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73異世的普拉瑪01-封面.jpg 

書名:異世的普拉瑪01初臨
作者:貓邏
繪者:沙夜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5/12/23 第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2339

常駐金石堂暢銷榜TOP1!
《上仙》、《蜂舞》超人氣作者|貓邏|
繼《混亂學園》後,耗時多年的全新奇幻鉅作!


法術、鍊金術、黑暗料理術(×)……
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
全能系少女莎夏,最耀眼的異界傳說揭幕!
★特別獻上!6P豪華全彩人設頁
★首刷限量特典:魔法祕境-雙面Q版門牌吊卡
--
──傳說中,得普拉瑪者得天下!


「普拉瑪」是歷史的記錄者與一切知識的傳承者,
他們可以透過星辰的排列、鳥飛行的方式、祭品模樣預言未來。
一名被召喚而來的異世少女莎夏,成為了新一代的普拉瑪,
她將會在莫札瑞大陸上引起什麼樣的風潮?創造出什麼樣的傳說?
「莎夏,公會防禦陣毀損了,妳去修一修。」
「莎夏,這座城市的未來發展,妳規劃一下吧!」
「莎夏,這些會計帳務……」
「莎夏,地板髒了……」
莎夏:「停!不要什麼事情都來找我!」(憤怒翻桌)



第一章 自遠方而來

莫札瑞新曆六百二十年三月,春之月。
莫札瑞大陸北方仍然飄著細小雪花,滿地的積雪尚未消融,但南邊的城市卻已青草茵綠、花苞綻放,春景明媚。
噠噠的馬蹄聲由遠至近傳來,在凡特斯城的城門口稍一停頓,繳交了入城費,而後才又再度前進。
凡特斯城是一座近海的偏遠城市,兩面環山、一面臨海,居民以漁獵維生。
馬蹄以富有韻律的節奏踩在石板鋪成的道路上,寬廣的路面足以容下四輛馬車並行,然而,這座城市並不繁華,寬敞的路上竟然見不到其他車駕,就只有這輛馬車獨行。
路旁玩耍的孩子們在馬車經過時,好奇地瞪大眼睛,直勾勾地看著馬車,灼熱的目光就像要將黑色車簾盯破一個洞,好讓他們看清楚乘客的面貌。
馬車前行的速度不快,孩子們可以輕易追在後面。
最後,車子停妥在一座大型建築物前,門前立著一塊一層樓高的石碑,上頭刻著魔法元素的圖案,以及幾行上古時期的歐姆文字。
若將它們翻譯成大陸通用語,那便是:親近元素,與元素交流,世界的大門就會為你敞開。
這是法師們代代相傳的話,所有法師──包括魔法師學徒──都能背誦的一句話。
「車子停了!」尾隨的孩子們高聲嚷著。
「是魔法公會!停在魔法公會前面了!」
「車上的人也是法師?」
「應該是吧!不然怎麼會停在那裡?」
在孩子們的議論聲中,車內猛然竄出一抹身影,嚇了他們一大跳。
「嘔……」
彎腰站在路旁,黑髮少女狼狽地嘔吐著。
路人看不清楚少女的容貌,只看見盤成兩個圓髻的雙馬尾髮型,以及束髮的金色緞帶。
「那個姐姐暈車了……」
「真笨,連坐車也會暈。」
「我以前坐過一次酪牛拉的車,沒有暈車!」一名孩子自豪地挺起小胸膛。
儘管雙方離得有些遠,孩子們還是又往後退了幾步,生怕聞到那難聞的酸腐臭氣。
「客人,您還好嗎?」車夫同情地看著這位乘客。
從隔壁城市的碼頭到這裡,一共耗時兩天一夜,而這名客人也在這段時間裡,吐了四十次以上。
駕車三十幾年,暈車暈得這麼厲害的客人,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沒、沒事。」
少女擺擺手,接過車夫遞來的水袋,先漱口幾次,待嘴裡的異味清除後,才又喝了幾口潤喉。
儘管臉上缺了一些血色,但她的精神看起來還算不錯。
「這裡就是耀星魔法公會?」
看著眼前象徵魔法師的魔法高塔,少女眨了眨泛著水霧的黑眸,面露質疑。
高塔的外觀相當宏偉,是刻意挑高的建築,一共四層樓,而每一層樓都有三層樓高。高塔的頂端是直入天際的水藍色穹頂,建築物本體採用堅硬的岡岩砌成,十多道魔紋沿著牆面布下,已經失去光澤的魔核鑲在魔力節點上。
光從這些設置上評估,這個耀星魔法公會其實還算不錯,然而……
「怎麼會這麼破敗?」少女難以置信地挑眉,食指抵著下巴,晶亮的黑眸上上下下地打量著。
若是仔細觀察,會發現那雙黑瞳在日光照耀下出現暗金色的細密花紋,看上去就像極為稀罕的金紋黑鑽石。
「草坪沒修整,地面鋪的石板都缺角缺塊了,牆壁也沒有粉刷……」
不只沒有粉刷,壁面還出現蛛網般的小裂痕、不明的汙穢與水垢,缺乏日照的角落甚至長出了苔蘚及灰黑色霉斑。
「能量節點的魔核也沒有更換,能源都耗盡了,魔紋斷裂也沒有修補,這個複合陣根本等於廢了嘛!虧它還是相當高級的陣列,真是可惜……」
少女嘴裡嘀嘀咕咕,又是搖頭又是嘆氣,這裡跟她想像的情景實在是相差太多了!
