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家的消息

FW145妖怪公館的新房客04-單封    

書名:妖怪公館的新房客04
作者:藍旗左衽
繪者:謖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5/05/13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1639

★1到3集堂堂突破50,000本!
★12小時攻占暢銷榜、橫掃動漫節完銷奇蹟!
★首刷限定贈品:典藏和風妖怪便箋

一入人界深似海,妖怪也快HOLD不住?!

眾妖來到人界後面臨的最大敵人,
不是皇族追兵,也不是影校召喚師,
而是既現實又慘烈的──經、濟、危、機?!

「打倒守衛、搶走他們看守的財寶就好啦。」(✪ω✪)
「絕對不能搶銀行啦!」(╬゚д゚)

「找個總裁,讓他愛上我們,以後就有很多錢了!」(*´艸`*)
「呃,不要再看奇怪的愛情電影了……」(|||゚д゚)

「呵呵,我不缺錢,我的友人對我非常慷慨。」(^ . <)♥
「因為你的朋友覬覦你的肉體啊……」(눈‸눈)

為了避免妖怪們誤入歧途,
身為最有生活常識的唯一人類,
小高一果斷決定號召眾妖,緊急展開「打工企劃」?

詢問度超高、小編也想要的"首刷贈品圖",請看這裡:點我傳送

第二章 那些年聲稱被存起來的紅包都去哪了?

冬犽睜開眼時,映入眼中的不是辦公室,不是教室,而是自己臥房的天花板。
他盯著米白色的天花板,發現角落竟有一道黏著灰塵的蜘蛛絲。
他下意識地動了動指頭,召起一小陣風,將那灰絮捲出窗外。
「醒了?」
他轉頭,看見百嘹正坐在書桌前的位置上,蹺著腳,好整以暇地看著他。另一旁,奎薩爾站在櫥櫃前,靜靜地望著他。
目光和奎薩爾相交時,冬犽下意識地瑟縮一下,將視線移開並坐起身。
「你突然昏倒,大家都嚇到了。」百嘹開口。「召喚師派了醫生來幫你診察,就是那個叫瑟諾的傢伙。診斷結果就和他的外表一樣不可靠,呵呵呵。」他沒提問,等著冬犽自己解釋。
冬犽微微嘆了聲,「我沒事。」
百嘹挑眉,對這答案不滿意,但他沒多說什麼。
「既然沒事的話,那就出去向大家解釋一下吧。」百嘹走向房門,扭開門把,頭也不回地步出房間。
奎薩爾仍凝視著他,冬犽知道,奎薩爾也在等著他解釋。
「我似乎搞砸了一些事。」冬犽苦笑。
「我只在意雪勘皇子的下落,在這件事上,你尚未搞砸任何東西。」奎薩爾淡然開口,轉身退出房門。
冬犽深吸一口氣。該面對的事還是要面對的……
他穩定住心緒,從容就義一般地起身走向客廳。
所有人都坐在客廳等待,每個人都關心著他的狀況。
「冬犽!你沒事了嗎?」封平瀾緊張地將沙發推向冬犽的位置,「快點坐下,病人不要站太久!」
「謝謝。」冬犽坐下,表情十分平靜。
牆上的鐘顯示著八點五分,影校上課時間,但是大家都在,顯然是為了他而請假留下。這讓冬犽內心的自責更加重了幾分。
「所以,到底是怎樣?」墨里斯開口,「你今天一整天都不對勁,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冬犽嘆了口氣,「有些不好的事發生了……」
眾人臉色一凜。
「怎麼了?!」
「情況很危急嗎?」
「這和你昏倒有關嗎?」墨里斯追問。
冬犽點點頭,正想開口,卻發現陳述事實竟然如此困難。
「我們……」他才吐出兩個字,就難以忍受地摀著嘴,眼神悲痛,無法啟齒。
「是三皇子的人嗎?是不是他們找上你,對你下了咒?」璁瓏不安地推論。「十二皇子的軍團長怎麼可能會因壓力太大而昏倒?一定是中了咒語對吧!」
冬犽悲痛又為難地搖頭。
「我們……」他開口,看起來像承受著莫大的痛苦,眾人緊張地湊近聆聽。
冬犽深吸一口氣,表情平靜,以彷彿要與世訣別的表情宣告,「我們已經──」
「啪!」一室燈火通明,忽地暗滅。
「燈怎麼滅了?」
「被突襲了嗎?!」
「張開防禦!備戰!」
屋裡頓時陷入警戒肅殺的氛圍。就連封平瀾也召出了影刃,緊張地東張西望。
「沒有敵人,沒有任何攻擊……」冬犽悲傷的語調在黑暗中幽幽響起,「──是我們沒錢了。」
啊!多麼令人羞於啟齒的事實……


