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58-我的日常被她們搞砸了!03(完)-單  

書名:我的日常被她們搞砸了!03(完)
作者:桐真
繪者:迷子燒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5/08/12 第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1592

暢銷作家桐真&超人氣繪師迷子燒
萬眾期盼的最強組合再臨!
吐槽系戀愛喜劇完結篇
★感謝支持,首刷附贈發現真愛半年曆
★特別收錄迷子燒老師精心繪製黑白插圖

「目標發現,紫荊的女朋友!」
魯蛇也有春天,混亂日常即將就此完結?
--
對姐控來說,世界末日有三種可能:
一是姐姐結婚,二是姐姐結婚,三還是姐姐結婚!
許久不見的大姐總算回國,卻突然要和我不認識的野男人結婚?!
事態十萬火急,我立刻召開了第一屆「大姐戀情破壞小組」。

「真的愛姐姐就該給予祝福吧。」青梅竹馬狀況外。
「紫荊,不要想不開啊!」中二妹妹牛頭不對馬嘴。
「別再控姐姐了,自己交個女朋友吧~」毒舌少女如此提議。

可惡,根本沒人當一回事啊!!!
咦?為什麼大家一致鼓掌通過毒舌少女的建議,
還統統看著「那個人」……
難、難道,我十七年沒女友的資歷,真的要被打破了嗎?

