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50-狩法者07-單封  

書名:狩法者07(完)
作者:上絕
繪者:尤石馬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5/06/24 第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1769

蘋果日報暢銷排行榜新星 上絕
網路超人氣作品大結局!

眾人只見其潛藏的獸性,卻忘了人性的他才是主宰……

瑞慈毀滅的真相漸明,皆是源於雙子的欲望之爭。
為了獨占食鬼者的力量,各方勢力伺機而動。
人間淪為妖鬼戰場,虛偽的安寧不再,災禍已不可逆。
為了報恩,為了復仇,為了找回屬於江安淨的一切,
安只能選擇一戰,與過去訣別,迎向新生!

──後陵,會是他的終焉之地嗎?

首刷贈送:精美限定特典書籤

第一章 黃雀在後
行走在荒郊野外,安的臉色從早上開始就沒好過。
一切要從上個禮拜說起。
輕鬆過了兩個月,不料胡家老人集體自殺,造成社會轟動。但其實和後陵沒什麼關係,和安也就不算有關係。
唯一相關的只有逼死十三位老人家的幕後黑手,黥。
這段時間皦不停地來找安,要他和自己一起去古葬原尋回記憶──真是荒謬透了,為什麼他要去找前世的記憶?他現在過得很開心,每天賺賺錢,玩玩貓,和同事聊聊天,這種日子不好嗎?
他覺得沒有不好,皦卻覺得他在浪費生命。一開始他拒絕後,祂看似平靜地走了,但沒多久後又來找他,理由還是同一個,擔心黥會對他下手,希望他先和自己去古葬原。
不堪其擾,安乾脆逃跑。
將小王子託付給阿柏,他接了一個發生在尷尬的灰色地帶、沒有狩法者或守序者願意碰的棘手任務。為了躲開皦的碎碎念,安決定接下這個案子,順便給自己一個清淨。
不幸的是,這個案子是一件光聽就令人頭痛的事件。有三隻小妖王為了搶奪領土資源在鬥法,打得不可開交,附近已經走山兩次,土石崩落壓壞了山下道路。
以人類的立場,其實不該干涉這麼多,但這已經危及人類聚落,所以狩法者和守序者有義務瞭解一下狀況。最大的問題是,打得正激烈的妖王會聽人類說話嗎?這就像記者跑去採訪打群架的少年,問為什麼打架,他們會回答嗎?
他們肯定先一拳揍過去再說。
當完瞭解前因後果的記者後,還得身兼調解糾紛的里長,這種兩邊不討好的工作,沒人想接。

 

