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44-狩法者06-單封    

書名:狩法者06
作者:上絕
繪者:尤石馬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5/05/13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1455

上市當天熱銷一空緊急加印
網路超人氣作品實體化第六彈

與其孤獨前行,不如安然沉睡……

食鬼屍之亂,步步進逼的雙生子,
不僅重創後陵,更動搖著安的信心。
他的存在帶來災禍,他的力量為眾鬼覬覦,
身邊的人一次次受牽連,平靜的人間正逐漸崩毀著。
為了守護一切,安只能任由獸性吞噬他軟化的內心,在血性與理性邊緣掙扎。
他,究竟是隻渴求享食之地的困獸,還是尋求安生之地的人?

──這場以靈魂為籌碼的宿命之戰,絕不能輸!

第一章 暗濤洶湧

伊莉莎白捧著羅盤,臉色不佳地注視著眾人。
「妳是說那隻大妖怪不見了?」阿柏指著靜止不動的羅盤問。
「嗯……」抬高羅盤,伊莉莎白用手轉動著指針。「本來牠只要一出現,羅盤就會不停轉動,現在看來,應該是消失了。」
大妖怪指的就是之前鬧得眾道士、修士一團亂的古妖虺,自從知道這隻大妖來到這裡後,伊莉莎白就持續追蹤著牠。
作為偵測器的羅盤停止轉動,可能是一、牠走了;二、牠斂起妖氣藏起來了。走了便算了,但如果是藏起來呢?放眼望去,還有誰能威脅到牠嗎?
沒有。
所以牠肯定在計畫著什麼,因此不得不躲起來,以便閃避麻煩。
想通了這點,辦公室頓時陷入一片沉默。
「有什麼頭緒嗎?」蔣太伊注視著少女妍麗的臉龐,眉頭輕蹙。
「目前還沒有。」伊莉莎白垂下眼簾,即便是大家族出身的她,也搞不懂目前撲朔迷離的狀況。
阿柏看了眼安,又看了眼牆上的年曆,跟著嘆了口氣。過年前他才許過平安到年尾的願望,三月初麻煩就找上門了。
「我爺爺和其他家族的人幾天前就到了。」伊莉莎白說著,將羅盤放在桌上,替自己泡杯熱飲。「他們說這妖怪所圖不小,不會繼續安分下去的,我們得盯牢牠。」
蔣太伊挑眉。「妳覺得呢?」
「我?」伊莉莎白嘟著嘴,雙手一攤。「我沒見過牠,也不知道牠的來歷,所以什麼也說不出來。」
安將海藍色的圍巾拿下,掛在椅背上,拉開椅子坐下。「愛麗絲有託夢給妳嗎?」翹起長腿,打開電腦。
「喂,那叫夢術好嗎!」伊莉莎白雙手插腰,撇撇嘴道。「愛麗絲又沒見過那隻妖,當然不知道。」
換言之,沒人知道虺想做什麼。
安思索著,手指不自覺地撫上耳邊的釦飾。
直到現在,他還是不知道為什麼虺要給他這個,只知道這位「老」朋友有一件大事要做,但詳細情況他也不清楚。
而現在,牠似乎要行動了。
他看著伊莉莎白,沒想到這個笨蛋居然一直追蹤著虺。
老實說,伊莉莎白實在來得不是時候,後陵還在休養生息,根本禁不住再一次的妖亂或鬼亂。現在又多了虺這件事,大家又要睡不好覺了。
「總之,一定要特別注意!」伊莉莎白特意叮嚀道。
此時,她的手機響了起來,她看了一眼便接起。「二爺爺。」
「小白啊,妳那兒還好吧?」
「挺好的,安安靜靜。」伊莉莎白撒嬌地說。「現在大家都在做什麼?有大妖怪消息了嗎?」
「哪那麼容易呢。」二爺爺笑道。「牠藏得可深了,現在大家正在找牠呢。妳可別亂跑啊,乖乖和蔣先生待在一起,他在,我就放心。」
「什麼啊,不要被他騙了!」伊莉莎白豎起眉頭。
「這裡也就他壓得住妳啦,妳自己說說,要不是他盯著,妳大學還不知道混成什麼樣子!」二爺爺怒。「不成材的小崽子!才幾歲就學人蹺課,好的不學盡學些壞的,我們是這麼教導妳的嗎?哪一次不是告訴妳要認真,不要瞧不起任何一種學問,妳看看妳現在什麼樣子!」
伊莉莎白縮著肩膀,乖乖聽訓。
蔣太伊看了眼伊莉莎白的可憐小白兔模樣,伸手接過電話,無視伊莉莎白詫異的目光。「姬老先生,我蔣太伊,能麻煩您說說現在情況嗎?」
「噢,小伙子啊,也行,就和你說說吧。」姬老爺子哈哈笑了兩聲。「其實牠兩百多年前就出現了,但一直低調行事,現在忽然有了動靜,估計是快有動作了。」
蔣太伊挑眉。「那牠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誰猜得到一隻千年大妖的想法呢?先說咱們都只是至多百來歲的可憐短命蟲,蓬雀安知鯤鵬之志?再說人通常都不太能理解妖怪在想什麼嘛。咱們所能做的,就是盡自己所能,其他的,聽天由命。」
「我明白了。」蔣太伊說道。
他們寒暄幾句後就掛了電話,蔣太伊將手機還給伊莉莎白。「現在就看上面有沒有什麼指令下來,大家都注意一點。」他對辦公室內的人員發布命令。「雖然我不想觸霉頭,但基於後陵這幾年一直不太平靜,你們還是把皮繃緊一點,不要隨便出去鬧事。」
大家都學著伊莉莎白縮著脖子,乖乖聽訓。