室內安靜幾秒,眾人一時之間無法理解,因為沒錢這個概念離他們太遙遠,太抽象。
「沒錢?」大家一臉茫然。
百嘹搖了搖頭,露出感到荒謬的笑容。奎薩爾的表情依然漠然森冷,只是多了那麼一絲絲若有似無的無奈。
「怎麼會沒錢?」
「那個有附數字輪盤的鐵櫃子不是有很多嗎?」璁瓏不解。「會不會是你打開的方式不對?」
「先讓這裡亮起來再說吧。」墨里斯彈指,一團火燄飄在空中,照亮了客廳。
火燄下,冬犽的表情看起來有點陰森。
「可以從頭解釋一下嗎?」
「我剛說了,我們沒錢。」冬犽重述了一次,語氣變得有點焦躁。
「這和停電有什麼關係?」璁瓏不解。
冬犽猛地起身,走向折衣間,拿出一疊紙攤在茶几上。那一張張全是催繳單,水費、電費、瓦斯費、網路費和電話費。
「這是什麼?」
「帳單。」
「哇,」封平瀾拿起單據翻了翻,「我們同時被斷水、斷電、斷瓦斯了耶!」他拿起另一張,「還有斷網路、斷電話。」
「什麼!」
「怎麼可以斷網?再過一小時我的皇帝魚就要拉寶石了!彩蛋樹也快要結果子了!」
「我十點有必須收看的節目。」
「我也是……」希茉小聲開口,「……沒辦法讓它快點恢復嗎?」
面對眾人的一言一語,冬犽憂煩的心情轉為暴躁。
「會淪落至此,是因為除了奎薩爾,大家都太會花錢了。」他忍不住指責,「付完學費後餘額就有點吃緊了,但璁瓏一直買模型、遊戲點數那些無意義的東西!墨里斯訂購了一堆健身器材,每臺都要上萬元!希茉漫無止境地狂買小說、藍光DVD和影音設備,每天都要喝掉好幾瓶名酒!百嘹也是,花了好多錢買名牌衣服,還去高級情色場所!這些錢累積起來可不是小數目!」
百嘹沒想到自己安靜不開口也會中槍,挑眉辯解,「不好意思,夜店不是情色場所,是交際場所。情色的事通常發生在交際之後,場所之外。」
「那不是重點!」冬犽賭氣地說著。「如果你們懂得自制收斂,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了……」
「喂喂,不是只有我們吧?」墨里斯忍不住抗議,「你幾乎天天跑賣場,開銷也不小啊!」
「我都是買必要的生活用品。」
「噢,是嗎?」璁瓏走向櫥櫃,將抽屜和櫃子逐一打開,躺在裡頭的金屬湯匙和精緻的骨瓷茶具,被火光照得亮晃晃的。「有四分之三是全新的!」
冬犽有點心虛,「那些餐具每個人都可以使用,放著也不會壞。」他喜歡那些茶具,特別是小湯匙,用這些亮晶晶的小東西吃冰淇淋,視覺味覺雙重享受。
「你知道我們根本不會用!就算要用也不需要這麼多!」墨里斯反駁。
封平瀾不由慶幸沒帶妖魔們去辦信用卡,不然搞不好連房子都會被抵押。
冬犽冷瞥墨里斯一眼,「別忘了,今天那筆六位數的帳單可是你惹的禍,你讓整個情況火上加油……」一語雙關地諷刺。
墨里斯語塞。
冬犽奪回主導地位,繼續開口,「我本來想趁著家政課帶點麵粉和糖回來,緩和窘境,但是因為你的胡來而搞砸了。」
「打個岔,」百嘹悠哉開口,「除了糖,你還拿了鹽。要是混在一起泡,我也沒辦法喝呀,呵呵呵。」
「那不是重點!」冬犽駁斥。
斷水斷電外加斷糧,而且還負債。眾人理解到情況真的不太妙。他們以為在人界生活,最大的威脅就是三皇子和召喚師。沒想到,還得面對經濟問題。
人界比幽界安逸和平,但在和平之中也存在著可怕的挑戰吶。
「那,現在要怎麼辦?」璁瓏打破寧靜。
「除了奎薩爾有校醫的薪水以外,我們得想辦法籌錢……」冬犽一手撐著頭,苦惱低語,「以前戰時嚴苛艱困的日子都度過了,斷電斷網沒什麼大不了,比較麻煩的是那筆維修費……」
此語一出,璁瓏和墨里斯立即抗議。
