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63-抖M的半吸血鬼-單封.jpg 

書名:抖M的半吸血鬼01 從精神M變成肉體M
作者:哈皮
繪者:水佾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5/10/01 第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1486

潛力新人哈皮╳東港之櫻知名繪師水佾
聯手呈現變態又色色的吸血鬼物語
★首刷限定!附贈彩色人設頁
★內附精緻插圖


啊啊,亞麗莎大人,
請更用力地踩我吧!
--
某便利商店今天又迎來了奧客。
「說是免費換購還要我付錢?不要臉的臭騙子!」
「這是官方規定……」
「不要找藉口,垃圾蛆蟲!」
「不行,我忍不住了……拜託再狠狠罵我吧,女王♥」
當抖M男大生遇見了命中注定的抖S吸血蘿莉,
開啟了塵封多年的尾行技能,
在他面前展現的未來,將是獠牙以及死亡!
──這就是一切故事的開端。

第一章 精神M最適合做服務業


「這個涼麵的醬包裡為什麼有雜質?黑黑一點一點的?」眼前的阿姨看起來三、四十歲,穿著老氣的桃紅上衣搭黑緊身褲,臉上抹著大濃妝。她手裡拿著涼麵,正以歇斯底里的語氣和高分貝的音調質問我:「而且快過期了還擺在架上?這個醬包就是因為壞掉了才會有黑點對吧?如果害客人不小心吃到拉肚子,你們要怎麼負責?你說啊!」
啊啊,果然今天也來了,不知道接下來她會怎樣罵我呢?
「您說的是。」我微笑著,眼角瞥見幾個不想惹麻煩的客人把商品放回架上,然後悄悄地走出去。
「不要笑,你說要怎麼辦啊!」她把涼麵摔到桌上,塑膠盒的邊角凹了進去。「連豬都知道該怎麼回答,難道你不會嗎?」
喔喔喔喔!雖然傷害力不高,但是很棒啊!
我盡量壓抑嘴角,才沒有笑得太超過──根本是忍耐力大考驗。
可、可惡,如果她等等用破壞力更高的話來攻擊我,我恐怕就忍不住了,我一定……會笑出來啊!
「說話啊!豬嗎?你媽生腦袋給你是幹什麼用的?」
「不、不好意思……」忍笑實在太痛苦了,讓我講話有些結巴、聲音有些顫抖,看起來就像是被罵得發抖。「這是公司規定……所以、所以我們會在半夜十二點……正式過期、過期的時候才、才會下架。」
「十二點才下架?不會太晚了嗎?這個黑點明顯就是壞掉了啊!」女人連續拍打桌子,重新拿起那盒可憐的涼麵,指著我的鼻子說:「客人吃到拉肚子怎麼辦?」
「小姐……那個黑點是芝麻醬包的黑芝麻,不會拉肚子……」
她頓時語塞。
然後現場就這麼沉默了數十秒,彷彿還能見到烏鴉啊啊地從她頭上飛過。
「請問您還有什麼需要……」
「我要客訴!」她尖叫著打斷我的話,並且放出大絕招。幸好剛剛客人見苗頭不對都已經走光了,所以我沒有阻止她的叫囂。「我絕對要客訴你!你這個垃圾店員!」
「因為芝麻醬包裡有芝麻所以要客訴我嗎?」我笑著反問。
喔喔,怎麼辦,我好興奮!
「那可不可以請您順便客訴香菸裡有尼古丁、飯糰是用白米做成的、雞腿便當裡有雞肉、柳橙汁裡有果粒、巧克力麵包裡有巧克力呢?」
「你、你!」女人臉部出現一抹遠遠壓過她腮紅的血紅色,她瞪著眼、咬著牙,就像母夜叉一樣,彷彿隨時都會撲上來將我生吞活剝。
「我、我一定要客訴你!你給我記住!」丟下涼麵,她一面往外走一面咆哮:「你給我記住!」
欸、欸欸?這樣就沒了?
