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56-隔壁的美少女是隻龍不可以嗎?04(完)-單  

書名:隔壁的美少女是隻龍不可以嗎?04(完)
作者:甚音
繪者:雨宮luky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5/07/29 第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1783

萌系大手甚音X新星繪師雨宮luky
異種戀系奇幻戀愛喜劇,感動最終回
★內附精緻插圖

為了龍羽黑即將到來的成年禮,龍家姐弟不告而別。
等待著龍同學回來的韓宇庭卻意外得知,
龍族竟在魔法世界對其他智慧種族發動了襲擊?!
懷抱好奇與想要得知黑龍下落的心,
他鼓起了今生最大的勇氣,穿過了魔法世界之門──
曾經夢寐以求的神祕世界映入眼簾,
而數月來杳無音信的龍羽黑,如今究竟在哪?
踏上了未知的大陸,韓宇庭一往無前。
「作為妳的護龍騎士,我願為妳獻出生命!」

一、龍羽黑的消失

「您說什麼?」
「龍同學……要回去魔法世界?」
精靈阿賽兒所開設的美味蛋糕店內,乍然聽見紫睛拋出如此晴天霹靂的消息,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原本熱烈歡欣的氣氛一下子冷凝起來。
怎麼會這麼突然?
接續在韓宇庭的高喊聲後,其他人也忍不住一陣譁然,唯有紫睛依舊露出平淡且認真的神色,彷彿這群小高中生們的反應全在她的意料之內。
「龍媽媽真愛說笑!」說話的是向來天不怕地不怕,最不懂得看氣氛的砲灰,「您是不是擔心羽黑同學在人類世界過得不適應?這點您不必煩惱啦,她身旁有我們這一群好夥伴,都會好好照顧她的。尤其是韓宇庭,這傢伙可是對您女兒著迷得要死,一天二十四小時恐怕都在想著羽黑學的事,而且又住得這麼近,簡直堪比五星級管家服務了,所以說,根本就沒有回去的道理呀,您說是不是,呵呵……」
砲灰無厘頭地把手舉到一半,可是看見了紫睛的目光,卻再也放不下來了。
「呵呵……呵呵……您不是在開玩笑嗎?」
場面有些尷尬。
「我看起來像是在開玩笑嗎?」
砲灰臉上的表情瞬間凍僵。
黎雅心用力地捏了他的大腿,咬牙切齒地用氣音抱怨:「拜託你看一下狀況好不好?」
「媽媽!」龍羽黑雙手緊緊按住桌緣,顯然同樣始料未及。「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呀?」
黑髮少女的視線在好友和母親的臉上來回游移,慌慌張張地咬著嘴唇。
「為什麼我從來沒有聽說過?媽媽,請您說清楚一點好嗎?」
紫睛面不改色。「雖然對各位有些抱歉,但羽黑必須和我一起回去。羽黑和各位相處的日子這麼短,但依照受到各位相當多的照顧,我衷心感謝。」
她流利地說出這番話,接著轉頭面向龍羽黑。
「羽黑,這是為了要參與龍族一項重要的儀式,妳也到了適當的年紀了,必須回去參加。」
「到、到底是什麼儀式?」
「除了妳的成年禮,還會是什麼呢?」紫睛理所當然似地回答。
「成年禮?」龍羽黑睜大了眼睛。
「再過不久,就是妳的十七歲生日了,妳要在儀式上接受祝福,正式成為龍族的成員,為整個種族盡心盡力。」
吃驚的龍羽黑半掩著嘴,「您、您的意思,難不成是要我一輩子留在魔法世界嗎?」
紫睛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依照情況的話,很可能是這樣。」
「不!」龍羽黑尖叫道,「怎麼可以這樣?我不接受!」
紫睛的眉頭微微蹙了起來。
「媽媽,我想要留在這裡……我才剛交到這麼多好朋友,我不想和他們分開。」
「羽黑,這是身為龍族的職責。」
「可、可是……」龍羽黑顯得更慌張了,「拜託妳再考慮一下,我可以不要參加什麼成年禮嗎?」
「別說這些孩子氣的話。」
紫睛的態度非常堅決,打碎了龍羽黑殘存的最後一絲希望。
「不,我不要!」她突然用力地推開了椅子。
「羽黑!」
紫睛厲喝一聲,黑髮少女往外跑的腳步不由得頓了一頓,可是猶豫半晌後,仍然做出了人生第一次抗拒母親的決定。
砰咚!
