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72-窗影物語04-cover.jpg 

書名:窗影物語~兄弟與幽靈房客~04
作者:上絕
繪者:尤石馬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5/12/09 第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2407

窗影與新房客不告而別,范家宅邸歸於寧靜,
帶走覬覦勢力的妖靈們,也帶走范家兄弟的笑容。
未料,妖鬼明攻易擋,人心暗算難防。
渴求顧秀瑛來自他界強大力量的人士,
再度將念頭動到范景琛身上,以命換取力量。
守護哥哥不受外力侵擾姑且困難,尋找窗影蹤跡之路更加難行。
即使滿身瘡痍,只要有一絲線索,他們就不會放棄。
因為窗影是他們缺一不可的……「家人」。

「窗影,我們會在這裡,等你回來……」


第一章 殭屍

待在家裡,范景琛坐在和室內呆呆地看著那扇竹子花紋的幛子門。他到現在都記得第一次和窗影見面是什麼樣的情況。
回想起來,半是不可思議,又半是好笑。
而現在窗影已經不在了,他甚至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范景琛非常愧疚,他說服自己他沒有錯,忽然遭逢這麼多事情,家裡附近一團亂,顧琇英又生了心病,他只能在窗影和顧琇英之中選一個。
他選擇了顧琇英,這是他親弟弟。
他沒有去找窗影,也沒有試圖打聽發生了什麼事。
范景琛輕嘆了聲。直到這時候,他才卑劣地承認自己只是個普通人,他不可能面面俱到。還想要他怎麼樣,一邊照顧顧琇英,然後辭去工作一邊找窗影?
這不實際,而且他也沒有管道去找,要上哪打聽?
去找石川拿秤的怪人?還是去找鬼娘嬤青燭?
誰會給他指點?他不是顧琇英,他無法與陰陽兩界溝通。
他不知道要為此高興還是難過,他沒有那種能力,他可以撇乾淨事不關己,可是他也同樣要面對無能為力的無奈。
顧琇英在那次打擊後幾乎無法站起,到現在隻字不提鬼神之說,他不再講香香,甚至不去回想過去發生的事,像鴕鳥一樣,抱住頭掩住耳朵,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
范景琛從不認為逃避是解決事情的辦法,可是他不想去逼顧琇英。顧琇英已經很難過了,再逼也只是讓他更崩潰,所以他選擇讓時間來撫平這一切。如果顧琇英真的逃開了,未嘗不好,他逃不掉,總有一天也會醒悟。
抱持著這種想法,他和顧琇英過了兩個月沒有窗影、沒有鬼怪的平凡生活,像一般人一樣。
或許他自己也在逃避,逃避窗影失蹤的問題,逃避他居然沒有去找窗影的自我譴責。
他在逃避,不想去面對和窗影相關的一切,可是思念和擔憂是騙不了人的。
范景琛沉悶地站起身,望向通往樓上的階梯,兩旁的夾層讓樓梯看起來更加陰暗,哪怕安裝了小燈也亮不了多少。他緩緩走上去,直達閣樓。
扭開門把,夜晚路燈的光芒微弱地照進來,他打開電燈,看著立在門旁的書櫃,母親的那本手札就躺在裡頭。在對窗影真實存在的驚疑後,他看過一次,之後再也沒來翻過。
打開玻璃門,他捧起書,重新翻閱起來。
在這一刻,他明白了那些保留死去親屬電話,只為了撥打時能再聽一次他們錄下的留言的心情。