我失望地嘆氣,同時明白到「期望越大失望越大」的真諦。
或許我可以期待一下總公司的電話?不過大概不會有吧,那個女人不管怎麼看都只是單純的找碴,算一算她已經連續來了三天。
「喔?終於走了啊。」櫃檯左後方往後場的門突然打開,店長頂著一頭亂髮、滿臉鬍碴地走出來,他臉上掛著爽朗笑容,拍拍我的肩膀:「家昂,真是辛苦你啦!」
他打了個呵欠,嘴裡飄出重重的菸味,我馬上捏住鼻子向後退。
店長李正龍,二十九歲、身材高䠷、單身,精確地說他是前不久才回復單身。因為被甩的緣故,他最近菸抽得特別凶。
「你剛剛在後面幹嘛?」
「嗯?點貨啊!」店長哈哈笑著試圖帶過問題。
我沒回應,只是盯著他。
他越笑越尷尬,笑聲越來越無力,直到再也撐不下去了,才承認自己的罪刑。「唉呦,看到那個貪心鬼當然要躲啊!我看你應付她還滿順手的,就放心到後面抽菸囉。」
「貪心鬼?什麼意思?」
「噢,對了,你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客人。你先回想一下,她是什麼時候開始來盧的?」
「我記得是三天前?」我仔細想了想,說道:「第一天抱怨關東煮的湯,第二天抱怨茶葉蛋的茶葉,然後今天是涼麵。前兩天都是我交班時來的,今天比較晚一點,我當班的時候來……這有什麼關係嗎?」
「沒關係。」
「……我可以打你嗎,店長?」
「當然不行。別用那種眼神看我啦,你自己猜錯的。」店長一臉無辜地向我眨眨眼:「和活動有關。」
「活動?」我連忙看向店裡的宣傳。咖啡買一送一、飲料第二件半價以及──
「為了黑白兔的瓷盤和瓷杯?」
「沒錯。黑白兔的活動大概一年一次,每年舉辦黑白兔集點活動時,那個客人就會跑來鬧,目的就是要多拿幾張貼紙。她已經這樣做好幾年了,你是去年的活動結束後才進來的,所以不知道。」
「真貪心。」我的嘴角微微抽動,這樣的事情我第一次聽說。
「其他地方也有類似的情況啦,沒很多就是了。」店長無奈地聳肩:「我已經有好幾個員工被她罵走了,沒想到你居然撐得住,你根本是天生當店員的料,救星啊!」
他開心地拍拍我的肩膀,這讓我的心情非常複雜。
我是為了被罵才會這麼拚命的耶……雖然我知道我這樣很糟糕,但是那種快感真的會讓人無法自拔。
如果有人要我寫自我介紹,我大概會這樣寫吧:
林家昂,十九歲,黑框眼鏡宅男,相貌普通,屏東科技大學森林系一年級升二年級,體質相當糟糕是個精神M。
至於養成這種體質的原因,和我生長的家庭有很大的關係。
我原本是以逃難的姿態,狼狽地從北部跑來讀南部的學校,希望藉由遠離家裡治好這個詭異體質,但沒想到跑來超商打工反而讓我的「病情」加重了。事到如今我已經放棄治療,徹底地享受被罵的樂趣和快感。
突然覺得自己的糟糕程度不能用言語形容……
「叮咚!」自動門的門鈴聲突然傳來,我和店長反射性地歡迎客人,然後不約而同地愣了愣。
進門的,是一個看起來約十四、五歲的可愛女孩,她一頭及腰的烏溜長髮綁成雙馬尾,看起來保養得宜且充滿光澤。從她深邃標誌的輪廓看得出來是外國人,如同瓷器一般的雪白肌膚、精緻的五官配上一對惹眼的紅色瞳孔,讓人忍不住多看她幾眼。
那是……角膜變色片?