推開母親,猛往外衝的龍羽黑把店門口處的阿賽兒和其他客人都嚇了一跳,而紫睛目視著女兒的背影,只有在那短暫的一瞬間將情緒顯露出來,在場的人都沒有注意到。
「真是的,媽!」
另一桌的龍鱗銀沒好氣地站起來追出去。
「氣氛被妳弄得這麼僵,這些話妳就不能回到家之後再好好說嗎?算了,我先去把小黑找回來!」
她在經過韓宇庭這桌時停下了腳步。
「各位真是抱歉,害你們覺得不愉快。小黑她只是在耍耍小性子,過一陣子等她消氣之後就沒事了,用不著緊張。你們可以坐在這裡慢慢把茶喝完。」
「等、等一下,鱗銀大姐!」砲灰攔住了龍鱗銀,「請問阿姨剛剛說的是真的嗎,羽黑同學真的要離開我們了?這未免也突然了吧?」
「就是說啊!」伊莉莎白跟著說道,「本、本姑娘好不容易才稍微看她看得比較順眼了一些呢!」
多麼希望龍鱗銀能在此時開口否認,消除他們心中的所有疑慮,然而銀髮女子遲疑了半刻之後,卻是沉重地搖了搖頭,粉碎了他們的希望。
「雖說是事實,但你們也不必這麼絕望,事情一定會有轉機的!」
龍鱗銀說完便匆匆跑了出去,紫睛則慢慢跟在她的後面離開。
「你也趕快去追羽黑吧!」黎雅心對韓宇庭說道,「我們這些人之中,就屬你和她的關係最要好了,突然遇到了這麼重大的變故,她現在的心情一定十分難受,這時候最需要的就是有人陪在她身邊。」
「沒錯,快點去吧!」砲灰難得地半嚴肅半開玩笑地說,「害得公主傷心的話,你這騎士可就失職了。」
「用不著你說,我也馬上就會去找她。只不過……那你們呢?」
「碰到這種事情,誰還有心情坐在這裡喝茶啊?」伊莉莎白不悅地站了起來,「本姑娘要回家去了。」
「雖然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但紫睛女士看起來好像不怎麼好說話的樣子,天知道事情會不會越弄越僵。」米娜嘆了口氣,「雖然說別人的家務事我們不好意思多管,但羽黑同學再怎麼也是我們的朋友呀。韓宇庭,要是確定了進一步的狀況,請你立即和我們聯絡。」
「我會的。」
韓宇庭點了點頭,抓起自己的書包,三兩下跑出了店外。
「咦,這麼快就要走啦?看你們其他人剛才那麼急著跑出去,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不知情的阿賽兒小姐站在櫃檯邊關切,不過她的聲音很快便遠遠地被拋到了後頭。韓宇庭一來到街上,就發現龍鱗銀站在路口,一副等得不耐煩的模樣。
人來人往的十字路口,看不見龍羽黑的蹤影,一時之間不確定該往哪裡去,拿不定主意的龍鱗銀藉著憤怒將心中的不滿傾瀉而出。
「媽,妳到底在做些什麼?」
「我只是將羽黑應該知道的事情告知給她而已。」紫睛平淡地說道。
「那為什麼要現在說?」
「長大這種事情,任何人有辦法選擇拒絕嗎?無論如何,她遲早必須面對這件事情。」
「嗚!」龍鱗銀一時啞口無言,「但、但是妳也不必選在她朋友面前,這麼突然地說出來吧?這豈不是故意要害小黑尷尬?」
「我只是在測試審判者和下等種族之間的羈絆到達什麼程度而已,這是必要的測試。看來他們之間的牽扯比我想像中還要深,她甚至已經完全認為自己是他們的一分子了。」
「到了現在妳還不認為自己有錯。」龍鱗銀激動得渾身顫抖,「為什麼要這麼不留情面,妳看不出來小黑非常珍惜她的朋友們嗎?」
「我當然看得出來,女兒……不,銀鱗,我再三提醒過,妳們都屬於九龍,有必須承擔的義務。更何況,龍族的心靈沒有妳說的那麼脆弱,妳們這些豐沛的內心情感,只不過是將自己侷限在人類的身體裡所造成的結果,一旦恢復了原來的型態,便會覺得一切都不算什麼。」
「妳這麼說太不尊重小黑了,難道她和下族朋友之間的友誼在妳眼中就一點價值也沒有嗎?」
「像龍族這樣心智淵博又極端長壽的種族,根本不適合和下等種族有太多牽連。」
龍鱗銀深吸了一口氣,「妳這樣子,和德古拉那些瞧不起自身種族以外的智慧種族『上族』有什麼分別!」