「斷網可是很嚴重的事!怎麼可以等閒視之!」墨里斯反駁。希茉在一旁頻頻點頭。
「喂,在人界要如何在短時間內取得大筆金錢?」璁瓏問封平瀾。
過去在幽界,武力是取得財富和權位的關鍵,掠奪是處世的基本原則。他們知道人界和幽界有不同的遊戲規則,但不理解遊戲操作的方式。
「啊?」封平瀾抓了抓頭,「如果考慮到時限,大概只能搶銀行了吧,哈哈哈。」
璁瓏和墨里斯兩人點頭。
「我看過電視,銀行裡存放了許多值錢東西,而且有武裝人員看守那些寶物。」
「所以我們只要打倒護衛,就可以拿走他們的財寶了?」
「對,然後大街小巷都會張貼我們的照片,描述我們的豐功偉業,讓民眾瞻仰並且留意我們的行蹤。」璁瓏停頓了一下,「和追星族的粉絲專頁差不多。」
「誰會去做這種事啊?」墨里斯皺眉。
「不曉得,吟遊詩人吧。」
「喂!我剛是開玩笑的啦!」封平瀾連忙制止。
「的確,我們現在的處境不宜太過招搖。要是讓相片滿街流竄的話可不妙。」璁瓏思索了一下,將這提案作罷。
「還有其他比較低調的方法嗎?」
封平瀾正要開口,站在一旁的希茉怯生生地舉起手,難得鼓起勇氣發言。
「那個……」眾人的目光移向希茉,她瑟縮一下,小聲開口,「只要有總裁就可以了……」
「那是誰啊?」
「很有錢的人。」希茉解釋,「……我們、我們可以搜尋總裁會出沒的地點,然後事先埋伏……」
「然後和他打鬥,贏了就能拿走他的財寶?」墨里斯搖頭,「勝之不武。」
「不是決鬥。」希茉趕緊辯解,「是要在他面前跌倒,或者是剛好掉了條手帕飄到他面前,總之要表現出笨拙的一面。」
「然後讓他憐憫我們、給我們錢嗎!就算我的魚全都餓死我也不會去行乞!」璁瓏怒聲駁斥。
「不是行乞,聽我說完……」希茉皺了皺眉,聲音稍稍提高,「這樣做的話,總裁就會愛上我們,然後給我們很多錢。」
「什麼?」眾妖困惑。
「怎麼會有這麼奇特的牟利方式……」冬犽深感訝異,「人類社會果然複雜深奧。」
「呃,不是這樣啦!」封平瀾想解釋,但一時間又想不出該如何說明。
百嘹掛著笑容,一邊吃著女學生送他的星星糖,好整以暇地看著這群幽界鄉巴佬鬧笑話。
「這是真的,很多書上都這樣寫,電視也是這樣演的!全世界的總裁都是這樣,喜歡笨拙的人。」提到自己的專業領域,希茉越講越興奮,「不過,還是會有一些挑戰需要克服。當我們和總裁建立穩定的金錢與肉體關係後,沒多久總裁的未婚妻就會出現,來找我們麻煩,用各種手段逼迫我們離開,接著我們會發現其實自己和總裁是同父異母的兄妹,總裁的雙親會認為我們出身低微,阻礙我們和總裁在一起,甚至派出殺手──」
不可能有人和你們是同父異母的兄妹吧?根本不同品種啊!
「我懂了,接著就打倒殺手和總裁他父母,取得財寶,對吧?」墨里斯開口。
「不對,我們會掉到懸崖下,然後大難不死地被船隻救起,但是會喪失記憶,碰到總裁的勁敵或好友,然後對方會擅自愛上失憶又失智、笨拙而無助的我們……」希茉用夢囈一般的語調說著,眼睛閃爍著夢幻的光。
「希茉,那些是──」封平瀾想告訴希茉那全都是虛構的,但才開口就被百嘹拉向沙發,一根手指抵到他的嘴前,封住他的話語。
「噓,別打斷。」百嘹笑得嘴角都要連到眼尾,「聽她說完。」
「然後總裁的勁敵或好友通常也是總裁,我們相戀之後總裁的好友也會給我們很多錢,然後又會有未婚妻跑出來找麻煩,我們會發現自己竟然又和總裁的好友有血緣關係,接著又被殺手追殺,再度掉下山谷……」
「然後又被另一個總裁撿到?」璁瓏皺起眉,「而且為什麼那麼多人有血緣關係啊?」
