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67-妖怪公館的新房客06-封面.jpg 

書名:妖怪公館的新房客06学園祭Mission Clear
作者:藍旗左衽
繪者:謖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5/11/25 第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2247

★作品總銷超過200,000冊 超人氣作者藍旗左衽
★12小時攻占各大暢銷榜、橫掃動漫節完銷奇蹟!


暗黑料理╳魔性美男╳古堡逃脫=学園祭頂上決戦!!
--

學園祭進行中,小高一的苦難還未結束。
打著挑戰的旗號,校內+校外敵人竟結盟出擊!
所謂置之死地而後生,
小高一決定利用眾妖放‧大‧絕!

「卑鄙的社長把食材都沒收了,不能擺攤!」
「使出冬犽‧暗黑料理之術──」

「尺度不夠高、吻戲不夠多,會被觀眾投訴!」
「就決定是你了!百嘹‧色誘之術──」

「要擺攤又要演戲,我們班人手不足啊!」
「奎薩爾‧影分身之術──我錯了奎薩爾你別走啊!」

五校聯合慶典即將落幕,
這場以學園祭之名、行修羅場之實的比賽,
絕對不能輸!!

試閱

封平瀾三人一踏入,便感覺到氣氛不對。
他們遲到了五分鐘,教室裡的學生沒人開口,全圍在出口附近,絲毫沒有慶典即將開始的歡鬧感。
「呃,抱歉,我們遲到了……」
封平瀾本想開口道歉,但是百嘹對他使了個眼色,微笑著將手指放到嘴前,示意他直接進入教室。
封平瀾帶頭,走入教室裡側,伊凡跟在其次,伊格爾殿後。
原本想要低調地潛入,假裝一開始就在教室內。但是伊格爾全身上下的紀念品閃爍著炫目的光彩,同時演奏著各種鳴響和樂章,實在很難低調。
幸好沒人理會,也沒人譴責。
看來,教室裡氣氛凝重的原因顯然和他們三人無關。
封平瀾小聲問道,「怎麼了?不是要開始準備後場的東西嗎?」
「有點狀況。」璁瓏低聲回應,同時用指了指門口的位置,「那女的從剛才就一直在打電話,然後還講了不少出現在電視上絕對會被禁播的話。」
「是喔?」封平瀾向前幾步,探頭望向前方。
只見柳浥晨正表情凝重地握著手機,雖然隔了段距離,但封平瀾可以看到那握著手機的手暴起青筋。
「他媽的混帳!還是不接!」柳浥晨憤然將手機拍向桌面,「為什麼食材和餐具還沒送來?取貨的人也人間蒸發是怎樣!」
照理說一小時前所有的貨品都送到了,領貨的學生也提早前去等待。但是,約定的時間過去了,沒人回來。她打電話給負責的學生,全都沒人接;聯絡了賣家,對方卻說貨品運送狀況得問送貨員。
但送貨員的聯絡電話在單據上,單據在領貨的學生身上,好不容易打到物流公司,聯繫上送貨員,對方卻說貨品在一小時前就有學生簽收了。
學生和貨品,就這樣下落不明。
就在這時,匆忙的腳步聲響起,一名學生上氣不接下氣地跑入班內。
「班長!」被派出去探視的學生匆匆闖入,看來是卯足全力一路衝刺回來,「找、到人了!」
「他們在哪?」
「在、在活動指揮中心……的辦公室裡填寫問卷!」男學生用力地換了口氣,「和『輸入貨物』相關的問卷……」
「什麼?」柳浥晨皺眉,「為什麼要填問卷?我們的貨品呢?」
男學生咽了口口水,露出如喪考妣的表情,「……被扣押了……」
此話一出,全班譁然。
「扣押?!」柳浥晨瞠目,怒然拍桌,揚聲怒吼,「我們的貨品裡是有軍火還是海洛英嗎?!為什麼被扣押?誰扣押的?!」
「是、是食衛組!」男學生繼續說出自己打探來的情報,「他們說我們的食物和餐飲用具的初步檢驗不合格,所以扣押,去領貨的學生則是在填寫和貨品資料有關的問卷……」