「這裡真的是耀星公會?賽德里克法師待的那個公會?」她再度向車夫確認。
不會是跑錯公會了吧?
「是的,這裡是大人出生的城市,所有居民都認識賽德里克大人。」語氣頓了頓,車夫又用著敬畏的口氣道:「自那次的戰役過後,大人就一直在這裡休養……」
「我聽說耀星公會是個很興盛的魔法公會,賽德里克法師是倍受推崇的天才。」少女面露納悶。
「以前這裡真的很強大,我載客人過來時,外面總是排滿馬車,一堆訪客等著拜訪會長。」車夫感慨地點頭,說話的音量壓得更低了,「會變成這樣也是因為賽德里克大人,為了大人的傷勢,公會花了很多錢替他療傷,還買了很多珍貴的藥材與藥劑給他服用,只是幾年過去了,大人的身體依舊沒有起色,這才會……」
「我明白了。這是剩下的車資。」
她將十五枚金幣交給對方,轉身朝門口走去。
跨過公會大門,迎面就是極為寬敞的大廳,估計可以容納千人。
大廳的地板上布置了結界陣法,但這些陣法魔紋與外頭一樣,晶石能源耗盡,魔紋斷裂,沒有修補,陣法呈現半荒廢狀態。
儘管大廳的格局相當大氣,卻毫無與之相應的裝飾擺設,只在角落擺了幾盆花、放著幾座毫無價值與藝術感的石雕。幾名學徒站在接待處的櫃檯聊天,另外還有幾名低階法師坐在一旁發呆。
在她進入後,談話聲停頓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她身上。
少女看起來約莫十七、八歲,相貌甜美可愛,直順的頭髮黑亮如鴉羽,明媚的大眼睛充滿朝氣,肌膚白皙如瓷、毫無丁點瑕疵,身材纖細勻稱……
整體來說,這是一名美麗且讓人覺得親近的少女。
「請、請問有什麼事嗎?」
許久沒見過客人上門,負責接待的年輕學徒有些忐忑,不自覺地捏緊手上的抹布,無意中擠出了髒水,弄濕了褲腳和地板。
「我叫做莎夏,請問賽德里克.桑德爾法師在這裡嗎?」她開口詢問,嗓音溫潤悅耳,有如拂過原野的春風。
然而,引起法師們關注的並不是她的聲音,而是她口中提到的賽德里克,以及她說話時,那有些怪異的通用語發音。
若換成一般民眾,恐怕會以為這是位剛學習大陸通用語的新手,抓不住正確的發音,說出來的話才會這麼彆扭,也只有因為需要學習魔法咒語,必須瞭解各種古語的法師才聽得出來,她的發音是相當純正、典雅的古通用語,就連一些具有相當資歷的古老魔法家族,也不見得能夠像她這樣,將古通用語說得這麼流暢自然。
頓時間,投向她的目光增添了好奇與探尋,一些人暗暗猜測對方的背景來歷,以及出現在這裡的目的。
「會長正在休息,請問您找他有什麼事?」身穿青袍的法師迎上前詢問,態度客氣又有些拘謹,似乎是將莎夏當成貴賓看待。
「請告訴他,龐夫的弟子依約前來了。」莎夏回以微笑。
「龐夫?」青袍法師微微一愣,露出回想和茫然的神情。
「這樣告訴他,他就會明白了。」莎夏沒有多作解釋。
法師們互望一眼,其中一人快步前往副會長室稟報。
不一會,聽到通知的歐普樂副會長,神情激動地出現在大廳。
「您、您就是普、噢、不、不是……請問您是莎夏閣下嗎?」歐普樂知道不能洩漏對方的身分,話脫口而出後又立刻改了稱呼。
要不是那一聲「閣下」的尊稱,光看他眼眶泛紅、淚光閃爍,情緒激動無比的模樣,其他人肯定會誤以為對方是他失散多年的女兒!