她的身材非常嬌小,目測不超過一百五,衣著打扮和她那對紅色雙瞳一樣惹人注目。她戴著白蕾絲花紋的黑色頸圈,穿著標準的黑色歌德蘿莉服裝,腰上的深藍色馬甲腰封襯托身體曲線,過膝黑長襪和飾有黑色蝴蝶結的黑色長靴包裹住纖細雙腿。
這身裝扮相當地適合她,我的目光不禁被她牢牢吸住。
可是不管再怎麼合適,她都和這個平凡的便利商店格格不入,而且渾身上下散發出生人勿近的氣息。
那張可愛的臉緊繃著,一副「靠近我就要你死」的模樣,讓人忍不住的打了個冷顫。
好、好棒!糟糕……
我連忙打散故意惹她生氣的念頭──總覺得要是「不小心」撞到她,一定會遭到非常慘烈的言語攻擊,而且還會給店長找麻煩。除此之外,她手上拿著一把黑色洋傘,說不定會用那當武器攻擊我。我對肉體上的攻擊敬謝不敏。
女孩將陽傘放在雨傘架上,便拐進糖果餅乾的置貨區。
「家昂。」店長突然推了推我的肩膀,低聲說道:「感覺很難應付,就交給你了!」
「……喂!」
店長這次毫不掩飾地拿出香菸,徑直鑽進後場。
女孩此時回頭從門口的地方拿起購物籃,又拐回去開始選購。
女孩子似乎都很享受購物的過程,無論是哪種購物。她的臉色隨著購物的時間有所變化。
在進門的A走道時她繃著臉,一副敢惹我就要你好看的模樣。
在B走道時她的神色輕鬆了不少,或許是因為拿了很多甜食的緣故。
在C走道時她的臉上出現一抹淺笑,就像有陽光灑在她身上似地愉悅自在。
在D走道時她甚至哼起歌來,彷彿看得見她身後一朵朵盛開的粉紅小花。
而我暫時沒有事情做,只能站在櫃檯等她。等待本來是一件枯燥乏味的事情,但一想成這是放置Play的話就有所不同了。
她在A走道時我無聊地打個呵欠。
她在B走道時我感到怦然心動。
她在C走道時我開始興奮起來。
她在D走道時我拚命壓抑著暴動的嘴角。
啊啊,拜託,久一點,拖久一點!放置Play萬歲!哈雷路亞──!
突然間一陣劇痛從我的手指傳來,瞬間將我拉回現實,還因為被攻擊的末梢神經而痛得叫出聲。
我連忙抽回手指,然後發現攻擊我的凶器是裝得滿滿的購物籃,至於凶手──
「結帳。」女孩用著如同風鈴般清脆好聽的聲音說道,雖然她看起來像外國人,但是說話絲毫沒有外國口音。「笑得很噁心的店員。」
她用鄙視的眼光看著我。
這、這是超完美的羞辱啊啊!這種天生就適合鄙視人的眼睛和充滿厭惡的語氣……!
我忍不住要歡呼出聲,但我馬上摀住嘴巴,緊張地看向眼前的女孩。她微微瞇起血紅色的雙眸,就像看著外星生物般打量著我。
我頓時冷汗直冒,連忙把臉別開。我感覺到心跳加速、呼吸加重、身子忍不住地打顫。
糟、糟糕,我現在好想撲上去,把臉埋進她平平的胸口,大聲誇獎她平坦的胸部,然後被她用鄙視的眼神和好聽的聲音狠狠地痛罵一頓。
奇怪,為什麼……我從來沒有這麼渴望被誰罵過,但居然對她……她該不會是我所追求的最棒S吧?
「你到底要不要結帳?」她的語氣聽起來更加不悅。
我大力地嚥下水,深吸一口氣,調整好心情才轉頭──但一見到她那對不耐煩又帶著鄙視的可愛臉蛋後,我的嘴角又忍不住失守。
真的不妙啊啊!
我連忙把視線集中在商品上,拿起條碼槍掃商品的條碼,但我的視線還是不受控制地往女孩身上瞟去。我瘋狂地想被眼前的女孩蹂躪一番!
不行、真的不行!可惡,為什麼這個女孩子這麼吸引人!
我不停地吞口水,背脊上的汗水狂冒,心臟就像快要撞破胸口出來見人。我加快結帳的動作,恨不得早點結束這樣的地獄。
地獄……地獄好棒!地獄Play啊啊──不對,我在想什麼!
