,我想要向希姐姐上香!」
能把上香兩字說得如此氣憤的人,我看世界上也只有這傢伙了。
「我倒覺得如果是希的話,一定會讓你們兩個同班就是了,畢竟她最不喜歡人家吵架了。」祈面帶苦笑地說著。
「給我點時間稍微整理一下,我等等就下來。」
「好,我在這裡等妳……紫荊,你也回去休息吧。」
祈剛說完,劉星語已經推開了管理室的門,朝著電梯的方向走去。
「給我等一下,劉星語!」
劉星語完全沒有停步,逕自走進電梯,嘲諷地笑著看我。
「我不要~啦啦啦,你就努力爬樓梯吧。」
在我距離電梯不到十公尺的距離時,電梯門就這麼關上了。
「劉星語妳這個惡魔!」我對著門扉緊閉的電梯大喊。
「真是青春呢,在夜晚大喊什麼的,總覺得很像戀愛故事的序章──起初各看對方不順眼的兩人,慢慢培養出感情。」祈不知道何時出現在我的背後,進行無意義的分析。
「妳在說什麼鬼話,我怎麼可能和那個毒舌腹黑女談戀愛。」
「我感覺有一股甜甜的戀愛氣息在這棟公寓擴散開來了。」
「我只有一種我的平凡日常會被搞砸的感覺。」我冷冷地回道,然後認命地爬樓梯回房間。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