「請問您是?」莎夏打量著對方,從導師給的記憶中搜尋著對方的資料。
「我叫做歐普樂,是賽德里克導師的弟子,耀星公會的副會長。」歐普樂自我介紹道。
歐普樂有著一雙炯炯有神的棕色眼睛,身材略顯豐腴,鬢角摻雜著幾絲白髮,眉心處有一道皺摺,這是經常皺著眉頭所導致的痕跡。
身為一名法師,在不出意外的情況下,基礎壽命都是以兩百歲起跳,等級越高、壽命就越長,甚至可以高達數千歲。
現在已經年近八十歲的歐普樂,外表不過是四十歲左右的模樣,要不是鬢角的幾縷白髮,他的外貌年紀還可以再下修幾歲。
身為魔法公會的副會長,歐普樂的衣著算是十分樸實,身上的法袍只到高等法袍水準,還不到「級數法袍」的階段,不過該附加的魔紋、該鑲裝的魔力晶石一個也沒遺漏,算是將那件衣服發揮到最大效用。
法師的法袍依照屬性附加品質,可以細分為數個等級,由低至高分別是:初級法袍、中級法袍、高級法袍以及「級數法袍」。
級數法袍又分為五個等級,一級法袍的等級最低,五級法袍最高。
越高級的法袍,魔法能量越強,製作的材料與鑲嵌的魔紋也越高級,更能夠完善地保護法師們,當然,價格與法袍的等級也成正比。
莎夏還發現,除了歐普樂之外,其他人的法袍就只有初等水準,而那些學徒身上穿的甚至不是法袍,而是一般的日常衣著。
這個公會該不會很窮吧?她不由得作此猜想。
前來這裡的途中,她經過不少大型城市,見過不少法師與學徒,那些法師個個衣著光鮮亮麗,隨便一個人的衣著都比這裡的法師高貴新穎,而學徒們的服裝也都有初級法袍的水準。
「請、請問您、您找到解藥了嗎?」歐普樂吞嚥了幾次口水,好不容易才把整句話說完,雙手更是緊張得不斷搓動,手心冒汗。
「是的,跑了好幾個地方,終於收齊了材料,把解藥配置出來了。」莎夏回以微笑,黑眸閃動著晶亮光芒。
「太好了、太好了……」歐普樂咧著嘴想笑,卻紅了眼眶,語氣也帶出哽咽。
「賽德里克法師的身體應該沒有惡化吧?」見他這副模樣,莎夏有些不安地詢問。
若是惡化了,藥劑配方就又要更改了。
「沒、沒有。」歐普樂連連擺手,一把抹去眼淚,「託龐夫閣下的福,他留下的藥劑阻止了詛咒的侵蝕,真是非常感謝!」
因為有了龐夫的協助,原本被判定只能活三個月的賽德里克,硬是撐了三年多。
這一切都要感謝賽德里克的導師,若不是他與龐夫認識,並將賽德里克引薦給龐夫,讓兩人結識,賽德里克恐怕……
「病患現在在哪裡?」救人要緊,莎夏中止了寒暄。
「三樓,在三樓,請跟我來。」歐普樂恭敬地領在前頭,朝樓梯處走去。
兩人離去後,大廳的談話聲這才再度響起。
「那個女生是誰啊?為什麼副會長對她那麼、那麼……尊敬?」
「或許是她的導師和副會長有交情?」
「他們好像有提到解藥?該不會是要治療賽德里克會長吧?」
「應該是吧……」回話者也不是很確信,「除了會長,我們這裡也沒人受傷。」
「可是我聽說阿費索的詛咒,就連生命神殿的大主教和藥劑師公會會長聯手也解不了,她怎麼可能……」
「誰知道。」
「要不,去偷看一下?」
在說話者提議後,其餘幾人默認,人潮悄悄地往三樓移動。

布置整潔的房間內,枯瘦而憔悴的老者躺在床鋪上,一頭光亮的金髮褪成灰白,臉上盡是皺巴巴的紋路,像是被曬乾水分的水果,眼窩凹陷、雙頰削瘦,鼻梁與顴骨顯得格外凸出,他的呼吸緩慢而輕細,若沒仔細關注,很容易會以為他已經氣絕了。
這樣的外貌,實在讓人很難相信他其實不到四十歲。
四十歲對一般人而言算是青壯年,以法師來說,這樣的年紀甚至相當年輕,然而,對於身為九星法師的賽德里克來說,他不只年輕,還可以說是絕頂天才!
