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62-我的未婚妻是魔王04-封面.jpg 

書名:我的未婚妻是魔王?04
作者:紅茶君
繪者:紫御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5/11/25 第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1998

「和我約會吧北斗大人,我會努力懷上北斗大人的孩子的!」
世界吞噬者混沌的卡歐斯現身,意外牽扯到千夕所屬的千劍一族!
受到質疑的千夕,卻只是平靜地提出一個要求。
──想知道真相嗎?和我上床……不,和我約會完就告訴你。
受制於魔王級的恐怖威壓,北斗含淚同意獻出自己的肉體,
然而千夕竟不等答覆匆匆離開,從此消失無蹤?!
為了找回離家出走的魔王未婚妻,
總是不穿越的穿越者,終於向異世界進發!

第一章 Date?or Dead?

「這下該怎麼辦呢?」
放學後,北斗一個人留在自己的位置上,似乎完全沒有回家的意思。
讓他苦惱的原因,其實顯而易見。
「到底是什麼時候寫上去的……」
北斗望著打開的課本,上面的每一頁,不知道為什麼都用斗大的字體寫著「約會、約會、約會」的字樣。
不只如此──
北斗望向自己制服的內領,那裡不知何時被繡上了「約會」的紅字,還繡了一顆大大的紅心。
「這又是什麼時候繡上去的……」
北斗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幹的。
還沒完呢──
「上去個廁所好了。」
想要轉換一下心情的北斗,往學校男生廁所的方向移動。
這個時候的他,還不知道在廁所等待著他的,是更可怕的命運。
「不知道白河校長找到大流士和哈斯塔這一對師徒的下落沒有?等等去學生會問一下安潔莉娜會長好了……」
北斗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打開廁所的大門,然後──
「嗚哇啊啊!」
北斗發出有如驚弓之鳥的慘叫,一邊往後退去,差點摔在後面的小便斗上。
出現在他面前的,赫然是表情一如往常,也無歡喜也無憂,也無風雨也無晴的異世界大魔王──千夕。
「千夕?妳怎麼會在這裡,妳知道這裡是男廁所嗎!」
「知道。」
「那妳在這裡幹嘛?」
「……約會……提醒……」
「呃……妳的意思是,妳是來提醒我週末的約會嗎?」
千夕無聲地點了點頭。
「不過……這裡是男生廁所啊,而且妳已經提醒我很多次了不是嗎?」
北斗翻給千夕看他衣領裡面的刺繡。
「確實是我刺的。」
「呃,我不知道妳的手這麼巧?」
「我連你的內褲也全部繡上了。」
「不用做到這麼徹底吧!」
「……提醒……約會……」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一定不會忘記的!所以可以讓我上廁所了嗎?」
「……請慢用。」
好不容易千夕終於像個幽靈一樣走出去了,北斗被她壓倒性的氣勢所震懾,甚至忘了問她是怎麼知道要在哪間男廁提前堵住他的。
這已經超越大魔王的等級,比較像是恐怖片的幽靈女鬼了!而且還是在光天化日之下!
被嚇到尿意全失的北斗,在廁所坐了好一陣子才出來。