「食衛組?那是什麼?」她從來沒聽過這東西。
「食品衛生審驗偵查小組,據說是為了維護攤位餐飲品質而存在的料理糾察隊,在慶典期間,食衛組和風紀委員一樣有糾正舉發的權力,不過範圍限定和餐飲有關的部分。」
柳浥晨愣愕了一秒,「學生會哪來這麼多閒人搞這些?」
「食衛組的成員不是學生會的人,聽說是有人主動提出,自願擔任這項工作,因為類似志工的性質,所以很容易就通過了……」
柳浥晨聞言,眼神一凜,「食衛組的負責人是誰?」
「影一A的攤位負責人在哪裡?」
像是在呼應柳浥晨的提問一般,帶著驕傲、得意、看好戲的詢問聲響起。
眾人回首,只見一列穿著校服,臂上別著黑色臂章的學生,聲勢浩蕩地進入教室。
為首的是超自研和戲劇研的社長,曹繼賢和蕾娜。
柳浥晨用力地翻白眼,眼球幾乎要翻到腦後。在看見兩人出現時,原本的怒氣轉為恍然大悟的荒謬和不齒。
「真是夠了……」
「我們是學園祭慶典攤位食品衛生審驗偵查小組。」蕾娜趾高氣昂地開口,同時將右手臂扠在腰間,臂章上三個圓圈內印著食衛組,「你們的攤位布置完了?是走貧民窟風格嗎?好有創意喔。」
「不好意思,我們忘記掛上婊子止步的告示了。」柳浥晨吆喝,「來人,送客。」
蕾娜秀眉倒豎,「妳嘴巴放乾淨一點!」
曹繼賢蔑笑了聲,「就算妳把蕾娜趕出去也沒用,還有我撐場!」
「所以你承認那女人是婊子?」柳浥晨冷哼,「雖然沒有針對你的告示,但不代表你比較高竿,而是認為你沒有辨別告示的能力。」
「注意妳的態度!」
「反派現身的開場白就省了吧,直接進入重點,」她眼神轉為冷厲,凶狠的瞪著來者,厲聲低吼,「把我們的貨品還來!你們這下三濫的卑鄙小──」
「班長!冷靜點!冷靜點!」
「那不是偷!是合法扣押!」曹繼賢理直氣壯地反駁,「食衛組存在的目的,就是查驗一切和飲食有關的食材、器具,杜絕劣質商品滲入慶典,損傷賓客及校內師生的健康,守護飲食之美的護衛隊──」
「放屁!」柳浥晨怒吼,打斷曹繼賢的自我陶醉,「你們的臂章醜得要死!連美編的品味都差得要命!最好分得出良窳優劣!這群小人──」
柳浥晨越說越激動,搭在餐桌上的手握住了擺設用的花瓶,蓄勢待發。
「班長!冷靜!」
百嘹笑著向前一步,制住柳浥晨向後拉,一手奪去她手中的花瓶,一手摀住她的嘴。柳浥晨試圖掙扎,但是怎樣都不可能勝過妖魔的力量。
「安分點。」百嘹湊在柳浥晨耳邊小聲說著,「我不想傷到妳。」
柳浥晨怒瞪百嘹一眼,眼神裡中滿了挑釁和抗拒。
百嘹苦笑,再次開口,「告訴妳一個祕密。」他刻意停頓了一下,「我不用手就可以解開裙釦。」
柳浥晨挑眉,露出了不相信的神色。
「想試試嗎?」
柳浥晨盯著百嘹,對方始終漾著那風靡塵世、迷倒眾生的笑容,看不出所言是真是假。
最後,她決定不要拿自己的面子開玩笑,安靜不再妄動。
「乖孩子。」
封平瀾代替柳浥晨,走向前出聲提問。「那,我們的食材被扣押的理由是什麼?」
看到封平瀾出馬,吃過封平瀾虧的曹繼賢稍稍動搖了一下,但立刻重振旗鼓。
曹繼賢推了推眼鏡,自以為專業地開口,「貴班的食材有問題,農藥殘餘量太高。而且疑似有基因改良。」
「你是在嫉妒連小黃瓜的基因都比你好──」柳浥晨掙開控制,大吼,但嘴巴立即被再次摀住。
「那餐具呢?」
蕾娜伸出新做完指甲彩繪的細指,在空中優雅地搖了搖,「塑化劑成分過量喔。」
「妳這臭三八胸部裡的塑化劑才過量──」再次掙脫,大吼,被摀嘴。
「另外,廚具的部分則是重金屬成分過量。」曹繼賢說著,「總之,全部都不合格,必須扣押。」
蕾妮接著開口,和曹繼賢一搭一唱,「我們是地主校,當然要謹慎些,以免外賓吃了出問題影響校譽呀。」
「你們兩個的存在才是敗壞校譽──」
「原來如此。」封平瀾點點頭,「所以,你們在短短的一小時之內就檢驗出這麼多東西呀?好厲害喔!」