法師的等級一共有九級,一星最低、九星最高,而九星之上還有傳奇法師和法聖。傳奇法師和法聖又細分為初階、中階、高階,以及圓滿階級四個階段,每一個階段都存著天與地的差距。
傳奇等級的法師通常都受雇於皇室,負責守護國家安危,也有不少人跑到戈魔納城繼續深造,朝更上層的境界鑽研。
賽德里克尚未出事之前,被認為是普斯洛王國的法師中,最有希望成為法聖的天之驕子,然而,這樣一位肯定大有作為的人,現在卻被霧狀的黑暗血氣纏繞,渾身發散著難聞的腐臭味,像垂死老者一樣地癱在床上,令人不勝唏噓。
在歐普樂領著莎夏進入時,病患恰好在此時甦醒。
「導師,這位是莎夏.普拉瑪,是龐夫閣下的弟子。」
歐普樂來到病床邊,彎著腰,湊近賽德里克耳邊介紹道。
聽到「龐夫」與「普拉瑪」兩個稱呼,賽德里克黯淡的藍眸掠過一道亮光,人也跟著精神了一點。
在上古時期的歐姆語言中,普拉瑪是「大賢者」的意思。
據說,普拉瑪具有與元素精靈和植物溝通的天賦,可以透過星辰的排列、鳥群飛行的方式、祭品的模樣預言未來。
知識就是力量。
普拉瑪的豐沛知識量讓他們在莫札瑞大陸的地位相當奇特,屬於傳說中的神祕人物!不少吟遊詩人以普拉瑪為主角,編造出許多扣人心弦、蕩氣迴腸的故事,到最後,大陸上甚至出現一個極為古怪的傳言──得普拉瑪者得天下!
當莎夏聽到這句話時,捧著肚子大笑不已。
在她看來,普拉瑪跟法師、戰士、獵人、藥劑師、商人、吟遊詩人、廚師與工匠等職業一樣,只是一種「職業」,只是這個職業較為特別、較為稀罕罷了。
只是……
利益動人心。
儘管理智上認為這樣的傳說很不可靠,卻也有不少人相信,也因為如此,普拉瑪在外遊歷時都會特別謹慎,不會向外人透露自己的身分。
也因如此,每位普拉瑪在選擇傳承弟子時也會格外慎重,天賦資質屬於其次,最重要的就是品行與心性,數量也是求精不求多,大概就是一至三位,不像其他職業一收就是一大堆。
「我現在要開始進行治療,治療時請放輕鬆身體,不要調動精神力和魔力。」
說著,莎夏拿出一顆雞蛋大小、淺金色的圓石,那狀似礦石的材質上頭隱隱有彩光流動,仔細一瞧,石面上刻印著細緻魔紋,魔法光芒有如水流閃爍。
「這就是、就是解詛咒的東西嗎?」歐普樂緊張地嚥了嚥口水,心底又是期盼又是忐忑。
儘管知道莎夏是龐夫的弟子,是新一代的「普拉瑪」,但他還是有些不安。
論起知識與學問,整個莫札瑞大陸沒人能比得上普拉瑪,他們是世界的智者,他們具有與元素溝通的力量,是藥劑大師、是鍊金大師、是魔紋大師、是語言學家、是占卜者、是詩人,是世界歷史的記錄者與知識的傳承者,是移動的知識寶庫,是大陸上獨一無二的高位存在。
在這麼多耀眼的頭銜之下,他不應該懷疑對方的能力,但是……
這麼年輕的女孩,真的有辦法解除詛咒嗎?