我馬上把專注力放在女孩買的商品。
女孩很喜歡甜食,滿滿一籃的商品有八成以上是糖果或是甜餅乾,同樣東西的就拿了好幾個。剩下的是三本女性向雜誌、一本少女漫畫,和促銷中的飲料四罐,連飲料都挑很甜的那種。
「一共是兩千四百三十七元。」我盯著電子螢幕伸出手,連看她一眼的勇氣都沒有。我知道看了我一定會失控,光是用想像的就已經瀕臨崩潰。
但我沒有接到錢。
我又多等了幾秒,不斷踢走「這是放置Play」的念頭,用眼角餘光看向她。她垂著頭,一副在思考什麼的模樣。
喂、喂,不會是錢帶不夠吧?
我在超商打工將近一年,曾經碰過兩次這種假裝錢不夠的傢伙。第一次傻傻地讓客人賒帳了,想當然耳對方根本沒有再回來,我只能摸摸鼻子,自掏腰包。
嘖嘖,這種騙人辛苦錢的傢伙根本垃圾。
「小姐?」因為想起不愉快的事情,我的口氣不怎麼友善,也變得能直視她了。
「嘖!」她帶著殺氣地瞪了我一眼,明顯在嫌我礙事,打亂了她的思緒。「閉嘴!」
好、好棒,好棒啊啊!
好聽的嗓音搭配怒罵,爽得我差點喘不過氣來。我連忙搓搓臉、搖搖頭,深呼吸了數次,然後重新站起來、掛上微笑。
「小姐,請問要結帳了嗎?」
「囉嗦,反正又沒人在排隊!」說著她雙手抱胸,鼓起小巧的臉頰,不滿地哼了一聲。
天啊,這態度真的太棒了!加上她長得這麼可愛脾氣卻這麼糟糕……不只是反差萌,還是奧客中的奧客,根本是我心靈的綠洲啊啊!
「……貼紙……」女孩的口中突然吐出名詞。
「什麼?」我疑惑地微微歪頭看向她。
「我這樣能拿多少貼紙啦,白痴!」女孩似乎是難為情地微微垂下頭,雙手不安分地拉著裙襬的白色滾邊,無辜的大眼盯著滿桌的商品,模樣純真得就像是個孩子,和方才大相逕庭。
好棒,太棒了!叫我葛格吧拜託!
我從未體驗過這種怦然心動的感覺,而且我知道,這和M體質一點關係都沒有,她根本是我所碰過最讚的客人啊啊啊啊!
或許是等了太久,她可愛的模樣瞬間瓦解,凶狠地瞪著我,纖細的手指氣勢十足地指向一旁的黑白兔集點活動看板。
我馬上看向電子螢幕。
「活動是消費七十九元可得一點,之後每三十元多一點。」我反射性地說明規則:「您的消費金額可以得到七十九點。」
「那我可以換多少個這個?」女孩直接把問題丟了出來,同時間我見到她的雙眼發亮。
「兩種方案,一種是四十點免費換,另一種是六點加一百五十元免費換購。」
「你說什麼?」女孩的音調拉高。
「怎、怎麼了嗎?」我嚇了一跳。
「騙子。」女孩惡狠狠地瞪著我。
啊,好棒……不、不對!
「為什麼說我是騙子?」
「都加錢買了還說是免費換購,這不是騙子嗎!」女孩一手扠腰、一手指著我,眼神相當嚴厲,就像發現犯人的警官。
我馬上把集點卡拿出來看,上面的說明和我剛剛所說的一字不差。
據我所知,從超商舉辦集點活動開始,無論有沒有花錢加價購,都是用「送」或是「免費」這兩個詞──既然是「送」和「免費」,那為什麼還要掏出新臺幣?
我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能看了看集點卡又看了看女孩。
「這個,我也不知道。」我攤手,放棄思考這個艱深的問題。
「所以每六點就要給我一個!」女孩微微挺胸,理所當然且理直氣壯地說道。
「等等,那一百五十元誰出?妳怎麼得到這個結論的啊?」我的嘴角微微抽動。
「當然是騙子出啊!」女孩哼了一聲,不假思索地回答。
「……妳想要總公司幫妳出這筆錢?」
「騙子,敢做不敢當的小孬孬!」她的語調加重,面無表情、銳利的視線瞪著我:「你怎麼不乾脆從地表消失算了?」
嗷嗷,好、好棒!為了被罵故意那麼說是正確的!
