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46-隔壁的美少女是隻龍不可以嗎?03-單封  

書名:隔壁的美少女是隻龍不可以嗎?03
作者:甚音
繪者:雨宮luky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5/05/27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1585

萌系大手甚音X新星繪師雨宮luky
佳評如潮的奇幻戀愛喜劇第三集!
★內附精緻插圖

想要知道打敗吸血鬼的方法?
乖~讓姐姐大人親自用身體教你吧♪
--
受邀前去伊莉莎白家裡拜訪,
第一次扮偽娘、第一次被逆推、第一次被英雌救美(?)──
體驗了許許多多「第一次」的韓宇庭,此生已了無遺憾。
韓宇庭:應該全都是遺憾才對吧!
成功瓦解吸血鬼統治所有智慧種族的野心後,
即將到來的就是家長座談會了,
而傳說中,學校的通知單和成績單一定都會送到家長手上!
於是,素來無法無天的龍鱗銀終於遇到了剋星!
「媽、媽媽?妳怎麼會來?!」

昏暗幽微的宅第,寧靜深邃的走廊盡頭,是一扇緊閉的門扉,散發著難以靠近的氣息。
忽然,某道屬於少女的淒厲叫聲劃破寂靜。
「呀啊──」
那是足以令聽者悚然一驚的悲鳴。
「不,不要!」
少女似乎正面臨著某項可怕的遭遇,聲音中充滿顫抖。
「拜託,住手,別再靠近了!」
然而對方似乎無視於少女的苦苦求饒,依舊持續進逼,證據就是少女接下來的哀告聲中仍然充滿了無比的恐懼。
「不、不行啊!不可以這樣做,我受不了了!」
少女的叫喊開始變得語無倫次,逐漸變得高亢、急促的哀號以及喘息聲,讓人難以想像房間裡頭究竟發生了什麼。
「這樣下去我會壞掉的!呀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從少女的話聽起來,如今就已經是極限了啊!大事不妙,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少女就要瀕臨壞掉的邊緣,哪個人能來救救她呢?
就在這時,緊閉的大門,終於被前來搭救的勇者一鼓作氣衝破。
「伊莉莎白!」
衝進來的是赤褐頭髮與小麥色肌膚,並且不知為何身上穿著女僕裝的高䠷少女。
只見這名少女臉上流露著難以掩飾的緊張神情,以驚人的氣勢迅速闖進房間正中央,把手上握緊的掃把當作彷彿隨時都可以展開戰鬥的武器。
「誰敢對我們大小姐動手?是大少爺、二少爺還是姨太太?不管是誰派來的傢伙,都給儘管我放馬過來吧!」
凜凜喝聲剛吐出口便空虛地消失在清冷的空氣中。
整個房間空蕩蕩的,一個敵人也沒有,只有主人和她的客人,轉過頭來看向愣在當場不知所措的褐髮女僕。
「咦,到底……」年輕女僕困惑地說道,「我還以為是要對伊莉莎白不利的刺客。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米娜,哇啊啊啊啊啊──」
隨即,這個房間的真正主人,一頭金髮的蘿莉美少女撲進年輕女僕的懷抱之中。
「嗚哇,我被欺負啦!」

一、招待前來的朋友,是龍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一頭霧水的米娜好不容易才讓混亂的伊莉莎白冷靜下來,接著向端坐在房間裡頭的另一個存在,投出詢問的目光。
「沒什麼,她只不過是受了一點刺激而已。」
黑髮少女以若無其事的口氣回答。
「受到一點刺激會慘叫得那麼離譜嗎?妳們到底是做了什麼?」米娜哭笑不得,同時也注意到了,龍羽黑拿著一樣東西。
她眨了眨眼,再三確認了對方手上所拿著的物品。
想不到那竟然只是一支電視遊樂器的手把。
「原來只是……在打電動而已啊!」
米娜拍了拍額頭,「啊,我想起來了,在我們出門之前,伊莉莎白妳邀請龍羽黑同學一起玩遊戲。」
然而只是玩遊戲,怎麼會鬧出剛剛那種動靜?