曹繼賢和蕾娜僵了一下,表情閃過了一絲心虛。
「你們根本沒檢驗,對吧!」柳浥晨掰開百嘹的手,質問。
「是還沒仔細檢驗!」曹繼賢辯解,「食衛組的存在宗旨是防患於未然,針對有疑慮的物品進行檢驗。」
「那疑慮的標準是?」
蕾娜勾起囂張的笑容,「學生會相信我們的專業,因此由食衛組直接判定。」
「所以就是自由心證了嘛。」封平瀾失笑出聲。
「不過我們也不會永遠占著不還,最慢三天後就會還你們了。」曹繼賢得了便宜還賣乖,假惺惺地說著。
「三天?那時活動都結束了耶!」封平瀾抓了抓頭。
啊呀,這下麻煩了。
「我們也是依法行政,要是不滿的話可以向學生會上訴。」
「那個,關於食衛組的規定和施行細則,像是檢驗單位、實驗項目和流程等等,有詳細的說明嗎?」
「當然有!」彷彿就在等封平瀾說這句話一般,曹繼賢得意地大喝了聲,身後的小囉嘍立即遞上一本A4大小的平裝手冊。
「這是食衛組針對這次慶典活動制訂的所有規條,任何細節都詳細地記錄在裡頭。」言下之意,就是暗示對方休想找漏洞。「看在你們初犯的分上,這本冊子可以給你們,還要開餐飲店的話可以參考一下,以免二次受罰。」
「噢噢!謝謝!」封平瀾誠惶誠恐地接下手冊。
他翻了翻規條,裡頭對於食物、餐具的要求和規範,確實記錄得非常詳細,詳細到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有任何餐廳通過標準。
封平瀾盯著手冊,不發一語,似乎正努力研讀著手冊裡的規章內容,想找出變通的方法,但是似乎陷入了苦惱之中。
曹繼賢發出一聲勝利的輕笑,「你就慢慢研究吧。我們食衛組還有很多公務要忙,得先走了。這次的攤位都準備很精彩,你們應該有很多時間去逛逛。」
領頭的兩人轉身,食衛組的人馬就這樣浩浩蕩蕩地離開,留下不知所措的影一A。
等到曹繼賢和蕾娜走遠,百嘹才將柳浥晨放開。
柳浥晨滿腔怒火。雖然她很想衝出去,追上食衛組的隊伍狠狠痛扁對方一頓,但是眼前有更大的問題要處理。
「現在該怎麼辦?」
「補訂來得及嗎?」
「就算補訂,食衛組的人說要抽驗的話,一樣沒轍啊……」
影一A的學生們一言一語,紛亂的對話聲,透露出了大家的不安。
「要不要請班導出面求情?」
「班導一開始就說了,他不會插手干預學生的活動,而且,找班導幫忙,感覺很遜……」
「不然,我們換個主題好了。」璁瓏在混亂中也跟著開口,說出天馬行空的構想,「我們的餐廳可以和戲劇表演一樣,套用童話故事在裡頭。反正食物和餐具都沒有了,乾脆對外宣稱是『國王的新衣』主題餐廳,所有的餐具和食物都是隱形的,只有聰明人才看得到──」
「這樣他們也會付給我們國王的金幣啦!」
「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無助的提問再度響起。
「為什麼他們要找我們麻煩?」
聽見這個問句,柳浥晨微微一震。
她知道理由。曹繼賢是衝著社團研的他們來的,她前陣子在社團聯合會議上,彈劾了超自研和戲劇研的不當申請公款。
會導致這個局面,是她的錯。要不是她那麼自以為是、那麼想報復,就不會這樣了──
上臂傳來了兩記輕柔的敲打,她回頭,只見百嘹握著未拆封的球形棒棒糖,擱在她的左肩。
「幹嘛?」
「吃糖吧。別胡思亂想了。」
「你又知道了!」
「和我約會過的女孩,有時也會露出這樣的表情,這個表情出現後不到五分鐘,她們就會開始說些負面情緒的話語。」
「我又沒在和你約會!」
「噢,那改天吧。」百嘹笑了笑,「別想那麼多,事情還有轉機的。」
「你憑什麼確定?」
百嘹指了指封平瀾。
封平瀾仍在翻閱著手冊,臉上掛著躍躍欲試的表情,完全沒有走投無路的絕望感。