「小姐,妳饒了我、我吧,我錢包裡沒有那麼多錢。」我再也壓抑不住我的嘴角,講話的聲音還有些顫抖。
「你別笑得這麼噁心!」如同看到發臭廚餘般的眼神投來,「管你要去賣血賣肝還是賣腎,總之就是你要出,騙子!」
「家昂……」店長的頭突然從後場的門後探了出來,瞬間把我嚇醒。他的嘴角微微抽動,想必是從後面的監視器看到一切經過,但他沒有多說什麼,默默地將腦袋縮了回去,輕輕帶上門。
我嘆了口氣,收拾不捨的心情重新擺出專業的笑容。
「小姐,不好意思我只能按照規定喔,如果有任何意見請向總公司反應。」
「嘁。」她的嘴一扁,不滿地壓低聲音:「小氣鬼、垃圾!」
嗚……好棒!
我連忙屏住氣息,像個憲兵般抬頭挺胸直視前方,才沒有讓我的專業笑容瓦解,死守住最後一道防線。
「加錢就加錢,有什麼了不起!」
「如、如果想加錢的話……」我長吐一口氣,調整呼吸後說道:「我建議您用四十點免費換一個,剩下的三十九點用加價的方式換六個。」
「為什麼?」
「因為我們只有八個現貨。」我說著,一面把身後的櫥櫃打開。
一看到印著黑白兔圖樣的藍色紙盒,女孩的眼睛瞬間亮起來,我敢打賭如果沒有櫃檯的阻擋,她一定會整個人跳進櫃子裡搶劫。
……還真是意外地單純。
「所以我差三點?」血紅色的雙眸帶著不悅,眼神游移在我和廚櫃門之間。「再三點才能把全部都帶回去?」
她想要全包?
我愣了愣,然後點了點頭。
「給我一包九十塊的香菸。」雙手抱胸,她用著命令的語氣說道。
「呃?」
「快點,別像烏龜一樣拖拖拉拉的,還是你聽不懂人話?我.要.香.菸!懂嗎?香菸!」她催促著大力地拍了拍桌子。
我反射性地回過身──
等等!
我連忙轉回來,仔細地上下打量她。
「看什麼看,變態店員!」她像是看見最討厭的生物一樣瞪著我:「下流!你這個豬腦還不快點拿香菸!」
啊、啊斯──不對,現在不是爽的時候!
「我們不販賣菸酒給未滿十八歲的人喔!」我連忙收斂我的嘴角,盡全力擺出正經臉。
「啊?未滿十八歲?」女孩的語調拉高,微微揚起頭,明顯想要營造出高高在上的表情,但是因為身高遠遠不夠,所以她這模樣真的既可愛又好笑。
此時,我注意到她的虎牙。
又尖又長,我第一個聯想到的就是吸血鬼,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她馬上注意到我的視線,連忙閉上嘴巴,一副受到騷擾的生氣模樣狠狠瞪著我。
啊啊,她真的太厲害了!連隨便一個視線都會讓我心跳加速,根本是天生的S女王!
「這、這是法律規定的,不能怪我……」我故作鎮定地說,一面調整因為心跳加速而跟著加快的呼吸。
「真是小氣的法律!」說著,她不悅地從裙子上的口袋掏出一個有著黑白兔圖樣的錢包,然後從裡面掏出身分證,往我的臉上射來。「這樣滿意了吧,麻煩鬼!哼!」
我接住身分證,檢查上面的個人訊息。
亞麗莎.德古拉,八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生。
我看了看身分證上的照片又看向她本人,完全看不出來眼前的女孩已經滿十八歲而且還比我大。
話說,她的證件照也太凶狠了一點……
她的大頭照面無表情,搭配上紅色的雙瞳,看起來就像是在瞪人一樣。
「看夠了吧?」小女孩──亞麗莎小姐伸出手,我馬上把身分證還回去。她像是我身上有什麼病菌似地,把身分證往衣服上擦了擦。「我可以買香菸了吧,你怎麼還不動作?蝸牛嗎?臭蟲蝸牛!」
我忍著全身的酥麻感,轉身用我顫抖的手拿了包九十塊的香菸。
「亞麗莎小姐是外國人?」為了轉移被罵的愉悅感,我邊刷條碼邊隨便找個話題。
「有人准你叫我名字嗎?臭蟲噁心鬼!」她的眼神充滿敵意,一副我是什麼黏人的口香糖的模樣。
我知道我的嘴角又失守了。
不、不行,如果再惹她罵,又會把店長召喚出來!