視線移到少女背後,那是一臺和電影院銀幕相比也不遑多讓的巨大液晶電視,奢華地占據了整面牆壁的空間,此時正耀眼地閃爍著對比分外鮮明的兩排字體──鮮紅色的win和綠色的lose大字,清清楚楚地說明了激戰的結局。
用不著說,渾身散發著高高在上氣勢的黑髮少女,肯定是贏的那一邊。
「只是輸了一局比賽,應該沒有什麼──」
「只有一局而已嗎?」
「咦?」米娜再次認真地注視著液晶電視的大螢幕,此時褐髮少女看見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數字。
「二、二十連勝,這怎麼可能……」她不禁咋舌,「輸得好慘。」
「而且是二十款遊戲的二十連勝唷!」
黑髮少女指向手邊堆得好高的一疊遊戲光碟。看來米娜離開的這段期間,她們已經玩了不少款遊戲。
這下子伊莉莎白更加暴跳如雷。
「嗚嗚,我不相信,我怎麼會輸給這隻……這隻可惡的臭龍!」
她難以接受地說著,肩膀也垮了下來。
「哼!妳說的那是什麼話?明明是妳自己技不如人,少貶低我了。」黑髮少女不以為然地開口說道,「況且才輸個幾場就哭哭啼啼的,平時的威風都到哪裡去了?」
「我、我哪有哭?」伊莉莎白氣鼓鼓地辯解,「這、這只是不小心滴到眼睛裡面的汗水啦!」
「哦~原來是汗水~」
「好了,既然只是遊戲,大家一起開開心心玩就好,輸贏並不是最重要的。」看著兩人越說場面越僵,米娜連忙跳進來打著圓場。
「米娜說的沒錯,吸血鬼妳也要早一點適應自己沒有我厲害的事實。」
「妳說誰沒有妳厲害?」金髮少女咆哮了起來。
龍羽黑挑挑眉,一副「分明就是妳太弱」的嘲諷模樣。
「可惡!」受不了挑釁的伊莉莎白再次衝回了螢幕面前,指著黑髮少女的鼻子高聲叫道,「再換一個遊戲,我就不信這次還會輸給妳!」
「還學不會教訓呀,妳這隻笨吸血鬼,別忘記妳已經二十連敗了不是嗎?」龍羽黑吐吐舌頭,得理不饒人地說道。
「少、少囉唆,這只是剛好我今天的狀況比較不好,對,狀況不好而已!」伊莉莎白不服輸地握拳高吼,「快點過來,讓我一雪前恥。」
龍羽黑從容地拾起遊戲手把,接受挑戰。
「豈有此理,妳明明就是第一次碰這些遊戲,理應被我打得落花流水之後哭哭啼啼地請求我放妳一馬才對呀!」
「哇啊,妳演得還真像啊!」龍羽黑輕輕揚起嘴角,「只可惜這種狀況永遠不會發生,妳挑的這些遊戲都太簡單了,我一下子就能掌握玩法。」
「妳居然說這些遊戲簡單?」伊莉莎白的嘴唇開闔得一顫一顫的,看來大受打擊,「妳根本不知道我平常放假花了多少心血才苦練出這種身手,竟然被說得一文不值,這還像話嗎?」
「呃,我剛剛有聽錯嗎,吸血鬼?聽妳的口氣,好像都把假日花在打電動上面。」龍羽黑困惑地搔了搔臉頰,「莫非妳沒什麼朋友?」
「這、這……誰、誰說的,本姑娘……當然還是有朋友的……啊……」
雖然伊莉莎白急急忙忙地駁斥,但卻不知道自己早就被那張發白的面孔出賣了,連米娜都因為看不下去而捂起了面孔──她真的很不善於說謊。