他已經山裡迷路三個小時了。
安皺眉看著手機,完全沒有訊號,由此可知這裡有多偏僻,連基地臺都沒有,手機只剩照明作用。
天色半暗,安思索著是不是要先下山,他可不想在山上野營。他看了看四周,正準備往回走,就發現不遠處有個人影。
「是誰?」安喊道。
他很確定對方不是鬼,因為鬼沒有影子。他仔細感覺了一下,雖然很稀薄,但對方確實透出了一些妖氣。
通常修行越高的妖,散發的妖氣就越少,並不是說牠們衰弱,而是牠們能掩飾地很好。
「妖?」
身影離開了垂枝遮蔭,慢慢走向安,露出面容。
「你好。」
安謹慎地點了一下頭,全身透出戒備感。「妖王?」
對方笑著道:「人類確實會這麼稱呼我,但其實我們都知道那只是一個名不符實的稱號,真正能被冠上王之名的妖早就走光了。」緩緩踏著步伐,牠在離安三尺遠的地方停下。「食鬼者,不知何以紆尊降貴至此荒野?」
安聳了聳肩。「你們鬧得太凶了,上司要我來看看。」一回答完,安才察覺不對勁,為什麼他的身分連妖族都知道了?「你怎麼知道我是食鬼者?」
妖王注視著他。「您很有名,有名到我們幾乎人手一張畫像。」
「什麼?」
「食鬼者,眾妖之王。」妖王攤攤手。「打不過,只好躲了。」
「為什麼我很有名?」
人手一張畫像?幹嘛,他是通緝犯嗎?
「虺大人開啟鬼門的事我們都知道,鬼門不是誰都能開的,必須二到三位以上的古妖凝聚至純妖力才有辦法。現世不可能還存在這種妖,所以虺大人提出要求時,我們都覺得牠走火入魔了。直到牠說出您的身分,我們才甘心俯首為牠辦事。」
安點點頭。「然後呢?」
「近來盛傳有個吃鬼的大妖怪出現,我們想應當就是您了。在不知道您底細的情況下,我們也無意打擾,最好的方法就是……」妖王笑著比了一下自己的臉。「記住您的面容,警惕小輩眼睛放亮點。」
安算是接受這個說法了,又問:「我收到的消息是有三隻妖王在這邊打架,其他兩隻呢?」
「無意冒犯,但您是食鬼者,為什麼要為人類辦事?」妖王露出了複雜神色。
「不賺錢我要怎麼活下去?」
「是我想得太理所當然了。您以人類的姿態生活,必然需要依照他們的生活方式。」妖思索了一下子,回道。「其實這件事和人類也有關係。」牠對安做出請的動作。「若您不介意,請到山上小亭稍做休憩,我一一為您說明。」
「不會有什麼陰謀詭計吧?」安看著牠,例如把他騙上去再把他宰了?
妖笑笑。「天雷之力,眾生弗敢抗之。」
安跟著牠走,繞過幾棵擋路的大樹,走在幾乎不能稱為路或小徑的地方,安一下子就滿頭大汗,身上沾了許多樹葉。
「你是什麼妖?」
「鼠妖。」
「另外兩個呢?」
「鷹妖和蛇妖。」
「……」真是難為牠負隅頑抗到現在。
「您是不是在想我很辛苦什麼的?」妖回頭看了安一眼,眼中隱含笑意。
「有一點。」
「成妖後那些限制都是虛的。」鼠妖淡淡地說。「成妖後只有道行,沒有種族,妖就是妖,頂多喜歡和自己同一種的妖類聚在一起。」牠踏著輕盈的步子。「虺大人曾說過,您的部族古葬原可是千萬大妖匯聚之處,眾妖服膺,時逢滿月獸鳴百里,術士退避,古葬原外諸妖膽顫。」
「是喔……」安隨口敷衍著。
「您不嚮往嗎?」
「沒有。」安說道。「聽起來很像強盜,我暫時沒有窮到要去當強盜。」
鼠妖皺了一下眉頭。「您真不像妖。」
「我是以人的身分被養大的。」所以雖然性格上有很大的缺失,但某些價值觀來說他還是很偏向人類的,例如:他得找個工作養活自己,如果可以就混高一點的文憑……這些都是人類社會灌輸給他的觀念。
他不覺得有哪裡不對。
鼠妖也沒打算繼續說服安,就領著他一路上山。到達山頂時,天已經全黑了。
「這是墳墓吧?」安皺眉看著鼠妖所謂的山上小亭。
他比了比旁邊造景華麗的墓,一看就是有錢人,大概是為了讓後人上山掃墓時有個休息的地方,抑或是為了讓祖先靈魂可以在涼亭內泡茶聊天,總之他們在墳墓旁蓋了一座小亭子。
「是啊。」鼠妖剛說完,兩道黑影從旁出現。
安往後退了一步,鼠妖可沒說還有妖怪在上面等,該不會真的打算三打一把他幹掉吧?
兩個黑影彈了個響指,四周浮起幾顆小光球,照亮了亭子,也照清牠們面貌。
是鼠妖所說的鷹妖和蛇妖。