女孩掏出四張藍色鈔票付帳,除了原本商品的錢,還包含杯具的錢。我把八個杯具組全拿出來給她,然後開始找錢。
「喂,為什麼都是藍色的?」看著眼前堆成小塔的杯具組,亞麗莎小姐瞟了我一眼,不滿地指著商品道:「不是有五種顏色嗎?為什麼都給我藍色的?」
「呃……那只是紙盒包裝喔。」
難道她完全沒參加過這種集點活動?
「要打開才會知道裡面的杯具是什麼顏色,有點像是……抽獎?」一時間我不知道怎麼確切說明這種情形,只能用相近的詞語帶過。
「所以我花了這麼多錢就是為了抽獎?開什麼玩笑!為什麼我都花錢了還不能選自己想要的東西,騙子!比麵包蟲還不如!豆腐腦!」她氣憤地鼓起臉頰,血紅色雙瞳直直瞪著我:「垃圾店員!」
她的語氣充滿譴責。
這樣的言語和視線如同一道強勁卻又不傷人的電流,將我從頭電到腳,一瞬間舒爽得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就在我快要發狂地叫出來時,店長的腦袋又探了出來。我立刻冷靜下來,店長的頭也緩緩縮了回去。
根本是烏龜……
「所以您不要了嗎?」說著我伸手要把她的東西拿走。
她狠狠地打了我的手,然後貪心地把所有杯具組抱在懷中,像是怕我搶走一樣。
「敢收走我就咬你!我又沒有說不要!」
我差點笑了出來。
第一次碰到這種讓我M得愉悅又萌得開心的客人,不知道她下次會不會再來?
我把找的錢給她,但她卻看都不看我一眼,直接在櫃檯前打開杯具駔的包裝。
第一個包裝打開,拿到了白色的杯具,她那對如同紅寶石般的雙眼瞬間亮起來。
第二個包裝打開,她笨拙地拿出裡頭的黑色杯具,然後高聲歡呼。
第三個包裝打開,裡面的是水藍色杯具,她叫了一聲,像是拿到寶貝一樣用白皙的臉頰磨蹭上頭的黑白兔。
但是現在才只是開始。老實講,她能三次都沒拿到重複的算是相當好運,至於接下來……
如我預料的,她的興奮沒有持續太久。
第四個包裝打開,她的臉色微微一沉,裡面是白色的杯具組。
她不甘心地動手拆開第五個包裝,臉上的喜悅一掃而空,裡面的杯具是黑色的。
再來的第六個包裝又拿到白色,她愣愣地看著手中的杯具組幾秒,然後凶狠地瞪向我。
我渾身一顫,連忙大力搖頭表示不知情,但似乎沒什麼用。不過我卻很壞心眼地暗自祈禱她接下來也拿到同樣的顏色。
如果又是重複的顏色,她一定會發飆吧……天啊,好期待!