半個月後,伊莉莎白的警告成真了,但受到襲擊的並非後陵,而是守序者總部。
蔣太伊黑著臉接聽最高級別的緊急通知,貝拉說這隻千年大妖帶著三隻食鬼屍掀了守序者老窩,重傷者有兩百三十七人,輕傷五百餘人。
「有人死嗎?」蔣太伊直白地問道。
「呃……沒有,最嚴重的是身上被咬掉三塊肉,還有幾個腹部受傷,但治療及時,全都沒有生命危險。」貝拉咬著牛肉乾,她最近壓力很大,需要咀嚼重口味又耐咬的東西來發洩一下。
「那上面的指示是?」
「各辦公室須派出一至二人追捕牠,你應該明天就會收到公文了。」
「知道了,就先這樣。」
「掰囉。」
掛掉電話,蔣太伊眉頭緊皺,這種摸不著頭緒、強度又高的任務,以目前後陵的成員來看,派安以外的人基本上都是送死。
但是派安出去的話,萬一後陵那群白目鬼選在這時鬧事,自己就得親自出馬,辦公室會頓時暴露在危險中。
後陵人真的太少,少得讓他心煩。
思索了一陣子,蔣太伊嘆了口氣,冷著臉開始擬公文。「安,之前搶劫展場的那隻大妖,帶著三隻食鬼屍襲擊守序者總部,現在上面要我們每個辦公室派人加入追捕,我打算讓你去,你覺得呢?」
正在和老舊公文奮鬥的安抬起頭,面上難得露出了凝重神情。「什麼?」
一隻食屍鬼就已經對付得很勉強了,更何況是三隻?
還有,虺領著三隻食鬼屍殺進守序者總部,是打算做什麼?
「狀況怎麼樣?」安問。
蔣太伊沉默了一下。「沒有人死亡,但不少人受傷。」
沒有人死亡?
安琢磨著這句話,說虺不殺人他信,但食鬼屍不殺人?不可能。
那東西肯定不是食鬼屍。
「我去。」他想親自去看看狀況,也想再和虺接觸,他心中有太多疑問,想趁機問個清楚。
蔣太伊深深看了他一眼,點點頭,低頭寫起公文。
安則緊鎖眉頭,手指敲擊著桌面,流露出一絲焦躁。
自從上次食鬼屍造成的大動亂,後陵確實消停了一陣子,胡家被逐出道界,後陵的鬼也因為食鬼屍的關係安分不少,這幾個月來幾乎可以說是風平浪靜。
安靜得讓安有種日子會一直這樣下去的錯覺。
但現在又出事了,前陣子伊莉莎白才通風報信說虺消失了,現在牠又出來,而且是以這麼吸引人注意的姿態出現。
虺究竟要做什麼?
以前的他可以冷眼看事,因為和他沒有太大的關係。但現在後陵發生的事情幾乎件件與他相關,殺了無數僧人、重創陳時雨的食鬼屍,修士皦,還有虺,都和他的前世有極大關聯。
他的前世,一個真正的食鬼者。
一頭凶狼。
但就算他知道這些,他也不覺得自己掌控了全局。
按壓著太陽穴,頭部隱隱作痛著,他還是什麼都不知道。
電話響起,安順勢接起。「後陵辦公室你好。」
「喂,安淨嗎?」
一聽到這個聲音,安便不耐煩地皺起眉頭,制式性回答道。「有什麼能為您服務的嗎?」
「你不要這樣!我只是、只是……」林恩芳詞窮。「希望你多思考一下自己的未來。」
安推開鍵盤,仰靠在椅背上。「我的未來我自己會打算,如果沒事我要掛了,現在是上班時間。」他不給林恩芳手機號碼,她就兩天打來一次,好像什麼心理輔導老師一樣,一直想將他「領回正途」。
