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69-抖M的半吸血鬼02-封面-01.jpg 

書名:抖M的半吸血鬼02妖怪獵人,今天也要狩獵你
作者:哈皮
繪者:水佾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5/11/25 第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2186

潛力新人哈皮╳東港之櫻知名繪師水佾
變態抖M吸血鬼物語第二彈!
★內附精緻插圖

和天然呆相處,也算是種精神虐待♥
但拜託還是別再來找我啦~~

--
上學的路上要當心遇到怪人。
「目標:吸血鬼,任務:故意相撞製造浪漫的偶遇。妖怪獵人,出動!」
「……講那麼大聲誰給妳撞啊!」
「唔,竟然被吸血鬼識破了我的計畫!」
「喂喂,警察局嗎?有失智患者跑出來囉。」
天然呆妖怪獵人現身,吸血鬼直接將人收作寵物,
然而好景不長,吵吵鬧鬧的三人行再遇蟾蜍精襲擊,
將他們維繫在一起的,卻是謊言與背叛!

第一章 我和咬著吐司的巨乳笨蛋相撞!

星期二。
按掉吵死人的鬧鐘,我坐在床上看向窗外,然後伸了個大懶腰。
早上七點,因為第一節有課的緣故,我必須這個時候起床。對常常熬夜的大學生來說,早八的課總是令人痛苦──這也是為何我昨晚故意熬夜到一、兩點才睡的理由。
嘿嘿,一早起來就先M一下自己,今天就會是美好的一天,M之神萬歲!
我拿起手機,擴音播放最近迷上的新番片頭曲,走進浴室裡沖澡。
沖完澡,擦乾身體,我抹了抹鏡子,看清楚自己的模樣後才走出浴室──這是我這幾天以來養成的詭異習慣。
直到現在,我還是沒有辦法相信自己已經變成了吸血鬼,因為今天的我依然沒有長出獠牙,更不怕大蒜、陽光和十字架,和傳說中的吸血鬼根本扯不上任何關係。不過這大概是因為滿月還沒有到來,所以我才沒有轉變。
我走到小陽臺,拿起曬在外面的衣服,忍不住看向南部特有的漂亮天空,接著注意到那不起眼的月亮──已經趨近於滿月。
轉眼間,我已經認識亞麗莎將近一個月。
想到了亞麗莎,我拿起手機打開通訊APP,傳了訊息過去。
MM一族星人:早安。
兔兒與阿崽:這邊太陽還沒出來。
……還是一樣秒回,她真的不是普通地閒,而且我很好奇,難道吸血鬼都不用睡覺嗎?
我沒有回覆,微笑著走進房裡,準備穿衣出門。
兔兒與阿崽是知名動畫「黑白兔」中的白兔和黑兔,而這個ID也就是我前面所提到的亞麗莎,全名是亞麗莎.弗雷.德古拉,是大名鼎鼎的吸血鬼德古拉的後裔。
雖然她擁有優良的血統,但她完全沒有吸血鬼該有的模樣,就只是個嘴巴壞、暴力、愛吃甜食又任性的女孩,除此之外還是個家裡蹲。
就我所知,她的生活就是在電動、動漫和輕小說中度過,捨棄了所有的睡眠時間,久久才會出門一次。
然後,我們就如同命運注定般,在她那久久一次的出門相遇了,而且還因為某些原因,我被她變成吸血鬼。不過不是完全的吸血鬼,而是個像狼人,只有滿月才會變身的半吸血鬼。
我騎上腳踏車,看著習慣的風景到習慣的早餐店買了一份習慣的早餐,接著進入校門。
「呀啊啊──!」
尖叫聲驀地從後方傳來,我本能地回頭一看,身後是一個有著及腰黑髮的可愛女孩。她五官清秀、皮膚白裡透紅,穿著合身的白色洋裝,及膝的裙襬繡著花紋蕾絲邊,完美地襯托出她姣好的身材,那可怕的胸圍,亞麗莎看了恐怕會流出眼淚。
這樣端莊可愛的女孩為何會突然尖叫?難道發生什麼事了嗎?
只見女孩深吸了一口氣,拿出一片吐司銜在嘴裡,接著拔腿狂奔。
裙襬因為劇烈的動作而飄揚了起來,白皙大腿若隱若現,胸前更是波濤洶湧,整個場面色氣十足,但是她本人似乎完全不在意這一點,依舊以驚人的速度狂奔。
她就這樣從我一百公尺外的地方直直跑了過來,接著朝我一撲──
等等,朝我一撲?
她的行為舉止太過超乎常理,我完全來不及反應,就這麼看著她躍到半空中,整個人成大字形地撞到我身上。我只感到天旋地轉,還有一縷香氣撲鼻而來,同時左手傳來一陣柔軟又有彈性的觸感──
沒錯,就是那種動畫裡才會出現的神奇跌倒,我親身體會了。
我定睛一看,發現她那張清秀漂亮的臉距離我不到二十公分,而且她本人似乎沒有察覺我左手的位置很不妙。她鬆開口中的吐司,噘起小嘴,緩緩湊了上來──
等等,她該不會是想演「上學途中和咬著吐司奔跑的少女相撞,結果跌在一起不小心接吻了」的戲碼吧!不過這個情境是這樣發生的嗎?
望著她越來越近的臉龐,我全身僵硬得不敢動作,深怕一個不小心就出了什麼意外,腦袋因為混亂而一片空白。
就在我心跳加速得快要跳出胸口時,她在距離我五公分的地方停了下來,神色糾結地看著我,似乎是在掙扎什麼。
她的臉上出現一抹明顯的桃紅色,接著瞬間變成豔紅色,一直擴散到耳根子去。
「可、可惡!」她就像是觸電般從我身上彈起,一臉懊悔地抱著頭大叫:「哇啊啊!好不容易製造的好機會啊!但、但是……」
那對漂亮的眼睛望著我,居然開始漾起水氣。
「算你厲害……嗚嗚……可惡!」
「蛤?」
「我、我一定會成功!絕對會!」女孩指著我大叫,一邊擦著眼淚一邊跑走,轉眼間不見身影。
……到底是什麼鬼?我做了什麼嗎?她是不是認錯人了啊?
我緩緩坐起身,發現我的早餐全被壓扁了,買的紅茶流得一袋都是。與此同時,上課的鐘聲響起,等等課堂的老師很嚴格,我晚進教室八成會被他狠瞪吧……
感覺糟糕得讓我愉悅。