放學後,北斗離開學生教室,走向還在施工中的校長室大樓,想要向白河校長打聽大流士的下落,想當然耳是換來又一次的碰壁。
「我知道校長不在,不過我只是想請妳向他通報一下,身為曾經協助解救學園危機的主力英雄,這樣的要求不過分吧?」
北斗一向不喜歡搞特權或是出身那一套,但是擋在校長室入口的臨時代理校長──根本.理紗老師實在太過強硬,讓一向好脾氣的北斗也忍不住破了例。
「不是我不讓你見校長,而是校長他又失蹤了,根本沒人聯絡得上他。」理紗老師無奈地道。
「失蹤?」北斗訝異地道。
「沒錯,丟下堆積如山的公事文件,不知道又跑去哪個異世界逍遙了……明明都跟他說過了現在是非常時期,他卻把難纏的事情全部丟給我和安潔莉娜處理……就不要回來被我逮到,我一定要把他五馬分屍!」
理紗老師原本堪稱秀麗的美人臉孔,因憤怒而變得扭曲不已,簡直堪比希臘神話中的蛇妖梅杜莎。
「呃,既然校長不在,那我還是改天再來好了。」
近距離感受到理紗老師驚人的怨氣,北斗忽然想起古人說的「君子不立危牆之下」,趕緊藉故告辭。
諸事不順,北斗決定打消原先的計畫,無奈地返回家中。
「結果今天還是一事無成……不過白河校長為什麼會忽然玩起失蹤的戲碼啊?他又不是我們家的變態老爸。」他一邊抓著頭髮,一邊苦惱地道。
「是混沌幹的好事。」
「嗚哇啊啊啊啊!」
幽幽的女聲忽然從背後響起,著實又把北斗嚇了一跳。他往後一看,就見到千夕有如幽靈一般的身影。
「千夕?又是妳……妳聽過人嚇人會嚇死人的嗎?」北斗餘悸未消地撫著自己胸口道。
「嚇人?不解,我不是來嚇人的,我是來──」
「提醒我約會的!我知道,妳不用再說了!」北斗直接打斷千夕接下來的說話。
「爽約的話,要插一千隻劍。」
「這懲罰也太凶惡了吧!一般不是說要吞一千根針嗎?插一千隻劍人還能活嗎!」
「這是我們一族的,族規。」
「啊啊,果然,因為是千劍一族嗎?」
「……剛剛那是開玩笑的。」
「……」
從千夕的那張撲克臉,根本無從解讀對方的真意,當然也不知道前者是不是真的在開玩笑。
北斗搔了搔頭道:「呃,千夕,那妳要和我一起回家嗎?」
「……一起,回家。」
明明北斗只是隨便問問,千夕卻一口答應了下來。
「我幹嘛要問這種笨問題……」
「……什麼?」
北斗慌忙擺手道:「沒,什麼都沒有!」
「北斗大人今天怪怪的。」
「唯獨不想被妳這樣說啊……」他大大嘆了口氣。
「這是更年期的心理障礙嗎?」
「我離更年期還有很久!麻煩不要學西西莉雅一樣在電視上看一些冷知識,然後拿來亂用好嗎!」
「懂了。」
「妳真的懂了嗎?算了,我還是不要追究好了。」
「……北斗講話真是深奧,這就是成為大人的必經途徑嗎?」
「我想成為大人並不是這個意思……算了,我有個問題想要問妳。」
千氣毫不猶豫地回答,「我的三圍是32,22,32,身高一六五公分,體重四十五公斤,B型天秤座,還是處女,喜歡的體位是……」
「哇哇!等等!我沒有要問妳這些問題!別說下去了!」
無知有時反而是種幸福──北斗現在能體會這句話的用意了。
「我認為男女雙方的充分溝通,是婚後性福美滿的保證。」
「就算是那樣,溝通的內容也不用特意朝向某方面發展吧,而且為什麼我覺得妳上一句的某個選字好像很有問題?」北斗吐槽。
「那是北斗大人你的錯覺。」
「啊啊,算了,怎樣都好,我要問妳的問題是──」
北斗深吸了一口氣,望向千夕那張有如精緻人偶般毫無表情的臉龐。
「妳和克蘇魯教團,有什麼關係嗎?」
「……」
沉默。
北斗接著說道:「不懂是嗎?那我換個說法好了,妳和想要復活混沌的卡歐斯的人,是一夥的嗎?」
「……」
更多的沉默。
「不回答是因為不願意回答,還是默認的意思?」
這句話出口時,北斗甚至已經做好動手的準備了,但千夕給他的回答,卻還是更多更長的沉默。
「……」
就在北斗忍無可忍的時候,千夕終於開口了。
「……約會。」
「啊?」
「跟我約會,結束後就告訴你,答案。」
「妳還沒放棄啊……」
北斗不禁無力地垂下雙肩。
「……不約會,吾寧死。」
「還會引用古人名言?!」
「這是事實,如果不約會的話,我們二人勢必只能活,一個。」
「哪有可能這麼嚴重!等等──」
北斗訝異地看著千夕那張毫無表情,也毫無虛偽的臉。
「千夕,妳是不是隱瞞著什麼沒有告訴我?」
「……上床──約會完了後,自然會把一切告訴你。」
「妳剛剛是說上床吧?妳剛剛說了上床是吧!」
「那是口誤,因為我對這個世界的破音字還不熟。」
「是要什麼樣的口誤才可以把上床和約會這幾個字念錯啊!看不起人也要有個程度!」
「……北斗大人,生氣了嗎?」
「我沒有生氣!我很冷靜!」
總有一種壽命快要縮短的感覺。
「情緒起伏激烈的時候,要多補充維他命B。」
「不,總覺得我只要暫時遠離妳就沒事了。」
「所以北斗大人是暗示我該離開了?果然北斗大人一如傳聞,是對女人用之即棄的鬼畜勇者啊。」
「那完全是沒有根據的誤傳!不是事實!」
「……如果是北斗大人的話,我其實並不介意被先上車後補票。」
「都說那不是事實了!」
再這樣下去會沒完沒了!
正當北斗這樣判斷時,千夕忽然露出了像是注意到什麼東西的表情,轉頭朝某個方向望去。
那專注的神態,就像是聞到了出現在上風處獵物的野獸一樣。
「……千夕?」
北斗立刻注意到了千夕的不對勁。
「抱歉,北斗大人,我那個忽然來,不能陪你一起回家了,你先回去吧。」千夕轉過頭,用毫無起伏的聲調對北斗道。
「呃,妳用這麼拙劣的藉口,我反而不知道要從何吐槽起才好……」
「北斗大人能懂得女人的不便真是太好了,不愧是長年習慣在女人堆裡打滾的鬼畜勇者。」
「不,我什麼都還沒說……而且都跟妳說過不要擅自加一堆莫須有的設定在我身上了!」
「……那麼,北斗大人,晚點見了。」千夕輕輕點頭,逕自離開。
「還是一樣不聽人說話的啊……」
望著千夕迅速遠離的背影,北斗心裡瞬間閃過一絲違和感,就像少了一塊碎片的拼圖一樣,但畢竟他和千夕的關係還沒有好到可以干涉對方的私事,所以也就沒再多想下去。
要到不久的將來,他才知道此時的自己,錯得有多離譜。
「回家吧……」
度過如字面意義上身心俱疲的一天,北斗如今只想好好躺在床上休息。
但是他忘了一件事,他一向是個事與願違的男人。