序章 姐姐的守護者

暑期輔導的某天中午,我正跟月見、星語三人在學校禮堂吃午餐。
而就在吃飯時,我放在口袋的手機響了。
「我接個電話。」我拿起手機,來電顯示著「大姐」兩字。真是難得呢,在這個時間打電話給我。
「趁紫荊講電話,把我的炒飯跟紫荊的義大利麵交換……嗯,幸福的滋味,果然別人的東西就是好吃啊。」月見趁我講電話的時候把我吃沒幾口的義大利麵拿到自己面前,沒經過我同意就開始吃了起來。
這個人都不在意吃到我的口水嗎?
「啊,妳這傢伙,髒死了,不要用我的叉子啦……」我本來想罵她幾句,但聽到電話那頭傳來大姐的聲音後,只好暫時放棄。
月見還對我比了鬼臉,這個人真的和我同年齡嗎?
「喂,是小紫嗎,你那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大姐那宛若天籟的清脆嗓音從電話那頭傳來,頓時讓我怒氣全消。
「沒事,沒事,我跟月見還有其他朋友在吃飯。話說回來,大姐妳怎麼會在這個時間打電話給我,現在公司也是用餐時間嗎?還是今天休假?」為了提升表情跟聲音的同步率,我嘴角上揚,露出我自認最燦爛的陽光笑容,但是只得到星語和月見的冷眼看待,還有竊竊私語,真是傷人啊這兩個人。
我無視她們,將注意力集中在聆聽大姐那滋潤耳朵的甜美聲音。
「關於這件事情呢,我有兩個好消息,小紫想先聽哪一個?」
「都是好消息就不用選了吧。」
「也是呢,那我就直說啦!第一個消息是──姐姐我要調回國內工作了。」
「咦……大姐剛剛說了什麼?」
「我說我要調回國了,一個星期後就會回去,要麻煩你先打掃一下屋子囉。」
我瞪大了眼睛,心跳不禁微微加速。我沒有聽錯吧,這樣子我就能常常看到大姐了!難道是因為我平常總是強硬拉著老人家過馬路,感動了神,所以祂特地獎勵我嗎?
「真、真真真的嗎?不是開玩笑吧,太、太好了,大姐終於要回國了,我的生活又要再次充滿玫瑰色啦!」
琉鈴轉學,代表老家只剩大姐一人住,我也可以趁機搬回家裡。獨自一人在外生活許久的我,已經學會了許多家事技能,絕對可以幫大姐分擔家事。
兩個人一起吃飯,一起搭車上班上課,一起做家事,有時候睡不著,還可以兩個人睡在同一張床上聊心事,除此之外還不會被祈騷擾,根本就是天堂啊!
「一般來說,和姐姐住的生活不會用玫瑰色來形容吧。」星語撐著臉頰吐槽道。
「不要忘了紫荊可是姐控啊,他的腦中現在肯定在想下流的東西吧。」月見邊說邊用叉子捲起麵條。
「算了,我早就知道妳們不會懂我對姐姐的愛,這需要天分……對了,差點忘記還在通話中。」
「不過就是個變態而已,和天分有什麼關係……」月見邊說邊把我的午餐吃下肚。
「小紫、小紫,你還在聽嗎?」電話那頭持續傳來姐姐彷彿不存在人間的美妙聲音,真是的,有姐姐真是太棒了。
「在在在,我剛剛太興奮了,差點在操場的中央呼喊我愛大姐……呃,不是,大姐不是說有兩個好消息嗎?另外一個消息是?」
「對啊,不過這個消息可能會讓你有點震驚,所以要先做好心理準備喔。」
心理準備?什麼樣的好消息會需要心理準備啊……中樂透嗎?還是加薪了,可是加薪好像也不會讓人很震驚。
「沒關係啦,既然是好事的話也不用什麼心理準備啦,直接說吧,我會替大姐感到高興的。」
「嗯,其實呢,姐姐有一個一直都在交往的男友,這次想辦法調回國內工作,就是為了討論明年初結婚的事情。回國後,我會帶他去跟你和鈴鈴見面喔!說到這個,你順便幫我告訴鈴鈴這件事情,麻煩你囉。」
「大姐妳說的結、結婚……應該不是那個英文是get married,日文是けっこん的結婚吧?」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反覆向大姐確認著。我的額頭不斷滲出冷汗,連手腳都因恐懼而顫抖。
「明璃姐要結婚了?」聽到我說的話,月見拿著叉子的手頓時僵住了。
「嗯?這怎麼了嗎?如果真的喜歡姐姐,就應該祝福姐姐吧。」星語歪著頭看著我和月見。
她根本不明白,這件事情如果成真,我的世界等同宣告毀滅。
而且那麼美麗善良完美無瑕的姐姐,我怎麼可能把她交給一個從來沒有見過的男人……不,就算見過了也不會交給他!
「小紫沒有聽錯,我要結婚了,詳細情形等回國再說,我要先去整理行李了,這幾天可能要麻煩你回老家幫我收一下包裹喔!拜拜,小紫。」
接著,電話那頭便傳來嘟嘟嘟的忙音。
我不顧外頭的高溫,從禮堂奔跑出去,然後不停地大叫,像個瘋子一樣。
炙熱的陽光照射在我身上,毒辣的太陽、悶熱的空氣,種種令人不適的感覺更讓我不得不承認剛剛電話中的事情全都是存在的,並不是夢境。
大姐的聲音還在我的耳畔環繞,結婚、結婚、結婚……
「大姐竟然要和一個我不認識的男人結婚了……嗚,世界要毀滅了,大姐竟然要結婚了,明明小時候就說好了,長大後要和我結婚的,還打勾勾約定過了。」我跌坐在地,雙手掩面,過去的回憶在腦中浮現。
大姐戴著跟母親借來的白紗,一手拿著捧花,臉上掛著溫柔的笑容。空氣中飄散著舒服的香味,小指與小指所傳遞的,不只是單純的溫度和肌膚的觸感,而是靈魂與靈魂的交流。
「扮家家酒時的約定是能維持多久啊!」追上來的月見用手按著額頭,露出一副受不了我的表情道。