「……因為其實人類很淫亂。而且,總裁都很喜歡以愛為名對喜歡的人做些與繁殖後代有關但又不想繁殖後代的事,內心有很多道陰影……」希茉的臉羞紅起來,然後自顧自地低聲吃吃輕笑。
「根本荒唐!莫名其妙!」墨里斯搖頭,「我一點也不想在任何人面前跌倒!我也不想掉到海裡!」
「對喔,墨里斯不會游泳。」
墨里斯瞪了封平瀾一眼。
「我很好奇你是怎麼知道的,呵呵呵……」百嘹笑著盤問封平瀾。
「不干你的事,臭蟲子閉嘴!」墨里斯怒斥。
百嘹不以為然地笑了笑,「你有沒有發現這附近野狗變多了?」
「我的犬齒足以把你的咽喉咬斷!」墨里斯以為百嘹諷刺他是狗,凶狠地回應。
「──因為我在餵食牠們。」
「我才不──」墨里斯正要回嗆,突然恍然大悟,「原來是你──」
一堆野狗在外頭逗留,難怪沒有貓敢靠近!
百嘹笑得極為燦爛。「你也想被我餵食嗎?」他伸出手,朝著墨里斯的下巴撓了撓,「蹲下,握手,我晚點就帶你去結紮。呵呵呵……」
墨里斯惱火揮爪,但百嘹靈巧地向後一躍,躲開了攻擊。
「別吵了……」冬犽無力地開口。眼前的伙伴沒有一個可靠的。他轉頭望向一直站在角落、默不作聲的奎薩爾,無奈地問道,「奎薩爾,你覺得呢?」
奎薩爾沒太多反應。他待在屋裡的時間不長,也沒什麼物質欲望。這點問題,對他無足輕重。
剛冷的薄唇淡然吐出了幾個字,「自己的問題,自己解決……」語畢轉身離開,擺明不插手。
內務由冬犽負責,出於尊重,他不打算干涉。。
封平瀾見討論陷入了焦著,便打算開口獻計,「那個,大家,我有一個建議──」
「為什麼沒有電?你們又在搞什麼花樣了?!」開門聲伴隨著質問聲從玄關處傳來。海棠的臭臉從黑暗的門後出現,後方跟著亦步亦趨的曇華。
「晚安呀海棠!今天上影校的課時有沒有想念我啊?」封平瀾笑著打招呼。
海棠無視封平瀾的愚蠢言行,打量整個客廳一眼,看著懸在空中的火球,又看了看一臉凝重的六妖,皺眉。
「又有仇家找上門了?」他警戒地開口,手扣上腰帶上的裝飾鈕釦,情況一有不對,能隨時從釦裡的結界中抽出刀劍。
「喔,沒事啦,只是被斷水電瓦斯和網路而已,哈哈。」
海棠微愕,「為什麼?」
「因為沒錢!」墨里斯遷怒地對海棠發火,「某位白吃白喝、無所事事、沒半點貢獻又任性妄為的人,是否要反省一下啊!」
墨里斯吼完,身後的妖魔一陣尷尬。
冬犽輕咳一聲,「墨里斯,你這句話罵到很多人……」
百嘹再度笑出聲。
海棠看著封平瀾以及契妖們,以為他們是在開玩笑,片刻才了解這是真的。
「你們到底做了什麼事,淪落到這種地步……」海棠不可思議地低喃。
海棠一直以為能駕馭六名契妖的封平瀾和他一樣,出身召喚師名門世家,也被家族冷落懲罰,才過得如此寒傖。
沒有人回應海棠。契妖與封平瀾之間的關係是祕密,除了少數影校召喚師,沒有人知道。
夏夜悶熱,室內因墨里斯的火球更加燥熱了幾分,扮演活體空調的冬犽因為身體不適,無力召來微風調節室內溫度,導致整個客廳有如蒸籠一般燠熱。
海棠不耐煩地用手揩去臉上的汗,看了在場的妖魔一眼。
他本想狠狠嘲諷對方,但這樣的處境太詭異,導致他一時間不曉得如何開口。
他習慣辱笑對手無能,倒還沒笑過人寒酸。他從沒遇過貧窮的召喚師。
真是……太過莫名其妙了……
海棠舉起手,曇華立即會意,將背包送到海棠手邊。他翻開背包,從裡頭掏出深褐色的真皮長夾,打開,抽出一小疊千元鈔票,放到中央的茶几上。
「這是房租。」海棠不耐煩地再度用手抹去額上的汗,他討厭這種黏膩的感覺。「水電瓦斯全都回復之後再告訴我。」說著轉身朝玄關走去。
「海棠,你要去哪裡?」封平瀾追問。
「去住旅館。」
「你不是被家裡切斷經濟支援了嗎?」璁瓏狐疑。