「現在可以說了吧?」安說著。「把我叫來這裡,應該不是聽你們開會吧?我不信你們這麼友善。」他瞇眼看著三隻妖,全身戒備起來,手上也隱隱蓄了雷力。
方才鼠妖說了,上來涼亭把事情交代清楚,結果他一來,另外兩隻妖也跟著來了,這不是刻意針對才有鬼。
鼠妖請他上座,安沒有動作,只是冷淡地注視著牠們。
「別這麼緊張,我們真的沒有惡意。」蛇妖連忙解釋。「我們三個道行加起來也不過五、六百年,不會對您造成任何威脅的。」
牠們是沒有,但其他人未必沒有,例如黥……
「說。」安手指尖盈滿電光,聲音變得異常冷冽,似乎已經動怒了。
「說穿了,這件事也與大人有關。」鷹妖說著,形色有些倨傲。「鬼王黥鬧出的動靜,我們妖族也略有耳聞。」這些只是委婉說法,逼死道界十三個老人,甚至連虺也不敢直攖其鋒,黥的身分早已令妖族小王們忌憚。「我們也知道,胡家拚死抵抗,現在道界沒有不護著胡家的,這讓鬼王黥不再盤據胡家……」
安皺著眉問:「所以祂出去另找領地了?」
「是。」鷹妖說道。「牠選上了我們的居所。」
「……」安抿緊嘴。
「我們只能帶著徒子徒孫退出,但土地有限,這座荒山只能容其一,其餘的……」
只得離開,再找其他地方。
安明白前因後果,收斂了手上的電光。「這跟我有關係嗎?」
三妖面面相覷,顯然沒想到安會如此反問。
「總之,我們是一定要分出高下的。」鼠妖說。
「可是你們這樣打,打到最後整座山毀了,還不是沒辦法住?」
三妖同時皺眉。
「我記得後陵瑞慈走山的那區沒有妖王,你們誰要過去?」
「那裡……離您太近了。」
「我沒有上山當盜賊首領的打算。」安淡淡地說。他覺得以後陵的狀況,是該有個妖王去鎮壓一下,那裡因為道界勢力強,變成妖族不愛居住的地方,這就導致一些沒有歸屬的小妖喜歡去那邊作怪。
如果有妖王,狩法者又和牠打好關係,未必不能像年穗小酷那樣,和人類達成共識,兩邊互相幫忙。
三妖互看一眼,似乎在思考這件事情的好壞。
安靜靜地看著牠們,驀然,一隻爪子探了過來,只見原本還在三尺遠的鷹妖竟然已經逼到他面前。
安伸手一擋,退了一步,鷹妖並未收手,繼續往前追,將安逼到墳牆死角。看著眼前勢在必得的局面,鷹妖露出獰笑,尖銳的爪子就要抓向安的頭顱。
安並沒有把鷹妖的攻擊放在眼裡,他都和食鬼屍打過了,這隻小妖王算什麼。
他輕輕矮下身,閃避那記攻擊,下一秒手成爪狀攫住鷹妖的脖子。
鷹妖固然快,仍是不敵安。
鷹妖露出驚詫神情,牠當然知道安的真實身分,但現在安只不過是個人,沒有記憶也沒有強大的妖力,照理來說根本不足為懼。
現在看來,應該是自己低估了。
鷹妖懸在空中的手遲遲不敢按下,牠知道如果選擇攻擊,眼前青年會毫不猶豫地扭斷牠脖子。
安眼中透出的殺氣在在顯示,他不會留情。鷹妖也是從這雙眸子確定他是妖,無論是那雙金色獸眼,或是眼中透出的冰冷殺氣。
一人一妖陷入僵局,鼠妖見狀連忙要上前排解,卻隨即被蛇妖阻止,兩妖打成一團。
「你最好說清楚,為什麼攻擊我。」安的嘴角彷彿往上勾起,帶著幾分嘲諷,幾分恫嚇。
「虺已經滾了,妖族不需要大妖,更不需要順從人類的妖。」鷹妖面色猙獰地吼道。「你們說走就走,完全不顧慮剩下的小妖死活,現在又囂張地回來干涉一切,憑什麼要我們服你?」
「不要再說這種幼稚可笑的話了,這個世界早已是人類的天下。」一瞬間,安覺得自己的語調和不屑感非常熟悉,像是那隻背影模糊的狼妖。「小妖只有退避或順從兩條路,博人同情的話已經沒有意義了。」
「如果不想當夾著尾巴逃走的喪家犬,就乖乖聽話。」安冷冷地說著。「你們爭奪領地沒有錯,但騷擾到人類了,所以我必須來處理;你們和平處置這塊地,只要不危害到人,我又何必在這裡。」
「人類的走狗!」鷹妖咆哮著。
「那就當我是吧。」安將鷹妖甩到一旁。「懶得跟你們說了,現在只有兩條路,一個是你們和平解決,一個是我來解決。」
「……」
另一邊打得不可開交的蛇妖和鼠妖停下動作,驚恐地看著安。
「大人有什麼指教?」鼠妖小心地問。
「我把你們都殺掉就沒事了。」
三妖臉色一變。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