「當然有分別。」紫睛說道,「所謂的上族只是懷抱著空泛的優越感,他們並不知道自己和其他智慧種族沒什麼兩樣,而我從未鄙視過任何人,我依理性實話實說。龍族和別的種族天生有著巨大的差別,我們是不被感情支配的高等生物,即使並非全無感情,但也非常稀薄。」
「稀薄……稀薄到連自己的兒女都可以傷害?」
紫睛移開視線,沒有回答。
母女的吵架吸引了行人注意,紛紛投來摻雜著好奇、疑惑和驚訝的目光,就連不遠處的韓宇庭都覺得有些不自在,可是身為這場吵架主角的龍鱗銀呢?
果然,正如他所猜想的一樣。
向來無視於他人目光恣意妄為的銀髮女子,看起來一點也沒有想要停止爭執的念頭,再度張開嘴巴。
看見這副模樣,韓宇庭急忙湊上去打起了圓場。
「哎,鱗銀小姐,夠了啦,再這樣吵下去,龍同學也不會因此回來呀!」
「哼!」
她不得不同意韓宇庭的說法,不願意再和母親辯駁,怒氣沖沖地轉過頭。
「鱗銀小姐,妳還好吧?」
龍鱗銀此刻臉上嚇人的神色,讓韓宇庭馬上識趣地閉上了嘴巴。幸好,氣惱歸氣惱,她仍然控制住了自己的脾氣。
「現在要怎麼辦?等龍同學心情平復下來之後自己回家嗎,還是要去找她?如果有什麼我能夠幫忙的地方,請儘管使喚我。」
「使喚你?」龍鱗銀挑了挑眉。
韓宇庭吞了吞口水,忙不迭地點頭。
「既然這樣,當然要去找她啊!你說要等她自己回家,我們怎麼可以用這麼消極的做法?這樣誤會根本沒有辦法解除。」
「好、好的。」
「韓宇庭,事不宜遲,你現在就可以開始去找了。」
「咦?要我去找?可、可是雲景市這麼大,我要從哪裡找起啊?」
「善用你的感應力呀,這種小問題還需要問我?」
「鱗銀小姐,妳在說笑吧,我的感應沒辦法大到雲景市這樣的範圍呀!」
「我現在可沒有心情開玩笑。韓宇庭,動動你的腦袋,你應該想得到小黑會去什麼地方吧?」
「咦?妳說龍同學會去的地方……啊啊!」
一道靈光在韓宇庭的腦袋裡頭轉了一轉,他立即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龍鱗銀迎向他的目光,露出滿意的微笑,「很好,你總算明白了我的意思。」
「是、是的,我知道了!」
韓宇庭搥了搥掌心,馬上接著問道:「但是鱗銀小姐,那妳呢?」
「我啊……我不能為了去找小黑就放著母親在這裡不管啊!」
轉頭望向站在不遠處的母親,銀髮女子露出了餘怒難消又略覺無奈的神色。
「我先送她回家,再決定該怎麼和她好好談一談。小黑正在氣頭上,現在我們說什麼她都聽不進去,你一定要設法平撫她的情緒。」
「我會努力。」韓宇庭點了點頭。
「那就拜託你了。對了,你沒有魔力的話,應該沒辦法使用能力吧?我給你一點,幫你更順利地找出小黑。」
龍鱗銀伸手按在韓宇庭胸前,徐徐地將溫暖的魔力送了進去。
「好好運用這些魔力吧,這會讓你事半功倍。」
「嗯,謝謝妳,鱗銀小姐。」
體內逐漸充滿魔力後,街上來來往往的智慧種族們,其所散發出來的強烈的「魔力」氣息,就像一盞盞藏在身體裡的焰火,清晰可見,每個人體內的燃燒程度都有所不同,那是一種他人無法模仿的標章。
在一定距離內靠近龍羽黑的話,韓宇庭就能確定她的位置。
「就靠你了,你應該分辨得出小黑的魔力氣息吧?」
「沒問題。」
韓宇庭信心十足地回答,拍了拍胸脯,龍鱗銀這才放心地帶著紫睛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韓宇庭留在原地思忖了一會兒,首先必須做的,是決定搜索的方向。
魔力搜索的範圍是有限的,不管他多厲害,也不可能感應整個雲景市,不過,龍鱗銀適才的一番話,倒是提醒了他。
「要先想想龍同學會去什麼地方。」
龍羽黑在雲景市居住的時日尚短,對環境的認識應該不深,就算一時氣憤逃跑了,依照她的個性,斷然不會胡亂跑到自己不熟悉的地方吧!