「每個月有固定的生活費。」海棠看著封平瀾,「本家愛面子,不可能讓自己人落魄潦倒,何況是最有可能成為下任繼位者的人。」他很好奇,封平瀾到底來自什麼樣的家族。
「那你前陣子怎麼會淪落到住公園?」
「本家的處罰來得太突然,我沒有任何準備,措手不及。」提到往事,海棠悻悻然地哼了聲,「原本我可以直接動用本家金庫的錢,現在不行,只能按月領取生活費。呿,盡搞些小動作……」
「海棠每個月生活費多少呀?」封平瀾好奇。
「兩千。」
「這麼少?」靖嵐哥每個月匯給他的生活費至少有五千呢。「那你交那麼多房租沒問題嗎?」那疊鈔票至少有七、八千吧。
海棠挑眉,「……美金。」
「什麼?!」封平瀾驚訝地站起來,「原來海棠是有錢人家少爺?難怪曇華叫你海棠少爺,海棠真的是少爺耶!」
看封平瀾用彷彿見到稀有動物般的眼神盯著自己,海棠內心的困惑更深了。
封平瀾自己不也是少爺嗎?否則哪有能力住這樣的洋樓?況且就算原本不是,憑著召喚六妖的能耐,自然也會有權貴望族找上門,將其納入門下。
和封平瀾相處越久,產生越多疑問。
「既然有錢,那你幹嘛留在這裡?」墨里斯不滿質問。
海棠翻了翻白眼,「那點錢哪夠?根本沒辦法住我喜歡的飯店,只好窩在這裡了。」
「那真是委屈你了!」璁瓏諷刺。但話語才落,後腦勺就被冬犽拍了一記。
「不得對海棠少爺無禮。」冬犽糾正璁瓏,接著轉向海棠,揚起溫柔的笑容,「非常感謝您的付出。我們會盡快讓屋子恢復運作,恭候您的到來。」
「你何必對他這麼恭敬?!」
「海棠少爺目前對這間屋子的貢獻最多。」冬犽看著璁瓏和墨里斯,柔聲輕語,「他是少數沒有白吃白喝又任性妄為的人,位階遠在你們兩個之上。」
「什麼?」竟然出現位階制了!
「位階高的人可以怎樣?」海棠好奇。
「可以使喚位階低的人。」
「喂!哪有這樣的?」兩名被打為賤民的房客不滿抗議。
「噢,這樣呀。」海棠看了墨里斯和璁瓏一眼,勾起嘴角,「我非常滿意這制度。」
墨里斯和璁瓏的表情變得很難看。
海棠本想嘲諷那兩人一番,但悶熱的屋子讓他受不了。「等我回來之後再說吧。」他用手揩了揩汗,不耐煩地離開洋樓。
海棠離開後,屋裡再度陷入愁雲慘霧之中。
「我不喜歡這樣……」璁瓏低聲嘀咕,「從解開封印之後一直受到限制,現在好不容易有了一點自由,卻又因為其他事情而綁手綁腳……」
「這點小事不足以構成問題,不用太過認真,用點小伎倆就能夠回復原本的生活了,呵呵呵……」百嘹笑著開口。
「人界有人界的規矩。我們不會做出有辱十二皇子名聲的事。」冬犽正色說道。言下之意就是提醒眾妖,偷搶拐騙之流的行徑一律禁止。「況且,那群召喚師們還盯著我們吶……」
「……所以,」希茉細聲詢問。「我們現在要上街去找總裁了嗎?」語調帶著點躍躍欲試。
眾妖陷入苦惱中。
「那個,我從剛才就一直想講了。」封平瀾見縫插針,舉手發言,「只要去打工就好啦!我們全部去打工的話就有六份薪水,日常生活盡量節省一點,一定很快就能籌到錢了!」
「打工是什麼?」
「就是以勞動換取金錢。」封平瀾興致勃勃地解釋,「不過我們平日晚上要去影校,所以只能利用週末時段。學校附近的商圈有很多店在徵工讀生,我們可以去試試呀!」他原本有獎學金,但剛開學時潛入女宿消滅誘妖被退宿之後,獎學金也被挪作修復女宿的賠償金,幸好每個月都會收到靖嵐哥匯來的生活費,勉強不愁吃穿。
他一直很想體驗打工。現在生活已經穩定,正是好時機。
「那我們得做些什麼?」
「學生打工的話,大概就是去餐飲店或商店當服務生、店員,結帳、送貨、清潔打掃之類的。」封平瀾偏頭想了想。