雖然明知道普拉瑪就像法師一樣,不該以外表年紀作為能力判斷的標準,可是他還是忍不住這麼想了。
「是的,這是大毀滅時期流傳下來的古法,在那個時期,『光明的讚頌』──也就是我手上這顆治療石,是所有祭司都需要學會製作的技術……」
為了找到解除詛咒的方法,莎夏可是問遍了戈魔納城所有人,翻遍她腦中的傳承知識,最後在戈魔納城那些傳奇強者的協助下,終於把光明的讚頌完成。
其中的辛苦,簡直比學習普拉瑪的傳承還要艱難,是她截至目前為止遇上的最大難關。
「光明的讚頌……」歐普樂喃喃念叨。
雖然法師不信奉神明,只信奉自己的力量,但此時此刻,他真心期盼奇蹟能夠出現。
「我要設置一個小型的結界,請稍待一下。對了,請把上衣解開。」
說完,莎夏手上出現一支乳白色水晶筆,筆身刻劃著相當細緻的花紋,一看就知道它的身價不凡。
她取出一個比手掌略大的銀黑色方盒,盒身以罕見的深淵密銀製成,盒面上有一顆豆子大小的七彩寶石。
莎夏往裡頭輸入精神力,密銀盒身就像被投入小石子的水面,波紋蕩漾,水紋以七彩寶石為中心往外擴散,與此同時,方盒也逐漸變大,成了一個大箱子。
莎夏的指尖在盒蓋輕劃幾下,箱子便層層疊疊地往外展開,宛如綻放的花朵。
當盒子的動靜停歇時,現場多出了一個布置齊全、華美大氣的鍊金工作檯。
桌面上立著數個工具櫃,各式各樣的物品井然有序地陳列在裡頭──近百瓶附魔專用的魔法墨水、數套以不同材質製成的製藥工具與鍊金工具、各式各樣的藥草與礦物、藥劑成品與半成品……
就算不清楚這些物品的價值,光是欣賞這些東西的精美設計,也足以讓人讚嘆不已。
從櫃子中取出一瓶深藍色墨水,莎夏以水晶筆筆尖吸取墨水,在地面以及牆面畫上結界魔紋。
她的動作非常熟練,筆下的圖案迅速成型,一名陣法師大約要花上半天才能完成的結界魔紋,她竟然只用了十分鐘就完成了!
「這、這也太快了……」歐普樂面露愕然。
即使不是專業的陣法師,他也製作過附魔卷軸、繪製過魔紋,知道繪製魔紋絕對沒有莎夏這麼輕鬆。
「好了,可以開始了。」
她轉頭望向賽德里克,卻發現應該已經脫下上衣的他,竟然只是躺在床上,呆愣地望著自己,就連站在旁邊的歐普樂也是同樣神情。
「怎麼了嗎?」莎夏納悶地皺眉,「我臉上有東西?」
該不會是附魔時沾到墨水了?
這個念頭一起,她又隨即否定了。
那些墨水可是用魔獸血、魔法植物和礦物粹取精煉出來的,要是不小心沾到了,皮膚被其中蘊含的元素能量滲入肯定會有感覺,不可能沒有察覺。
「咳!沒、沒事……」
賽德里克低下頭,開始解開長袍的衣釦,因為過度緊張、也因為身體太過虛弱,他連解開釦子這種簡單動作都做不好,最後還是歐普樂從旁協助,幫他解開衣釦。
拉開衣襟,乾扁見骨的胸口隨即袒露出來,一個深紅近黑的詛咒印記盤據在心臟位置。
莎夏將治療石放在血色印記上,朝治療石內注入精神力驅動,治療石瞬間發出耀眼亮光。璀璨的光芒中,治療石融成液體狀,滲入詛咒印記裡頭。
不一會,賽德里克察覺到體內湧出大量的淨化能量,那些力量逼迫著盤據在他體內的詛咒,驅逐、壓迫著那些黑暗物質,一口一口吞食掉那些咒毒。
「嘔、嘔嘔……」
趴在床邊,賽德里克吐出大量烏黑色的惡血,詛咒的死氣像蒸氣一樣不斷自他體內冒出。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幾分鐘,他周身的黑氣才逐漸由濃轉淡,而後消失不見。
經歷一番折騰,賽德里克全身汗水淋漓,無力地躺在床上喘氣,灰白的臉色因這番治療泛著紅暈。
「完工!恭喜你,詛咒已經解除了。」莎夏笑吟吟地恭賀道。