「隨便亂跑的話,她一定會擔心自己回不了家的。」
別看平時龍羽黑喜歡愛逞強,但在面對某些事情時卻是個膽小鬼,尤其是接觸陌生人和去不認識的地方,通常她都會拖著韓宇庭一起去。
推估下來,龍羽黑會去的地方非常的少。
韓宇庭沿著街道前進,他所想得到的也只有那個地方。

經過幾個街區、數個轉角,狹小的巷道盡頭,那間店舖就在眼前。
距離還有幾十公尺的地方,傳來了女子慌慌張張的聲音。
「好、好了啦,羽黑妹妹,如果妳忍不住的話,乾脆就痛快地哭吧!」
「我、我才沒有要哭呢!」
然而倔強回應的黑髮少女的表情卻一點說服力也沒有,雖然聲音很大,但是微微顫抖的雙拳,早已顯示了主人的動搖。
龍羽黑眨著略微浮腫的眼睛,強硬地忍住了眼淚,但卻掩飾不了呼吸之間所帶的水聲。
「這、這個……現在要怎麼做才好,糟糕了,如果對象不是花的話,我就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啊!」
花小姐完全慌了手腳。雖然是個一流的花匠,但她十分不擅長處理需要面對人的事情。
「不、不過,羽黑妹妹為什麼會忽然跑到我們花店來呢?」
黑髮少女怔了一怔,「呃……這個……」
看樣子,龍羽黑似乎是在心情混亂之中,沒有經過思考便來到了最信任的人所在的地方。
「我要找藍哥……藍哥在哪裡?」
「咦,原來是要找翼藍先生嗎?好,我去幫妳叫他。」
花小姐抓著自己滿是泥巴的圍裙,就像遇到救星一般地鬆了口氣,接著頭也不回地跑進了門裡。
「翼藍先生,翼藍先生!不得了啦,發生大事了!」
花小姐的高喊消失在宛如熱帶叢林般的店舖之中。
龍羽黑一個人站在門外,不時舉起手來揉著自己的眼睛。
「嗚……嗚……」
見到了這幅光景,韓宇庭忍不住嘆了口氣,朝著她走了過去。
「龍同學。」
抬起頭來看見遠奔過來的韓宇庭,龍羽黑露出了驚訝的表情,接著趕快粗魯地將臉上的淚珠抹掉,裝作一副什麼都沒有發生的模樣。
「韓宇庭!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嗯……龍同學,我看妳從店裡頭跑出去,有些擔心。」
「我、我哪有什麼好擔心的?」
「妳和妳媽媽吵架,我……我怕妳的心情會不好啊。」
「煩、煩、煩、煩死了,我可沒有那麼脆弱好嗎?」
「但是妳從店裡頭跑出來得很快呀!」
「我只是想……對,只是想稍微散個心,只不過是稍微走得快了一點,燃燒一下卡路里。拜託,你以為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呀?」
「唉……」韓宇庭嘆了口氣,「但是,我就是放心不下啊!」
龍羽黑聞言臉色又稍微變得了暗沉,正當她噘起了嘴,剛想要說些什麼時,花小姐的聲音吵吵鬧鬧地從店舖裡頭傳了出來。
「快一點啦,翼藍先生!」