這套牽強的說詞當然被龍羽黑一眼看穿,黑髮少女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接著轉頭朝四面八方看了一遍,「虧妳住在這麼令人羨慕的大房子裡頭,居然連一個能陪妳玩耍的人都找不到。」
「別、別對本姑娘露出那種憐憫的表情!」
金髮吸血鬼顫抖著尖聲叫道,滿面通紅地瞪著龍羽黑,幾秒鐘之後,又垂頭喪氣地露出了放棄般的表情。
「對啦,妳猜的沒有錯……別看我住得這麼光鮮亮麗,可是這些都只不過是表象而已。」伊莉莎白嘆了一口氣說道,「除了米娜之外,僕人們都因為畏懼著吸血鬼族的權勢,和我保持一定的距離,我根本難得和任何人說上幾句話,也別想結交朋友。龍羽黑,儘管妳說羨慕我的住所和生活,可是我卻更羨慕妳們在外面的世界裡自由自在。」
「伊莉莎白……」米娜心疼地說道。
「嗯,好吧,吸血鬼,看來我不應該嘲笑妳。」龍羽黑露出理解的神情,「關於妳剛剛所說的……或許我可以幫助妳改變。」
「妳、妳是說……」
對著伊莉莎白抬起頭來所露出的殷殷期盼的眼神,龍羽黑斬釘截鐵地說道:「這樣吧,我可以勉為其難當妳的主人,妳就不會覺得自己和僕人們有什麼隔閡了。」
「妳、妳怎麼會得出這種結論!」伊莉莎白氣得差點說不出話來,「不、不對,妳又算是哪根蔥啊,居然說要當我的主人?我看反過來還差不多吧!」
「住口,我可是智慧種族中的貴族──龍族的龍羽黑大人啊,小小的吸血鬼,能夠侍奉我是妳的榮幸,不然,就以接下來的這場比賽決一勝負。」
「求之不得!」伊莉莎白氣勢高昂地大喊,「本姑娘這次絕對不會再輸了!」
「要什麼挑戰都儘管來吧,反正在韓宇庭回來之前我有很多時間可以陪妳。」
「不要說得好像是施捨我一樣。」
「錯了,這不是在施捨妳,而是準備再打敗妳一次。」龍羽黑針鋒相對地說道。
兩人便這樣相互鬥著嘴,重新開啟了新的一場遊戲對戰。
褐髮女僕先是看著臉上出現繃緊神色的潮紅,因為對手的步步進逼而情不自禁地咬住了嘴唇的伊莉莎白,接著再望向正單手撥弄著頭髮,另一手飛快地操縱控制搖桿一派輕鬆寫意的龍羽黑,於是啞然失笑起來。
在對戰的過程中,儘管兀自辯駁不休,口頭上絲毫不願退讓,可是她們彼此的目光中卻不見深仇大恨,而是隱藏著一股真摯且溫暖的笑意,彷彿是兩名結識多年的好友在互相鬥嘴。
米娜心中泛起一絲釋然的寬慰。
「太好了。」她一邊替兩人倒滿茶水一邊說著,「伊莉莎白總算是結交到可以真心相待的朋友了呢!」
長久以來,米娜與伊莉莎白總是同甘共苦,很多事情一直默默地看在眼內。
「咦?」因著米娜的一句話語,龍羽黑和伊莉莎白同時轉過頭來。
「米、米娜,妳在說些什麼?」
「作為智慧種族的有力上族『吸血鬼』的家主之女,伊莉莎白,對妳而言,出身在『世家名門』的世界裡,並不是一種祝福,而是牢籠啊!」米娜不顧伊莉莎白的困窘而繼續說著,「尤其是這占地數百坪的吸血鬼族豪宅,放眼望去根本就與左鄰右舍無緣,伊莉莎白的童年是十分孤寂的。」
龍羽黑停止了遊戲,放下手上的事物,靜靜聽著。
「除了我以外,伊莉莎白找不到任何可以相互傾吐真心的同年齡對象,即使有人接近,也多半是為了她身為德古拉千金的身分,別有意圖而來。」