片刻,他將手冊啪地合上。
「有辦法嗎?」柳浥晨趕緊追問。
「食衛組費了不少心力制定規則,應該是諮詢過專家了。很認真呢!」封平瀾讚賞地說著。
「你別助長他人氣燄啦!」
「不過。他們把焦點全放在校外進口的物品上,」封平瀾把小冊子丟到一旁,「所以,校內本身既有物品就不在盤查範圍之內。」
「喔喔!」眾人眼睛一亮,彷彿看到了希望。
「餐具、廚具可以去家政教室借。」
「中央食堂好像還有店開著,可以向他們購買食材,家政教室也有一些可以借來用。」
氣氛再度振奮,每個人開始絞盡腦汁地思考可用的校內資源。
「班長?」封平瀾喚了柳浥晨一聲,笑著詢問,「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柳浥晨立即調度人馬,開始指揮下令,「負責招待的學生留守,其他人到校內尋找食材和餐具,分頭進行,四十分鐘後回來。」
「要拿什麼樣的食物和器材?我們還是要做輕食料理嗎?」
「不,現在是緊急狀況,所有能借的、能用的先全部搬來教室,到時候我們有什麼就做什麼!」
學生們一哄而散,只剩柳浥晨和封平瀾幾個學生在場。
「希望能夠應付得過去。」柳浥晨皺眉,咬唇苦思。
「怎麼了嗎?」
「之前都在練習歐式輕食料理,現在突然要變換菜色,我沒把握能做出吸引人的食物。」
他們因為沒人力經營布景裝潢,主力是放在餐點上,現在餐點若是不夠美味的話,就算勉強開張也招不到客人……
「噢,我認為,就算我們的食材和器具全都順利送達,也未必吸引得到人呢,呵呵。」百嘹笑著點破。
「為什麼!」
百嘹拿出手機,看著上頭的訊息,悠哉地說著,「從今天早上開始,我已接到幾十封可愛少女的邀請,希望我能陪伴她們一起度過慶典時光,或者,至少與她們共進晚餐。真是純真可人,是吧?」
「現在不是賣弄你旺盛的異性緣和淺薄節操的時機。」
「每個人都說了自己想去的攤位,沒有人想來影一A。」百嘹將手機面向柳浥晨,「大家都想去布景漂亮華麗、聲光效果好的餐廳。」
柳浥晨瞄了手機畫面一眼,撇過頭,「或許那只是少數……」
「百嘹說的沒錯。」封平瀾開口,「我剛去逛了廣場上的攤位,幾乎九成的餐廳宣傳主打的都是造景和活動有多麼新奇有趣,沒有人在推廣自己的餐點。」
「所以?」
「我們要想一個更搶眼、更有噱頭、更吸引人的東西……」封平瀾邊思考,邊開口。
他在思考時會陷入呆滯狀態,看著空中的一個點,動也不動,也時候嘴裡還會唸唸有詞,像是精神病患一樣。
柳浥晨沒打斷封平瀾,她已習慣了這個看似傻子的夥伴,發揮出人意料的天才。
「等一下拿回來的食材,能做出什麼東西,我們不知道,客人也不知道──」封平瀾停頓了一下,「這就是吸引人之處!」
「什麼意思?」
「我們可以陳設所有募集到的食材,讓客人自己挑選,各種奇奇怪怪的東西都可以加到鍋子裡烹煮!」封平瀾興奮地說著,「就舉辦暗黑火鍋大會吧!自己煮出來的東西要自己吃掉!用餐速度要計時,最快吃完的隊伍可以領獎!這樣一來,我們的店就不只是餐廳,還具有娛樂性質呢!」
「聽起來不錯。」柳浥晨思考了一下,「可是,這樣只是讓大家煮火鍋而已,如果讓大家自己挑選食材的話,可能很少人會刻意挑選特殊食材,最後就會變成普通火鍋店。必須能融入更強烈、更誇張,甚至帶點恐懼的要素在其中,才能展現暗黑火鍋的刺激和精髓……」
封平瀾抓了抓頭,
更強烈、更刺激,甚至帶點恐懼的要素嗎……
他看著前方,雪白修長的人影映入眼中,像是白色的閃電一樣,劈入他的腦中。
封平瀾遲疑了片刻,最後以壯士斷腕的口吻開口,「冬犽。」
「嗯?」
封平瀾深吸了一口氣,接著,像是要告知病人癌症檢驗報告的醫生一樣,凝重地宣告:
「你來擔任廚師吧。」
話語落下,影一A一片死寂,沒有任何人接話。