已經和范景琛報備過不回家吃飯,顧琇英啃著方媽媽滷的雞爪,看著方爸爸神色凝重地看著他的手機。
「你們兩個是山猴嗎!我不是跟妳說我會讓人去調查,妳逞什麼能!」方爸對方延蔚破口大罵。「好險命大沒出事,你們兩個太胡來了!」
「調查調查調查!都兩個禮拜你也沒動啊!」方延蔚絲毫沒有做錯事的悔悟,硬著脖子和老爸對吼。「要不是我們發現,這隻半夜放出來還得了!而且誰會想到那個養老院裡面有養這種東西!」
方爸爸快被方延蔚氣死了,他用力地拍桌。「妳給我惦惦!」
他把手機扔回桌上。「妳在妳老母肚子裡的時候天公伯沒給妳裝腦漿嗎!」他沒好氣地瞪著女兒。「妳這不是讓後面那個控鬼師知道他曝光了嗎,他轉移陣地我們還怎麼查?」
方延蔚張了張嘴。「可、可是……」
方爸爸一揮手,打斷她的話。「妳以為我們都沒去管?我上禮拜和人去探勘,一看到那條鐵鍊那麼新,就知道不對,我們才沒動退回來。就妳厲害,拉個人就跑了進去,妳是嫌命太長,還是嫌對方不夠厲害,妳一個人打得贏?」
方延蔚還想辯駁,但被顧琇英拉了一下,只好乖乖閉嘴。
「好啦,我的錯啦!」她不甘願地說。「給你禁足扣零用錢嘛!我做都做了,你在這裡罵也沒用。想個辦法把這隻弄掉啦,殭屍耶,出生到現在沒看過這種夭壽東西。」
方廷,也就是方延蔚的父親在知道養老院內殭屍後,也覺得事情超出了他的預期,他本來和同僚設想裡面可能是控鬼師養鬼的地方。養鬼說穿了就是條件交換,雖然可能很複雜很難纏,但總歸來講,不會太難收拾。
如果是殭屍,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鬼的據點很固定,凶鬼更是如此,除非是要報仇或者有什麼契機讓他跟著人走,不然他會待在死去的地方。只要封鎖那個地方,或針對那地方作法,凶鬼是可以被處理掉的。
可是殭屍不是,哪裡有活人有血氣它就哪裡去,晝伏夜出,厲害的夜行千里,這怎麼抓!
現在聚落人口這麼密集,一棟大樓可以讓它吸多少血,不用一個月就可以變成很強的血屍。血屍刀槍不入,法術對它沒用,到現在有史記載只出現過一次,傳聞是某個邊陲國家的君王為了壯大勢力,不惜使用這種邪法,獵殺鄰國童男童女,以血養屍。
血屍強悍無比卻桀騖不馴,難以服從控鬼師的管教。最後那個國家在野心成功前,先毀於這頭血屍,而那頭血屍究竟伏誅沒,歷史沒有記載。
他們都還在懷疑這到底是不是杜撰出來唬小孩,或是唬控鬼師讓他們更醉心於養屍煉屍的故事。
方延蔚見父親沉吟不語,焦急起來。「阿爸,你今天就要去!等拖到明後天,那個控鬼師一定就把殭屍運走或設下陷阱了,到時不是更難處理?你快打給阿虎叔,叫他一起來啦!」
方爸爸瞪了方延蔚一眼。「急什麼急,現在去才危險,現在是晚上!」
方延蔚豎起眉頭。「你還怕鬼喔!道士做假的?」
在一旁默默啃雞爪的顧琇英瞥了方延蔚一眼,心裡相當無奈。
他會留下來是被方爸爸扣住的,不然他超想手機一扔就溜回家,結果方爸不愧很了解女兒,鼻子一嗅就知道不尋常,二話不說讓他打電話回家和范景琛說不回去,把人押下來審。
方延蔚會嘴硬,他可不會,一來二去就都講了出來。
顧琇英不覺得這麼做不好,這麼大的事情,他不認為兩個十六歲屁孩可以處理,有大人有高手在,幹嘛不給他們想辦法就好。
「妳這種瞻前不顧後的個性什麼時候才要改改!」方爸爸無奈透了。「現在去能怎麼樣?妳有殺殭屍的工具嗎?妳知道怎麼殺嗎?」
方延蔚眨眼。「糯米?紅繩?黑狗血?」
「妳大頭啦!」方爸爸又好氣又好笑,搖著頭擺擺手。「妳別管,我會處理好,妳乖乖念書就行了。」
方延蔚撇撇嘴。
顧琇英聽方家父女吵了大半天,忍不住咳了聲。「那個……妳沒事情要提醒方叔叔了嗎?」
方延蔚愣了幾秒,才誇張地啊了聲。「對耶,我都忘記了!」
妳腦袋怎麼沒忘記帶回來?
顧琇英在心裡翻了個白眼。
方延蔚轉頭看向老爸,把關於鬼氣的疑惑和不尋常交代出來,比談殭屍還痛快多了。「這是怎麼回事?」
方爸爸抿一下嘴。「哇啊災……我又沒去看過。」
方延蔚哼了聲,很不屑。
在方家吃完晚飯,顧琇英這才拿回手機回家。當他站在巷子口,一眼望去柏油都鋪好了,但附近毀壞的建築沒有重新蓋回,這讓整個巷子看起來像是個廢墟。,那些沒來得即將水泥塊運走的地方用鐵欄杆圍起來,在夜晚中這景色看起來說不出口的荒涼冰冷。
說起來最倒楣的還是對面的水力公司,上次被雷劈到起了大火,才剛重建好沒多久又遭殃。
很多人都說該不會是那塊地不乾淨才發生這種事。
顧琇英看著這個景色,內心泛起沉重和疲憊來。
走回家,進入屋子,一樓燈暗著,屋子陰沉沉的,不過閣樓的燈是亮的。顧琇英覺得有點奇怪,他們平常很少上閣樓,范景琛在那邊幹嘛?
將包包放在椅子上,顧琇英走了上去,閣樓門沒關,他見范景琛面無表情地在翻一本很老的書。
「你吃過晚餐沒?」顧琇英輕聲問。
范景琛抬頭看了他一眼,點點頭。「你呢?方阿姨煮了什麼?」
「麵線,還有一些菜。」顧琇英簡短地回答。「你在看什麼?」
「沒什麼。」范景琛淡淡地說,將書塞回書櫃中。「看我媽的日記而已,走吧,去樓下吧。」他走了過去。「你今天和方延蔚去哪了?」
顧琇英遲疑了一下。「沒有,就出去晃晃。」
「是嗎。」范景琛沒有多加懷疑,也不知道是懶得追問,還是相信弟弟。
他們一起下樓,輪流去洗澡,一天就這樣過了。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