星期三。
我正前往教室。
雖然我很享受昨天的挫折感,但是我一點都不想和金錢過不去,為了避免又損失一份早餐,所以我刻意換了一條路線,以免再碰到那個詭異的女孩。
雖然還挺可愛的……
先聲明,我可沒有期待什麼!也沒有記住昨天那個會奪走人理性的可怕觸感!
「前面的那個誰給我站住──!」似曾相識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看來是我想得太簡單了。
昨天那個女孩又出現了,這次我很確定她並沒有認錯人而是衝著我來,因為不可能連續兩天都這樣的「巧遇」。她今天穿著雪白的女式襯衫和灰色緊身褲,長髮飄逸。
她拿出一片吐司,放到嘴裡咬住。
……又來這招,她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認識她嗎?我的嘴角微微抽動。
我很確信我碰到的這個傢伙不是怪人就是笨蛋,不,看這情況應該是個又怪又笨的傢伙。
「呀啊──」她一邊怪叫著一邊朝我衝來。
這次我早有準備,輕鬆閃過了她的撲擊,白衣少女一個踉蹌,叩一聲以臉著地,整個人呈大字形趴在地上。
無聲的沉默瀰漫。
「呃……妳沒事吧?」看她沒有哀嚎也沒有立刻爬起來,我有些無言的問,接著在聽到我的問句的瞬間她立刻回過頭來一副淚眼汪汪的看向我,額頭上還出現了一個大腫包。
……好吧,看起來很有事,不管是她的額頭還是她的腦袋。
「你為什麼要躲開!」女孩的語氣充滿責備,不甘心地大叫,「你為什麼要躲我!」
「等等,怎麼好像變成了我的錯?」我的嘴角微微抽動。
「本來就是你的錯!」女孩想都不想地道。
她遲鈍地爬起身,毫無形象地大力吸回流出來的鼻涕,那副委屈的樣子,莫名給人一種楚楚可憐的感覺。
「可惡……很痛耶!你以為人家想做嗎!人家都是為了你做的,結果你居然這麼對我!」
這句話明顯很有問題吧!
她甜甜的叫聲立刻吸引其他人的注意,不少人甚至停下來看熱鬧,強烈的羞恥感快要讓我失控地M笑。
這樣不行!
我連忙轉過頭,試著不去看、不去注意,無論是女孩還是圍觀的人群。
「看我啊,你怎麼不敢看我!」女孩的叫聲再次傳來。
一雙柔軟的手貼上我的臉頰,接著一股力量強硬地將我的脖子轉正,女孩直接把臉湊了上來。
眼神相對,我更加看清楚她那對漂亮的眼眸。
「都腫起來了……你要怎麼負責!都是你害我腫起來的!」
周圍頓時一片譁然。
「懷孕了嗎?」
「難道是那個男的拋棄她?」
「女方還滿漂亮的耶……」
這已經不是竊竊私語,而是公開議論的程度了。
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真的是跳到河裡都洗不清,我總算知道啞巴吃黃蓮是什麼滋味。
拜託,看一下她的額頭!
「說話啊!」女孩氣鼓鼓的瞪著我。
「這、這個……」
「我不想聽你說,反正都是藉口!」
那我到底該不該說!還有我才沒有打算辯解!
「你知道我等你多久了嗎?沒想到你居然這樣對待我!」女孩說著放開我,語氣中帶著明顯的沮喪,「真的是……浪費我的時間……」
她轉身抹了抹眼淚,落寞地離開了。
圍觀的人群很有默契地主動讓開一條路,同時以同情的眼神看著她。
我才是需要被同情的人吧!
「……人渣!」不知道哪裡來的聲音這麼罵。
我愉悅得笑出聲。