所有的人都在思考這句話的涵意,以及該如何反應。
是他們聽錯了嗎?這句話的主語和述語營造出的語境,有違世道常理。所以,或許他們應該要封平瀾重述一次?
抑或是,那純粹是個緩和氣氛的笑話,他們應該要配合地哄堂大笑?
雖然,這個笑點讓他們感到驚悚。
冬犽有點錯愕,不確定地看向封平瀾。「我來當廚師?」
「對。」封平瀾認真地開口,「我們的攤位是否能招攬到客人,全都看你了!冬犽!」
聽見封平瀾認真的語氣,大家意識到,這傢伙是玩真的!
「別鬧了!」
「你想害死客人嗎?!這是無差別殺人啊!」
「有困難要講,一直悶在心裡會變成反社會傾向的犯罪者的!」
「咳哼。」柳浥晨輕咳了一聲,提醒大家當事人還在場。
眾人立即噤聲,然後不好意思地看向冬犽。
冬犽只是微微苦笑,看起來並不在意那些話語。
「你是狗急跳牆了所以才隨便說出這個點子嗎?」柳浥晨提問。
「狗急跳牆沒錯,但這主意不是隨便說說的喔。」封平瀾對著冬犽投出寄予厚望的眼神,侃侃而談,「召喚師的家境都很富裕,什麼山珍海味沒吃過?我們做得再好吃,也比不上高級餐廳的餐點。在慶典裡,他們所期望的,應該是日常生活中買不到的罕見商品、玩不到的遊戲,還有體驗不到的經歷。」
班上同學們贊同地點點頭。
確實,要不是自己要負責擺攤,他們在慶典裡也只想找新奇的攤子逛,而不是看些日常常見的東西。
封平瀾見話語似乎得到共鳴,便繼續開口,「而冬犽的料理,非常地前衛又神祕,四間影校的學生絕對沒人看過、吃過這樣的東西,它必定會帶給人前所未有的體驗……」
「瀕死體驗?」宗蜮小聲接話。
「噓!」
柳浥晨思索了片刻,沉吟,「要是吃了餐點的人……身體不適的話?」
「我們的店不純粹是餐廳,而是挑戰遊戲,既然是挑戰,參與者必須自行評估是否會受傷。」封平瀾解釋,「影三C的攤位是幻境射擊,那是一個擬真的奇幻空間,在裡頭玩家可以拿著真實的武器狩獵奇幻生物,遊戲裡跌傷或射傷的意外很容易發生,但沒有人會因此要求店主賠償。」
「為了那點小傷要求賠償,對召喚師而言是件丟臉的事。」大部分的召喚師都可以從契妖那裡汲取妖力,施咒讓自己加速復原。「聽起來可行,但還有一個小問題。」
「什麼?」
「任何挑戰遊戲都有獎金或獎品,我們沒有準備。」如果獎賞的價值不足以吸引人,那麼就不會有人來參與。而獎品如果無法滿足優勝者,等揭曉時也會引發紛爭的。
封平瀾抓了抓頭,「獎品可以晚點準備,先不宣布是什麼,保持神祕感,我們的攤位主打的就是神祕未知,所以先賣點關子,客人應該可以接受。」
此時外出收集食材的學生們,陸續折返。
「先撐過今晚再說吧!」封平瀾下了結論,結束討論,「冬犽,接下來看你的了!」
冬犽微笑,「我會盡力的。」看起來,他對這任務非常感興趣,彷彿想大顯身手一番。
「……你還是保留點實力比較好。」
四十分鐘後,所有的學生到齊,煮的鍋具、用的餐具、吃的食材、喝的飲料、沾的醬料,五花八門,毫無主題性、一致性,雜亂地陳列。
影一A的學生在剩下的四小時內,重新擺設桌椅,並且改了招牌,做了新的傳單。
最開心的就是宗蜮,柳浥晨要求他修改布景,畫成帶有恐怖詭譎的風格。他二話不說,拿著畫具開始在畫牆上揮灑塗改,沒多久,原本地中海風格的優雅布景化為陰森獵奇的煉獄森林。
最後一道傷口、最後一抹血痕落筆時,廣場響起了管弦樂隊演奏的樂曲,然後是煙花飛天燦耀的聲響。
散落的煙花點點飄零在廣場中央的耶誕樹上,化為透亮的彩球、人偶、緞帶,將原本空無一物的枝椏裝飾成華麗炫目的火樹銀花。最後一響最大的煙花降生在樹頂,化為閃著白熾光彩的星星。
慶典開始。

  影一A,準時開張。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