第七個包裝打開,我和她不約而同地嚥了口口水,盯著紙盒的內容物──她笑了,而我失望地嘆氣。
她拿到了灰色的杯具。
「說不定妳有可能集齊一整套。」我有點不甘願地給予祝福。
「囉嗦!」她雖然嘴巴上這麼講,但還是難掩一臉的期待和興奮。如果她是小狗,一定正唰唰地搖著尾巴。
她深呼吸,拿起最後一個紙盒,鄭重其事的態度弄得我也緊張起來。
她專注地盯著紙盒,用顫抖的小手將它打開──眨眼間,她的臉色變得一片慘白,白到像是整個人的顏色全部消失,和身上的黑色服裝形成明顯對比。
裡面的杯具組,是黑色的。
就像是在嘲笑亞麗莎小姐的白皙。
我默默替她將桌上的杯具收回紙盒裡,然後放進購物袋中。
直到收完,她都像個蠟像一樣站在原地,動也不動地望著盒子裡的黑色杯具。
我將視線挪到一旁的活動展示樣品,展示組杯具一共有五款,白、黑、灰、水藍和粉紅。從一開始我就認為,開八個就想一口氣集滿五款不太可能。
這就是商人的手段,在超商打工的我常常會想這件事情。雖然對外宣稱所有顏色的生產數量相同,但每次活動總會有某一款特別難收集,而且很巧的,大家收集不到的都是相同的顏色或款式。
這次的活動,深受女孩子喜愛的粉紅色就是「地雷」。
我看向亞麗莎小姐,她一副難過的模樣,透明的液體在她的眼眶中打轉,我連忙拿出衛生紙。
「亞麗莎……小姐?」
她冷冷看向我,眼神裡包含失望、難過和憤怒,彷彿是我欺騙了她。我剛剛才體會過「期望越大失望越大」的真諦,所以我了解她的痛苦,而且她幾乎是從喜悅的最高端狠狠地摔了下來,一定比我還要難過百倍。
這嚴厲的眼神並沒有讓我的M體質發作,取而代之的是種難過的感覺。
「我說過不准你這個垃圾叫我的名字。」亞麗莎小姐粗魯地拉走櫃檯上的袋子。
四千元的商品可不輕,她被袋子拉得整個人向右傾斜,我還聽見她的手肘關節發出喀的一聲,但她卻像沒事一樣,重新調整好平衡後往店門口走去。
她的背影就像是打了敗仗的士兵,加之身軀嬌小,更顯淒涼。總覺得她如果被風吹到就會化成一堆白灰,隨風飄散。
我說了聲謝謝光臨,靜靜目送她離去。
「家昂,發生什麼事?」店長突然拍了我的肩膀,嚇了我一跳。
我仔細地將事情經過說了一遍,當然被罵了很爽的事沒有告訴他。
「喔,這樣啊?」店長點點頭,若有所思地摸著下巴,然後笑了笑:「不過家昂,你對那個女孩子有意思嗎?」
「欸?欸欸?」這問題讓我有些不知所措。
「說嘛說嘛!」店長三八地用手肘頂我的側腹。
「才沒有!」
「這樣就好,那個女孩子不是你惹得起的。」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店長話中有話。
「總之已經十一點了。」我拿出手機把上面的時間給他看,十一點零三分。「我先下班囉!」
我一面脫下制服一面往後場走去,忍耐著房內的煙味拿出我的衣服和包包,臨走前打了下班卡。
「回家小心喔!」店長打個呵欠說:「碰到奇怪的事情記得裝做沒看見,直接回家就對了。」
「哪會有什麼奇怪的事情啊!」我笑了笑,然後道別。
就在快穿過店門口時,我突然注意到傘架上的黑色洋傘,是亞麗莎小姐的東西。
盯著洋傘數秒,我一把拿起它放進包包,快步往外面走去。
……我不是為了想去討罵也不是因為我是跟蹤狂更不是因為自找麻煩會讓我很愉悅才會把陽傘送回去的!
我心底不斷默念這句話,試圖否定心底真正的想法。
但、但是……
我的嘴角又不受控制,到最後我很乾脆地接受那個念頭。
討罵萬歲!
我往亞麗莎小姐離開的方向追去,全力向前跑,沒多久就見到了她的背影,但她卻佇立在馬路邊,一動也不動。
是因為太難過嗎?
我放慢腳步、調整呼吸,想要裝作不小心偶遇,就在我準備出聲喊她的名字時,她突然回過頭。
被那雙紅色的眼瞳一瞪,我霎時動彈不得、無法呼吸,心臟像被什麼東西揪住了一般,四肢發冷,彷彿全身的血液停止流動。
怎、怎麼回事……
「別過來,會死,快滾……」
她不帶任何感情地說著,但話還沒說完,有東西倏然洞穿她的左下腹,由前而後,我看得一清二楚。
空氣頓時瀰漫著血腥味。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