雖然我不能接受大姐要結婚的事實,但既然是大姐交付的任務,我還是有義務完成。
放學回到家後,我撥出了琉鈴的號碼,將大姐的話重述給她聽。我原以為她會冷淡地說「喔,我知道了」,但是她完全不如我預料的冷靜。
「等等,紫荊,不要想不開喔,等我回去,我現在就去整理行李,明天晚上就到家了。冷靜,千萬不可以做傻事!我知道這種事情一時之前難以接受,但是但是,一定要冷靜下來啊,不然會後悔的!」琉鈴在電話那頭慌慌張張地說著,我還隱約聽到了跺腳的聲音。
「應該要冷靜下來的人應該是妳吧,我才不會去自殺。」
不過琉鈴顯然沒把我的話聽進去,腳步聲仍舊非常急促,還有許多東西碰撞的聲音,看來應該是沒把電話掛斷就扔在一旁。
我甚至聽到了小阿姨和琉鈴對話的聲音:
琉鈴,怎麼了,妳怎麼慌慌張張的,還把房間弄得這麼亂?
紫、紫荊可能會死掉啊!我現在要趕、趕快回去!
琉鈴的聲音混雜著些許鼻音,她該不會是哭出來了吧。
雖然這麼擔憂我是讓我很高興啦,不過可以不要在電話那頭擅自把我殺掉嗎?
什麼,紫荊出了什麼意外嗎?讓我聽電話。
小阿姨說完就擅自接起了電話,在另外一頭激動地大喊著:「喂喂喂,紫荊,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我嚇得差點把手機摔到地上。
「我沒事啦,是琉鈴自己想太多了,請幫我說要她冷靜一點。」我摀著一邊驚嚇過度的耳朵,把手機換到另一邊耳朵。
而折騰了一段時間後,電話總算回到琉鈴手中。
「妳在想什麼啊,我怎麼可能會因為那種事情去自殺。」我沒好氣地說著。
「可、可是紫荊是姐控吧,如果大姐嫁人的話,你就不想活了吧?我不要這樣,我不要紫荊死掉啦!」
平常那麼傲嬌的妹妹,今天竟然坦率說出自己的想法,也算是奇觀了。
「我才不會因為這種事情想不開,我都說幾遍了。」
「真、真的嗎?」琉鈴發出了吸鼻子的聲音。
「真的真的,我會好好活著的,總之請妳不要再擅自把我殺了。」
「知道了啦,沒事就好……」
沉默了幾秒鐘後,琉鈴再次開口:「對了,那個,紫荊打算怎麼辦,該不會就這樣看著大姐嫁人吧?只是,我覺得還是要尊重大姐的意見,畢竟戀愛這種事情我們沒辦法干涉,而且我相信大姐不會因為結婚就拋棄我們的。」
「我當然知道大姐不會那樣,我只是不放心對方。萬一對方是個爛人的話,我們一定想辦法讓大姐離開他。」
「說得也是呢,就算姐控再怎麼嚴重,我想紫荊也不會無緣無故阻擾對方,如果是好人的話,紫荊一定會給予祝福的吧。」
琉鈴竟然這麼率直地稱讚我,看來她也成熟了不少……不過很可惜,我完全沒有她想的那麼偉大,反正我就是一個心胸狹窄又幼稚的姐控。
「妳說錯了,如果對方是好人的話,就是要被發卡!我絕不允許明明和我一樣是好人的傢伙卻沒有領過好人卡,我要向他宣戰!休想在我面前登上現充的頂點!」我忍不住握緊了拳頭。
「這明明是去死去死團才會有的臺詞吧,啊,真是的!紫荊真是姐控到無可救藥的地步了。」電話那頭再次傳來跺腳的聲音。
「謝謝稱讚。」
「我才不是在稱讚你……唉,月見也真是可憐……」琉鈴嘆了口氣。
感覺好像之前星語也說過一樣的話,這到底和月見有什麼關係啊?
我忍不住問道:「這又關月見什麼事了?」
「真不知道該說你是幼稚還是遲鈍,沒事啦,我要掛電話了,之後確認好出發的時間我會再打給你,就這樣。」琉鈴說完便掛了電話。
「她在搞什麼啊,說一些奇怪的話,然後又自顧自掛了電話……」