如果不是總是陪伴在一旁的米娜,或許無法體會伊莉莎白的無奈,上流社會的爾虞我詐本來就超乎想像,甚至連德古拉的家族中,為了爭權奪利,也有不少人對伊莉莎白不懷好意。
但是即便感到心疼,僅只是身為一介女僕的她卻也無能為力。
「本以為進入人類世界的學校後狀況會有所改變,但是伊莉莎白在學校裡頭卻被捧成高高在上的存在,反而與普通同學關係更為疏遠,原本還以為永遠不可能會有轉機了。」米娜頓了一頓,說,「就在這個時候,龍羽黑同學妳出現了,我十分感謝妳。」
龍羽黑受寵若驚地說道,「感謝……我?」
「不感謝妳,那要感謝誰呢?雖然起先被伊莉莎白視為爭奪校園女王的對手,然而就在不知不覺中,彼此相互肯定,甚至到了最後還一同克服了難關與挑戰,對她而言,妳是唯一一個將她視為平等存在看待的人。」米娜揚起嘴角,「難道這就是無心插柳柳成蔭嗎?」
只有像龍那樣偉大的種族,才會無視於千百年來型塑於智慧種族之間的階級意識,一視同仁地看待世間萬物吧!龍羽黑既不像尋常的智慧種族學生,因為伊莉莎白吸血鬼的身分對其敬而遠之,也不像人類那樣受伊莉莎白的美貌與魅惑的能力影響,將其視為必須百般呵護,不可褻玩的存在。
以龍族廣博的胸襟,只是單純地,不帶任何意圖與歧見,接納了伊莉莎白。
黑髮少女聞言延伸視線,伊莉莎白趕緊轉過頭。
那視線就像是在詢問著「原來妳是這樣子看我的嗎」一般,充滿了驚奇與詫異,彷彿蜂刺一樣將她雪白的後頸螫得通紅。
「不、不要得寸進尺了,本姑娘才沒有把妳當作朋友,只不過是姑且承認妳是值得我打敗的對手而已,妳這個笨蛋!」
「妳說誰是笨蛋?」本來還沉浸在溫馨氣息裡的龍羽黑把眉頭一皺,「說別人是笨蛋的傢伙自己才是笨蛋吧,也不想想剛才是誰輸得那麼悽慘?」
真是毫無格調的小孩子鬥嘴,然而伊莉莎白是不可能輕易示弱的。
「現在就要一雪前恥!」
「有本事就來吧,看招!」
「看招……嗚哇!」
真可惜,格鬥遊戲的勝負只憑操縱者的氣勢還是沒辦法反敗為勝,一眨眼間,伊莉莎白所操控的人物血條再度見底。
「不玩了,不玩了!」金髮吸血鬼懊惱地叫嚷著,將控制手把扔到了地板上,「老是輸給妳,實在太無趣了。」
「嗯,這樣就不玩了嗎?真是的,我還以為在韓宇庭回來之前可以拿妳打發時間呢!」龍羽黑得了便宜還賣乖地說道。
「這是什麼話,本姑娘才不是讓妳打發時間用的!」
伊莉莎白氣鼓鼓地揮起了拳頭,不過軟弱無力的粉拳一下子就被龍羽黑避開。
「咦,說到這個,韓宇庭怎麼沒有和米娜妳一起回來呢,你們不是一起去取什麼歷史資料了嗎?而且米娜,妳怎麼變成了人類型態啦?」
「這個……」米娜支吾了起來,「解釋起來有點複雜。」
龍羽黑和伊莉莎白歪起了頭,一副不解其意的面孔。
正當來自兩人純真的視線刺得米娜不知該如何回應時,窗外忽然傳來一陣刺耳的爆裂聲,震得玻璃窗隆隆作響,天花板粉塵飛漫,三名少女驚恐地滾到地上。
「怎、怎麼回事?」
「喂!吸血鬼,難道有人在妳家院子裡頭放鞭炮嗎?」
「我怎麼知道啊?」伊莉莎白慌慌張張地回答。
就算是鞭炮,那也得是一百捆同時點燃的鞭炮,不然怎麼可能製造出這種聲響?