「所以……你就把千夕丟下,一個人回來了?」
一個小時後,北斗並沒有如願地呈大字形癱睡在自己溫暖的床上,反而是與理想相差十萬八千里的姿態──跪坐在客廳的沙發前面。
在他面前的,則是來自異世界的大魔王西西莉雅,還有就某種程度而言比大魔王還恐怖的,他的親生妹妹霞雪。
──神啊!我的人生,到底是在哪裡出了問題?
北斗一邊跪坐一邊低著頭省思,當然這個問題絕對不會得到任何回答。
剛才他一回到家門口,西西莉雅和霞雪就一副想要把他吃掉的模樣,氣勢洶洶地衝上來,厲聲質問千夕上哪去了。
北斗據實回答之後──就變成了現在這副模樣。
從兩名女性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氣,讓北斗連反抗的念頭都不敢升起。
「不,雖然從結果來看是這樣沒錯,但這是有原因的……」
北斗嘗試著為自己辯解,但看起來她們完全無意聽他解釋。
霞雪翹著腳坐在客廳沙發上,雪白的少女腿部像釣竿一樣上下晃動,讓人不禁擔心在那盡頭,更美好、更私密的部位會不會走光?這也是北斗不敢抬頭的原因之一。
「哥哥你知道嗎?就在兩天前,千夕也跪坐在和你一模一樣的位置,一樣低著頭拜託我們喔。」
「什麼?」
聽到霞雪這番話,北斗一瞬間還以為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那個「千劍之魔王」千夕,竟然會向別人──其中一個還是死敵西西莉雅低頭下跪!這是怎麼想都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西西莉雅跟著的發言粉碎了北斗最後一絲的懷疑。
她一臉不爽地抓著自己飄逸的金色頭髮,朱唇裡吐出抱怨的句子:「啊啊,沒錯!本來還想說那個面癱平胸女三更半夜把人從棉被裡挖出來是什麼意思,沒想到竟然是跪下來拜託我和霞雪大人,要我們答應讓她和你約一次會……真是的,這是什麼三流小說家會想到的劇情啊!」
「呃……被妳這樣子說,某個三流小說家會哭的喔。」
「我說哥哥,與其擔心某個三流小說家,不如擔心你自己吧。」
「……什麼意思?」
霞雪拍了拍自己的大腿道:「千夕不惜拋棄大魔王的自尊也要拜託我們幫忙……這中間代表什麼意思,你該不會說不知道吧?」
西西莉雅也揚了揚下巴道:「的確,那個平胸女這幾天的特異行徑,你不可能沒注意到吧?」
「特異行徑?」
北斗仔細回想這幾天以來千夕言行的奇異之處。
和以前一樣地面無表情。
和以前一樣地神出鬼沒,總在關鍵時候跑出來嚇人一跳。
「……根本感覺不出來有什麼不一樣啊!」
西西莉雅放棄似地嘆了一口氣。
「雖然我一直覺得北斗大人有點木頭,但遲鈍到這種地步,也算是奇葩了吧。」
「啊啊,那當然了,不然妳以為哥哥有我這個美麗性感、熱情奔放的妹妹,這些年是怎麼守住處男之身的啊?」
「喂喂,妳們兩個,在當事人面前肆無忌憚地談論這種話題可以嗎?妳們是故意的吧!一定是故意的沒錯吧!」
「雖然那個平胸女是我的宿敵加情敵,但只有這一次,我有一點點同情她了,當然只有一點點啦。」
「不……妳們到底在說什麼?我怎麼一點都聽不懂,可以說些人話來聽嗎?」
北斗還是一頭霧水。
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他開始覺得古人之言真是太有道理了。
西西莉雅和霞雪互看了一眼,然後同時嘆了一口氣。
「等千夕回家你再自己問她吧──如果她會回家的話。」霞雪聳了聳肩。
「……咦?」

結果誠如霞雪的預言,那一晚,甚至一直到了隔天早上,千夕始終都沒有再回到北斗家中。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