老實說他覺得很煩,而且莫名其妙。
他媽的未來是什麼?
他根本連人都不是,講什麼未來!
心中的浮躁感前所未有地高漲起來。
「我是認真的,你打算做那個做到什麼時候?我知道這是一門技術,也知道社會上不能沒有你們這群人,可是這終究不是一個……很有保障的職業啊。你可以去學些一技之長,為什麼非得做這個呢?」
安忍不住說道。「為什麼要干涉我的決定?我的人生跟妳有關係嗎?」
林恩芳語塞,頓了很久才道。「我今天去找你好不好?你跟我講你家在哪,我去找你,我們好好談談。你可能覺得這個工作很酷炫什麼的,可是在大多數人觀感中並不是這樣的!」
「那又怎樣?」
「你!」
「妳聽好,妳只是我以前的鄰居,我給妳的面子已經夠多了,不要再打來亂了。我好話說到這裡,以後不會再接妳電話了。」
「安淨!」
安掛掉電話,長吐了口氣。
「倒追追得很勤嘛。」阿柏在旁邊打趣著。「不過讓人覺得很不舒服。」林恩芳拚命想套出安的手機號碼和住址,現在誰接到她電話就得瞎掰一堆理由替安擋掉。
安一直隱忍著沒翻臉,可是對方似乎就吃準了這一點,步步進逼。
阿柏打量著安的神色,小心地問道。「你還好吧?真的很煩就跟她約個時間好好談談,請她不要再這樣了。」
安回頭看著阿柏,抿起嘴。「你覺得她會聽嗎?」
阿柏回想了一下林恩芳之前的舉動,搖搖頭道。「大概不會吧。」他又指了指電話。「不過你打算一直躲下去?」
「不然呢?」安反問。「她又沒跟我告白,難道要我直接說對她沒感覺,請她不要再煩人了?」
阿柏抓抓臉。「也是喔……尷尬。」他轉頭看向蔣太伊。「太伊大哥你以前都怎麼處理的啊?」
蔣太伊挑眉看了阿柏一眼。「交個女朋友。」
阿柏一噎,覺得自己提了個傻問題。蔣太伊的女朋友從來沒斷過,並不是說他很花心,而是他每告別一段戀情,很快就會有下一段,但他的戀情都持續很久,最少都是兩、三年的。
為了擋桃花,他只能一直交女朋友。
「你交個女朋友吧?」阿柏轉過頭看向安。「年紀大一點也沒關係的!重點是要鎮得住!」
安露出微妙的神情。「陳時雨?」
在場的兩隻燕子一個噴水一個手機掉了,用著驚悚的眼神瞪向安。
「幹嘛?」安看向他們。
兩個人傻笑幾下,該幹嘛就繼續幹嘛。
「如果你跟時雨姐告白的話,我覺得她應該會先殺掉你。」
「我想也是。」安點頭,非常認同。
「那考不考慮伊莉莎白?」阿柏又問。
此刻,蔣太伊的視線掃了過來,目光有點冷。「你們兩個很閒嘛?」
阿柏立刻閉嘴。
「阿柏,儲藏室過年的時候沒清吧?你去吧。」
儲藏室擺滿了老舊公文和陳年古籍,灰塵早已積得比文件還厚。
阿柏瞬間垮下肩,可憐兮兮地看著蔣太伊,可惜對方不買帳,連眼角餘光都沒賞他一枚。「快去!」
阿柏只能乖乖拎著工具去打掃。
多虧了林恩芳跟阿柏的插曲,才讓安稍微轉移了注意力,不再聚焦於食鬼屍、虺和自己的前世。
安心想,反正想破頭也得不到真相,還是先處理公文吧。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