「妳家的事情,別說妳不知道……呃?」
比起猶自錯愕的米娜,身為上族與貴族的龍羽黑及伊莉莎白兩人,更快地感受到某種事物的存在。
她們相視一眼,同時脫口說出答案:
「……是魔力。」
而且是很強的魔力。
就在這時,恢復過來的米娜飛快地衝到窗邊,掀起厚厚的窗簾,探向庭院之中,隨即露出吃驚的表情。
「不好了,現在不是繼續玩電動遊樂器的時候了。」她轉過頭望向兩人,一臉焦急的神色,「韓宇庭他們有麻煩了!」
「什麼?」

「呀啊!」
在尖叫聲響起的同時,一道道可怕的亮光猛然迸開。
即使在白晝之中,依然亮得刺眼的閃電白光,散發著懾人心魂的威勢,瘋狂肆虐著吸血鬼家族引以為傲的奢華庭園。遠處接連響起了失魂落魄的叫喊,大概是在吸血鬼家族庭院中工作的工人吧,看見了這幅光景,哪怕是膽子再大的人都會拔腿就跑。
這樣的閃電絕對不可能是屬於自然的產物,唯一能夠引發這種現象的,只有那名為「魔法」的奇特力量。
「最後再問你一次,真的要與我們為敵?」
「不管問幾次,我的答案都一樣。」
「真是倔強。」巫海生搖了搖頭,猛一咬牙,眼神突然變得凶惡,「那麼,韓宇庭,你可不要怪我。」
「喝!」
巫海生發出底氣十足的一喊,緊接著,連接在魔法師手掌上的閃電,就像一條在地面上不住捲絞扭動的頑強巨蛇,不安分地想要脫離施法者的操控,將周圍的一切化為齏粉。
掀翻了芳草如織的庭園,斬裂了精美的大理石雕,炸碎了厚實平整的柏油路面,凶惡的光之巨蛇所要襲擊的目標,乃是對峙在魔法師前方的一對少年少女,正是韓宇庭與黎雅心兩人。
「嗚喔!」黎雅心大叫,「他們殺過來了,韓宇庭,有辦法嗎?」
「哪有什麼辦法?」韓宇庭踉踉蹌蹌地退了好幾步,「難道要我把它擋下來嗎?要怎麼擋?」
高漲的魔力從巫海生的掌心溢散向外,閃電的軌跡同時刻劃入韓宇庭的雙眼,儘管看得到魔力的流動,卻不代表擁有阻擋下來的方法。
韓宇庭十分後悔沒有向巫海生學過抵抗魔法的方式,話說回來,巫海生也只有教他如何將魔力引導入體內罷了。啊啊,真是書到用時方恨少!但是這時的韓宇庭根本沒有仔細思量這句話到底用得對不對的時間。
「雅心,到我身後去!」
眼見閃電直逼眼前,韓宇庭奮力地把手足無措的黎雅心推到一旁,再挺身而出,用自身肉體保護最好的朋友。
來勢洶洶的閃電毫不客氣地朝他噬來,就像巨蛇捕鼠般狠狠咬住了獵物。
「韓宇庭!」
「哇啊!」
劈里啪啦~閃電的爆響聲震耳欲聾,幾乎掩蓋了他們的吶喊,擊中韓宇庭的閃電爆出令人目盲的強光,在場的眾人只能舉手遮擋。
「成、成功了嗎?」
施放完了這麼強力的魔法,巫海生額上流下大量冷汗。
「首領,你沒事吧?」
巫海生揮一揮手,驅退上前關心的部下,說道:「沒什麼,我只是有些疲倦而已。」
「因為您剛剛施展的是非常強力的法術啊,首領,應該不必用這麼強大的魔法對付一個小孩吧?」
「不,那是你們都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巫海生篤定地反駁了手下的意見。「看吧,那傢伙還沒倒下!」
正如他所言,魔法師們轉過頭望向閃電劈落之處,果然見到了韓宇庭還直挺挺地站在原地不動,不禁發出驚訝的嘆息。
「韓宇庭,你沒事吧?」黎雅心不顧一切地衝過去,擔憂地把韓宇庭從頭到腳摸了個遍,「喂!該不會把腦子電壞了吧,告訴我,這是多少?」
「痛、痛!哎唷!這是一、一二三四五六七。黎雅心,拜託妳不要趁這個時候耍我……」
「嗚嗚,幸好你沒事!」她急切地一把抱住韓宇庭。
「我、我沒事啦,不要再搖了。」
儘管韓宇庭的臉上依然驚魂未定,可是看起來並沒有受到嚴重的傷害。
「你是怎麼擋住那道閃電的?真是太厲害了!」
真是難以置信,普通人受到了狂暴閃電的正面襲擊之後,還依然能夠毫髮無傷嗎?
