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61-窗影物語~兄弟與幽靈房客~02-封.jpg

書名:窗影物語~兄弟與幽靈房客~02
作者:上絕
繪者:尤石馬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5/09/16 第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1912

年齡差X保護欲X同居中=史上最有愛兄弟檔
相依為命的兩人,該如何面對接踵而至的考驗?

兩人一影的同居生活逐漸步入蜜月期(?),
除了偶爾被惡作劇的鬼魂嚇到的弟弟顧秀瑛,
外加怕寂寞、愛吃甜食、身兼半隱形警衛的窗影,
還有新房客──兩隻異常聰明的小貓,
原本的幽靈居所早已成為范景琛的歸屬,熱鬧而溫馨。
一件突發的自殺事件,卻生生打破了這份平靜。
亡者託夢,范家兄弟偷走了他最珍貴的收藏,
若不交出,他們最珍視的事物,將會染上腥紅……

第一章 暴雨之夜
暴雨傾洩而下,強風穿過巷子帶出鬼哭神號般的可怕呼嘯聲。夏季最不缺的就是午後雷陣雨和颱風,從下午六點新聞公布了陸上颱風警報後,不過四個小時,風雨已經橫掃了整個北部。
顧琇英坐在和室內擔憂地看著紙門。「真的不會被打壞嗎?要不要換玻璃的啊?」他看著把厚木板立起隔在拉門外的范景琛,他完全不知道那幾片木門是從哪裡變出來的。
裝好厚木板,范景琛已經一身濕了。那幾片厚木板是他請裝潢師父做的,一片要價都不便宜,他當時很喜歡這個和室,不想為了颱風而把這裡給改掉,所以在延伸出去的木廊道上留下能夠安裝木板的軌道。
只要颱風或者雨大一點就可以把木板架上去阻擋風雨。
回到屋內,風雨聲小了很多。范景琛脫掉隨意披在身上的雨衣,拿過衣架掛在廊道上。
「這樣就好了,玻璃門破了更麻煩。」他淡淡地說著,接過顧琇英遞過來的毛巾擦拭著半濕的頭髮。
距離玉屏那件事已經快一個月了,在那之後,他們的關係緩和許多,不過想要完全相親相愛彼此友愛……還是砍掉重練比較快。他們現在頂多就是互動中不那麼劍拔弩張。
顧琇英在這裡生活也顯得自在很多,沒有一開始那麼拘謹小心。
范景琛開學後開始了課業打工兩頭燒的生活,他還得算好時間快點回家煮晚餐,早上出門前得準備早餐,還要幫弟弟簽聯絡簿盯他功課,有時候巴不得把自己剖成三瓣來用。
他一直都是秉持著早點吃苦晚點才能享樂的原則,因此在一年級時就把可以選的課都選了。為了平衡課業和零用錢,他選擇在校內做一週限定四十小時的工讀,這樣他也不必面臨中間空堂的尷尬,直接安排去打工就好。
充實,卻也苦不堪言。
抱著抽獎得來的筆電看影集,插了塊蘋果塞進嘴裡,顧琇英百無聊賴地趴在大抱枕上。
范景琛那個可恨的幸運兒!
不過喝了一瓶飲料,把瓶蓋寄回去,就抽到了。
不得不說范景琛的運氣真的很好,像考英檢,他說看不懂的就瞎猜,居然給他矇過了高級檢定,所以大學可以免修英文。
瞪著筆電螢幕,他想到范景琛從小到大的各種好運,想想人生真是不公平。
「好好坐著,這樣趴著很難看。」范景琛唸了一句。
顧琇英白了他一眼。「不要這麼愛管好不好!」轉回頭,繼續看影片。他家可憐兮兮沒電視,平常的娛樂就是「讀書」、「讀書」、「讀書」,因為颱風偷到一點閒,不然他現在應該是要做評量的。
拜託,颱風天就是要懶洋洋躺在沙發上看電視啊!
屋外不間斷的大雨和風聲,還有轟隆隆的雷聲,在屋內卻是那麼溫暖安心,顧琇英很理所當然地享受這難得的偷閒。
一陣強風颳過,顧琇英驚懼地瞪著被風刮得微微顫動的木板,他一度以為懷疑房子會被掀翻。彷彿聽到屋外傳來淒厲的吱嘎聲,好像梁柱要斷裂般地令人毛骨悚然,他害怕地起身左右張望。
「房子沒事吧?」顧琇瑛對著正在看書的哥哥喊道,一臉緊張。
「梁柱有特別加固,地板下面也有用水泥打地基,不會有事的。」范景琛淡淡地說,對弟弟的神經兮兮保持一貫淡然。
顧琇英還是一臉懷疑,緊張地直盯著庭院。
窗影不知道哪時候摸了過來,偎在范景琛身邊。「這次的風好大,真是奇怪。」
「颱風天本來就這樣。」范景琛說道。
「我倒覺得不太對喔。」窗影抬頭看了眼天花板,目光深遠。「好像有誰在上面打架。」
「妖怪?」顧琇英睜大眼。