「我知道了,請妳別這麼著急。對了,妳剛剛沒說發生了什麼事,是不是又有顧客上門買花而妳不敢和客人說話呢?」
「比那件事情還嚴重啊!這時後就不要再討論我的毛病了,還有比這更緊急的事。」
店舖裡傳來了啪噠啪噠的急促腳步聲。
不一會兒,一名繫著藍色長髮的高大男人撥開了植物走出門外。
「所以說,到底是什麼事情這麼誇張……咦,羽黑?宇庭?」龍翼藍訝異地張大了嘴巴。「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呃,翼藍先生你好!」韓宇庭望著龍羽黑,為了保全她的面子,只好說道:「我們只是剛好散步過來而已。」
「原來是來探班呀,呵呵,真是貼心!」龍翼藍溫暖地微笑著,摸了摸龍羽黑的頭,「謝謝妳啦,羽黑。」
「藍、藍哥!嗚哇哇哇!」
龍翼藍的觸碰彷彿打開了某種開關,龍羽黑二話不說,馬上撲進了哥哥的懷裡。
「咦?」
「嗚啊啊啊~」
再也顧不得之前強裝的忍耐,洪亮的哭聲決堤似地爆發了開來。
「咦咦?」
原以為妹妹只是順路過來看看自己,龍翼藍一時之間不知所措。
「呃,羽黑妹妹,妳還好嗎?」
就在花小姐慌慌張張想要上前幫忙時,韓宇庭趕緊扯了扯她的衣袖,輕輕地把她拉到一旁。
「花小姐,這時就先讓她好好發洩吧。」
「啊啊,我知道了!」花小姐終於會意過來,點了點頭,一起退到了一旁。
她看著眼前的情景,突然說出了意味深長的話,「不管再裝得怎麼堅強,她還只是個孩子啊!」
韓宇庭驚訝地轉過頭,但是花小姐只是靜靜地注視著這一切。
「好了,羽黑,沒事了。」龍翼藍小心翼翼地輕撫著妹妹的頭,「發生什麼事了?」
「嗚嗚……嗚嗚……」
龍羽黑依然不停嗚咽著,激動的情緒還是難以平復。束手無策的龍翼藍只好抬起頭來,向韓宇庭投出求救的視線。
「這個嘛……」
花小姐從店舖內拿出了一張椅子讓龍羽黑暫時坐下休息,韓宇庭則趁著這段時間,扼要地將事情經過告訴了龍翼藍。
藍髮男子皺起了眉頭:「原來是這樣。」
「翼藍先生覺得應該怎麼做才好呢?」
「怎麼會是現在呢?難道說……議會的成員都已經聚集了嗎?」
結果對於韓宇庭的疑問,龍翼藍不但沒有回答,反而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不斷地喃喃自語。
「翼藍先生?」韓宇庭忍不住出言試圖喚回藍髮男子的注意力,「翼藍先生?你怎麼了?」
但是龍翼藍仍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凝望著空虛之處。
反倒是花小姐難以置信地大喊:「等一下,所以說,現在是羽黑妹妹和媽媽吵起來了嗎?」
龍羽黑難為情地點了點頭。
「哇~這下子有些難辦啊!妳們畢竟是母女,家人之間有什麼誤會最好還是趕快解開吧!」花小姐苦惱地搔著頭,不過恐怕她抓破了腦袋也想不出什麼好主意來吧!