「打掃也能賺錢?」冬犽有些不可置信,「怎麼會有人願意花錢請人來娛樂呢?」
「那只有對你而言算是娛樂,呵呵呵……」
「總之不會太難,對你們而言也不會花太多的體力。」封平瀾興奮地說著,「怎麼樣?明天影校上課前的一個多小時空檔可以先去商圈看看喔!」
眾妖互看一眼。「也只能這樣了。」
問題有了解決的頭緒,眾妖鬆了一口氣,特別是冬犽,原本憔悴慘白的容顏恢復了些許的精神。
封平瀾笑著開口,「幸好我們今天在學校洗過澡了,剛好省下洗澡水,哈哈哈!」
冬犽回以微笑。他很慶幸也很感謝封平瀾的樂觀。
「那用電問題怎麼辦?」璁瓏追問。
「明天再繳吧。但不曉得繳了之後何時會恢復。」
「我的魚再過半小時就要拉寶石了,我得提防那些覬覦寶石的壞分子搶先一步下手!」
封平瀾偏頭想一下,「不然這樣吧,奎薩爾會發電,你看他能不能幫你充電。」他停頓了一秒,「不知道插頭該插在哪個孔,哈哈哈哈!」
璁瓏臭著臉,「一點也不好笑。」他的神經還沒粗到拿奎薩爾開玩笑。
眾妖各自回房。
冬犽正要返回臥室時,一條修長的腿自旁橫越而來,擋在房門之前。他轉頭,只見百嘹漾著似笑非笑的表情,倚在牆邊,笑望著他。
「有什麼事?」
「所以,你是為了這點小事而壓力大到體力不支昏迷?」百嘹笑著搖搖頭,「會不會太過小題大作了?呵呵呵……」
冬犽自嘲地笑了一聲,「因為我喜歡這裡,喜歡這裡的生活。」他認真地開口,「我在乎。」
「可是我們遲早要走。」百嘹輕聲點出事實。
冬犽沉默片刻,輕聲低喃,「我只知道,我們的目標是找到雪勘皇子……」找到皇子之後的發展,還有許多變數……
百嘹挑眉,「什麼意思?」
冬犽不答,只是漾起一如往常的溫柔微笑,打算繞開百嘹的腳,進入房內。
「不打算說嗎?」百嘹直起身子,正要攔下冬犽追問,但背部才離開牆面半吋,就被那雪白的手猛地壓回牆面。
「會說的。」冬犽輕聲笑道,伸手拉住百嘹的領帶,向下一扯,將唇附在對方耳邊,溫柔輕語,「……等我打算把你拉作共犯時,再告訴你。」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冀沚系
  • 對此書感覺有小BUG,故此提問。

    妖怪公館的新房客四,第179頁、第二行下方。
    *伊凡則是跑去找柳浥晨閒聊,雖然對方一直沒甚麼耐性地愛理不理的。

    看到此句覺得非常納悶,柳浥晨那時不是沒和平瀾他們在一起嗎?
    好、那麼假設伊凡用手機之類的東西。

    可是第216頁最後一行。
    *我們有傳訊息和打電話給你喔,但你都不接。
    伊凡趕緊補充。

    這推翻了手機。
    那麼,為何在飛機上時伊凡可以跑去找浥晨閒聊?

    假設浥晨在飛機上也不對。
    第217頁、第二行。
    *除此之外,她不想讓同伴知道她在日本的原因,所以刻意關閉了所有通訊方式。

    完全的否定了一同搭飛機的結論。
    呼應216頁,但是跟179頁有些........違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讀者跪求解答//

  • <<< 妖怪公館的新房客四,第179頁、第二行下方。
    *伊凡則是跑去找柳浥晨閒聊,雖然對方一直沒甚麼耐性地愛理不理的。
    →→此處柳浥晨應更正為墨里斯。

    三日月 於 2015/07/09 15: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