大姐回國的隔天,我和琉鈴都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她便擅自決定明天要帶我們去見那個男的。雖然強硬的大姐很吸引人,也很帥氣,但一想到要和那個渾球見面,心情實在好不到哪裡去。
隔天,我們四個人約在老家附近的咖啡廳,大姐一看到那個股間聳立著汙穢巴比倫塔的男人,便熱情地揮手。可惡,看我用薙刀斬斷那邪惡的東西!
「明明有我就夠了,為什麼要跟那樣的男人……」我咬著衣袖,怒視眼前的陌生男子。
「別咬我的衣服,笨蛋紫荊!」琉鈴抽回袖子,然後踢了我的小腿。
進到店內後,我和琉鈴坐在一起,對面就是大姐和那個傢伙。(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我如果連在心裡稱呼對方是大姐的男朋友,那我就輸了。)我用手遮住一邊的眼睛,只專心看著大姐。
大姐今天穿著一件淺藍色的雪紡洋裝,兩邊的鬢角都綁成了三股辮,這是大姐最常綁的髮型,非常適合她,而水潤的大眼睛直勾勾盯著我看,淺紅色的酒窩與白皙肌膚讓人無法輕易離開視線。啊,我的姐姐果然是女神!
正當我這麼想時,一旁的琉鈴不知為何突然踢了我一腳。
「幹嘛踢我?」我轉過頭質問她。
「沒什麼,只是覺得很不爽而已。」她用手撐著臉頰,看著窗外,背對著我說道,不知道又在發什麼神經。
我們面前放著四杯咖啡和四杯開水,卻沒有一個人主動拿起咖啡杯或是水杯,也沒有人打算先開口緩解這個沉默氣氛帶來的不協調感……
這時,我發現琉鈴把視線從窗外移到水杯上,認真地盯著,然後冒出了一句「水見式測驗」,讓我忍不住笑了一聲。
「怎麼了嗎,小紫。」
「沒、沒事,我什麼都沒有說。」我連忙否認。
不過有可能是因為琉鈴跟我都開口了,尷尬的氣氛稍微減緩了些,於是大姐正式地將男朋友介紹給我們認識。
「重新介紹一下,他是賈葉,賈寶玉的賈,樹葉的葉,是我的男朋友,也是你們未來的姐夫;葉,他們是我的弟弟紫荊和妹妹琉鈴。」大姐一反常態地不用暱稱稱呼我和琉鈴,而聽到男朋友三個字時,我的身體不禁震了一下。
「你們好,我是賈葉,可以叫我葉哥。」他稍微起身,向我們兩個點了點頭。
眼前的男子留著黑色短髮,五官非常整齊,襯衫隱藏不了的結實身材、小麥色的肌膚給人一種健康的感覺,總而言之就是個和我完全不同類型的人。
原來大姐喜歡這種型的嗎……現在明明外表纖細的草食男子比較可愛。
為了避免讓其他人誤會我對眼前這個男的有任何一丁點興趣,我連忙把頭撇開,看著坐在我對面的大姐。
「我是琉鈴,之後要升國三……」琉鈴說完,湊到我耳旁說道:「紫荊,快點向人家打招呼啊,不是你教我做人要有禮貌的嗎!而且如果你真的喜歡大姐,不管這個人會不會和大姐在一起,你都要保全大姐的面子吧。」
對啊……我到底在做什麼,身為一個姐控,我怎麼能做出有損姐姐顏面的事情!沒想到我竟然讓琉鈴反過來教我,真是太不應該了。
我低著頭,抿著嘴唇,想辦法讓它上揚。就算是苦笑也好,總得露出笑容才行。
掙扎了一段時間後,我抬起頭,皮笑肉不笑地看著對方。
「我、我是紫荊,準備升高三,之、之之後要請你多多關照了。」
剛做完自我介紹,對方立刻把臉靠了過來。