「謝、謝謝。」儘管只有短短的一句道謝,卻包含了他無上的感激。
身為一名法師,他當然知道自己體內的狀況,雖然不清楚整個過程,但那些詛咒確實已經被全數清除。
「不可思議、太不可思議了,這簡直是奇蹟啊!」歐普樂傻呵呵地笑著,雙手因激動緊握成拳,腳下小幅度地蹦跳,在床邊走來繞去,就差沒有當場跳起舞來。
眼前的一切,就算他跑到街上到處跟人嚷嚷,也沒有人會相信。
「這真是、真是……神蹟啊!」眼中泛著激動的淚光,歐普樂開心地笑道。
「來,喝下這個。」莎夏遞出一瓶金色藥劑。
沒有詢問藥名,賽德里克接過藥劑後爽快地一口飲盡。
喝下藥劑不到一分鐘,他所有的疲勞與倦意全都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充沛的活力,而他的外型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改變。
乾扁的胸膛、枯瘦的四肢與削瘦的臉龐,像充了氣一樣飽滿起來,肌肉變得結實、光亮,肌膚緊繃……
「味道不錯!」咂著嘴,賽德里克還在回味藥劑的清香滋味。
「那、那是什麼?」
賽德里克本人尚未發現外觀上的改變,但一直留心注意的歐普樂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儘管頭髮依舊是銀白色,沒有變回原本亮眼的金色,可是那銀白髮絲卻是根根透著生命力,不再像先前那般黯淡乾燥。
現在的賽德里克就像回到還沒中詛咒之前,年輕、英俊而且富有朝氣,外貌看起來約二十七、八歲,跟歐普樂站在一起,不知情的人肯定以為他是歐普樂的兒子!
──雖然就年紀來說,歐普樂的確比賽德里克年長不少,而他也的確能夠生出這麼一個兒子。
「為什麼導師他、他看起來……」歐普樂話說得結結巴巴,一臉的難以置信。
皺紋消失、肌膚恢復彈性與光澤、精神力與魔力復甦,這、這不就像失傳已久的……
「變年輕了對吧?」莎夏笑盈盈地點頭,對藥劑的效果非常滿意,「那是我用回春藥劑的配方改良的新型藥劑,我叫它『青春藥劑』,不過它的效果沒有回春藥劑那麼神奇……」
沒辦法,誰叫回春藥劑的材料早就絕跡大半,而她在空間裡頭培育的藥草,又還不到可以摘採的時候,無法讓她進行藥劑實驗。
「青春藥劑?妳、妳改良的?」聽到解釋,歐普樂頓時感到一陣暈眩。
改良藥劑聽起來簡單,實質上卻是牽一髮而動全身,一丁點的改動都會影響藥劑的效果,還有可能出現原因不明的變異。低階的藥劑配方還好辦,但回春藥劑可是自大毀滅時期就失傳的祕藥啊!
就連藥劑師協會的會長,被譽為魔藥天才、擁有豐沛的藥劑知識的歐圖.貝倫森大師,在他成為藥劑大師後,也只改動過兩種高級魔藥配方!
只是高級!還不到祕藥等級!
「妳已經是藥劑大師了?」賽德里克好奇地探問。
儘管不是專業的藥劑師,但身為法師,多少都有學習藥劑製作,畢竟藥劑可是法師的命脈,要是對它不瞭解,不就等於把命放在別人手上一樣?
被譽為天才法師的賽德里克,本身也是一位中階藥劑師,自然知道發明新配方的困難。
莎夏還沒回答,他又立刻推翻這個想法。
「不、不對,就算是大師也沒辦法……妳是宗師?」
這話一出,賽德里克自己就先愣住了。
「宗、宗師?她是……藥劑、藥劑宗師?」歐普樂困難地嚥了幾口口水,一句話分成好幾次才說完。
歐圖.貝倫森會長在三十年前成為大師後,便一直停留在這個等級,遲遲沒辦法晉升成宗師,而這個小女生竟然已經……
這叫那些畢生鑽研藥劑的人情何以堪啊?