「不太像是。」窗影答。「所以有點奇怪。」
話落,一道宛若龍吟的雷聲響徹天空,震得他們屋子哐啷作響,范景琛慶幸他們家玻璃都不大塊,不然真的會被震破。他起身走上閣樓,那裡可以更清楚地看見天空。
顧琇英看著哥哥的背影有點不安,也跟了上去。
范景琛站在窗前往上瞭望,在路燈的照明下,天空中厚重的雲不停湧動,大風一吹,一道青紫色雷電奔馳而過,天空霎時大亮。
雨像是大戰的金鳴鏗響,劈里啪啦絲毫不停歇。
窗影不說還沒有感覺,被他一講破,他們也覺得上面可能有什麼東西在打架,沒看過颱風天是這樣的。
看著天空異象老半天,也看不出半點端倪,范景琛拍了顧琇英肩膀一下,示意他一起下樓,別待在這裡浪費時間。
當他們一起下樓時,窗影還在抬頭看著,似乎對有人在這裡打架感到不太高興。
范景琛才剛要坐下來繼續看書,一道彷彿要把世界都給震醒的雷聲磅礡而出,他甚至感受到地在晃動。
只見顧琇英慘叫一聲,沒用地蹲下身摀著耳朵,身軀微微顫抖著。
范景琛快速地越過他到窗前,又一道雷落了下來,他瞳孔收縮,強烈的白光讓他眼睛一陣刺痛,差點以為要被落雷劈死了。
那道白光卻像是被什麼彈開似的,打在斜對面的自來水公司上,瞬間升起熊熊烈火。
窗影憤怒極了,他瞪著天空中正在纏鬥的兩個傢伙,她是故意把雷往屋子這裡打的!
從氣息上能感覺得出來,是琇英被鬼纏上那天出現的女人。
她怎麼又來了?到底想幹嘛?
窗影怒火一起,反手握住召喚出來的閻魔朱厭,瞪著空中不停交纏的兩股勢力,在范景琛阻止前就衝出家去了。
他討厭那個用雷電的女人,非常、非常討厭!他不會讓她再次搗亂!
窗影極快地閃身出去,閻魔朱厭的光芒在黑暗中連成一線,黑紅色的燄光直取天空中纏鬥的其中一名白紗女子。顯然女子沒料到窗影會主動出擊,攻擊的動作緩了一下,但很快便反應過來,一手雷錐揮開窗影的攻勢,另一手雷錐又攻向原本的敵手。
使風的身分不明者手持大鼓,身影彷彿被重重霧氣包圍,令窗影無法看清。秉持著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窗影配合對方攻擊的節奏開始追擊,那人似乎也有意和窗影合作,並沒有阻撓或排斥窗影的動作。
白紗女子一次對上二人也難有餘裕,雲上無雨,使得窗影的火焰更加猖狂,星羅棋布的夜空深邃而遼闊,女子看了看窗影。「既然你在這裡,就不該再多做掙扎。」
窗影聽不懂她的意思,他一直都沒有掙扎、乖乖待在這裡不是嗎?
「我聽不懂,妳給我滾!我討厭妳!不許再過來!」
女子搖搖頭,看著窗影道:「所有事都是因你而起,下面的兩……」她話還沒說完,強大風壓逼面而來,阻斷了女子的話語,也將她逼退數步。
「妳是誰?」持鼓使風的來者問,從聲音聽起來應當是個年輕人。
「你又是誰?」女子問。
青年笑了一下。「我不過路過這裡就被妳攻擊,我才想問問哪裡得罪妳了。」
「你的來意,我心知肚明。」女子冷哼。
「夠了!少說這些我聽不懂的話。」窗影憤怒地大叫,神色充滿戾氣,與平常嬌憨模樣完全不同。「我再說一次,這是我的地盤,沒有我的同意誰都不准亂來。」他刀鋒指向女子。「尤其是妳!」
女子淡淡看了窗影一眼。「我不會放任秩序錯亂。」
窗影覺得莫名極了,這女人到底在說什麼?但他不管了,反正他現在腦子也沒多好,想不通的就別想,把人趕走就對了,就像以前那樣!
如此想定,窗影一動,手上長兵劃過強烈火焰,點點鳳尾蝶般的火光上下舞動。
女子似乎忌憚那些火焰,並不正面迎戰,只用落雷不停干擾窗影的攻擊。
對雷電,窗影發自心底的厭惡和畏懼。
那會讓他想起非常不好的事。
沉下臉,火焰變得更加旺盛,像是要將天空焚盡一般,巨大火焰有如鳳凰展翅般遮覆了眼前一切,那不只是窗影的怒,也是他的懼。對於害怕的東西,最好的方法就是摧毀,消失了就不必害怕了
女子全神貫注面對窗影的火焰,雷電與火的撞擊迸射出強烈火光,在他們腳底下的雲瞬間被打散,露出了清澈天空的一角。
窗影被震退數步,他緩住身影還要再攻時,只見青年突然出現在女子身後,趁女子還沒緩過來時狠狠重擊她的身軀,將她打落下去,青年隨之追上。
窗影眨眨眼歪了歪頭,那一下應該很痛,那位奇怪的阿姨大概沒時間找麻煩了?
那他要回家了。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