「高三嗎?那一定很辛苦吧,有想過未來要考哪所大學和什麼樣的科系了嗎?」
這個人是怎麼回事,我剛剛明明擺出一副充滿敵意的樣子,為什麼他還能裝得這麼熱情?
啊,我懂了,是這樣吧,趁大姐在時故意裝親切好幫自己加分,但我是不會上當的。
「呃……暫時還沒想到,只是先考慮念書而已,成績不是很好呢。」
「既然這樣,我工作的補習班有推出幾個學測前衝刺班的方案,看在你是明璃弟弟的分上,我可以幫你壓到五折。」那個男的邊說邊從公事包裡拿出了幾張傳單。
原來是想推銷啊!
「這麼快就混熟了,不愧是葉呢,那我先去一下化妝室,你們三個人慢慢聊吧。」大姐說完便起身離開。
等等,這不是混熟,我只是被強迫推銷而已,大姐,不要走啊!
但大姐聽不見我的心聲,頭也不回地走了。
大姐不在,我也沒興趣虛與委蛇了,用手撐著臉頰,另一手輕輕地敲著桌面。琉鈴同樣不說話,繼續靜靜地盯著水杯。
就這樣沉默一段時間後,那個男的先開口了:「娶到你們的姐姐,我真的很幸福呢。明璃長得漂亮,個性隨和,應對也得體,擅長各種家事,有時候都讓我懷疑這麼棒的人真的存在嗎……」
雖然他說的是事實,但是既然是他說的,那麼對錯都不重要了。
「話別說得太早,你還沒娶到大姐呢……」
「我會娶到明璃妹妹的。放心吧,紫荊、琉鈴妹妹,我也一定會讓你們過上好日子的。」他自以為誠懇地說著,但我卻只覺得他很輕佻,而且總覺得他的說話方式好像某個變態……
「別騷擾我妹和我大姐,你這個讓人火大的輕佻男!我的姐妹只有我能夠騷擾……不是,是疼愛!」
「你是故意說錯的吧!」
「決定了,我要向你宣戰,如果你輸的話,就跟我大姐解除婚約!」我站起身,指著他道。
這時,我注意到其他的客人都在看我們,但是為了保護大姐不被這個補習班推銷員拐走,我一定要打倒他。
「……還真的說出口了,紫荊這個笨蛋!丟臉死了,真不想承認我是你妹。」琉鈴雙手掩面,不願意正視哥哥的英姿。
「宣戰?遊戲嗎?我也喜歡玩遊戲喔!這是我的名片,如果想一起玩遊戲的話,可以打上面的電話找我。」那個男的打開公事包,拿出一盒名片,遞了一張給我。
這個人是不是誤會了什麼啊,我是在向他宣戰耶,氣氛應該要緊繃一點吧!雖然心裡這麼想,我還是接過了他的名片,反正可以拿來釘在稻草人上。
「喂,你有聽懂我在說什麼嗎?這麼草率地答應是看不起我?」
「嗯?你不是想找我一起玩遊戲嗎,我當然很樂意啊。」他露出燦爛且單純的笑容,讓我無法直視。
怎麼辦,跟這個人比起來,我的心胸實在太狹窄跟灰暗了……
不行,為了大姐,我不能認輸!
這傢伙似乎完全搞錯了我的意思,不過既然他接受了我的宣戰,那接下來不管發生什麼事,可就不能怪我了。
「兩個人都是笨蛋啊……」琉鈴嘆了一口氣,搖頭道。
這個時候,大姐剛好從化妝室回來,看著我們高興地說著:「你們的感情變得這麼好了啊,不愧是葉,果然很擅長和小孩子打交道。」
小、小孩子,原來我在大姐眼裡還是小孩子嗎……
「大姐也是遲鈍過頭了呢,原來遲鈍是會遺傳的嗎……」琉鈴看著手中的咖啡杯,喃喃說著。
「嗯?鈴鈴剛剛說了什麼嗎?」
「沒事,別在意。」琉鈴說著,喝了一口咖啡,「唔,好苦!不過,倒是和眼前的狀況挺相襯的。」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