星期四。
昨天真的是無妄之災,我差點被人圍毆。在那之後有幾個完全不認識的男生圍住我,質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接著舉起拳頭一副要揍我的模樣。
所幸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不要在人渣身上浪費力氣」,才救了我一命。
雖然僥倖逃過一劫,我的心情還是很複雜。
誰可以告訴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也因此,今天我決定再換一條路線去上課,以免再碰到那種詭異的事情──
可是我錯了。
此刻,女孩正站在前方的路上,一副自信十足的模樣。
她到底是何方神聖,連我要走這條路都知道!
她今天穿的是前天的洋裝,額頭上貼了一塊方正的OK繃。
或許是因為昨天的事情讓她連埋伏都懶了,直接堵在路中央,做出「放馬過來」的手勢。她拿出她的招牌吐司,咬住,接著張開雙手蹲起馬步,顯然在等我走過去。
「……」我立刻轉身走開。
好險對方是個笨蛋,一點都不需要擔心。
「喂,你給我等一下!」她大叫。
我就像是聽到起跑口令一樣,立刻拔腿就跑。
誰要等她啊!
回頭一看,她也追了上來,但是速度遠遠不如我,我拐了幾個彎就立刻把她甩掉了。
我靠著牆喘氣,謹慎地貼牆查看,確定沒有人後才鬆了一口氣。
……那個女孩子到底想做什麼?算了,乾脆回家好了。
這時,口袋裡有東西震動了一下,嚇我了一跳。
我拍拍胸口,立刻拿出震動源,也就是口袋裡的手機。
兔兒與阿崽:今天午夜十二點開始進入滿月週期。
然後是個白兔抬頭看月亮的貼圖。
滿月週期,也就是農曆十四、十五和十六日,這三天都是滿月,但十五號的月亮最圓;換句話說,我會從今天午夜開始變成吸血鬼,力量則在十五日達到高峰。
對了,說到滿月,後天就是中秋節了,不知道亞麗莎想不想體驗一下臺灣人的賞月文化?
MM一族星人:要賞月嗎?
我的訊息一如往常地瞬間已讀,卻反常地沒有立刻收到回應。
……難道我傳了什麼奇怪的訊息嗎?
重新看了一次,我並沒有打錯字或是說錯什麼,這讓我更加不懂。
兔兒與阿崽:少廢話,臭蟲,別以為這樣就能把我騙出去,我只是怕你變成吸血鬼後因為腦殘而露餡,你想到哪裡去了?
兔兒與阿崽:別做夢了,你這個髒兮兮的衛生紙!
啊啊啊,真是太棒了!這樣子才是我認識的亞麗莎嘛!
「奶奶,那個葛格笑得好怪!」
「夭壽喔……小孩子別亂看,快走快走!」
老婆婆一臉警戒地拉著紅衣小女孩快步經過,小女孩回頭盯著我,然後揮揮手,露出一抹笑容──
一陣惡寒瞬間竄過全身,解除我的M狀態。
這股熟悉的惡寒是怎麼回事……
我想了一下,馬上得出結論。
難道,那對祖孫也是妖怪?
望著她們的背影,我想到先前亞麗莎說的,關於世界妖怪數量的事情,忍不住會心一笑。
大家都活在這個世界。