「翼藍先生,拜託你,一定要替這個孩子想出好辦法來。」花小姐握著龍翼藍的手,好像一副她才是龍羽黑的監護人一樣。
「我、我會的。」龍翼藍錯愕地接受了委託。
「那這裡就交給你了。我好像幫不上什麼忙,還是先進去照顧花好了。」花小姐終於安下心來,一溜煙地跑了進去。
被留下來的龍翼藍聳了聳肩,有些哭笑不得。
「藍哥,你能不能替我向媽媽求情?」龍羽黑抬起頭來,滿懷希望地望著龍翼藍,「我真的不想回去,我寧可留在這裡繼續上學。」
「這個……」龍翼藍困擾地搔了搔腦袋。
「我覺得,關鍵是不是就在於紫睛夫人所說的『成年禮』?翼藍先生,這真的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嗎?龍同學非得回到魔法世界不可嗎?」
在接二連三拋出問題的韓宇庭面前,藍髮男子的態度變得支支吾吾,臉上露出了不知該如何解釋的複雜神色。看他的模樣,彷彿內心懷有著某種難以說明的祕密。
翼藍先生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情沒有告訴我們?韓宇庭隱約猜到了七、八分。
「好不好嘛,藍哥?」
面對著帶著殷殷期盼的眼神的龍羽黑,以及等待著答案的韓宇庭,龍翼藍拚命地思索該如何答覆,最後嘆了一口氣。
「我先說我的結論好了,羽黑,我們還是得回去參加妳的成年禮儀式。」
「咦?」龍羽黑毫不掩飾地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等一下,妳先別急著難過,我話還沒說完呢!」龍翼藍快速地繼續說了下去,「我們龍族每一代的幼龍數量都十分稀少,所以成年禮在某種程度上算是我族的大事,為了即將成年的幼龍舉辦典禮時,會有很多族人來參加,不可能取消。不單單如此,這個儀式對妳來說也大有好處。」
「對我……有好處?」龍羽黑納悶地指著自己。
「羽黑的身上存有某種力量的禁制,這你們都知道吧?」
韓宇庭和龍羽黑同時點了點頭,接著相視一眼。
「我曾經聽鱗銀小姐說,這個禁制是為了避免還不能熟練控制力量的龍同學不小心使出太強大的魔法,讓她能順利融入人類社會才下的。」
「在進入人類世界之前,銀姐也是這樣對我說的。」
龍翼藍露出微笑,輕撫龍羽黑的腦袋道:「禁制的效力會讓妳一直停留在人形,能力也會大打折扣,可是一旦禁制解除,就再沒有任何魔法束縛妳了,妳也能夠恢復真正的模樣。」
「真正的模樣?」龍羽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地說著。
「真正的模樣,自然是指妳的巨龍型態。」
龍羽黑張大了嘴巴。
「啊!」韓宇庭這才恍然大悟,「這麼說來,好像沒有見過龍同學變成龍形呢!」
說起來,他們這群好友之中,除了龍族,還有吸血鬼、狼人族以及半拉彌亞,而無論是伊莉莎白、米娜抑或黎雅心,除了平時顯露出人類的外表,也都曾經藉由魔力變回原本的樣貌。唯有龍羽黑,即使在與德古拉對峙時,也沒有變回龍的型態。
「難道……龍同學不是不想變,而是不能變嗎?」韓宇庭彈了彈手指,轉頭望向了龍羽黑。
身旁的好友轉往自己投來的視線令龍羽黑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我、我只記得銀姐對我說過,因為我年紀太小,而且為了別在人類世界裡引人注目,所以才用魔法把我的模樣固定起來。」
「姐姐當時的考慮自有她的道理,我們種族的力量非常強大,幼龍時常無法順利地控制自己的力量,因為如此才會把羽黑的魔力限制在很低的程度。但是現在情況不同了,羽黑,在成年禮上會把施加在妳身上的所有禁制全部解除。」
龍翼藍望著一臉疑惑的龍羽黑。
「妳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妳再也不必受到使用魔法的限制了。」