「呼!其實這不是我的功勞,是龍鱗銀小姐加在我身上的魔法救了我……呃,只不過身體好像都快麻掉了。」
是那身上的鎧甲救了他。在韓宇庭周身縈繞著的一股白光,乍看之下,彷彿是一具半虛半實的盔甲,這套龍鱗盔甲能夠抵銷傷害性的魔法,具有強大保護力,已經不知道拯救了他的性命多少次。
「我早就知道我的魔法奈何不了你,龍的魔法果然厲害,連這麼高等的閃電術也能夠擋住。」不遠處的巫海生彷彿一點也不意外,甚至當看見韓宇庭安然無恙時,臉上竟露出些許難以察覺的安心神色,「只不過,無論龍鱗盔甲多有奇效,應該也有承受的極限吧?」
韓宇庭沉下臉色,正如巫海生所說,龍鱗盔甲雖然不斷吸收著周圍殘存的電光,發出滋滋作響的雜音,可是它的型態也漸漸變得透明,好像隨時都會消失。
「再來一發魔法應該就能結束這一切了,我猜對了嗎?」
韓宇庭勉勉強強地喘著氣,「不過,老師你的魔力也已經用完了吧?」
「我確實沒有剩餘的魔力了,可是,他們不一樣!」巫海生豎起拇指往身後的部下們比了一比。
「我已經制伏住這小子了,你們還不快點使出魔法攻擊,把他們給我抓起來!」
魔法師們對於耳裡聽到的命令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您、您說什麼?」
要他們使用強大的魔法,攻擊這兩個一點也不起眼的小孩子嗎?
「還在蘑菇什麼,他們可是我們抓住龍的重要人質啊!」
「遵、遵命!」
魔法師們不敢怠慢,趕緊湧到巫海生的身前,黎雅心慌張地看了看韓宇庭,再看看對著他們喃喃念起咒語的魔法師,一時拿不定主意。
「雅心,快逃。」
「笨蛋,我怎麼可能丟下你不管!」
「真是讓人敬佩的同學愛。」巫海生搖了搖頭,接著大喝,「魔法師們,聽好了。速戰速決,使出你們最拿手的魔法!」
「遵命!」
魔法師們抖擻精神,迅速地將體內的魔力聚集成了實體化的魔法。
「火球術!」
頃刻之間,自魔法師們手中接連噴出了顆顆火球,在半空中劃出許多道細長的軌跡,好像把天空織成一捲熾紅色的布疋。
「唔哇!燙死了,這是什麼魔法,難道是把我們當成烤乳豬嗎?」
「操控火焰的魔法,本來就是人類魔法師們所擅長的招數,因為它可以說是型塑人類世界文明的最基本能量。」
「真是辛苦了,但是我又沒有要你們說明。」
黎雅心隨口的一句話讓魔法師們氣得跳腳。
「少廢話,我倒要看看你們怎麼應付接下來的攻擊!」
熾熱的高溫將兩人的臉頰燙得通紅,黎雅心跌跌撞撞地坐倒在地上,「怎、怎麼辦啊,韓宇庭?再、再擋一次?」
就在此時,龍鱗鎧甲忽然消散無蹤,嚇得兩人高聲尖叫。
「完蛋了,怎麼會在這個時候──」
「不得了了,照這個情況看來,只有使用『密策』!」黎雅心靈機一動地大喊。
「密、密策?」
黎雅心誇張的喊聲使得場邊的魔法師錯愕地頓了一頓,甚至就連巫海生和韓宇庭也露出驚訝的表情。
「什麼密策?」
「那就是──」把握住敵人短暫的失神,黎雅心爬了起來,一把抓住韓宇庭的手臂。
「嗄?」
「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嗚哇!臭小子,你們別想跑!」發現中計了的魔法師們在一溜煙逃離現場的兩人背後揮拳抗議。
轟轟轟~火球在兩人原本待著的地方炸裂四散,濃密的黑煙就像一朵抽芽生長的蕈菇,朝天空怒放。
「笨蛋,趕快給我追啊!」巫海生咆哮道。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