回到家裡,我簡單沖個澡,拿了換洗衣物和旅行用品便再次出門。在附近的麵店隨便解決了午餐,又到便利商店和店長閒聊幾句,買了亞麗莎常常買的甜食和把班表排開後,我出發朝著德古拉古堡的方向走去。
走在小路上,兩側是生鏽的鐵絲網做的圍籬,後方是一整片的檳榔樹。我拿出耳機,聽著手機裡的宅歌,回想著曾發生在這裡的事情。
就是在這裡,我和吸血鬼亞麗莎相遇。
好快啊,轉眼間就要過一個月了。
雖然我很清楚這一切都是真的,但是心底還是有某個聲音在否定妖怪存在的事實,人類總是如此矛盾。
我不禁莞爾,然後停下了腳步。
一道人影出現在前方,看起來和我差不多年紀的女孩正靠在電線桿上,似乎在等人。
「……妳為什麼會在這裡?」我不悅道。
「當然是在等你啊!」她理所當然地雙手扠腰,擋住我的去路。
是那個女孩,那個連三天咬著吐司堵我的女孩。
「妳到底為什麼會知道我的行蹤?」
「哼哼,只要是關於你的事我都知道!」女孩一臉驕傲地說,還微微挺起胸口。
「妳是哪裡來的跟蹤狂……」我忍不住向後退了幾步,「還是痴女?」
「倫家才不素跟蔥狂,也不素粗女!」女孩氣得大叫,還激動得大舌頭,「倫家是妖……」
她忽然停住了話頭。
「好險好險,幸好沒曝光身分……」女孩明長長呼了一口氣,「差一點就被你套話了,真是陰險!」
不,是妳太笨了,而且我根本沒有想套話的意思。
「所以,妳到底是誰?」
「唔!」女孩像是觸電般顫了一下,接著哈哈乾笑起來,「這、這個咩……我是那個……怎麼說……路過的那個……這個……」
「嗯,總之,再見。」我決定無視她,迅速離開現場。
「等、等一下!」她揪住我的衣角,慌亂道,「你、你要聽我說完啦!」
「聽妳說什麼啦!」看著她那張可愛又著急的臉,我有些擔心她會不會又突然撲上來。
「其、其實……」她結結巴巴地說。
雖然我很清楚現在不是要告白,但在這種氣氛下,又面對這麼可愛的女孩子,沒有男人不會臉紅心跳。
當然,前提是那個男人喜歡的是女孩子。

女孩似乎下定了決心,一鼓作氣道:「我是來狩獵你的!」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