「不是,我還不到宗師的水準。」莎夏看出了對方的想法,她可沒想要把功勞攬自己身上。
「我只是比別人幸運,能拿到稀罕的材料,身邊還有厲害的老師指導。」
如果沒有精靈長老贊助她生命樹液,沒有庫司瑞德與墨菲爾這兩位藥聖從旁指點,這款青春藥劑也不可能完成。
「這款青春藥劑的主要成分是『生命樹液』,你們應該知道生命樹液的功效,就算直接稀釋飲用,不做任何額外的精煉處理,它也具有延緩老化、延長壽命的功效。」
「生命樹液!」歐普樂失聲驚呼,這可是眾人夢寐以求的稀罕材料啊!
生命樹液取自於精靈母樹,是精靈一族獨有的特殊材料。精靈母樹是精靈們的「母親」,所有精靈都是精靈母樹孕育出來的,誰要是敢偷摘一片葉子,肯定會被精靈族追殺到天涯海角!
「這就是傳說中用精靈母樹的葉子凝煉的汁液?」賽德里克的藍眸瞬間炯炯發亮,「可以治療各種毒素、各種嚴重的傷勢,還能改造體質,讓人到達巔峰狀態的神奇液體?」
「不、不、不,它並沒有那麼神奇。」莎夏連忙擺手澄清,「它能解的毒素都是植物性毒素,動物性的就要看種類跟毒性,太嚴重的傷勢也沒有辦法完全醫治。改造體質也是要看個人的情況,有些人的確能獲得成長,但是也有人完全沒有出現變化……或者說那變化微乎其微,不到讓人刮目相看的程度。」
儘管莎夏已經這麼解釋了,卻依舊沒有降低賽德里克和歐普樂對生命樹液的推崇。
不說改善體質和其他療效,光就生命樹液的稀有度而言,就足夠讓他們趨之若鶩。
「還有嗎?生命樹液還有嗎?給我一些……不,幾滴就好!」對藥劑研究也頗為痴迷的賽德里克,激動地央求,「我從沒見過生命樹液,之前在黑市收購也買不到,有幾個高級魔藥配方有提到它,我、我想試試,妳身上應該還有吧?」
「別激動、別激動,冷靜,深呼吸……」莎夏退了兩步,拉開與他之間的距離。
這種表情她見多了,導師龐夫和戈魔納城的那些狂熱學者,每次一提到研究,就會出現這種近乎瘋狂的模樣。
又不是獸人,幹嘛學人家狂暴化呢?莎夏在心底嘀咕幾句,拿出一瓶小水晶瓶。
水晶瓶約莫兩根手指的粗長,裡頭裝了兩西啡的生命樹液。
「西啡」是用於容量的計量單位,一西啡相當於十滴液體的分量。
看到瓶子,賽德里克登時雙眼一亮,動作俐落地搶過。
「謝謝,謝謝啊!妳真是好人……」他咧嘴笑著,笑容非常傻氣。
「……不客氣。」莎夏的嘴角微抽,對眼前這人的傻樣很是無奈。
賽德里克的態度還算禮貌,龐夫的其他朋友根本就是搶了就走,活脫脫的強盜模樣!
「對了。」莎夏又拿出幾瓶藍色藥劑,瓶身比剛才的水晶瓶稍粗一些,約莫三指寬。
「你的詛咒才剛解除,以前耗竭的魔力沒辦法立刻恢復,每天喝一瓶滋養劑有助你的修練。」
「好。」賽德里克漫不經心地接過藥劑瓶,注意力依舊在生命樹液上頭。
「魔力滋養劑?」湊上前觀看的歐普樂,在見到瓶身上的註明標籤後,發出一聲驚呼。
「魔力?」聞言,賽德里克這才分出心思在滋養劑上。
好吧!既然都見過青春藥劑和生命樹液了,現在再看到一款同樣屬於大毀滅時期,現代已經失傳的高級藥劑,其實也不用太過驚訝……
啊呸!不驚訝才怪!
有誰在短短半個魔法時之內,連續見到幾種沒見過的、稀罕的、珍貴的、已經成為傳說的東西,有誰會不吃驚、不訝異、不震撼的?
賽德里克都已經被震撼到木然了!
「對了,這是導師要我交給您的信。」莎夏將一封信遞給他。
信中的內容很簡短,大致上是說,莎夏已經完成普拉瑪的傳承試煉,該是讓她進行遊歷的時候,龐夫希望賽德里克可以收留她一段時間,並作為她進入莫札瑞世界的引導者。
對此,賽德里克自然沒有任何意見,甚至是大表歡迎!
從這天開始,莎夏便入住耀星公會,成為他們編外的一員。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