「耶?」龍羽黑和韓宇庭一齊發出了疑惑的呼聲。
龍翼藍微微笑著接口說:「一旦經過了成年禮,即擁有完整的資格使用魔力,從此之後,妳不需要我和姐姐的監督也能自由地使用魔法。」
「真、真的嗎?」龍羽黑的臉色頓時明亮起來,「意思是,以後我可以自己施展強大的法術,再也不用依賴銀姐、藍哥你們嗎?」
龍翼藍點了點頭。
龍羽黑更為振奮地握緊拳頭,發出了激動的歡呼:「耶!」
妹妹一秒間破涕為笑的強烈轉變,使得龍翼藍不由得露出了苦笑。
「啊!可是……」雀躍了沒幾秒,龍羽黑立刻又像是想起了什麼,神色陡然變得黯淡,「說來說去還是得要從這裡離開呀,我不要這樣。」
黑髮少女緊緊抓著裙子,低頭沮喪地說道:「在這裡還有很多學不完的東西,而且每個人都對我很好。回去的話,我又要變回孤零零一個人了。」
龍翼藍也顯得有些無奈。「總之,妳先寬下心,用不著這麼絕望。不可能真的去了以後就回不來的。」
龍羽黑轉過頭來,眨了眨眼睛。
「如果妳成為成年的龍族,當然有權利決定自己要待在哪個世界,就連母親也無法干涉,不然的話,我和姐姐是怎麼來的呢?」
「啊?」
「說、說得也是,你們都是可以自行選擇要居住在哪個世界的龍啊!」韓宇庭擊掌說道。
「咦咦?」龍羽黑面露驚奇,左邊看看韓宇庭,右面看看自己的哥哥,彷彿還是不能理解。
「若是翼藍先生說的是真的,其實龍同學也不必抗拒回到魔法世界,只要在那裡待一陣子,等成年禮結束後再回來就好了。」
「天才,韓宇庭,你真是天才!」
龍翼藍笑著點了點頭:「沒錯,就是這樣。」
然而另外兩個孩子並未發覺他臉上露出的其實是一陣苦笑。
「好了,現在誤會解除了,羽黑妳是不是應該回家向媽媽道個歉呢?」
他溫和地拍了拍龍羽黑的肩。
「畢竟妳沒有搞清楚情況就隨便跑了出來,我想媽媽現在一定很擔心吧!」
「媽媽她真的會擔心我嗎?」龍羽黑懷疑地問道。
「會的。雖然她平時嚴厲又冷冰冰的,但她終究是我們的媽媽啊……這是金龍大爺說過的。」
金龍大爺?又是一條沒有聽說過的龍!韓宇庭眨了眨眼,希望龍翼藍能夠透露更多的資訊。
龍羽黑並未對這個名字起太大的反應,很快地流露出了接受的表情。
「是嗎,既然是金龍爺爺說的,那肯定就是這樣了。金龍爺爺從來就不會騙我。」她心滿意足地說道,「那麼藍哥,我和韓宇庭先回去了。」
「好的,路上小心喔。」
揮手將兩人送出門外,看著他們的背影消失在巷道盡頭,龍翼藍的眼神突然間變得深邃又黯淡。
「我所做的……真的是正確的選擇嗎?」
發話的同時,藍髮男子一掃之前輕鬆愉快的氣息,頹然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巨大的衝擊令小木椅發出了強烈的悲鳴。
將臉埋進大手中的他,聲音中竟然充滿了深深懊悔,「羽黑的年紀還這麼小,可是九龍的職責不可忤逆……誰能告訴我究竟該怎麼做?」
他陷入沉重的自責,直到背後有個聲音傳進耳裡,他才察覺到並且轉過頭來回望著店舖裡的另一個人。
「事情順利解決了嗎?」悄悄出現在門邊的花小姐怯怯地問著。
「是的,現在已經沒事了,謝謝妳。」龍翼藍勉強勾起了嘴角。
花小姐點了點頭,雖然自覺在這種時候幫不上什麼忙,但她也相當關心龍羽黑的情況。
「沒、沒什麼好謝的啦!我又沒有幫上什麼忙。」
龍翼藍搖了搖頭,「別這麼說,有妳的支持就帶給了我們很大的力量。啊,對了,現在還是上班的時間吧?真不好意思,我立刻回去工作。」
「別這麼見外啦,我們又不只是老闆和員工的關係……更像是夥伴啊。」
不過當龍翼藍與她擦身而過時,她不禁吃了一驚。
「翼藍先生?」
他沒有注意到自己臉上的表情嗎?真是稀奇,一向溫和穩重的他怎麼會突然露出那樣可怕的表情呢?
「翼藍先生真的沒有問題嗎?」
花小姐擔憂地抓著自己的手腕,但是誰也沒能給她答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